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完结)楚倾瑶轩辕炙在线阅读_残王的娇蛮医妃最新章节by漫天妖

    发布时间:2018-11-16 15:28

    残王的娇蛮医妃楚倾瑶轩辕炙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楚倾瑶轩辕炙在线阅读,残王的娇蛮医妃最新章节,残王的娇蛮医妃小说作者是漫天妖,该小说讲述了主人公楚倾瑶轩辕炙之间的爱情故事。她,21世纪的外科主刀医师,穿越成相府弃女,还没来得及斗死渣妹,就被迫嫁了个残废!虽然也是个王爷,可也不带这么看不起人的!幸好她妙手回春,治好残王,从此有人保驾护航!她肃清家族败类,斩断渣男前程……一改草包形象,惊瞎众人双眼。更是引来残王求洞房?!她手持银针,浅笑吟吟“王爷,是想要本宫废你第三条腿?”

    残王的娇蛮医妃

    第1章 成亲还是奔丧

    疼,火辣辣的疼。

    后脑处像被人敲开了一个窟窿,有滚热的液体汩汩的往下流。

    楚倾瑶艰难的睁开双眼,手下意识的向脑后摸去,“嘶……”口子还不小,估计要缝好几针。

    “老爷你看,瑶儿醒了!”说话的是一名女子,声音很大,震得楚倾瑶的脑袋更疼了。

    “哼!孽女,你就算是死了,我也要把你抬到炙王府去?!闭獯慰诘氖敲凶?。

    楚倾瑶忍痛看过去,面前站着一男一女,皆是古装打扮。她当时就懵了,这是……在排电视剧?

    不等她多想,就从外面跑进来一名下人,慌里慌张的大叫,“老爷夫人,不好了!二小姐听说大小姐不肯嫁,非要出去找太子?!?

    女子一听更加气恼,“玉儿去找太子干什么?瑶儿要嫁的人是炙王爷,关太子什么事?”

    下人只好干脆着道,“二小姐说要去求太子……让她和大小姐共嫁一夫?!?

    “本相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孽女!”男子一指楚倾瑶,恨不得从未生过这个女儿。

    “瑶儿,你还是乖乖的嫁进炙王府,怎么说那也是世袭的一品亲王妃。而玉儿是皇上亲点的太子妃,你们姐妹同时嫁进皇家,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你要是惹恼了皇上,可是要连累我们整个楚家的?!迸幽抗馊窭?,嘴上却说得温柔。

    说完又道,“老爷,你再好好劝劝瑶儿,我去拦住玉儿,别让她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去吧!”男子挥手。

    “孽女,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嫁还是不嫁?”男子眼中带着怒意。那模样,恨不得吃了她。

    见楚倾瑶不说话,他又道,“你若不嫁我现在就叫人打断你的腿,让你自生自灭?!?

    楚倾瑶闭了一下眼睛,又快速的睁开。

    面无表情的的道,“我嫁?!比羰遣患?,双腿残了也是死路一条。

    男子怒哼一声,一甩衣袖大步向外走去。

    屋子里一片安静,因为流了不少血,楚倾瑶觉得头晕晕的。她勉强扶着桌子站起来,脑子里闪过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楚倾瑶,当朝宰相嫡长女,年方十六,母早亡?;购?,与自己原来的名字一样,而前面的那一男一女正是自己的父亲与继母。

    在她的记忆里,楚倾瑶倾心于当今的太子殿下。早在太子还是睿王时,皇上就为两人指了婚事。

    今日,是睿王被皇上立为太子的大喜之日。

    没想到太子却忽然向皇上求了一道旨意,改立继母所生的楚玉儿为太子妃,而楚倾瑶则被改赐给皇上瘫痪在床的十四弟轩辕炙为正妃。

    整理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记忆,楚倾瑶从床下找出一个漆黑的木盒,打开后发现里面全是疗伤的药物??春凶拥暮奂?,好像从来就没被人打开过。

    脑后的伤虽然痛,但她前世可是享誉国际的外科主刀医生,岂会被这点小儿科难倒。简单将伤口处理好,楚倾瑶认命的坐上床。

    忍着后脑处剧烈的疼痛,她在屋里巡视了一圈,古香古色的雕花家具,让她的心彻底沉了下来,看来自己在原来的世界已经死了。

    原主的记忆里,她是被楚玉儿推了一把,跌倒的时候后脑正好磕到了桌角。

    楚玉儿,这笔帐我先记下了!

    在床上呆了一会,肚子就饥肠辘辘的叫起来,她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门口,用力推了推,发现门外已经落了锁。

    一连喊了几声,都没有一点声音,她只好重新回到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迷迷糊糊之间,脑子里忽然闪过一排一排的药柜和药品架子。

    她一惊,直接晕了过去。

    楚倾瑶是被一阵喧闹声惊醒的,一睁眼就看到屋子里灯火通明,站了四五个丫环婆子。

    “赶紧把大小姐拉起来,别误了吉时?!?

    看着两名身强体壮的婆子向床边走来,楚倾瑶瑟缩了一下,“你们想干什么?”

    “大小姐,炙王府来人传话了,说今晚就要迎娶大小姐?!币幻抛由锨耙徊?。

    “现在什么时辰了?”楚倾瑶向外看了一眼,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到。

    “回大小姐的话,亥时三刻?!?

    楚倾瑶蹙眉,她倒是听说过古人大多是在晚上拜堂成亲,可此时都要半夜了,是不是也太晚了点?

    另一名婆子皮笑肉不笑的伸手来拉楚倾瑶,烛光将婆子的脸映得丑陋狰狞,凭添了几分诡异。

    她不由一怒,“放手,我自己会走?!?

    “这可由不得大小姐?!逼抛颖凰缓?,觉得在同伴面前没脸,伸手来推搡楚倾瑶。

    “滚开!你是个什么东西?”楚倾瑶顺手拿起身侧的瓷器花瓶,对着婆子就砸了过去。

    虽然睡了一觉恢复了些力气,可身体的原主已经一天没吃东西,手一软直接将花瓶砸到了婆子脸上,砸得她满脸开花。

    “啊!大小姐杀人了?!逼抛游孀帕炒蠼?。

    楚倾瑶没空理她,转身往前走。

    没想到被另一名婆子拦住,“大小姐,赶紧换衣服,换完好上花轿,王府的人可是说了,要是误了吉时,可就别怪王爷抗旨不娶?!?

    楚倾瑶心生怒意,鬼才知道炙王爷是个什么玩艺,不愿意娶你就别娶啊,正好我也不愿意嫁!

    看了一眼素白的嫁衣,由着婆子给自己套好,楚倾瑶佯装镇定的上了花轿,心里却把轩辕炙骂了个狗血喷头。

    妈蛋,轩辕炙,你让我大半夜的穿件白衣服,是成亲还是奔丧?

    “见过大小姐?!苯瓮饫戳艘幻缁ㄋ朴竦呐?,下人们全部跪下行礼。

    女子嘲弄的视线落到楚倾瑶身上,啧啧说道,“楚倾瑶,你可真狼狈啊!想想也是,由原来的太子妃变成了一个废物的女人,我都替你难过。不过话又说回来,就你这个白痴样,哪里配得上太子殿下?简直就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

    楚倾瑶哪有心情搭理楚玉儿,淡淡的抬起头,“楚玉儿,你可以滚了!”

    楚玉儿脸色一僵,伸手就向楚倾瑶打来,楚倾瑶将脸向前送了送,“打吧!正好让炙王看看楚相府的家教?!?

    楚倾瑶恼恨的收手,怒气冲冲的走了,“楚倾瑶,我等着替你收尸?!?

    第2章 自己去敲门

    轿帘落下的瞬间,楚倾瑶闭上双眼,她全身乏力又冷又饿,想趁着去炙王府的路上多休息一会。

    忽然,她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些药柜和药品架子,满满的全是药,适用于各类病人。她一愣,现代化的医疗系统怎么会在这里?

    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一眼,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然后她的手往前一伸,接着手上一沉,轻松的就拿到了一袋葡萄糖。

    此时,轿子还未出相府,她借着外面的灯光看清手上的东西,差点惊叫起来。好在她及时捂住嘴巴,一直到轿子出了相府很远,她才将手上的葡萄糖袋子打开,嘴对嘴慢慢的喝起来。

    她闭上眼睛,又试了几次,发现自己可以自由取放系统里面的东西。

    这就是神秘组织新研究出来的医疗系统,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药品和先进的医疗器械。有了系统在手,只要她能够从炙王府逃出去,就不愁活不下去。

    将喝过的葡萄糖袋子扔进空间处理掉,楚倾瑶不免担心起来。从轩辕炙半夜娶亲来看,他根本无意娶她。她进了王府之后,日子也不可能好过。

    如果可能,她真希望他能给她一封休书。好在他是废人,暂时不用担心自己会清白不保。

    子时一刻,花轿正好停到炙王府门外。

    送亲的人开始窃窃私语,“炙王府怎么大门紧闭啊?不是说让我们送大小姐来拜堂成亲吗?”

    “是不是时辰未到?我们再等等?!?

    一行人在外面站了二刻钟,王府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楚倾瑶从黑暗中睁开双眸,沉静的道,“去个人敲门?!?

    初春的天气夜里极冷,外面的丫环一听立刻让人上去敲门。

    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有人应声。

    楚倾瑶早就知道轩辕炙不愿意娶,却没想到他会如此刁难。你不想娶你找皇上啊!你难为我一个小女子算什么英雄?

    因为喝了葡萄糖,身子恢复了一些体力,她揭开轿帘走下来。

    “大小姐,你不能下轿?!毖净芳丫跎狭送醺徘暗奶ń?,赶紧阻止。

    “闭嘴?!背阊浅?。

    相府就没一个好人,楚玉儿推倒她时,这个丫环就在旁边。事后能对自己不管不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至于送亲的其他人,一路上被冷风吹得满肚子火气,乐得楚倾瑶出丑,并没有一个人出言阻止她。

    楚倾瑶走到大门前,深吸了口气,握手成拳咚咚咚用力捶打着门板。

    “干什么?找死吗?深更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王府的大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一条缝。

    楚倾瑶实在压制不住心里的怒气,大声道,“你们王爷是在戏耍我们相府吗?新娘子都到了门外,你们整个王府却在睡觉?”

    门丁一愣,上下打量了几眼楚倾瑶。冷声道,“王爷说你们误了吉时,亲事推迟到明日?!?

    妈蛋,楚倾瑶真想骂人!

    不等楚倾瑶说话,丫环已经上前来幸灾乐祸的道,“大小姐,你就是再想嫁给王爷也不行啊!还是去轿上等着,等天亮之后你就是炙王妃了?!?

    “滚!”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嫁给那个混蛋了?楚倾瑶不客气的拍掉丫环伸过来的手。

    她在思考一个问题:轩辕炙今晚不让她进门,明天就能让她进?若是明天她依旧被挡在外面,那她是不是就可以不嫁了?

    到时候她就可以逃出相府,去开始新的生活??善仗熘履峭跬?,她又能逃到哪去?再说,逃跑就是抗旨,她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既然医疗系统跟了过来,那她是不是可以为自己的命运赌上一把?她眉心紧蹙,对着门丁道,“你去告诉王爷,我能医治他的腿?!?

    门丁一愣,嘲讽的看过来,“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若是不能医治,就是死罪。

    “若是耽误了王爷的大事,我看你有几个脑袋够砍!”楚倾瑶嘴上说得挺硬,其实心里却在打鼓。

    为今之计,只有先进了王府见到轩辕炙再说。有医疗系统在,她也有了一丝底气。

    门丁见她不似说笑,砰一声关上大门,飞快的往里跑。

    此时的轩辕炙一身黑衣,被暗卫从书房里推出来。黑色的衣袍与夜色融为一体,将他那张冷硬的面容衬得更加面无表情。

    “王爷?!泵哦∫宦放芄?。

    “何事?”不耐烦的语气,吓得门丁咚一声跪下。

    “王爷,楚家大小姐让我转告王爷,说她能医好王爷的腿?!?

    轩辕炙的手啪一声按到轮椅的扶手处,眼中的神色冷了下去?;拿?谁不知道楚相府上的大小姐骄纵无礼,刁蛮成性,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好好,楚相果然好家教!楚倾瑶,你是在讥笑本王是个废物吗?

    “回去?!被耙舴铰?,暗卫已经稳稳推着轮椅将门丁抛在了身后。

    一直到王爷走远,门丁才擦了把汗,心惊胆颤的起身。

    楚倾瑶在风里站了半个时辰,听府里一点声音也没有,便知道今晚王府的大门不会再开了。

    她转身上了轿子,连着打了两个喷嚏,估计是受凉了。赶紧从系统里拿出几粒感冒药,干巴巴的吞了。

    这时,王府的大门再次被人打开。

    “把人抬进来?!卑滴赖纳艉芾?,不带一丝波动。

    轿夫一愣,赶紧把轿子抬起来。能进王府就好,把人送进去他们就算完成了任务。

    楚倾瑶坐在轿子里,心莫名的发慌,她不知道等着她的是什么。若是她医好了轩辕炙,或许可以恳求他放自己一条生路。

    反之,她……就会死得很惨!

    轿子停下后,暗卫一挥手,“你们全部回去,一个不准留下?!?

    第3章 王爷如此暴戾

    “是是,我们马上走?!彼颓椎恼庑┤巳酉陆巫?,头也不回的走了个精光。

    楚倾瑶坐在轿子里,听外面的脚步声全部消失,等了好久也没人再说话,只好自己从轿子上下来。

    屋檐下挂着一盏宫灯,让她看清了眼前的状况??盏吹吹脑鹤永?,连个鬼影子也没有。

    只有她一个喘气的孤零零的站在这里,她没心情去悲哀,看了眼院中的房子,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流了那么多血,再加上在冷风里折腾到大半夜,要是不好好休息,明早她绝对会卧床不起。

    谨慎的看了一眼外面,发现外面确实没人。她轻轻关上房门,小心的摸到床前,直接躺了上去。

    还没等她躺好,就猛地被人按住了胸口,“本王倒是没看出来,你这么急着爬上本王的床?”声音冰冷,让人心颤。

    “啊!”楚倾瑶惊叫一声,后脑毫无征兆的砸到床上,这一下差点把她疼晕过去?;芰艘幌铝ζ?,气恼的怒喝,“你是什么人?快点放开我?!?

    身上的手更加用力,压得她喘不上来气,她刚要挣扎,那只大手就移到了她的颈部。

    随着男子的用力,后脑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估计还没结痂的伤口又流血了。

    楚倾瑶不敢再动,张着嘴努力想要呼吸。黑暗中,她瞪着黑亮的眸子根本看不清身上之人的长相。

    直到她能稍稍呼吸,才试探着问,“你是轩辕炙?”

    男子冷笑,“竟敢直呼本王名讳,我现在就送你去死?!?

    “等……”楚倾瑶才一开口,就觉得自己飞了起来,砰一声大响,又是后脑先着地。

    来不及惨呼,她直接陷入了黑暗之中。

    “来人,把她拖出去?!蔽抛盼葑永锏难任?,轩辕炙一阵心烦。

    暗卫进来掌上灯,看了一眼楚倾瑶,“王爷,她流了好多血,如果不医治,怕是活不到明天?!?

    轩辕炙盯着楚倾瑶,见她一张脸皱成了一团,伤口处的血越流越多,在她脑后开出一朵艳丽的花,衬得她的肤色更加晶莹。

    “七杀,你说她真能医好本王的腿吗?”轩辕炙踌躇着开口。

    暗卫犹豫了一下,“属下……不知?!?

    谁不知道相国府的大小姐整天只会对惠王发花痴,要说她能医治王爷的腿,还不如说天要下红雨更让人信服一些。

    轩辕炙自然明白暗卫的想法,可他想赌一把,“给她止血?!?

    他眼中泛起冷光,楚倾瑶,若是你命够硬,本王就给你活命的机会,你……最好别让本王失望。

    骗本王的代价,你付不起!

    “王爷,我……”暗卫拿着止血药,不知如何下手。怎么说地上的也是王爷的女人,他不敢动啊!

    “上药?!毙嗣媛恫辉?。现在的楚倾瑶在他眼里连王府的下人都不如,让人给她止血,都是高抬她了。

    暗卫任命的抬起楚倾瑶的头,用了一瓶止血药才将血止住。望着地上那一大瘫血,他都觉得后脑处隐隐发疼。

    “王爷,她脑后应该原本就有伤?!卑滴酪谎劬涂闯龀阊竽源Φ纳似降厣细究牟怀隼?。

    轩辕炙面色沉下来,却没说话。

    处理了地上的血迹,暗卫刚要请示怎么处理地上的人。轩辕炙已经开口,“把她抱上床?!?

    暗卫一愣,半天没动。

    呃……他一定是听错了,王爷那么有洁癖的人,怎么会把一个满头是血的女人放到床上?

    “你别告诉我,你连个女人都抱不动!”这话听着已经有了怒意。

    暗卫赶紧弯腰,抱起楚倾瑶小心的放到床尾。

    “去查查,她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轩辕炙想不通,皇上既然准备用太子不要的女人来羞辱自己,谁还敢对楚倾瑶动手?

    若是楚倾瑶提前死了,岂不是达不到皇上的目的!

    暗卫下去之后,他低头看着楚倾瑶。秀气的小脸很精致,只是苍白得有些吓人,可能是因为疼痛,既使昏迷之中柳眉依然紧紧的蹙着。

    楚倾瑶,若你能医好我的腿,我便留你一命。

    轩辕炙将目光落到空处,因为在书房忙了一晚,便靠在床头睡了。天亮时,楚倾瑶动了一下,缓缓挣开双眼。

    其实她一动,轩辕炙就醒了,只是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变。

    望着陌生的环境,楚倾瑶猛地记起昨天夜里的事,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一眼就看到旁边假寐的轩辕炙,心没来由的一慌,细听轩辕炙的气息很沉稳,这才松了口气。

    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知道轩辕炙并没有动过自己,对他的印象好了不少,看来他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检查了一下医疗系统,发现里面有一些高级器械竟然是可以使用的。心内一喜,忍着后脑处剧烈的疼痛,小心的挪到轩辕炙身前,素白的手指搭上他的脉搏。

    她是外科大夫,对中医虽然了解却不精通,诊脉不过是她在掩饰。轩辕炙睁开眼睛,就看到楚倾瑶闭目给自己诊脉的认真模样,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楚倾瑶,我看你能装到何时!

    脑子里传来仪器嘀嗒的声响,是诊断结束了。楚倾瑶睁开眼睛,正好对上轩辕炙冷若冰霜的眸子。她迟疑了一下,故意忽略他的目光,“王爷,你醒了?”

    轩辕炙没说话,仿佛透过她澄澈纯结的目光看到她的内心深处,楚倾瑶有一种被人看透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和这个男人近距离接触,让她感觉呼吸不畅,想逃。

    “楚倾瑶,若是你能医治好本王的腿,我就许你在这炙王府自由出入?!蹦凶拥纳舸爬滟桶缘?。

    楚倾瑶一愣,许她自由出入王府?她根本不需要?!巴跻?,不如我们换个条件,若我能医好你,你就放我离开?!?

    第4章 算不算威胁

    轩辕炙眉头一皱,这个女人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炙王妃之三个字??伤趺从幸恢直幌悠母芯?

    “楚倾瑶,你的小命捏在我手里,只要我想,我就可以毁了整个相府?!?

    楚倾瑶轻蔑的浅笑,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加凄美,相府的那些人是生是死与她何干!“你什么时候对相府动手,可以带上我,让我去看看热闹?!?

    轩辕炙一愣,据他所知,相府继夫人对这个前夫人所生的嫡女可是宠得很,简直是不分好坏的宠,所以才养成楚倾瑶那不讨喜的性子。神情一冷,“楚倾瑶,你没资格和我谈判?!?

    明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楚倾瑶还是很难过。是啊,自己只是卑微弱小无依无靠的女子,怎么敢和堂堂炙王爷讨价还价。不过,很快她眼中就划过一抹坚定,轩辕炙,总有一天,我会平等的站在你面前。

    “我可以不走,但我要求在王府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彼胛约赫〉闳ㄒ?。

    轩辕炙看着她,目色无波,仿佛没听到她的话,心里却有一丝震撼,这个女人好像和传言相差甚远。他的眸色沉了沉,“我的腿如何?”

    “你中毒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毒全都聚集到了双腿之上?!背阊夹奈Ⅴ窘搅葡低车恼锒辖峁党隼?。轩辕炙脸色一变,他中毒的事只有暗卫知道,没想到竟被楚倾瑶说了出来。

    压下心头的惊涛骇浪,问道,“你能医?”

    “能,但是至少需要三个月?!备詹乓搅葡低骋丫隽俗罴训囊街畏桨负托枰氖奔?。

    轩辕炙的目光深邃起来,他中毒之后遍请名医无果,而一无是处的相府大小姐竟然说她能医治,好耐人寻味啊!看来得好好查一查了。

    感受到他的怀疑和探究,楚倾瑶脸色一冷,既然他都不着急,那自己更不急。清澈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王爷,我饿了?!?

    见轩辕炙没开口,不由加了一句,“若是王爷不怕我精神力不集中,一不小心误诊了,我也可以马上动手医治?!?

    “楚倾瑶,你别惹恼我?!毙似岷诘捻尤缤畈患椎男?,带着渗人的寒意,盯得楚倾瑶头皮发麻。暗暗决定,以后尽量躲着他走。

    本来以为他不会答应,没想到轩辕炙竟然叫人传膳,楚倾瑶摸了一下早就饿瘪的肚子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轩辕炙道,“你的医术是和谁学的?”

    楚倾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缩小版的手,原主的年龄才十六,只好随口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位婆婆曾经夜夜入府教了我一段时间?!?

    下人很快端上来一桌子饭菜,看着金灿灿的馅饼,楚倾瑶咽了口唾沫,真香??伤桓疑锨?,毕竟轩辕炙还没上桌呢!

    见他面无表情,对桌上的吃食视而不见。她从床上下来,“王爷,要不要帮你叫下人进来?”她可不想去扶他。

    “我不饿?!毙丝炊济豢此?。

    “那我自己吃了?!背阊叩阶狼白?,端了一碗黄灿灿的清粥慢慢吃起来。偶尔还会吃上一口清淡的小菜,她的动作很快却看不出来急切,倒是带了几分优雅。

    喝了一碗之后,她又给自己填了一碗,两碗粥下肚才放下筷子。至于那盘焰饼,已经好几天没吃饭的她不敢消受。

    “来人?!毙硕酝夂暗?。

    “王爷?!逼呱贝油饷娼?。

    “带她下去?!毙斯鄄炝税胩斐阊?,还是不太相信她的话。

    “是?!逼呱笨聪虺阊?,“走吧!”

    楚倾瑶的头正疼得厉害,可她想尽快改善自己在王府的待遇,大着胆子开口,“王爷,我休息一天就可以,明天就能替你医腿?!?

    从轩辕炙的寝房出来,见管家赵伯正等在外面,七杀直接将楚倾瑶交给了赵伯。

    赵伯打量着楚倾瑶,虽然面前的女子很狼狈,可她竟然能和王爷共处一室一晚上还活着,仅凭这一点就够让他刮目相看。

    他略一躬身,“随我走吧!”

    两人来到一处还算宽敞的院子,赵伯对她道,“委屈王妃娘娘了,在下是这王府的管家赵得财?!?

    “谢谢赵伯?!?

    轩辕炙的寝宫。

    “王爷,已经查到了。楚倾瑶昨日上午被楚玉儿推倒跌了一跤,后脑正好撞到了桌角。这件事发生之后,相府里连个大夫也没叫,根本就没人管她?!?

    轩辕炙的手握成拳,相府如此对待楚倾瑶,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等他松开手,厌恶的看了一眼被楚倾瑶弄脏的床,“送我去书房,把这张床烧了?!?

    “是?!?

    楚倾瑶推开房门走进去,见地上放着火盆,心里不由一暖,若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赵伯的恩情。

    见院子里没人,赶紧走到铜镜前把自己脑后的伤口重新清洗上药,因为在脑后只能简单包扎,又拿出消炎药水给自己挂了一针。

    将痕迹都处理掉之后,她这才上床休息。醒来之后见厨房里米菜俱全,用酒精把灶堂里的火生着,给自己煮了一顿热乎乎的饭菜。

    剩下的时间,她又好好研究了一下医疗系统。其实她对这个系统根本不了解,当时只是受邀去帮着测试,没想到却出了意外。

    系统内是一间一间的屋子,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各类药品,另一边则是用于各项检查治疗的医疗器械,可以说这里就是一个大型的医疗基地。只是最里面还有一间奇怪的房子,房间紧闭,怎么都进不去。

    第二日才刚起床,赵伯就来了?!巴跻肽愎?,王妃请?!?

    第5章 开始动手医治

    楚倾瑶一愣,自嘲的道,“赵伯,你可以叫我楚倾瑶?!?

    赵伯通透的看着她,“在王爷没下令废妃之前,你就是炙王府的王妃?!辈还芩钦嫘幕故羌僖?,最少面子上做得很足。

    再次来到轩辕炙的寝房,见他正端坐在床上?!凹跻??!背阊⒁煌溲?。

    “你可知道我中的是什么毒?”轩辕炙自然知道自己是中毒,就因为他发现中毒了,想用内力将毒逼出体外。没想到在运功时又遭到第二波刺客的袭击,才会功亏一篑瘫痪在床。

    “混合毒,就是很多种毒混合到了一起?!背阊鲜祷卮?。

    轩辕炙很是意外,没想到她竟然还能看出来是混合毒。带着审视和探究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到楚倾瑶脸上,“难道你真的会医术?”

    “会不会,王爷试试不就知道了?!背阊謇涞捻永锎狭苏娉?,她必须要取得轩辕炙的信任,这样短期内才会确保小命无忧。

    她话音方落,轩辕炙的声音就响起,“你回去吧!等养好伤再说?!?

    这两次的接触,轩辕炙觉得楚倾瑶并不想外面所传的那样娇纵蛮横,相反还很会审时度势,看来传言果然不可信。

    “那楚倾瑶告退?!奔幌嘈抛约?,楚倾瑶无法,只好回去。

    回到院中没多久,赵伯就来了,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婢女。

    “王妃,王爷交待让我派一个下人过来?!?

    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楚倾瑶点了下头,“替我谢谢王爷?!庇腥耸毯蛞埠?,她还记得昨天自己生火做饭,把屋子里弄得硝烟弥漫如同战场一般。

    “奴婢红檀见过王妃?!辨九谝慌怨蛳?,头垂得很低,眼睛规矩的看着地面。

    “起来吧!我饿了?!背阊戳搜鄢?,肚子咕咕叫起来。

    “奴婢马上就去准备,请王妃稍等?!?

    很快,楚倾瑶就吃上了一桌荤素搭配得当的热乎饭菜。将婢女打发走,一个人对着铜镜给后脑处的伤口换了药,这才坐下来仔细捉摸着轩辕炙的双腿。

    他的腿必须要先解毒,然后再做复健。在这之前,最好是先施以银针刺穴之法,将毒素赶到一处,先排出大部分,剩下的再用药物化解。

    她虽然学的是外科,但是她毕业那年,一直照顾她的阿婆中风瘫痪,她便跟人学了这一手针灸之术。在她的精心照料下,阿婆去逝前已经能够下床行走。

    半个月的时间,楚倾瑶身上的伤已经痊愈。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去给轩辕炙医治,管家来了。

    “王妃,王爷要我来通知你,从今天开始医治?!?

    “好的,我马上就来?!蹦蒙先煤焯锤约鹤急傅囊揭┫?,她快速的来到轩辕炙房里。

    “王爷?!苯ブ?,她将药箱放下就赶紧开口。

    轩辕炙手上拿着一卷书,专注的看着。楚倾瑶以为他没听到自己来了,只好又道,“王爷,现在开始医治吗?”

    “你是大夫,还需要问我?”这次轩辕炙总算有反应了。

    楚倾瑶差点骂娘,只是她不敢,只能冷着脸,“王爷,你需要把裤子脱了?!?

    轩辕炙终于把目光从书页上移开,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难道你不会脱?”

    给男人脱裤子这件事对于现代医生而言再正常不过,楚倾瑶唯一气的是轩辕炙的语气,不过既然形势比人强,她也只能认命。不就是脱个裤子吗?就算是脱光的男人她楚倾瑶也不是没见过。

    当她的手接触到轩辕炙挺拔有力的腰身时,不禁顿住,好完美的身材。感觉到头顶上冰柱般的目光,她的脸竟然不争气的烧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只好加快速度。

    脱完之后,她借打开药箱的时间迅速冷静下来,从里面拿出一套银针和消毒用的药水,先给他的双腿消毒,然后开始针灸。

    看着一根根雪亮的银针准确无误的扎入自己腿上的穴道,轩辕炙的目光又深了一层,楚倾瑶,你身上的秘密倒是不少!

    先是进王府之后,一改之前的娇蛮任性,变得进退有度,现在又在他面前展露出这一手银针术,他忽然起了探究的心思,想要彻底研究一下这个女人。

    看着腿上密密麻麻有上百根银针,他心里竟隐隐期待起来,也许她真的可以治好自己腿。

    现在的楚倾瑶哪里会知道他的心思,她正聚精会神的捻动着银针,待时机正好又快速的抬手轻弹针尾,让银针发出嗡嗡的鸣叫,一根接一根的如法炮制,全部做下来已经累得满头是汗。

    如此重复了三遍之后,轩辕炙蓦地瞪大双眼,他竟然看到自己腿上出现了青黑的颜色,正慢慢向着中间汇聚。

    又过了半个时辰,楚倾瑶开始收针,“王爷,明天这个时候我再过来?!?

    “明天我有事,忙完之后会让人去通知你?!毙说坏哪抗庠俅温涞绞橐成?。

    “好?!背阊嗥鹨┫浯蟛匠鋈?。直到她消失在房里,轩辕炙才再次看向自己的双腿,“七杀,你马上去把楚倾瑶从出生到现在的情况给我查一遍,事无巨细,不准遗漏?!?

    “是,王爷?!逼呱笨焖俦枷虺喔?。

    第二日,楚倾瑶整整等了一天,轩辕炙也没派人过来。见天色不早,红檀上前来,“王妃,要不奴婢伺候你洗洗睡吧!”

    “再等等?!比绻袢詹徽刖?,那她昨天的努力就白费了,“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了,红檀,你先去睡?!?

    “奴婢不困,有我陪着王妃你也不会感到无聊?!焙焯葱ψ?。她觉得王妃人很好,和外面盛传的根本不一样。

    当时,大家知道她被调过来伺候王妃时,可是很替她担心,生怕王妃不知进退惹恼了王爷会连累到她跟着受罚。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广西快3分析软件 精准平特一肖王 中了彩票大奖领取步骤 七星彩长条808 体彩青海十一选五 0809法甲瑙 秒速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假的 胜平负直播 最准二肖中特 北京快乐8大小单双技巧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肯定牛 棒球棒英语怎么读 云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菠菜在线娱乐城2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