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安徽快三开奖号码查询:(完结)温瑶萧南城小说-爱以度余生免费阅读by梧栖

    发布时间:2019-03-09 09:36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温瑶萧南城小说

    爱以度余生全文阅读

      温瑶萧南城小说目录哪里有?温瑶萧南城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这本言情小说的名字是《爱以度余生》,又名《爱你,余生足矣》,作者是梧栖。温瑶从小在贫民区长大,最后却嫁给了权势滔天的豪门总裁萧南城。他明明瞧不起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入。
      面对萧南城的低声呵斥,女佣们面面相觑,慌乱的跑去叫医生,她们边跑边窃窃私语,完全搞不懂萧太太在萧家到底处于什么地位。
      萧南城二话不说,横着抱起温瑶就往大厅里走。
      他精致冰冷的面容在月光下变得有些柔和,就在这么一瞬间,温瑶突然像是在冰冷到让人窒息的冬季感受到了暖阳。
      萧南城将她放在了沙发上,不经意间却看到了那双直戳他内心深处的眸子,像是有无尽的吸引力,让他一边极其痛苦一边又挪不开眼。
      这种无法自控的感受让萧南城很不喜欢。

    第一章 摧毁

      凌晨两点,贫民区。

      “求你……放过他们……”虚弱无力的请求声几乎被电闪雷鸣掩盖,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像是被抽去了灵魂的木偶。

      “求求你……”

      “萧家的声誉,绝不允许被摧毁?!辈蝗菘咕艿纳ひ艏哂写┩噶?,眼前的男人有专人撑伞,他背对着温瑶,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

      萧家的声誉……

      绝不允许被摧毁……

      这句话像是一把尖锐的利器刺进温瑶的胸膛,顿时间一整颗心脏开始鲜血直流,痛不欲生!

      “噗通”!一声!

      她再也支撑不住自己麻木的躯体跪倒在地,泥泞溅了脑海中闪过父亲临终前的遗愿,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做错。

      “如果,我不嫁了呢……?”温瑶的眼泪夺眶而出,她通红的眼眶被凌乱的发丝遮盖,俨然一个蓬头垢面的女鬼。

      这个动作和声音引得眼前的男人回头,他居高临下的睥着她,冰冷黑暗的瞳孔像是来自地狱的首领,他厌恶的挪了挪脚步,他不明白天底下为什么还有这么卑贱的女人。

      “萧南城,如果我不嫁给你了,能不能放过他们……”温瑶颤抖着抬头,眼神对上这个与贫民区格格不入的男人,高贵冷伐的气息扑面而来,一阵窒息,心如绞痛。

      “晚了!”萧南城神态变换间带着恨意,他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报复,报复眼前这个势力又低贱的女人。

      干脆利落又无情冰冷的两个字彻底击败了温瑶心中最后的希望!

      她死死咬住的嘴唇已然没了知觉,只渐渐地尝到了血腥味。

      萧南城看到如此的温瑶,紧皱的眉头终于缓和,只要她痛苦一分,他便高兴十分。

      他噙着笑意,看着眼前的场景,享受着折磨温瑶所带来的快-感。

      这个地方是城市里最贫穷的居所,这里遍布泥泞和臭气,是任何人都不愿踏足的肮脏之地。

      而此时,却有一群穿着黑雨衣的男人挨家挨户的破门而入,毫不留情的给所有人套上黑麻袋,然后像是搬运货物一样搬离。

      因倾盆大雨的突袭,这里所有的电路都断了,那群黑衣人每个人都拿着手电筒照来照去,生怕留下一个没有带走。

      跪坐在一片泥泞中的温瑶早就怔住,被硕大的雨滴拍打的脸颊不断泛红,头发凌乱的散开,她眼神中透出的迷茫和恐惧被黑夜吞噬,昏暗的月光和车灯下,微微透着她绝望的影子。

      贫民区的所有人都被带走后,萧南城微微颔首,径直走过温瑶的身边,并没有任何要带她走的意思。

      “哦对了,萧太太——”萧南城突然顿住脚步,他饶有兴趣的又走回来,俯身,漆黑的双瞳泛着幽然的冷漠,他戏谑的伸出手捏住温瑶的下颚。

      “所有知晓你低贱身份的人都不在了,这个礼物你可还喜欢?”

      句句讽刺,句句扎心!温瑶几度崩溃!那些可都是看着她陪着她一起长大的街坊邻里??!可是现在全都因为她!被带走!

      萧南城虽看不清眼前女人的神情模样,但是他感受到了她的颤栗和恐惧,就单凭这一点,萧南城就觉得今天来这一趟,值了。

      他深邃的五官在昏暗的光线格外虚幻,薄情的嘴唇嘲讽的上挑,然后趴在温瑶的耳边,是那样令人羞耻的动作。

      “明天的婚礼,我很期待?!?/p>

    第二章 不配

      话毕,萧南城像是甩开垃圾一样甩开温瑶的脸,接过管家递来的手帕不耐烦的擦了擦,然后顺势扔在温瑶的脸上

      “自己走回去,不准迟到?!彼低瓯阕砝肟?。

      温瑶心中的恐惧感和愧疚感已然席卷全身,很久之后她才缓缓起身,挨家挨户去看,她不知道那些人都被带去哪里了,又或者,他们还能继续活着吗。

      萧家在这个城市有钱有权,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尤其是萧家唯一的继承人萧南城,更是心狠手辣,杀伐决断,令人闻风丧当。

      温瑶自然是怕的,如果不是父亲的遗愿,她又怎么肯嫁给这种人,又怎么想到会连累无辜的人。

      她的父亲生性朴实善良,年轻时救过萧父一命并未在意,萧父却因此寻觅了他二十年,如今,找到时,温父已经癌症晚期,无法救治。

      萧父为了报答,提出让温瑶嫁到萧家的提议,温父为了让温瑶脱离贫民过上好日子,欣然答应,这就是温父的遗愿。

      只是温父并没有想到,他的这个遗愿,害了贫民区所有的人。

      温瑶的眼泪像是决堤的江水,伴随着雨水一往而下,即便是无声的哭泣,在这寂静中也能透出无边的绝望。

      ——

      萧氏庄园。

      硕大的欧式风格的房间内,温瑶穿着华丽圣洁的白婚纱坐在镜子前,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出去?!毕裟铣堑纳敉蝗怀鱿?,房间内的人都小心翼翼的离开。

      “萧太太,你到的竟然比我预想的早了一个小时?!毕裟铣且徊揭徊阶呓?,他料到了她根本不可能徒步走回来,言语间带着讥讽,“打车了吧?”

      温瑶一言不发,她淋着大雨走了那么远的路,身心已经达到极限,她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萧南城站在温瑶的背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清温瑶的脸,温软的眼角喊着泪水,是那样的无助和慌乱,是那样惹人心疼。

      是那样的……熟悉……

      萧南城的脑袋突然开始疼痛!他一旦回忆起小时候的那件事,就会头痛欲裂!

      他有些控制不住的暴躁,晕眩的抓住温瑶,一把将她拖到床上,双腿钳制住她,让她无法动弹。

      萧南城额间暴起的青筋预示着黑暗的到来,他粗鲁的解开温瑶的婚纱,“你不配穿这个婚纱!”

      这个婚纱是萧南城两年前亲自命人打造的婚纱,这是留给他心爱的女人的,也就是在他小时候溺水时救她的女孩李馨儿。

      那个女孩是萧父司机的女儿,原本他们就已经快要订婚,全都因为温瑶的出现,萧父命人将李馨儿一家人都送出了国。

      想到这里,萧南城越来越恨身下的这个女人,他原本就头痛的想找出口发泄,看着温瑶这张人畜无害的脸,他冷笑一声,狠狠地一口咬在她的嘴唇上,毫不费力的就撬开她的唇瓣。

      “嗯——嗯……”温瑶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虚弱至极的她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只能像是呓语般哼出呼救的信号。

      可是这个呼救在萧南城听来,是享受的喘息。

      “长着一张温婉纯洁的脸,却有一颗迫不及待的心,你说,贱不贱?”萧南城眼神中的冰冷渐渐渗入温瑶的身体里,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自己的身体。

      萧南城粗暴的扯下温瑶的贴身衣物,毫不留情的进入,撕裂般的疼痛感让温瑶浑身冒出冷汗,她无助的攥紧了床单来缓解这份疼痛。

      “竟然还是处的?”萧南城微微有些惊讶,他感受到了阻碍和热流。

      “这个社会竟然还有二十几岁的处女,也真是稀奇!”萧南城的头痛已然被缓解,他看着满身虚寒的温瑶,心中解气了几分。

      “啊……”

      “痛……”随着萧南城的动作,温瑶痛的几乎无法呼吸,羞耻感让她无法睁开双眼,而萧南城越是看到她这样就越兴奋,他不断地加快动作,温瑶几度昏厥。

      事后,萧南城满意的抽身而出,整理好衣服,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不要以为嫁进萧家就能成为萧家的女主人,只要我一天不认可你,你就只能算是女佣?!?/p>

      “把自己收拾干净,带会儿别丢了萧家的脸!”

      萧南城看着床上衣衫不整像是没了气息的温瑶,眼神中尽是厌恶,他并不想再多看她一眼,顺势就将眼神收回。

      只是就在最后一秒,他看到了温瑶那双被磨破的脚,一个个的水泡边上还泛着血印,有些触目惊心,看着都疼。

      萧南城有些震惊,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是一步一步走回来的?

    第三章 婚礼

      萧氏庄园天台,婚礼现场的音乐已然响起,萧南城走到牧师前,身材挺拔,俊朗非凡。

      所有人都在等着新娘的入场,他们对这个能嫁入萧家的女人充满了兴趣。

      可是,却迟迟不见新娘的影子。

      萧南城脑海中闪出温瑶那张苍白绝望的脸,他突然意识到什么!

      该死!他下意识的就抛下在场的来宾,下楼快步走去温瑶的房间。

      “嘭!”一声!

      房间门被萧南城一脚踹开,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双腿朝外,坐在窗台上背对着他的温瑶!

      “你在干什么!”这里是五楼!

      温瑶被突如其来的低吼吓到,她迷茫的回头,苍白的脸颊上不断地划过泪水。

      “为什么……他们有什么错……”喃喃糯糯的声音传入萧南城的心里,微微荡起了一丝涟漪。

      萧南城知道温瑶在说谁,他慢慢的向她靠近,虽然心里已经有些软意,可是嘴上却说:“低贱的人,生来就是错?!?/p>

      这句话对温瑶来说就如同晴天霹雳,原本就已经溃烂的心脏又开始绞痛,如果不去仔细感受,就好像没了呼吸。

      她是低贱的人,贫民区所有的人都是低贱的人。

      所以,都不应该活着吗?

      “爸爸的遗愿,我可能没办法完成了?!蔽卵房戳丝刺炜?,如释负重般,舒了一口气。

      萧南城大惊,就在温瑶跳下去的那一瞬间,他本能的冲过去拉住她的手!

      “你敢死你试试!”萧南城额间暴起青筋,他用尽了力气想把温瑶拉上来。

      温瑶的大腿被某个尖锐的东西刮到,剧烈的疼痛感席卷全身,可是面对死亡,这点疼痛又算的了什么。

      “你放过我吧……”求死的眼神像是一把匕首插进萧南城的眼睛里。

      这个眼神为什么这么熟悉……

      突然而至的头痛让萧南城差点就松开手,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看到温瑶的眼神就回想起小时候,那段模糊的记忆。

      “那些人都被送去做船员,你如果这么想死,那就真的让他们陪葬!”萧南城看着毫无生欲的温瑶,脱口而出。

      温瑶闻言怔住,空洞的眼神突然闪出一丝希望。

      她停止挣扎,萧南城趁机将她拽了上来,然后没给温瑶任何喘息的机会,毫不留情的就是一巴掌!

      “下次寻死,别弄脏了我萧家的地!”漆黑的双眸骤然紧缩,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张着血口大盆,就要一口吞下眼前的猎物。

      温瑶捂着脸颊的手一直在颤抖,说到底,她是害怕的,她在狭窄肮脏的贫民区里生活了二十年,她以为那里已经是人间地狱了,可是她现在才明白,环境恶劣的地方并不是地狱,人心阴暗的地方才是地狱。

      萧南城看温瑶毫无反应,凌厉的眼神扫过去,一把捏住她的下颚,毫不怜惜的将她有些低垂的脸给扳过来。

      “说话!”充满怒火的声音不高不低,却是那样震人心魂的穿透到温瑶的心里。

      她再次受到惊吓,本能的开始摇头,拼了命的想往后退,可是却被萧南城钳制的死死的。

      “我希望你能记住一句话?!毕裟铣堑氖指詹抛卵氖焙蛱昧?,现在还在微微抖动,他精致的双眉紧紧皱起,个更用力去捏温瑶的下颚,眼神犀利。

      “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事情承担后果?!?/p>

      “就比如刚才——”萧南城原本还怒火中天的模样,转眼间就变成了长着獠牙还在诡笑的地狱之王。

      “从今往后,你就是萧家最低等的女佣?!?/p>

    第四章 女主人

      原本正常的婚礼被取消,所有来宾都摸不清萧家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出声,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场。

      萧南城直接回了公司,把温瑶一个人扔在萧氏庄园。

      ——

      萧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萧总,外面有个人非说是您的女朋友——”助理还没说完,就见萧南城原本还在签文件的手突然定住,然后紧皱的眉头像是被瞬间捋平了一样。

      他放下手中的笔,阴沉的面容终于有了份笑意:“让她进来?!?/p>

      助理一脸懵逼,BOSS不是刚结了婚吗?女朋友又是什么情况?他挠了挠头,把那个自称是萧南城女朋友的人带了进来,然后识趣的走了出去。

      “南城——”李馨儿穿着黑色的风衣,带着帽子和墨镜,哽咽的冲上来紧紧抱住萧南城,她被送出国已经两个月了,这次偷偷跑回来,她发誓绝对要想办法留在萧南城身边。

      “回来就好?!毕裟铣亲匀皇强牡?,可是温瑶那张苍白无助的脸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尤其是那双眼睛,莫名的熟悉。

      “对不起南城,是我不好,没能守住我们的承诺?!崩钴岸劢呛岬目醋畔裟铣?,像是带有灵气的眼睛微微一眨,里面满是歉意。

      萧南城的心突然怔了一下。

      就是这种感觉!怪不得!

      他总觉得温瑶的眼睛和眼神熟悉,原来是因为她那双眼睛和李馨儿的眼睛很相似,他童年时期失足掉入海里,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李馨儿的眼睛,是那样紧张、担心和无助,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是李馨儿救了他。

      就在这一刻,他将像是瘟神一样的温瑶从自己脑海中狠狠拔除。

      “馨儿,既然来了,以后就不要再走了?!毕裟铣抢爬钴岸氖肿急赋雒?。

      “可是,萧董事长那里——”

      “有我在,任何人休想再将你送出去?!?/p>

      萧南城带着李馨儿直接回了萧氏庄园,所有的人见到李馨儿都默默低着头往后退两步。

      因为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萧家女主人。

      就在他们上楼之际,就在所有女佣放下手中的工作默默站在一旁时,不远的角落里有一个年轻温婉的背影跪在地上认真的擦地。

      这个背影在此刻显得格格不入。

      “你——”萧南城突然对着那女佣冷冷的开口。

      李馨儿随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那女佣转过身抬起头来,虽然面颊苍白毫无生气,但那双泛着水光的眼睛可真让人怜惜。

      “滚出去?!毕裟铣敲畹挠镅圆蝗莸乃咕?。

      温瑶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她知道自己身处于冰冷又阴暗的深渊里面,周围是不断伸过来的魔爪,头顶是掌握着一群人生死大权的萧家独子。

      她艰难的站起身,低着脑袋,一步一步的走出去。

      萧南城不经意的眼神,看到她的右腿竟然流出血迹,突然想起那日婚礼时她满是水泡和伤口的脚,心中多了几分燥意,精致的眉头微微皱起,满是不耐烦。

      “南城,她是?”李馨儿察觉到了不对劲,她从来没见萧南城对女佣的事上心过,而且还有了怒意。

      “新来的女佣?!?/p>

      萧南城收回看温瑶的眼神,冷漠至极,像是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

      李馨儿再度朝着那个女佣看过去,心中有了几分笃定——他看那个女佣的眼神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第五章 女佣

      温瑶换到了大厅外的长廊,她大腿上的伤口一直在流血,弄得一路上都是星星点点的血迹,无可奈何之下她只能用手捂住伤口,跪在地上沿着血迹一点点擦干净。

      不知过了多久,估计快凌晨了,长廊上的灯都灭了一半,温瑶终于把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可是当她回头看的时候——

      却发现自己竟然蠢到一边擦血迹一边又流血!手根本就没捂住那鲜红的液体!

      “你是……萧太太吗?”旁边突然有一个略带睡意的女人走过来,看向温瑶。

      她怔怔的抬头,发现这个人就是萧南城今天带回来的人,想必是他的爱人吧,昏沉的脑袋不愿意多想,只喏喏的点了点头。

      “你快起来吧,这种事情都是佣人们该做的,还有,你的腿是怎么了?我帮你叫医生好不好?”李馨儿温柔的话语戳进温瑶的心里,还有那双无比关切的眼神。

      温瑶突然想到结婚那天萧南城说她不配穿那套婚纱,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套婚纱本来应该属于眼前这位的吧。

      别说萧南城了,就连温瑶自己都对她产生了一丝好感,只是温瑶因为自小生活的环境,导致她对所有事情都不会轻易敞开心扉。

      “不用了,我还要把地擦干净?!蔽卵睦锿蝗挥行┙释?,她看着地上血迹斑驳,有些无可奈何。

      旁边的很多几个女佣都偷偷瞄温瑶,怀着看笑话的态度看她。

      “谁允许你们笑的?”一声低吼让在场的所有人浑身战栗,全部低下了脑袋。

      萧南城的突然而至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他手中拿着一件睡衣的薄披风,首先就是给李馨儿披上。

      然后他冷凝着脸,一步步走近跪在地上的温瑶。

      “站起来!”他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心中的燥热让他无法平静,从一开始看到她的腿受伤到现在,他就没有一刻能静下心,如果不是李馨儿一再的说温瑶好歹是萧家的女主人,非要提议出来看看她,恐怕萧南城这一夜是难以入眠了。

      “你是聋子吗?”面对温瑶的无动于衷,萧南城显然怒火更旺。

      温瑶惊慌失措的垂着脑袋,她跪了太久,根本站不起来。

      “南城,她的腿受伤了,还是扶她一下吧?”李馨儿试探的口吻,她刚想上前扶温瑶,却被萧南城拦住。

      “馨儿,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善良,她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单纯?!?/p>

      萧南城精致的眉头紧紧皱起,他不允许自己对这个女人心软,她可是在贫民区长大的女人,论心眼和手段,她一定不会差!

      萧南城一把抓住温瑶的胳膊,毫不费力的将她拎了起来,语气间有些恼火:“怎么,在我面前上演苦肉计?”

      他顺势一拉,将眼前这个瘦弱的女人拉近自己的怀里:“这么多血,流给谁看?”

      温瑶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无措的抬头对上萧南城漆黑的双眸,她早就领略了这位萧家独子的冷酷无情,微微有些窒息,面对萧南城,她实在是太倔了,总是不肯说话。

      “又他妈装哑巴!”萧南城表情阴霾,语气很是不悦,可是当他刚想甩开温瑶时,却突然感觉到她的身体很烫,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手好像不听话一般,鬼使神差的就覆上温瑶的额头。

      他的瞳孔骤然一缩,竟然烧的那么厉害!

      “你们都瞎眼了吗!还不去叫医生!”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