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快三专家推荐号码:(完整版)逃宠小甜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欧明决苏小米目录by锦时

    发布时间:2018-11-16 15:28

    逃宠小甜妻欧明决 苏小米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逃宠小甜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逃宠小甜妻是作者锦时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欧明决苏小米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不过是为了漫画取材,失身也就算了,竟然还被当成了嫌疑犯! 最要命的,自己竟然还被那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带回家中不让出门! 苏小米觉得自己也是倒霉的没Sei了…… 想方设法的逃跑,最后总是在欧明决的算计下,乖乖的回到他的身边,苏小米也是醉了! “女人,别想着逃,哪怕到了天涯海角,你也逃不了!” 欧明决高傲狂妄的话语,让苏小米彻底的无语。 啊,喂,喂,喂……你说不逃就不逃了吗?傻子才不逃……

    逃宠小甜妻

    第1章你不要乱来

    苏小米昨晚做了一个美梦,她把相恋四年的男票睡了。

    晨风从窗外吹进,隐约可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苏小米打了个哈欠,翻身扑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指尖触到男人胸膛的一刹,苏小米浑身如电击般一颤,急忙睁开眼。

    方才缱绻的睡意一扫而尽,此时她看着身侧平躺的俊美男人,心里只有两个字。

    卧槽!

    就在苏小米睁眼的一刹,那个男人也启开了眼帘。

    入目的天花板并不熟悉,这让欧明决不禁蹙眉。在感受到胸口那只温热的小手时,他那栗色的眼瞳迅速缩紧,转眼间便攥住了苏小米的手,翻身而起,将她扣押身下。

    男人的动作太过迅捷,苏小米还没来得及反应,两只手就被他死死的控制住,就连身体也被他一条腿压制住了。

    俯望她的男人,一头温软柔顺的黑色短发,与他此刻淡漠愠怒的气息很不相符。

    他有一双栗色的眼瞳,五官说不清的俊美,似乎一眼便能入画,有些不真实。

    苏小米以为,自己还在做梦,谁知那个男人却开口了:“你是谁?”

    欧明决昨晚受邀,参加了一个“选秀”宴会,应酬时喝了不少酒。以至于他有些断片,昨晚酒醉后发生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

    但是现在自己的床上多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他眼尖的发现女人的脖颈、肩胛,甚至是锁骨上都有清晰可见的吻痕。

    青青紫紫的吻痕,可见他昨晚允吸得多么用力。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趁机爬上他的床!

    欧明决的瞳孔缩成一个小点,腾出右手准确的扼住了苏小米纤细的脖颈,他沉声道:“说!你有什么企图!”

    苏小米只觉得自己的脖颈一紧,呼吸瞬间变得薄弱,一张娇俏的脸涨得通红,想要挣扎,却丝毫动弹不了。

    再看男人那双栗色眸子里的怒火,简直恨不得杀了自己似的。

    “放……放手……”苏小米艰难的启唇,她的话似乎唤回了男人的理智,脖颈间的力道松了一些。

    “咳咳咳……”苏小米猛烈的咳嗽几声,急忙道:“你要是掐死我……谁告诉你幕后主使?!?

    她的话不无道理,欧明决方才还蕴含怒火的眸子逐渐平静下来,掐着她脖颈的手也松开。他一脸厌恶的退下床,迅速穿好睡袍,淡漠的看着床上挣扎的苏小米。

    苏小米捂着自己的脖颈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一丝不挂。这一动,身体似是要散架了一般,浑身的骨头都在喊疼。

    这该死的男人,昨天晚上是把她拆了重造过吗?好疼!

    苏小米腹诽着,散披的长发遮住了香肩,她抱着薄被下床迅速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赤着脚站在欧明决面前,她忍不住疼得龇牙咧嘴。

    欧明决等了片刻,也没听到她说话,栗色的眸子里浮起一丝不耐。

    冷沉的嗓音响起,带着几分凌厉:“说!谁派你来的?”

    苏小米聋拉着脑袋,低压的眼帘下一双美目滴溜溜的打转,大脑也在迅速的运转。

    刚才那么危急的情况,她要是不那么说,这个男人怎么可能松手。指不定一个不小心,就把她给弄死了。

    可现在他如此严肃的问这个问题,苏小米短时间内实在编不出答案来。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昨晚之所以去参加宴会,都是因为接下来的漫画里需要触及一些高档场所,她去那儿不过是为了取材罢了。

    也不知道是谁递给她一杯西瓜汁,喝完就断片了。

    所以苏小米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该死的!一定是有人算计她!

    苏小米咬唇,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女人阴险的笑脸,她垂在腿侧的手则不由得攥紧。

    “你耍我?”欧明决的耐心已经消磨干净了。

    冷厉的男音这才拉回了苏小米的神思,她赫然抬目,对上男人那双满载淡漠与厌恶的眼眸,余光却瞟了一眼十米开外那扇大门。

    “那个……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苏小米徐徐开口,唇角勾起一抹牵强的笑容。

    说话间,她不动声色的挪动脚步,悄悄移到欧明决的身侧,深深吸了口气。

    苏小米扭头,语速突然加快:“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我保证,我也是被人陷害的。所以,这位先生,您要是查清楚了麻烦通知我一声,我先走了!”

    她的话落,便往房间大门冲刺过去,手搭上门把,狠狠一拧。门开的一瞬,清风灌入,站在床边的欧明决才反应过来,急忙转身,却见苏小米已经踏出了房门。

    他提步追过去,只听苏小米“啊”地惊叫一声,又迅速的退了回来。

    正好欧明决抵达门口,女人娇小的身躯直挺挺的撞到了他的怀里。

    大手下意识的扶住她的肩膀,欧明决拧眉,不悦的开口:“你鬼叫什么,撞鬼了?”

    苏小米回身,美目对上他写满不耐的眸子,微张着嘴,张张合合半天才道:“死、死人……”

    死人?

    欧明决心里疑惑,继而目光越过苏小米看去,只见套房门口的长廊里,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仰卧在地上,一手平展,一手捂着左胸。胸口插了一把水果刀,鲜红的血迹已经浸透了他身上的白色衬衣。再看他的脸色,一片苍白,浑身散着冰冷的气息,确实是死了。

    欧明决的俊眉拧起,睨着尸体的目光沉了沉,将苏小米往旁边一推,他径直走了出去。

    便是此时,长廊那头传来仓促的脚步声,旋即苏小米看见几名穿着警服的人小跑而来,一个个面色焦急,想来是刚接到报案不久,匆匆赶来的。

    苏小米靠在门边,脸上的惊恐之色尚未褪去。警察一走近,便上来扣住了她,这让苏小米不得不回神。

    “警察同志,你们这是干什么?”她不解,目光投向不远处孑然而立的欧明决身上。

    扣押的警察冷言冷语道:“别乱动,你现在是第一嫌疑人,我们要带你回局里做笔录?!?

    “为什么我是第一嫌疑人?那他呢?”苏小米伸长了脖子盯着欧明决。

    那人如雕塑一般站在那里,只心里暗讽苏小米是个愚笨的女人。

    以他在A市甚至全国商界内的身份地位,这些警察怎么敢动他。

    苏小米严重不服,“你们这些警察怎么这样?人不是我杀的,我昨天晚上都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他可以为我作证的!”

    她叫嚷着,扣住她的警察皆是一愣,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看向欧明决。

    那男人长身而立,此刻正抱臂靠在墙上,冷眼看着苏小米,仿佛在看一场闹剧似的。乍然听到苏小米说的话,那张五官立体的俊脸立时暗沉几分。

    苏小米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异样,依旧拼命挣扎着:“你们要是不信,可以看看我的脖颈?!彼底潘闵斐げ弊?,努力亮出自己脖颈上的吻痕。

    为了洗脱嫌疑,她已经什么都豁出去了。

    要是真被警察给带走了,到时候抓不到真凶硬把这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那她可就真要做冤大头了!

    况且苏小米相信,她前脚进了警察局,后脚苏家就能名正言顺的将她踢出家门。所以无论如何,警察局她是绝对不能去的。

    “你们放开我!你们抓疼我了!”见挣扎不脱,苏小米索性开始装疼。

    警察们见欧明决看向她的眼神似是要将她吃掉一般,立时明白这个女人只怕昨晚伺候得不好,惹恼了这位爷。两人眼神一交换,抓着苏小米的手几乎同时加大了力度。

    “这位小姐,就算人不是你杀的,作为第一目击者,我们也得带你回警局做个笔录?!彼祷凹?,两人架着苏小米便要拖走。

    本打算站在一旁看戏的欧明决不禁蹙起眉头,站直了身子,冷冷开口,“这具尸体跟她没关系?!?

    他一句话,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却让那两名警察徒然松开了苏小米。

    苏小米瞬间被重获自由的喜悦冲昏了头脑,看向欧明决的时候,竟然觉得他非常帅。

    “你们有闲情在这里抓人,不如立马派人过来检查尸体更实际?!迸访骶雒凶拍?,冷冷的扫了苏小米一眼,大步向她走去。

    苏小米张了张嘴,本打算开口道谢,谁知那男人上来便抓住了她的手腕,拽着她便顺着酒店的长廊往电梯走去。

    “喂喂……你干什么?”苏小米痛叫,这一次是真的被抓疼了。

    这个反复无常阴晴不定的男人,她自己会走好么!

    进了电梯,欧明决径直按了负一楼。苏小米知道,负一楼是地下停车场,这让她不由得脑补。这个男人该不会想带她去停车场,然后把她随便杀了抛尸吧!

    这念头刚冒出来,苏小米又迅速联想到总统套房门前的那具尸体。

    被欧明决抓住的手腕动了动,她满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喂,那个人……该不是你杀的吧!”

    刚才在房间里,这个男人就差点掐死她。从他的凶狠程度来看,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欧明决用“你是白痴”的眼神看了苏小米一眼,电梯刚好到,门一开他便拽着苏小米大步往外走。

    谁是那该死的女人,竟然条件反射的扣住了电梯的门,像只八爪鱼似的抱着电梯门对欧明决道:“我告诉你啊!我不会跟你走的,这里可是有监控的,你不要乱来?!?

    第2章敬酒不吃吃罚酒

    监控?乱来?

    欧明决的俊脸又黑了几个度,一双墨眸阴岑岑的,散着幽冷的光。

    “如果不想被当成杀人犯,就给我闭嘴?!崩淅鞯哪幸羯ü招∶椎亩?,她一只手被死死的禁锢着,被迫靠在欧明决胸膛,根本动弹不得。

    ?!?

    电梯到了,男人捉着她的手大步往外走,苏小米虽然不敢再挣扎,嘴巴却没消停。

    “这位先生,你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真的没有算计你呢?”

    欧明决拽着她走到一辆路虎车前,拉开了副驾驶的门,二话没说将她塞了进去:“少废话,你什么时候说出幕后主使,我什么时候放你走?!?

    苏小米目瞪口呆,看着欧明决上车,不禁问了一声,“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这个男人是疯子吗?真是可惜了这副皮囊。

    欧明决一路驱车径直往自己的别墅赶,其间无论苏小米说什么,他都直接无视。

    路虎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最终在一幢别墅前停下。苏小米看着眼前雄伟的别墅,微张薄唇一脸讶异。她虽然早就猜测,欧明决是什么大人物,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有钱,能住这么好的地方。

    别墅位于A市西郊,算是A市最好的地段。欧明决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摸出手机不知道捣鼓了什么,那大门便开了。

    车子直接开了进去,苏小米忽然像是失声了一般,安静无声。欧明决扭头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看见她眼里的惊讶,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苏小米一头长发披散,脸蛋白皙干净,五官深邃立体,模样姣好,正是欧明决喜欢的类型??囱诱飧瞿缓笾魇够拐媸欠蚜诵┬乃?,否则怎么会按照他的喜好将苏小米送到他的床上。

    既然是能够随意爬上别人床的女人,欧明决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

    车子开进地下车库,刚停好,欧明决便推门下车,绕到了苏小米那边。大手拉开车门的一瞬,苏小米从车里窜了出来,肩膀在欧明决胸口狠狠的撞了一下,她急速往车库外跑去。

    欧明决只觉胸口一痛,他不禁蹙起眉,扭头目光更为森冷的看着那道逐渐远去的青影。

    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想逃跑。

    修长且白皙如玉的手指在手机上戳了戳,车库的大门迅速合上,苏小米的脚步也跟着停下了。

    她愕然盯着眼前已经关上的闸门,不由呆愣原地。这TM到底是什么地方?门怎么关上的?

    忽的,她想起了欧明决的手机。逐渐明白过来,这别墅里多半装了不少高科技的东西,方便那个男人用手机直接操控。

    怪不得,她方才一路也没看见一个佣人,这样的房子,哪里需要什么佣人。

    苏小米回身,愤愤的看向缓步而来的欧明决:“这位先生……”

    “我姓欧?!蹦腥讼匀槐凰允贾林漳蔷洹罢馕幌壬比悄樟?,俊眉一蹙便提步掠过了苏小米。

    苏小米也拧起了眉头,“欧先生,我该解释的都解释清楚了,您还是放我回去吧!”眼见着时间已经不早了,再加上昨天晚上一夜未归,只怕她再不回去,苏家要翻天了。

    车库的大门在欧明决的操纵下开了,苏小米赶紧跟上去,还没做出下一步动作,便听那男人幽幽的开口,“别墅里机关不少,你要是乱跑不小心丢了小命,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他的话落,也不看苏小米一眼,便径直往别墅大厅走去。

    苏小米站在原地,满脸黑线。她倒是一点也不怀疑欧明决的话,毕竟像他这种怪咖,设陷阱这种事情绝对干得出来。

    思前想后一番,苏小米决定,先跟上欧明决。

    ……

    偌大的客厅里,几乎一尘不染,装潢低调却奢华,给人一种压迫感。

    苏小米赤脚站在滑溜溜的大理石地板上,两手不安的攥着,一直拿眼睛滴溜溜的打量四周。

    不多时,欧明决从楼上下来,从他轻缓的脚步声里可以听出,他的心情似乎舒畅了不少。

    墨眸扫过客厅里站着的苏小米,欧明决的脸色沉了沉,刚沐浴后的好心情一下子被打散了,“你还在呢!”

    他的语气带着几分嘲讽,苏小米虽然听出来了,却只敢在心里骂两句。

    她面上笑着,“欧先生,您的别墅简直是A市最先进的别墅,我这一般人,还真是出不去呢!”她的话里也藏着几分揶揄与不悦,只是被脸上灿烂的笑容遮去了,所以欧明决没有察觉。

    他款步走下楼梯,一手扶着栏杆,挑眉看着苏小米,徐徐道:“想出去也不是不行,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还有那具尸体,是谁安排的?”

    “我都解释了很多次了……”苏小米欲哭无泪,“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跑到你的床上去,那具尸体我也不认识。欧先生,你放我走吧!你放心,等我查清楚这件事情,一定告诉你?!?

    “放你走?”欧明决冷笑,“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彼底?,抬腿便往冰箱那边去。

    从冰箱里取了一瓶水,欧明决回身冷冷的看着苏小米,道:“单远!”

    他忽然喊了一声,苏小米尚未反应过来,便看见从厨房里出来一个样貌俊朗的少年。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就像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但是从他浑身散发的沉稳气质来看,应该不止十六七岁的年纪。

    名叫“单远”的男人,是欧明决的管家,整栋别墅里除了他们两人便只剩下苏小米了。

    认清这个事实后,苏小米的内心是崩溃的,“欧先生,您可以尽管去调查,相信以您的神通,要查清楚这件事情绝对是轻而易举?!?

    欧明决似乎是被苏小米说服了,他冷冷的眸子扫了单远一眼,那人便会意的点点头,提步走到苏小米身前。

    苏小米有些纳闷,那人却二话不说,上来便动手捉着她的肩膀往上一提,便拖拽着她往二楼去。

    “喂!你干什么,你放开我!”苏小米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谁知单远虽然看上去单薄,但是手臂上的力道却让苏小米挣扎不脱。

    她一路被拖拽到二楼一间卧室里,单远一把推她进去,嘭一声带上门,顺道上了锁。

    黑漆漆的房间里,苏小米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她凶猛拍门,门外却只传来单远清冷的声音。

    “苏小姐,事情弄清楚前,就委屈你了?!?

    苏小米顿时紧张起来,此时此刻她才意识到,欧明决并非与他开玩笑,他是真的打算囚禁她。

    ……

    楼下客厅,欧明决正靠坐在真皮沙发上,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拿着财经报纸。听见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他头也没回。

    开口问道:“招了没?”

    单远走到他的身后,恭谨的站在沙发一侧,垂首道:“暂时没有,想必明天她的嘴巴就松了?!?

    “这个女人的身份你查过了?”

    “是的少爷,她叫苏小米……”单远将调查到的相关信息一字不漏的报告完毕。

    欧明决沉思了一番,方才开口:“你去调查一下昨天晚上的宴会,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算计我?!?

    “是!”单远垂首应下,继而转身离开。

    偌大的别墅里顿时只剩下欧明决和被关在卧室里的苏小米了,不管苏小米如何呼叫,欧明决始终没有搭理她。

    夜里下了一场大雨,苏小米所在的房间灯火通明,她正冒雨站在阳台上,想着怎么从阳台爬到隔壁的书房去。两个阳台的距离不过一米半左右,这里是二楼,就算是不幸摔下去,想必问题也不大。

    “死就死吧!”深吸了一口气,苏小米闭了闭眼咬牙攀上了栅栏。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屋檐下一个极其隐蔽的位置,有一个摄像头正闪着红光。

    欧明决此刻正仰躺在自己那张柔软的大床上,一手枕在后脑勺,一手拿着??仄?,目光沉沉的看着监控视频里那个冒雨作案的少女。

    苏小米好不容易爬上了栅栏,缓缓伸手将身子探向对面的栅栏。她的动作小心翼翼,始终不敢看楼下,生怕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

    对于她如此不要命的做法,欧明决终于动容。他一个鲤鱼打挺便从床上起身,随手捞了外套,便拉开了卧室的门。

    这该死的女人!当真不要命了!

    苏小米小心翼翼的摸到了对面的栅栏,心里莫名松了口气,唇角也勾起了一丝笑容。随即她另一只手也搭了过去,谁知重心不稳,再加上下了雨栏杆有点滑,她手一松身体便往下坠。

    苏小米尖叫一声,危急时刻一只大手从上方探下,准确无误的擒住了她的手腕。

    身体停止下坠,苏小米兀自拍了拍胸口,抬头看去。

    只见雨幕里,欧明决那张俊脸逐渐放大在她的眼前。

    欧明决将她拽上去以后,便松了手转身往书房里走。苏小米瘫坐在地上,后怕的拍拍胸脯,然后才有气无力的起身,跟着进了书房。

    “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男人冷不丁开口,已然在落地窗前站住了脚。

    第3章做个交易

    欧明决的声音比平日里还冷,他浑身和苏小米一样,湿漉漉的,背影有些冷厉。

    苏小米一脸不满的看着他,咬唇:“这能怪我吗?要不是你把我关起来,我能出此下策?”还不都是他逼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有病。

    “我算是明白了,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信是吧!你是苏子月的同伙对不对,联合起来整我是不是?”这是苏小米思考了一整天的出来的结论。

    除了苏子月,她想不到还有谁会如此陷害她。

    “是苏子月让你来毁我的名声是吧!想把我赶出苏家?呵!”苏小米脸色一正,冷笑了一声,“烦劳你回去告诉她,我苏小米也不是什么软骨头,可以任凭她捏扁搓圆!”

    憋了一天的怒意,总算是发泄出来了。

    苏小米深深吸了口气,甩了甩自己身上的水渍,丝毫没有注意到落地窗前的男人已经徐徐回身看向她。

    “苏子月?”冷冷的男音在寂静的书房里响起,唤回了苏小米的理智,也逐渐平息了她的怒气。

    没好气的瞪了欧明决一眼,她干脆往沙发上一坐,沉声道:“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放我走,我就从阳台跳下去!”她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办法,只能拿命要挟。

    可欧明决根本不为所动,他只是看着一身湿淋淋的苏小米,在他的沙发上留下湿漉漉的印记,眉头不禁皱起。

    “这里是二楼,跳下去死不了,顶多变成残废?!彼煨炜?,语气生冷,“你请吧,我会第一时间帮你打120的?!?

    听他这么一说,苏小米整张脸都变色了。她只是想威胁一下欧明决,可一点也不想变残废啊!

    见她沉默不说话,欧明决不屑的一笑:“我说过,只要你告诉我谁是幕后主使,我就放你走?!?

    “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苏小米哀嚎,“我是个画漫画的,昨晚只是去宴会取材,不是冲着你去的。再说了,我到现在连你全名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费尽心机的爬你床去睡你?”

    她抱着最后的希望解释,可欧明决只眯起眼,丝毫没有动容。

    “你不认识我?”欧明决内心有些惊讶。

    苏小米点头,双目诚恳的道:“我叫苏小米,昨天晚上真是去取材的!”

    “我叫欧明决?!蹦腥顺辽底?,对上她那双真诚的眼睛,他竟有些恍惚。

    苏小米眨了眨眼,沉默了片刻,忽然瞪大眼:“欧明决!”

    “你就是那个……欧明决?!”苏小米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欧明决是商界大亨,名列世界富豪前三的人物。

    欧明决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冷道:“既然你听说过我,应当知道我的手段。继续否认对你没有好处,还是老实交代清楚的好?!?

    苏小米的脸色微变,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如果眼前的男人真的是欧明决,那他要是想弄死自己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她连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眼前的男人,满眼都是怀疑,也就是说无论苏小米怎么解释,这个男人都不会相信。除非,她能拿出真凭实据。

    “怎么?还是打算咬紧牙关,死扛到底?”欧明决也不急,反正苏小米在这栋别墅里是绝对不可能逃跑的。

    苏小米条件反射的摇头,“欧先生,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欧明决扬起下颌,颇为讶异的看着她。这世上还从没有女人敢如此镇定的跟他谈交易。

    苏小米,倒是个有趣的。

    “你给我三天的时间,我去调查昨天晚上的事情。三天后,如果事情没有调查清楚,要杀要剐你随便!”苏小米算是豁出去了,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男人沉默,只眯起眸子,流露出危险的目光。他浑身湿漉漉的,此时周身更是染了一层寒意,让苏小米不寒而栗。

    给她三天的时间,倒也不是不可。

    可欧明决不知为何,在看见苏小米那坚定而充满渴求的眼神时,心底却生出一抹玩味的想法。

    他挑眉,缓步朝她走去,“凭什么?你凭什么让我给你三天的时间?”

    “就凭你想知道幕后的主使?!彼招∶啄抗獬脸?,一脸认真。

    冷风从窗外吹进来,她浑身湿漉漉的,只觉得一阵寒颤,不由得抱紧手臂。

    欧明决已然在她面前停下,垂眸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女人,不由得蹙眉道:“这件事情明天再说?!?

    苏小米张了张嘴,本想说她现在就得离开,回到苏宅。

    谁知欧明决似乎看穿了她的企图似的,冷道:“太晚了,我累了?!彼奥?,便两手揣在裤兜里抬步走出了书房。

    苏小米无语,却不得不回到隔壁房间。她只祈祷明天欧明决能够放她离开,否则她真不知道回去以后该如何向父亲交代。

    思及此,苏小米便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在宴会上看见苏子月时的情景。

    怪不得她端着那杯西瓜汁时,那个女人笑得那般阴险,原来有问题。

    该死的!丢了清白不说,现在还被人囚禁。苏子月那个女人,她绝对不会轻饶她!

    ……

    苏家老宅里,正举着牛奶杯在客厅里落在的苏子月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美目盈盈一转,她看了一眼落地窗外,雨声淅淅沥沥几乎压住了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

    保姆急匆匆的从厨房里出来,小心翼翼的看了沙发上的苏子月一眼,只见那人故作优雅的起身,“林妈你去忙吧,我来接?!?

    保姆林妈一听,应了一声,转身回了厨房。

    苏子月将牛奶杯放下,垂眸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她接了电话,刻意放柔了语气,道:“沈学长,这么晚了,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沈济北在国外留学,是苏小米的男朋友。长相清俊,斯文秀气,曾经还是H大校草。他一直以来都是苏子月心里的男神,可偏偏男神成了苏小米的男朋友,这让苏子月万分不爽。

    苏小米关机了,她料定沈济北会打电话来家里,正等着呢!

    电话那头的沈济北,一听是苏子月,俊眉下意识的蹙紧,沉声礼貌的开口:“你好,我找苏小米?!?

    “苏小米?”苏子月强忍住心底的嫉妒,垂在腿侧的手攥紧,冷笑,“自从昨晚她去了一个宴会后,就没回来过。我听一个朋友说,看见她上了一个男人的豪车?!?

    电话那头沉默了,苏子月心里暗暗得意,接着一副哀叹的语气:“小米也真是的,学长你才去美国两年她怎么能如此耐不住寂寞,跟别的男人鬼混呢!这不是给学长你,戴绿帽子嘛!”

    她的话落,那头啪的挂了电话。

    听筒里一阵忙音,苏子月唇角的笑更为得意,幽幽的挂了电话,方才转身往楼上去。

    相信她刚才那些话,足矣让沈济北清楚苏小米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她要的就是让苏小米名声败尽,她倒要看看,沈济北到底还会不会要一只别人穿过的破鞋。

    ……

    第二天清晨,苏小米很早就醒了,在房间里转悠了半晌,才毅然决然的拉开了房间的门,打算去找欧明决。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后,那人倒是没再给她的房间上锁,不过这偌大的别墅,苏小米也跑不出去。

    欧明决的房间在长廊尽头,两扇对开的沉香木门,厚重结实,此刻紧闭着。苏小米就站在门口,踌躇了半晌才抬手敲门。

    “欧先生?”

    苏小米敲了好一阵也没人应答,不禁蹙起眉头。手下用了点力,猛的一推,门开了。

    她心里微惊,却未多想,悄无声息的溜了进去。

    欧明决的房间比她想象中还要宽敞,冷色调的装潢,摆设简单大气,低调而奢华。

    苏小米穿过一个玄关,才看见房间里偌大的床。床上卷缩着一道身影,不用想也知道是欧明决。没想到这个男人看上去作风严谨,竟然还睡懒觉!

    “欧先生,该起床了?!彼招∶鬃呱锨?,站在床边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然而那床上的男人却丝毫没有反应。

    欧明决是侧卧的,背对着苏小米的方向,只隐约能看见他身上还穿着昨天晚上那件衣服。苏小米微惊,那件衣服昨晚几乎湿透了,这个男人也不怕感冒。

    “欧先生?”她倾身,搭上欧明决的肩头,轻轻推了下他。

    男人似是柔弱无骨一般,被她一推,身子便整个覆在了床上,吓了苏小米一跳。

    她往后退了两步,确定欧明决没有下一步动作后,方才走上前去。

    苏小米扳过男人的俊脸,这才发现他的脸色红得异常,而且身体还在发热。

    “欧先生!”苏小米伸手拍打他的脸,可欧明决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昏死过去了一般。

    他的额头烫得吓人,苏小米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意识到不对劲。

    欧明决发烧了,看样子是昨晚淋雨的原因。苏小米没想到他看上去如此健朗的人,竟然这么脆弱。

    对于苏小米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逃跑机会。毕竟单远不在别墅里,现在欧明决又昏迷不醒,她这个时候不跑岂不是蠢!

    思虑了一番,苏小米果断转身,麻溜的跑出了欧明决的房门。

    第4章真不是我爬的床

    许是昨夜下过雨的原因,院子里湿漉漉的,有不少积水。

    苏小米刚跑出别墅的大门,不禁想起欧明决那张烧得通红的俊脸。

    “该死的!”她蹙眉咬唇,最终还是忍不住折了回去,谁让她心软呢!

    ……

    欧明决清醒过来时,已经是晚上了。

    他睁眼,入目便是天花板和琉璃吊盏,房间里静得吓人,只隐约有风声拂过。

    欧明决蹙了蹙眉,下意识的抬手搭上自己疼痛难忍的额头,手背却触到了一块半干的毛巾。他一个激灵,徒然坐起身,动作很轻没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目光微转,欧明决只看见苏小米趴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应该是睡着了。

    额头上的毛巾掉了下来,他拿起打量了一番,又摸了摸自己疼痛的额头??囱?,因为昨晚那场雨,他生病了。

    那个丫头……该不会是照顾他一整天了……

    房间里寂静无声,欧明决在床上坐了片刻,忍不住下床缓步朝苏小米走去。近了才看见茶几上放着的水盆,里面的水已经凉了,还放着一块毛巾。

    一旁的医药箱也开着,被翻得乱糟糟的,都是苏小米的杰作。

    卧室里昏黄的灯光轻柔的扑洒在少女如白玉般润滑的脸颊上,似是蒙了一层薄纱,透着一种朦胧的美。欧明决看得出神,目光锁定苏小米那卷翘的眼睫,随着滑到她浅薄的唇上,又忍不住看向她的脖颈、锁骨……

    喉咙梗了梗,欧明决只觉得唇干舌燥,就连头疼都缓解了些。他小心翼翼的在沙发落座,目光一动不动的打量熟睡的苏小米,那张向来冷硬的俊脸,也莫名变得柔和。

    他的手不觉间抬起,小心翼翼的去触碰苏小米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蛋。

    可欧明决刚抬手,那少女的眉头便动了动,眼睫轻颤,徐徐启开眼帘。

    四目相对的一刹,欧明决的俊脸一沉,温柔的神情瞬间严肃而冷厉,就连目光也冷了几分。

    他下手捏了捏苏小米的脸蛋,站起身去:“谁允许你在我房里睡觉的,还不快点滚出去!”

    虽说他的烧已经退了,但还全身乏力,即便站着也觉得有些勉强。欧明决的话落在苏小米耳里,她的困意顿时烟消云散,不禁蹙起柳眉。

    “狗咬吕洞宾!”她啐了一句,站起身便往外走。

    谁知刚走出两步,便听见身后“噗通”一声。苏小米回身看去,只见欧明决侧卧在地上,正挣扎着想要起身。

    苏小米一脸好笑的看着他,不禁两手抱臂:“别逞强了,你刚刚退烧,浑身乏力是正常反应?!?

    欧明决不以为然,见他摇摇晃晃根本站不稳脚跟,苏小米急忙上去扶住他。

    “滚开!”男人冷声一喝,苏小米呆愣原地。

    好心没好报!

    眼看着欧明决步履蹒跚的往大床走去,苏小米咬了咬唇瓣,硬着头皮问道:“昨天晚上我提的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男人靠在床头,冷冷看着苏小米,没有说话。

    苏小米被盯得头皮发麻,咽了口唾沫,微微扬起下颌:“欧先生是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欧明决挑眉,“我说过什么了?”看着她一副急切想要离开的模样,他很不爽。

    苏小米呆住了,她没想到欧明决竟然装傻!

    “姓欧的,你还要不要脸了?”她怒,后悔照顾他,“早知道让你烧死算了!”

    欧明决的脸色一沉,额头上青筋冒起,“滚出去!”

    他现在也只能吐出这三个字,许是因为病还没好,身体没有力气,所以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一点,欧明决就站不稳了。

    好在他已经走到了床边,咬牙坐稳,这才冷冷的看着苏小米。

    见他没事了,苏小米抿唇,愤愤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她就不信了,就这么一栋破别墅,她还走不出去。

    ……

    半个小时后,苏小米颓废的回到了别墅里。

    刚走进客厅,便听见厨房里传来哐当响声,她还以为进贼了!

    苏小米小心翼翼的靠近厨房,从半掩的房门看进去,只见一身睡袍的欧明决正捣鼓着鸡蛋,好像在做饭。

    许是听见了脚步声,欧明决停下了手里的活,回身朝门口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好整以暇正准备看戏的苏小米。

    四目相对的一刹,她从那男人的眼里看见了明显的杀意。

    苏小米只觉得心尖颤了颤,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我以为进小偷了,好心跑过来看看而已?!彼浪桓龃笞懿?,竟然在做饭啊!

    “进来!”欧明决命令的口吻,不怒而威。

    苏小米条件反射的进门,进门以后她就后悔了,心里将自己鄙视了一番。

    欧明决将手里的筷子扔下,给她腾位置:“二十分钟后,我要进食?!彼低?,掉头便往厨房外面走。

    纳尼?

    苏小米呆在原地,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可想归想,她还是乖乖做好饭,在二十分钟内,端上桌。

    此时,欧明决正靠坐在真皮沙发上,手里拿着??仄鞣锤踩サ幕惶???醇招∶壮隼?,他脸上的不耐愈发明显,甚至连眸子里都闪过一抹烦躁。

    也许是因为生病的原因,他现在觉得唇干舌燥的,脑袋也晕乎乎的,心口憋着火。

    “欧先生,可以吃饭了?!彼招∶酌蛎虼?,将碗筷布好。

    欧明决站起身,随手解开了领口的三颗纽扣,走到餐桌前,抬腿便踢开了椅子。他的举动让苏小米真切的感受到她的不满,做事也自然小心许多。

    桌上一锅青菜粥,还有一碟泡菜,一个炒青菜,一道荤菜都没有。

    “这种东西,也敢端上桌给我吃?”男人的脸色一沉,显然对桌上的菜色很不满意。

    苏小米盯着他那张俊脸看了半晌,才牵强的扯起嘴角:“欧先生,您家里只有这些东西了?!彼詹耪伊苏霰?,一点肉都没有发现,可见是之前被吃光了,没来得及补货。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冰柜里有鱼?!蹦腥思幢闶遣×?,记忆力依旧超群。

    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苏小米,无形之中给她增添了压力。

    欧明决说的没错,冰箱里的确有鱼,但是她不会煮鱼……

    张了张嘴,苏小米正要解释,欧明决却先她一步开口道:“我不想听你解释,我要吃鱼!”

    该死的欧明决!

    苏小米心里暗骂着,脸上满是不悦的神色,一双漂亮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那男人,恨不得吃了他。

    “看着我做什么?还不快去做!”欧明决沉声一喝,苏小米浑身哆嗦了一下,急忙转身往厨房走去。

    欧明决那个臭男人,不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呵斥她干着干那的……想想苏小米心里就窝火,盘算着一定要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

    夜晚很快降临,苏小米伺候欧明决睡下后,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捶着自己的腿。

    想想欧明决的身体似乎恢复了不少,苏小米打算今天晚上就离开这里,再也不想看见那个该死的男人了。

    苏小米熄了客厅的灯,抹黑溜出大门,摸索着往别墅院门的方向走去。

    她的背影在路灯下显得格外的渺小,随着她的脚步,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中。

    这一幕此刻正清晰的呈现在欧明决卧室里的液晶电视屏幕上,他闲散的靠在床头,眯着墨眸静静地打量着那个女人,唇角扯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苏小米,好样的,竟然还敢逃跑。

    欧明决的眼神逐渐暗淡下去,脸色阴沉得可怕,就连脸上的笑意也十分狰狞。他握着??仄鞯氖治战?,本知道苏小米根本出不了别墅,却还是忍不住撩开被子下床。

    谁知双脚才刚沾地,欧明决忽然看见屏幕上又再次出现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俊脸上闪过一抹惊愕,他坐回床上,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屏幕里无精打采的苏小米。

    苏小米跑到大门口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根本就出不去,再加上她脑袋里时时刻刻回荡着欧明决的脸。想起他感冒还没好全,单远也没回来。如果她一走,欧明决再次发烧死在这别墅里怎么办?那岂不是太罪过了。

    如此一想,苏小米只得泄气的回来,乖乖的等着欧明决病好。

    但愿那个男人能看在自己尽心照顾他的份上,病好以后,就放她离开。

    苏小米长长的叹了口气,埋着脑袋进了客厅。

    原本客厅里的灯已经被她熄灭了,可是此刻却亮着,而本该睡下的欧明决,此刻正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翻看着一本书。

    苏小米进门后便惊了一把,走到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开口:“欧先生,您怎么还没睡?”她心里忐忑,有些担心自己企图逃跑的事情暴露。

    可是从欧明决的脸色来看,他似乎并不知道。

    “去哪儿了?”男人眼也不抬,更没有回眸去看她。

    语气淡淡的,冷冷的,带着几分不悦和不耐烦。

    苏小米咽了口唾沫,扯起一抹笑:“我……就是出去走了一会儿……”

    “该不会是想跑路吧!”

    “谁想跑路了!再说了,你这里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我怎么跑路?”苏小米撇嘴,压下眼帘,心里暗暗骂着欧明决。

    可她没想到,欧明决连这都看出来了。

    “你在骂我?”男人蹙眉,眸子冷厉了几分。

    苏小米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怯怯的看着男人:“你……你会读心术?”见鬼,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她在骂他的?

    欧明决冷哼一声,随即站起身:“我一个人睡不着?!彼鸱撬?,他的话让苏小米陷入了懵逼状态。

    一个人睡不着……难道是想让她陪他睡不成!

    思及此,苏小米突然抬手护住自己的胸,一脸警惕的看着欧明决:“欧先生,我再说一次,那天晚上真不是我爬的床!”

    爬床的事情,苏小米不提,欧明决倒是差点忘了。

    那天晚上,他发了疯似得压榨她,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只要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他的小腹就开始燥热起来。

    第5章动作快一点

    似是察觉到他目光的变化,苏小米往后退了两步,将自己的胸护得更严实了。

    她那模样在欧明决看来,就好像自己是什么丧心病狂的大色魔似的。

    “别护了,就你那飞机场,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蹦腥擞朴扑低?,提步便往楼上去:“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别想逃跑,否则……”他刻意顿住,回身意味深长的看了苏小米一眼,给她留下无限的遐想。

    否则什么?这个男人应该不会杀她吧……

    目送欧明决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苏小米这才咽了口唾沫,颓废的走到沙发前坐下。

    她埋头胡乱抓着自己的头发,心里烦躁不已。

    在这栋别墅里,她甚至连电话都打不出去,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苏小米长长的叹了口气,倒头躺在沙发上。许是因为疲倦,所以很快便睡过去了。

    她的睡相不太雅观,但是欧明决却还是躺在自己床上看到大半夜,方才睡着。

    翌日清晨,欧明决下楼的时候,苏小米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

    早餐是鲜榨豆浆搭配油条,都是苏小米很早起床捣鼓出来的。

    “欧先生,你快坐!”苏小米殷勤的为他拉开椅子。

    欧明决拧眉,打量她的目光多了几分狐疑。他很好奇,苏小米又想耍什么花招。

    默默地落了座,欧明决只见苏小米将筷子递到他的面前,柔声道:“欧先生,咱们厨房的储备粮不多了,你看要不要出去大采购啊?”她极力的眨着眼,一脸真诚的模样。

    欧明决想笑,却生生压下了笑意,板着脸道:“储备粮不多了?”

    苏小米点头:“真的不多了,再吃两天就没有了?!?

    “嗯,正好单远再过两天就回来了?!迸访骶鲎怨俗缘某宰?,声音冷冷道:“等他回来,他自然会把东西都补全的?!?

    ……

    苏小米嘴角抽搐的看着那男人,他的吃相十分优雅,与他冷厉古怪的性格截然相反。就这么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吃饭,苏小米竟然觉得自己似乎在欣赏一幅画。而欧明决,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男子,太好看了,显得不太真实。

    “看着我做什么?还不滚过来吃!”男人突然转目瞪她一眼,言语粗暴而冷厉。

    他的话瞬间将苏小米拉回到现实里,她浑身一激灵,撇撇嘴,默默走到欧明决对面的位置坐下,开始吃饭。

    早饭过后,苏小米在厨房里洗碗。

    一边洗碗,她一边想着新的对策。一定要想个办法,与外界联系上才行。

    “动作快一点!磨磨蹭蹭的!”男人冷沉的嗓音忽然从背后传来。

    苏小米被吓了一跳,连心脏都漏了一拍。

    她赫然回身,后背抵在灶台上,惊恐的看着厨房门口的欧明决咽了口唾沫:“好的,欧先生?!?

    欧明决白了她一眼:“女人就是麻烦!”

    “你不是从女人肚子里……”生出来的吗?最后几个字,被欧明决瞪回去了。

    苏小米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舔舔嘴唇:“那个……欧先生,我看你感冒似乎好得差不多了。为了以防万一,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她可是费尽心机的想要让欧明决带她走出别墅。

    她的心思,欧明决怎么会猜不透。

    他扬眉,唇角勾起一抹略有深意的笑:“你说的对,我是该看一下医生?!?

    苏小米一脸高兴,觉得自己总算看见了希望。

    谁知下一秒,希望就破灭了。

    只听欧明决道:“去卧室把我手机拿来,我给医生打个电话?!?

    “打电话干嘛?我们自己去医院不好吗?做个全面检查嘛,稳妥一些?!彼招∶茁炒?,还不死心。

    “赵医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外科医生,也是我聘请的私人医生。你觉得,是他稳妥些还是医院稳妥些?”男人幽幽一笑,他的话顿时堵得苏小米哑口无言。

    私人医生呢!啧啧,真够土豪的,有钱人就是会装逼。

    “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欧明决瞪了她一眼,苏小米立时反应过来,转身便往他的卧室跑去。

    欧明决的卧室,她之前就来过。只是这一次比上一次要乱一些,许是因为没人打扫的原因,床上的被子,还有地上的鞋子,都乱七八糟的。

    她皱了皱眉头,本打算拿了手机就下楼的,最后还是没能忍住,把欧明决的卧室收拾了一下。

    下楼时,欧明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听见苏小米下楼的脚步声,他头也不回的道:“怎么这么久?”

    距离苏小米上楼,都已经半个多小时了。

    “没干嘛?!彼械阈男?,毕竟刚才她尝试过用欧明决的手机打110。但是那该死的男人,手机竟然需要指纹验证!

    苏小米走近,将手机递给了欧明决。

    欧明决倒也没说什么,给赵医生打了个电话,说了几句就挂了。

    “欧先生,您真的不考虑去医院?”苏小米眨着大眼。

    欧明决淡淡看她一眼,“感冒这种小病,用不着?!蹦腥嘶奥?,便往楼上去。

    苏小米咬唇,她是不是该想个办法,让欧明决大病一场?

    额……总觉得这个想法有些不切实际,欧明决她可不敢碰。

    思来想去,苏小米最后决定,她只能对自己下手了。

    “哎哟……”

    欧明决刚步上台阶,就听见身后传来苏小米的痛叫声。他回眸看去,只见那丫头正捂着自己的小腹,弯着腰蹲在沙发前。

    见状,欧明决的眉头一挑,冷声问道:“你怎么了?”

    苏小米索性整个人半趴在地上,一脸难受的道:“欧先生……快帮我叫救护车,可能是急性肠胃炎……”

    欧明决:“……”

    他提步下楼,脚步有些急。

    苏小米见他走近,不由更加卖力的喊疼,也正因如此,欧明决才看出了端倪,脸色骤然一沉。

    他撤步转身,就往楼上去,不忘冷冷的开口:“正好,赵医生马上就过来了,让她先给你治!”

    啊?

    苏小米慌了,“欧先生,我这可是急性肠胃炎啊!”

    欧明决已经步上了台阶,忽然止步,回身看向客厅里的苏小米,冷冷一笑:“放心,赵医生包治百病?!彼奥?,转身就走。

    苏小米顾不得做戏,急忙追上去,谁知刚拽住男人的衣袂,那人随手一挥。

    苏小米便像个肉球似得,从十几级的台阶上滚了下去。

    “嘶……”苏小米吃痛的抱着自己的膝盖,一张俏丽的脸瞬时皱成了一团。她的一双眼睛里满含泪水,却还死死的咬着唇,怎么也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欧明决当场就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随手那么一挥,苏小米就顺着台阶滚了下去。

    除了腿上的伤,苏小米的手关节也崴着了,身上有几处擦伤和淤青。

    “你故意的?”男人急急忙忙的步下台阶,此刻正蹲在苏小米的身前,伸手便攥住了她的手腕。

    原本苏小米埋着脑袋,此刻被他这么一说,她下意识的抬头对上他的双眼。说什么她是故意的,TMD,这个男人脑子被门夹了吧!

    “欧明决,你在为自己的过错找借口吗?”苏小米的目光徒然一沉,话音也没了往日的轻快,倒是让欧明决小小的惊了一把。

    苏小米见他愣神,胸口的怒火立时烧得更旺了:“欧明决,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她现在只觉得浑身都疼,难受极了。

    欧明决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弯腰扶她。他动作粗鲁,苏小米被他一碰,就忍受不住的惊叫出声,“好疼!你轻一点?!?

    男人脸黑,本想丢下她不管,但是细看苏小米的眼角竟然有眼泪溢出,他不由蹙起眉,动作温柔的将她打横抱起。

    苏小米圈着他的脖颈,抿着唇瓣狠狠地瞪着他。本来是想装病,让欧明决带自己出去的。

    谁知……奶奶的,竟然被他识破了。

    现在倒好,弄假成真,苏小米觉得自己的腿好像断了。

    欧明决将她抱进了自己的房间,将苏小米放在沙发上后,他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挽起她的裤腿,冷声问道:“伤到哪儿了?”

    目光垂落,苏小米顺势看去,只见自己的小腿一片红肿,脚踝处有些淤青,欧明决一碰就疼得要死。

    “别动我……好像断了,你快打120吧!”她蹙着眉,既然自己都真的受伤了,干脆理直气壮的让欧明决送自己去医院。

    然而,男人的戒备心实在是太重了。他凝视苏小米半晌,转身走到阳台上打了个电话。

    欧明决挂了电话回到卧室里,只见方才还精神奕奕的苏小米此刻正瘫软在沙发上,小脸苍白得紧。

    她正咬着唇,额头渗出细汗,半眯着眼靠在沙发上。那模样看上去不像是装的,这让欧明决心里咯噔一下,有些紧张。

    欧明决用冰块给苏小米敷了一下红肿的小腿,约莫半个小时后,赵妍才赶到。

    身为欧明决的私人医生,赵妍在看见欧明决卧室里出现女人的一刹,她愣住了。

    “欧先生,您身体哪里不舒服吗?”赵妍直接忽视了沙发上疼得脸色发白的女人,目光沉沉的看向欧明决。

    男人被她这么一问,瞬间恼了:“没看见病人躺在沙发上吗?”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500网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预测 辽宁快乐12中奖走势一定牛 江西快三今天预测的好 大亨山东11选5破解 羽毛球练习挥拍 百家乐赌经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专家推测 3D2019119号码 北京pk10快乐赛车 3d麻将美女真人游戏 法甲积分榜最新排名规则 六合彩130期开奖结果 2019福彩3d出号走势图 河南福彩微信 赌场捡到大筹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