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6-2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21
  • 2018“健康中国人”系列圆桌论坛 2019-06-20
  • 这支神奇冰岛队里都是邻居 扑出梅西点球的门将还是导演 2019-06-19
  • 邢台财富家园小区物业乱收费已解决 2019-06-19
  • 母亲节丨童言无忌 幼儿园的“10后”们想对妈妈说.... 2019-06-16
  • 中美GDP的争夺战决定炒房也无人去管。房子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本无人落实。 2019-06-14
  • 市场经济优胜劣汰,被淘汰的如房地产,造成了资源浪费。 2019-06-14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20-30万】最新汽车报价 2019-06-0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驻村路上父女同行 2019-06-08
  • 哈萨克斯坦今年启动290MW太阳能发电项目 2019-06-06
  • 全国实施通关新举措 中国公民排队不超10分钟 2019-06-05
  • 杭州“拥江发展”20个备选LOGO 你最心仪哪一个?——浙江在线 2019-06-05
  • 洞庭“私人湖”为何能违法十几年--旅游频道 2019-06-04
  • 安徽快3状态:(全本)大财阀小萌妻全文免费-大财阀,小萌妻免费阅读by浮华褪尽

    发布时间:2019-03-08 10:02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大财阀小萌妻全文免费

    大财阀,小萌妻全文阅读

      大财阀,小萌妻小说是最近一本很热门的现代豪门总裁文,由网络作者浮华褪尽所著,大财阀,小萌妻顾苡傅翊霄是小说的主要人物。五年前顾苡为了救男友,把自己卖给了一个陌生男人,却不想自己的男友是个渣男,她失去了一切??晌迥旰笕从幸桓隹∶赖哪腥吮ё藕⒆映鱿忠笏涸?!
      顾苡将手包砸在他的头顶上,回呛道:“就算是婊子,我也有权利选择找个什么样的男人,宋禹,你从前配不上我,如今依旧不配!”
      说完,不顾宋禹脸上难看,她一把推开了车门。海城的二环高架桥上,疾驰的车子飞速而过。顾苡一个人走在上面,头发被寒风吹起。
      高跟鞋已经将脚磨出了水泡,疼的痛彻心扉??伤谰砂鹤磐?,走的如履平地。
      宋禹的车子从身边唰的一声疾驰而去,顾苡看也未看一眼,骨子里的高傲支撑她最后一点尊严。
      顾苡走的很快,包里的手机不断的响起。她强忍住烦躁,停下脚步来。等她将手机从包里拿出来时,手指已经被冻僵。
      她好不容易才将电话接起,手机却从她的掌心突然滑落?!芭尽钡囊簧?,手机掉在了地上,滚了出去。
      顾苡下意识的去追手机。而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正从右前方疾驰而来。宾利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来不及躲避。
      当顾苡意识到自己身处危险中时,宾利已经到了眼前。
      她当下能做的,除了尖叫,就只有自欺欺人的抬起手臂挡自己的眼睛了?!班亍钡囊簧尴?。随着剧烈的撞击声,顾苡的世界安静了……

    楔子 床在你身后,躺上去

       9月的最后一天,榕城起了一场大雾。

       顾苡赶上了最后一趟高铁,通往海城。

       车站的门口,有长相严肃的女人上前询问。

       在得知是顾苡没错后,女人带着她上了一辆黑色的英菲尼迪。

       顾苡坐在车里,手放在膝盖上攥着薄薄的裙角,掌心里都是冷汗。

       顾苡想开口,却被女人突然的动作打断。

       女人将一个黑色的眼罩罩在她的头上,并开口说:“从现在起,你只能保持这种状态,这是先生的意思?!?/p>

       眼前突然的黑暗,让顾苡失了最后一点安全感。

       她试图拽住女人的手,可女人还是将手腕从她的掌心抽走。

       女人用几乎没有感情的音调说:“先生说事成以后给你500万,但这件事你要永远保密?!?/p>

       ……

       顾苡在一栋别墅前,被女人带下了车。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开口问道:“这是哪?”

       女人没给她答案,只说了一句:“走吧,先生在里面等你?!?/p>

       别墅内的冷气开的很低。

       顾苡被带入之后,身边的女人就转身离去。

       顾苡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地,脚下是绵软的地毯,她伸出手摸了摸,前面空无一物。

       就在顾苡准备要揭开自己面上的眼罩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

       “床在你身后,脱掉衣服,躺上去?!?/p>

       说话的是个男人,声线很低,也很深沉。

       顾苡犹豫了,心脏在这一刻似乎要鼓出来,嘭嘭嘭的跳个不停。

       不过,她没犹豫多久,转身摸向大床。

       她寻着床边坐下,抖着双手,去解自己的衬衫衣扣。

       她庆幸,还有眼罩罩在脸上。否则,一切曝光于眼前,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顾苡脱了衣服,自己躺了上去。

       大床很柔软,背脊下的床单也很顺滑,只是有些冷。

       片刻后,顾苡听到了皮带卡扣的声音。

       她僵硬了身体,纵使眼前黑暗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可还是选择闭上了眼。

       男人的体温靠近时,她抖的厉害。

       许是知道她在怕什么,在进入她身体前,男人握住了她的手。

       黑暗中的顾苡,感受着那只手掌的温度。

       男人的手很大,掌心微烫,手指修长,右手食指和中指指腹上有薄薄的茧。

       没有传说中的前戏,更没有取悦。

       当顾苡疼的满头是汗时,男人的动作似乎也有所一顿。

       “你来例假?”

       男人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

       顾苡攥紧的拳头随之放松,慌乱中回答:“没,没有……”

       男人抽身离去,很快,不远处的浴室里响起哗啦啦的流水声。

       顾苡躺在大床上,她思考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到底该走还是该留。

       就在她准备爬起之时,浴室方向的水声戛然而止。

       黑暗中,她转过身,却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再次响起。

       “把腿分开……”

       ……

    第1章 一会儿叫你舒服的想哭

       这里的黑夜似乎比白天要漫长许多。

       在过分紧张和钝痛过后,男人终于结束了索取,抽身离去。

       顾苡躺在床上,听黑暗里自己的呼吸声。

       男人从床上起身,耳边有窸窸窣窣穿衣的声响。

       片刻后,男人离去。

       别墅里变的死一般的寂静。

       顾苡拽下眼罩,从床上坐起。

       奢华的欧式吊灯,将周围照的明亮无比。

       她无暇顾及此时身在何处,光着身子,跑去窗前。

       浓墨一般的夜色下,男人颀长的背影,逐渐模糊在视线里……

       她回过头来,看到了放在床头上的一张支票。

       支票的金额刚好100万整。

       那女人说了,只要她成功的将孩子生下来,其余的400万会如期奉上。

       顾苡攥着支票的手忍不住发抖,她的眼泪唰的掉了下来。

       有了这张支票,一切就都有救了。

       只是,这代价太大了!

       ……

       ——五年后——

       洗手间内。

       顾苡弯着腰将凉水拍打在脸上,抬起头看着盥洗室镜前的自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镜子里的脸已然变的陌生。

       陌生到她自己都快认不出了。

       她从包里抽出纸巾,将水擦了。

       拿出口红,在镜子前一遍遍的描绘自己的红唇。

       VIP包房里的人还等着她呢,等着看她的笑话……

       ……

       包房内,宋禹正歪在沙发里,斜着眼看顾苡走入。

       宋禹拍了拍身侧的位置,顾苡的表情顿了一下,随即弯起红唇,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坐下。

       宋禹一把将她揽入怀中,醉醺醺的在她耳边说:“顾苡,你说你贱不贱?我追了你那么多个年头,你连正眼都没瞧过我一眼,今天倒主动送上门来了?”

       话里的讽刺之意,顾苡自然是听的出来的。

       奈何坐在她身边的这位,曾是母亲同僚的儿子,母亲如今落狱,众人唯恐避之不急,宋禹能来见她,已经实属意外。

       而且,以宋禹父亲如今在海城里的地位,虽说将她母亲从监狱了弄出来不太现实,减轻几年刑法还是有可能的。

       顾苡将一杯红酒端起,喝的见了底,回眸一笑:“那又怎样?你不是也来了么?!?/p>

       坐在旁边的女孩呲的一声轻笑,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目光去。

       女孩不屑的将烟灰掸落在身前的烟灰缸里,言语轻蔑道:“顾苡,你不是穷疯了吧?主意都打到宋禹的头上来啦?”

       顾苡只当充耳不闻,背脊依旧挺直。

       与生俱来的名媛气场,即便身上已经没了奢侈品牌,可依旧气质独立。

       宋禹抿嘴笑了笑,将最后一口烟抽完,捻灭在烟灰缸里,懒懒的看了顾苡一眼后,从沙发里起身:“别废话了,跟我走吧?!?/p>

       顾苡明白,抓起自己的手包,跟着他出了门。

       ……

       上了宋禹的车后,顾苡就开始低头寻找包里的烟。

       烟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挤扁。

       从里面抽了一支出来,顾苡几次将打火机开启,都没能将烟点着。

       烟是邹巴的,手也在抖。

       她甚至开始没法冷静,她后悔没在会所里将自己灌醉。

       也许醉了她和宋禹之间就不会这么尴尬,稀里糊涂的被他拖去酒店,一夜过后,她母亲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可她偏偏这样清醒,清醒到无论喝多少,都没法将自己灌醉。

       宋禹看着前面路口的红灯,表情里有些许的不耐烦。

       他轻敲着方向盘,说:“我还记得小时候,你在我面前纯洁的像个女神,我每次对着你的照片撸过以后,都在心里一遍遍的骂自己,怎么就能亵渎了你呢?”

       说到这里,宋禹讽刺的笑了。

       笑了好一会儿后,将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摩挲着。

       他侧过头来盯着顾苡明艳的脸,道:“可你也不过如此,如今不也是自己跑来,想上我的床了么……”

       顾苡的手抖的更厉害了,只顾着吸烟,根本不看宋禹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

       宋禹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来,嘲讽道:“对了,我听说你17岁那年就卖过自己一次了,对吗?把自己卖给了一个老男人?不如这样,你现在跟我讲讲,你当初把自己卖了个什么价钱?那老男人又是在床上怎么弄你的?”

       这一刻,顾苡只想把烟烫在他的那张贱嘴上。

       但她还是要忍,她在心里劝着自己,宋禹一定是喝多了,胡言乱语,一定是……

       可宋禹似乎还嫌说的不够,继续问道:“我听说你还怀过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呢?我很好奇,如果当初你真把他生下来,他是该叫你姐姐还是叫你妈?”

       说着,宋禹已经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顾苡抠着自己的掌心,指甲咔哒的一声,断裂在里面。

       “我有些不舒服?!惫塑涌谒档?。

       宋禹很诧异的看她一眼:“怎么?我提起这些,你就不舒服了?”

       顾苡不说话,死死的盯着他。

       宋禹回过头去:“忍一忍吧,一会儿上了床,哥们一准叫你舒服的想哭……”

       一个巴掌落在了宋禹的脸上。

       宋禹顿时愣住了。

       他一脚踩住了刹车,怒道:“婊子,你不过就是个出来卖的,打我?他妈的疯了吗?”

       顾苡将手包砸在他的头顶上,回呛道:“就算是婊子,我也有权利选择找个什么样的男人,宋禹,你从前配不上我,如今依旧不配!”

       说完,不顾宋禹脸上难看,她一把推开了车门。

       ……

       海城的二环高架桥上,疾驰的车子飞速而过。

       顾苡一个人走在上面,头发被寒风吹起。

       高跟鞋已经将脚磨出了水泡,疼的痛彻心扉。

       可她依旧昂着头,走的如履平地。

       宋禹的车子从身边唰的一声疾驰而去,顾苡看也未看一眼,骨子里的高傲支撑她最后一点尊严。

       顾苡走的很快,包里的手机不断的响起。

       她强忍住烦躁,停下脚步来。

       等她将手机从包里拿出来时,手指已经被冻僵。

       她好不容易才将电话接起,手机却从她的掌心突然滑落。

       “啪”的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滚了出去。

       顾苡下意识的去追手机。

       而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正从右前方疾驰而来。

       宾利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来不及躲避。

       当顾苡意识到自己身处危险中时,宾利已经到了眼前。

       她当下能做的,除了尖叫,就只有自欺欺人的抬起手臂挡自己的眼睛了。

       “嘭”的一声巨响。

       随着剧烈的撞击声,顾苡的世界安静了……

    第2章 事故

       顾苡的大脑有一瞬间是空白的。

       她等了一会儿,身上好像并没有被撞击后的痛感……

       她缓缓的睁开眼,放下挡在眼前的手臂。

       这才发现,那辆黑色的宾利慕尚,已经狠狠的撞在了高架桥的桥墩上。

       宾利破损严重,前面的机箱盖里已经起了浓浓黑烟。

       顾苡顺着地上的刹车痕??垂?。只一眼,她的脸色就白了。

       地面上的刹车轨迹清晰刺眼。

       这辆车,很明显是为了躲避她,而突然变更了行驶轨迹,从而撞在了一旁的桥墩上。

       先不说那辆车价值不菲,单说里面的人是否受伤活着,就已经够顾苡慌了的。

       顾苡没时间想太多。

       她从地上爬起来,跑到车前,先试图去拉开车门。

       可车门是由内锁上的,她试了几次都没能够将它打开。

       她弯下腰,低头朝着驾驶的位置看去。

       隔着墨色的车窗,里面的男人趴在方向盘上,修长好看的手指就搭放在方向盘上,整张脸都埋在臂弯内,看不清楚样貌。

       顾苡用力的去敲打车窗,试图唤醒里面的男人。

       可惜,无济于事。

       眼看着车子就要燃烧,顾苡已经顾不上太多了。

       她转身冲向前面急速而过的车流,不顾生命安危的去拦车。

       终于,一辆出租车在发出剧烈的长刹车声后,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她完全不理会出租车司机的谩骂,跑向车尾,一把拉开了后备箱,将红色的灭火器从里面拖拽了出来。

       再次回到宾利前,她举起了灭火器,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车门砸了过去……

       ……

       男人醒过来时,已经在出租车上了,身侧坐着顾苡。

       男人的眉头微皱,许是感受到了额头上的疼痛,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摸了一下。

       指腹上粘稠的感觉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受伤了。

       坐在一旁的顾苡回过头来,没想到男人竟然这么快就醒了过来。

       与男人对视了一眼,这才发现,男人的眼睛原来这样好看。

       男人30岁上下,一身灰黑色的西装,盯着她的目光深邃沉稳。

       顾苡被男人盯的发毛,想笑笑,却发现根本笑不出来。

       男人外套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将目光从顾苡脸上收回,低头拿出手机。一边摸额头上的伤,一边沉稳的对着手机说道:“我恐怕要过一会儿才能到,不用等我了?!?/p>

       男人的语气很温和,却并没有透露自己受伤的情况。

       这样的举动,反倒让顾苡觉得更心虚了。

       挂掉了电话,男人这才回过头来,对着顾苡说:“如果你刚刚不用灭火器砸我那一下,或许现在会还处理些……”

       “???”顾苡怔怔的看着他。

       男人的确是在车祸的第一时间晕厥了过去,可没晕多久就醒过来了。

       他打开车门时,顾苡正抱着灭火器跑过来。

       他刚要从车里出来,结果不偏不倚,灭火器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男人看着顾苡苍白的小脸上,还黏上了黑灰,竟觉得格外的滑稽。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见她还回不过神来,男人也索性不再重复第二遍了。

       他抬起头,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下了桥左转,送我去舟山私立医院?!?/p>

       ……

       舟山私立医院的门口,顾苡慌了。

       这家医院的知名度,她有所耳闻。不单是专家的实力雄厚,收费更是贵的离谱。

       就算她之前也出身名门,从不把钱当回事??扇缃褚运木车?,恐怕已经不足以来负担这样昂贵的医疗费用了。

       看着男人大步的朝里迈进,顾苡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走入。

       急诊观察室里。

       男人被处理着伤口,顾苡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候。

       此时,医生的手势轻柔娴熟,动作有条不紊。

       可顾苡的心里却在盘算着,这场事故,她到底要承担多少责任。

       只要一想到男人的那辆宾利,她就忍不住肉疼……

       顾苡对着男人僵硬的弯了弯嘴角:“那个……我想先去个洗手间?。

       许是顾苡的表情里写满了心虚,男人的目光似乎能穿透她的谎言一般,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不过,男人也没多说,而是对着她点头道:“去吧?!?/p>

       顾苡像获赦了一般,从急诊室里奔了出来。

       当然,去洗手间不过只是个借口罢了。

       她根本负担不起这场事故的全部费用,借着尿遁跑路才是真的……

       ……

       傅翊霄处理好伤口后,被医生从里面送了出来。

       急诊室的门口,医生笑着说道:“傅先生,正好您今天有空过来,下半年医院的账目,您要不要亲自过目一下?”

       傅翊霄摇了摇头,显然心思不在上面。

       他四处看了看,顾苡早就不见了踪影。

       ……

    第3章 制服诱惑

       酒吧里。

       舞池中央,一身火红短裙的女孩正贴着钢管跳的妖娆魅惑。

       台下的男人们都跃跃欲试,口哨声不时迭起。

       舞弊,女孩一身热汗的从台上跳下,几步走到吧台前,要了杯绿色森林。

       服务生将酒送到身前,红裙女孩喝了一口,转头看着坐在卡座里的顾苡,笑着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说着,她朝着顾苡身后看了一眼:“宋禹呢?你们俩不是开房去了么?他人呢?”

       “回去了!”

       “回去了?”红衣女孩一脸震惊的盯着她:“不是你说睡了他之后,再反过来告他强奸,这样就可以威胁他父亲想法子帮你母亲减刑的吗?”

       顾苡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下去,胸口处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被我搞砸了……筱彤,我烦的很?!?/p>

       顾苡当下烦的不是没搞定宋禹,而是高架桥上的那场车祸。

       她从医院里偷偷溜了出来,心里却清楚,躲过了一时,怕是也躲不了一世。

       可她有什么办法呢?她去哪里搞那么多钱来赔给人家?

       见顾苡始终闷闷不乐,辛筱彤也没再往枪口上撞,随手捞过酒杯,岔开话题道:“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就不要想太多了,我们现在要不要来点刺激的?”

       “刺激的?”

       辛筱彤神秘兮兮一笑:“我们打个赌怎么样?从现在开始,门口进来的第一个人,无论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要你敢过去亲他一下,这个月你来这儿的酒单都由我来付,敢不敢?”

       看着辛筱彤一脸的兴奋,顾苡意兴阑珊:“你怎么不去亲?”

       辛筱彤眉头一挑:“你当我不敢?”

       话毕,辛筱彤从卡座起身,环视了一圈后,将目光定格在刚刚从门口走入的两个男人身上,不禁红唇一挑:“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

       见辛筱彤将低胸的短裙又往下拽了拽,露出雪白沟壑,顾苡忍不住转过身去。

       只一眼,顾苡就差点从卡座上摔下来。

       有句话叫什么?冤家路窄!

       这个词此时用在这一点也不为过。

       还没等辛筱彤朝着傅翊霄走过去,顾苡就一把将她给拽了回来。

       辛筱彤被扯的有些失态,胸前的衣服滑落,差点走光,不禁大惊小怪道:“你拉着我干什么?!”

       辛筱彤的一声怪叫,引来无数目光。

       当然,这些目光里也包括刚刚走入的那两个男人。

       傅翊霄朝这边望过来,一眼就看到了顾苡。

       在看清的确是顾苡没错后,傅翊霄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这丫头……刚刚不是说去医院的洗手间了么?

       傅翊霄本来从医院里出来,是要回老宅的。不料在中途看到了一个多年不见的合作伙伴。

       在老朋友的热情邀请下,两个人这才就近随意选了一家酒吧,准备进来喝两杯。

       可不曾想,却在这里看到了顾苡。

       这边,顾苡正手慌脚乱的去捂辛筱彤的嘴,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再大声叫。

       辛筱彤一边低头捂住胸口,一边怒道:“你搞什么呀?”

       顾苡哪有时间解释这么多,用手挡住脸,说道:“酒店的后门在哪?我得先走了,改天再和你细解释?!?/p>

       辛筱彤也看出顾苡的状态不对,四周望了望,这才朝着身后指了指,说:“那边……”

       话音未落,就见顾苡一阵风似的朝着后面跑了。

       ……

       出了酒吧,顾苡在一辆黑色英菲尼迪SUV前停了下来。

       她回过头去,见后面没有人追出来,顿觉松了口气。

       原本也只想缓口气,却不想被冷风一吹,酒气上涌,顿时头晕目眩起来。

       她今天喝的太多了,一个没忍住,就弯腰吐了个底朝天。

       吐过之后,顾苡靠在车旁上,大口的喘息着,视线反而更模糊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双笔直的裤线进入眼帘。

       顺着男人径长的双腿,顾苡抬起头来。

       男人的脸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她看了许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见男人目光沉沉的看着自己,顾苡忍不住傻笑:“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傅翊霄低头看着自己皮鞋上的点点污秽,眉头紧皱。

       他越来越搞不懂现在的年轻女孩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

       本想将顾苡从自己的车旁拉开,却不想被这丫头一把抱住了腰。

       顾苡死活不肯松手,嘴里语无伦次的重复着:“不要再丢下我了,好不好?不要走了,这次我都听你的……”

       傅翊霄低头看着顾苡稚嫩的脸庞,心中的不悦被一种无奈的情绪所取代。

       最后,她只能将顾苡抱上了车,帮她系好安全带后,这才走到驾驶位置前拉开车门。

       ……

       车内。

       傅翊霄几次询问顾苡家的住址后,都被顾苡呛了回去。

       顾苡醉的颠三倒四,防范意识却还很强。

       她死死的盯着傅翊霄,语无伦次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就是想尾随我回家对不对?”

       傅翊霄回过头来,眉头紧蹙的看了她一眼。

       顾苡继续说道:“别以为我傻!等你尾随我回家后,就会把我先奸后杀,或是先杀后奸……”

       傅翊霄彻底无语了,这回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了。

       顾苡打着酒嗝,突然凑过去,伸出手放在傅翊霄的大腿根部摩挲着。

       傅翊霄的身形一顿,却见顾苡又笑眯眯的说:“不如这样,要不我们来个制服诱惑怎么样?我装成清纯惹火的小护士,你装成一脸正义的人民警察?”

       说着,放在傅翊霄大腿上的小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傅翊霄一把按住了她正要胡作非为的手,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顾苡的手被他抓的很疼,抬头看着一脸严肃的男人,心虚道:“要不……我,我来装警察,你来装小护士也是可以的……”

       傅翊霄:“……”

       ……

    第4章 衣服不见了

       清早。

       顾苡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

       她一个人坐在酒店的大床上,许久也没回过神来。

       头疼欲裂的脑袋里,零碎的记忆在慢慢拼凑。

       记忆中,是车祸男把她带来了酒店。

       她突然掀开被子,果然,身上除了内裤以外,其它的衣服都不见了。

       宿醉后的头痛和绵软,让她想不起自己昨夜都做了什么。

       如果自己真的被他……

       这算什么?一夜情?!

       就在她暴躁的同时,一个便签纸从床头轻飘飘的掉在了地毯上。

       她弯腰将纸条捡起。

       上面一行苍劲有力的字体出现在眼前:【酒店的费用我会叫律师连同事故赔偿细节,一起联系你?;褂?,是你主动脱的!】

       望着这张纸条,顾苡足足愣了好几分钟。

       什么叫……她主动脱的?!

       敢情还是她主动的!

       ……

       回到唐宅,已经是上午9点多了。

       保姆站在门口,帮顾苡拿了拖鞋出来,并轻声询问道:“小姐,昨晚一整夜未归,您去哪了?”

       顾苡换好了拖鞋,一脸疲惫的问:“丁婶,有吃的吗?我饿了?!?/p>

       丁婶闻言忙点头:“早饭我特意给您留了,我这就去给您热一热?!?/p>

       “谢谢丁婶……”

       顾苡的话音未落,唐茵正从二楼走下,冷言冷语道:“丁婶,别张嘴闭嘴一口一个小姐的叫着,她算哪门子的小姐?”

       这话很明显是冲着顾苡来的。

       顾苡闻言也不做声,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保姆有些讪讪,和唐茵对视一眼后,起身道:“厨房里还在煲汤呢,我先过去看看?!?/p>

       保姆寻着个借口离开了,客厅里只剩下表姐妹二人虎视眈眈着。

       唐茵如今的一颦一笑,穿衣风格,都像极了从前的顾苡。

       顾苡轻飘飘的看了眼唐茵手腕上的卡地亚限量手镯,不屑一顾的从她身前绕过,径直的上了楼梯。

       被顾苡就这么无视掉,唐茵简直被气的跳了脚。

       她转过身,对着楼梯上的顾苡怒道:“顾苡,你摆什么臭架子?也不看看你现在落魄成了什么样,身上穿着这些廉价货出入唐家,也不嫌丢脸!”

       闻言,顾苡从楼梯上转过身来。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唐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那条珍藏版的卡地亚手镯,如今应该安静的躺在我的首饰盒里才对,而不是在你的手腕上……在不经人允许的情况下,就私自动别人的东西,你知道这叫什么吗?叫偷……”

       唐茵的脸色变了变,故意将手背后,心虚的转移话题道:“你少胡说八道!要不是我妈好心留你住在我家,你这会儿恐怕都要睡到大街上去了,如果换做我,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你这么不知廉耻,唐家的脸面都要被你给丢尽了……”

       顾苡冷冷的注视着她,忽而笑了:“不知廉耻?”

       唐茵可算逮住了个机会,昂起头:“难道不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我妈不给你钱挥霍,你就费劲心思去勾引宋禹,目的不就是想上他的床,让他包养你么?”

       顾苡看着这样的唐茵,不禁觉得好笑,索性干脆点头承认道:“对,我就是想上他的床,可那又怎样?”

       “不要脸!”

       看着气急败坏的唐茵,顾苡走下楼梯,在她身边停住了脚,盯着她的侧脸。

       “我是不要脸,可我怎么听宋禹说,你曾经脱光了躺在了人家床上的时候,人家都没理你呢?”

       唐茵到底是被她给激怒,大声回呛道:“顾苡!你信不信明天我就让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你17岁那年怀过别人野种的事?!”

       “你敢!”顾苡大声的喝止道。

       不等顾苡的话音落下,二楼书房的方向就传来了顾清澜推开门的声音。

       顾清澜对着楼下两姐妹愠怒道:“大清早的,吵什么吵!”

       面对姑姑的训斥,顾苡无话可说,转身上了楼。

       ……

       顾苡一觉醒来,已经是晚饭后了。

       顾苡被一阵微信提醒的铃声给吵醒。

       从被子里伸出手,将手机拽了进去,眯着眼盯着屏幕上显示的微信内容。

       是宋禹发过来,估计是气不过,直接在微信里爆了粗口:【顾苡,你他妈的玩儿我是吧!我告诉你,小爷想弄死你,方法多了去了,艹!】

       顾苡看着微信内容,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

       她将手机丢到一旁,起身朝着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内,顾苡一边刷着牙,一边接着辛筱彤打过来的电话。

       辛筱彤在电话里笑嘻嘻的说:“你整天在家里对着唐茵的那张臭脸,不嫌烦???赶快出来,我这儿今天又新来了个调酒师,帅的跟霍建华似的……”

       顾苡喝了口水,咕噜噜的吐出了嘴里的泡沫,对着手机说:“好吧,把霍建华给我留下,不过你得等我一会儿,我要先去药店买盒紧急避孕药?!?/p>

       辛晓彤大惊小怪道:“什么避孕药?你什么情况?!”

       顾苡:“……”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6-2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21
  • 2018“健康中国人”系列圆桌论坛 2019-06-20
  • 这支神奇冰岛队里都是邻居 扑出梅西点球的门将还是导演 2019-06-19
  • 邢台财富家园小区物业乱收费已解决 2019-06-19
  • 母亲节丨童言无忌 幼儿园的“10后”们想对妈妈说.... 2019-06-16
  • 中美GDP的争夺战决定炒房也无人去管。房子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本无人落实。 2019-06-14
  • 市场经济优胜劣汰,被淘汰的如房地产,造成了资源浪费。 2019-06-14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6-10
  • 【20-30万】最新汽车报价 2019-06-0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驻村路上父女同行 2019-06-08
  • 哈萨克斯坦今年启动290MW太阳能发电项目 2019-06-06
  • 全国实施通关新举措 中国公民排队不超10分钟 2019-06-05
  • 杭州“拥江发展”20个备选LOGO 你最心仪哪一个?——浙江在线 2019-06-05
  • 洞庭“私人湖”为何能违法十几年--旅游频道 2019-06-04
  • 体彩今晚的中奖号码 天津快乐十分规律 王中王三中三资料号码 陕西快乐十分红色号码 61浙江体育彩票走势图 体彩十一运夺金走势图表 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今天开奖结果 三肖中特已公开 幸运赛车历史遗漏 广东36选7开奖好彩2 好运彩3app 福彩35选7带坐标连线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6场半全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