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安徽体彩十一官网选五:(全章节)和美少女一起降妖除魔在线阅读_百无忌小说阅读by千钧四两

    发布时间:2018-11-16 15:28

    和美少女一起降妖除魔百无忌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闹鬼公交车、微信群杀人游戏、养小鬼的女明星、降头术杀人凶案、被鬼夫纠缠的少妇、流传数百年的欧洲凶灵游戏、寸草不生的百年鬼宅……百无忌是这辈子都不想牵扯进这些事情里,但如果它们都不要命的来烦自己,那就别怪老子殴打得你们魂飞魄散!

    和美少女一起降妖除魔

    第一章 末班鬼公交

    夜里九点半,百无忌坐在最后一班44路公交上摆弄着手机。

    咣当咣当,公交车不断的晃荡,百无忌坐在公交最后一排的座位上,身子来回乱摆。

    “能把公交车开出八十年代的火车的调调儿,这司机也真是牛逼啊……”

    一边儿吐槽,百无忌一边乐呵呵的发着朋友圈:爷今天找到生命中的第三十七份儿工作了,已经向着人生巅峰迈出三十七大步……

    刚发完,下面就又回复的。

    东陵血尸妖:呵呵,才三十七步得瑟什么,你走向人生巅峰的旅途就跟西天取经似的,这辈子能不能走到都是个事儿。

    萌萌哒阿飘:哎?小忌忌是个路痴呢,没准儿走反了都不知道呢。

    谁的咽喉是我酒杯:所以你的人生巅峰距离你……还有十万八千里加三十七步?

    ……

    “一群孙子,就是看不得哥好,我呸!”百无忌对着手机呸了一口。

    咣当!

    公交车突然使劲儿晃荡了一下。

    百无忌挑眉抬头,原来是车到了一站,这一站上车的人挺多,不过也挺怪的。

    老头老太太居多,估计是广场舞跳累了,各个蔫头耷拉脑的,百无忌没怎么留意,继续看着手机。

    但没多一会儿,百无忌余光看到一道清纯可爱的俏丽身影,静悄悄的走到她身边,然后坐下。

    百无忌往旁边看一眼,是个长得挺漂亮的小姑娘,看样子十七八岁。

    小姑娘对着百无忌一笑。

    百无忌也一笑。

    一笑过后俩人就都开始玩手机。

    手机这个东西,现在已经占据了年轻人空闲时间的百分之九十。

    公交车继续开,夜里的街道很静,百无忌的耳朵里,只有咣当咣当的车子晃悠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因为车子晃荡,还是怎么回事儿,百无忌总是觉得自己身边儿这位小美女,上车没多一会儿,就开始一个劲儿的发抖,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似的。

    嗞嗞!

    突然,一阵嗞嗞的声音响起来,百无忌抬头,是公交车上的小电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了,上面尽是雪花。

    “唔!”

    刚看一眼,百无忌就突然听到自己身边那女孩儿轻轻的喊了一句。

    百无忌转过头去,那女孩儿脸色已经不像刚刚那么好看了,有点白,煞白,她伸出小手儿捂住自己的小嘴儿,另外一只手拿着手机,小手儿哆哆嗦嗦的。

    “哎,你这干嘛呢?”百无忌忍不住问了一句。

    女孩儿转过来,眼泪在眼圈儿里打转儿,看着百无忌跟见鬼似的,但仔细看看,女孩儿眉头一皱,一点儿点儿松开捂嘴的手,对百无忌问道:“你是人还是鬼?”

    “我特么长得那么吓人么?”

    “呼……是人就好,就好……”小姑娘哆哆嗦嗦的点点头。

    “别打岔,你这干嘛呢?”百无忌又问。

    女孩儿哆哆嗦嗦看着百无忌,然后说道:“我……我们上错车了,这车……这车不是拉活人的,是……是拉死人的车?!?

    “嗯?”百无忌眉毛一挑:“怎么说呢?”

    女孩儿这时候哆哆嗦嗦的将手里的手机递给百无忌,接手机的时候,百无忌感觉到这小美女手心儿冰凉。

    手机上是一条新闻。

    “2015年9月3号,晚八点,44路公交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车上二十三名乘客无一生还……”

    9月3号是一个星期前,那天百无忌刚刚来到这座新的城市。

    百无忌眉毛一挑,看着小脸儿煞白的小美女:“可这四十四路不止一辆车吧?”

    “你看下面?!毙∶琅只聊?,新闻的后面还有一条,因为事故严重,整顿取消了44线……

    取消了?

    嗞嗞!

    百无忌的耳边又传来嗞嗞的声,抬头一看,公交车上的小电视出现了画面,那是一条烟雾缭绕的长桥,横跨平静的河水,画面昏暗,河岸两侧是一片暗红色在随风涌动……

    百无忌皱了下眉头,视线重新扫视了一下整个车,刚刚上车的那些老头老太太,不知何时开始,身上撒发着绿绿的幽光,他们眼神空洞,头微微低着。

    “还……还真特娘的见鬼了?”百无忌眉毛一挑。

    “不,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一个传说……”女孩这时候将嘴靠近百无忌的耳朵,然后继续说道:“这类出事故的公交车,出事儿之后都会生出车灵,行驶于阴阳两界,将刚刚死去的人,载入阴间?!?

    “那活人上了这个车,会怎么样?”百无忌回头,看着一脸阴气森森的女孩。

    女孩儿摇头,突然,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瞪大,眼中尽是恐惧,她看着前面的位置,轻声说道:“糟……糟了,我们说话太多,阳气外泄,我们被它们发现了?!?

    百无忌回头,只见那些原本低头,身上散发着幽光的老头儿、老太太们,此刻都微微抬起头来,嘎吱……嘎吱……

    它们僵硬的将头转了一百八十度……一百八十度!

    唰!抬头,睁眼!一双双黑漆漆的空洞的眼窝对着百无忌和小美女。

    “桀桀……有活人……活人啊……”

    “我……我就说味儿不对嘛……”

    “还是坐着?我们……死了还来跟……我们抢公交座位……”

    ……

    “不是,你们也没站着啊?!卑傥藜擅济惶?,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腕儿被一只冰凉的小手儿抓住,百无忌一愣,车子咣当一声,停住了,似乎是到了新的一站。

    抓住百无忌手腕儿的是那小美女,趁着停车,小美女一把拽起了百无忌,拉着百无忌就从座位上站起来。

    “趁着停车,快跑!”

    不管三七二十一,小美女拉着百无忌就往车后门跑,期间,百无忌感觉自己的脸已经接触到了这些老鬼身上散发出来的淡绿色的鬼雾……

    下车,百无忌发现这是一片荒郊野岭。

    两人跑了一阵儿,小美女终于停下了脚步,蹲下喘息着,回头看看:“呼,得救了得救了,它们没有追来?!?

    百无忌却往身边看看,对小美女一笑:“那行,谢了,没什么事儿我就走了?!?

    “啊?走?别啊,你知道这是哪里吗?我知道一条路,我带你回去吧?!彼底?,小美女对着百无忌勾了勾手指,那样子看起来甜美可爱,一边儿勾手指,一边对百无忌轻声说道:“而且……而且这是个荒郊野岭,我,我一个女孩子有点害怕,你陪我好吗?”

    百无忌嘴角一抽,干笑着摇头:“算了美女,没什么事儿就让我走吧,我这还着急面试呢,今儿晚上十点,晚了工作就没了?!?

    说完,百无忌看都不看这小美女,掉头就冲着另外的方向走去。

    小美女一愣,那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她静悄悄的跟上了百无忌。

    “我真的挺害怕的,那你不跟我走也行,我跟着你呗?”

    百无忌却停住了脚步,叹口气,心说奶奶的,真是离开家多久都躲不开这些玩意儿啊,老子想躲都不行吗?你丫还跟上了?

    百无忌无奈,回头看着小美女:“你不是人吧?”

    “你……你说什么,我不过是自己害怕,你这人怎么还骂人呢!”

    “别跟我这卖萌,你特么连脚都没有,跟我在这装什么活人!”百无忌说着,目光扫向小美女的脚,不过,小美女穿着的是长裙,根本看不见脚。

    但小美女那一脸无辜、可怜之色却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寒意,嘎吱……女孩儿动了动脖子,她带着寒意的脸上流露出笑意,嘴咧的很长,两腮的牙齿都要被百无忌看到了,小美女看着百无忌,咯咯发笑的问:“哦?你是怎么知道……我没有脚的!”

    后半句的声音和表情都变得格外狰狞!

    但百无忌却说了一句让小美女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话。

    “下车的时候我给你使了个脚绊儿!”

    说完,百无忌掉头就跑,他是真的着急,刚才看点儿就九点半了,十点不到那栋写字楼,自己这个新工作就泡汤了。这可是跟家里亲戚吹下海逼好工作啊,月薪一万呢!这工作要是没了,没面子是小,没钱是……

    刚想到这,百无忌面前不远处的树林里,出现一道红色的模模糊糊的身影,身影伴随着狞笑:“桀桀桀……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身影一闪,瞬间来到百无忌的面前。

    漂亮的脸蛋儿已经消失,煞白的脸上布满红色的血丝,双眼时黑漆漆的空洞,两股浓黑恶臭的血,从眼窝中流淌出来,那双手渐渐伸到百无忌的脖子……

    “我死的……死的好惨……我要一百个替死鬼……本来……本来我想让你死的不知不觉,但你竟然敢反抗!桀桀桀……”

    “停?!?

    百无忌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手,看着女鬼,说道:“你等一下……”

    女鬼恐怖狰狞的表情被百无忌突然一句话搞得有点发呆,做鬼十几年,杀人无数的她,还真没见过谁见鬼如此淡定,而且还跟她说了句停,停下干嘛?

    百无忌这时候蹲下,脱下了自己的一只鞋,然后站起来,将自己的鞋掂在手上。

    “桀桀桀……”

    “桀你妈个头啊!”

    啪!

    百无忌一鞋底子甩女鬼脸上,女鬼直接被百无忌扇了一个趔趄,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呢,百无忌又一鞋底子抽女鬼脑门儿上了!

    “妈哒老子跟没跟你说,我特么这赶时间呢?让你走你不走!耽误老子工资,老子特么的打死你全家啊!”

    女鬼想反抗,结果又是一鞋底子。

    妈的这是谁见鬼了?

    人鬼殊途,人属阳,鬼属阴,就像正负两极一样互相排斥,所以人永远碰不到鬼,鬼也碰不到人,鬼杀人,也是靠精神攻击,除非是怨念极大的厉鬼,但即便如此,人还是没办法碰到鬼。

    “妈哒你还想反抗?老子打死你啊!”

    第二章 闹鬼大厦

    女鬼莫名其妙的就被百无忌一顿胖揍。

    没错儿,是揍……

    原本,厉鬼害人有着天生的优势,人碰不到鬼,鬼的怨念强大可以改变人的精神,让人产生幻觉,多数人被鬼所害,其实都是自己杀死了自己。

    也有少数怨念极深的厉鬼,怨力强大,可以真实的触碰到人,杀人作恶。

    但归根到底,人永远不可能碰到鬼。

    所以,女鬼被打得形体涣散,模模糊糊,眼看着就要魂飞魄散了,她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被一个活人给揍了。这感觉就像自己是活人,看着漫画正吐槽呢,就被二次元的妹子啪啪俩嘴巴给抽了似的。

    “大哥……大哥!住手,小鬼知错了,饶命啊,饶命……再打就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了……”

    女鬼哭嚎着求饶。

    百无忌也是打累了,动作停下,活动活动胳膊,然后就把鞋套脚上了。

    “谢大哥饶命,谢大哥!大哥大恩大德,来世我做牛做马……”

    “得得得,来世个粑粑,你特么作恶多端,不知道害多少人,投胎之前不知道得在地狱待多少年呢,赶紧滚蛋吧?!卑傥藜伤底?,对女鬼挥挥手,然后转身就要走。

    不过走出两步,百无忌又立刻回头,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女鬼,说道:“撤了啊!鬼打墙给我撤了!”

    “啊,啊是,忘了,我刚才忘了……大哥息怒,这就撤,这就撤……”

    女鬼阴森悠长的声音结束,百无忌眼前的荒郊野岭渐渐升起一股白雾,白雾将眼前的一切笼罩,接着,渐渐消失,等白雾全消散了,百无忌的眼前就是十几个围观的老头老太太,看样子是刚跳完广场舞。

    “……哎呦,小伙子真可怜啊,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精神病了呢?!?

    “是啊,你看刚才,拿个鞋底子来回乱甩,还挺吓人呢?!?

    “用不用送医院去啊?”

    ……

    这群老头儿老太太你一言,我一语,百无忌却完全没在意,看了看四周,这是一座天桥,刚才自己就在天桥边上,要是没给那小女鬼打怕了,现在,自己没准儿就在桥下面躺着了。

    “耽误时间啊?!卑傥藜梢∫⊥?,赶紧走出人群,下了天桥。

    百无忌是真的赶时间,之前跟家里吹下海逼,这次的工作待遇很好,还包吃住,升值空间大。要是因为迟到,耽误了面试,那就毁了。

    虽然百无忌不明白,为什么这面试要选在晚上。

    至于刚才撞鬼的事儿,对别的人来说,一辈子估计撞不上两次,但百无忌已经不是第一次撞鬼了。鬼对百无忌来说,并不陌生,百无忌从小就生长在一个驱魔的家族,家里的长辈都是捉鬼驱邪的高手。

    但到百无忌这辈,出了个笑话,就是百无忌,出生二十来年,愣是一个捉鬼驱邪的法术都学不会,整个一法术废人,但百无忌天赋异禀,出生就可以用肉体接触一切灵体,家里的长辈没一个知道这是为什么的。

    但没人在意这个,所有人最关心的就是,百无忌抓鬼能不能不用那么野蛮的殴打的方式,能不能用正统的捉鬼法术!

    可惜这点上,百无忌一直让家里长辈失望,他是真学不会。

    所以为了逃避家族责任,不去继承家族产业,百无忌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一门儿心思找工作,他觉得没必要非捉鬼驱邪什么的,做个正常人生活也挺好的。

    “一群阴阳先生怎么能理解我这种都市白领的人生理想呢,啧啧啧,等回头拍几张办公室照片儿,跟那些老古董们得瑟一下……”百无忌笑眯眯的来到了一栋写字楼楼下。

    零渡大厦,这里就是百无忌准备面试的地方。

    跟老板约好,夜里十点,在二十三层的办公室等着他。

    虽然时间怪了点,但百无忌并不担心,自己一个大男人,大晚上的还怕吃亏么?

    “嘶,不过这地方阴气森森的呢?”百无忌四下看看,走进大厦。

    一层大厅空空荡荡,只有一个保安,坐在值班台前,抬起浑浊的老眼,看了一眼百无忌,牙缝里挤出一阵笑声:“这么晚了,干嘛啊?没见过你啊……”

    “啊,我面试?!卑傥藜蛇谘酪恍?。

    “哦,是吗,今晚上二十三楼面试的人挺多啊?!崩媳0哺砂桶偷男α肆缴?,便低下头,不再说话。

    百无忌看看时间,眼看着快到点了,也没空跟这老保安打岔,直接奔着电梯口走去。

    刚走到电梯门口,百无忌还没伸手,就看到电梯等从二十三层开始下降。

    “嗯?二十三层下来人了,刚才老头儿说今儿晚上二十三层面试的人还挺多,我这到底靠谱不靠谱啊,可别过不去……”

    百无忌心里开始发怵。

    回想当初的面试要求,也是挺怪的,要求一定是男性,未婚,最好没交过女朋友的,之后是一些学历专业。

    前面几条,百无忌当成老板的玩笑,他主要是看后面的学历专业,正好对口,当天就打电话问问,老板态度热情的过分,百无忌这下心里就长草了,总感觉自己好像来了就一定能通过似的。

    “看来悬啊?!卑傥藜商究谄?。

    这时候,叮咚一声,电梯到了一楼。

    里面一丝光亮透过来,百无忌从渐渐打开的电梯门之间看到了一张脸,女人的脸,面色苍白,嘴唇红润,嘴角带着浅而冷的微笑,她的头发很长很直,顺着脸吹落在两肩、手臂的周围。

    她的身上穿着一条很长的红色裙子,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百无忌。

    恰在这时,一股不知来自何处的阴风吹过百无忌的后背,空气中升起了一股诡异、冰冷的味道。

    若是别人,这时候估计已经吓得后退两步,甚至坐到地上。

    百无忌却咯咯一笑:“嘿,还挺好看?!?

    说完,绕过女人,走进了电梯。

    就站在那女人的身后。

    女人微微侧过头,给百无忌留下一个完美的侧脸,白皙到没有血色,黑直的长发,鲜红微微上扬的唇角,还有那双散发着阴冷光泽的眼睛。

    百无忌头一歪,静静的注视起这半张脸。

    电梯门渐渐关闭……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突然闯进百无忌的耳朵,就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瞬间,一只粉色运动鞋突然伸了进来,啪的一下,电梯门被挡开。

    百无忌眉毛一挑,抬头一看,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运动服的女孩小跑进来,女孩儿眼眸清澈明亮,睫毛唿扇唿扇的,笑眯眯的进来,嘴角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目测十七八岁,是个挺萌的小女孩。

    但百无忌却是眉头一皱,心说最烦这种半大丫头了,四肢短小跟没张开似的,没胸没屁股,最重要的是,大半夜你来这大厦干嘛啊?

    看看电梯内含情脉脉的妹子,百无忌看了眼进来的小姑娘,你这不耽误事儿吗?

    小姑娘刚挡开电梯门的时候,是笑眯眯的,但看到电梯里的百无忌,也是表情一僵,但还没等她说话,就听百无忌开口说道:“哎,孩子,夜跑迷路了是吗?大半夜没车,别瞎转悠了,报个110吧,看你家长再着急?!?

    楚灵脸色一僵目瞪口呆的看着百无忌,心说这小子有病吧?

    本姑娘招你惹你了?

    “你……你你!”楚灵伸手指着百无忌:“你有病吧!你才找家长呢!老娘二十二了,你瞎吗?”

    “是么?呵呵,看着跟十二似的?!卑傥藜衫湫?,上下扫了楚灵两眼。

    “你……好,你给我下来!今天这事儿没完了!”楚灵上前,准备一把抓住百无忌。

    电梯中红衣女人见到楚灵伸手,那僵硬已久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慌张,身子迅速后退半米。

    “哎不是,你干嘛?我好心让你晚上早点回家,你这孩子怎么还跟我捣乱呢?”百无忌瞪了楚灵一眼。

    却不料,楚灵在使劲儿拽过百无忌之后,却在两人身子贴近的瞬间,在百无忌耳边轻声说道:“小子,别色迷迷的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小心别丢了命,赶紧给我下来?!?

    百无忌愣了一下,仔仔细细看着小姑娘一眼,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但却很快隐去,推开楚灵的手:“丫头,你睡毛愣了吧?”

    楚灵恨恨的咬着小虎牙,看看已经将身子躲在百无忌身后的红衣女人,又看看百无忌一副莫名其妙的嘴脸,被推出电梯外的楚灵一步又走了回去。

    “行!今天放过你个孙子,不过老娘也是要上楼的!你别跟我推来推去的占便宜,死变态!”

    死变态?

    哎不是,我什么时候推你占便宜了?

    我有什么便宜能推到吗?

    百无忌一脸莫名其妙瞪了一眼背对着他和红衣女人的小姑娘楚灵。

    电梯缓缓上升。

    电梯内的灯也许因为年久失修,忽闪忽闪的。

    百无忌感觉身边渐渐来了股凉气,侧脸一看,那个红衣女人盖满头发的手臂,已经快贴上了百无忌的胳膊。

    那女人贴的越来越近,百无忌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冷。

    女人的嘴在百无忌的耳边,轻声说道:“谢……谢……你……”

    “为什么谢我?”百无忌笑笑。

    “一会儿……你就知道?!迸松ぷ友鄱锓⒊錾爸侥Σ烈谎那嵝ι?。

    灯光又是一阵忽闪。

    百无忌的余光,看到女人头发中伸出了一只手,跟她的脸色一样白,惨白,手悄悄绕到百无忌的身后,触碰到百无忌的背,那股冰凉,就好像光膀子躺在了结冰的湖面上一样。

    第三章 鬼上身

    “嘶,好冷?!卑傥藜梢欢哙?。

    女人在百无忌身边轻轻一笑,幽幽道:“是很冷,但也很温柔呢,不是吗……”

    “倒也是?!卑傥藜傻阃芬恍?。

    看到此情此景,楚灵已经满头黑线了。

    心说今天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出门做清洁生意,怎么就遇上个百年不遇的大傻X呢?先是跟自己劲儿劲儿的,现在又被女鬼蛊惑。

    这下好了,眼前的女鬼本就是一只怨力极大的厉鬼!

    此刻,她的手又放在百无忌的后腰,人体三大魂眼之一的位置。女鬼这时候进可立刻杀死百无忌,退可顺着魂眼进入百无忌的身体,上身百无忌。

    本来楚灵可以轻易解决的问题,因为有了百无忌这个人质,变得麻烦起来。

    “该死……”楚灵默默的念叨了一句,人却往红衣女人身边挪动了步子,在女人身边轻声说道:“放了这个人,本小姐可以考虑不让你魂飞魄散?!?

    红衣女人一阵幽幽轻笑,在楚灵耳边吹起一阵凉飕飕的阴风,用阴森森的声音回应道:“丫头,你倒是胆子大,这个时候还想着救人,可你救不救得了你自己呢?这楼的上面有什么,你真的敢跟我上去?”

    楚灵皱皱眉,女鬼说的没错,楼上有个更厉害的家伙,如果再带个活人上去,今天的钱就更难赚了!

    红衣女人这时还对楚灵嘲讽一笑,在楚灵耳边轻声说道:“你看,这种好色之徒,最好办了,她刚刚完全不相信你呢……”

    言毕,女人头发里伸出来的手,在百无忌后腰轻轻一转,就好像在玩弄自己的囊中之物。

    楚灵看看红衣女鬼,又看看她眼中那毫不知情的百无忌,他竟然还一脸享受!

    看到这楚灵就有气,索性在女鬼身边说道:“好,今天我认了!大不了这钱我不赚了?!?

    言毕,走到电梯口,按下当下楼层。

    电梯门开,楚灵直接走了出去,她放弃了。

    女鬼冷笑的看着楚灵离开电梯,而女鬼身边一脸享受的百无忌,此刻心里也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百无忌看得出,刚刚那丫头是个做驱邪生意的,就跟百无忌那些家里人差不多。

    百无忌厌倦自己家里那点事儿,更烦抓鬼!

    他不想跟任何做捉鬼这行的人打交道,所以才不乐意在楚灵面前显身手,免得麻烦,更怕被同行笑话自己不会法术,就会暴力殴打。

    现在楚灵半路打了退堂鼓,百无忌倒是觉得省事儿不少,不过高兴没两秒,百无忌脸上的笑就僵住了。

    只听啪的一声!一只穿着运动鞋的小脚一脚挡开了电梯,娇小的身子迅速窜进电梯,口中念道:“茫茫酆都中!种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

    那娇小的身影指尖还夹着一张闪烁着黄光的符纸,直指女鬼眉心。

    百无忌一愣,心说这丫头嘴硬心软啊,竟然还杀了个回马枪。

    不过……

    看着半截已经深入自己身体的女人的手,百无忌知道,这女鬼早料到楚灵会杀回马枪,所以,先前就已经准备上他的身,只要鬼魂的某一部分进入魂眼,转瞬之间就可以完成鬼上身。

    就算楚灵指尖的符纸打得再快,也快不过上身的速度。

    一瞬间,女鬼面目狰狞,双眼变成黑漆漆的血洞,脸上的皮肤溃烂、掉落,露出森森白骨,整个电梯的灯光呼的暗了下来,女鬼的声音变得忽男忽女:“就知道你会来这一手!丫头!这活人完了!”

    楚灵暗叫不好,这时候也发现了女鬼早就做好了上身百无忌的准备。

    只是当女鬼准备完全进入百无忌身体的手,突然身形顿住了,散发着恶臭的狰狞面孔转头一看百无忌,看着百无忌的后背,这才发现,百无忌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掐住了她的手腕。

    她用力想钻进百无忌的身体,但却发现那只手腕完全动弹不得!

    这人……能抓到鬼?怎么可能!

    “老子的身你也赶上?找死吧?”百无忌在女鬼耳边轻声说着,随后冷冷一笑,手上用力,咔嚓一声,女鬼感觉到自己的鬼手腕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第一次,自己化身厉鬼这么多年,第一次被活人捏手腕捏得死去活来!

    本来迟疑的楚灵,在发现女鬼莫名其妙的僵在那里之后,也顾不得疑惑,迅速将指尖的黄色符纸打在女鬼的眉心。

    “啊!嗷吼!不……不要!啊!主人……主人救……”

    女鬼哀嚎着,烟消云散。

    楚灵这才退后一步,稍稍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女鬼迟疑了,没有立刻上百无忌的身,但除掉了总比放任她害人要好。

    只不过……

    这时,楚灵将头抬起来,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面前表情呆滞的百无忌,摇头一叹:“可惜了,这家伙刚刚被厉鬼侵入身体,估计魂魄有些受损,没准儿会痴呆一阵子……看样子,已经奏效了,这呆滞的眼神……算了算了,谁让她辱骂本小姐呢,活该变傻,不死就不错了?!?

    “哎,丫头?!?

    百无忌干咳一声。

    “呃……”楚灵先是脸上一僵,后来发现,本来目光呆滞的百无忌,现在双眼竟囧囧有神的盯着她看,楚灵立刻大叫一声:“天呐,你,你竟然没变痴呆,也没傻?这怎么回事儿?”

    厉鬼的阴魂,就好像是被厉害的病毒感染过,接触到活人的灵魂后,会被活人的灵魂造成巨大伤害,轻者痴呆变傻,重者甚至可能魂飞魄散,而肉体不死,就会变成传说中的植物人……

    楚灵刚刚反应过来,那女鬼之前似乎准备上身百无忌,已经将自己的一部分送入百无忌的魂眼,本以为百无忌会变傻,结果竟然好好的。

    “哎哎哎,我这就站你面前呢,一没死,二没晕的,说人坏话能不能等人走再说?”百无忌一脸无奈的看着楚灵,其实她明白楚灵的意思,百无忌也懂被厉鬼上身的后果,不过你丫头一脸大失所望的表情是闹哪样啊?

    看来自己为了赶走这丫头,独自上来殴打女鬼的诸多行为,确实对这孩子造成了成吨的伤害。

    楚灵疑惑了半天,问道:“那你刚才发呆的跟傻子似的看我干嘛!”

    “我那是看你后脚跟挡着电梯门了……美女,我着急上楼啊,今晚面试!”百无忌欲哭无泪的看着楚灵。

    “啊?哦……”楚灵回头一看,这才退后一步。

    原来是在看这个……

    哎那也不对呀,难道说刚刚自己看错了?这女鬼没有做好上身这傻X的准备吗?

    嗯!一定是这样,否则我也不会那么轻易的用符纸打中她。

    算了,就当这傻叉运气好吧。

    楚灵看着渐渐关闭的电梯门,恨恨的瞪了百无忌一眼,转身就要往走廊里走,但走了两步,楚灵的小脚丫突然停住步子,不对呀,刚才那事儿,正常人看了肯定会害怕的啊!

    所以说,他这人要么有问题,要么就是已经傻了!

    而且除此之外,楚灵还有另外一件事儿,她迅速掉头,跑到电梯口,看着已经关到一个小缝的电梯门,大喊:“喂!等一等!我也上楼!楼上危险你个傻X不能自己去!”

    百无忌脸色一僵,心说小屁丫头,求我给开个电梯门竟然还骂我?

    “哎呀,我手有点够不到啊?美女,你脚丫子不是挺灵活的吗,挡电梯门不是特厉害吗?”

    “混蛋!我说真的呢!”楚灵飞奔过去。

    脚丫往前一伸……咚!

    重重踢在电梯门缝上,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疼疼……疼!”楚灵连忙蹲下揉脚指,顺便把百无忌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站起来就赶紧按电梯,心中暗骂这傻X该死果然是救不活,救了一次,自己还死活往火坑里跳!

    至于百无忌,这时候已经顺利的来到了二十三楼。

    回想起刚刚的事儿,百无忌嘴里念叨:“怪不得一进大厦就感觉这里怨气冲天,原来钻进来这么厉害一只厉鬼,哎不过……”

    说着,百无忌走出电梯门。

    疑惑的看着二十三搂的环形走廊,心说为什么这里的怨气还是那么浓?

    不对,不是怨气,而是鬼气。

    百无忌出生的日子特别,阳年阳月阳日阳时,所以天生阴阳眼,很小就可以看到些不干净的东西,就是因为这样,二十多年学不会任何捉鬼法术的百无忌,却可以轻易的看到鬼。

    还有怨气、阴气、鬼气……

    怨气和阴气是一切留恋阳间的鬼混都会有的气场,至于鬼气,那是只有一些强大的厉鬼、鬼王才会有的一种气场。

    所以,百无忌一下子严肃起来。

    “糟了,鬼气这么浓肯定不对,该不是我未来老板怎么样吧?可别招上什么脏东西,再死了!我这工作可泡汤了,赶紧去……哎对,房间2323!”

    说着,百无忌赶紧快步来到2323室门口,但站在这门口,百无忌那双浓眉却皱得厉害,他发现,这股浓烈的鬼气的源头,竟然就是这间办公室!这里面究竟怎么了?

    百无忌赶紧推开门,可推开门的瞬间,百无忌就愣在当场,这办公室此时此刻的摆设……

    真的是十分古怪。

    第四章 血尸小鬼

    办公室的办公隔层都拆了,随意的对方在墙角,中间放着一个漆黑的木头太子,上面供奉着一个陶瓷罐子,罐子后面是一个精致的木头牌位。

    台上三炷香,香灰下面是三个大盆,分别装着带血的猪头、牛头和羊头。

    此刻,一个身穿黑色肥大西装的男人,正跪在那陶瓷罐子前瑟瑟发抖,嘴里一个劲儿念叨着:“孩子,孩子您别生气,很快,很快就来人了!来人了……您大人有大量,您原谅我,给我点时间,您的要求,我……我都照办!照……”

    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

    那跪拜的穿着西装的胖子一愣,呼的跪直,脸上的肥肉一颤,他笑了,看着面前的牌位和坛子,连忙说道:“您看,您看!来了,来了!”

    胖子连忙爬起来,回头一看,开门进来的人正是百无忌。

    百无忌也看着胖子,又看看这供奉的东西、桌子,还有桌子上的漆黑陶瓷坛子。

    养小鬼?

    而且看这供奉的猪、牛、羊的头,应该是刚砍下来不过三个时辰的东西,不过,这血液的颜色已经乌黑发臭了。

    再看这办公室内滔天的鬼气,百无忌眉头一皱,这小鬼能耐不小啊?看来刚刚那只厉鬼,也不是什么野鬼,应该是灵魂被这小鬼吃了一半,寄生在小鬼活动范围内的鬼偶,否则,这里有来头这么大的东西,一般的孤魂野鬼,还真不敢靠近呢。

    百无忌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否则,刚刚那厉鬼灰飞烟灭之前,也不会喊什么主人了。

    想到这,百无忌的眼睛盯上了那口坛子,心说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小鬼。

    这时,那个黑西装中年胖子已经跑到百无忌跟前,二话不说,一把抓住百无忌的手,说道:“你,你,你来面试的吧?兄弟,过了!咱过了,明天就给你开工资,不过你得给咱公司做点贡献,来,你……你放点血,放血?!?

    说着,中年胖子掏出刀来。

    这下百无忌算明白了,自己被人算计了,看来这招聘本身就是个骗局,原来是有人想搞些邪乎的东西……

    看着黑西装中年胖子颤颤巍巍掏出来的刀,百无忌眼中一冷,毫不费力的将刀夺了过来,那胖子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立刻表情扭曲的拽着百无忌衣领:“妈的!刀给我!你个死打工的想死吗?你特么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给你钱买你点血你还不乐意是不是?刀给我!给我啊!”

    百无忌看了胖子一眼,又看看那坛子,道:“呵呵,我想死?我看想死的是你吧,这么邪乎的东西都敢养,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奇迹了,说说吧,家里死多少人了?”

    一听百无忌说“家里死人”这四个字,胖子的表情立刻木了,干枯发白的嘴唇打颤,指着百无忌:“你他妈怎么知道的,你他妈怎么知道我家死人的?你什么人?你干什么的?”

    “我不光知道你家死人,我还知道,我不是今晚第一个面试的人吧?”

    说着,百无忌目光如闪电一般扫了一眼地面,长长的血痕直拖到里面一间单独办公室的门口,百无忌无奈的摇头:“估摸着,它应该是跟你要百人童男血吧?啧啧啧,一百个人的命,就算你给它做到了,保你飞黄腾达,但又有什么用呢?这么大的案子,你怎么瞒天过海?更何况,这一百个里,有多少跟我一样是真童男?”

    听百无忌说这段话,黑西装胖子彻底不动弹了,他怎么劝说对了?这人是……是干嘛的?

    “啊!我知道了!你,你是楚师父吧……哎不对,楚师父是个女的,你,你是楚师父一起接活儿的大师吧?您可来了,可来了!您快帮帮我,我受不了了,我要疯了,我杀不杀人这事儿您也别管,我给你钱,你帮我做事儿就成,您别多趟浑水,您先救救我……”

    胖子语无伦次的大喊着,差点就给百无忌跪下了。

    “别跪了,你错犯大了,谁都救不了你,不过……不过现在不想死就让开点?!彼底?,百无忌随手将身后的门关好,同时将胖子拉到自己身边。

    胖子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站到百无忌身旁,才顺着百无忌的目光一看。

    祭台上那口红纸封住的坛子,正哗哗的往外渗血,一股一股,顺着坛子边缘淌到桌子上,再顺着桌子,滴到地上。

    整个屋子,瞬间被一股浓浓的带着恶臭的血腥味儿填满。

    “妈呀,这这……”胖子吓得往墙角缩。

    百无忌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转过头来,继续看着面前流血的坛子。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心说竟然是血尸小鬼,这种东西可不容易弄出来啊。

    据说,养血尸小鬼和养一般的小鬼有很大不同。

    一般的小鬼,只需要将意外夭折的婴儿,收其尸体,控其灵魂,用符咒将其封印在家中,每日以血供奉。

    而血尸小鬼不同,必须选用意外夭折,本身寿元八十以上的孩童尸体,浸泡在上好的养尸地的血池坛子之中,七七四十九天,孩子将一摊子的血液吸收后,将坛子封好,再按照做小鬼的法子做一遍,就算是成了。

    血尸小鬼比一般小鬼能力大,也更凶,并不是普通人能够养的。多数无知的普通人,养这种小鬼的最初,都是风调雨顺,要什么来什么,可小鬼越长越大,要求越来越难,这些人最终都会被磨死,而且,是先死亲人,后死自己,尝尽人间疾苦。

    而且,这样的小鬼,即便是百无忌家里那些长辈,要收拾一顿,也会费些力气。

    所以每次遇到这种事儿,百无忌都会在心中大骂,妈哒一群没脑子的阴阳先生啊,让老子动手打不行吗?熊孩子欠揍而已,你们搞那么大阵势,浪不浪费时间?

    想到这,百无忌只能撸胳膊网袖子了,他是这辈子都不愿意跟鬼再牵扯上什么了,但没办法,今天晚上这事儿不结束,自己恐怕也不能安心离开。

    黑西服胖子早就被这小坛子里冒出的一地血吓尿了,哭嚎着:“大师,大师这怎么回事儿啊,是不是,是不是我家小爷生气了?要不,要不您走吧?”

    百无忌满脸黑线,不过没等他说话,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奶声奶气的孩童声音:“赵胖子,你胆子好大呀!刚才我都感觉到了呢,我收的小阿姨被人杀死了,嘿嘿嘿,是不是你请人想要收了我呀?”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都是误会!”胖子连磕头,带跪拜。

    百无忌冷眼看着一切。

    “嘿嘿嘿,误会?我才不管是不是误会,不过,看在这个大哥哥是真的童男的份儿上,我暂时放过你……滚一边去!”

    后半句话,声调突然变化了!

    原本奶声奶气的嗓音,突然变得好像老太太在哭号,撕心裂肺,震颤人心,胖子被吓得彻底跪着不敢动了。

    而下一刻,咔嚓咔嚓,百无忌面前的坛子发出古怪的东京,一股黑红色的气团,隔着红纸,从坛子里钻了出来,凝聚在半空中,渐渐形成了一个婴儿大小的形状。

    只是那婴儿面目狰狞,浑身血红,跟扒了皮似的!

    浑身颤抖,空中发出狞笑,直奔这百无忌扑了过来。

    “熊孩子,阵势还挺大……行,看叔叔好好管教管教你!”

    百无忌也眼神一冷,抬起脚来。

    然后就咣当一声趴地上了……

    百无忌也是倒霉,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屁股后的办公室门被人一脚踹开,那人脚劲儿还挺大,百无忌直接来个五体投地。

    “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旙!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

    一道符纸打出!那冲过来的血尸小鬼直接被打得退回了坛子上空。

    楚灵这才得意的笑笑,看着趴在地上的百无忌,默默的点点头:“哼,幸亏本小姐来得及时,又救了这傻X一命……嗯?已经被吓趴下了吗?真是没用呢!”

    百无忌满脸黑线,僵硬的转过头,看着站在原地的楚灵,从牙缝儿里挤出一句话:“你丫头真没让我白说啊,你除了会念个破地狱咒之外,就脚丫子好使了,是不是?你想踹死我啊!”

    “嗯?我踹倒的吗?”楚灵呆呆的看着百无忌,萌萌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睫毛一颤一颤。

    百无忌啪的一拍自己额头,从地上爬起来:“没,我自己摔的……”

    “呵呵,小脑发育不良还总骂人,啧啧啧……”楚灵鄙视的看着百无忌。

    “得了大姐,赶紧抓你的鬼吧?!卑傥藜伤伤梢铝?,楚灵来了,他就不用动手了,鬼这玩意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百无忌也不想让人知道他有殴打猛鬼这种本事,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普通人生活,最好是和家里亲戚都老死不相往来,那就最完美了。

    想到这,百无忌人走到胖子跪着的那个墙角,眼睛看着神情已经变得正经起来的楚灵,说道:“美女加油啊,打完送你回家?!?

    第五章 尸水

    楚灵没搭理百无忌,看着被她一道符纸震得退后到坛子口的血尸小鬼,迅速从身后拿出一只黑色的小木盒,摆放在地中间,白嫩的小手一挥,指间不知从哪夹出三张符纸。

    “茫茫酆都……”

    楚灵用银铃般的声音轻声念着破地狱咒,指间三张符纸漂浮到空中,瞬间燃起火来,三团火焰在地中间小木盒的上面,绕圈旋转。

    原本吓得哆哆嗦嗦,眼看就要尿了的胖子,这时候心里也托底多了。

    刚才看到小鬼显形,真的把他吓坏了,以往见小鬼,都是托梦,虽然吓人,但那毕竟是梦境,所以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鬼现身,胖子差点吓破胆。

    好在自己找这位楚大师,也是有真本事的,不管怎么说,那符纸真的在空中烧着呢。

    胖子心里托底了,但百无忌却是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心说看样子这丫头还挺善良,不想打得这血尸小鬼魂飞魄散,所以准备收了它,找和尚、道士什么的做法超度。

    可是,这丫头一定不知道面前这位胖老板,已经为了自己活命,满足小鬼的要求,真的给小鬼活人祭了……

    她低估了血尸小鬼的实力。

    三团符纸完全烧光,木盒子的上方只剩下三团火的时候,楚灵的破地狱咒也全部念完,轻喝一声,指尖一动,三团火便向着血坛之上的血尸小鬼飞去!

    “乖乖进来,我不伤你,送你去超度投胎!”楚灵说着,将地中间黑色木头盒子拿起来,走向小鬼。

    小鬼狰狞的鬼脸在楚灵靠近时,变得惊恐,慌乱,嘴里大叫着不要。

    楚灵这时打开木盒,指尖一动,淡淡道:“既然你不主动,那我就只有强迫你进来了!”

    言毕,三团火迅速靠近血尸小鬼。

    而这时,楚灵距离血尸小鬼已经很近了,原本惊恐、慌乱的小鬼,突然鬼气大增,空中发出让人后背发冷的狞笑:“嘿嘿嘿!小姐姐,你中招了!”

    楚灵神情一愣,阴阳眼扫视四周,暗叫不好,这小鬼刚刚故意示弱,隐藏鬼气,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鬼气呢?

    就在楚灵疑惑的时候,血尸小鬼空中猛地发出一阵鬼啸,身下坛子的红纸封印突然爆开,恶臭的血水喷了出来,瞬间打在楚灵那双明亮、清冷的大眼睛上!

    “呀!”

    楚灵叫了一声,立刻蹲下。

    随着楚灵受伤蹲下,三团灵火也瞬间熄灭。

    浸泡血尸的尸水是至阴邪物,可短暂破除阴阳眼,甚至对眼睛本身造成无法治愈的伤害。

    楚灵没想到自己一时心善,竟然发下这么低级的错误,被一只小鬼暗算!

    看着火灭了,大师蹲下了,胖子身上唰的流出冷汗,心说糟了!看样子大师打不过我家小爷啊?

    “小爷,小爷饶命啊,我……”胖子立刻跪下求饶。

    血尸鬼狞笑一声,鬼影瞬间放大,鬼气滔天,空中发出一阵鬼啸,面目溃烂,血流不止,用忽男忽女的声音大喝:“饶了你?做梦吧!这女道士已经废了!我先杀了她,再撕碎你俩!”

    说完,化作一团血红色的鬼影,呼啸着,直冲向楚灵。

    与此同时,百无忌叹口气,从墙角站起来,心说,看来自己今天是逃不过去了……还得出手啊。

    就在血红鬼影马上冲到楚灵面前时,一道身影挡在楚灵面前,正是眼神冷漠的百无忌。

    小鬼露出鬼头,阴笑一声:“嘿嘿嘿……自不量力!那我就先杀你!”

    一阵渗人的鬼啸,小鬼直冲向百无忌……然后,就被百无忌啪的一巴掌被抽了个原地打转儿,正迷糊呢,百无忌上前,抬起一脚,直接将小鬼踹得倒飞回了血坛子里!

    胖子看到眼前这一幕,有些呆了,刚才还不断跪拜小鬼,这会儿脑袋位置一调,转头对着百无忌咣咣磕头:“大师!大师救命啊!大师救我!”

    楚灵现在眼睛很痛,但刚刚外面杂乱的对白,她倒是听得一清二楚,心中疑惑,为什么自己只听到鬼啸,身体却完全感觉不到血尸小鬼的滔天鬼气?

    这是怎么回事?

    疑惑片刻,楚灵马上抽出两张符纸贴在眼睛上,别的问题不重要,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清楚眼睛上的尸水,赶紧灭了那小鬼!

    否则就算自己没事,另外两个大活人也麻烦了。

    百无忌这时向着血坛子走去,看着慌乱的爬出坛子的血淋淋的小婴儿,百无忌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色。

    “你……你是什么东西!你不是人!”

    “熊孩子,还会骂人?你特么才不是人呢!”百无忌瞪眼,这就要冲着小鬼跑过去,再给这熊孩子胖揍一顿。

    结果刚刚迈步,后衣领就让人拽住了,转头一看,正好对上一双有些发红的大眼睛。

    “危险,躲一边去!”楚灵不客气的说着,她眼睛上的尸水刚刚已经完全清楚。

    “大姐您来,小弟不耽误您事了?!卑傥藜舌У娜每惶趼?,赶紧跑到找胖子旁边,他不远牵扯上这些跟鬼有关的事儿,更不想让这些跟鬼打交道的人知道自己的本事。

    但赵胖子不放心了,拽住百无忌胳膊:“大师,大师!那个什么,这丫头能行吗?”

    “闭嘴?!卑傥藜勺返闪苏耘肿右谎?。

    楚灵这次不再手软,灵符封住血尸小鬼四面八方,口中念咒!

    小鬼刚刚被百无忌一巴掌加一脚,打得神魂涣散,法力不稳,完全无力抵抗,空中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鬼啸、哀嚎,转瞬之间,便在空中化作一团血雾,血雾消散,从坛子流到地上的血迹,也一点点消失了。

    “打完收工!”楚灵拍了两下手,轻轻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刚一转身,就看到赵胖子连滚带爬的到她面前,拉住楚灵的小手儿:“楚师父!楚大师,您,您辛苦了,死了吗?那小孙子死了吗?”

    楚灵冷哼一声,绕过赵胖子,淡淡说道:“它的事情算完了,至于你自己的事情,杀人偿命,自己报警,还是我们报警,自己看着办?!?

    “哎不是,不是,楚小姐,咱,咱俩就是生意关系是不是?别的事儿您就别管了,再说我……”

    “那个傻X,起来报警,报完警咱们走?!彼低瓿橹苯幼叱稣饧浒旃?,完全不想继续搭理赵胖子。

    至于驱邪的费用,楚灵做生意一向都是先给钱,后办事,所以也不怕这杀人犯被抓,会拖欠她的钱。

    “哎,好嘞!”百无忌点点头,从墙角站起来,顺便打电话报警。

    打完走出办公室,百无忌才突然满脸黑线,为什么……为什么楚灵说完傻X报警之后,自己就要老老实实的给她报警啊!

    入戏太深么这是?

    看着楚灵已经走到电梯口,百无忌就气不打一处来的追了上去:“哎哎哎,那丫头你是……”

    结果百无忌刚过去,话还没说完,楚灵的身子就突然转了过来,小手儿一把抓住百无忌衣领:“你到底是干嘛的!”

    百无忌吓一跳,眉毛一挑:“面试的啊,你丫头捉鬼捉魔症了吧……”

    “是么,那你的胆子还真大呢,电梯女厉鬼你不怕,血尸小鬼也没吓着你,这种人还真是少见呢?!背檠劬σ幻?,仔细的在百无忌身上闻了一下。

    她是在闻百无忌身上有没有同行的味道,但让楚灵惊讶的是,这人身上一丝灵气都没有,整个一道法废物,活脱脱一个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是同行。

    百无忌脸一垮,无奈道:“我还以为怎么回事儿呢,你说这事儿啊?其实吧,我这人从小体弱多病,爱招脏东西,小时候也都请过师父给看病什么的,见过几次,免疫了……哎不是,你这闻什么呢?”

    “你管我!”楚灵瞪了百无忌一眼,退后一步,好奇问道:“那电梯明明有问题,你还敢上电梯?”

    百无忌叹气:“那当时不是不知道吗?!?

    “倒也是……”楚灵皱皱眉,心想一个普通人,肉眼凡胎的,厉鬼现形他看不出来也正常。

    想想百无忌的解释都很合理,而且他又没有灵气,楚灵就排除了百无忌是同行的可能,也就不是来跟她抢生意的,所以这丫头也就不再追究。

    这事儿也就算是告一段落。

    但百无忌还是很郁闷,楚灵虽然哄过去了,但自己这第三十七份儿工作,还是彻底泡汤了。

    之前已经跟家里吹下海逼,不抓鬼照样能赚钱!你们等着看小爷走上人生巅峰吧!

    结果现在出了这么蛋疼的意外。

    百无忌知道,自己八成又要被那些老阴阳先生们嘲讽了。

    人这玩意儿,就是怕什么来什么,百无忌刚刚郁闷完,走出大厦正打车呢,就发现自己手机震动了,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自己母上大人!

    “一定是问工作的!知道我今晚上面试啊,嘲讽的话估计都编好剧本了,就等着开喷呢……不行,不能接!”说着,百无忌划了一下拒接,赶紧伸手打车,今天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再想对策对付家里那些老东西。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