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安徽11选5第18071981期:杜朝朝顾其琛小说独家免费分享《杜朝朝顾其琛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16 15:28

    杜朝朝顾其琛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杜朝朝顾其琛最新章节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杜朝朝顾其琛小说里,主要介绍了杜朝朝顾其琛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第二日。顾小墨早早的便起了床,把自己打理好后看妈妈还在熟睡中,便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退了出来,去厨房好一阵忙活。待一切准备妥当,杜小墨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杜朝朝。迷迷糊糊的杜朝朝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时间已经不早了。

    杜朝朝顾其琛小说

    第一章 夜色迷离

    每个城市都有那么些地方,统称夜店。夜色越浓,店内越是热闹非凡。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各色穿着时尚的男男女女扭动着身体交织其中,消耗着多余的青春与体力,醉生梦死。

    “前面的人,挡住她,不能让她跑了!”

    M市最大的酒吧里,一个暴怒的吼声在嘈杂的音乐中突兀的响起,随之而来的是酒瓶被撞倒落地时清脆的玻璃声和周围人的怒骂。

    前面扒开人群跑的跌跌撞撞的是个瘦弱的女孩儿,虽穿着并不十分修身的连衣裙,也能看出身材玲珑有致,精致的眉眼里满是慌乱,海藻般的头发柔柔的披散在肩上,清清爽爽的脸上未施粉黛,在这群魔乱舞的酒吧中很是醒目。

    此刻拼命往前跑的杜朝朝一心只想逃离这个酒吧。越往前跑,越是感觉头晕脑胀,无力思考。若不是她死死的咬住舌头的疼痛在脑海留住一丝清明,怕是此刻就要跌坐在地上,落入身后的狼爪。

    慌不择路的她,一路往与酒吧连接的休闲洗浴区跑了过去。

    杜朝朝一路跑一路转头,看后面的人是否追了上来。一不小心在走廊的拐角处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对面的人显然被突然出现的杜朝朝吓了一跳,出于本能将她推了出去。

    本就腿脚发软的杜朝朝被这一撞更是没了力气,又惊又怕间直接瘫软着坐到了地上。

    手肘落地时传来的疼痛让朝朝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嘶........”

    “这小妮子喝醉了,应该跑不远,我们到处找找,可不能让她跑了!”就在他们愣神的当口,后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几个男人咒骂着朝这边走来。杜朝朝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拉着对面的人退到了阴影里。

    慌乱中杜朝朝抬头看了看她手里拽着的男人,他的眸光不带半点起伏,泠漠而坚硬的五官华美而又单板,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子隐含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

    他这幅生人勿近的样子,杜朝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然而现在她已没得选择,僵硬了一瞬便缩进男人的怀里,躲在他身体的阴影下,试图把自己隐藏起来。

    顾其琛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大胆,愣神间就被她抓住了机会。从走廊那头的谈话听得出来,那一群人正在找的就是她。

    怀里的女人紧紧的贴着他,甚至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幽香,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她肌肤灼热的温度。

    顾其琛的身体发生了一些他无法控制的变化,他不悦的皱了皱眉,想要转身躲开纠缠在眼前的杜朝朝。

    “先......先生,对不起,是我唐突了,求你帮帮我?!笨醋抛呃鹊牡葡乱丫鱿至朔茁业娜擞?,脚步声也越来越近,若身前的男人此刻转身,下一个眨眼间他们就会看到蜷缩在这里的杜朝朝。

    想到这里,杜朝朝心一横,勾住顾其琛的头,踮起脚尖将自己的嘴唇朝他的唇上印了上去。

    “这可是你自找的!”感受到嘴唇上的一片柔软,顾其琛眼中闪过一丝暴虐,反手按住她的头,激烈的回吻过去。

    唇齿辗转间,心中的欲望愈发的强烈,顾其琛收紧了手臂,怀里的女人身子娇软,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任他予取予求。

    “哟,这里还有一对野鸳鸯,”拐角处出现了男人们身影。

    “这是有多饥渴,走廊上就亲起来了!”

    “别在这里废话了!快继续去找人,一个女人都看不住,回去怎么交代!”

    脚步声渐渐淡了去,走廊上已经没有那群人的身影,一直憋着一口气的杜朝朝稍稍安了心,同时一股缺氧的窒息感排山倒海向她袭来。

    她扭动着身子大力挣扎起来,身前的男人终于不得不放开了她。

    “唔........”骤然失去嘴边的温暖,杜朝朝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秀眉,“头好晕......好难受......”顾其琛察觉到她身上浓浓的酒味,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我提前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顾其琛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随即大力的一拉,将杜朝朝带进了身旁的休息室,顺势锁上了房门。

    “你......你,你要干什么?!?杜朝朝一时适应不了房间的黑暗,慌乱的挣扎着。

    突然她的身子一轻,整个人被打横抱起,扔在了床上。

    “你说我要干什么,”一个身子重重的压了上来,耳畔响起嘶哑的男声。说着,不容杜朝朝再出声,一个冰冷的嘴唇便堵在了她的唇瓣上,又是一个昏天暗地的吻。

    随着衣服被撕开的“嘶啦”声,杜朝朝最后一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崩断,积累许久的酒意排山倒海般向她袭来........

    唇齿交缠,呼吸交错间只剩一室旖旎,销魂蚀骨。

    疼........

    黎明时分,杜朝朝猛的从熟睡中惊醒。一股撕裂般的疼痛遍布全身。

    一床薄被下的她不着片缕,下身传来的刺痛时刻提醒着她昨夜发生的事情,虽然酒劲上头的她脑子一片混乱,但隐约中还记得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和她迎合的喘息声。

    若不是昨夜她轻易相信继妹杜芸芸姐妹相亲的戏码,给了她机会将红酒偷偷换成了高度的烈酒。她也不会变成这样。杜朝朝气血上涌,又气又羞的红了脸,此刻她只想离开。

    她看了一眼身旁熟睡男人的侧脸,从地上捡起一件外套,胡乱的套在身上,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当杜朝朝到家时,天色已大亮,来给她开门的是在家做了十几年工的陈阿姨。

    “我等了您一宿,这可算是回来了?!背掳⒁汤炊偶业氖焙蚨懦偶杆甏?,可算是看着她长大的??吹矫磐獠园鬃乓徽判×车亩懦?,陈阿姨有些慌了神。

    “.......先进来再说吧,老爷他们都还没起床?!笨吹蕉懦砩瞎诺哪腥送馓资?,陈阿姨顿住了话头没有继续往下问去。

    “那个......陈姨,我爸知道我昨晚......没回家吗?”杜朝朝嘶哑着声音问道。

    第二章 意外到来的萌宝

    这个……老爷……老爷昨晚也等你很晚……”陈阿姨被杜朝朝问的卡了壳,在心里酝酿了半天说词。

    之后,陈姨又吞吞吐吐的开口说道:“老爷很是担心你......一直不肯睡,那个,很晚了才被太太拖着回房了。所以这会儿还没起呢?!?

    陈阿姨一边说着,一边不时瞟一眼紧绷着脸的杜朝朝。

    与陈阿姨相处多年,杜朝朝怎会听不出她言语中的纠结。以她对父亲的了解,怕是根本忘了她这个女儿,早早的就和那位回房休息了。陈阿姨这样说,只是怕自己伤心罢了。

    杜朝朝对着陈阿姨勉强的挤出一个笑脸,嘱咐陈阿姨不要把她一夜未归的事告诉家里,说罢便跌跌撞撞的回房了。

    看着熟悉的房间,一路故作坚强的杜朝朝终于忍不住蹲下来抱着自己哭了出来。

    身体的伤痛,不及心痛的十分之一。

    这么多年来,无论她做多少事情,也得不到父亲的一句夸赞。从小她就知道,要乖,要听话懂事,这样爸爸才会喜欢。

    可是爸爸的眼里始终只有妹妹,虽然这个妹妹好像一直都把她当成敌人,可杜朝朝一直在努力做个好女儿,好姐姐。只是这些父亲都看不到。

    “呜呜呜......妈妈,我好想你?!倍懦ё乓桓鱿嗫?,对着里面一个笑容温和的女人哭诉道:“这个家里谁都不在乎我,无论我做什么都没有用,我只是想要爸爸可以陪我一会儿,对我笑一下,我也是他的女儿啊!”

    父亲对她的无视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想起她多年来的委屈,混合着昨晚上被妹妹灌酒的无助,以及意外失身的伤痛,杜朝朝哭的喘不过气来。

    “妈,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对,是不是对爸爸来说,我真的一点也不重要了.......”

    两个月后。

    “你再说一遍!”杜朝朝房间传出一声怒喝,震的客厅一阵嗡嗡的回声。

    看着青筋尽显、神色可怕的杜家家主杜德纯,此刻站在床边的私人医生恨不得是自己诊断失误。然而却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重复道:“杜先生,杜小姐她......她确实是怀孕了”

    “怀孕了?医生你有没有搞错,朝朝怎么会怀孕了?!币桓雎韵愿】涞纳粝炱?,是站在杜德纯身后的顾雅兰开口了。顾雅兰穿着一身贴身连衣裙,虽已过40,但身材凹凸有致,脸上的皮肤细不见纹,显然平时没有少花钱保养。

    此刻的她眼睛睁的大大的,满脸皆是不可思议,得到医生肯定的回复后,她转身对着杜朝朝说道:“朝朝,这是怎么回事,没有听说你有交往的男朋友啊,还是你上次跟一群男人出去玩的时候........”

    后面的话虽没说出来,可是她想表达的内容不言而喻。坐在一边的杜芸芸配合着开口了:“姐姐......我是不是闯祸了......我只是以为你病了,好心叫父亲和医生一起来看你”。

    说罢故意顿了顿,满脸写满了虚伪的关切,欲言又止的继续说道:“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他不是好人........”

    杜朝朝在听完医生的诊断后就一直没有回过神来,那张小巧精致的脸面无血色。她僵硬着,眼神涣散毫无焦距,这母女俩演的这出戏压根就没听到,更是没有为自己反驳。

    而她的反应看在杜德纯的眼里却变成了默认,他的脸色愈发可怕起来:“他是谁?你不说话装死给谁看,你说!是不是和那冷思齐的野种!”

    听到冷思齐的名字,杜朝朝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父亲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她本能的否定道:“不是他?!?

    说完,她又紧紧的闭上嘴,不发一言。

    听说跟冷思齐无关,一旁的杜芸芸翘起了嘴角。

    “行,你不说我也不问你,不管是谁的野种,你立马给我打掉?!狈考浼啪擦税肷?,杜德纯强忍着怒意开口道。

    “可是......这是我的孩子,您的孙子啊!”听完他的话,杜朝朝有些崩溃的看着这个有些陌生的父亲:“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您叫我打掉?”

    “你给我闭嘴!身为我杜家的女儿,成日不思进取,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呆着我养着你也就罢了,现在居然做出未婚先孕这等不知廉耻的事情。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把这个野种打了,要么.......你给我滚出这个家门,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被杜朝朝的态度彻底激怒的杜德纯甩下这些话,便头也不回的从杜朝朝房里离开。顾雅兰母女随着杜德纯一起走出房门,临走时杜芸芸还留给朝朝一个胜利的微笑。

    随着他们一行人的离开,嘈杂的房间彻底安静下来。杜朝朝靠在床头心下一片苍凉。

    当夜幕重新降临时,杜朝朝拖着行李,在给好友安然发了一条告别短信后,毅然离开了。

    六年后——

    一架飞机缓缓停在了M市最大的机场。

    穿着一身休闲套装的杜朝朝拖着行李箱从机场往外走去。齐肩的栗色短发。柔软有光泽。巴掌大的脸画着精致的妆容,一颦一笑如6年前一般吸引目光,顾盼生辉。

    她的身边跟着一个约摸4.5岁大的小男孩。圆圆的脸上挂着讨喜的笑容,一双眼睛又圆又亮,好像两颗黑葡萄。睫毛像一把浓密的扇子,不时随着眨眼的动作扑闪扑闪的??醋湃萌巳滩蛔∶话?。

    小小的人儿穿着一条绅士的背带裤,衬衣上还煞有其事的打着领结,乖乖的自己拖着小箱子跟在杜朝朝身后。

    “好漂亮的两姐弟,真是羡慕,这爹妈得有多好的基因啊”

    “看这个弟弟。粉妆玉琢的。跟个洋娃娃一样?!?

    听着路人的夸赞声,小小人儿挺了挺胸膛,走的更起劲了。

    “妈.......姐姐?!毙⌒∪硕懦囊陆?。

    “嗯?”朝朝忍俊不禁,低头看着她的儿子——杜小墨

    “你看,别人都说你是我姐姐呢,”杜小墨说的理所当然:“所以我以后在外面叫你姐姐,在家里才叫妈妈?!?

    第三章 冤家路窄

    调皮!”杜朝朝拿这人小鬼大的儿子没有办法,转开话题说道:“我们回来你安然阿姨一定很高兴,让她请我们吃大餐去?!?

    听到安然的名字,杜小墨小小的欢呼了一声:“哇哦,马上就能见到安然姐姐了,太好了!”

    “宝贝不可以没礼貌哦?!倍懦晕⒄溃骸鞍踩皇锹杪璧呐笥?,你得叫她安然阿姨才对?!?

    “可是,你看别人都说你是我的姐姐。而且刚才我不是跟你说好了吗,在家里才是妈妈,在外面是姐姐?!倍判∧⊥坊文运档恼裾裼写剩骸八园踩唤憬阋彩墙憬?,而且最重要的是......”

    杜小墨顿了顿,故作神秘的向着杜朝朝靠了靠,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要跟安然姐姐结婚的,要是叫安然阿姨,她不肯嫁给我了怎么办!”

    杜朝朝终于绷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小家伙,到底是像谁啊!

    说说笑笑间,母子俩已走到候机大厅。杜朝朝看看表,离安然来接他们还有一段时间??吹讲辉洞Φ目Х忍?,便带着杜小墨过去休息一会儿。

    可能是由于最近北方暴雨天气,造成飞机大面积晚点,当杜朝朝走近咖啡厅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不少滞留的人。

    陷在咖啡厅软软的沙发里,一股疲惫感向她袭来,杜朝朝不由得皱了皱眉。

    “我去给你买杯咖啡吧,喝了没有那么累了?!笨醋怕杪杵1沟拿嫒?,杜小墨站起身关心的说道,一小大人的模样。

    想想六年前,也是在这个机场,被赶出家门的杜朝朝带着肚子里的儿子孤身一人拖着行李离开,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

    好在那些日子已经熬过来了,她的杜小墨健健康康的长大,现在懂事可爱,智商情商都堪称一流,但凡认识的人无一不啧啧称赞,那些不堪的苦难统统已经过去了!

    杜朝朝收回心神,点了点头抬手准备召唤服务生。没想到杜小墨却从桌子那头走过来,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这位美丽的公主,有什么需要我这个骑士为您效劳的吗?”

    看着耍宝的儿子,杜朝朝忍俊不禁,配合着他道:“这位勇敢的骑士,请给我来一杯美式咖啡好吗?!?

    “好的公主?!倍判∧非飞肀阆蚬裉ㄗ呷?。

    ……

    离他们不远处坐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神,挺拔贴身的西装一看就是出自名师之手,衬的人多了一份贵气。只见他紧盯着杜朝朝和杜小墨,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似乎看到什么有趣的事。

    从杜朝朝带着杜小墨出现在这家咖啡厅时,顾其琛就注意到了他们,无论是女人还是小孩,都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是在哪见过呢?思索间,便看了一出杜小墨公主骑士的小“把戏”,顾其琛觉得很是有趣。

    顾其琛对面坐着一位打扮入时的女人,乌黑的头发高高挽起,穿着今年最时尚大牌的连衣裙,衬的身材玲珑有致。妆容精致的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正跟顾其琛说着什么。

    看到对面的顾其琛嘴角挂了一丝微笑,纪雨晗微微松了口气,语气轻松的问道:“坐了这么久,你要喝点什么吗?”

    “美式咖啡?!倍悦娲吹纳艚似滂〉淖⒁饬κ栈?,顺着话淡淡的回了一句。

    得到答复的纪雨晗不禁喜形于色,站起身往柜台走去。冷不丁后面传来一个冷冽的男声:“我希望,没有下次了?!?

    纪雨晗心里一沉,从这简单的一句话里,她听出了顾大少的厌恶。她费了好大的力努力维持住面上得体端庄的微笑,继续着前进的方向。

    本以为跟在顾其琛身边多年,多少也能对她有些情,本想借这次来送机,让媒体把他们关系宣扬出去。也好坐实了他顾其琛女人的位置,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狠。

    不过顾其琛身边除了她并没有任何女人,再忍忍,或许现在还不是时候。

    纪雨晗恨恨的踏着脚下的高跟鞋,脸上却面色不改的往柜台走去。

    柜台前点咖啡的人排成了一列,站在队列中的杜小墨格外的显眼。他规规矩矩的站着,漆黑的大眼睛不时左右看看,遇到和他对视的人便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这是谁家的小朋友啊,小衬衣上还打着领结,真是萌化了?!闭驹谇懊娴囊晃慌孔房吹剿?,忍不住夸到。

    “哎呀他还对我笑了,真忍不住想捏捏他的脸,肉嘟嘟的真可爱?!?

    “这么个小小人儿还在认真排队呢,来来来,到阿姨这里,阿姨让你站前面?!?

    “谢谢阿姨,阿姨你真好看,”杜小墨抬头就是一个卖萌杀,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甜甜的小嘴儿顿时让前面的阿姨乐开了花。

    前面传来的骚动让等在后面本就不耐烦的的纪雨晗紧紧皱起了眉,平日里要喝什么吩咐下去自然有人鞍前马后的送来,她几时排过这么久的队?

    要不是为了顾其琛,她才不会站在这里。想到顾其琛,纪雨晗压了压心里的火,换了个姿势继续等着队伍缓缓前进。

    买完咖啡的杜小墨端着盘子往回走,他走的很稳,生怕盘子里的咖啡倒出来。身后的大人们也都好心的往边上移了移给他让出一条路来,除了那个不停翻白眼没耐心的纪雨晗。

    “啊.......”专注着盘子里咖啡的杜小墨没注意到身前的纪雨晗,一不小心便撞了上去,倒下的咖啡溅了纪雨晗一身。

    “我的裙子!”弄脏了裙子的纪雨晗又惊又气,顺手推了杜小墨一把,把他推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第四章 初见爹地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没长眼睛吗!我这裙子多贵你知道吗,把你卖了都赔不起!你家里人呢,给我喊出来?!北揪捅锪艘欢亲踊鸬募陀觋洗丝桃补瞬簧衔炙亩俗锰辶?。

    “这位女士,如果是我们的错你的裙子我会赔的,你放心好了?!币恢惫刈⒆判∧亩懦尤巳褐屑烦隼?,抱起他,关切的问道:“宝贝,摔疼了吗?”

    “姐姐,我没事?!倍判∧匙哦懦牧α空酒鹕?,瘪了瘪嘴一脸无辜的说道:“本来我买了咖啡往回走,这位阿姨挡在我前面我没看到,一不小心就把咖啡洒到她身上了?!?

    说完杜小墨冲纪雨晗弯了弯腰:“对不起阿姨,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你的裙子我们会赔给你的?!?

    本就面色不虞的纪雨晗听了杜小墨的话更是火冒三丈,阿姨?姐姐?明明赶来的那个女人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在他嘴里生生给自己加了一辈,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赔?你们拿什么赔,这可是今年全球限量版,你有钱都买不到,更何况......”她上下打量杜朝朝两母子:“你们身上的衣服都是便宜货吧?!?

    她的话让围观群众炸开了锅:“不就是个小孩子么,人家孩子走的好好的,你自己站个路中间,现在怪起孩子来了?!?

    “对啊对啊,有钱了不起啊,这么小的孩子你还伸手去推,你这是作孽啊!”

    “哎,她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我好像在哪见过哎?!?

    “她不是刚才跟顾氏集团的顾大少身边一起进来的吗,没想到顾大少品味好像也不怎么样嘛,啧啧啧?!?

    听人提到顾其琛,暴怒中的纪雨晗恢复了理智,这里离他们坐的沙发不远,这场骚乱想必他也知道了,不知道顾其琛他会怎么想。

    正想着,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人群外响起:“发生什么事了?”

    纪雨晗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过来的正是顾氏集团的顾大少顾其琛。

    “你怎么过来了?没什么事,就是这个孩子不小心把咖啡泼到我身上了,不是什么大事?!奔陀觋隙ǘㄉ?,换成一把软软糯糯的声音开口回答道。

    杜朝朝忍不住一声冷笑:“哦?是吗?刚才这位小姐不是把我儿子推到地上,还说把他卖了都赔不起你的裙子,难道这还不是什么大事么?”冷冷的嘲讽道。

    瞟了一眼顾其琛不悦的眼神,纪雨晗连忙解释:“我只不过是轻轻碰了碰他,他人小没有站稳自己摔倒了,况且这条裙子可是我托了国外的朋友才买到的,人家自然心疼嘛,所以比较着急就说错话了?!?

    “你放心,虽然我身上都是‘便宜货’,但是这条裙子我会照价赔给你,可是......”杜朝朝顿了顿,狠狠的盯着纪雨晗的眼睛,像一只护崽的母狮子:“你得就你把我儿子推倒的事情向他道歉?!?

    杜朝朝凶狠的眼神让纪雨晗心头一紧,可是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她死撑着还想开口狡辩。

    “裙子你不用赔了?!笨醋攀绿⒄沟墓似滂⊥蝗豢诹?。

    “为什么?”纪雨晗没想到顾其琛会站在那对母子那边,很是惊讶?!八亲龃硎铝?,为什么不用赔,这条裙子对我很重要,不是为了见你我根本舍不得穿?!?

    “我在说,不用赔了?!奔虻サ囊痪浠袄锎磐?,刀子一般的眼神让纪雨晗彻底冷静下来。

    回过神来的纪雨晗吓出一身冷汗,平日的她是绝不敢反驳顾其琛的,今天又惊又怒之下差点毁了她这么多年在顾其琛面前苦心经营出的乖顺听话的样形象。

    “不用了先生,是我家孩子犯的错误,该赔的我一定会赔?!闭驹谝慌缘亩懦诹耍骸翱墒且宦胧鹿橐宦胧?,我希望这位小姐可以为刚才推到我儿子的事情向他道歉?!?

    杜朝朝的话让顾其琛有些惊讶,已经多年未曾有人这样跟他说话了,这张写满了倔强的小脸,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

    一时间,周围安静了下来。

    “算了,不用阿姨给我道歉了,我相信她不是故意推我的,人上年纪了老胳膊老腿的不好控制,我原谅她了。反正那哥哥说不用赔那就不赔了吧,谢谢大哥哥?!币恢闭驹诙懦砗蟀缥薰伎闪亩判∧槐菊目诹?。

    见识过自己宝贝儿子能说会道的本事,杜朝朝不由的好笑,心里的怒气也散的七七八八了。杜小墨这张巧嘴,一向让她无可奈何。

    顾其琛也被他煞有其事的口气逗的笑了起来,刚才还好似冰山一样的脸瞬间融化。这副机灵的样子,真不知道他爹是谁,能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儿子。

    唯有杜小墨口中“老胳膊老腿”的纪雨晗气的铁青了一张脸,却碍于顾其琛在场不好发作,气的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在心里把母子俩翻来覆去的咒骂。

    “要是有什么不满意,这条裙子我来给你赔?!笨吹郊陀觋下车牟桓?,顾其琛冷冷的开口道。

    “不......不用了,小孩子不小心而已,是我反应过了”纪雨晗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时间好像不早了,我们先走吧,别耽误了你登机?!?

    临走前,顾其琛探究的看了杜朝朝一眼,深邃的眼神看不出喜怒。

    杜朝朝察觉到他的目光,大方回望着点头一笑,算是感谢他仗义相助。

    随着他们的离开,杜朝朝也无心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算算时间安然也差不多要来了,便带着杜小墨向机场外走去。

    “妈妈,刚才那个哥哥你觉得怎么样?”正走着,杜小墨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嗯?什么怎么样?”杜朝朝没跟上儿子的脑回路。

    “我是问,你觉得这样的给你做男朋友怎么样?”杜小墨说的很认真?!拔揖醯猛Σ淮淼?,长得帅,大长腿,穿衣服有品味,又仗义,嗯......跟我颇有几分相似。

    第五章 活宝安然

    噗......”杜朝朝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

    “嗯......我觉得他跟你比,还差点儿,而且他有女朋友啊,你总不能让妈妈做破坏别人感情的坏人吧?!倍懦鹤哦?,还不忘给他树立正确的三观。

    “嗯...跟我比,就是他的眼光差了点,但是妈妈,你不能以我为标准的,像我这样完美的男子汉你是找不到了??上蚁肴⒌氖前踩唤憬?,哎,妈妈你要怎么办才好......”小小的人儿陷入了纠结。

    说说笑笑间,两个人已经走出了机场。

    “小墨宝贝!”机场外一辆亮黄色的超跑前站着一个妙龄女郎,烫着大波浪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一件宽松的衬衣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多了一分慵懒。超短的热裤下是一双修长的双腿,引得过往人纷纷侧目,这正是来接机的安然。

    隔老远看到一大一小出来的身影,安然便挥手夸张的喊到。

    “是安然姐姐,”听到她的喊声,杜小墨惊喜的说道。

    “安然姐姐!我好想你啊!”杜小墨一溜小跑。扑进了安然的怀里。

    “小墨宝贝,姐姐也好想你!今天小墨宝贝穿的真帅!来给姐姐亲一个?!?

    “安然姐姐也越来越好看了,简直是个大美人!”说完杜小墨‘吧唧’一口亲在了安然脸上,两个人笑成一团。

    跟在后面的杜朝朝看着这耍宝一般的安然和小墨,满脸黑线,也不知道自家儿子这张抹了蜜般的小嘴长大后会忽悠多少小女生。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有什么上车再说好吗?!倍懦刹幌氡蝗宋Ч?。

    “小墨上车,姐姐为了来接你特地找我哥借的他新买的超跑,怎么样,适合你的气质吧?!卑踩灰凰ν仿冻錾砗罅粱频某ㄅ衽艹?,满脸写着“快夸我啊!”

    “哇!安然姐姐你果然懂我!”杜小墨满脸的兴奋,欢呼一声便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快被这骚包的颜色闪瞎眼的杜朝朝一阵无语,不由得怀疑这儿子是不是在医院抱错了。

    “这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最爱你的安然姐姐呢!”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的安然立即膨胀了:“像我们这种有品位的人,眼光当然是一样的?!?

    说的兴起的安然还不忘揶揄杜朝朝:“看看你妈妈,她就一定理解不了。等你长大啦,姐姐给你送一辆一模一样的?!?

    “哎哎哎,你可算了吧?!碧虐踩辉剿翟讲幌裱?,杜朝朝连忙止住她的话头?!昂煤每?,不要分心?!?

    安然开着车兜兜转转,停在了某小区的高档别墅。

    “你跟小墨就住这吧,这里环境还挺好,就是小了点儿?!卑踩煌湎卵?,默默杜小墨的头:“委屈小墨了,不是姐姐小气,是你妈妈说的,你们两个人凑合凑合?!?

    虽然习惯了安然从小就跳脱的性子,但听着她无限“委屈”的话,结合面前这栋高档别墅,杜朝朝还是有些忍不住的头疼。

    “麻烦你认真的告诉我,这是你说的小地方吗?是不是我们对大小的理解有些不同?”杜朝朝满脸黑线。

    “对啊,你说的话我怎么敢不听,我特地问了,这套确实是我家最小的房子了?!碧哦懦室傻幕?,安然越发委屈了。

    “我家的房子你去过的,这样一比这里确实是小房子啊?!卑踩焕碇逼车卣裾裼写实?。

    杜朝朝想起第一次去安然家的样子,花园里立着一个喷水池,后院还修着一个硕大的游泳池,不提房子里的金碧辉煌,就那个小花园就让人叹为观止了。

    好吧,这样比较下来眼前这个高档别墅似乎还真的是“小”房子,这样一想,杜朝朝便安心了。

    一进屋,杜小墨就欢快的“探险”去了,楼上楼下的疯跑起来??醋哦哉饫镆磺卸几械叫缕娴亩?,杜朝朝忍不住有些心酸。

    曾经她也是住在这样的别墅里,有母亲温柔的笑脸,有父亲爽朗的笑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是从什么时候发生改变的呢?是母亲去世?还是从继母住进来开始?果然是有了后娘就会有后爹呢。

    杜朝朝在心里冷笑,随即她摆摆头,过去的就过去吧,现在的她也生活的很好。

    “安然,这个房子这么大,房租.....”

    “房什么租,你别瞎操心了,给我安心住着吧?!卑踩话诎谑?。

    “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可我总不能......”

    话还没说完,就被安然抢过话头:“我说杜朝朝!我们第一天认识是不是。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了,你一离开就是那么远,我也帮不上你什么。现在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还跟我扯这个?”

    安然连珠炮一般地说了一通,还不忘狠狠瞪了一眼杜朝朝:“婆婆妈妈的,非让我生气是不是?!”

    “再说了,算起来你儿子还该管我叫声干妈呢,这房子是给咱乖乖儿子住的,没你啥事!你就别给我叽歪了?!?

    “谢谢你?!辈恢牢裁?,杜朝朝鼻子忽然有点发酸。她心里清楚安然是真心对自己好的,千言万语都在这声谢谢中了。

    安然说罢岔开了话题,聊起了朝朝这些年的经历,和杜小墨的一些趣事。

    笑闹了一阵,杜朝朝突然沉默了。

    “那个.....我爸......他那边怎么样了,我走以后,他还好吗?”杜朝朝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

    “人家都跟你脱离父女关系了,你还担心他做什么?!卑踩缓苁俏虮Р黄剑骸暗背跄茉谀阕罴枘训氖焙虬涯愀铣黾颐?,还能有什么过的不好的?‘一家三口’和和美美,最近那个私生女总往冷思齐那儿跑,听说人家一门心思的想跟冷家攀上亲呢!”安然语气很是不屑。

    “对了,你走的这些年,冷思齐一直试图找你?!卑踩欢倭硕伲骸拔颐挥懈嫠咚愕那榭?,现在你回来了,要不要见一面?”

    杜朝朝摇了摇头:“我现在这样,见了有什么意义,无非是徒添烦恼罢了?!?

    安然见她态度坚决,也没有再劝下去。只让她早点休息,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第六章 职场遇故人

    第二日。

    顾小墨早早的便起了床,把自己打理好后看妈妈还在熟睡中,便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退了出来,去厨房好一阵忙活。

    待一切准备妥当,杜小墨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杜朝朝。

    迷迷糊糊的杜朝朝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时间已经不早了。

    她瞬间清醒,掀开被子慌慌张张的下床,嘴里还念叨着:“宝贝你把书包准备好,时间不早了,妈妈这就去给你做早餐,我们带着路上吃?!?

    “妈妈别急,我已经把早餐做好啦。你快点洗漱完过来,我去餐桌等你哦?!倍判∧涣车靡獾耐吞呷?。

    “我的宝贝,多亏了有你!”杜朝朝表情夸张的感叹道:“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你就是妈妈的小骑士,以后就拜托你照顾妈妈了!今天你这么乖,要什么妈妈都答应你!”

    “真的吗?”杜小墨笑的很得意:“那就开昨天安然阿姨的那辆车送我去上学吧?!?

    想到那辆亮瞎眼的豪华跑车,杜朝朝忍不住眯了眯眼,再次怀疑儿子的审美是随了谁。

    尽管心里嫌弃无比,可是答应了他的也不能反悔,杜朝朝只得无奈的答应了。

    吃完早餐,母子俩便开车出了门。一路上杜朝朝千叮咛万嘱咐,毕竟国内的情况与国外还是有些许不同。

    “能用脑子解决的问题不要用手?!?

    “知道了,我可是个绅士?!?

    “对女孩子要一视同仁,不能因为你不喜欢就不搭理人?!?

    “呃.....我尽量?!?

    “不要跟老师捣乱,老师说什么你就照着做,有不满意的地方回来跟我说,不要顶嘴?!?

    “遵命!”

    安排好杜小墨,杜朝朝将车开往她的新公司。

    而此时的顾氏集团的珠宝设计部已经为空降而来的杜朝朝炸开了锅,大家议论纷纷,不断交头接耳,互相交换打听来的消息。

    “你们知道吗,听说从国外调来的美女设计师今天就要来公司了?!?

    “什么美女设计师,谁知道是不是又是个镀层金回来的关系户?!?

    “这个不太可能吧,听说还是M国的G大学珠宝设计系毕业,那可是出了名的严谨?!?

    “说起M国,”一个同事突然说道:“烟岚,你好像也是在那留学回来的,会不会那么巧你们刚好认识?!?

    “你以为那些随便不知道哪来的阿猫阿狗我都会认识么,”烟岚尖锐的声音里满是不屑:“我可是跟着林染学姐出来的,不要拿一些不三不四的设计师往我身上靠?!?

    众人早已习惯了烟岚的脾气,这话说的虽有些目中无人。但提到林染,众人也无法反驳,毕竟连她都认可的人,确实是有些真本事的。

    当杜朝朝走进公司时,这边的八卦顿时告一段落。

    八卦的女主角一现身,就吸引了四面八方的目光。

    精致的妆容,海藻般的头发高高的挽在脑后,配上一身简洁干练的ol套裙,更是衬的她气质超群。

    “大家好,我是新调来的杜朝朝?!辈炀醯酱蠹彝独吹奶骄康哪抗?,杜朝朝大大方方地笑了一笑,自我介绍道。

    环顾四周,杜朝朝见到了一副意想不到的面孔,对方也是同样的惊讶,显然并没有想到出现在这里的会是她。

    无视掉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杜朝朝直径向经理办公室走去。

    “咚咚”礼貌了敲了两下门,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后,杜朝朝打开门走了进去。

    待看清办公桌后的人,杜朝朝更是惊讶了:“林染学姐?!?

    林染是杜朝朝大学时期的学姐,对外一直以“冰山美人”著称,私下里却对杜朝朝多有照顾。

    学校里的林染可谓是风云人物。以全国第一名的高分考入G大学,主修的便是珠宝设计专业。

    不仅人长得美,在珠宝设计方面似乎也格外受上天眷顾,毕业设计甚至拿过国际珠宝设计大奖,成为各大珠宝公司争抢的对象。

    杜朝朝曾有幸被分配到她负责指导的小组跟着学习了两年,直到她毕业回国,两个人便失去了联系。当时同一小组中的另一个中国同学,便是在外面遇到的李烟岚。

    似乎是早就料到来人是杜朝朝,林染精致的脸上并没显露半分惊讶,只是淡淡的点点头示意杜朝朝坐下。

    杜朝朝被她淡定的神情感染,收起了心中的惊讶,定定神谈起了进公司该签署的文件合同。

    谈完了正事,见林染并没有赶人的意思,杜朝朝便开口聊起了一些近况。

    看着对面这个学生时代受自己指点照顾的小学妹如今成为独当一面的设计师,林染也是感慨颇多。不由得提点了她几句公司里的人事状况跟每个人的脾气性格。

    “好啦,跟你说了那么多,你心里知道以后注意点便是。说到底,职场还是以实力为主。你也不用太过放在心上。今天就不给你安排工作了,熟悉一下环境,明天按时来上班?!?

    谢过林染学姐,杜朝朝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哟,刚才没注意我还以为看错了呢,原来真是杜大设计师啊。不是听说你在M国定居了么,这是哪里不如意又回国发展了呢?”

    这熟悉的充满嘲讽的语调,不是李烟岚还能有谁。

    杜朝朝对她话里的敌意不以为意,抬头淡淡的说道:“好久不见烟岚学姐,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这次回国只是因为公司说有一个大型项目,把我调回来帮忙的?!?

    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听在李烟岚耳里便变了味:“什么项目还非得你来不可,真是好笑了?!?

    这话里的火药味让杜朝朝一愣,时隔多年,没想到烟岚学姐还是像以前一样看她处处不顺眼,她说什么都是错,索性闭上了嘴不接她的话。

    其他的同事们没见过李烟岚如此有攻击性的一面,平日相处时虽说一向目中无人眼高于顶,可想想她显赫的家世加上确实有能力,也只当是小女孩的公主脾气罢了。

    没成想今天对着这个新来的设计师开口就是夹枪带棒,看来八成两个人之间有旧仇。

    一时间没有人开口,空气似乎有些凝结。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