•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2019-09-10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简历 2019-09-10
  • 兰帕德看了会流泪!博格巴绝境救主 门线技术立功 2019-09-10
  • 栗战书主持召开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委员长会议 决定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6月19日至22日举行 2019-09-06
  • 触电人身伤害案件压降安全大检查专项整治行动启动 2019-08-29
  • 忠实履行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职责使命  不断提升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2019-08-28
  •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是何方显贵之物? 2019-08-21
  • 葫芦岛市:以服务为导向 从管理到治理 2019-08-21
  • 伊朗终结亚洲球队16场不胜 力压西葡小组第一 2019-08-19
  • 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微商纳入经营者范围,个人二手转让不算 2019-08-15
  • 机器人也能拥有“情商”?这个可以有 2019-08-14
  •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08-05
  • 讲政德如何落到实处(专家观点) 2019-08-05
  • 牢记嘱托 让重庆各项工作迈上新台阶重庆各界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2019-08-04
  • 【专题】2018高考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2019-08-04
  • 安徽快3走势:(全本)龙诚全文免费阅读-龙诚小说

    发布时间:2019-03-12 16:04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龙诚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龙诚是万金龙叔所创作的小说《龙魂妖王》中的人物,龙诚小说精?。毫匣肷砦蘖Φ呐吭谝安荽灾?,嘴边还挂着泥土。他的眼皮刚刚努力睁开,又耷拉了下来。此刻已从昏迷中醒来的龙诚四肢酸痛,提不起一丝力气。休息了大半晌之后,龙诚终于打起精神撑坐起来,打量起四周的环境?!罢馐悄亩??我怎么到了山里?

    龙魂妖王龙诚
    推荐指数:★★★★★
    >>《龙魂妖王龙诚》在线阅读>>

    《龙魂妖王龙诚》精选章节

    龙诚浑身无力的趴在野草丛中,嘴边还挂着泥土。

    他的眼皮刚刚努力睁开,又耷拉了下来。此刻已从昏迷中醒来的龙诚四肢酸痛,提不起一丝力气。

    休息了大半晌之后,龙诚终于打起精神撑坐起来,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这是哪儿?我怎么到了山里?”他有点发蒙,发现自己置身于深山老林之中,周围古木参天,遮天翳日,看上去格外阴森。树林里阴暗寂静,只有零星的鸟叫声传来,才能感觉到一点生气。

    龙诚努力的在脑海中搜索起来,他只依稀记得自己在店里劝架的时候被人一酒瓶砸到了脑袋上,就再也不知道后面的事了。

    他摸了摸还有点疼的脑壳,气恼的想:“这些吃干饭的服务生,遇到打架还得让我出马调解!那些客人也真是的,我不过是劝架而已,能有多大仇能吧我打晕还扔到山里来?”

    龙诚摸了摸身上,悲剧的发现手机早已不知去向,兜里一分钱也没有,只有腰间挂着的不锈钢小酒壶还陪着自己。

    作为一个还算成功的酒店经理,龙诚现在落魄到了极点。他的肚子咕噜咕噜响还在其次,嘴唇已经干裂的发疼,用舌尖舔了舔也无济于事。他腰间倒是有酒,但那可是自己珍藏的白酒原酿,真要喝下去估计嗓子都要着火了。

    一只通身黑亮的毒蝎子从草丛中钻出,威武的对着龙诚挥舞着双钳,对这个入侵者表示不满。

    可惜龙诚根本没看到它,直接一脚踩扁了这只地头蝎,认清现实后,他趔趄着身子,开始寻找周围水源。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先活下去才是第一要务。

    还没走多久,他就在大树下找到了一根断掉的粗树枝,这根树枝材质坚硬,断口还算锐利,勉强可以当做武器防身。龙诚满意的挥舞了几下新武器,感觉自己成功的从战一渣上升到了战五渣,至少在野兽面前有了自卫能力。

    很快龙诚就发现了目标:一棵不太高的树上结了不少野果!他马上兴奋的行动起来,拼了命蹦起来用手中的粗树枝猛砸枝头。也不知道蹦了多少下,砸了多少次,直到他已经累得抬不起胳膊了,总算从地上收获了七八个野果子。

    他坐在草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终于缓过了这口气,拿起最大的野果就啃起来。

    “真是太好吃了!”龙诚激动的哽咽起来。

    其实这野果酸味远远大于甜味,但胜在爽口多汁,对现在嗓干似火的倒霉蛋龙诚来说,简直是天降甘露一般。人就是这样容易满足,只要自己最迫切的欲望得到解决就是最大的幸福。

    不顾吃相的把野果全部啃光之后,龙诚终于觉得自己的精力恢复了不少。他恶狠狠的想:“等我回去以后,天天拿酸梅汤当水喝!”

    虽然饥渴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但这茫茫山林如何走出去才是最大难题,愁眉苦脸的龙诚兜了一圈也找不到路,只好坐在枯木干上琢磨脱困的办法。

    燃烟求援吗?这个根本不可能,他没有任何引火工具,这密林又十分潮湿,连一片稍微干燥点的树叶都找不到。

    苦思无果的龙诚已经快要放弃了,他想起了自己还在度假酒店当经理的舒服日子:每天拍拍老板的马屁,骂一骂手下那帮服务生,还能没事调戏一下前台迎宾的清秀小妹;现在想起来恍若隔世一般。

    突然,一阵咕嘟咕嘟的饮水声吧龙诚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他低头一看吓了一大跳。

    居然是一只金黄色的猴子!

    准确的说,是一只双爪捧着自己的便携酒壶正在畅饮的猴子!

    龙诚伸手一摸,腰间已经空空荡荡。

    他不禁一阵后怕:还好来的是只猴子,若是来了一只野狼,沉浸在忆甜思苦中的自己还不完蛋了?

    这猴子倒是一点也不见外,自顾自的继续喝酒。只见它浑身金黄色的短毛,只有肚子上是淡黄色,银白色的小胖脸上镶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猴头顶上长着两根金色长毛,格外引人注目。

    龙诚看它喝的起劲,也是觉得好笑,摇摇头说:“这可是原酿白酒,你要是再喝,估计就得躺下了!”

    仿佛听懂了他说话一样,猴子猛的一阵咳嗽,吧酒壶递还给龙诚。

    龙诚大为吃惊的接过酒壶,盯着这猴子左右打量,心中暗想:不会这猴儿真能听懂我说话吧?

    金黄色猴子此时明显酒力上头,已经开始摇头晃脑,它如同一个淘气孩童一般蹿上旁边树枝,在树冠间来回嬉戏。

    没过多久,它又落到地上,大摇大摆的冲着龙城伸出长臂索要酒壶。

    看到它丝毫不怕人,龙城也觉得很是有趣,他从小就喜欢动物,看这猴儿可爱也是忍不住又吧酒壶递给了它,同时说道:“小家伙,可不要贪杯哦,你醉倒了就没人能听我讲话了?!?/p>

    猴子捧起酒壶就大喝特喝起来,也不理会他。

    便携酒壶容量不大,很快就见底了,龙诚看到它挺着大肚子还意犹未尽的伸着舌头舔壶口的样子,笑了起来:“看你头顶两根长毛,我就叫你二毛吧?!彼低?,龙诚摸了摸猴子身上的金毛,感觉像绸缎一样顺滑。

    二毛听他说完,两只大眼滴溜溜地转动了几下,也看了他几眼,吐了一下舌头。

    “你太可爱了!”龙诚摸着二毛软乎乎的肚子,微笑着说:“要不就跟我走吧,我带你出了这个山,保证你天天美酒水果吃到饱!”

    猴子听完,歪了歪脑袋,扭脸就跑开了,瞬间不知踪影??此肴?,龙诚心里也有点遗憾:全靠它的存在自己心情好了很多,可惜这二毛终究是属于大自然的。

    还没等他惋惜多久,就看到二毛敏捷的从树上落下到了自己脚下,龙诚惊讶的看着它,它也仰起头看着龙诚,双爪捧着一个鸟蛋,献宝似的凑到他面前。

    龙诚顿时傻眼了:这猴子真的通人性!

    他光靠几个野果垫肚子早就饿了,此时也不多说,拨开蛋壳就把黄白相间的蛋液喝进肚中,马上觉得胃里舒坦不少。

    龙诚看着二毛得意洋洋的神情,心中暗想:它如此不怕生人还能通人性,必是马戏团偷跑出来的,肯定能认得出山的路,如果我跟着它不就能脱困了吗?我真是太机智了!

    他马上对猴儿柔声说道:“二毛,你可记得出山的路怎么走吗?我带你出去找酒喝去!”

    二毛眨巴眨巴眼睛,转身就走,龙诚一看有戏,便紧跟着它的路线前进。

    “没想到这二毛个子不大,酒量还真不错!醒酒醒的这么快。。?!绷峡醋徘胺脚ざ暮炱ü勺匝宰杂锏?。

    有了前行方向,龙诚心里也就踏实多了,而且路上二毛还时不时的找来野果和鸟蛋给他吃,简直跟春游一般舒坦,美中不足的就是二毛会搞来一些五颜六色的无名昆虫献给自己,弄得他哭笑不得??戳暇芫碛谜舛ゼ睹朗?,二毛故意自己吃昆虫的时候吧唧嘴弄出清脆的响声,显示这昆虫是多么的香甜!

    “哈哈哈!”看着它耍宝的样子,龙诚心里既开心又感动。他打定主意:回去就养着二毛做自己最爱的宠物。

    突然,他的笑容凝固了:远处若有若无的传来一阵人的惨叫声!

    龙诚不假思索,马上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渐渐的,凄厉的嘶喊声更加清晰了,中间还夹杂着金属撞击的声音。

    “难道是有黑社会在这里火拼?”龙诚留了个心眼,刻意放缓自己的脚步,悄不出声的缓缓前行。

    绕过一道土丘后,龙诚透过灌木丛缝隙终于看到了厮杀声的来源,而眼前这一幕也让他头皮发麻,手心冰凉:

    一片空地上,十几个身穿黑色古装盔甲的士兵正在持刀围攻一个浑身血迹的黄袍剑士,杀的难解难分。草丛周围遍布死尸,尸体中有不少黑甲士兵,更多则是穿褐黄色布袍的人,浓厚的血腥气阵阵袭来,让人心生胆寒。

    藏在灌木后面的龙诚捂住自己口鼻,大气都不敢出。距离他不远处,一颗刚被砍下来的头颅还淌着血液,缓缓的将下面的青草染成深红色。此时的龙诚已经彻底懵了,他脑中空白,只有四个大字在反复回响:我穿越了?!

    穿越这个词,他本是不陌生的,龙诚手下几个服务生经常偷懒看小说,已经被他没收了好几本穿越类书籍。他也曾翻阅过其中一本所谓的穿越三国,只看了一半就没再看下去了,那书中主角一上来就利用历史知识作弊,凭借着抄袭唐诗宋词的假文采,提前吧诸葛亮司马懿等人才都收入麾下,自然是无往不利,见谁灭谁,剧情实在假的要命,看得人直打呵欠。

    龙诚拼命睁大眼睛观察厮杀中的双方,试图分辨出现在是哪朝哪代,只可惜他历史一向学的糟糕,对兵器盔甲更是毫无研究,看了半天也毫无头绪。

    空地中,手持利剑的胡太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此时他身上至少中了五刀,幸好这几刀都没砍在致命处,但长时间的拼杀让他的血液正在慢慢流干,巨大的痛楚如火焰般灼烧着他的神经。

    “妈的。。。老子可是教中有数的高手,怎能死在这些废物手中!”胡太心中咒骂道。

    他对面的黑甲军官也是暗暗叫苦:此次己方明明占据了伏击优势,带的都是玄甲军的精锐,没想到对方如此难缠。这些邪教徒个个悍不畏死,竟杀的官兵死伤惨重,幸好自己人数占优,血战半晌后,对面只剩下一个首领还在负隅顽抗了。

    胡太刚刚挥剑挡开官兵的迎头一刀,就觉得眼前一黑,脚下踉踉跄跄险些跌倒在地。他知道自己已接近极限,身体缺血已经到了接近昏迷的地步。

    “就这么死了么。。。不行。。。我不甘心!”胡太昏沉沉的脑袋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什么。他立刻虚晃一招后退半步,一掌劈开铜锁,打开了身后一直?;ぷ诺木薮笳聊鞠?。周围官兵还以为箱内有什么危险暗器,纷纷后退半步观望,他们心知匪首已经快不行了,也不急于冒险进攻。

    胡太环顾四周,嘴角露出轻蔑的冷笑,随手掀开箱中覆盖的厚毡子,取出一把样式古朴的宝剑。

    剑刚出鞘,蓝光顿起,只见那剑柄处刻有异兽图形,整个剑身由盘龙纹雕饰,纹理处异光流转,迸发出绝凌剑气。

    胡太刚握住剑柄,马上感觉到一股热气传入手心,并顺着经脉钻进丹田,进而延伸至足底,自己身上的伤痛竟在此时减轻了大半。他尝试着挥舞了一下宝剑,惊奇的发现自己动作比起以往迅捷了很多。

    “哈哈哈!得此神兵,还有谁能挡我?!”他欣喜若狂的吼叫起来,这把宝剑乃是教主极为看重的宝贝,果然不是凡物!虽然教主专门飞鸽传信嘱托自己运送途中不得让宝剑见光,但如今的情形下,只有自己活下去才可能保住这把神剑。

    官兵们看他抽出宝剑后就陷入癫狂状态,还以为是回光返照的垂死挣扎,相互看了一眼后纷纷摆出防御招式以求自保。

    胡太感觉到自己的血在慢慢的沸腾起来,一种莫名的杀意充斥着胸膛?!吧惫馑?!杀光所有人!”他的心脏在呐喊着,两个眼球慢慢爬上无数血丝,他眼前已经变成一个血红色的世界。

    时间凝固了片刻之后,胡太发出一声厉啸,终于出手。

    一道闪电般的剑光划过,一名玄甲兵顿时身首异处,鲜活的头颅带着一蓬血雨又飞出十来米远,这才滚落在草丛之中消失。

    这突如其来的闪电惊呆了场内的所有人,包括胡太自己。他楞了一下后,嘴角露出狞笑,伸舌舔了舔剑身的鲜血,满意的说:“好快的剑!”

    黑甲军官见此情形,心知不能再轻视对手,急声传令剩余部下:“围攻匪首!不可拖延!”

    十几名玄甲兵不敢大意,从四面八方呐喊着举刀劈向胡太。

    胡太仰天狂笑起来,朝天高举宝剑,随即身体飞速转动化为虚影,道道夺目剑光向周围迸射,那十几名玄甲兵就仿佛自己凑上去送死一般,瞬间连兵刃带身躯都被切割成无数块,炸开漫天血雨。

    黑甲军官傻站在原地,如同冰水灌顶一般,身心皆是一片冰凉。他脚边有个被砍成三截却还没断气的士兵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仅剩的残躯在空地上翻滚,染出一片鲜红。

    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场噩梦,怎么也醒不过来。眼前这一幕实在超出了他的认知,他就像中了邪一样浑身僵硬无法动弹。

    对面胡太眯着血红的双眼,手上宝剑仍还在缓慢的滴血,在他身上萦绕着近乎疯狂的杀气。

    军官也算是浴血沙场多年的精锐,此时竟不敢正视对面匪首的眼睛,他双脚不自觉地一点点向后挪动。杀人的场面他是见的多了,但这匪首杀人时所爆发出的那种那种佛挡杀佛的凌厉气势彻底震撼了他。

    藏在灌木丛后面的龙诚也浑身一阵恶寒,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这黄袍人根本就是恶魔转世!

    看着胡太那双恐怖的赤红双目瞪向自己,军官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他突然大声喊叫起来:“别杀我!我愿意加入贵教!我知道很多玄甲军机密。。?!?/p>

    胡太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军官绝望的神情,脸上浮现起满足的微笑,仿佛自己正在享受难得的美味。这时的他如同洪荒野兽一般,用阴森的目光打量着弱小的猎物却并不急于下手。

    终于,他冷笑一声,手中的宝剑绽放出耀眼的青色光芒。

    伴随着一声惨叫,黑甲军官已经被剑光绞成千百碎片,无数残破的肢体血肉朝着四面八方散射,鲜血直接崩溅到了十步开外。

    此时空地上已经没有第二个站着的人,只剩一地的残肢断臂,宛如鲜红的阎罗地狱。

    胡太轻蔑的一笑,仿佛在嘲笑猎物的不堪一击。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腰腹,几处伤口都已经不再流血了,这并非伤口自动愈合,而是自己的血液已经彻底流干。

    他丝毫不关心自己为什么还没倒下,反正不用想也知道是这神剑的功效,开始细细打量起这把神剑来。

    远处的龙诚紧咬牙关,控制住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这持剑恶魔虽貌似受了重伤,但要宰掉自己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但就在此时,他身后草丛冒出刷刷响声,龙诚惊恐的扭头一看:竟是猴子二毛从远处欢快的朝自己窜过来!

    糟了!龙诚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不知如何是好。

    胡太虽然重伤之下听力受到影响,但这么明显的响动是不会错过的。他嘴角抽动,脸上冒出腾腾杀气,脚下发力腾空跃起,瞬间就到了龙诚面前。

    他看龙诚衣着古怪,只当是个官军探子,也懒得多说,直接随手一剑劈下。

    龙诚怎么能束手等死,但手头木棍早在奔跑中丢弃掉,何况那玩意在此宝剑面前也跟没有一样,他急中生智,抄起腰间的便携酒壶就朝胡太掷去。

    胡太从未见过不锈钢酒壶这种东西,只见一物闪映着白光飞向自己,不知是何种厉害法宝,为求稳妥便一剑将其挑飞,然后顺势就是一脚踹倒了龙诚。

    这一脚势大力沉,哪里是龙诚经受得起的,他后脑勺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眼前天旋地转,此刻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自己这条小命就这么交代了吗?

    在昏过去之前,他还看到了自己临死前的一幕幻觉:一道金黄色光芒闪过,空中的二毛如飞电般径直撞上那黄袍恶魔胸口,只见黄袍人口喷鲜血,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往远处,那口宝剑也从空中掉落,发出叮啷一声响。。。

    也不知过去多久,龙诚悠悠的醒过来,周围的绿色山林慢慢在眼前变得清晰。他尝试着稍微动了一下,后脑壳立刻传来阵阵刺痛,让他禁不住龇牙咧嘴起来。

    休息了好一会,龙诚终于能够站起来了。他放眼望去,只看到遍地尸体,还是那个一片狼藉的血色战场,而猴子二毛已经不知去向?!拔裁?。。。我还活着?”他喃喃自语道,下意识的搜寻起二毛的踪迹。

    走了几十步,龙诚就看到了那个黄袍人仰天躺在地上,只见他双目圆睁,脸色铁青,一副不瞑目的样子,嘴角还挂着血迹,看来已经是死的透透的了。

    现在龙诚相信自己昏倒之前看到的并不是幻觉了,但他仍无法相信一只猴子竟然能吧那么凶残的敌人击飞,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很乱,乱到已经无法思索。

    不管这是多么怪异的一个世界,至少自己还是活下来了,龙诚晃了晃脑袋,干脆不再乱想,开始埋头搜集能用的物资。

    从死人身上搜刮到不少干粮后,他在草丛中捡起了那把宝剑,这应该是现场最有价值的宝贝了,龙诚怎么能放过。

    宝剑握在手中,龙诚立刻感觉到一股热力从剑柄直窜入手心,浑身精神一振,耳清目明,好像眼前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清晰了。

    龙诚随手从死尸身上撕下一块布料,缓缓擦干剑身上的鲜血。他清晰的看到剑身上雕有精美的盘龙花纹,纹理层层密布,展现出一种古朴的美感。龙诚学着那黄袍人刚才的招式一剑劈出,果然剑光疾如闪电,比自己真正的速度快上几倍,虽然威力和气势上远不能跟那个杀人魔头相比,但他凭空捡漏得到这把宝剑,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战场打扫完毕后,龙诚环首四周,目光便盯上了那个黄袍人拼命护卫的大樟木箱。

    “这里肯定有好东西!”龙诚舔舔嘴唇,靠近了木箱。

    箱盖早已被打开,里面扔着一口剑鞘,看样子只是普通货色,龙诚随手拿起它,宝剑入鞘继续翻弄起来。

    他惊奇的发现:箱内居然还有一层木板隔断。

    龙诚带着莫名的兴奋,一把掀开箱内遮挡的木板,随后,他满怀收获的微笑面容瞬间变成了目瞪口呆!

    “当啷!”一声,宝剑从龙诚手中滑落,砸到了地面上。

    如果说看到二毛撞飞那黄袍人的一幕已经大大震惊了自己心灵的话,那现在箱子中出现的情景,则可以说在龙诚的心中掀起了惊涛巨浪!

    龙诚脑门上渗出大滴大滴的汗水,汗珠沿着脸庞滑落到脖子里,此刻他的头脑感觉天旋地转,必须努力控制自己的双腿才不致摔倒。

    宽大的樟木箱中,侧卧着一个昏迷的少女。她身穿紧身红色长袍,漆黑的秀发披散在背上,光滑的鹅蛋脸配上笔挺的小鼻梁,面容十分娇俏可爱。不知是否箱内闷热的缘故,她的小脸泛着粉红。此少女的绝色面容让龙诚看呆了眼,他之前看过不少选美的电视直播,那些美女跟这个少女比起来,通通只能用庸脂俗粉来形容。

    然而仅仅是一个昏迷的美女,并不能让龙诚如此震撼。

    此少女紧闭双目一动不动,身后露出一条毛茸茸的雪白尾巴。

    她,竟是一只狐狸精!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2019-09-10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简历 2019-09-10
  • 兰帕德看了会流泪!博格巴绝境救主 门线技术立功 2019-09-10
  • 栗战书主持召开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委员长会议 决定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6月19日至22日举行 2019-09-06
  • 触电人身伤害案件压降安全大检查专项整治行动启动 2019-08-29
  • 忠实履行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职责使命  不断提升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2019-08-28
  •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是何方显贵之物? 2019-08-21
  • 葫芦岛市:以服务为导向 从管理到治理 2019-08-21
  • 伊朗终结亚洲球队16场不胜 力压西葡小组第一 2019-08-19
  • 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微商纳入经营者范围,个人二手转让不算 2019-08-15
  • 机器人也能拥有“情商”?这个可以有 2019-08-14
  •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08-05
  • 讲政德如何落到实处(专家观点) 2019-08-05
  • 牢记嘱托 让重庆各项工作迈上新台阶重庆各界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2019-08-04
  • 【专题】2018高考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2019-08-04
  • 极速快乐十分软件 山西快乐10分平台 可以压大小和单双的彩票app 浙江快乐彩开奖号 cctv体育赛事 急速赛车开奖官网168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所有 体彩新11选5能赚钱吗 平特肖三期内必出 福建时时彩下载 四川快乐12开奖直播 快艇开奖网站 广东南粤风采最新开奖 新浪足彩推荐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