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快3走势图今天快3:(独家)元梦何须再言等上官焱杜清欢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5:32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元梦何须再言等》又名《我若离去,后会无期》,是作者“秋笙”写的一篇耽美的古代虐心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上官焱与杜清欢之间的虐恋爱情故事。

    元梦何须再言等上官焱杜清欢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章 求皇上废后

    寒冬。

    凄冷的寒风萧瑟。

    杜清欢跪在清和宫的宫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冰冷的地面上,渗出鲜血。

    “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父亲的病已经愈发的重了,没有这味药,他会死。

    寒风吹过,有人影走了出来。

    是上官焱。

    尊贵的男子披着厚厚的毛皮披风,面色沉静,容貌清冷,只是他的眸子,比此时的天寒地冻更加冷。

    “杜清欢,跪了多久了?”他的声调里,没有半分怜悯。

    杜清欢抬起头,朦朦胧胧的看着他的脸,“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上官焱漆黑的眸子尽是嘲弄,“你可曾想过,这就是你的报应?”

    杜清欢闻言,心底阵阵的抽疼起来。

    果然,他还在怪她。

    当年,上官焱因为争权夺位,遇到了一次暗杀,那时的他,高烧不退,是当时出门拜佛的杜清欢发现了他,将他捡回去秘密医治。

    那时的他刚刚捡回一条命,闭着眼睛握着杜清欢的手,说要一辈子记得她,让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他的皇后。

    可等他登基,杜清欢等来的不是他迎娶的花轿,而是要她医治未来皇后顽疾的圣旨。

    当时的杜清欢,是怎么回答的呢?

    “若你想救她的命,就立我为后,否则我誓死不从。”

    杜清欢不甘心,所以逼迫他娶她。

    杜清欢天真的以为,总有一天能够把当年的一切说的清楚,可是却低估了上官焱的决心。

    他从不肯和她多说一句话,如非必要,绝不踏入皇后的宫门一步。

    杜清欢在刺骨的寒风中清醒过来,惨然一笑,“皇上对臣妾有怨恨,臣妾清楚,既然这样,臣妾把这东西交出来,也算赎罪。”

    她把凤印从怀里拿了出来,“只要皇上愿意救臣妾的父亲一命,臣妾愿拱手将这凤印归还,从此在冷宫度日,决不再踏出一步碍皇上的眼。”

    上官焱冷冽的眸子在杜清欢身上停留了许久。“杜清欢,你以为朕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吗?”

    他一把将杜清欢扯起来,薄唇凑近了她的耳边,“你既然那么喜欢皇后这个位置,我就让你一辈子坐好你的后位,直到,一无所有,痛不欲生。”

    说完,他漠然的松了手,命人取来一只火盆,从怀里取出那救命的草药。“杜清欢,看好了,这是你父亲的命,能不能救得回来,就看你了。”

    杜清欢愣住,下一秒,却看着男人冷笑着松开手。

    那轻飘飘的草药,飘落。

    “不!不要!”杜清欢睁大眼睛,挣扎着爬了过去,双手毫不犹豫的伸进火盆里。

    可那里还来得及?那几根草药被火苗快速的席卷,散发出一阵焦糊的气味。

    “不,不要!求求你!”杜清欢疯了一样在火焰里搅弄着,眼底尽是绝望。

    一阵风吹过,将那灰烬吹得一干二净,就好似把父亲的性命也带走了一般。

    “不!父亲!父亲!”杜清欢仰起头,大声的哭喊着。

    上官焱却淡淡地嘲讽:“杜清欢,这可就是你要的?”

    杜清欢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冷嘲热讽,大声地哭叫,她的手早已经在一冷一热的刺激下溃烂流脓。

    第二章 没这个资格

    杜清欢是在皇后的寝宫里醒来的。

    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丫鬟梦秋含着眼泪的脸,见杜清欢醒来,她连忙擦去脸上的泪水,“娘娘您醒了……”

    杜清欢心里一阵痛楚,“父亲,父亲他……”

    看着梦秋艰难地点头,杜清欢那布满伤痕的手颓然落下。

    “扶我起来,我要回去看看父亲。”杜清欢挣扎着爬下床,门外的侍卫挡住了她。

    “皇上有令,皇后娘娘近来操劳,不宜离开寝宫。”

    那人的一字一句,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他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不想让她看。

    他是想让她的父亲死后也无儿女去吊唁,孤零零的上路?

    “让开!”杜清欢厉声喊道。

    “皇后娘娘自重!”那侍卫没有丝毫动容,杜清欢被狠狠地推倒在地上,四肢百赅都在痛。

    ……

    最终,杜清欢还是错过了父亲的葬礼。

    出殡那日,大雪将整个偌大的皇城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悲哀而凄凉。

    “梦秋,再多添点纸钱。”杜清欢远远地看着梦秋把一捧纸钱烧光,身体却不停地颤抖着。

    自从上官焱毁了还魂草后,杜清欢便怕极了火,甚至连看一眼都不敢。

    “父亲,女儿不孝……女儿,对不起您……”身后猛地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你的确不孝,若不是你贪得无厌,你父亲也不至于就这么没命,他的惨死可都是因为你。”

    上官焱清冽的声线响起,却像是刀锋一般刺痛人心。

    杜清欢只觉得一阵阵的血气上涌,却还是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她跪了下去,头重重的往地上磕:“皇上,臣妾知错了,是臣妾糊涂,图谋自己不该妄想的,现在臣妾明白了,也只想离开这儿,伴着青灯古佛了此余生,为家人为皇上……也为俪妃祈福。”

    杜清欢一下又一下的磕头,姿态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祈福?以你这样瑕疵必报的个性,怕是会日日诅咒吧。”上官焱并不信杜清欢的话,“更何况,你这样的戴罪之身,若是去庙宇那般清净之地,也是玷污了地方,如果真的那么悲痛欲绝,不如,朕赐你一条白绫,你自尽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

    杜清欢闻言,身体颤抖一下,她没想到,上官焱竟然恨她至此,竟然,想让她死去。

    第三章 想离开,没门

    上官焱眸子冰冷,手指猛地攥紧。

    面前的女人,是他厌恶极了的杜清欢,可偏偏,听了她这些话,他竟有些不悦。

    皇后这个位置,是她想坐就坐,想弃旧弃的?做梦。

    他捏住了杜清欢纤细的下巴,“杜清欢,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想走?你做梦!”

    杜清欢蓦然瞪大眼睛,心底满是刺痛和绝望。“若是皇上真的想,那便把我这条命也拿去吧。”

    她太累了,她累了七年,父亲的死,已经磨去了心里那点仅有的希冀,她不敢再奢求什么了。

    上官焱眸底一冷,冷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说着,他捏住她的肩,一把将她扯起来。

    杜清欢吃痛,却死死咬着嘴唇没有出声,她骨子里,还是那么倔强。

    这样子激怒了上官焱,他收紧力道,猛地将她抵在柱子上“杜清欢,你想走,想死,也要我腻了才行!”

    上官焱一反平日那谦谦君子的模样,眼角尽是暴戾。

    这个女人总是有办法激起他心里的怒气,明明就是个爱慕虚荣的毒妇,却总是装的比谁都高洁……

    杜清欢消瘦的身体狠狠地扔在了一旁,可她却没有吭一声,依旧仰着头,“求皇上让臣妾出宫,或者,干脆要了臣妾的命!”

    上官焱看着她那倔强的脸,气极,猛地扯住她的衣领:“杜清欢,朕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

    说着,他的眼角扫过那门外烧着的纸钱,眸里闪过一丝寒芒,“你的父亲去世前可是一直期盼着朕能临幸你一次,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朕随了他的心意?”

    杜清欢的眸子睁大,眼底尽是恐惧和不可置信。

    这样的场合,他竟然说出这般亵渎的话,在他心里,她,和她的家人,究竟有多不堪?

    她那个一向对上官焱忠心耿耿的父亲,若是听到他这般戏谑侮辱的话语,在地下都会不得安宁。

    “皇上,父亲尸骨未寒,还请自重。”杜清欢一字一句艰难开口,成功激起了男人的怒火。

    “自重?”上官焱的眼底尽是鄙夷,一把掐住杜清欢的颈项,她身上那单薄的衣服几下便被他扯得七零八落。

    “用菁菁的命来要挟我坐上后位的女人,竟然也有脸面提起这个词?”

    上官焱只觉得心底有一把火在燃烧着,这个女人,这个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竟然拒绝他?

    行动快于理智,他手上不过微微使劲,杜清欢那白皙纤细的身体便已经完全的裸露在他的面前。

    看着杜清欢的身段,他竟然也没有想象中的抗拒,反而,有了一种想要彻底征服的欲望。

    第四章 临幸

    “杜清欢,看着我,这可是你杜家几十口人心心念念的事情,你父亲要是知道他的一条命能换来你被朕临幸,说不定也会老怀安慰!”

    杜清欢使劲的挣扎着,可是虚弱的她哪里是上官焱的对手,身前的男人没有丝毫的怜惜,扯下她身上蔽体的衣物,狠狠地贯穿。

    “不……不要……”杜清欢几乎痛得昏死过去,死命地咬着牙,拼了命的挣扎。

    父亲还尸骨未寒,她怎么能和这个间接害死父亲的凶手苟合!

    可上官焱却没有半分要停下的意思,死死地禁锢着她的纤腰,下身的动作一下强过一下,几乎要把她整个人撞得散架。

    眼睛被泪水模糊得彻底,杜清欢记起当年父亲要她小心谨慎,千万不要嫁错了郎君,步步错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上官焱才停下了动作,身下的女人已经昏了过去,苍白的脸上还带着狼狈的泪痕,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上官焱也不知是怎么,竟然有一种想要擦泪的冲动,可他的手才刚刚伸到一半,随从便匆匆禀告了政事。

    “把皇后娘娘好好清理一下。”上官焱的怜惜散的一干二净,甚至,还自嘲的摇了摇头。

    他在方才的一瞬,竟然把她当做了那个救他的女子。

    杜清欢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

    那日在风雪里太久,寒气入体,加上父亲的去世,上官焱的折磨,让她的身体迅速的憔悴消瘦下来。

    上官焱拒绝了杜清欢出家的请求,甚至,明面上派人来?;に?,实则,把她整个人软禁了。

    几天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宫院走来。

    来人不是其他,正是当今后宫里最得宠的俪妃,杨菁。

    “妹妹好久不见姐姐,实在是想念得紧,所以今天特意来瞧瞧姐姐。”

    杨菁一袭华丽的皮毛大氅,比起只有一身旧衣服的杜清欢,自然不知道要华贵了多少。

    “俪妃好兴致,怎么不陪着皇上消遣,竟然来这里探望我这个晦气之人。”杜清欢的语气淡淡的。

    杨菁是她的远房表妹,当年两个人未曾出嫁时,也曾经是无话不谈的密友,那时候,杜清欢还曾把她与上官焱之间的种种讲给她听。

    可谁能想到,一朝一夕之间,杨菁就把故事的女主角换成了她自己,一步登天的成了上官焱最宠爱的女人。

    杜清欢垂下眸子,几不可见的敛去了眼底的落寞,可她那不动声色的模样,却让杨菁脸色微沉。

    又是这幅云淡风轻什么也不在乎的模样,明明她已经狠狠地踩在她的头上,却永远看不到杜清欢有失态的模样。

    杨菁心里思绪万千,“既然已经来了,难道姐姐不请妹妹喝杯茶,这天气冷得很,实在不适合在外面叙旧呢。”

    说完,不等她反应,杨菁已经进了正厅。

    她打量着这朴实无华的宫殿,脸上多了几分得意之色,“我这次来,其实是有好事要与姐姐分享的。”

    “我已经有了皇上的子嗣,三个月了。”杨菁低着头,眼底满是羞涩,却掩饰不住眼底的喜气,“妹妹当年的重病是姐姐亲手医治回来的,所以对姐姐的医术很是信任,我想请姐姐来为我安胎,皇上也同意了呢。”

    杜清欢拿着茶杯的手晃了两下,滚烫的茶水洒进了衣服内,她却毫无知觉。

    上官焱和杨菁有孩子了。

    在她这般痛苦,无助的时候。

    “姐姐怕是难当此重任。”杜清欢轻轻地开口,眼神恍惚。

    就在杨菁还欲开口时,门外一道英挺的身影突然出现,一把将坐在门口的杨菁搂在怀里。

    “你怎么坐在这样冷的地方?伤了身子怎么办?”

    杜清欢的眸子停在男人那紧张的俊颜上,却生出一种悲凉的情绪。

    她嫁给这个男人七年,何曾见过半分这样小心翼翼的他?

    第五章 伺候

    察觉了杜清欢的眼神,男人转过来,眼里没了柔和,“方才菁菁和你说的话想必你听得清楚,朕本是不愿意让你这样的女人来插手的,只不过是菁菁心善,怕你无聊给你个差事,你好自为之。”

    上官焱的眸中,尽是威胁和警醒的意味,手指在杨菁看不见的方向指向了杜府所在的位置,“我想,皇后是个聪颖之人,不会不懂朕的意思。”

    杜清欢的脸色猛地苍白下来,她怎么会不懂?

    上官焱为了报复她,害死了她的父亲,那若是杨菁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伤害她的其他家人。

    她哪里有拒绝的资格?

    “明白。”杜清欢强忍着心里的苦涩,咬牙切齿。

    从那天起,杜清欢便彻底没了自由。

    杨菁肚子里是上官焱的第一个孩子,身份贵重。

    而杜清欢为了家人的性命,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凡是杨菁的吃穿用度,都必须经过她的手仔细查看一番。

    操劳之下,杜清欢整个人也飞快的消瘦下来,几乎可以说是弱不禁风的程度。

    可偏偏,上官焱却没有丝毫放过她的意思。

    “皇上,姐姐还在那里呢!”杜清欢站在膳食前,仔细的用银针检测着是否有毒,在她身后,就是几乎被上官焱宠上了天的杨菁。

    不得不说,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上官焱的确体贴极了,此刻,他就正拿着汤匙,喂杨菁喝下名贵的补汤。

    杜清欢撇过视线,不去看这缠绵的画面,可那一丝一丝的声响,缠绵悱恻,却让她本以为已经平静的心时不时地抽痛起来。

    原来,上官焱他从来就不冷,只不过他至始至终看得见的,就只有他认定了的杨菁而已。

    杜清欢出神,手上的碗歪了,炙热的汤汁撒了出来溅在她手背上,痛的她忍不住身体晃动了一下。

    “姐姐没事吧?”杨菁见状,双目带着几分惊诧地开口。

    “小心一点。”上官焱的眸里闪过几分深意,眼睛却停在杜清欢那单薄的背影上,讳莫如深。

    杨菁见状,狠狠地捏紧了手里的手帕。

    难道,上官焱还是会关心杜清欢这个贱人的吗?

    “把准备给菁菁的补汤弄洒了,你要怎么赔?”上官焱这才缓缓地开口,那冷漠的语气,让杜清欢忍不住抖了抖。

    “臣妾遵命。”强忍着手上的疼痛,杜清欢端着那碗滚烫的补药一步步走了过去,“俪妃妹妹请用。”

    杜清欢低着头,头上的凤冠在她脸上留下一道阴影,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想法。

    “谢谢姐姐,可是这药太苦了,臣妾实在是喝不下去。”杨菁娇笑着,轻轻地依偎进上官焱怀里,语气尽是娇嗔。

    杜清欢的手,攥得紧紧地,手被烫的痛极了,可她却只能这样像是雕塑一般的站着,哪怕,她的心已经在杨菁这样肆无忌惮的炫耀下千疮百孔。

    “苦吗?”上官焱的眸里闪过一丝无奈和宠溺,轻轻地在她鼻尖刮了刮,“皇后医术高明,难道就不能做出更合适菁菁胃口的补药?”

    男人的语气里,已经带着明显的质疑,让杜清欢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下。

    良药苦口,上官焱刁难的意味,未免太明显了,可她除了忍着,还能怎样?

    “哎呀,臣妾哪有那么娇气?我喝就是了。”杨菁看到这尴尬的场面,伸出手拿起汤碗慢慢的抿了几口。

    可还未等杜清欢来得及松口气,杨菁却突然把手里的碗猛地摔了下去,脸色苍白极了。

    她一手死死地扯住上官焱的衣袖,另一只手,则是指向了杜清欢的位置,“皇上,这药,这药有问题!”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