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投注买网:(完本)残王的娇蛮医妃by漫天妖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5:03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残王的娇蛮医妃》是由作者“漫天妖”所写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楚倾瑶、轩辕炙之间的感情故事,现代主刀医师一朝穿越,竟变成相府弃女,没事,一手好医术在身,还怕他们?...

残王的娇蛮医妃by漫天妖在线阅读

第1章 成亲还是奔丧

疼,火辣辣的疼。

后脑处像被人敲开了一个窟窿,有滚热的液体汩汩的往下流。

楚倾瑶艰难的睁开双眼,手下意识的向脑后摸去,“嘶……”口子还不小,估计要缝好几针。

“老爷你看,瑶儿醒了!”说话的是一名女子,声音很大,震得楚倾瑶的脑袋更疼了。

“哼!孽女,你就算是死了,我也要把你抬到炙王府去。”这次开口的是名男子。

楚倾瑶忍痛看过去,面前站着一男一女,皆是古装打扮。她当时就懵了,这是……在排电视剧?

不等她多想,就从外面跑进来一名下人,慌里慌张的大叫,“老爷夫人,不好了!二小姐听说大小姐不肯嫁,非要出去找太子。”

女子一听更加气恼,“玉儿去找太子干什么?瑶儿要嫁的人是炙王爷,关太子什么事?”

下人只好干脆着道,“二小姐说要去求太子……让她和大小姐共嫁一夫。”

“本相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孽女!”男子一指楚倾瑶,恨不得从未生过这个女儿。

“瑶儿,你还是乖乖的嫁进炙王府,怎么说那也是世袭的一品亲王妃。而玉儿是皇上亲点的太子妃,你们姐妹同时嫁进皇家,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你要是惹恼了皇上,可是要连累我们整个楚家的。”女子目光锐利,嘴上却说得温柔。

说完又道,“老爷,你再好好劝劝瑶儿,我去拦住玉儿,别让她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去吧!”男子挥手。

“孽女,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嫁还是不嫁?”男子眼中带着怒意。那模样,恨不得吃了她。

见楚倾瑶不说话,他又道,“你若不嫁我现在就叫人打断你的腿,让你自生自灭。”

楚倾瑶闭了一下眼睛,又快速的睁开。

面无表情的的道,“我嫁。”若是不嫁,双腿残了也是死路一条。

男子怒哼一声,一甩衣袖大步向外走去。

屋子里一片安静,因为流了不少血,楚倾瑶觉得头晕晕的。她勉强扶着桌子站起来,脑子里闪过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楚倾瑶,当朝宰相嫡长女,年方十六,母早亡?;购?,与自己原来的名字一样,而前面的那一男一女正是自己的父亲与继母。

在她的记忆里,楚倾瑶倾心于当今的太子殿下。早在太子还是睿王时,皇上就为两人指了婚事。

今日,是睿王被皇上立为太子的大喜之日。

没想到太子却忽然向皇上求了一道旨意,改立继母所生的楚玉儿为太子妃,而楚倾瑶则被改赐给皇上瘫痪在床的十四弟轩辕炙为正妃。

整理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记忆,楚倾瑶从床下找出一个漆黑的木盒,打开后发现里面全是疗伤的药物??春凶拥暮奂?,好像从来就没被人打开过。

脑后的伤虽然痛,但她前世可是享誉国际的外科主刀医生,岂会被这点小儿科难倒。简单将伤口处理好,楚倾瑶认命的坐上床。

忍着后脑处剧烈的疼痛,她在屋里巡视了一圈,古香古色的雕花家具,让她的心彻底沉了下来,看来自己在原来的世界已经死了。

原主的记忆里,她是被楚玉儿推了一把,跌倒的时候后脑正好磕到了桌角。

楚玉儿,这笔帐我先记下了!

在床上呆了一会,肚子就饥肠辘辘的叫起来,她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门口,用力推了推,发现门外已经落了锁。

一连喊了几声,都没有一点声音,她只好重新回到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迷迷糊糊之间,脑子里忽然闪过一排一排的药柜和药品架子。

她一惊,直接晕了过去。

楚倾瑶是被一阵喧闹声惊醒的,一睁眼就看到屋子里灯火通明,站了四五个丫环婆子。

“赶紧把大小姐拉起来,别误了吉时。”

看着两名身强体壮的婆子向床边走来,楚倾瑶瑟缩了一下,“你们想干什么?”

“大小姐,炙王府来人传话了,说今晚就要迎娶大小姐。”一名婆子上前一步。

“现在什么时辰了?”楚倾瑶向外看了一眼,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到。

“回大小姐的话,亥时三刻。”

楚倾瑶蹙眉,她倒是听说过古人大多是在晚上拜堂成亲,可此时都要半夜了,是不是也太晚了点?

另一名婆子皮笑肉不笑的伸手来拉楚倾瑶,烛光将婆子的脸映得丑陋狰狞,凭添了几分诡异。

她不由一怒,“放手,我自己会走。”

“这可由不得大小姐。”婆子被她一喝,觉得在同伴面前没脸,伸手来推搡楚倾瑶。

“滚开!你是个什么东西?”楚倾瑶顺手拿起身侧的瓷器花瓶,对着婆子就砸了过去。

虽然睡了一觉恢复了些力气,可身体的原主已经一天没吃东西,手一软直接将花瓶砸到了婆子脸上,砸得她满脸开花。

“啊!大小姐杀人了。”婆子捂着脸大叫。

楚倾瑶没空理她,转身往前走。

没想到被另一名婆子拦住,“大小姐,赶紧换衣服,换完好上花轿,王府的人可是说了,要是误了吉时,可就别怪王爷抗旨不娶。”

楚倾瑶心生怒意,鬼才知道炙王爷是个什么玩艺,不愿意娶你就别娶啊,正好我也不愿意嫁!

看了一眼素白的嫁衣,由着婆子给自己套好,楚倾瑶佯装镇定的上了花轿,心里却把轩辕炙骂了个狗血喷头。

妈蛋,轩辕炙,你让我大半夜的穿件白衣服,是成亲还是奔丧?

“见过大小姐。”轿外来了一名如花似玉的女子,下人们全部跪下行礼。

女子嘲弄的视线落到楚倾瑶身上,啧啧说道,“楚倾瑶,你可真狼狈啊!想想也是,由原来的太子妃变成了一个废物的女人,我都替你难过。不过话又说回来,就你这个白痴样,哪里配得上太子殿下?简直就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

楚倾瑶哪有心情搭理楚玉儿,淡淡的抬起头,“楚玉儿,你可以滚了!”

楚玉儿脸色一僵,伸手就向楚倾瑶打来,楚倾瑶将脸向前送了送,“打吧!正好让炙王看看楚相府的家教。”

楚倾瑶恼恨的收手,怒气冲冲的走了,“楚倾瑶,我等着替你收尸。”

第2章 自己去敲门

轿帘落下的瞬间,楚倾瑶闭上双眼,她全身乏力又冷又饿,想趁着去炙王府的路上多休息一会。

忽然,她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些药柜和药品架子,满满的全是药,适用于各类病人。她一愣,现代化的医疗系统怎么会在这里?

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一眼,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然后她的手往前一伸,接着手上一沉,轻松的就拿到了一袋葡萄糖。

此时,轿子还未出相府,她借着外面的灯光看清手上的东西,差点惊叫起来。好在她及时捂住嘴巴,一直到轿子出了相府很远,她才将手上的葡萄糖袋子打开,嘴对嘴慢慢的喝起来。

她闭上眼睛,又试了几次,发现自己可以自由取放系统里面的东西。

这就是神秘组织新研究出来的医疗系统,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药品和先进的医疗器械。有了系统在手,只要她能够从炙王府逃出去,就不愁活不下去。

将喝过的葡萄糖袋子扔进空间处理掉,楚倾瑶不免担心起来。从轩辕炙半夜娶亲来看,他根本无意娶她。她进了王府之后,日子也不可能好过。

如果可能,她真希望他能给她一封休书。好在他是废人,暂时不用担心自己会清白不保。

子时一刻,花轿正好停到炙王府门外。

送亲的人开始窃窃私语,“炙王府怎么大门紧闭啊?不是说让我们送大小姐来拜堂成亲吗?”

“是不是时辰未到?我们再等等。”

一行人在外面站了二刻钟,王府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楚倾瑶从黑暗中睁开双眸,沉静的道,“去个人敲门。”

初春的天气夜里极冷,外面的丫环一听立刻让人上去敲门。

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有人应声。

楚倾瑶早就知道轩辕炙不愿意娶,却没想到他会如此刁难。你不想娶你找皇上啊!你难为我一个小女子算什么英雄?

因为喝了葡萄糖,身子恢复了一些体力,她揭开轿帘走下来。

“大小姐,你不能下轿。”丫环见她已经迈上了王府门前的台阶,赶紧阻止。

“闭嘴。”楚倾瑶呵斥。

相府就没一个好人,楚玉儿推倒她时,这个丫环就在旁边。事后能对自己不管不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至于送亲的其他人,一路上被冷风吹得满肚子火气,乐得楚倾瑶出丑,并没有一个人出言阻止她。

楚倾瑶走到大门前,深吸了口气,握手成拳咚咚咚用力捶打着门板。

“干什么?找死吗?深更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王府的大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一条缝。

楚倾瑶实在压制不住心里的怒气,大声道,“你们王爷是在戏耍我们相府吗?新娘子都到了门外,你们整个王府却在睡觉?”

门丁一愣,上下打量了几眼楚倾瑶。冷声道,“王爷说你们误了吉时,亲事推迟到明日。”

妈蛋,楚倾瑶真想骂人!

不等楚倾瑶说话,丫环已经上前来幸灾乐祸的道,“大小姐,你就是再想嫁给王爷也不行啊!还是去轿上等着,等天亮之后你就是炙王妃了。”

“滚!”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嫁给那个混蛋了?楚倾瑶不客气的拍掉丫环伸过来的手。

她在思考一个问题:轩辕炙今晚不让她进门,明天就能让她进?若是明天她依旧被挡在外面,那她是不是就可以不嫁了?

到时候她就可以逃出相府,去开始新的生活??善仗熘履峭跬?,她又能逃到哪去?再说,逃跑就是抗旨,她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既然医疗系统跟了过来,那她是不是可以为自己的命运赌上一把?她眉心紧蹙,对着门丁道,“你去告诉王爷,我能医治他的腿。”

门丁一愣,嘲讽的看过来,“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若是不能医治,就是死罪。

“若是耽误了王爷的大事,我看你有几个脑袋够砍!”楚倾瑶嘴上说得挺硬,其实心里却在打鼓。

为今之计,只有先进了王府见到轩辕炙再说。有医疗系统在,她也有了一丝底气。

门丁见她不似说笑,砰一声关上大门,飞快的往里跑。

此时的轩辕炙一身黑衣,被暗卫从书房里推出来。黑色的衣袍与夜色融为一体,将他那张冷硬的面容衬得更加面无表情。

“王爷。”门丁一路跑过来。

“何事?”不耐烦的语气,吓得门丁咚一声跪下。

“王爷,楚家大小姐让我转告王爷,说她能医好王爷的腿。”

轩辕炙的手啪一声按到轮椅的扶手处,眼中的神色冷了下去?;拿?谁不知道楚相府上的大小姐骄纵无礼,刁蛮成性,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好好,楚相果然好家教!楚倾瑶,你是在讥笑本王是个废物吗?

“回去。”话音方落,暗卫已经稳稳推着轮椅将门丁抛在了身后。

一直到王爷走远,门丁才擦了把汗,心惊胆颤的起身。

楚倾瑶在风里站了半个时辰,听府里一点声音也没有,便知道今晚王府的大门不会再开了。

她转身上了轿子,连着打了两个喷嚏,估计是受凉了。赶紧从系统里拿出几粒感冒药,干巴巴的吞了。

这时,王府的大门再次被人打开。

“把人抬进来。”暗卫的声音很冷,不带一丝波动。

轿夫一愣,赶紧把轿子抬起来。能进王府就好,把人送进去他们就算完成了任务。

楚倾瑶坐在轿子里,心莫名的发慌,她不知道等着她的是什么。若是她医好了轩辕炙,或许可以恳求他放自己一条生路。

反之,她……就会死得很惨!

轿子停下后,暗卫一挥手,“你们全部回去,一个不准留下。”

第3章 王爷如此暴戾

“是是,我们马上走。”送亲的这些人扔下轿子,头也不回的走了个精光。

楚倾瑶坐在轿子里,听外面的脚步声全部消失,等了好久也没人再说话,只好自己从轿子上下来。

屋檐下挂着一盏宫灯,让她看清了眼前的状况??盏吹吹脑鹤永?,连个鬼影子也没有。

只有她一个喘气的孤零零的站在这里,她没心情去悲哀,看了眼院中的房子,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流了那么多血,再加上在冷风里折腾到大半夜,要是不好好休息,明早她绝对会卧床不起。

谨慎的看了一眼外面,发现外面确实没人。她轻轻关上房门,小心的摸到床前,直接躺了上去。

还没等她躺好,就猛地被人按住了胸口,“本王倒是没看出来,你这么急着爬上本王的床?”声音冰冷,让人心颤。

“啊!”楚倾瑶惊叫一声,后脑毫无征兆的砸到床上,这一下差点把她疼晕过去?;芰艘幌铝ζ?,气恼的怒喝,“你是什么人?快点放开我。”

身上的手更加用力,压得她喘不上来气,她刚要挣扎,那只大手就移到了她的颈部。

随着男子的用力,后脑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估计还没结痂的伤口又流血了。

楚倾瑶不敢再动,张着嘴努力想要呼吸。黑暗中,她瞪着黑亮的眸子根本看不清身上之人的长相。

直到她能稍稍呼吸,才试探着问,“你是轩辕炙?”

男子冷笑,“竟敢直呼本王名讳,我现在就送你去死。”

“等……”楚倾瑶才一开口,就觉得自己飞了起来,砰一声大响,又是后脑先着地。

来不及惨呼,她直接陷入了黑暗之中。

“来人,把她拖出去。”闻着屋子里的血腥味,轩辕炙一阵心烦。

暗卫进来掌上灯,看了一眼楚倾瑶,“王爷,她流了好多血,如果不医治,怕是活不到明天。”

轩辕炙盯着楚倾瑶,见她一张脸皱成了一团,伤口处的血越流越多,在她脑后开出一朵艳丽的花,衬得她的肤色更加晶莹。

“七杀,你说她真能医好本王的腿吗?”轩辕炙踌躇着开口。

暗卫犹豫了一下,“属下……不知。”

谁不知道相国府的大小姐整天只会对惠王发花痴,要说她能医治王爷的腿,还不如说天要下红雨更让人信服一些。

轩辕炙自然明白暗卫的想法,可他想赌一把,“给她止血。”

他眼中泛起冷光,楚倾瑶,若是你命够硬,本王就给你活命的机会,你……最好别让本王失望。

骗本王的代价,你付不起!

“王爷,我……”暗卫拿着止血药,不知如何下手。怎么说地上的也是王爷的女人,他不敢动啊!

“上药。”轩辕炙面露不悦。现在的楚倾瑶在他眼里连王府的下人都不如,让人给她止血,都是高抬她了。

暗卫任命的抬起楚倾瑶的头,用了一瓶止血药才将血止住。望着地上那一大瘫血,他都觉得后脑处隐隐发疼。

“王爷,她脑后应该原本就有伤。”暗卫一眼就看出楚倾瑶后脑处的伤平地上根本磕不出来。

轩辕炙面色沉下来,却没说话。

处理了地上的血迹,暗卫刚要请示怎么处理地上的人。轩辕炙已经开口,“把她抱上床。”

暗卫一愣,半天没动。

呃……他一定是听错了,王爷那么有洁癖的人,怎么会把一个满头是血的女人放到床上?

“你别告诉我,你连个女人都抱不动!”这话听着已经有了怒意。

暗卫赶紧弯腰,抱起楚倾瑶小心的放到床尾。

“去查查,她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轩辕炙想不通,皇上既然准备用太子不要的女人来羞辱自己,谁还敢对楚倾瑶动手?

若是楚倾瑶提前死了,岂不是达不到皇上的目的!

暗卫下去之后,他低头看着楚倾瑶。秀气的小脸很精致,只是苍白得有些吓人,可能是因为疼痛,既使昏迷之中柳眉依然紧紧的蹙着。

楚倾瑶,若你能医好我的腿,我便留你一命。

轩辕炙将目光落到空处,因为在书房忙了一晚,便靠在床头睡了。天亮时,楚倾瑶动了一下,缓缓挣开双眼。

其实她一动,轩辕炙就醒了,只是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变。

望着陌生的环境,楚倾瑶猛地记起昨天夜里的事,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一眼就看到旁边假寐的轩辕炙,心没来由的一慌,细听轩辕炙的气息很沉稳,这才松了口气。

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知道轩辕炙并没有动过自己,对他的印象好了不少,看来他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检查了一下医疗系统,发现里面有一些高级器械竟然是可以使用的。心内一喜,忍着后脑处剧烈的疼痛,小心的挪到轩辕炙身前,素白的手指搭上他的脉搏。

她是外科大夫,对中医虽然了解却不精通,诊脉不过是她在掩饰。轩辕炙睁开眼睛,就看到楚倾瑶闭目给自己诊脉的认真模样,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楚倾瑶,我看你能装到何时!

脑子里传来仪器嘀嗒的声响,是诊断结束了。楚倾瑶睁开眼睛,正好对上轩辕炙冷若冰霜的眸子。她迟疑了一下,故意忽略他的目光,“王爷,你醒了?”

轩辕炙没说话,仿佛透过她澄澈纯结的目光看到她的内心深处,楚倾瑶有一种被人看透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和这个男人近距离接触,让她感觉呼吸不畅,想逃。

“楚倾瑶,若是你能医治好本王的腿,我就许你在这炙王府自由出入。”男子的声音带着冷冽和霸道。

楚倾瑶一愣,许她自由出入王府?她根本不需要。“王爷,不如我们换个条件,若我能医好你,你就放我离开。”

第4章 算不算威胁

轩辕炙眉头一皱,这个女人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炙王妃之三个字??伤趺从幸恢直幌悠母芯?

“楚倾瑶,你的小命捏在我手里,只要我想,我就可以毁了整个相府。”

楚倾瑶轻蔑的浅笑,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加凄美,相府的那些人是生是死与她何干!“你什么时候对相府动手,可以带上我,让我去看看热闹。”

轩辕炙一愣,据他所知,相府继夫人对这个前夫人所生的嫡女可是宠得很,简直是不分好坏的宠,所以才养成楚倾瑶那不讨喜的性子。神情一冷,“楚倾瑶,你没资格和我谈判。”

明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楚倾瑶还是很难过。是啊,自己只是卑微弱小无依无靠的女子,怎么敢和堂堂炙王爷讨价还价。不过,很快她眼中就划过一抹坚定,轩辕炙,总有一天,我会平等的站在你面前。

“我可以不走,但我要求在王府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她想为自己争取点权益。

轩辕炙看着她,目色无波,仿佛没听到她的话,心里却有一丝震撼,这个女人好像和传言相差甚远。他的眸色沉了沉,“我的腿如何?”

“你中毒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毒全都聚集到了双腿之上。”楚倾瑶眉心微蹙将医疗系统的诊断结果说出来。轩辕炙脸色一变,他中毒的事只有暗卫知道,没想到竟被楚倾瑶说了出来。

压下心头的惊涛骇浪,问道,“你能医?”

“能,但是至少需要三个月。”刚才医疗系统已经给出了最佳的医治方案和需要的时间。

轩辕炙的目光深邃起来,他中毒之后遍请名医无果,而一无是处的相府大小姐竟然说她能医治,好耐人寻味啊!看来得好好查一查了。

感受到他的怀疑和探究,楚倾瑶脸色一冷,既然他都不着急,那自己更不急。清澈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王爷,我饿了。”

见轩辕炙没开口,不由加了一句,“若是王爷不怕我精神力不集中,一不小心误诊了,我也可以马上动手医治。”

“楚倾瑶,你别惹恼我。”轩辕炙漆黑的眸子如同深不见底的旋涡,带着渗人的寒意,盯得楚倾瑶头皮发麻。暗暗决定,以后尽量躲着他走。

本来以为他不会答应,没想到轩辕炙竟然叫人传膳,楚倾瑶摸了一下早就饿瘪的肚子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轩辕炙道,“你的医术是和谁学的?”

楚倾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缩小版的手,原主的年龄才十六,只好随口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位婆婆曾经夜夜入府教了我一段时间。”

下人很快端上来一桌子饭菜,看着金灿灿的馅饼,楚倾瑶咽了口唾沫,真香??伤桓疑锨?,毕竟轩辕炙还没上桌呢!

见他面无表情,对桌上的吃食视而不见。她从床上下来,“王爷,要不要帮你叫下人进来?”她可不想去扶他。

“我不饿。”轩辕炙看都没看她。

“那我自己吃了。”楚倾瑶走到桌前坐下,端了一碗黄灿灿的清粥慢慢吃起来。偶尔还会吃上一口清淡的小菜,她的动作很快却看不出来急切,倒是带了几分优雅。

喝了一碗之后,她又给自己填了一碗,两碗粥下肚才放下筷子。至于那盘焰饼,已经好几天没吃饭的她不敢消受。

“来人。”轩辕炙对外喊道。

“王爷。”七杀从外面进来。

“带她下去。”轩辕炙观察了半天楚倾瑶,还是不太相信她的话。

“是。”七杀看向楚倾瑶,“走吧!”

楚倾瑶的头正疼得厉害,可她想尽快改善自己在王府的待遇,大着胆子开口,“王爷,我休息一天就可以,明天就能替你医腿。”

从轩辕炙的寝房出来,见管家赵伯正等在外面,七杀直接将楚倾瑶交给了赵伯。

赵伯打量着楚倾瑶,虽然面前的女子很狼狈,可她竟然能和王爷共处一室一晚上还活着,仅凭这一点就够让他刮目相看。

他略一躬身,“随我走吧!”

两人来到一处还算宽敞的院子,赵伯对她道,“委屈王妃娘娘了,在下是这王府的管家赵得财。”

“谢谢赵伯。”

轩辕炙的寝宫。

“王爷,已经查到了。楚倾瑶昨日上午被楚玉儿推倒跌了一跤,后脑正好撞到了桌角。这件事发生之后,相府里连个大夫也没叫,根本就没人管她。”

轩辕炙的手握成拳,相府如此对待楚倾瑶,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等他松开手,厌恶的看了一眼被楚倾瑶弄脏的床,“送我去书房,把这张床烧了。”

“是。”

楚倾瑶推开房门走进去,见地上放着火盆,心里不由一暖,若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赵伯的恩情。

见院子里没人,赶紧走到铜镜前把自己脑后的伤口重新清洗上药,因为在脑后只能简单包扎,又拿出消炎药水给自己挂了一针。

将痕迹都处理掉之后,她这才上床休息。醒来之后见厨房里米菜俱全,用酒精把灶堂里的火生着,给自己煮了一顿热乎乎的饭菜。

剩下的时间,她又好好研究了一下医疗系统。其实她对这个系统根本不了解,当时只是受邀去帮着测试,没想到却出了意外。

系统内是一间一间的屋子,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各类药品,另一边则是用于各项检查治疗的医疗器械,可以说这里就是一个大型的医疗基地。只是最里面还有一间奇怪的房子,房间紧闭,怎么都进不去。

第二日才刚起床,赵伯就来了。“王爷请你过去,王妃请。”

第5章 开始动手医治

楚倾瑶一愣,自嘲的道,“赵伯,你可以叫我楚倾瑶。”

赵伯通透的看着她,“在王爷没下令废妃之前,你就是炙王府的王妃。”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最少面子上做得很足。

再次来到轩辕炙的寝房,见他正端坐在床上。“见过王爷。”楚倾瑶微一弯腰。

“你可知道我中的是什么毒?”轩辕炙自然知道自己是中毒,就因为他发现中毒了,想用内力将毒逼出体外。没想到在运功时又遭到第二波刺客的袭击,才会功亏一篑瘫痪在床。

“混合毒,就是很多种毒混合到了一起。”楚倾瑶老实回答。

轩辕炙很是意外,没想到她竟然还能看出来是混合毒。带着审视和探究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到楚倾瑶脸上,“难道你真的会医术?”

“会不会,王爷试试不就知道了。”楚倾瑶清冷的眸子里带上了真诚,她必须要取得轩辕炙的信任,这样短期内才会确保小命无忧。

她话音方落,轩辕炙的声音就响起,“你回去吧!等养好伤再说。”

这两次的接触,轩辕炙觉得楚倾瑶并不想外面所传的那样娇纵蛮横,相反还很会审时度势,看来传言果然不可信。

“那楚倾瑶告退。”见他不相信自己,楚倾瑶无法,只好回去。

回到院中没多久,赵伯就来了,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婢女。

“王妃,王爷交待让我派一个下人过来。”

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楚倾瑶点了下头,“替我谢谢王爷。”有人侍候也好,她还记得昨天自己生火做饭,把屋子里弄得硝烟弥漫如同战场一般。

“奴婢红檀见过王妃。”婢女在一旁跪下,头垂得很低,眼睛规矩的看着地面。

“起来吧!我饿了。”楚倾瑶看了眼厨房,肚子咕咕叫起来。

“奴婢马上就去准备,请王妃稍等。”

很快,楚倾瑶就吃上了一桌荤素搭配得当的热乎饭菜。将婢女打发走,一个人对着铜镜给后脑处的伤口换了药,这才坐下来仔细捉摸着轩辕炙的双腿。

他的腿必须要先解毒,然后再做复健。在这之前,最好是先施以银针刺穴之法,将毒素赶到一处,先排出大部分,剩下的再用药物化解。

她虽然学的是外科,但是她毕业那年,一直照顾她的阿婆中风瘫痪,她便跟人学了这一手针灸之术。在她的精心照料下,阿婆去逝前已经能够下床行走。

半个月的时间,楚倾瑶身上的伤已经痊愈。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去给轩辕炙医治,管家来了。

“王妃,王爷要我来通知你,从今天开始医治。”

“好的,我马上就来。”拿上让红檀给自己准备的医药箱,她快速的来到轩辕炙房里。

“王爷。”进去之后,她将药箱放下就赶紧开口。

轩辕炙手上拿着一卷书,专注的看着。楚倾瑶以为他没听到自己来了,只好又道,“王爷,现在开始医治吗?”

“你是大夫,还需要问我?”这次轩辕炙总算有反应了。

楚倾瑶差点骂娘,只是她不敢,只能冷着脸,“王爷,你需要把裤子脱了。”

轩辕炙终于把目光从书页上移开,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难道你不会脱?”

给男人脱裤子这件事对于现代医生而言再正常不过,楚倾瑶唯一气的是轩辕炙的语气,不过既然形势比人强,她也只能认命。不就是脱个裤子吗?就算是脱光的男人她楚倾瑶也不是没见过。

当她的手接触到轩辕炙挺拔有力的腰身时,不禁顿住,好完美的身材。感觉到头顶上冰柱般的目光,她的脸竟然不争气的烧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只好加快速度。

脱完之后,她借打开药箱的时间迅速冷静下来,从里面拿出一套银针和消毒用的药水,先给他的双腿消毒,然后开始针灸。

看着一根根雪亮的银针准确无误的扎入自己腿上的穴道,轩辕炙的目光又深了一层,楚倾瑶,你身上的秘密倒是不少!

先是进王府之后,一改之前的娇蛮任性,变得进退有度,现在又在他面前展露出这一手银针术,他忽然起了探究的心思,想要彻底研究一下这个女人。

看着腿上密密麻麻有上百根银针,他心里竟隐隐期待起来,也许她真的可以治好自己腿。

现在的楚倾瑶哪里会知道他的心思,她正聚精会神的捻动着银针,待时机正好又快速的抬手轻弹针尾,让银针发出嗡嗡的鸣叫,一根接一根的如法炮制,全部做下来已经累得满头是汗。

如此重复了三遍之后,轩辕炙蓦地瞪大双眼,他竟然看到自己腿上出现了青黑的颜色,正慢慢向着中间汇聚。

又过了半个时辰,楚倾瑶开始收针,“王爷,明天这个时候我再过来。”

“明天我有事,忙完之后会让人去通知你。”轩辕炙淡然的目光再次落到书页上。

“好。”楚倾瑶拎起药箱大步出去。直到她消失在房里,轩辕炙才再次看向自己的双腿,“七杀,你马上去把楚倾瑶从出生到现在的情况给我查一遍,事无巨细,不准遗漏。”

“是,王爷。”七杀快速奔向楚相府中。

第二日,楚倾瑶整整等了一天,轩辕炙也没派人过来。见天色不早,红檀上前来,“王妃,要不奴婢伺候你洗洗睡吧!”

“再等等。”如果今日不针灸,那她昨天的努力就白费了,“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了,红檀,你先去睡。”

“奴婢不困,有我陪着王妃你也不会感到无聊。”红檀笑着。她觉得王妃人很好,和外面盛传的根本不一样。

当时,大家知道她被调过来伺候王妃时,可是很替她担心,生怕王妃不知进退惹恼了王爷会连累到她跟着受罚。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