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十一选五安徽开奖号码:(完整版)叶兰亭沈司云小说结局-你的爱,与我无关免费阅读by爱丽丝

    发布时间:2019-03-08 09:04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叶兰亭沈司云小说结局

    你的爱,与我无关全文阅读

      《你的爱,与我无关》是网络作家爱丽丝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极好看的短篇言情小说,你的爱与我无关叶兰亭沈司云是书中的主人公,此书又名《无关风月无关你》、《恍如梦中一相逢》。叶兰亭将自己最青春美好的年纪全部献给了沈司云,可她最后换来却是沈司云的憎恶。
      叶兰亭眼里的光也变得灰暗下来,沈司云对自己一直都没有丝毫疼惜,这次也同样,叶兰亭只觉得撕裂般的疼痛从身下袭来。
      沈司云在她身上用力耕耘着,这女人虽然心机深沉,可这馨香软腻的身子却是对极了他的胃口。
      他粗重的呼吸吐在叶兰亭的鼻翼旁,叶兰亭已经放弃了挣扎。
      “舒服吗?不戴是不是很舒服?”叶兰亭咬着牙苦笑道,而他的目光却迟迟没有看上来。
      “也好,”她松了一口气,心痛的无法呼吸:“反正我又不会怀上孩子,这样也好?!?br />   那场车祸让她切除了一半以上的子宫,恐怕这辈子都没有当妈妈的机会了。
      否则沈司云对自己深恶痛绝,怎么可能这样不做任何?;ご胧┤米约夯成纤暮⒆??
      叶兰亭闭上眼,眼角边滚落下温热的泪珠,身体随着沈司云的动作而起伏着,脸上却没有半点儿表情。
      “叶兰亭,别在这儿装成一副受了委屈样子,是你想方设法嫁进来的,这是你应尽的义务!”沈司云的目光落在枕头上润湿的一块,开口嘲讽起来,却也顿时兴趣全无,猛的抽开身来。

    第一章 他想睡你,你就给他睡,装什么装

      “沈司云!我是你老婆!你不能这么对我!”突兀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响起,夹杂着绝望与悲哀。

      叶兰亭站在办公桌前,那个男人却始终没有给出一点表示。

      “是他要我陪他一晚,凭什么要我道歉!”她的眼眸里有泪水在打转,却迟迟没有掉下来,眼眶都憋得通红。

      沈司云此时才抬眸,望着她冷笑一声,“我老婆?”

      他合上文件起身,步步逼向她,“叶兰亭,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

      他猛地捏住她的脸,眼中带着锐利的寒光,似乎下一秒就能够将她千刀万剐。

      到此刻,她却依旧倔强地望着他,抿唇不说话。

      “你忘记你姐姐了?忘记你做的那些破事了?事到如今你还有脸跟我说,你是我老婆?”

      沈司云一把将她扔开,眼神中尽是嫌弃和不屑:“王氏的合作不能丢,他哪怕是想睡你,你也得脱光了给我等着!”

      脱光了也得等着……呵,不愧是沈司云,向来都做得出别人做不了的事情。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

      “沈司云,你真让我恶心!”叶兰亭的声音轻轻响起。

      别说自己是他的妻子,恐怕换做是别的秘书经历了这件事也该本着人道主义替自己的员工伸张正义吧。

      可是他呢?却只想到为了利益让自己去陪那个男人?

      “你去不去?”

      叶兰亭死死的咬着下唇,低头不发一言。

      沈司云看着她委屈倔强的模样,怒从心起,猛然站起来走到叶兰亭面前,大手捏住她的下颌让她抬起头来面对自己。

      叶兰亭打开他的手,脸上毫不掩饰的是厌恶的表情:“别碰我!”

      沈司云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我不是让你觉得恶心么,那就试试被你恶心的人碰是什么样的感觉?!?/p>

      说罢一把扯开了叶兰亭的衬衫衣领,白皙晶莹的皮肤露了出来,叶兰亭惊叫一声,想要挣扎,却被沈司云禁锢得动弹不得,男人力气极大,叶兰亭的动作就像调情一般不痛不痒。

      沈司云的大手更是在叶兰亭身上不客气的游走起来,她的皮肤有些凉意,丝绸般的柔软触感让人爱不释手。

      “你放开我……沈司云,你这样做会遭报应的!”叶兰亭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的动作粗暴,眼底随着发烫的手掌浮起了一丝欲望。

      让叶兰亭害怕起来:“报应?呵……叶兰亭你跟我谈报应?你逼走依依,让她如今生死不明,你怎么还好好活着,你怎么还没遭报应?”

      猛然想起叶依依,沈司云刚有些燥热的心也瞬间凉了下来,推开怀中的叶兰亭。

      “那不是我做的!”哪怕面前的男人并不相信,她也不能背这个黑锅!

    第二章 绝代风华当代梦露

      “沈司云,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你却一点都不信我?!币独纪さ纳舨镀鹄?,她捂着被扒开的衬衫,滑嫩的肌肤隐隐透出来。

      但听了这话的沈司云,却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怒极反笑:“你爱我?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轻而易举地将她拽过来,眼神狠毒:“你当初就该去死!你死了,依依就不会走!”

      “那你还留着我干什么!又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叶兰亭再也忍不住,大喊道。

      沈司云顿了顿,脸上的狞笑缓和了下来,逐渐变成更冷的寒风,“你以为我不想?我留着你,不过是想让你记住,这就是你把依依逼走的代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滚出去,找王总道歉?!鄙蛩驹撇⒉幌牒退敢兑酪?,语气不容置喙,冷冷的丢下话就继续低头处理文件,再也不顾叶兰亭的神色。

      叶兰亭莫名笑了起来,点了点头昂首挺胸的走出办公室,却只觉得替自己感到不值。

      ……

      翌日。

      凤鸣国际俱乐部,是A市最大的俱乐部,能够到这儿来的人,无一不是非富即贵。

      巨大的顶灯挂在天花板上,垂下颗颗晶莹的水晶折射着五光十色的光芒。

      叶兰亭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俱乐部里人不多,可也热闹得很,叶兰亭搜寻了一圈,还没看到那王总的影子却发现一张收悉的脸。

      沈司云优雅的坐在凳子上,旁边的女人性感而妖娆,剥开一颗葡萄喂进了他的嘴里,两个人的脸上都是盈盈笑意。

      她好像已经很久没看到沈司云这样笑过了,叶兰亭心里一痛,刚转过身准备离开,却被叫住了。

      “叶兰亭!”是沈司云的声音。

      男人迈着修长的双腿走了过去,冰冷的脸上有些疑惑:“你怎么会在这儿?”

      “沈总真是贵人多忘事,不是您让我去找王总道歉的吗?”叶兰亭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沈司云。

      “哟,司云,你们公司怎么有那么不懂事的下属,敢这样跟你说话?”秦梦璐擦了擦手走了过来,娇媚的红唇性感妩媚,微微勾起的眼角更是诱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叶兰亭,美眸里却是不屑。

      秦梦璐?当红小花旦,人送外号现代梦露,真人比电视里漂亮多了,沈司云倒真是会享齐人之福,叶兰亭一眼就认出了面前漂亮的女人。

      “既然沈总正忙着,那我就不打扰了?!币独纪ばπ?,退后一步,和沈司云拉开距离,例行公事般开口道离开了原地。

      而沈司云盯着叶兰亭的背影,深沉的眸子里变幻莫测。

      “司云,你的秘书?”秦梦璐好奇的开口,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沈司云和叶兰亭之间的关系并不一般。

      “嗯?!鄙蛩驹频愕阃?,收回目光重新坐了回去,却是有些心神不宁。

      “挺漂亮的,你倒是会选人?!鼻孛舞茨闷鹣惹鞍揭话氲钠咸?,若有所思的开了口。

    第三章 王总

      “王总?!币独纪た觳接松先?,毕恭毕敬的开口道。

      男人冷冷的扫了叶兰亭一眼,压根没有理会,拿着斯诺克杆自顾自的继续打球。

      “王总,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沈总已经教训过我,我今天过来,是特意来向您道歉的,真是对不起了?!币独纪づθ米约毫成系男σ庹娉弦恍?,随着男人的步伐又继续跑过去。

      男人这才停下了脚步,浑浊的眼球继续打量着眼前的叶兰亭,开口道:“想通了?”

      不就是一个小秘书,昨天居然敢对自己动手?今天还不是得乖乖跑来认错,装什么清高?

      “对对对,王总,沈氏集团和你们公司的合约是双赢的局势,相信王总也是聪明人,又和必跟我一个女孩子家的怄气?”叶兰亭赶紧点头道。

      “要恢复合作可以,我还是那个条件?!蹦腥说氖酉吡髁谝独纪さ那呱?,摸着下巴的胡茬开口道。

      “什么?”叶兰亭显然没反应过来。

      而男人的手已经放到了她纤细的小手上来回摩挲着,肥腻的脸上堆满淫笑:“你陪我一晚上,沈氏的合同自然就没什么问题……”

      叶兰亭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抽出自己的手,男人却攥得更紧了些,看叶兰亭的眼神势在必得。

      进退两难之间,已经不自觉的抬起了手,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王总,您这样欺负我们沈氏的员工,恐怕不太好?!?/p>

      “沈总?”姓王的男人一惊,放开了叶兰亭的手,迷茫的看了一眼叶兰亭。

      “员工,她不是你……”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司云给打断了:“她是我派来跟你谈合作的,昨天得罪了你,今天特意派来跟你道歉,有什么问题吗?”

      那男人显然也不笨,很快反应过来,笑眯眯的看着沈司云:“误会误会,既然如此,道过歉那就没什么了,我们两家的合作继续,倒是浪费了沈总的时间?!?/p>

      沈司云点点头,和男人寒暄一番,这才带着叶兰亭走出了俱乐部。

      “愣着干嘛,还不回公司上班?”沈司云的话里透着满满的不耐,似乎和叶兰亭多说一句话自己都会折寿十年。

      “今天是爸爸的祭日?!币独纪さ纳粲行╃午?,带着一抹苦笑,只要是有关她的事沈司云的记性总是格外差。

      沈司云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反而是叶兰亭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生冷的开口道:“我已经提前跟人事部请了假,那沈总你继续玩,我就不打扰你的雅兴了?!?/p>

      ……

      安墓园,叶兰亭买了一束马蹄莲,白色的花瓣上沾着水珠,爸爸生前并不是很喜欢花,她就按照自己的喜好买了来。

      没想到走进墓园,却发现爸爸的墓前早已经伫立着一个身影。

      那女人一身黑装,头发用发簪高高束起,长相与叶兰亭有五六分相似。

      “妈,你也在?!币独纪ぐ鸦ǚ旁诎职值哪骨?,开口道。

    第四章 你爸爸?他早就死了

      女人点点头,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看叶兰亭的眼神也格外疏离,眼角浅浅的细纹是被岁月留下的痕迹:“你来了啊?!?/p>

      “嗯?!币独纪げ恢浪裁椿嵛收庋奈侍?,却还是回答道。

      “司云呢?怎么没有陪你一起来?”女人微微抬头,看着形单影只的叶兰亭,脸上这才有了一丝表情。

      “他公司有事情,来不了?!币独纪そ馐偷?。

      谁知徐念美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容:“他恐怕是觉得无颜面对你的父亲吧,要是你当初没有勾引他和他结婚,依依也不至于那么多年生死未卜?!?/p>

      话里话外几乎都是冷冷的嘲讽和责怪,让叶兰亭不由得心中一痛,这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啊,她可以不管别人怎么看她,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可居然连自己的母亲,事到如今还在觉得是她的错,是她逼走了叶依依,这要让她怎么接受?

      “妈,姐姐不是我逼走的,当初的事情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肯定是有人从其中动了手脚,否则不可能发生这一切!”

      她不觉得会是巧合,可她从来没有故意去做这一切,叶兰亭激动的解释起来,而她面前的徐念美却摇了摇头。

      “不是你逼走的?难道不是你抢走了她的未婚夫,害死了她的孩子,你说这一切有人从中作梗!如果不是你那这个人是谁,你告诉我??!”徐念美看着叶兰亭,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角的细纹都加深了许多。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叶兰亭看着墓碑上爸爸慈祥笑着的照片,心里蓦然一痛,眼眶酸涩:“妈,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呢?”

      “哼?!毙炷蠲览浜咭簧?,没有说话,可表情却没有丝毫松动,看向叶兰亭的眼神依旧是责怪的模样,她还是在怪自己逼走了叶依依。

      恐怕只有爸爸是真心相信自己的,可惜现在,他已经不在了。

      叶兰亭笑了,那笑容有些苦涩和刺眼,道:“妈,爸爸走了以后你就把所有的财产都悄悄转到了姐姐名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你别以为一切都能够隐瞒的天衣无缝,我已经不是当初天真的小孩子了?!?/p>

      徐念美愣了一下,看着叶兰亭的目光有些慌乱,却也很快镇定下来,理所当然的开口道:“你都已经嫁给了沈司云,沈司云在A市只手遮天,你在沈家要什么没有?从前抢了你姐姐的男朋友,如今家产你也要再来分一笔么?”

      沈司云对她的态度,除了冷漠只有厌恶,外人不知道,可是徐念美不可能不知道,她是故意的。

      面对外人的指责和误会,叶兰亭都能坦然面对,可面对徐念美,她就是觉得自己委屈。

      牙齿咬着鲜红的下唇,唇印泛白。

      “那是爸爸留下来的东西!”

      “那是我和你爸爸一起留下来的东西,我有权利处理!叶兰亭,你姐姐现在了无踪迹,我没想到你居然会那么自私!”徐念美生气的指责道,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做的哪里不对。

    第五章 一无所有的她

      叶兰亭苦笑起来,只觉得失望至极,面前这个自己叫“妈”的女人从来都没有把自己放在心里,把自己当成她的女儿。

      她的心里眼里从小到大都只有叶依依,可明明叶依依是收养来的孩子啊,她才是叶家亲生的骨肉??!

      叶兰亭吸了一口气,看着父亲冰冷的墓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觉得满满的委屈和难过:“你处理就好,要是什么时候姐姐回来了,记得通知我一声?!?/p>

      她只觉得脚下每一步都似乎都有千斤重,慢慢朝墓园外走去。

      她突然心灰意冷的发现,自从爸爸去世之后,她就已经没有家了。

      “叶小姐?!惫芗壹独纪せ乩?,赶紧迎上来提包,她嫁进沈家那么多年,沈司云始终吩咐下人叫她叶小姐,而不是沈太太。

      她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他们是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又何必互相要求那么多。

      反正爱情,亲情,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会得到这样的报应。

      心情差到了极点,叶兰亭懒得和下人多说,没有半点儿胃口,拒绝了吓人早已经准备好的晚饭,失魂落魄的提了酒到后花园里自酌自饮。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沈司云存在家里的上好红酒,她却越喝越苦,像是吃了黄莲似得,直直的苦到了心底,让她难受得直不起腰来,把头深深的埋在膝盖上。

      眼眶却干涩得流不出一滴眼泪,她就像是一个脆弱而又没有情绪的木偶娃娃。

      抬起头来,脑袋有些眩晕,可叶兰亭还是一眼就看到不远处有一抹熟悉的身影,从来他都是人群中的焦点,闪耀夺目得让人移不开眼,就那么站着,也能称之为是遗世而独立。

      也难怪,自己当初会喜欢上他,而且一喜欢,就是那么多年。

      沈司云冷冷的望着自己,嘴角有一丝不屑的冷笑。

      叶兰亭只装作看不见他的眼神,依旧笑着对沈司云摇了摇自己的酒杯,不染纤尘的大眼睛亮亮的,红唇轻启:“喝一杯吗?”

      “跟你喝酒?我怕折寿?!鄙蛩驹魄岷?,刀削般的侧脸上,是一抹讳莫如深的笑,眸光冰冷。

      刚才看到她抱着膝盖坐在这里,小小的身躯缩成一团,肩膀不停的颤动着,说实话,自己的确是起了一丝恻隐之心。

      不过那又如何,他可不会再被她纯良无害的外表给欺骗了。

      这女人,可没有她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叶兰亭听了沈司云的话,也不生气,笑得更欢了,抬起酒杯轻抿一口,这才开口道:“今天是爸爸的祭日,我刚刚才从墓园里回来?!?/p>

      沈司云没有说话,环抱着双手,继续挑眉等待着叶兰亭的下文。

      “我买了自己喜欢的马蹄莲,不知道爸爸会不会喜欢,只送给了他,可惜还没来得及跟他说说话?!币独纪ばγ忻械?,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可却怎么也看不出高兴的样子。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