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省快3开奖结果今天:(大结局)红衣诡案【废柴小丑】伍正义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5:00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红衣诡案》是由“废柴小丑”所著,故事的主角是伍正义,调查的最后居然指向了队伍中的人,究竟谁才是真的凶手,谁又说的是真话,伍正义不知道自己该信哪个?

    红衣诡案小说_

    第一章:

     华城市刑警队队长汪明韩一进警局便看到包晓婷风尘仆仆的从里跑出来。 她见汪明韩来了,连忙上前说道:“汪队,刚接到报案,农业耕作基地发现不明女尸。” 汪明韩眼眸一亮,当即回头上车,包晓婷紧跟而上。 汪明韩调转车头,朝着农业耕作地出发。 

    包晓婷从警校毕业就被分配到了华城市刑警队,比任何人都幸运的是,她没有从底层做起,而是直接成为了汪明韩的助手。 外界传言,包晓婷的父亲就是华城市局长包世荣。 路上,汪明韩问现场的情况怎么样,包晓婷说:“检查科那边已经过去了,具体情况还不知道,第一发现人是农业耕作的农民工。” 汪明韩加快速度,到达农业耕作地外头将车停好,由于昨晚刚下过雨,里面的路不好开,只能步行。 一下车,包晓婷便联系了检查科的小王,确定了具体地址便走了进去。 没走多久就看到了检查科拉起的警戒线,农业耕作地本就在华城市郊区,人烟稀少,为此警戒线外边只站着几个上了年纪看热闹的老头老太。 越过警戒线,检查科的小王刚好出来,不过脸色不太好。 “里面什么情况?”汪明韩问道。 

    小王邹着眉头说:“已经做完初步检查,死者是个大约七十岁的老太太,汪队,你还是自己进去看吧。” 汪明韩拍拍他的肩膀就走了进去,小王脸色很难看,恐怕现场惨不忍睹。 死者是个七十岁的老太,身份暂时还没查到,远远看去,她穿着鲜艳的红色上衣,下半身赤裸,手脚以?字捆绑,趴在田地里。 由于正直种秧季节,此时尸体上方全是田里的蚂蟥,几个检查科的同事正在处理。 小王说道:“我们发现的时候,尸体几乎快被蚂蟥爬满,我们已经处理了大部分,死者的身份目前还在查询。” 汪明韩穿上雨鞋,带上手套,走到田里。 

    包晓婷毕竟还年轻,没见过这么残忍的画面,捂着嘴到一边呕吐去了。 原本包晓婷的任务是跟随汪明韩,随时做好笔录,不过汪明韩见包晓婷这副模样,也便让她别下地了,具体情况上来他会细说,倒时候最好笔录就行。 尸体旁,汪明韩大致查看了一番,便问:“田里有留下凶手的脚印吗?” “现场进行过处理,目前还没有找到凶手的痕迹。” 汪明韩看了看死者的脖子,又看了看绑住死者手脚的东西,本以为是绳子,走近一看才发现竟然是一双丝袜,并且在尸体的不远处还有一条裤子以及另一条丝袜。 小王急忙解释:“根据脖子上的勒痕,初步判定是窒息致死,死亡时间大约是在昨晚十点左右,凶器就是这条丝袜。今早耕作的老大爷来种田就发现了尸体。” 他指了指远处一个佝偻身躯,正在做笔录的大爷。 脖子上的痕迹很明显,汪明韩一眼就能看出,不过令他奇怪的是,一个七十岁的老太穿着裤子还穿丝袜? “这丝袜是被害人的?”汪明韩忍不住问道。 “根据大小比对,初步判定并非死者。” 

    “死者生前有遭受过性侵吗?” 

    “这个得等法医到了才能确定,不过她的随身物品都在,不像是谋财。” 汪明韩点点头,不是谋财,那就是仇杀,可是为何要将尸体绑成这样? 汪明韩蹲下身,看着那个丝袜打结的地方,凶手用的是水手结,这种结的好处就是越挣扎越紧,不过手腕四周没有摩擦过得痕迹,意味着死者生前并没有挣扎。 汪明韩呼出一口气说:“先把死者身份查到,等法医到了下午将验尸报告发给我。” 汪明韩回到岸上,包晓婷刚好吐完,她问道:“汪队,下面什么情况?” 刚说完,汪明韩的手机滴滴一声,他掏出一看,眉头一皱。 随后说:“等尸检出来再说。我出去有点事情,你和小王在这里处理现场,下午我回来将具体情况告诉我。” 包晓婷嗯了一声。 

    处理完现场,包晓婷刚回到局里,报案中心就传来消息,说是有人报案,自己七十岁的老母亲,于昨晚回家途中失踪。 包晓婷在第一时间将报案人领到法医室,经过确认,受害人正是此人的母亲蔡天虹。 得知自己的母亲遇害,并且受到如此侮辱性的对待,受害人家属当即让警方给个说法。 一哭二闹上上吊,一时间警局乱成一团,直到汪明韩回来,这种状态才稍微好转。 包晓婷天生一副乖乖女的长相,汪明韩让其安抚受害人家属,并且从小王嘴里了解到事情经过。 由于闹得有些大,此事还惊动了华城市警局局长包世荣。 包世荣一通电话,直接将汪明韩数落一顿。 

    挂下电话,尸检报告刚好出来,汪明韩接过报告,以及现场勘察的死者物件,当即脸色大变,随后汪明韩便召集了局里所有人员,针对此次案件进行了一次会议。 会议室内,包晓婷负责案件整理,ppt上放着受害人蔡天虹的照片。 全员到齐后,包晓婷开始案件叙述。 

    死者名为蔡天虹,女,华城市人,今年71岁,于昨晚十点在农田耕作地遇害,根据受害人家属反映,昨晚九点半死者从儿子家中离开,自此音讯全无。 蔡天虹身上的所有物品都在,为此凶手不是为了钱财杀人,并且蔡天虹一向代人不错,也没有什么仇家,农田耕作地是受害人回家的必经之路,为此可以判定凶手应该是早已潜伏在这里,等待猎物的到来,属于随机犯罪。 由于事发地点本就人烟稀少,为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目击证人。 一个警员举手说道:“不是为了钱财,难道凶手是为了色?” 包晓婷脸一红说:“根据法医的尸检报告,证实死者生前没有遭受过性侵。”

    不少人捂嘴偷笑,七十一岁的老太何色可言? 不过检查科的小王却是表情严肃,最后等大家恢复严肃之后,他举手说道:“死亡原因是什么?你不说死亡原因,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包晓婷嗯了一声,随后操控ppt,画面一转,出现了死者脖子上的勒痕照片。

    第二章:

     包晓婷用红外线指了指勒痕说道:“这是死者脖子上的勒痕,还有这个。” 画面反转,出现受害人手脚绑着水手结的地方。 “这是手脚捆绑的地方,你们看这两个勒痕,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会议室内顿时变得静悄悄,汪明韩看着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忍不住摇摇头。 忽然,小王发现了什么,猛的说道:“勒痕没有挣扎的痕迹,难道这是死后造成的?” 包晓婷点头说:“没错,当人被处于捆绑状态的时候,肯定会选择反抗,为此必然会加大凶器与皮肤的接触面。由于死亡时间与勒痕造成的时间太接近,所以你们检查科才会初步判断是机械性窒息,其实死者的真正死亡原因是心脏病突发。” 会议室顿时嘈杂起来。 

    不少人提出疑问,既然是心脏病突发,又为何要将死者捆绑成这样?再者死者明明已经死了,为何还要用丝袜勒住死者的脖子?这一切不符合逻辑。 包晓婷咳嗽几声,嘈杂的会议室安静下来,随后ppt的画面又开始变化,出现的图片是受害人所使用的一只红色手提包,不过手提包的带子断了一截。 “这只包是在现场发现的,根据受害人家属认证,是属于死者蔡天虹的,并且绑住死者的丝袜以及勒死死者的凶器,经过确认,不属于受害者本人。” 有人说道:“那丝袜就是凶手带来的,会不会凶手是个恋物癖,对丝袜情有独钟。” 包晓婷望了一眼汪明韩,后者则是点点头。 

    包晓婷说:“有这个可能,但是你们看,手提包上的带子断了一截,根据受害人家属描述,出门前这包还是好好的,并且包里的东西有几样还沾上了案发现场的泥土。” 包晓婷这话一出,会议室顿时安静。 

    这番话意味着,曾经有个人试图抢夺蔡天虹的手提包,导致东西散落一地。 包晓婷见众人都不说话,继续说道:“所以我们猜测,当时应该是有人试图抢夺死者的手提包,导致死者心脏病突发,随后由于害怕逃离现场。之后又出现第二个凶手,将其用丝袜绑住手脚,再勒住脖子,最后收拾现场。” 会议室顿时热闹起来,如同炸锅的蚂蚁,突如其来的第二个凶手,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小王提出疑问:“为什么不是同一个人?” 

    “如果是同一个人,那凶手最初的目的就是抢夺手提包里值钱的东西,他有布置现场的心里沉受能力,为何不将手提包里的东西顺走?” 小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最后笑道:“小包子不错啊,连这都能想到了。” 包晓婷嘿嘿一笑,其实这哪是她想到的,先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汪明韩事先解释过得,她只是依样画葫芦说出来罢了。 最后汪明韩起身说道:“由于昨晚暴雨,凶手又处理过现场,现场没有留下任何作案痕迹,所以加大了本案的难度。” 小王举手问道:“汪队,那我们抓哪个凶手。” 汪明韩倒吸一口气说:“两个都抓,但是你们记住,第二个处理现场的凶手最重要,也最危险,此人具有过硬的心理素质,从处理现场的手法来看,具备一定的反侦查意识,裸露女性的下半身没有侵害的痕迹,很有可能是一个具有性心理障碍并仇视女性的人。这样的凶手最危险,并且,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名凶手很有可能会继续作案!” 会议结束,各部门纷纷投入案情当中。 

    汪明韩喊住包晓婷说道:“一会再去一趟现场,顺便走访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目击证人。” 话音刚落,汪明韩的手机滴滴滴的一声,他掏出一看,随后说:“你先过去,我马上就来。车留给你,我一会打车过来。” 勘察现场的能力,包晓婷大大不如检查科,为此包晓婷到达现场后,先是走访了附近居住的村民。 农业耕作地附近只有四五户人家,在案发当天晚上,由于下暴雨,这几户居民都窝在家里看电视,据说那晚其中一户的老人家本想出去巡查,由于雨实在太大,出去一小段路就折了回来。 据他们回忆,十点钟那会雨是最大的时候,还打了一个响雷,所以记忆特别深刻。 包晓婷将相关信息记录在本子上,同时写下一个疑问,这么大的雨,凶手蹲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进行抢劫,若是没有猎物,岂不功亏一篑? 走访结束,汪明韩刚好赶到现场,包晓婷简单阐述一下打听到的消息后,发出了那个疑问。 汪明韩听后沉思片刻说:“你的意思是第一个凶手是有目的性的抢劫,他知道受害人这个点会从这里路过?” 包晓婷点点头说:“汪队,会不会是熟人作案?” 汪明韩笑了笑说:“能想到这点的确有进步,但是据我所知蔡天虹一家本就贫穷,身上只带了两三百现金,如果我是凶手,不会选择这种猎物,再说了,凶手的目的是谋财,如果是熟人就应该知道蔡天虹有心脏病,选择这样的对象风险太大。” 包晓婷还是觉得不对,说:“那不是和你先前推测的凶手是蹲守在这里相矛盾了?我要是凶手,我也不会选择在这里抢劫,本身这种地方就没什么人,更别说有钱人了。” 汪明韩刚要回答,脸上一阵抽搐,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包晓婷递过一张纸巾问道:“汪队,你感冒了???” 汪明韩将鼻涕擦掉说:“昨晚空调开低了,吃点药就好了。你去车里把我的雨鞋拿来,我得再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遗留的线索。” 包晓婷拿回雨鞋后,汪明韩便坐到一个石块上换上,之后就在案发地的田里来回行走,大约走了半小时,汪明韩才从下面上来。 他喘着粗气换鞋,包晓婷问道:“汪队,怎么样?” “没有发现什么,估计唯一遗留下来的东西也被暴雨冲刷了。” 包晓婷嘟着嘴说:“汪队,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这么大的暴雨,凶手怎么会选择在这种地方抢劫?” 汪明韩拍了拍鞋上的泥说:“或许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凶手刻意布置的。小包,记住我现在说的,眼睛看到的东西不一定是真的,有时候人的眼睛是会骗人的,或者是有人故意让你看到那些东西的。” “汪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也许我的推断错了,凶手并非两个人!”

    第三章:

     包晓婷啊的一声问道:“难道是三个人,这是一个团伙!” 汪明韩嘴角抽搐道:“年轻人的脑回路就是和我们中年人不一样,我先前之所以认为凶手是两个人,是因为手提袋带子的断裂,以及没有缺失东西,和后面的冷静处理现场和处理尸体不相符合。这是表面,恐怕是凶手故意弄成这样来混淆我们视线的。” 包晓婷有些糊涂,混淆视线?她回忆了一番案件经过以及现有的线索,发现凶手是两个人的说法十分符合情理,现在说凶手只有一个人,还真没有什么证据可以推翻。 不过汪明韩这么说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跟在汪明韩身边半年了,包晓婷对汪明韩也有一定了解了,这个四十岁的单身大叔平时不怎么说话,碰到案件就变得特别严肃,只要他开口说的东西,十有八九都是有依据的。 汪明韩的破案能力在刑警界也有一定名号,局长包世荣对他更是器重。 回到车上,包晓婷忍不住问道:“汪队,你是怎么知道是凶手故意让我们以为是两个人的。” 汪明韩说:“有时候太过于谨慎,也是一种破绽。凶手把手提包带子,心脏病,以及勒痕和案发现场的痕迹都处理的太过完美,恰恰就是这样,才让我觉得奇怪。” 包晓婷让汪明韩别说,先让她想想,每次这个时候,包晓婷都会像脑筋急转弯一样想半天,但每次都还是汪明韩说出真相。 这次也是不列外。 

    “如果真有第二个凶手,那后面的凶手没必要为前一个凶手处理现场,我若是第二个凶手,反倒会故意留下线索,这样就有替罪羊了。处理现场并不简单,一来会增加被人发现的几率,二来当时那么大暴雨,处理起来也不方便,比如脚印这些。” 包晓婷看着脚上的泥巴说:“由于道路都是泥地,就算暴雨,也不会将所有脚印冲刷,总会有几个漏网之鱼。所以不是没有另一个凶手的脚印,而是本身就只有一个人的脚印。” “还有就是受害人包里的东西,一个如此小心的凶手,怎么可能让泥巴沾到物品上。” 包晓婷恍然大悟:“可是汪队,这么做的目的呢?” 汪明韩笑道:“这就是我们要搞清楚的事情,不排除混淆视线的可能性,但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回到刑警队,汪明韩再次召开紧急会议,重新确定案件侦破方向,汪明韩十几年的刑警直觉告诉他,这只是一个开始。 为此,刑警队连夜召集人手,对相关偏僻之地进行秘密巡查。 第二天,包晓婷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办公室昏昏欲睡,正要睡着,肩膀被人一拍,整个人瞬间清醒。 拍她的是汪明韩,包晓婷连忙整理面容,汪明韩最讨厌的就是警察在办公室睡觉。 “小包,我记得你昨天好像没有参与巡查,怎么还这么困,是不是又失眠了?” 包晓婷点了下头说:“昨天你推介给我听的那个电台没播。” “对,昨天主持人生病休息。怎么样我的法子有用吧!” “的确有用,好几次我都听的睡着了,主要还是那男主播的声音适合睡眠,嘿嘿。”包晓婷泛着花痴样说。 “你们年轻人啊,失眠就是手机玩的太多,放下手机听点有营养的电台,有利身心健康。” 汪明韩刚说完,局长包世荣就走了进来。 

    “小汪,在聊什么那?” 

    汪明韩瞬间紧张起来,包世荣亲自来办公室,恐怕是来追究昨天的事情了。 汪明韩当即泡了杯茶,开始献殷勤。 

    包世荣笑道:“免了,平常没看你小子那么积极,这回这么殷勤是怕我责备你啊。放心,我相信你的能力,不过我听说这回这个犯人好像不简单??!” 汪明韩回道:“与先前所办的案子有所不同,这名罪犯极有可能存在某种心理疾病,对女性有一种仇视感。” 包世荣皱起眉头,似乎回想起了什么。 

    “这好像和……” 

    还没说完,汪明韩便打断道:“包局,你一大早来有什么事情吗?” 包世荣一拍脑袋说:“把重要的事情忘记了,省厅今天会派来一名新同事,协助你调查这起案件。” 包晓婷问道:“我们这小地方的案件也没闹大啊,怎么省厅就派人下来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是今早才收到消息。小汪,倒时候你好好招待一下省厅来的同事,生活上也照顾一下。” 包世荣喝了口茶起身离开。 

    就在包世荣离开后,汪明韩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是检查科的小王。 本以为是发现了什么新线索,结果一接起电话,小王便说:“汪队,c港河提发现不明男尸。” “好,我知道了,马上过来。” 

    汪明韩挂下电话说:“走,去开车,c港河提有命案发生。” “又有命案??!”包晓婷懒洋洋的去开车,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路上,包晓婷忽然想到了昨晚闲着无聊刷微博刷到的一篇文章,他对汪明韩说:“队长我昨天上网看到一个小说,好像剧情和第一件女尸案有些相同,是一个叫黑葫芦的作者写的。” 汪明韩从不看小说,冷不丁的说:“可能是某个网络写手模仿杀人案写的吧,也或许是凑巧。” 包晓婷不在说什么,不过小说的发表日期倒的确是昨天,可是蔡天虹被害一案还没传的沸沸扬扬,不应该这么快就出现在网上。 包晓婷也没有在意,直接开车到了命案发生的c港河提。 到达的时候河提外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两个严肃的警员正守在警戒线旁,外边则是站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汪队,你来了,王哥在里面等着你。”其中一个警员拉起警戒线,汪明韩与包晓婷钻过后,朝着河提下边走去。 死者所在的地方是河提下方,上边是一个河坝,四周装满半人高的护栏,临近傍晚的时候经常有人在这里散步。 汪明韩到达案发地点后,小汪笑嘻嘻地说道:“汪队,不好意思,可能让你白跑一趟了,我觉得可以收队了。”

    第四章:

    汪明韩朝里一看,只见尸体趴在河坝下的乱石堆里,周围只有微量的鲜血,同时身边还摔碎了一个酒瓶子,隐约可见一块玻璃上写着二锅头。 “意外?”汪明韩问道。 

    小王带着两人来到尸体边上,受害人穿着破烂,尸体呈臃肿状态,似乎在这里浸泡了许久。 汪明韩看了一眼四周,这里不应该出现水,顿时明白,凶案必然是发生在前天的雨夜。 果不其然,根据小王的介绍,证实了汪明韩的推断。 死者是当地的一名流浪汉,目前身份已经确认,名为郑板仓,今年30岁,死亡时间为前天也就是9月14日晚上十二点左右,死亡原因是脑部遭受重创至死,同时身边还有一瓶二锅头的碎片,于今早散步的群众发现尸体。 根据认识郑板仓的其他流浪汉所说,郑板仓有醺酒倾向,同时位于尸体正上方的围栏发现了一处攀爬后留下的痕迹,为此可以断定,死者郑板仓应该是于前天十二点醉酒后,攀爬围栏不慎跌落乱石堆去世。 汪明韩走到尸体旁边,尸体的衣服由于破烂,肩膀的地方有一块破洞,只见那裸露的皮肤下,纹着一个大写的H。 小王凑上来说:“郑板仓这帮流浪汉,名义上是流浪汉,实则就是一群地痞流氓,据说这家伙在附近一代惹了不少人,此外法医经过酒精测试,已经在他的身体里发现了酒精成分,含量很高,应该是意外错不了。” 汪明韩起身问包晓婷:“9月14日晚上十二点的雨势怎么样?” 包晓婷翻阅记事本,由于9月14日也是蔡天虹受害那天,为此包晓婷早已把当晚所有时间段的雨势情况调查清楚。 “9月14日暴雨最大的时候是10点到11点,12的话雨势已经减小。” 汪明韩不在说什么,而是有些在意受害人身上的纹身。 “汪队,你看要不要收队?”小王问道。 

    汪明韩站起身拍拍手说:“不急,是不是意外还不一定。再去上面看看。” 三人朝着警戒线走去,还没到,老远就听到了吵杂声,远远看去,有个年轻的小伙似乎在硬闯警戒线,不过被警戒线内的两个警察给拦住了。 “喂喂,放我进去,我真的是警察。”汪明韩走近的时候,刚好听到小伙说了这句话,他打量了一下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小年轻,眉宇间透着一股正义之气,倒的确和一般群众不一样。 同时小年轻的站姿一看就是武警的站姿,在警校学习时候的必须课。 守卫警戒线的警察冷不丁笑道:“你要真是警察,把证件掏出来。” 小伙解释道:“走得急忘记带了,你不信的话,直接联系你们包局长,他知道。” 小王上去白了小伙一眼说:“你以为包局是我们想联系就联系的啊,我小王在这一代也混了几年了,怎么没见过你,你哪个单位的?” 汪明韩上前,又打量一番这个家伙,早上包世荣说省厅有派人下来,难道是这个毛头小子? “你是省厅来的?”汪明韩问道。 

    小伙点点头说:“嗯,省厅伍正义,想必这位就是汪明韩队长吧,久仰大名。” 小王听的糊涂,嘀咕道:“省厅?伍正义?那不就是没正义??!” 包晓婷噗呲一笑,伍正义没放在心上,反倒挠头说:“父母没什么文化,觉得好人会受欺负,让我不要有正义感,所以取了这名字,不过阴差阳错,我考上了警校。” 汪明韩明白,省厅这会派人下来,除了协助调查蔡天虹一案,肯定还有另外的目的,包世荣没有说起,意味着连包世荣都不知道。 连包世荣都不知道的目的,那自然是机密,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一个毛头小子,汪明韩有点怀疑。 汪明韩说:“欢迎来到华城市,客套话就免了,我让人带你去局里,住处包局已经安排妥当了,你直接入住就行。” 说完后,汪明韩似乎发现了什么,双手插进口袋说:“看来不必了,你已经去过警局了。” 伍正义笑道:“不愧是汪队,一眼就看出来了。” 伍正义总算是钻过了警戒线,问道:“里面什么情况?” 汪明韩说:“小王,带他去看看吧。小包,跟我去上面。” 伍正义显得很兴奋,跟在小王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就走了进去。 到了河坝上面,位于尸体所处的围栏的确有攀爬的痕迹,并且有多处凹坑,应该是受害人生前破坏的。 观察过后,汪明韩说:“三更半夜跑到这里洒酒疯本身就存在问题,你去查查最后一个见到受害人的是谁。” 包晓婷嗯了一声,随后问道:“汪队,你是怎么看出那个伍正义是从警局过来的,难道就没有可能是刚巧路过的嘛?” 汪明韩向下望去,伍正义正戴着手套仔细观察死者的手。 “他从省厅下来,肯定会带行李,现在两手空空,肯定是到了警局放了东西,听说有案子就急忙跑来的。” 汪明韩停顿一下,视线一直停留在伍正义身上,随后对包晓婷说:“这段日子你就跟着他。” 包晓婷十分不乐意。 

    汪明韩朝着河提走去,笑道:“怎么不乐意?你不是最喜欢帅哥嘛,我看他长得也不错啊。” “这是两码事,跟着汪队你能学东西,跟着他能学啥啊,你这不是让我浪费清春。” 汪明韩严肃起来说:“你别小瞧这小子,他不简单,况且省厅派他下来,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到了下面,小王正在吩咐下边的人收拾现场收队,说是基本确定为意外案件,汪明韩刚打算说点什么,伍正义跳了出来说道:“现在收队恐怕还为时过早。” 汪明韩嘴角一笑,低声对旁边的包晓婷说:“看好了,这就是他的不一样。” 小王质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这不是一起意外,而是一起伪装成意外的他杀案件!”

    第五章:

     小王楞住了,又看了一眼尸体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伍正义蹲下身,指着受害人的手掌说道:“死者是一名流浪汉,你们看,他的手掌很脏,但是奇怪的是,他的指甲却出奇的干净。” 包晓婷一下子就明白了:“你是说,有人事先经过处理。” 伍正义起身说:“对,如果不是凶手,我想应该没有人会为他的指甲进行卫生处理吧,至于目的,很简单,肯定是留下了什么至关重要的证据。” 小王说道:“也许死者生前做过美容指甲吧。” “一个流浪汉,你觉得会去做这种?更何况做这种的女性居多,再者就是他的指甲不像是经常做护理的样子。”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家伙可不是一般的流浪汉,说白了就是附近一代的地痞流氓,别看他穿的破破烂烂,钱估计不会比我们少。不是经常,没准心血来潮就做了一次。”小王有些不爽的说。 伍正义沉思一会,忽然也注意到了死者肩膀上的H字样纹身,随后脸色一变,蹲下身看了看。 小王得意洋洋的说:“对吧,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吧。” 伍正义笑道:“那也不能以意外结案,案子还得查,事发当天下着雨,又是午夜,估计不会有目击证人,下一步我们得把最后见到死者的人找到。指甲清理的这么干净,说明时间还不长,那最后见到他的人肯定知道,死者有没有做过指甲处理。” 包晓婷瞬间明白了,为什么汪明韩刚才让他调查见到受害者最后一个人是谁,原来汪明韩早就发现了这一点。 小王有点窝火,在他看来,伍正义这是在指挥他们如何办案,虽然是省厅下来的,但毕竟也是个小毛孩子,论资质,哪里轮得到他说话了。 小王还想说几句,却被汪明韩拦下说:“就按小伍说的办,还有小包就暂时跟你,工作上还是生活上,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就跟她说。” 伍正义色眯眯的看了一眼包晓婷,随后没大没小的凑到汪明韩面前说:“汪队,这么大手笔,派个美人到我身边,就不怕我图谋不轨??!” 汪明韩冷笑一声说:“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包晓婷摆明不乐意,就算省厅这家伙真有两把刷子,就现在这副鸟样,包晓婷也丝毫不想跟他混在一起。 “汪队,我……”包晓婷犹豫再三想拒绝,但还是被汪明韩一瞪眼,那后面几个字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汪明韩的兜里滴滴一声,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皱眉道:“我离开一下,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还有车子就暂时归你们管。” 伍正义调皮的一个敬礼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又送美人又送车子的,我受宠若惊了。” 汪明韩冷笑一下,摇着头离开。 

    等到汪明韩消失后,小王和包晓婷哼了一声就不再理伍正义,似乎这个毛头小子一来就成为了大家讨厌的对象。 伍正义挠着脑袋嘀咕一声:“这下可闯祸了。” 伍正义自知闯祸,在现场立马开始献殷勤,一口一个王哥,把小王都弄得不好意思了,同时伍正义也向小王打听了有关于郑板仓地痞流氓的事情。 郑板仓这种地痞流氓一般都没什么朋友,有的也都是同为地痞流氓的人渣,据小王所知,这帮人一般都是在华城市一家名优会所活动。 伍正义问到了这群人渣所活动的地方就打算离开。 小王一把拉住伍正义说道:“你小子别乱来,那种地方你一个警察进去,恐怕讨不到好果子吃。等汪队回来再去。” 伍正义笑道:“没事,我以前也常和这种地痞流氓打交道,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再说了,我要是不说我是警察,他们知道嘛?” 小王斜了一眼说道:“你不说还真不知道,我估计你进去,他们还以为是同类。” 小王的打趣惹得旁边的包晓婷笑出了声。 

    伍正义色眯眯看了一眼包晓婷说:“走吧,前面带路。” 包晓婷左右看了一下,伍正义说:“别看了,就是你,开车去。” 包晓婷刚想怼回去,一想到汪明韩有交代过,只能忍气吞声。 包晓婷走后,小王一把揽住伍正义的脖子说:“小包子可是我们局里的小警花,你要是敢欺负她,我不管你是省厅来的也好,李刚是你爸也罢,我照样修理你。” 伍正义喊了一声王哥后说:“你放心,我就是看你们这位小警花有些闷闷的,带她去散散心,你就放心吧,我保证,怎么去的怎么回来。” 包晓婷将车子开到河坝上,伍正义便告别了小王,上车后,伍正义说道:“名优会会所白天不开门,带我去局里吧。” 包晓婷翻了个白眼说:“知道的倒挺多,肯定经常去厮混。” 伍正义乐道:“聪明,小包子果然聪明。” 

    包晓婷作呕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小包子这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感觉特恶习。 路上,伍正义问道:“小包子,其实吧,我特别羡慕你们这种乖孩子,知道什么该什么不该,不像我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 包晓婷白了一眼说:“你从哪看出我是乖孩子的?” “你哪不像乖孩子?” 

    包晓婷无语,索性不说话。 

    伍正义觉得无趣,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包晓婷阻止道:“别抽烟,汪队最讨厌车里有烟味。” “哦?你倒是挺了解你们汪队的,那你知道你们汪队为什么要你跟我吗?”伍正义收回烟,不过由于嘴馋的厉害,只是叼了一根在嘴里,没有点上火。 包晓婷楞了一下,随后回答:“你是新来的,汪队让我照顾一下。” 伍正义苦笑一下:“小朋友啊,真是被卖了都不知道。” 包晓婷很不喜欢别人叫他小朋友,白了一眼说:“小朋友,没准报年龄你还得叫我声姐姐。” “我26?” 

    “不好意思姐姐27。” 

    伍正义认栽,一摊手说:“行,我认栽,你开心就好,包姐。” 包晓婷小人得意的笑了笑,最后问道:“你刚才说我被卖了是什么意思?” 伍正义冷笑一下说:“监视。”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天线宝宝码报资料大全 山东十一运夺金杀号 京东彩票推荐扣钱 福建十一选五怎么玩 算算21点 四川快乐12投注站电视走势图 快乐赛车注册视频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询 秒速时时彩网站 电子游艺哪个好玩 福彩3d组三走势图100期 福彩3D组选39位 广西11选5彩经 福彩3d试机号15年所有历史记录 天津时时彩5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