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 安徽快三:(完结)?;痘冻-Z离全文免费阅读_?;痘冻-Z离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16 15:30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痘冻-Z离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痘冻-Z离是欢欢喜喜所创作的小说《半缘修道半缘君》中的人物,?;痘冻-Z离小说精?。号死吹轿腋?,虫洞的血水滴在我的胳膊上,腥臭难闻,我被熏得直犯恶心。

半缘修道半缘君
推荐指数:★★★★★
>>《半缘修道半缘君》在线阅读>>

《半缘修道半缘君》精选章节

“这方面的问题要去看医生,我不是……??!”

“为什么我不行?为什么你不答应我?”他几乎怒吼着说出这句话,低头咬住我的嘴,血腥味在口中蔓延。

他撕扯我的衣服,在我身上啃咬,留下一个又一个痕迹。

这疯狂的劲头,一点也不像个不行的。

可就在最后一步,他还是停了下来。

我哭的嗓子都哑了,双眼通红,身上燥热难耐,呢喃着:“常璟离,我难受?!?/p>

他看我半晌,突然拉出被子把我盖住,逃也似的离开了。

我缩在被子里,咬牙看着他仓皇的背影,恨不得咬死他。

那种感觉实在难耐,我最后受不了跑去冲了个冷水澡才好受点。

刚躺到床上,二叔给我打过电话来,我忙着接起,“二叔,怎么了?”

二叔沉默良久,没头没脑的说了句:“这几天你注意些,千万不要跟常仙那啥……做夫妻间的事?!?/p>

“为什么?”我心头一动,忙着追问。

常仙只肯对我用手,二叔又不让我跟他那啥。

二叔不肯说原因,我问的紧了,他不耐烦的说了句:“你听我的,不许跟他睡觉?!?/p>

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再打过去,他竟然关机了。

我想不明白二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更不明白我跟常璟离睡觉这事到底是牵扯了什么,带着满肚子的疑问睡了过去。

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准备好早饭,常璟离从次卧出来,“我要离开几天,去办件急事,你这几天就待在家里?!?/p>

说着,他凑近我,半威胁半哄骗的说:“好好听话,不然有的是法子让你难受?!?/p>

我想到昨晚的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脸上的痕?;乖?,我也没去上班,只好又跟公司请了假。

晚上,舍友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宿舍有事,让我回去一趟。

我早就把常璟离的话忘到了脑后,挂电话后就收拾东西回了学校。

“怎么就你一个?”我以为是宿舍人都在,进去一看才发现只有谁在我上铺的吴雨倩一个人。

“是我有事想要找你?!蔽庥曩簧袂槠1?,拉着我的手,说:“欢欢,你可要帮我一把?!?/p>

我安慰说:“到底出了什么事?能帮忙的,我一定帮你?!?/p>

吴雨倩是宿舍里跟我关系最好的一个。

她红着眼睛说:“我感觉我被那种东西缠上了,这几天我晚上明明是在家里睡觉,可每天早上都会在澄湖边上的椅子上醒过来?!?/p>

她哭着说:“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过去的,我也没有梦游?!?/p>

我一惊,“雨倩,你是怎么知道我能解决这种事情的?”

我从来没跟我同学说过,我能解决撞邪的事,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吸着鼻子说:“是赵佳美跟我说的,她在我家当保姆?!?/p>

原来是这样。

看我半天不说话,吴雨倩以为我不想帮忙,攥住我的手,带着哭腔说:“欢欢,你就帮我一把吧,从前天开始我就总是听见有人在耳边说,要淹死我,看在以前我帮你的份上,你帮我一把?!?/p>

“那我试试,但我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蔽宜?。

她的脸上有淡淡的黑气,说明她真的遇到事了,我没法看着她出事不管。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一般撞邪的人,我都能看见他们身上有黑气。

常璟离不在,我只能靠我自己了。

我想着小时候爷爷看脏的情景,准备了一些东西,临走的时候还特地叫上扁平脸鬼。

一进门,我就听扁平脸鬼说:“这屋里阴气真重?!?/p>

我迈到一半的步子顿时僵住。

“你不用害怕,你是常老太爷的出马弟子,普通的脏东西不敢招惹你?!彼易车?。

我深吸口气,进了吴雨倩家。

我让吴雨倩就像平常一样睡觉,晚上我跟着她,等到那东西出来,我就把那东西赶走。

吴雨倩忐忑的躺在床上,说来也奇怪,本来她还说自己紧张的睡不着觉,可一到十点,她就困得睁不开眼了,直打哈欠,没一会就睡着了。

睡着的时间越长,她脸上的黑气就越浓郁。

我拿着符纸走到吴雨倩身前,本来是打算把符纸贴在她的脑门上,谁知道她突然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瞪着我。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吴雨倩直挺挺的坐起来,眼睛都没眨一下。

我看她半天,发现她虽然睁着眼睛,但目光发散,双眼没有焦距。

她光着脚走到门口,像平常出门一样换上鞋,套上风衣,就出了门。

我跟着她,一路来到澄湖边上。

她坐到长椅上,看着湖面开始笑,可脸上的表情更加像哭。

“抢了我的男人,你必须死?!彼跣ψ?,说完就开始往湖里走。

同时,水里开始咕咚咕咚的冒泡,一股子难闻的腥味,蔓延开来。

眼看着吴雨倩就要走到湖边了,我忙着跑过去,搂住她的腰,往后拖她。

她啊啊的叫着,表情愤怒,拼命的要往湖里冲。

我把符纸拍在她的脑门上,她浑身一颤,摔倒在地。

还没等我松口气,脚腕上突然一凉,紧接着一股巨大的拉力把我给拽进了湖里。

我拼命的使劲,想要往上游,可试了几下发现右腿又凉又麻,根本用不上力气。

右腿脚腕上像是箍着个东西,一直往下拽我。

扁平脸贴着水面,满脸的焦急,却不敢下来。

最后我心一横,从兜里掏出前几次用的竹筷子,憋着一口气,猛地窜进水里,朝着右脚扎了过去。

滋啦两声,水里凭空出现一片血色,腿上一松,我忙着钻出水,爬上了岸。

水里逐渐映出一张被泡的涨白的女人脸,左右脸颊都是小手指粗的虫洞,她恶狠狠的盯着我和吴雨倩,“你们必须死?!?/p>

哗啦一阵水声,女人从水里跳出来,她身上裹着布,只遮住了重点部位,腿上和胳膊上也都是虫洞,还在往外流血水。

我的右腿完全失去了知觉,越着急越站不起来,扁平脸鬼吓得呜呜叫,拽着我的胳膊往后拖我。

眼看着那女人就要扑到我身上了,扁平脸鬼松开我,嗖的一下窜入不远处的林子里,没了踪迹。

女人来到我跟前,虫洞的血水滴在我的胳膊上,腥臭难闻,我被熏得直犯恶心。

“活人却有鬼气,有人给你续命!”她神情癫狂,“你这具躯体好?!?/p>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