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爱未眠:总裁,请温柔小说的主角是沈语然洛君年江蔓,是由网络作家霏霏云烟所编写,又

    发布时间:2019-03-08 09:04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沈语然洛君年江蔓小说

    爱未眠:总裁,请温柔全文阅读

      爱未眠:总裁,请温柔小说的主角是沈语然洛君年江蔓,是由网络作家霏霏云烟所编写,又名总裁昏情欲睡。全文讲述了一场本该完美落幕的婚礼,因为闺蜜的抢婚而演变成乌龙闹剧。一气之下,她拿过酒瓶砸本来成为她老公的男人,却不想砸错了吧,砸了老公的哥哥,还把人家砸昏迷了。
      眼睛对上他胸膛的那一瞬,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睡衣下的那副身躯颀长,挺拔,精壮,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胸肌饱满,小麦色的肌肤上像是抹了一层蜜。
      要不要这么诱人!
      可他都昏迷快两个月了,为什么肌肉还挺紧实?照理不是都该萎缩了嘛,这也太不科学了!
      镇定一点!
      她抿着嘴,暗暗的吸了一口气,屏住,伸手往他胸前探去,指尖碰到的一瞬,手指跟被电流击中似的弹开,她的心脏跳的好快,咬咬牙,她再次探过去,将整个手掌压在他的胸肌上。

    第1章 婚礼成噩梦

      风景如画的庄园内,正在举办一场盛大婚礼,台下坐满了宾客,而台上,牧师正以宽厚仁爱的声音问着新郎:“洛君年先生,你愿意娶江蔓小姐为妻吗?”

      手捧鲜花的江蔓满怀期待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然而,十秒过去了......二十秒过去了......三十秒过去了......

      她始终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她忍不住侧头去看站在她身旁的男人,只见他眉头紧锁,似乎陷入了某种艰难的抉择中。

      牧师见此,不得不又问了一遍:“洛君年先生,你愿意娶江蔓小姐为妻吗?”

      “他不愿意!”

      这声回答来自江蔓的身边,却不是出自于洛君年之口,而是伴娘沈语然的嘴里。

      江蔓错愕。

      只见沈语然从她面前走过去,跟洛君年站在一起,低头,摸着自已的肚子说:“我怀孕了,孩子是君年的!”

      江蔓大脑轰的一声炸开,便是一片空白。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她措手不及。

      “蔓蔓,如果我没有怀孕,我绝对不会破坏你们的,但这是洛家的骨肉??!”沈语然拉住江蔓的手,说的泫泪欲滴,百般无奈。

      江蔓僵硬的冷笑,讽刺:“你还真是为洛家的香火操碎了心哪?!?/p>

      “孩子他是无辜的!”

      “所以呢?你想我怎么样,把老公让给你?把婚礼让给你吗?把婚纱脱下来给你穿吗?”江蔓甩开她的手,一口恶气盘旋在她的胸口,现在的她连杀人的心都有。

      台下宾客席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洛家这边,坐在第一排中间的男人沉缓的站了起来,往台上走,他穿着宝蓝色的西装,身形高大,长相极为俊美,气质精贵,年轻的面容上透出一股与他年龄不符的老城,他是洛家的长子洛君墨,此时他的表情十分严肃,在事态发展的更严重之前去主持大局,阻止这场荒唐的闹剧继续下去。

      台上,沈语然柔柔弱弱的哭着:“江蔓你成全我们吧,我真的很爱君年?!?/p>

      她越哭江蔓心底的火就越大:“沈语然你抢我的男人,你还哭的我杀了你全家似的,真是我见过的贱人当中的一朵奇葩?!?/p>

      沈语然哭的更大声,好似受尽委屈,又被欺负的人是她似的。

      在旁一直没有表态洛君年,此刻许是也听的烦了,开口说:“你么都别吵了,江蔓你要骂要打冲我来,不要为难她了,我们的婚礼取消吧?!?/p>

      江蔓胸口一痛,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捶穿了,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他竟然在今天这样场合,当众给了她这么大一个难堪,当下,心如刀割的她愤怒的失去了理智,抄起身边装饰用的香槟,倾尽了所有的力气往他用力的脸上砸去。

      “啪”一声巨响,瓶身被打的粉碎。

      时间忽然停止。

      洛君年毫发无损站着。

      走上台前的洛君墨却躲避不及的被砸中了脑袋。

      手中举着碎的只剩下瓶口的江蔓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洛家大哥满脸都是血,琥珀色的香槟跟红色的血液混在一起从他那张俊美的容颜上趟落,他的表情,他的眼神,丝毫都没有改变,可人就那么直直的在她面前栽倒。

      血,溅满了她洁白的婚纱。

      江蔓倒退了一步,手里的“凶器”当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四周,惊呼声,尖叫声,哭喊声混乱成一团,像瞬间爆炸的火山。

      很多人冲上台,她的身体被推挤拉扯,无数熟悉的脸在她眼前掠夺,一切都仿似化为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她的婚礼也在混乱之后无疾而终。

      *

      深夜的医院内。

      洛家跟江家分别在两间休息室里。

      江蔓身上还穿着带血的婚纱,满脸木然的坐在椅子上,从刚才到现在,她都一言不发。

      洛君墨动了手术之后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人却还在昏迷之中。

      洛家老太太年事已高,受不起这个刺激,在路上就不行了,现在正在休息室里挂水。

      这洛君墨是洛家的继承人,年仅三十岁,掌管着洛氏集团,是洛家的主心骨,结果在弟弟的婚礼上被砸成了重伤,消息一出,下午洛氏的股票就大跌。

      真是祸不单行!

      江家这边也笼罩在愁云惨雾中。

      “蔓蔓,你这次真的闯了大祸了?!苯直匙攀肿呃醋呷?。

      “这洛家老大真的醒不过来可怎么办呀,会不会抓我们蔓蔓去坐牢?”邱珍神情凝重,心里很是着急。

      一直沉默不语的江蔓忽然起身:“我要去见洛家奶奶?!?/p>

      “你现在过去恐怕会被洛家的人乱棍打死?!苯蘅戳嗣妹靡谎?,天底下有那个女人会像她脾气这么火爆的,要不是因为这次事情起因错在洛君年身上,洛家也自知理亏,不然早就报警了。

      “打死不打死我都要去?!苯睦镏饕庖讯?。

      她不顾家人的拦阻,转身走了病房,江修起身跟上她。

      来到洛家的休息室前,江蔓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进去。

      里头的洛家人看到她,面色皆是一沉。

      洛君年站在最里头的角落里,见江蔓来了,快步的走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叫她:“蔓蔓”

      江蔓看都不看他,径直走到萧老太太面前,低下头,双手攥住婚纱,口吻坚定的说:“奶奶,我会对萧大哥负责的,从今天起,我会照顾他,直到他醒来为止?!?/p>

      她的声音不响,却正好让屋里的每个都听到。

      洛家人脸上的表情极为惊诧,洛君年更是震惊,哥哥江修也被妹妹的“豪言壮语”给吓坏了!

      萧老太太的目光威仪沉稳,她看着江蔓,口吻清淡的问:“那如果老大永远都醒不来呢?”

      “那我就照顾他一辈子!”江蔓想都不想就说。

      “话说出来可不能反悔的,你确定自己想清楚了?”

      “我绝会反悔!”江蔓的语气坚决如铁。

      老太太思忖了片刻,这孩子能够主动跑来要求承担责任,也算是还有点良心,变成这样,也不是她想的,轻叹了一口气,她点头:“好,既然你有这个心,那你从今天开始就照顾老大吧!”

    第2章 我乐意

      事情到这里,其余的人坐不住了,当中不乏有激烈反对,洛君年更是极力的反对,虽然他犯了错,伤了她,可是在他心里依然还是把她当做是他的女人,怎么能容忍她与自已大哥讲什么一辈子不一辈子。

      “都给我住口!”萧老太太一声分量十足的喝止,便压下了所有人的反弹。

      江蔓对老太太感激的躬身:“谢谢奶奶成全,我先出去了!”

      她没有看其他人,转身往外走。

      洛君年追出去,在走廊上拉住了她:“蔓蔓,你这是要惩罚我吗?如果是,请不要用这样的方式!”

      江蔓没有说话,望他的眼神犹如寒峭的坚冰。

      洛君年的口气软化,没头没尾的就开始解释:“我跟沈语然就一次,那晚我喝多了,她在你的办公室还穿着你的裙子,我以为是你,就跟她发生了关系,没想到只是一次,她就怀上了?!?/p>

      可纵然如此,江蔓眼底的冰却丝毫不化:“不管你们是怎么搞上的,我都没兴趣知道,洛君年,我们结束了,永远的结束了!”

      挣开他的手,她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尽管心里难受的似千百只蚂蚁在啃咬,可她不允许自已再对他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因为这个男人太脏!

      洛君年怅然所失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一拳捶在墙上。

      回到江家的休息室,江蔓把去洛家那边说的事跟家人讲了一遍。

      江家震惊!这完全就是先斩后奏!

      “不行,这绝对不行,你一姑娘家去照顾一个大男人,以后还怎么嫁人?!?/p>

      “若是那洛君墨一直醒不过来怎么办,你要陪他一直耗下去吗?”

      父母情绪激动,江蔓还是不动?。骸澳棠桃丫饬?,若是我现在反悔,恐怕真的要惹恼洛家了?!?/p>

      这么一说,江家顿时没了声音。

      江修出来打圆?。骸拔颐谴蠹乙脖鹛?,弄不好洛君墨明天就醒了,这既然是蔓蔓自已决定的,我们就要尊重她?!?/p>

      江家再没说什么,一来确实是惹不起洛家,二来,也犟不过江蔓。

      *

      到了天亮,疲惫不堪的两家人陆续回家了。

      不管怎么样,这都不是着急,或是不吃不睡就能解决的事。?

      江蔓没有走,她换了一件衣服,洗了一把脸,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外。

      或许是老太太的作用,在场的几个洛家人只是用冷眼看她,就走开去了,倒也没拿她怎么样。

      隔着玻璃窗,江蔓看到躺在里面男人,他像是睡着了一般,刀削斧凿的俊美的容颜如同栩栩如生的雕塑,印象中萧大哥总是很忙,她前前后后总共也就见过那么几次,但每次都觉得他是个非常高贵的男人,话不多,低调谦和,虽然温雅却也有点高冷,总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难以企及的感觉。

      真不知道他醒了以后会不会跟她算账。

      江蔓趴在窗户上,小声的道歉:“萧大哥,对不起,我没想会把你打成这样,不过你放心,我江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床上的男人没有丝毫反应。

      “哎”江蔓无力的将脑袋撞在玻璃上。

      她的后半辈子,弄不好都要跟这个睡美男在一起了。

      十天后,洛君墨转移到了普通病房。

      江蔓在医院照顾了一个月,洛君墨还是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

      开始的时候,医生每天要来病房四五次,慢慢的,变成每天一次,也都是例行检查。

      这段日子,洛家也发生巨大的动荡。洛君年暂代了洛君墨的位置,处理公司的事务,洛君墨跟洛君年是同父异母,洛君墨是正牌夫人生的,洛君年是二夫人生的。长期以来,两位夫人都是明争暗斗,在丈夫死后就斗的尤为激烈。虽然洛君墨跟洛君年兄弟之间的感情还不错,但对继承人的位置都还是抱有野心的。原来在洛家,大夫人的凭借着洛君墨是长子跟自已是原配的地位,向来是一支独大,在洛家的地位仅次于老太太,儿子当了继承人之后,地位更是无人撼动。如今洛君墨昏迷不醒,让洛君年顺势掌了权,局势也大不同了,下面纷纷见风使舵的朝二夫人靠拢。

      谁知道洛君墨什么时候醒呢,就算醒了,他继承人的位置恐怕也易主了。

      江蔓并不知道自已惹出的祸造成了的这些后果。

      每隔一天,洛君年就回来一趟,偶尔,沈语然也会一起来。

      两人一边对愧疚一边秀恩爱的模样,让江蔓恶心的不已。

      晚上,他们又来了。

      江蔓正在给洛君墨擦脸。

      看着她专心致志照顾他大哥的模样,洛君年心头不由泛酸:“江蔓,医院有特别看护,你不用每天守着我大哥?!?/p>

      “我乐意!”江蔓凉凉的吐了一句。

      沈语然扯了扯洛君年的衣袖:“你让蔓蔓照顾大哥吧,那样她心里也会好受点的?!?/p>

      江蔓每次听到她故作乖巧,白莲花似的口气,心里就一团火,他妈的她是因为谁才闯下这弥天大祸的?要不是他们这对恬不知耻的狗男女在婚礼上刺激她,她会气到失去理智?

      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她用手指沾湿了水,去抹洛君墨的嘴唇,那么好看的薄唇,开裂了可不好看。

      洛君年看了目光又是一阵收紧。

      沈语然把洛君年的反应看在眼里,她走到江蔓身边,从包里拿出一张纸,笑着递给她看:“蔓蔓,我今天去做B超了,你看,这就是我跟君年的宝宝?!?/p>

      江蔓利落的抽过那张纸,撕成碎片,撒到她脸上,肃冷的吐了一个字:“滚!”

      她不想跟她装模作样,说多了都嘴巴痛。

      “我的B超单!”沈语然弯腰去捡,眼泪啪嗒啪嗒的直掉:“江蔓,你说过的,以后等我们有了孩子,要分享彼此的喜悦,我一心想要讨好你,可是你实在是太多分了,孩子有什么错?!?/p>

      “好了,别哭了!”洛君年过去扶起她,沈语然顺势就倒在他的怀里,哭的更伤心:“我们宝宝的照片没了,没了,呜~~~~~”

      江蔓额头的青筋直跳。

      尼玛的!

      她忍无可忍的将手里的水杯重重的往床头柜上一放,转头看他们:“两位,麻烦你们行不行好,别矫情,别恶心我了,早上吃的都要吐了,哪怕不考虑我,也得考虑考虑萧大哥的感受吧,你们这么污染他的耳朵,真的好吗?”

      洛君年的面色一阵铁青发白。

    第3章 为什么思想就不能纯洁一点呢

      “我们走!”他深深的看了江蔓一眼,扶着沈语然走出病房。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江蔓坐在那里,想起跟洛君年也有过的那些美好时光,鼻子不由的发酸,似有一双手不断地揉捏着她的心脏,一会收紧,一会放开,一会碾碎。

      转过身,她故作坚强的拿起杯子,靠回洛君墨的脸颊边继续给他润唇,心里头还是难以挥去那缠绕不散难过心情:“洛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很凶又很没用,不管我怎么牙尖嘴利,张牙舞爪,赢的人还是沈语然,幸福的还是她,而我,什么都没有”

      蓦然的,一滴眼泪落在洛君墨的俊脸上。

      江蔓察觉了忙伸手给他擦掉:“洛大哥,我真是太丢脸了!”。

      在他脸上又摸又揉了半天,他还是安然不动的模样,她知道,他听不到也感觉不动,内心无比挫败,她一头扎在他的肩头,搂住他的脖子:“洛大哥,同是天涯倒霉鬼,借你的肩膀靠一靠,你不介意吧!”

      他的身体很温暖,肌肤上有淡淡的男人香气,感觉还算不错。

      病房里寂静无声,而洛君墨的眼珠子似乎是动了一下。

      夏天火辣辣的来了,可惜洛君墨的记忆还停留在春天。

      江蔓在医院呆的都快长蘑菇了,每天对着洛君墨那张脸,抬头是他,低头也是他,用她的话说,要不是长的帅,耐看,早就神经分裂了。

      早上医生来了之后,婉转的跟她说可以回家休养。

      是啊,躺在医院的床上跟在躺在家里的床上确实没什么分别。

      医生走后,江蔓打电话给萧老太太,转达了医生的话。

      第二天下午,洛家就把洛君墨接回了家,江蔓自然也跟着去了洛家,她的人生已经跟洛君墨绑定了,他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洛君墨的房间在二楼的正中间,刚接回来,房间里站满了人,洛君墨的母亲戴香芝坐在床边,抚摸着儿子的脸颊,眼里含着泪,强忍着心中的悲痛。

      这她身后,站着洛君年跟他母亲魏安华。

      江蔓在更衣室里整理出一个柜子,放置自已的东西。

      她是自动请愿的,也是老太太准许的,洛家人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大多时候当她空气,谁让她是砸人“凶手”呢,能够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若不是沈语然横刀夺爱,她现在已经是洛家的二少奶奶了。

      哎,人生真是很难测。

      放好了自已的东西,她出了更衣室,房间里的三三二二的人都走光了,洛君年还在,他的眼睛望过来,那即深沉又无奈的目光再次将她笼罩。

      “蔓蔓,以后就要麻烦你好好照顾君墨了?!蔽喊不锲浊械奈樟宋战氖?,笑的格外和蔼。

      江蔓看不懂。

      照理这本来要成为她婆婆的人,就算不为难她也应该有些避讳,怎么反而对她更好了似的?

      戴香芝在那边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

      洛君年跟魏安华出了房间,江蔓看着坐在床头的大夫人,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阿姨,你不要伤心了?!?/p>

      掌风凌厉的忽然扫来,江蔓条件反射躲开,她自小就跟着哥哥学习跆拳道,若是攻击她,身体就会下意识的做出反应。

      戴香芝打了一个空,自然是更气:“你把儿子害成这样,你还脸躲开?!?/p>

      “阿姨,你冷静点?!苯骄倨鹗?,生怕她又扑过来。

      “我警告你最好别跟魏安华走的太近,我儿子要是再有个三长二短,江蔓我要你陪葬?!贝飨阒グ醋判乜?,气绝的走出房间。

      江蔓脑子一团乱,她对洛家尔虞我诈认识的还不深,自然是不明白戴香芝的话。

      门外,敲起了两声敲门声,管家站在门外:“戚小姐,老太太让你上去一趟?!?/p>

      “哦,好?!苯⒓锤殴芗疑下?。

      进了见了老太太,她老人家正坐在太师椅上。

      “奶奶,你找我?”

      “嗯,”老太太轻点了下头,喝了一口茶,淡淡的开了口:“医院里有特护帮着你,家里头可都要靠你自已了,给君墨擦身按摩这些事都要你来做了?!?/p>

      “擦...擦身?”江蔓想到洛君墨脱光光的样子,脸不由红了:“奶奶,萧大哥他是个男人,之前的特护也是个男的,而我是个女人,这事我来做,恐怕不好吧?!?/p>

      老太太笑笑:“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既然要对我孙子负责到底,这事你是跑不了的,别怕,一回生两回熟嘛,习惯了就好?!?/p>

      “......”这种事情怎么习惯啊啊啊??!

      江蔓在心里崩溃的哀嚎,嘴上委婉的说:“可,可我怕洛大哥以后醒来要是知道了会不高兴!”

      “我孙子不是那么小气的人?!?/p>

      “万一他不想呢?”

      “他醒了要是敢生气,我就让他娶你!”

      江蔓嘴角微抽,她还能说什么呢!

      “那好吧?!彼沧磐菲ご鹩?。

      “这天很热了,我孙子他很爱干净,你要天天给他擦身子,还要很仔细,马马虎虎的可不行!”

      擦身!还要天天擦!还要仔细的擦!江蔓不知道自已的鼻血到时够不够用。

      从老太太房间出来,江蔓整个人都颓了,当初说要照顾他,可没去细想任务如此“艰巨”。

      回到楼下,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眼睛不由自主的将床上的男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想到等会晚上要扒光他的衣服,将他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摸一遍,再去看他的脸,她的脸颊开始发烫,心跳加速,连呼吸急促了。

      光是想象她就这样了,实际操作的时候,她岂不是要戴氧气罩。

      真是要疯狂了!

      江蔓抓了抓头发,眼睛又回瞄到洛君墨的脸上,心想着,要不先撩开被子看一看,然后试着摸一摸,先习惯起来。

      盯着那张连月来每天都看到的俊美面容足足看了五分钟,看着看着,她的脸莫名的又红了。

      天哪,为什么她的思想就不能纯洁一点呢!

      人家小天使都不穿衣服,光屁股还对你笑嘻嘻的,你也不会产生半分邪念不是,就把他当成是小天使就好啦。

      江蔓给自已洗完了脑,一鼓作气的掀掉他的被子,扒开他的衣襟,这架势,哪是对待小天使,完全就是日本人进村去猥亵花姑娘。

    第4章 好别扭

      眼睛对上他胸膛的那一瞬,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睡衣下的那副身躯颀长,挺拔,精壮,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胸肌饱满,小麦色的肌肤上像是抹了一层蜜。

      要不要这么诱人!

      可他都昏迷快两个月了,为什么肌肉还挺紧实?照理不是都该萎缩了嘛,这也太不科学了!

      镇定一点!

      她抿着嘴,暗暗的吸了一口气,屏住,伸手往他胸前探去,指尖碰到的一瞬,手指跟被电流击中似的弹开,她的心脏跳的好快,咬咬牙,她再次探过去,将整个手掌压在他的胸肌上。

      温暖光滑并且坚硬,如同摸了一块加温的大理石。

      大概过了两分钟,江蔓似乎意识到自已摸了太久了,这才把手收回。

      “洛大哥,我绝对不是什么色女人,怪只怪你长着太引人犯罪了?!蔽砸训男形票缤?,她快速的替他穿好衣服,盖上被子,动作迅速的好像在毁灭作案痕迹。

      躺在那里的洛君墨嘴角恍若有笑。

      *

      晚餐时间,管家上来叫她。

      江蔓跟他下去,这不是她第一次来洛家吃饭,却是第一次用这么奇特的身份坐在洛家的餐厅里。

      全程她都是默默的。

      其他人也不跟她说话。

      洛君年的眼神偶尔落到她的身上,用餐到一半的时候,他开口对老太太说:“奶奶,让江蔓跟大哥睡一个房间是不是不太妥当,这毕竟男女有别!”

      他说着,一桌的人不禁陆续停下筷子,却没有人开口说话。

      老太太目光淡凉的看向他:“你大哥都那样了,还能做什么?”

      “虽说是不会有什么,可我总觉得会对江蔓的名声造成影响?!甭寰旰芸凸鄣某率?,眼睛往江蔓那里望了一眼。

      老太太也跟着看向江蔓:“蔓蔓,你是怎么想的?”

      江蔓放下筷子,平静如常的说:“如果我不跟萧大哥一个房间,万一他那天夜里苏醒过来,身边没人可怎么办,所以,还是睡着一个房间吧,我不介意?!?/p>

      “江蔓!这不是在跟我赌气!”洛君年眉头紧锁。

      “我想说,你是自我感觉太好了,我这么做,是为了自已?!苯旖歉∑鹨荒ㄈ粲兴莆薜募バ?,说完,低头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洛君年一时竟是哑口无言。

      老太太收回目光:“即是江蔓自已也没有意见,那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p>

      “奶奶”洛君年仍旧希望能扭转。

      “好了,不要说了,”老太太语气里透出薄怒:“老二你跟江蔓也算是翻篇了,你还是把重心放在别处,想想怎么处理那个女人吧?!?/p>

      一旁的魏安华端着笑脸,措辞谨慎的插话进来:“妈,那女人怀着君年的孩子,不管怎么说也是洛家的血脉,我们可以不承认那个女人,但我们不能不要那孩子,您觉得呢?”

      老太太陷入深思,并未立刻给出答案。

      “也不能那么急着下定论,据我所知这沈语然之前是有过男朋友的,肚子里的孩是不是君年的,可还真的不好说?!贝飨阒テㄉ裣械挠挠耐铝思妇?。

      魏安华的表情起了轻微的变化,脸上保持着笑意,眼底却露出锋芒,:“姐姐,你这话我有点不太认同,这怀孕五个月就能够羊水穿刺,若不是我们君年的骨肉,她敢胡说八道嘛?!?/p>

      “我也是提醒一句,别到时给别人养孩子才好?!贝飨阒ド袂楦呃?,言语间有凌厉之色。

      她的情绪近月来都处于不稳定中,儿子昏迷,地位被夺,这让一向都心高气傲的她如何忍受。

      江蔓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站起来:“我吃好了,大家慢慢吃?!?/p>

      她往后推开椅子,往外走去。

      关于那对狗男女的未来她不想听。

      *

      晚上八点多,江蔓盘着腿,窝在沙发上看书打发时间。

      门外有敲门声传来,出去开门,是管家站在外面,有里还拿着一个脸盆。

      “老太太说了,每天晚上八点至十点都要给大少爷擦身子,这脸盘是给你接水用的,拿去吧?!?/p>

      “哦!”江蔓接过脸盆,她本想避过了今夜再说,没想到,还是避不了。

      “江小姐,那我走了,少爷换洗的衣服我明天早上过来拿!”管家客气的说完,转身离开。

      江蔓僵住。

      明早来拿换洗衣服的意思是她今天必须把洛君墨的衣服脱下来才行。

      真是太狡猾了。

      这样一来,她连丝毫逃避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锁上房门,江蔓拿着脸盘走到洛君墨面前:“哎,洛大哥,看来你注定要被我看光光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的?!?/p>

      跟他沟通完,她拿着脸盘去卫生间接水,从架子上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等水放满了,她端着走回房间,放在地毯上。

      然后,她爬到床上,开始给他宽衣解带。

      她先是掀开了薄被,抽开他系在腰间的带子,把睡袍脱下来放在一边,再之后,他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她的手从各个角度下去,试着好几次,都要最后关头把手给缩了回来。

      她实在是克制不了心理障碍。

      算了,先给他擦上半身再说。

      她下床打湿了毛巾,爬上床,给他从脖子开始慢慢的擦,她擦的很卖力,手擦到哪里眼睛就跟到哪里。

      也不知是不是她太心虚,她总觉得他会忽然张开眼睛。

      上身擦好了,还是要攻克难题的。

      她手里拿着毛巾,盘着腿坐在床上,盯着他腰际以下,万分的苦恼,一边还自言自语:“有什么呢,他又不知道,看了也就看了,摸了也就摸了?!?/p>

      她的话说完了,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洛君墨那张俊美的脸似乎有点泛红。

      江蔓鼓起了勇气,她跪了起来,动手慢慢的褪下来。

      为了防止自已等会乱叫,她咬住了嘴唇,可是等到眼睛真是看到的时候,她还是震惊的尖叫了起来:“啊~~~~”

      她松开手,往后退,结果退的太急,一屁股摔下了床,摔到脸盘里,痛的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背对着他从地上爬起来,她的裙子下摆全湿透了,滴滴答答的往下趟水,房间里也弄的一塌糊涂。

      想想自已把事情做的一团糟,骨子里就女汉子的她火了,给活雕塑擦个身而已,尼玛的有什么好扭扭捏捏,惊慌失措的。

      当下,她脱了自已的湿衣服,拿着脸盘又去浴室接来了热水,洗了洗毛巾,上床,一把扯掉,闭上眼睛给他擦。

    第5章 偷袭

      可渐渐的,她感觉有点怪怪的,他似乎......似乎......

      她的脸蓦然一红,昏迷的人还会有感觉吗?

      江蔓心里很疑惑,很迷茫,同时也很紧张,手心越来越烫,脸也越来越烫,呼出也越来越不通畅了,最后她感觉差不多行了,急忙下床,逃进更衣室。

      身侧的落地镜子里,她的脸异常的绯红。

      平静了一下,她去自已的柜子前找了件衣服穿上,又去他的柜子里拿了干净的衣服,总不能这么放任着吧。

      走出去,房间里一切都还维持着原样。

      洛君墨也还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江蔓尽量不去往不该细看的地方瞄,再次爬上床,最后一步了,把干净的衣服给他套上就OK了。

      正在她费力搬动他强壮的臂膀,把袖子往里塞的时候,他的手臂莫名的变重了,她整个猝不及防的被带了下去,嘴唇一阵绵软的感觉,她的双眼对上了一双漆黑而幽深的眸。

      江蔓惊的神智一阵涣散,她忙撑着他的胸口爬起来,再看,洛君墨的眼睛闭的好好的,面容也还是很平静,跟往常无异。

      难道刚才是她的幻觉。

      “洛大哥?”她不确定的叫了一声,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

      他没有动!

      江蔓松懈下来,果然是幻觉,一定是她太紧张了!

      摸了摸自已嘴唇,上面还有柔软温热的触感,她的眼神准确无误的对准洛君墨那又薄又润的嘴唇,所以说,她一不小心把他给强吻了?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忽然觉得自已快把他的便宜给占光了。

      坐着休息了一下,她继续给他穿衣服。

      给他穿内裤的时候,她的眼睛直视着天花板,可惜,触觉引发的联想也是很惊人的。

      全部弄好之后,她累的瘫在沙发上。

      如果每天都要这样子给他擦身,她一定会疯掉的,不,会彻底疯掉。

      夜深了。

      她去浴室洗了一个澡,调暗了灯光,抱着毯子在沙发上深深的睡去。

      凌晨时分,江蔓起来上卫生间,回到房间的时候,感觉有风吹到她的脸上,这种风不像是空调的那种风,而是带着露水清新气息的夜风,很原始很纯净。

      她揉了揉眼睛,往落地窗的方向走去,发觉连接阳台的那扇门没有关。

      咦,这门一直开着吗?

      记得昨天傍晚的时候她已经关上了??!

      难道是她记错了?

      接二连三的怪事让她后背一阵的阴寒,她急忙回到沙发上,钻进毯子里。

      *

      早晨。

      江蔓起床,伸了一个懒腰,脑袋转向床的方向:“洛大哥早上好!”

      习惯了没人回应,她撩开毯子下床,打着哈欠走去卫生间。

      一会,管家果真来拿衣服了。

      “昨晚还顺利吧!”管家笑容和蔼的问。

      “老实跟你说吧大叔,不太顺利,洛大哥很重,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搬动他,你能不能跟奶奶说说,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找个男人来完成呢?”江蔓的个性向来率直,管家问了,她就老实说了。

      管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没事,慢慢来,总会顺手的?!?/p>

      江蔓无语,好吧,当她没说!

      白天,她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在洛家一切都好,电话里,母亲一直唉声叹气的,江蔓自已也知道,这照顾根本就没个头,为了照顾洛君墨,她甚至连热爱的工作都舍弃了,原本她在导演这条路上走的很顺利,如今说停就停了,不过她并不埋怨谁,因为话是她自已说出口的,所以她绝对不会半途逃脱,无论洛君墨要多久才会醒,她都会遵守承诺,照顾他到醒来为止。

      一天的时间在无聊中也过的很快,晚上,江家的人全部去参加晚宴了,她独自吃过晚饭,看时间还很早,就去江家园林式的花园里散步,夏天格外的舒服跟惬意。

      散步散了大概半个小时,她往回走,正要上楼,管家匆匆的走过来说:“戚小姐,现在才7点,不如去影音室看一部电影吧,每天照顾大少爷你也很累,去放松放松?!?/p>

      没想到还有人关心她,江蔓挺开心的:“好啊,影音室在哪里?”

      “上了二楼,左手直走到底就是了?!?/p>

      “知道了!”江蔓步伐轻快的上楼。

      右手边是卧室区,而左手边都是娱乐的区域,江蔓顺利的找到了影音室,只是看了不到十分钟,她就感觉小腹一阵的疼痛,莫非是大姨妈来了?

      连屏幕都忘记关,她就着往房间赶。

      正要推开房门的时候,身后忽然伸来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拖入隔壁的书房。

      “唔”江蔓极度的惊恐,奋力挣扎,可还是被拖入了书房。

      门在她眼前合上,将光明吞噬。

      里头一点光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她没有空去细想,手肘向后顶,绊住他的脚,想要给他狠狠的一记过肩摔,哪知,她的手肘刚顶出去,就被他的手掌给抵住了,反扭住她的手臂摁在背上。

      江蔓自是不会就这样投降了,拼命的绊他的脚,可任凭她怎么使劲,那人都像一座巍然不动的泰山。

      男人与女人在力量上的悬殊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们的身体贴的紧紧的,沿着彼此的曲线,严丝合缝,江蔓能感受到他坚硬的胸膛,强壮的臂膀,还有那高大的身躯。

      耳边拂来温热的气息,如大提琴般浑厚低醇的嗓音悠悠的响起:“在我怀里扭来扭去的,把我惹了一身的火,若是再乱动,我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来?!?/p>

      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挑逗,似是再与她缠绵。

      江蔓恼羞极了,又是一阵顽抗。

      一个硬物抵在她的腰间。

      江蔓瞬间僵住不动。

      他......他还有枪?

      可是不对啊,他一手捂着她的嘴巴,一手扭着她的手臂,他还哪来的手拿枪?

      思绪一转,她似乎又意识了什么,原本就被捂着通红的血,此时更是红的能涨出血来。

      色狼?。?!

      温热的气息再一次靠近她的耳畔:“张牙舞爪的小猫咪,如果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明白吗?”他在她发丝上亲了一下:“懂了,就点点头?!?/p>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