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3d开奖结果今天:张宝琪墨凌天小说免费阅读《鬼夫大人你有毒》

    发布时间:2018-11-16 15:28

    张宝琪墨凌天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鬼夫大人你有毒张宝琪墨凌天目录,鬼夫大人你有毒最新章节,鬼夫大人你有毒一本恐怖悬疑小说,该小说讲述了张宝琪墨凌天两个人的爱情故事。一场车祸,我的血解封了一只霸道男鬼,谁知道他居然缠上了我,每天晚上都会在我枕边,死皮赖脸地说:“老婆,我是你的人”负责?鬼才想负责呢!“我愤愤地想?!惫聿畔敫涸??我就是鬼呀,那我来对你负责吧!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啃的只剩渣渣。某只鬼得了便宜还卖乖:“老婆别急,我们要生一群小鬼仔呢,你要hold??!”

    鬼夫大人你有毒

    第1章 噩梦

    冷!

    我浑身哆嗦着,感觉自己躺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动弹不得,四肢好像被什么束缚住了,僵硬的可怕。

    外面传来哀乐声,夹杂着女人的哭泣声,声声入耳,好不悲泣。

    谁死了吗?

    难道我在棺材里?

    “张宝琪,你将会成为我的新娘!”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好像就在我的耳边,却带着冰冷刺骨的气息,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我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惨白如纸的脸正对着我诡异的笑着。然后我看到了他的眼睛突然开始流血。

    那血顺着他的眼角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然后浸湿了我的衣服,开始慢慢的将我给淹没。

    “封棺!”

    随着外面一声呐喊,狭窄的空间瞬间响起了钉子钉下来的声音。

    “不要!”

    我吓得一跃而起,房间的灯“啪”的一声亮了,我一时不太适应,连忙伸手遮挡这强光。

    “宝琪,你怎么了?”

    男友陆文轩的声音传来,并且快速的来到我身边,着急的摸了摸我的额头,可那温热的手心并没有驱离我心里的恐惧,那张苍白的脸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着。

    “做噩梦了?”

    我看着他熟悉的脸,却感觉和那张苍白的脸融合了,一时间居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诡异,好可怕的梦!

    这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

    冷汗已经浸透了我的睡衣。风从窗外吹来,让我感觉到一丝丝的冷意和不安。

    “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

    我和陆文轩是相恋了三年的男女朋友,却一直恪守着发乎情止乎礼的界限。现在应该是半夜了,他居然在我家!

    还是我的房间里!

    这让我脑子有些没转过来。

    陆文轩听我这么问他,微愣了一下,疑惑的问我:“宝琪,你真没事吧?白天的事情你不记得了?”

    我微微皱眉,看着陆文轩,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白天?

    白天怎么了吗?

    突然,一丝片段窜入我的脑海之中。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为了给她庆生,我们一家三口开车去附近的大酒店吃饭,可是却在三岔路口的时候发生了车祸。

    车祸!

    我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身子更是忍不住的颤抖着。

    “我爸妈他们……”

    眼泪快速的涌了上来,我捂着嘴巴失声痛哭。

    “宝琪,别这样。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悲伤了。我想伯父伯母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倒下去的。你放心,后事我帮你安排。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好好保重自己。你知不知道,下午在太平间门口看到你倒下去的时候,我有多心疼?!?

    陆文轩一把将我抱在了怀里,并且轻轻地拍打着我的后背。

    一天之中失去了爸爸妈妈,我的心是悲痛的。如今倒在他的怀里,我宁愿死的人是我。

    车祸发生的时候,爸爸妈妈当场毙命,而我却毫发无损。谁都不知道,那一刻我看到和经历了什么。

    一想到当时的情景,我整个人就忍不住瑟瑟发抖,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一般。

    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异样,陆文轩更加用力的抱住了我,但是他的怀抱却温暖不了我那颗恐惧的心。

    “好了好了,从今天开始,我搬来陪你住好不好?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还有我,你张宝琪还有我陆文轩陪着你!我向你保证,今生今世,我陆文轩都不会让你再有任何危险?!?

    陆文轩的话像一股暖流流进了我的心底,让我惶恐不安的心暂时得到一丝平静。

    “文轩,从今以后我只有你了,你不要离开我!”

    我紧紧的抱着陆文轩的腰围,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棵稻草,再也不想松手了。

    突然,一股阴冷的气息围绕着我,我只觉得耳边一痒,随即一道低沉霸道的声音响起。

    “放开!”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强行将我从陆文轩的怀里给掀开了。

    “啊!”

    我惊呼了一声,整个人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跌进了一具冰冷的怀抱之中。

    阴冷的气息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我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已经倒在了床上,而那股阴冷的气息也不见了,好像一切都是我的幻觉一般。

    “怎么了?”

    对面传来陆文轩的询问声,同时他的眸子是带着疑惑的。

    “刚才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我快速的环视整个房间,什么也没有看到,却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宝琪,你怎么了?是不是真的被吓到了?我还想问你呢?你突然推开我是怎么回事?”

    听陆文轩这么一说,我更害怕了。

    怎么是我推开他的呢?

    明明就是有人把我从他的怀里掀开了!而且那人的声音好像很熟悉,很霸道。

    是谁?

    莫名的恐惧笼罩着我,我甚至觉得周围的气温都有些下降了。不得已,我再次握住了陆文轩的手,却不敢抱着他了。

    “文轩,我害怕!刚才……”

    “咣当”一声,外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落了,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同时也打断了我的话。

    “怎么回事?我去看看。乖,别哭了。瞧你哭的脏兮兮的,你等着,我去给你打盆热水,顺便冲杯牛奶给你定定神?!?

    陆文轩像平时一样,轻刮了一下我的鼻梁,然后扯开我的手,笑着转身朝房外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陆文轩离开我的那一刻,仿佛有一股冷气窜了进来,让我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

    “文轩!”

    我下意识的叫着陆文轩,此时的他已经走到了房门口,听到我的呼喊连忙转头,那疑惑的表情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了。

    “没事了,你快点,我一个人害怕?!?

    我咬着下唇小声的解释着,陆文轩却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声“好”就出去了。

    房门带上去的那一刻,屋子里的温度好像更低了。

    我连忙拉起被子盖住了自己,却总觉得这房间里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那眼神冰冷无比,就像冰锥一般,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心,不自觉的揪了起来。

    刚才那一幕真的是我的幻觉吗?

    我惶恐不安,却又看不到任何东西,整个人神经兮兮的。

    突然一双冰冷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腕,那冰冷的温度差点将我整个人给冻住了。

    第2章 谁都不能染指

    “谁?”

    我猛然回头,身后空空如也,却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许他再碰你!否则我废了他!”

    这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狠戾,却又熟悉的让我颤抖。

    是他!

    就是刚才掀飞我的那股力量!

    “你是谁?你在哪里?”

    我吓得挣扎起来,却发现自己整个人好像被定住了,恍惚间有个冰冷的唇吻住了我的嘴巴。

    “唔!”

    我躲闪着,他却如影随形,那霸道的吻带着狂野的惩罚,让我瞬间疼痛无比。

    谁来救救我?

    我 呐喊着,挣扎着,却怎么都逃不出他的禁锢。

    他的唇舌冰冷,就像是那冰冷的声音一般。

    可是我看不见他,摸不着他,却能感觉到他对我的侵犯。

    他的唇舌离开了我的嘴,我连忙大口的喘息着,却发现他的阴冷擦着我的下颌来到了脖子大动脉的地方停下。

    微冷的气息让我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可是这还不是我最害怕的地方,最让我觉得恐惧的是他低沉的嗓音清楚而又缓慢的说出的那句话。

    “你是我的!谁都不能染指!否则别怪我杀无赦!”

    我浑身一颤,感觉呐喊声就在喉咙口,可是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谁能来救救我?

    陆文轩人呢?

    为什么还不回来?

    我快要吓死了,却感觉到冰冷的手指顺着我的脖子摩挲着,然后慢慢下滑。

    那手指冷的像冰,在我身上划过的时候,激起我一阵阵的鸡皮疙瘩,可是却也伴随着某种奇异的感觉流窜着。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心脏开始紧缩,那无形的压迫感带着阴冷的气息将我彻底包围着,我觉得我下一刻就会晕死过去的。

    “哒哒,哒哒……”

    房门外突然响起了皮鞋轻踏地板的声音。

    一声一声的,很有节奏感,好像正朝着我的房间而来。

    会是陆文轩吗?

    我的心头一喜,感觉自己的救星来了的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冷笑声。

    “我的女人还轮不到别人来救!”

    那狂傲的口气瞬间让我有些语塞。

    我想要开口反驳,却突然想起一件事。

    陆文轩很少穿皮鞋的!

    我和他认识三年了,除了正式场合规定必须穿皮鞋以外,他基本上都是一双旅游鞋。而今天,我记得很清楚,陆文轩穿着一身休闲服,搭配着我给他买的帆布鞋。

    家里只有我和陆文轩两个人,脚步声不是陆文轩的,那么会是谁?

    进贼了?

    我的头皮瞬间炸了起来。

    “哒哒,哒哒……”

    声音越来越近,就好像是死神的手握住了我的心脏,我屏住呼吸,却发现身边那股阴冷的气息瞬间消失了,而我也恢复了行动自由。几乎是马上立刻,我直接将被子盖过头顶,身子蜷缩在一起,却忍不住发抖。

    被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让我瞬间眯起了眼,这才发现是我的手机。

    几乎是下意识的划开手机想要和陆文轩求救,但是诡异的是,手机居然没有信号!

    怎么会这样?

    我们家四周的信号是最强的,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我不信邪的拨出了陆文轩的电话,手机却在拨出的那一瞬间突然黑屏了。

    不仅如此,房间里的灯也“啪”的一声,灭了。

    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哒哒”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像已经到了门边,却突然停下了。

    莫名的恐惧笼罩着我,我感觉整个手心都渗出了汗水,神经紧绷着,外面却不再有声音传来,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我的幻听一般。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想将恐惧一起吞下,颤抖着双手掀开了被子,却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门开了。

    透过月光,我看到门外空无一人!

    门,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慢慢的推着,一股冷风窜了进来,而“哒哒”的皮鞋声再次响起,却看不到任何人影的出现。

    那声音,一下一下的,仿佛敲打在我的心口上,让我头皮发麻。

    “谁?谁在那里装神弄鬼?”

    我顺手抓起了一旁的枕头,明知道无法防身,却找不到更有力的武器来?;ぷ约?。

    “呵呵……”

    一道清脆的女声突兀的响起,却让我的心更加揪了起来。

    “到底是谁?”

    我的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这么诡异的现象简直快要吓尿我了,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现在就像电视里的女主角一样直接晕死过去,可是我现在却非常清醒。

    因为清醒,我看到从房门口开始出现了一连串的脚印。

    那脚印就好像是穿着高跟鞋踩在沙土上一般,清晰的印出了脚的尺码,大约是三六,三七的鞋子,可是鞋印走过的地方却留下暗红的色彩,在这个诡异的夜晚,让人看着心惊肉跳的。

    冷汗渗出了额头,我吓得连忙将枕头和被子朝着那一连串的脚印扔了过去,并且第一时间跳下了床,想要冲出去。

    只要出去了,或许我可以找到陆文轩。

    陆文轩的鬼点子很多,应该会有办法帮我解除眼前的诡异现象的。

    我的思想很美好,可是现实很骨感。

    就在我扔出被子刚跳下床的时候,“哒哒”的脚步声突然快了起来,就像是奔跑一般,瞬间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想跑?”

    女人的声音猛然间变得尖锐起来,下一刻,我的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

    窒息感瞬间而至。

    “放开我!”

    我挣扎着想要把脖子上的东西给扯断,却发现那是一些长长的头发,只不过发丝冰冷的就好像刚从冰窖里拿出来一般。

    因为我的挣扎,发丝越缠越紧,甚至有的已经嘞破我的肌肤,渗进了我的脖颈里。

    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冷风突然从旁边窜了进来。

    “我的人你也敢动?找死!”

    冰冷的男声带着凌厉的气息从我侧面而来,瞬间将我往后拉了一步,我的面前好像被什么给挡住了,可是那声音却让我惊恐的睁大了眸子。

    我终于想起这声音在哪里听过了。

    第3章 棺材里的男人

    棺材里的男人!

    那个在我梦里出现过的男人!

    他是真的存在吗?

    我微微一愣,看不到任何东西,却能感觉到两股劲风碰撞在一起,在我的耳边形成不小的空气波动。

    “砰”的一声,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我也被这股波动给震了出去,整个人摔在对面的墙壁上,然后跌落在地板上,浑身疼的像散了架一般。

    脖子上一阵酥痒,我下意识的摸了一把,那些缠绕在我脖颈上的长发正在快速的退散当中。

    我有些懵,却很快的爬起来想要离开这间屋子。

    这里的一切简直太诡异的!

    这么大的声响,这么长时间,陆文轩去哪儿了?

    难不成他……

    下面的事情我简直不敢想。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我朝着门口跑去,却在离门口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门“啪”的一声,自动关上了。

    而我身后瞬间袭来一阵阴冷的气息。

    那气息贴着我的脖颈,将我整个人包围起来。

    “你要去哪儿?”

    男声再次响起,我却觉得双腿发软,想要晕倒,可还没等我有所行动,一双冰冷的胳膊瞬间从后面抱住了我。

    他不是实体的存在,却能让我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存在。

    这种感觉太诡异,诡异的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找上我?”

    我简直欲哭无泪。

    这个声音我是熟悉的。

    不但是在晚上的梦里出现过,在车祸的时候我也听过。

    爸爸当时开着车,妈妈坐在副驾驶座上,我们一家人有说有笑的,甚至约定吃完饭去拍一张全家福,可是车祸突然就发生了。

    谁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车祸,明明是绿灯行驶,却有一辆大卡车突然急速而来,直直的撞到了我们的车上。

    车子被撞出去一百多米远,期间更是翻了几下,爸爸妈妈的惊叫声让我害怕不已。我的头碰在车窗上,撞出了一片嫣红,却看到一股黑色的雾气笼罩住了我,而我头上的伤口也自动愈合了。

    紧接着,我就听到一个男人说:“你的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

    那个时候明明是中午十二点,阳光正烈的时候,可我偏偏打了一个冷战,觉得周围冷的如同冰窖。

    我不知道我怎么就从车子里飞了出去,等我意识到的时候,爸爸的车子因为漏油,“砰”的一声爆炸了。

    爸爸和妈妈葬身于一片火海之中,而我只能傻愣愣的看着,想要去救他们,眼前就好像有一睹无形的墙挡着我,怎么都不让我过去。

    我哭喊着,拍打着,像个疯子一般,偏偏周围的人好像没有一个人看到我。

    看热闹的人从我身边一群一群的走过,我喊破了喉咙也没人搭理我。

    这时,男人说了一声,“安静!”

    然后我就不知道怎么了,好像被人催眠了一般,突然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了,陪在我身边的人是陆文轩。

    据他说,是他发现了我,并且让救护车将我送到了医院,做了一番仔细的全身检查。只是作为死者家属,我必须要签字领回父母的遗体。

    所有人都说我幸运,更有人说是父母临死前将我推出去的。对他们的说法,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保持缄默,但是当时那诡异的一幕却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如今,这个男人又出现了。

    他不但出现在我的梦里,现在更是出现在我的家里。

    他到底是谁?想要对我做什么?

    我的问题男人并没有回答我,只是感觉一道冰冷的视线看着我,阴冷的气息刷过我的耳垂,让我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记住,你是我的女人!”

    说完,我只觉得后脑勺被打了一下,整个人瞬间晕了过去。

    晕睡之前,我好像看到房间的灯亮了,外面也传来陆文轩的声音,那声音仿佛就在门外。

    他说:“宝琪,我回来了?!?

    这句话好像是一道咒语,瞬间让一切归于平静,我身后的阴冷气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我也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我耳边说着什么,可是我却听不清楚,唯一挺清楚的只有一句话。

    “小心你身边的这个男人?!?

    小心谁?

    陆文轩吗?

    他和我在一起三年了,是个温文尔雅,温柔体贴的好男人,在我父母突然离世的时候,更是不畏流言风语的站在我的身边支撑着我,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小心防备?

    “你奏凯!”

    我挥着手臂,想要将男鬼的声音彻底的赶出我的脑海,却好像被人突然抓住了双手,吓得我连忙挣扎哭喊起来。

    “放开我!你这个恶魔!走开!走开!”

    “宝琪,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文轩!你怎么了?”

    陆文轩大声的呼喊着,因为我闹得厉害,他只能摇晃着我的肩膀,希望我能清醒一下。

    因为这样的摇晃,我整个人悠悠转醒,看到陆文轩那双担忧的眸子,我瞬间“哇”的一声哭了,然后扑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

    “你去哪儿了?不是说只是下楼吗?为什么我房间里那么大的声响你却听不到?呜呜,我差点就死了,差一点就死了?!?

    在经过刚才的惊吓时,我现在能够接触到陆文轩这具温热的身体,感受着他心脏的跳动,这才觉得真实??伤嬷吹氖歉蟮目只?。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刚才是真的见鬼了?

    不!

    我不要这样!

    恐惧让我紧紧的抱着陆文轩的脖子不肯松手,却把陆文轩勒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宝琪,你别这样,你是怎么了?是不是受了惊吓胡思乱想了?什么大的声响?我在下面什么也没听到啊?!?

    陆文轩努力的把我的手从他的脖子上拽了下来,我却不想离开那股温暖,挣扎着想要再次抱住他。

    不是我不知羞耻,实在是刚才那冰冷的长发勒住我脖子时的恐惧感太真实,太强大,让我现在还记忆犹新,觉得脖子上麻酥酥的。

    第4章 长发女鬼

    只有接触到温暖的体温,我才能相信自己是安全的。

    陆文轩见我这样,不得已只好脱了鞋上床,将我抱在了怀里,轻轻地拍打着我的后背说:“好了好了,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恩?我是宝琪的守护神对不对?”

    “恩!”

    我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试图让自己的情绪一点点的沉寂下来。

    我已经没有爸爸妈妈了,不能再因为这些诡异的事情吧陆文轩也吓跑了。

    他可是我最后的亲人和依靠了。

    把自己的脸埋在了他的胸口上,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我的惶恐才一点一点的慢慢退去,可是今天晚上的诡异实在让我想不明白。

    “文轩,刚才停电了,你怎么没有在下面提醒我一下?”

    我从小就怕黑,这一点陆文轩是知道的。在我们相处的三年里,只要是停电了,我就会给他打电话,听着他的声音我才不会那么害怕,可是刚才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怎么了?什么时候停电了?我在下面给你冲牛奶,一直好好地呀。宝琪,你是不是真的不舒服?要不,明天我送你去医院再检查一下吧?!?

    陆文轩担忧的看着我,可是我的心却再次紧了起来。

    没有停电?

    怎么可能?

    我明明看到了那脚印和感受到了那长发困住我脖子的窒息感,难道一切都是一场梦吗?

    我连忙推开了陆文轩,趴在床边想要寻找着女鬼的脚印,可是光洁的地板上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

    我又去找我的手机,手机的信号满满的,屏幕也是待机状态!

    不信邪的我打开手机,快速的给陆文轩打了一个电话,清脆而又熟悉的铃声猛然响起。

    一切都正常的不得了,可是我的心却一点一点的收紧,就好像无形中一直大手,紧紧的拽住了它,然后不断的揉捏着。

    我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宝琪,你怎么了?”

    陆文轩一直皱着眉头看着我这些奇怪的举动,在我脸色突变的时候,他突然上前想要抱住我。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突然传来男鬼冷厉的声音。

    “松开!”

    “啊!”

    本来就惊吓不已的我,被男鬼突如其来的声音再次吓到,瞬间挥手,直接打掉了陆文轩朝我伸过来的手臂。

    “别过来!你走!走啊!”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在陆文轩的眼里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能感觉到我自己快要疯了。

    这阴魂不散的男鬼到底是哪里来的?

    为什么要纠缠着我?

    “宝琪!宝琪!你别这样吓我好不好?”

    陆文轩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里,但是我抬头看到他的时候,居然看到那张熟悉了三年的脸,突然变成了银色的面具。然后面具瞬间崩开,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瞬间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扯着嘴角笑着,诡异的笑容好像再告诉我“你逃不掉了。你是我的!”

    “不要!不要!”

    我看着陆文轩的嘴开开合合的,却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反而是男鬼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一遍一遍的回荡在我的耳边。

    “不要信他!不要信他!他会害了你的!”

    “不会!他不会!他不会的!”

    我感觉全身的神经都要崩溃了,在陆文轩靠近我的时候,我猛然出脚,一下将他踹到了地板上。

    或许是没有想到我会对他动手,陆文轩整个人被我踹了个正着,跌下去的时候碰到了床头柜上的水杯。

    “啪”的一声,水杯和他一起落在地板上,那清脆的碎裂声就好像是打破魔咒的钥匙,瞬间让我清醒过来。

    陆文轩的痛呼声,以及水杯碎裂溅起的玻璃碎片划破了他的脸,渗出一丝血迹,让我突然觉得内疚。

    “文轩,对不起,我……”

    “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我去清理一下?!?

    陆文轩没有怪我,温柔理解的眼神反而让我更加难受了。

    我想要告诉他我刚才经历的一切,可是就在我要张口的时候,陆文轩站了起来,突然转身朝卫生间走去,只是他的后背上,一缕长发瞬间让我的心再次揪了起来。

    那缕长发带着白色的冰霜,像极了勒住我的女鬼用的利器!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不是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吗?

    可是为什么他的身上会有那个女鬼的头发?

    难道是刚才我脖子上的长发被拽下来之后沾染上去的?

    但是不对啊,那头发早就被我的体温给融化掉了冰霜,软趴趴的落在地板上,而且都是参差不齐的,怎么可能会这么整齐的一缕挂在他的后背上呢?

    最主要的是,那头发好像刚从冷库里拿出来的一般,白色的冰霜在空气的热量下丝毫没有任何融化的迹象。

    我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感觉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这一切太诡异了。难道不但是我,连陆文轩也被女鬼缠上了吗?

    我想要叫住他,可是张了张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嗓子里火烧火燎的,好像突然失声了一般,想要喊出一个字都觉得异常费劲。

    而我周围的空气渐渐地有些冷了,那股冷意,就像是身边守着一个冰箱,而冰箱的门没有关上的感觉。

    我不敢动,怕一回头就会看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刺激到我,我也不敢大口喘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文轩去卫生间拿出了笤帚将玻璃碎片给清理掉,然后再次回到卫生间。

    在他进入卫生间的时候,因为我家的卫生间推拉门是磨砂玻璃,我清楚的看到了玻璃上,一个长发女鬼贴着磨砂门对我诡异的笑着。

    那笑容让我的头皮蹭的一下麻了,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想要逃离却做不到,想要喊叫却发不出声音。

    就在我惊吓不已的瞬间,那长发女鬼伸出了长长的手指,轻轻地摸上了陆文轩的肩膀。

    我的心瞬间揪的厉害,一抽一抽的,有些疼,有些窒息。

    我想要告诉陆文轩小心身后,可是张了张嘴,还没说出一个音节的时候,陆文轩突然转身,他的脖子上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绽放。

    “啊!”

    一声惨叫,那长发女鬼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5章 墨凌天

    “哼,原来有灵符护体,难怪不怕鬼找上门?!?

    耳边突然响起了男鬼的声音。

    我看不到他,但是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

    他就像是个移动冰箱,时时刻刻的在我周围挥洒着冷气。

    “你滚开!别缠着我了!”

    我快速的挥手,因为看不到,所以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打到他,只不过我发现女鬼消失之后,我能说话了。

    不但能说话了,我的行动也自由了。

    抓起身边可以扔的任何东西,我疯了似的朝着空气里扔去,却让刚出卫生间的陆文轩吓了一跳。

    “宝琪!你别这样!”

    他快步的来到我的身边,紧紧的抱住了我。

    温热的身体带给了我莫名的安全感,我一把扔掉了手里的东西,紧紧的抱着他,哽咽的说:“不要离开我了!不要再离开我了!我害怕!”

    “不怕不怕!今晚我陪你睡。放心,谁都伤害不了你!”

    陆文轩的声音低低柔柔的,像是一道美妙的音符,慢慢地将我的恐惧驱散。我躺在他的怀里,渐渐地闭上了眼睛,然后睡了过去。

    身边忽冷忽热的,我睡得极不安稳。

    爸妈的死就好像是一道魔咒紧紧的缠住了我。我能看到他们头破血流的样子,看到他们那双惊恐的眸子,看到他们在我面前“砰”的一声葬身火海,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那份自责,那份愧疚就像是一道绳子,勒住了我的脖子,越来越紧,紧的让我窒息。

    “滚!”

    突然间,男鬼的声音响起,带着冷厉,带着肃杀,带着特有的冰冷猛然出现,让我一个机灵醒了过来。

    身边空无一人,陆文轩不知道去哪儿了,而房间里黑黑的,那相当于移动冰箱的冷气一直在我身侧。

    我觉得脖子酥麻酥麻的,伸手一摸,好像软软的,细细的。

    顾不上男鬼在我身边,我快速的打开了床头灯,赫然发现我的手上抓着的居然是黑色的长发!

    刚才的窒息感还在,我疯了似的掀开被子下了床,跑到卫生间打开灯,卫生间的镜子里,我的脖子一层淡淡的勒痕淤青清楚的浮现在我的视线中。

    这么说,刚才的窒息感不是我的错觉,是真的有鬼想要累死我?

    为什么会这样?

    那个女鬼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为什么非要我死?

    我的身子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板砖上。

    “那个女鬼是你身边那个男人招惹的?!?

    男鬼的进入,让整个卫生间的空气瞬间被抽离了,阴冷的气息弥漫着周围,让我不由自主的觉得很冷。

    或许是一练两次的相救让我对他不再那么恐惧,我感觉到他很有可能暂时并不想害我,所以我压抑着自己的慌乱和恐惧,低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的跟着我?”

    “我叫墨凌天,是你命中注定的男人?!?

    他的声音清冷,就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为什么?”

    我不是什么八字犯阴的体质,为什么会招惹来鬼魂?这一点我一直想不通。在父母健在的时候,我是个无忧无虑的女孩,从来就没接触过这些东西??晌裁此孀鸥改傅睦胧?,我的生活彻底变了呢?

    “少问,记住我的话,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那长发女鬼就是被他害死的,所以才会来找他索命。虽然他身上有护体灵符,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那女鬼的怨气很深,迟早会要了他的命的。你最好和他保持距离,别忘了,你是我的!”

    墨凌天的话让我直觉的想要排斥。

    “我不是你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这句话刚说完,一股阴风吹过,我整个人被困在了卫生间的墙壁上,那冰冷的瓷砖根本抵不过眼前的气息。

    “你想干嘛?”

    我惊恐万分,身子再次不受控制的僵硬了。

    “你刚才说什么?”

    墨凌天的声音很低,那声线就像是冰川里发出来的,带着瑟瑟的寒冷,直入心底。

    “我说我不认识你!唔!”

    我倔强的话刚说完,冰冷的唇舌瞬间堵住了我的嘴。

    那冰冷刺骨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可是却不由自主的想要躲避。但是悲催的是,我的身体动弹不得。

    这简直太欺负人了!

    我第一次想要有揍人的冲动!

    不!

    揍鬼!

    我的眸子猛然睁大,直直的盯着眼前对我为所欲为的男人,虽然看不太清楚,可是我却好像能够感觉出他的模糊轮廓。

    他总算是松开了,冰冷的手指划过我的脸颊,声音中带着一丝嘶哑,低声说道:“下次再说不认识我,我会吻到你认识我为止?!?

    一句话说的我面红耳赤。

    流氓!

    无赖!

    怎么会有这样的鬼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呢?难道就没人管吗?

    我皱着眉头嘟着嘴,却听到一声轻笑,然后那冰冷的手指轻轻地敷上我的秀发。

    “照顾好自己,我先走了?!?

    墨凌天说完就走了。

    我之所以知道他走了,是因为我身边的冷气突然间消失了。

    这个男鬼还真是霸道专横。

    他在我面前说了陆文轩的那么多坏话,居然都不给我反驳的机会,好像根本不在乎我的反驳似的。

    “文轩才不会是你说的那样的人!”

    尽管知道他走了,可是我还是倔强的咬着下唇对着空气喊了一声。

    或许是我的喊叫声太大,陆文轩没多久就推开门进来了,在发现我不在床上的时候着急的叫着我的名字。

    “我在这里!”

    我有些虚弱无力,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

    陆文轩循声而来,看到我坐在地板砖上的时候有些责备。

    “怎么坐在这里?也不怕感冒了!”

    说着他打横抱起了我。

    在弯腰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他领口的位置有一道抓痕。

    那道抓痕好像是刚刚抓上去的,还往外渗着一丝血滴,鲜红妖娆的,却异常刺眼。

    我伸出手想要解开陆文轩的衣领看个清楚,却突然被他抓住了手。为了抓住我的手,他差点把我扔到地上,好在及时的蹲了下去,用双腿支撑住了我的身体,不过他的脸色却有些不太自然。

    “怎么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陆文轩这样。

    不是羞涩的眼神,是慌乱!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1988年福彩开奖结果 海南飞鱼彩票官网 河南快3走势图今天快3走势图 湖南彩票领奖地址 吉林快3中奖几率 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表 平特一肖规律算法 26选5中两个号有奖吗 体彩31选7开奖公告 天天象棋楚汉争霸35关 福建十一选五爱采乐 辽宁11选5万能8码 2011年体育彩票走势图 上期福彩开奖结果 ag真人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