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安徽快三开奖号码:(独家)予你情深似海_宋浅顾西城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5:31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予你情深似?!肥怯?ldquo;墨一”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宋浅、顾西城,结婚三年,顾西城一直把她当成替代品,也从未相信过她。

宋浅顾西城小说_予你情深似海在线阅读

第一章 离婚协议书

夜色已深,窗外寒风簌簌。

宋浅手撑着下巴,看着桌子上早就凉透了的饭菜,习惯性的起身将其往厨房里头拿。

三年了,她早就适应了。

别墅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身形高大的人影从外头走了进来,惊的宋浅猛地回头,惊喜的唤着:“西城!”

顾西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语不发。

宋浅欣喜的问:“还没吃呢吧?我去把饭菜给你热一……??!”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西城压在了沙发上。

衣服被迅速褪下,顾西城连裤子都没完全脱,只挂在腿弯上,没有丝毫前戏的捅了进来。

宋浅的瞳孔骤然一缩,妖冶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痛苦,尖锐的指甲在他的衬衣上留下了浅浅的痕迹。

又是这样……

顾西城一年只会回来几次,每次回来就拿着她发泄,仿佛她只是一个充气娃娃一样。

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顾西城的身下无力的随着他的频率动着,她尽可能的迎合着他,哪怕让他依恋她的身体也可以。

漫长而痛苦的性事终于过去,顾西城没有丝毫留恋的抽身而出,从茶几下面拿出来了一盒药,毫无感情的丢给了她,声音冷的像是冬日的寒冰:“吃了。”

宋浅绝望的看着他,水眸像是会说话一样,带着楚楚可怜,“我能不能……不吃……我想有你的孩子……”

“你配么?”顾西城讽刺的看着她。

宋浅抽了抽鼻子,强忍着即将要落下来的眼泪。

顾西城放下了三份文件,淡淡的道:“签了吧。”

“这是……什么……”宋浅呆呆的问。

“离婚协议书,你缠了我三年,也该缠够了。”顾西城冷漠的道。

宋浅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纸离婚协议书,眼眶通红,身体里的热意急速消散,冷的像是一块冰,“你真的这么狠……三年了,你对我就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没有。”顾西城漆黑如墨的眸子中嗜着明晃晃的厌恶之色,“打从三年前你在我醉酒时装成她爬上我床的那一刻你就该清楚,总会有这么一天。要不是你这张脸,你以为我会留你在我身边三年?”

宋浅颤抖着手摸上了自己的脸,这张脸,这张皮,她恨不得扒了!

可即便她和那个女人有五分相像,却还是分不到顾西城的一丝宠爱。

宋浅瘫在了沙发上,无力的开口:“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肯相信,那一晚并不是我自愿……”

“什么都别说了,好聚好散,我给了留了房子,车子,还有两千万,足够你衣食无忧一辈子的了。”顾西城冷冷的道。

宋浅惨笑一声,“房子?车子?钱?你明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些!婚我是不会离得,你死了这条心吧!”

顾西城眸中掠过一抹寒意,“不想签,我有其他办法让你签。”

“为什么……”宋浅颤颤巍巍的问。

“她回来了。”顾西城轻飘飘的撂下这四个字,却带着难掩的温柔。

她……回来了?

宋浅的脑海中猛然浮现出那个女人的身影,她嗓子里头发出苦涩的笑声,笑得眼泪肆意横流。

顾西城拿着避孕药,掰开她的嘴塞了进去,就着水使劲灌。

宋浅一个劲的咳嗽,鼻涕直流,却没有得到他的丝毫怜惜。

做完这一切,顾西城果断离开。

别墅里头恢复了死一般的清净,若不是桌上的这份离婚协议书,恐怕无人知道这曾经来过人。

宋浅下半身在沙发上,上半身伏在地上,她手朝着嗓子眼扣,呕了半天,在看见避孕药伴随着呕吐物出来的那一刻,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倒在了那。

第二章 赝品终究是赝品

第二天一大清早,宋浅是被杂乱的声音吵醒的。

她披上了条毯子,急匆匆的出了房门,看见不少人随手拿起东西就往地上丢,地上有着不少花瓶碎片。

“你们是什么人?出去!”宋浅心中有火,恼怒的道。

一道纤细的身影蓦然闯入了她的视线中,女人一身白色长裙,长发披肩,长着一张初恋脸,不知道是多少男人喜欢的类型,尤其是那双盈盈可人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

但唯一可惜的是,她竟然坐在轮椅上,正??刈诺剿吻趁媲?。

她的手里头拿着宋浅的衣服,随意将其一丢,像是无用的东西,“宋小姐还不知道吗?这栋房子的主人,已经变更成我了。”

宋浅一脸震惊的看着她,呆呆的道:“沈雨柔……”

沈雨柔将鬓角的发丝挽入耳后,笑得一脸人畜无害,“很吃惊吗?吃惊我没死在你手下?还是惊讶我只是失去了一双腿?三年前你故意开车撞我,巴不得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吧?”

宋浅摇头,解释着:“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车子刹车失灵,你正好闯到我面前,我根本来不及打方向盘。”

沈雨柔大笑,“你的意思是说,我是故意撞上去的?然后给你腾出三年时间让你接近西城?你觉得可能吗?”

宋浅微张着嘴唇,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不可能。

没人会这么傻。

“三年了,宋浅,你欠我的,也该还回来了。”沈雨柔一字一顿的说,“这个房子,从今日起你就没有资格住在这了,拿着你的东西滚蛋。”

宋浅攥紧了拳头,不想退让,“那场车祸,确实是有我的错。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只要我能帮得上,绝对不会推辞。”

“巧了,这个忙,你绝对帮得上。”沈雨柔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看的宋浅心惊。

“什么?”

“和西城离婚。”沈雨柔干脆利落的道。

“不可能!”宋浅想也不想的否决,“我是不会跟他离婚的。”

沈雨柔眯着眸子望着她,眼底的狠辣之色迅速溢出,秀美的五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猛地朝宋浅推了过去,尖声厉喝:“要不是你靠着这张脸,西城又怎么可能会娶你?赝品终究是赝品,别妄想着有取代的一天!”

宋浅看着她的动作愣住了,她的腿……

她竟然能站起来?!

反应过后,宋浅本能的侧过身子躲避,却没想到沈雨柔像是没控制住一样,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落在一楼的楼梯口不动了,额头上有血溢出。

“雨柔!”慌乱的声音从别墅门口传来,顾西城几个大步跨上前,将沈雨柔抱了起来,锐利的眸光紧紧的锁定住宋浅。

那眼神中,充斥着无尽的恨意还有厌恶,是宋浅这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我……是她自己摔下去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宋浅慌乱的解释着。

顾西城咬牙切齿的冷声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还想再害死她一次吗!”

第三章 滚出我的家

急救室亮起的红灯让顾西城心慌意乱,他眉头紧蹙,略显烦躁的摸出了一根烟放到嘴里头抽着,烟雾缭绕,宋浅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她犹豫着上前,小声说:“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都想告诉你,沈雨柔从楼梯上摔下去的事情和我无关,是她自己站起来推我。我一躲,她没扶住,一下子就……”

话还没说完,顾西城讽刺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冷冽刺骨:“宋浅,你编理由也得找个像样点的。雨柔的腿早就在三年前被你给撞断了!寻遍了国内外所有有名的医生都没能治好,你却说她站起来推你?”

“是真的!”宋浅焦急的道:“我没有说谎。”

“够了。”顾西城不想再听她继续说下去,这个女人满嘴谎言,三年前就没承认过是她撞的沈雨柔,三年后更不会承认。

要不是他后来看到了监控录像,恐怕还真的相信了宋浅那梨花带雨时跟他解释的话。

宋浅急得都快哭了,“我嫁给你三年,你还不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我从来都不想了解你。”顾西城毫无感情的话让宋浅身子一颤,她无力的扶着墙,心脏剧烈抽痛起来。

也是……

他也从来没有爱过她。

如果不是她那天被那个想猥亵她的上司下了药,也不会误打误撞的上了醉酒的顾西城的床,更不会有之后的事情了。

可是这种种一切,顾西城却都以为是她一手安排。

她解释了三年,他都没有信过。

沈雨柔很快就被转到了普通病房,顾西城步伐匆忙的跟了过去,宋浅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黏在他的身后。

沈雨柔没多久就醒了,睁开眼睛看见顾西城的时候,有着明显的胆怯和懦弱,很容易激起男人的?;び?。

这哪里是之前想要推宋浅的凶狠女人?

“西城……”沈雨柔的声音小小的,她眸光一转,瞧见了站在顾西城侧边的宋浅,嗓子里头发出像动物一样的呜咽,直往顾西城的怀里头钻,娇躯颤抖,双目写满了惊恐,薄雾弥漫,眼泪打转,“宋小姐……你放过我,你放过我吧,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三番两次的想杀我……我只是想和西城在一起,求求你成全我们……”

宋浅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顾西城将沈雨柔护在怀中,大手摸着她柔顺的头发,用着宋浅从来没有听见过的温和语气安抚着她:“雨柔别怕,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话落,他阴鸷的眼神瞪着宋浅,薄唇吐出森冷的字眼:“还不快滚?”

宋浅使劲咬着嘴唇,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她转身就走。

“站住。”顾西城慢慢悠悠的又开口了。

宋浅满怀希望的回头看着他,杏眸中尽是期盼之色。

顾西城心头一颤,莫名的有些怜悯她,此时的宋浅就像是受伤的小兽一样楚楚可怜。

但他也很清楚,这不过是宋浅想夺得他同情伪装出来的罢了。

“带上你的东西,滚出我的家。”

第四章 怀孕了

宋浅到底还是没有挑战顾西城的忍耐性,她从医院出来后就回了别墅,将东西收拾好,找了个酒店住了两天,在网上租到了一个便宜的房子,第三天就搬了进去。

这过程中,她没有联系顾西城,她甚至无耻的想着,只要顾西城找不到她,就没有办法让她签下离婚协议书,那样他们在法律上还是夫妻。

可是,就在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后,宋浅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一开始还没往那方面想,只以为自己是因为上班太过疲累导致嗜睡还有食欲不振,可当她闻到那些荤腥开始干呕的时候,她就知道不对劲了。

为了确认结果,她买了三根验孕棒,测出来都是两条杠。

她又跑去了医院,在确诊后久久不能回神。

她怀孕了……

她有了顾西城的孩子!

宋浅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感到无比欣喜,有了孩子,顾西城指不定就能回心转意呢!

于是她果断给顾西城打了个电话,在接通的那一刻结结巴巴的说:“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能出来见一面么?”

顾西城还没说话,电话那头就响起了娇柔的声音:“西城,谁打来的电话???”

宋浅心头一痛,却没丧气。

只要有孩子,顾西城肯定就不忍心和她离婚了。

“有什么事,电话里说。”顾西城冷冷的道。

“是真的很重要,我必须见你一面……你要是不方便,我可以去找你?;蛘呶业鹊饶?,你什么时候有空出来都行。”宋浅卑微的说。

顾西城不感兴趣的哦了一声。

宋浅急了,她道:“我说完这件事情,你再考虑要不要和我离婚!”

听到离婚二字,顾西城总算是有了反应,他眸光连连闪动,思考着这女人会耍什么鬼主意。

想了片刻,他终于答应:“下午六点,街口203见。”

203是顾西城最喜欢的一家餐厅。

挂了电话,宋浅松了一口气,连忙下床翻找起衣柜里头的衣服来。

她穿了一件白色长裙,化了淡妆,出门的时候却打了个寒颤,又回来补了件外套,急匆匆的打了个车抵达了目的地。

宋浅比约定的时间还早到了半个小时,她坐立难安,时不时的朝着窗外张望,手紧紧的抓着单子,想着一会顾西城来了给他看。

顾西城来是来了,可他却推了个人过来。

宋浅连忙把单子塞回了包里。

顾西城对沈雨柔很体贴,将她抱到了椅子上,又给她倒了杯温水。

沈雨柔对着他柔柔的笑,二人深情对视,彼此之间容不下任何人。

宋浅有些尴尬,她怎么都没想到顾西城会带着沈雨柔一起来,这样的话,她也不能贸然提及这个事情,得找个单独相处的时间才行。

就在这时候,沈雨柔开口说话了:“西城,你竟然还记得我最喜欢203,离开这座城市这么多年,我可想了,巴不得回来吃个痛快。”

顾西城嗯了一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语气温和,“那就多吃点。”

第五章 梦该醒了

宋浅的心犹坠冰窖,她以前见顾西城经常来,所以自己也常来,但其实这的东西都很不对她的口味,每次她都要强迫性的去尝试这家店里的所有食物,仿佛这样就能离他更近一些。

可没想到如今看来,竟然都是个笑话。

顾西城给沈雨柔点了几道她喜欢吃的菜,反倒是宋浅喜欢的,他一个都不知道,只是象征性的递给了她菜单,“自己点。”

宋浅尴尬的笑:“点了这么多,估计也吃不完……就这样吧。”

饭菜很快上来,沈雨柔和顾西城旁若无人的秀着恩爱,看的宋浅直眼红。

顾西城细致的给沈雨柔布菜,那般神情,那些动作,都是宋浅可望不可即的。

饭食一半,顾西城清冷的眸光终于落在了宋浅身上,“说吧,你的目的。”

宋浅僵硬的笑,“吃完饭再说吧……”

顾西城眸子一眯,“我劝你别耍什么鬼主意。”

“怎么可能呢……”宋浅无力的喃喃着,她爱他还来不及。

看着宋浅那副委屈受伤的小模样,顾西城的心头竟然莫名的心软了,他厌烦的拧着眉头避开了视线,不再去看她。

吃完了饭,顾西城去取车,宋浅则是推着沈雨柔出了餐厅,心头默默盘算着该如何找机会单独告诉顾西城自己怀孕的事情。

沈雨柔的突然开口打断了宋浅的思绪:“宋浅,我劝你还是乖乖签下离婚协议书,这样你也不用再痛苦了,你也不想我们三个人一直这样纠缠下去吧?再说了,一个恨你入骨的男人,你还指望他能爱你吗?”

宋浅的脸色很差,她红唇紧珉,娇躯微微颤抖。

沈雨柔嘴唇一扬,戏谑的问:“你这样的梦已经做了三年,什么时候才能醒?”

这句话像是一个明晃晃的巴掌似得扇在了宋浅的脸上,瞬间让她无比清明。

一直精心守护着的梦境,在此时被她彻底打碎。

“别说了!”宋浅声音尖锐,“根本就不是我做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是我做的!”

沈雨柔靠近了她,清纯的脸上挂着和她不符的狠戾笑容,“谁会信???”

宋浅强忍着眼泪,憋屈了三年的不甘和委屈在此时轰然爆发,她想抓着顾西城告诉他她真的没有做。

沈雨柔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宋浅看着她的动作心头有些吃惊,她就不怕顾西城正好过来看到吗?

就在宋浅疑惑的时候,沈雨柔的身子一软,直接跌在了地上。

“沈雨柔?”宋浅的心头涌现出了警惕。

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沈雨柔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一辆迈巴赫从转角处开了过来,顾西城步伐匆匆的从车上下来,将这一幕收入眼中。

怒火如燎原一般,他的嗓子里发出一道低吼,扬起手来就朝着宋浅的脸上抽了过去。

可他到底还是没有下那个手。

宋浅看着面前这个额头冒着青筋,恨不得将她杀死的男人,心灰意冷,声音干涸:“如果我说……她倒在地上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会信吗?”

“宋浅。”顾西城的呼吸极重,在极力隐忍着那要爆发的情愫,他一字一顿的道:“我真希望三年前被车撞的人,是你。”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