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2019-09-10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简历 2019-09-10
  • 兰帕德看了会流泪!博格巴绝境救主 门线技术立功 2019-09-10
  • 栗战书主持召开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委员长会议 决定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6月19日至22日举行 2019-09-06
  • 触电人身伤害案件压降安全大检查专项整治行动启动 2019-08-29
  • 忠实履行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职责使命  不断提升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2019-08-28
  •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是何方显贵之物? 2019-08-21
  • 葫芦岛市:以服务为导向 从管理到治理 2019-08-21
  • 伊朗终结亚洲球队16场不胜 力压西葡小组第一 2019-08-19
  • 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微商纳入经营者范围,个人二手转让不算 2019-08-15
  • 机器人也能拥有“情商”?这个可以有 2019-08-14
  •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08-05
  • 讲政德如何落到实处(专家观点) 2019-08-05
  • 牢记嘱托 让重庆各项工作迈上新台阶重庆各界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2019-08-04
  • 【专题】2018高考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2019-08-04
  • 安徽体彩十一官网选五:(独家)随安若唐慕景小说-诱妻入怀:高冷总裁晚上好免费阅读by朝歌纭楚

    发布时间:2019-03-08 08:39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随安若唐慕景小说

    诱妻入怀:高冷总裁晚上好全文阅读

      诱妻入怀:高冷总裁晚上好是由作者朝歌纭楚所编写,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随安若唐慕景?;槔裣殖?,他带着奶包突然出现,“我不同意这场婚礼!”小奶包仰脸看她,“你是我妈妈呀!”随安若猛地退后一步,她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一个儿子了?“不管你能不能想的起来,你终究是我的女人!”婚礼遭遇破坏,她陡然从单身女性升级成妈妈,外加附送极品老公一枚,从此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安若,你没事吧?”沈向辰关上门,有些担忧的握住随安若的手,心疼道,“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br />   “我没事,你不用自责?!惫戳斯床园椎淖旖?,随安若皱眉道,“婚礼的后续怎么办了?那些宾客呢?”
      提起婚礼,随安若又忍不住的想起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他刚才照顾自己的时候是那么的细心,那么的温柔,那么的饱含宠溺。
      那一刻,随安若感觉自己就像是男人手中的珍宝一样,被他含着,生怕碎了一般。

    第1章 你是谁

      铛!

      响亮的钟声仿佛从遥远的苍穹而来,悠远而肃穆,回荡在富丽典雅的教堂之中,格外震人心魂。

      随着教堂的钟声,白鸽飞舞,一缕缕阳光从窗棂射入,照射在女人洁白的婚纱上,为本就庄重的这一刻又增添了不少严肃的气氛。

      整个教堂内都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注视着眼前的这对新人。

      "今天我们聚集在上帝的面前,是为了沈向辰先生和随安若小姐这对新人神圣的婚礼,这是上帝从创世起留下的宝贵财富,因此,请大家带着虔诚的心见证这两位的结合。"

      牧师捧着圣经,转头看向帅气温和的沈向辰,道:"新郎,你愿意娶随安若小姐为妻吗?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身体健康还是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一生一世爱护她吗?"

      "是的,我愿意。"目光深情的看了她一眼,沈向辰语气坚定。

      牧师点点头,这才将目光转向随安若,"新娘,你愿意嫁给沈向辰先生为妻吗?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身体健康还是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永远不离不弃吗?"

      "我……"

      看着男人期待的目光,身着纯白婚纱的随安若眨了眨清澈水眸,一行清泪不知怎么的就顺着眼尾流了下来,她默默的点点头,"我愿意。"

      这三个字,说的她心头乱颤,心脏好似被三把利刃给狠狠扎了三下,鲜血淋漓的。

      随安若不明所以,她嫁给的明明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可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隐隐透着一股不对劲,却偏偏说不上来……

      "那好,如果在座没有人反对这对新人的结合,那我就要在主耶稣基督的面前,正式宣布他们成为夫妻,有人反对吗?"

      时间缓缓过去,整个教堂很是寂静,牧师宣布道,"那我就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郑重宣布,沈向辰先生和随安若小姐成为……"

      "我反对!"

      男人的声音低沉凛冽,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带着说不尽的极大分量,听在耳中,让人的心也忍不住浮动起来。

      门由外推开,进来一抹高大健硕的身影,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透着一股神秘莫测。

      一个浑身散发着寒凉气息的男人背光而站,他穿着国际知名品牌HugoBoss的西服,剪裁合理的衣服衬托他整个人都十分的尊贵不凡。

      他有着一张上帝精雕细琢过,仿若神邸般的面孔。直挺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嘴唇。

      浓黑的寒眉下是那双看似平静,却暗藏着凛冽寒光的鹰眸。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却带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所有人都一脸惊诧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纷纷暗想,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来搅乱婚礼。

      随安若本能的转头看去,却迎上一道幽深不见底的目光,那样暗沉晦涩又冰冷的目光,仿佛只看一眼,就能让人沉迷的不能自拔。

      眼底闪过一抹亮光,随安若暗暗赞叹,好帅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在这个颜值就是一切的社会,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可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出来搅乱婚礼呢?

      他说他反对,明明自己并不认识他……

      就在这时,从男人身后跳出来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睁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环视一圈,直接迈着小短腿跑到台上。

      不由分说的就一把抱住随安若的大腿,奶声奶气的吐出两个让众人风中凌乱的字,"妈妈。"

      咚!

      随安若的大脑瞬间当机,低下头,呆愣道,"你……叫我什么?"

      她是不是出现幻听了?听错了?

      "妈妈。"

      小男孩又重复了一遍,仰头对随安若甜甜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妈妈,你是我妈妈呀!"

      "我……"

      眸色一震,随安若猛地退后一步,她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一个儿子了?这……怎么可能?

      但是,当随安若看到小男孩那双闪着泪花的明亮眸子,顿时又忍不住软下心来。

      她蹲下身子,轻轻抱起小男孩,柔声安慰道,"小朋友,不要哭,姐姐没有生你的气哦!姐姐这里有糖果,给你吃好不好?"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孩为什么会叫自己妈妈,但是随安若并不讨厌这个可爱的孩子。

      反而打心眼里,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就连她自己都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总之,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很温暖……

      "他叫的没错,你就是他的妈妈。"唐慕景的话,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他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向高台,每一步都仿佛走在随安若的心尖上。

      漆黑如墨的瞳眸从始至终只有高台上的女人和孩子,对别人的议论和眼光彻底无视。

      仿佛,除了随安若和小男孩,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到他的世界。

      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才发现,她美得真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清澈的眼瞳,优美的红唇好似嫣红的玫瑰花瓣,让人好想去采摘。

      随安若怔愣的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男人,心脏没来由的一顿狂跳。

      他的眸子深邃沉冷宛若古井,倒映着自己有些苍白的面孔,在那里,随安若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炙热,一丝爱意,还有说不尽的纠缠痛楚。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无息无声中暧昧不明……

      "你……"

      沈向辰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气恼的冷声质问,"你为什么来阻止婚礼?"

      唐慕景冷眸微抬,轻轻一眼,却带着令人心颤的压迫力,沈向辰顿时语气一顿,想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唐慕景淡淡的收回目光,凝视着身穿白色婚纱的女人,薄唇轻启,"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我?"

      随安若眨了眨清澈的眸子,不明所以,"我为什么要和你走?你到底是谁?"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她跟他走?还有这个小男孩又是谁,又为什么要叫自己妈妈?

      太多太多的疑问,让随安若发懵,她想,自己必须要问个清楚明白才行。

      修长的手指轻轻摸着她的长发,唐慕景眸底是一片晦暗不明,"安然,你真不记得我们的过去了么……"

    第2章 危险男人

      婚礼现场的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有些傻眼。

      “安然?”

      随安若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面前的男人,不惑的问道,“先生可能找错人了,我叫随安若,不叫什么安然?!?/p>

      听到这话,男人原本勾笑的嘴角慢慢的拉成了一条直线。

      那双深邃如夜的黑眸也随之变得深沉起来,里面,有惊诧,有痛苦、愤怒和无奈不断的交织着。

      但更多的是随安若看不懂猜不透的复杂之色。

      “喂!”

      沈向辰一把拦在随安若面前,怒声质问,“你到底是谁?”

      随安若也看向男人,好奇不已这个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奇怪的对她说这些话?

      男人瞳眸微眯,薄唇轻启,“唐慕景?!?/p>

      “嘶!”

      全场哗然,唐慕景是谁,整个A市,甚至整个世界,恐怕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

      TS总裁,全球屈指可数的风险投资公司龙头企业,他是商界的传奇,最具价值的福布斯前十的人物。

      享誉全球的富豪榜首,唯一的一点,就是这个人的神龙见尾不见首的神秘。

      外界传言他冷酷,俊美,是众多女人的梦中情人,可是他却性格另类的从不接受杂志社和媒体的采访,所以一直到TS企业领军全球的今天,也没有人知道这位TS总裁的真正面目。

      而现在,这位神秘人物,竟然就站在他们的面前。

      堂堂TS总裁,竟然来扰乱婚礼现场,而且还直言要新娘和他走。

      这不得不让人猜测,随安若和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无数探究的眼神好似聚光灯一样落在随安若的身上,仿佛要将随安若彻底的看穿一样。

      随安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波澜不惊,其实心里早已乱成一团了。

      她找的工作就是AR宣传推广部的策划…这样说来,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的总裁?

      他口中的安然是谁?

      而且他的眼神,他说话的语气,都莫名的让随安若感到不安,好像,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不同寻?!?/p>

      沈向辰脸色微微难堪,他爱了安若三年,好不容易他们可以结婚,正式成为夫妻了,可又突然出现了这个男人来捣乱。

      不,他和安若好不容易到了今天,绝对不可以在最后关头出现问题,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想到这儿,沈向辰立刻冷喝道,“保安?!?/p>

      “是,沈先生?!?/p>

      眼看着保安冲进来,唐慕景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只是那双墨色的瞳眸,总算有了一丝温暖,“想起来了吗?安然?!?/p>

      看着男人那熟悉又陌生的神色,随安若浑身一怔,心脏毫无防备的被什么给刺了一下。

      眼底闪过一抹波澜,随安若在心底无数遍猜测,她和他口中的“安然”到底是什么关系。

      沈向辰见随安若竟然因为对方的一句话而变了脸色,心头怒火更甚了,他指着呆愣的保安,怒声道,“都愣着干什么,没看到这两个惹事的人吗?还不把人给我请出去!”

      唐慕景没有说话,但浑身所散发的寒气却震慑人心,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却带给人无限的压迫感,但当他看向穿着婚纱的女人时,目光就会秒变温柔。

      好像,在他独一无二的温柔只有那个女人才配拥有。

      “这……”

      几个保安见唐慕景浑身冰冷的站在原地,愣是不敢上前,但沈向辰的话他们又不得不听。

      其中一名保安为了让婚礼继续进行,直接去抢随安若怀里的小孩。

      随安若猝不及防,眼看着孩子被强行抢走,脸色骤然间惨白一片,仿佛遭到了雷击,脑子里有些零星碎片一闪而过,快的让她抓不住。

      这一幕一样的场景,好像曾经在什么地方发生过。那种心痛惶恐,仿佛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被抢走了一样。

      “呜呜,妈妈,我要妈妈?!?/p>

      孩子的哭声传进耳畔,随安若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她一把抱住小男孩,冷声道,“放手!放开孩子!”

      此刻的随安若什么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要把这个孩子抢回来,绝对不能让别人抢走。

      保安看了眼沈向辰,得到对方的首肯后,猛地一把甩开随安若。

      随安若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砰的一声倒在了高台上,头磕到上面的水晶柱,瞬时,鲜红的血液缓缓流淌了出来。

      鲜血染在洁白的婚纱上,好似寒冬腊月中雪地上开放的朵朵红梅,刺人眼眸。

      这突然的一幕让整个教堂都彻底的安静了,小男孩趁机一口咬在保安的手臂上,挣脱下来就跑到女人身旁,大哭起来,“妈妈,妈妈你醒醒,妈妈你醒醒?!?/p>

      小小的人儿,哭的伤心极了,整个教堂都回荡着他的哭声,让人心底莫名的难受。

      唐慕景也被这突然的一幕震慑住了,反应过来就立刻跑过去抱起浑身是血的女人,看着她那紧闭的双眼,惨白的脸色,唐慕景嗓音沙哑,“安然,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p>

      “站??!”

      沈向辰上前拦住,冷声道,“安若是我的妻子,你要把她带到哪去?”

      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过分了,搅乱了他的婚礼不说,还让安若受了伤,现在竟然还要带着安若走,他怎么能允许?

      “让开!”仅两个字,却带着强大的气场,令人无法抗拒。

      唐慕景抬起头来,冰沉的眸子犹如万年寒冰般凌厉魄人,凶狠阴戾,仿佛对方再多说一句话,那眼中的冷光就会化为利刃,瞬间将他割喉断命。

      沈向辰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脸色惨白的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个男人,好强大的气场,他不用说什么话,只用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承受不住。

      “爸爸,快救妈妈?!?/p>

      小男孩的话拉回了唐慕景的思绪,他点点头,深深凝视了眼怀里的女人,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教堂,高大的背影,尽显冷傲不凡。

      沈向辰紧握着拳头,暗暗咬牙,这是个很危险的男人,不知道,他会把安若带到哪里去……

    第3章 受伤

      白色的窗帘随风飘荡,消毒水刺人鼻息,躺在床上的女人睫毛轻颤,慢幽幽的睁开了那双清澈的眸子。

      她盯着天花板看了两秒,有些不舒服的皱起眉头,自己这是在哪?医院吗?

      “你醒了?!碧颇骄吧斐鍪置嗣说亩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

      当看到身旁的人竟然是唐慕景时,随安若一把抓住男人的衣服,担忧的询问,“孩子,孩子怎么样了?”

      这一开口,随安若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的厉害,好像含了一千斤铁砂一样难受。

      但比起自己的嗓子,她更关心那个刚见面的小男孩,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管自己叫妈妈,但是奇怪的是,随安若并不讨厌,反而有一种很亲近,很喜欢的感觉。

      仿佛,她就是他的妈妈一样。

      唐慕景看着她眼底那浓郁的担忧,轻声安抚道,“君辰没事,在家?!?/p>

      “君辰?”随安若微微皱眉,沙哑着道。

      “嗯,别乱动?!?/p>

      唐慕景伸手倒了杯水,用棉签蘸着打湿女人干枯的嘴唇。

      小心翼翼的扶起随安若,目光温柔的凝视着怀里的女人,嘴角的弧度满是宠意,“君辰,君之如意的君,手可摘星辰的辰?!?/p>

      君辰,君辰,原来那个小家伙的名字叫君辰??!

      随安若笑了笑,刚抬头就不期然的撞进一双深邃的眸子,那眼里的温柔宠意仿佛海水一样快要把她淹没,她动了动嘴角,有些不舒服的往后躲了躲,“我已经没事了,你……嘶!”

      扯到伤口,随安若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瞬间惨白一片。

      “告诉了你别乱动?!?/p>

      唐慕景一脸严肃,“这次可是轻微脑震荡,头部又缝了十几针,医生特意交待过,一举一动都要小心,一定不能触碰到伤口?!?/p>

      但随安若却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关心和紧张。她心头一暖,“谢谢?!?/p>

      谢谢?

      好生疏的两个字!

      唐慕景神色暗了暗,轻轻放下怀里的女人,声音暗沉,“我再给你倒杯水?!?/p>

      男人突然的冷淡让随安若有些不明所以,她皱着眉,疑惑道,“唐总,我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婚礼上?你也应该清楚了,我不是你口中的安然。我叫随安若?!?/p>

      男人倒水的动作微微一顿,重重的放下水杯,水杯里的热水洒在手上,可唐慕景却好似没有感觉一样。

      他转过身,神色复杂难懂,“安然,几年前我不辞而别是我不对,但是都是因为那个家伙骗你。现在我回来了,我们像从前一样不好吗?”

      男人顿了顿,又无可奈何低声说到“别记仇了,你看,我可是一直记得你给君辰起的名字?!?/p>

      “我取得名字?”

      随安若一脸茫然,“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我和君辰也只是今天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是我给他取得名字?”

      这个男人,真的是越来越看不透了,说的话也是奇奇怪怪让人猜不明白。

      “第一次见面?可是明明就是这张脸啊。也从没听安然提起过,她还有双胞胎啊?!碧颇骄爸遄琶?,“对,胎记,胎记不会骗人的,还有纹身,都不可能消失的?!?/p>

      想到能够证明的方法,唐慕景伸出手就去解随安若的病号服。

      男人的眼里的深沉与疯狂,把随安若吓了一跳,她捂着胸口,怒瞪着对方,“你要做什么?”

      “只看一眼,我就能证明?!碧颇骄澳剜?,也不知道这话是对着他自己说的,还是对着谁说的。

      随安若不知道唐慕景说的证明到底是什么,但是她却不能任凭对方脱自己的衣服,她咬着牙,挣扎起来,“你放开我,放开?!?/p>

      女人的挣扎让唐慕景忍不住发火,冷声怒吼,“别动!”

      瞬间,随安若怔住了,她呆愣的看着男人,完全不知所措。

      他到底要干什么,又要证明什么?

      见女人被自己给吓到,唐慕景忍不住自责的皱起眉头,低声道,“你别动,小心会扯到伤口,我只看一眼肩膀,不会做什么,你别害怕?!?/p>

      他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判断,只要看一眼,他就知道真相了。

      “我……”

      听到男人的话,随安若慢慢的放下手,咬着唇点点头。

      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男人一定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

      唐慕景伸出手,小心的解开病号服上的两个扣子,带着紧张的心情拉开衣领,看着女人的左后肩,瞳孔骤然一缩,“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没有胎记和纹身?唐慕景不死心的又看了两眼,还伸出手在肩膀的白皙的皮肤上摸了摸,这才发现,那里光滑白嫩,什么都没有。

      唐慕景紧抿着薄唇,脸色阴晴不定,这怎么可能,明明是这张脸,可为什么她却不记得自己了?还有她身上的纹身和胎记,怎么会说消失就消失?

      就在这时,沈向辰匆匆赶来,当他看到两人暧昧不清的动作时,顿时怒火上涌,猛地一把推开唐慕景,怒声道,“唐慕景,你在干什么?”

      眼底闪过一抹落寞,唐慕景什么也没说的皱眉往出走,他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判断,随安然后背后的红色胎记,是他陪她一起去用蝴蝶纹身盖住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

      难道,随安若真的不是随安然?是他认错人了?

      可,明明那张脸是一模一样的,声音也是一样……

      失落,难过,彷徨让唐慕景高大的背影倍显落寞,仿佛星星一下子失去了他所有的光亮,暗淡了下来。

      随安若静静的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心头酸涩不已,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为一个陌生人而感到难过和心疼。

      可能是同情吧!随安若自顾自的想着。这个唐慕景那么疯狂的非要证明自己是他的妻子,看来,他一定很爱他的妻子。

      只是,那个幸福的女人,现在到底在哪,自己真的很像她吗?像到就差一个胎记纹身?

    第4章 自以为是

      “安若,你没事吧?”沈向辰关上门,有些担忧的握住随安若的手,心疼道,“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p>

      “我没事,你不用自责?!惫戳斯床园椎淖旖?,随安若皱眉道,“婚礼的后续怎么办了?那些宾客呢?”

      提起婚礼,随安若又忍不住的想起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他刚才照顾自己的时候是那么的细心,那么的温柔,那么的饱含宠溺。

      那一刻,随安若感觉自己就像是男人手中的珍宝一样,被他含着,生怕碎了一般。

      那种温暖熟悉的怀抱,现在想来,随安然竟然有些莫名的贪恋。

      好像,那些都曾经发生过,是她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偏偏,随安若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为什么她会是这样的一种感觉,随安若说不清楚。

      她试图努力的去回想,可只有一些透明的零星碎片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快的她都抓不住。

      “你放心吧,那些我都处理好了,你现在只管安心养病就好?!?/p>

      沈向辰一边说着一边不忘细心的帮女人盖被子,见随安若在那发呆,忍不住询问,“安若,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

      随安若回过神来,连忙摇头,“没有不舒服?!?/p>

      不知怎么回事,面对这个相处了三年,即将要结婚的男人,随安若却不想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

      不是不信任,而是她觉得,那应该是属于自己的秘密,当然,也包括了她和那个唐慕景之间的谈话。

      沈向辰敛下眼底的异样,转身从桌子上拿出药递给随安若,轻声道,“吃了吧,吃完好好睡一觉,一切就都过去了?!?/p>

      “嗯?!?/p>

      伸手接过药,吃了后这才躺下,或许是这一天真的太累了,不到几分钟,随安若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沈向辰静静的看着女人恬静的睡颜,动作轻柔的将她额前的碎发别在耳后,握住她微凉的手,放在唇边轻轻落下一吻,叹息道,“安若,我们一定会永远在一起的?!?/p>

      他爱安若,为了这个女人,他愿意做任何事,任何人都别想从他的身边抢走安若,包括刚才那个唐慕景。

      沈向辰垂下满是阴戾之色的眼睑,今天那个唐慕景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安若身上。

      他了解安若,安若当时的样子也确实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可这件事,他也不会这么算了的!

      敢扰乱他的婚礼,还害安若受伤,他要是能忍下去,那才是丢人呢!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是安若,他隐隐感觉到,安若和那个叫唐慕景的男人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看着沉睡的女人,沈向辰目中满是疯狂执着,“安若,我不允许你离开我,你这辈子都要留在我身边……”

      另一边。

      唐慕景刚回到家,一道光点就扑了过来,他一把接住,却没像往常一样宠溺的说一句调皮。他把孩子放下来,从鞋柜里拿出鞋来换。

      “爸爸,妈妈怎么样了?”君辰歪着头,眼眶微红,“妈妈今天流了好多血,会不会有事?”

      看着孩童那清澈明亮的眸子,唐慕景神色复杂,他原本以为随安若就是随安然,只是为了气他当初的不辞而别才会和别的男人举行婚礼。

      但是今天他去了才发现,随安若是真的不认识他,而且随安若身上也没有蝴蝶纹身和胎记。

      明明是同一张脸,明明是自己记忆中熟悉的那个女人,可为什么真正寻找到时候,却发现真相并不是那样?

      墨色瞳眸闪过一丝痛楚,唐慕景突然间严重怀疑自己的判断力,随安若只是一个和他爱的人很相像的女人,并不是真的随安然。

      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自以为……

      “爸爸,你怎么了?”

      咬着指尖,君辰有些害怕的道,“是不是妈妈出了什么事?爸爸你快说,是不是妈妈永远都醒不来了?”

      “别胡思乱想?!?/p>

      一把抱起君辰,唐慕景牵强的扯了扯嘴角,“君辰,那可能并不是你妈妈,我们认错人了。你以后也不要在乱叫了?!?/p>

      “不可能!”

      豆大的泪珠滴滴溅落,君辰委屈的扁着嘴,“她就是我的妈妈,我不会认错,她抱着我的时候和别人抱着我的时候不一样,我感觉到了,爸爸你快带我去见妈妈,妈妈看见我一定会想起来的。我要见妈妈,爸爸你快带我去??!”

      滚烫的泪水浸湿唐慕景的肩膀,他皱着眉,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君辰,那真的不是你妈妈,只是一个长得很像你妈妈的人,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君辰一定是太希望自己能有个母亲了,所以在得知随安若可能就是他母亲的时候,他才会这么激动。

      可是,随安若并不是随安然,也不是君辰的母亲,可为什么他还这么不肯接受?还这么执意的说那是他的母亲?

      “不好!”

      君辰不依不饶的大哭着,“那就是妈妈,爸爸你撒谎,你去把妈妈给我找回来,找回来?!?/p>

      唐慕景又无奈又心疼,除了紧紧抱着哭的像个泪人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随安若并不是随安然,那他的安然到底去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怀里的哭声渐渐的小了下去,唐慕景看着已经睡着的君辰,目中难掩心疼,他也想给自己的儿子找到他真正的母亲,可是,他真的没有办法……

      轻轻的把怀里的孩童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唐慕景这才关上门走出来。

      他从书房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很新,保存的也很好,只是那角落却已经被磨损的没了颜色,一看就知道经常被人捏在手里看着才导致的。

      上面的女人长发披肩,脸上挂着幸福甜美的笑,一双美眸仿佛天上的星星一样耀眼,让人难忘。

      唐慕景静静的看着,鹰眸中的神色一变再变,最后慢慢的沉寂成一汪深不可测的深潭。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宁可死,也绝对不会离开她身边……

    第5章 劝说

      微风轻轻地吹,暖暖的阳光覆盖了整个大地,湛蓝天空清澈透明,干净的连一丝浮絮也没有。

      随安若静静的坐在病床上望着外面的景色,灵魂却不知道早已经飘到了哪里。

      在昨晚,她又梦到了婚礼上发生的一切,那个奇怪的男人,那个叫着自己妈妈的孩子,以及在孩子被抢的那一瞬间,她的心痛和崩溃。

      那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好像刻在了脑子里一样,怎么也忘不掉……

      “安若,爷爷来看你了?!?/p>

      随安若看向门口,只见沈向辰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从外面走进来,见到那人,随安若甜甜一笑,“爷爷,怎么来医院看我?太兴师动众了,无非就是些小问题罢了?!?/p>

      “哼?!彼胬嫌锲行┰鸸?,“才几天不见就进了医院,如果再有下次,你搬回主宅来?!?/p>

      “爷爷您快坐?!?/p>

      主动搬了个椅子让随老坐下,沈向辰这才说道,“我出去打一个电话,你们聊,待会儿我就回来?!被奥渚妥吡顺鋈?,还顺便把病房的门给关上。

      对沈向辰的细心随老十分赞赏,他点点头,“安若,向辰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你可不要辜负了他?!?/p>

      “爷爷我知道?!彼姘踩舻妥磐?,手指有些局促不安的搅动着。

      沈向辰对自己的好,自然是没话说,只是她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尤其是昨天婚礼上出现了那个男人以后,随安若总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却不知道那份不安源自于哪里。

      见随安若在那发呆,随老不悦的沉下脸,但一看到她头上的伤,想要训斥的话又咽了下去。他暗暗摇头,开口说道:”你好好休息吧,爷爷说的话你也要听进去?!八低曜碜吡顺鋈?。

      “爷爷你们聊完了?!?/p>

      沈向辰站起身扶着随老,笑道,“安若见到您来,一定很高兴吧!”

      这个随老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随氏集团在整个A市更不是一般的存在。

      “还行吧!”

      随老意味不明的应付了两声,眼色微沉,“向辰,昨天在婚礼上到底怎么回事,听说有个男人来阻止婚礼,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沈向辰只以为随老是关心自己孙女,倒也没多想,就将昨天在婚礼上发生的事从头到尾都跟随老讲了一遍。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停车场,沈向辰十分好奇的问道,“爷爷,那个唐慕景说什么安然,安若还有双胞胎姐妹吗?我怎么不知道?!?/p>

      “咔嚓”一声,棕红色的佛珠噼里啪啦的散落一地,随老脸色微微难堪,“你说,是唐慕景来找安然?”

      “嗯?!鄙蛳虺降愕阃?,皱眉道,“爷爷认识?”

      “砰”佛珠散落一地,随老低头看着地上散落的佛珠,紧皱着眉叹息,“到底还是来了……”

      这么多年,这个唐慕景到底还是找来了。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也要护住这个孙女平安。

      三年前的悲剧绝对不能再次重新上演,必须让安若远离唐慕景,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死去的儿子儿媳。

      只是不知道,经过婚礼上的事,安若是不是记起什么了?

      为了防患于未然,他必须提前做好措施,一定不能让安若想起有关唐慕景的一切。

      眼底闪过一抹阴沉,随老伸出手拍了拍沈向辰的肩膀,笑道,“向辰,我担心婚礼上的事会对安若造成什么影响,你把她的药量加大,让她休息好?!?/p>

      “加大?”沈向辰皱眉,有些担心,“安若刚刚出事,头上还有伤,要是加大药量的话她的身体会不会吃不消?”

      “呵呵,知道你关心安若,放心吧,这药就是为了让她好好休息?!?/p>

      随老笑的和善,“你也知道几年前她爸妈的车祸,对她的打击很大,你方才不是说有个小男孩叫她妈妈么,我担心她想她妈了,那孩子……”

      “嗯?!鄙蛳虺降阃?。

      目送着沈向辰离开,随老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真希望这一切能够快一点结束。

      唐慕景带着唐君辰来医院,刚停好车,唐君辰就着急的冲了下去。

      却不想突然在拐角处撞到随老,他吓了一跳,连忙道歉,“对不起爷爷,撞到您了。您没事吧?”

      随老看着面前的小孩子,和善的笑了笑,“我身子骨还算硬朗,没事?!?/p>

      “那真是太好了!”

      唐君辰笑了笑,两颗小虎牙显得他格外可爱,一双清澈透亮的大眼睛好似琉璃,随老看着,格外喜欢。

      “君辰,快一点?!碧颇骄霸诘缣堇锎叽俚?。

      唐君辰应了声儿“好”,就甩着自己的小飞腿冲了进去。

      随老站在原地,有些莫名的怅然若失,唉,如果当初那个孩子没被他送走,那也该这么大,这么可爱了。

      只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算回去找也找不到那个孩子了,只希望那个孩子能够得到善待吧,所有的一切全都看造化吧!

      随安若正在休息,却不想病房门突然被人撞开,唐君辰一下子就扑到了床上,亲昵的蹭了蹭随安若的手臂,笑道,“妈妈,君辰来看您了,您有没有想我呀?”

      随安若无奈一笑,刚要说话,身前的小家伙就被某人一把拎了回去。

      唐慕景皱着眉,语气冷淡中透着几分疏离,“抱歉,昨天可能是我误会了,至于君辰,我已经告诉他你并不是他母亲,只是他还没从有母亲的喜悦中恢复过来有些无法接受?!?/p>

      随安若听着,心头有些莫名的难受。这个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他一定非??释懈瞿盖?,所以才会把自己误认成他的母亲。

      眼底闪过一抹心疼,随安若想都没想就直接道,“君辰很可爱,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随叫随到。我……额?!?/p>

      随安若懊恼的皱着眉头,暗怪自己多嘴。唐慕景堂堂TS总裁,岂会缺她这么一个小喽啰,她又能够做些什么呢?

      唐慕景诧异的抬起头,神色复杂,令人难懂。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2019-09-10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简历 2019-09-10
  • 兰帕德看了会流泪!博格巴绝境救主 门线技术立功 2019-09-10
  • 栗战书主持召开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委员长会议 决定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6月19日至22日举行 2019-09-06
  • 触电人身伤害案件压降安全大检查专项整治行动启动 2019-08-29
  • 忠实履行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职责使命  不断提升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2019-08-28
  •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是何方显贵之物? 2019-08-21
  • 葫芦岛市:以服务为导向 从管理到治理 2019-08-21
  • 伊朗终结亚洲球队16场不胜 力压西葡小组第一 2019-08-19
  • 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微商纳入经营者范围,个人二手转让不算 2019-08-15
  • 机器人也能拥有“情商”?这个可以有 2019-08-14
  •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08-05
  • 讲政德如何落到实处(专家观点) 2019-08-05
  • 牢记嘱托 让重庆各项工作迈上新台阶重庆各界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2019-08-04
  • 【专题】2018高考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2019-08-04
  • 彩票客户端 河内五分彩开奖结果手机版 博九真人游戏 试机号福彩3d试机号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是哪个国家开的 河南十一选五加奖 上海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混合过关什么意思 超级大乐透大奖兑奖 澳门电玩赌城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 互联网上火爆的赚钱软件 金沙彩票网www 体育彩票排列3开奖综合走 河南快3开奖结果奖号码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