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开奖结果1:(完本)医妃当道邪王请上榻楚煜顾嫣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4:31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医妃当道邪王请上榻》的作者是“苏幕遮”写的一部穿越重生类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特种兵军官,一朝穿越成为爹爹不疼继母不爱的顾嫣与顾嫣与病秧子王爷楚煜之间的爱情故事

 医妃当道邪王请上榻楚煜顾嫣小说在线阅读

第1章 穿越之初

“啪”地一声,顾嫣疼痛至极的睁开眼。

靠,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这么疼?

“孽女,就算是死你今天也别给我死在顾府”还没反应过来,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顾嫣抬头看向男人,顿时愣住——

她面前站着一排穿着古装的人,说话的是站着最中间一身玄色古装的中年男人。

要不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提醒她是真的,顾嫣都要怀疑自己在做梦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老爷您别生气了,我相信嫣儿是好孩子,只是一时迷了心窍”还在疑惑时,男人身旁的女人开了口。

弱风扶柳的身段,加上那勾人心魄的眼神,果真是个尤物啊!

只可惜,美人是真美人,却是个蛇蝎美人。

温柔的话里是无尽的刀子。

听到她的话男人更怒,一巴掌朝顾嫣而去,顾嫣下意识躲了过去,男人扑了个空。

“这就是你说的好孩子?要是好孩子会这样?会上吊自尽?这孽女眼里哪有我这个父亲,养她还不如养条狗”一想到这孽女躲过了那一巴掌,男人愤怒的指着她说道。

“圣旨已下,孽女,今天你就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就算你死了,也得给我抬进煜王府去,听见没有?”

最后那句话问的是顾嫣。

此刻顾嫣感觉思绪很乱,也不知道男人说了什么,下意识点了头。

男人的神色这才缓和不少。

正好屋外一个下人跑进来。

“老爷,煜王府的人已经到门口了”

闻言男人神色微变。

“这么快?”

说到这男人又狠狠瞪了抱着脑袋的顾嫣一眼。

都是这孽女——

“老爷,我马上安排人给嫣儿打扮”那女人一如既往得体贴温柔。

“还是雅儿你懂事”男人朝她投去赞赏得目光。

待男人离开,女人很快吩咐一旁的下人给顾嫣套上嫁衣,盖上盖头,匆匆忙忙送了出去。

全然当做看不见顾嫣苍白的脸色。

……

“今日是谁家娶亲啊?也不见新郎官?”

“听说是煜王爷,娶得顾丞相家的大小姐顾嫣,煜王体弱,皇上特地为其赐婚冲喜”

“顾嫣,怎么会是那个草包?”

“是啊,就算冲喜,怎么会选择那个草包?”

“……”

听着花轿外熙熙攘攘的吵闹声,顾嫣爆炸的脑袋才渐渐清晰,不属于她的记忆涌现在脑海,顾嫣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穿越了。

老天爷你告诉我,你是认真的吗?

我堂堂21世纪华国特种兵部队的一名高级军官,精通军事战略战术,同时兼修中西医,却不想一次任务失败,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红色的嫁衣映衬在眼里满是哀伤,和她同样的名字,不同的命运。

二八年华,父亲是东临国左相顾自思,母亲则是镇国公府大小姐萧如玉,虽是个草包,但因为身份关系,过的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日子。

一切直到七年前母亲难产而亡,父亲将姚氏扶正后,她的生活质量便直线下降。

原身从小与东临国太子订婚,但太子一颗心全放在姚氏的女儿顾白莲身上。直到两个月前,太子终于如愿以偿,让顾白莲代替了和原身的婚约,于此同时,原身则被赐给了当朝王爷煜王。

煜王乃当今圣上最小的弟弟,深受圣上的宠爱,只可惜是个病秧子,其母妃怀他时因宫里嫔妃嫉妒下毒导致难产而亡,煜王爷因此身中奇毒,以至于从小面目可憎,体弱多病,甚至太医说活不过25岁,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娶妻。

当今圣上每次给煜王赐完婚后不久,他的未婚妻总是莫名其妙的去世,传的最凶的就是煜王王是天煞孤星转世,命硬,只要跟他沾上一点关系,就会被克死。

第一个未婚妻就是命太薄,皇上宫里刚赐完婚,连消息都没传出来,就直接晕过去在也没醒过来,第二个还好点,听完圣旨后缠绵病榻不到半个月,人就没了,第三个最惨,赐婚后两个月去护国寺上香,在也没回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直到这次将顾嫣赐给煜王。

可……

第2章 拜堂成亲

一颗芳心早已系在太子身上的原身,自然不愿意出嫁给煜王,直到今天和煜王的婚礼,她支开随身的丫鬟后想要上吊自尽,也因此导致了她的到来。

顾嫣对原身的行为不发表什么意见,叹息一声,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去死,真的不值。

没多久,花轿停了下来。

顾嫣顿时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原身和煜王的婚礼是皇帝为了给煜王冲喜所赐,可用一个自家儿子不要的女人冲喜——看来这所谓的冲喜,不过是皇帝以冲喜之名羞辱煜王而找的由头罢了,由此可想而知往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不过要是有人敢欺负她……

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

她顾嫣可不是软柿子。

顾嫣的预感并没有错。

煜王以腿脚不便为由,让她和一只鸭子拜堂。

这在东临国可是头一份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大婚这么被男方轻视。

送亲的人本就看不起顾嫣,忍不住一顿幸灾乐祸。

“和鸭子拜堂,你说大小姐现在会不会羞愧得自杀?”

“她就算想自杀又怎么样,反正人我们已经送到煜王府了,死了也和我们顾府没什么关系”

“就是,反正老爷只让我们把人送到煜王府,现在人也送到了,发生什么和我们无关”

“……”

声音并不算大,但顾嫣还是听到了。

羞愧倒是没有。

只是觉得这个煜王真有意思,让她一个深闺小姐,和一只鸭子拜堂,找只公鸡都比鸭子强啊,要知道,鸭子在她曾经所生活的地方,可是代表男性工作者的。

想到这里顾嫣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大小姐疯了。

顾府来送亲的下人联想到,大小姐被二小姐抢了心上人,然后赐婚给天煞孤星的煜王,自杀不成功直接送过来成亲,这些都可以算了,但没想到未来夫君压根不露面,直接让她跟一只鸭子拜堂,放谁身上都得疯啊!

这样想着,顾府送亲的人转身就走,生怕大小姐发起疯来,王府的人让他们将大小姐带回去,那步子快得就像身后有鬼在追一样。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顾小姐回房”在煜王府管家的祝福里,顾嫣和鸭子拜了堂。

然后被塞进了煜王府的某一个房间。

……

顾嫣在丫鬟的搀扶下进了新房。

同时进来的还有王府管家,苍老稳重的脸上满是歉意。

“王妃,王爷那边说身体不适,今夜就不过来了”

身体不适?

你以为我是傻子哦!

坐在大红色绣着凤鸾的被褥上,盖着喜帕的顾嫣欣喜的点了头。

不适就不适吧,最好一直不适下去才好。

这样她才能有更充足的时间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

“那还请王妃好好休息,奴才就先告退了”

说着管家转身离开了。

完成了王爷的吩咐,他感觉步子都轻快了不少,他也是有女儿的人,要是他的女儿遭到这种待遇,哎……

新房内

管家前脚刚走,顾嫣便毫不犹豫掀开了头上的盖头。

既然煜王不来,她也没必要一直坐着了。

“王妃,这样做不合礼制”见状一旁的喜娘脸色一拉,想要阻止顾嫣的行为,她语气硬邦邦的开口。

“王妃还是将盖头盖上的好。”

顾嫣当做没听见她的话,不仅不听,她还将头上沉甸甸的凤冠也取了下来。

累死老娘了,礼制就是应该顶着凤冠跟个傻子一样的坐一晚上吗?

顾嫣一边揉脖子一边想,对喜娘紧皱的眉头视而不见。

被忽视的喜娘眼里闪过一丝不愉,她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她在王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这个刚进王府的女人竟然敢这样无视自己,到要看看这个所谓的王妃有多厉害。

“王妃——”喜娘面色一变,提高声音,让众人的视线不得不看向她,那张因为生气满是肥肉的脸上,一抖一抖的,整个人显得有些狰狞“你这样做王爷会不喜欢的”

第3章 惩治喜娘

此时此刻喜娘可以说对顾嫣这个王妃非常的不满。

难怪得不到王爷的喜爱,如此不知礼的女人怎么配得上王爷。

想着她唇角掀起一个弧度,那是对顾嫣的不屑。

“王妃还是听我一声劝把盖头盖上的好,不然被其他人知道,还以为顾府的家教有多差呢”

如此挑衅的话,显然是一点也没有将顾嫣当成王妃来看的。

虽然顾嫣对王妃这个身份不在意,但一个喜娘也敢给她下马威?

本来就因为忙活了一天累得不爽,这个喜娘让顾嫣更不爽。

她可以忍受煜王对她的忽视,毕竟以后她还得靠煜王府,煜王有资格对她不屑。

可区区王府一个下人有什么资格爬到她头上来。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

顾嫣勾起了唇角,笑意盈盈的模样却让喜娘心下一阵。

“王爷喜不喜欢我不知道,顾府的家教有多差我也不知道,不过顾府肯定没教我一个奴才,可以对着主子你你我我的称呼。”

站在一旁的喜娘心道不好,怎么将心理的话直接说出来了,身形微颤,刚想说什么却被拦了下来。

“喜娘在王府多少年了?”

“八……八年”喜娘下意识回答,看见周围一言不发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可一直在王府作威作福的她忍不下这口气,顿时嚣张的回道“怎么?王妃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倒是没有”说着朝喜娘的方向向前一步,喜娘再次忍不住后退,顾嫣笑了起来,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颚,纤长瘦弱的手指上涂着红色的蔻丹,在灯光下显得艳丽无比。

“只是有些怀疑煜王府的规矩,八年的时间也教不好一个下人”

“你——”喜娘脸色一僵,她自然知道顾嫣指的是自己。

心下更为恼怒。

一个不受宠爱的王妃而已,也敢这样对她。

“顾嫣——”

“啪”地一声,顾嫣用捏住脸颊的那只手狠狠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那张布满褶子的脸抖了抖。

“顾嫣也是你叫的?”

她的脸上再无半点笑意,一双明眸盛满了冰冷,看着喜娘的眼神宛如蝼蚁。

在这样的目光下,喜娘忍不住颤抖起来。

“跪下!”而后顾嫣冷喝一声,直接让她受不住跪在了地上。

“以下犯上,这就煜王府的规矩?”不再看地上的喜娘,顾嫣转身对周围其他侍女说,淡然的语气里含着寒意。

一群人面面相觑。

无一人回答。

跪在地上的喜娘这才知道,眼前这个王妃不是软柿子,这下完了。

顾嫣轻笑一声。

“那本王妃还真是见识了。”

正在喜娘绝望的时候,一道声音从天而降,让她从新燃起了希望。

“王妃说笑了,煜王府绝无此等规矩”这时一道苍老冷厉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新房里走进来一个年过半百的嬷嬷,冷厉的样子让整个人显得极不好相处。

“严嬷嬷!”嬷嬷进来的一瞬间,新房内众侍女连忙行礼,行动间满是对她的恭敬。

顾嫣坐在梨花椅上,抬眼看向来人。

她对这人的到来倒不意外,侍女偷偷溜走还是她纵容的。

只是能让这些下人如此尊重,这严嬷嬷的分量怕是不低。

“这位是?”

严嬷嬷进来的一瞬间,先是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喜娘一眼,眼神一沉,狠狠瞪了她一眼,似有不满,这才看向顾嫣。

全然不将她当做一回事的样子真是不爽,难怪这些下人对她这么尊重。

“给王妃请安,老奴身为王爷的奶娘,没有将人教好愧对王爷。”

“原来是奶娘啊!”顾嫣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背靠着椅子上,眼里却一片凉意。

“那本王妃可受不起嬷嬷这么大的礼”

“王妃是除王爷之外王府里唯一的主子,受得起府里任何人的礼”严嬷嬷一板一眼的说着,躬身朝顾嫣行礼,神色恭敬。

“奴婢给王妃请安”

见周围因她行礼后神色变得恭敬起来的侍女,顾嫣满意的笑了起来。

“嬷嬷免礼”她一脸亲热,没有半点刚才的讽意。

闻言严嬷嬷这才抬起头来,铁青着脸转身向地上的喜娘发难。

“春娘,还不向王妃认错?!”

喜娘心下暗恨,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只能认错,连忙给顾嫣磕头认罪。

“王妃,奴婢错了,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还请王妃饶命”

“按府里规矩,以下犯上者罚三个月月钱,春娘你可服?”严嬷嬷又道。

“奴婢认罚”

严嬷嬷这才点头,转而看向顾嫣

“春娘已认错,还请王妃定夺”

人家都认错了,顾嫣自不能纠着不放,毕竟,人家的靠山可以王爷。

“麻烦嬷嬷了”

语气不急不慢,却拥有无尽的威严

“本王妃希望这次的事情只有一次,若有下次——”

剩下的话她没说,但嘴角含着的半分冷意让看见的众人无一不寒。

就连严嬷嬷见状也是心下一跳。

这王妃真的是传言里顾家那个草包大小姐吗?

……

第4章 空间手镯

罚了喜娘后,严嬷嬷很快离开了。

至于她是去做什么顾嫣也不在意,左右她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

“王妃,要传膳吗?”当侍女上前请示的时候,顾嫣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她肚子都快饿瘪了。

窗外天色已经暗下来,顾嫣吃完饭后,顿时感觉困意一阵一阵涌上来。

“你们退下吧,本王妃要休息了”

“是”

挥退下人,顾嫣便爬上了床。

房间渐渐变得寂静无声。

只余下大红色的龙凤烛火燃烧着,滴下一滴一滴的烛泪。

……

顾嫣是被手腕上一阵又一阵灼热给惊醒的。

昏暗的烛光下,她低头看去,只见不知何时手腕上出现了一只手镯,仔细看竟是让她上次的任务对象,当时就是为了将这只手镯送回华国,她才会被米国雇佣兵围攻以至任务失败死亡。

没想到这手镯居然也和她一起来了这里?

顾嫣有些惊讶的扶上那手镯。

刹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绿意苍苍的空地,栽种着一些植物,却是人参,灵芝等一些中药,而空地中间正是一座现代化的别墅,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现代药品、医疗器具,其中还有一些是军部刚研发出来的新型药品。

原来这个是医学空间研发部,针对顾嫣这种中西医的人才特意研发出来的空间医疗站,只是还没等研发部跟她讲解这个手镯的用法,她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她默念一声,手里顿时出现了一瓶碘伏。

顾嫣有些不敢相信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好疼!”痛呼一声,顾嫣终于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她拥有了一个无比珍贵的空间。

想到这顾嫣兴奋差点跳起来。

老天爷对她果然不薄!

某人完全忘记了花轿里的吐槽,开始琢磨起手腕上的手镯来。

“砰——”地一声巨响,顾嫣还没来得及回头探查发生了什么,脖子上已经一片冰凉。

身后一只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在月光照耀下泛着银白色的光。

顾嫣身子一僵,一动也不动。

“阁下可知,吾乃煜王妃”

这句话是震慑也是警告。

“哼~”不想背后的人却一声冷哼,略带一丝嘲讽,冰冷的气息开始漫延。

“煜王可没承认你这个王妃”

“煜王不承认又如何,只要东临国承认我的身份,我就是煜王妃。”顾嫣的语气极为淡定。

无论煜王承不承认她的身份,她都是皇室上了玉碟的煜王妃,煜王再是不喜她,要是她死在了煜王府,煜王也必须得有所作为。

果然,她的话让身后的男人锐利的眼里闪过一丝深意。

“你倒是牙尖嘴利”

“阁下过奖了”顾嫣一字一句的说,在男人看不见的地方,右手摸到袖子里藏着的发簪,眼里一闪而过的冰冷。

刹那间,“刷”地一声,她左手一个制擒打落男人手里的匕首,又一个干净利落的转身扑向男人,右手的簪子狠狠插向男人咽喉。

男人显然没反应过来顾嫣能有这身手,愣了一下,这一愣,顾嫣的簪子已经接近男人的喉咙。

“好狠的女人”冷喝一声,只见身子一闪,男人躲过那簪子,同时一掌打到顾嫣身上,顾嫣顿时飞了出去,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吐出一口血。

顾不得胸口撕心裂肺的疼痛,顾嫣连忙爬起来,警惕的看着男人,却见男人也倒在了地上,脸色呈现病色的苍白。

顾嫣这才闻出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气,一下子明白过来男人受了伤,而且这伤显然不轻。

心落回原地,顾嫣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纯粹、冷静,还有一丝得意洋洋,她捡起地上男人刚刚用来威胁她的匕首走到男人面前。

只见这男人一身紫色暗袍,上面绣着金色的花纹,其气度极为不凡,他面上戴着黄金面具,看不见半分容颜,余一双墨黑如夜的眼睛,在昏暗的光晕下显得幽深璀璨。

“煜……煜王?!”这熟悉的装扮让顾嫣瞪大了眼睛,语气满是震惊。

东临国众人皆知,煜王因面目不堪不忍见人,以至于终年戴着黄金面具。

“哼~”被认出来的楚煜发出一声冷哼,锐利的眼睛眯了一下,周身寒气逼人“顾嫣,你还真是让本王刮目相看,倒是本王小看你了”

“多谢煜王爷夸奖”反应过来的顾嫣才不管楚煜的话是讽刺还是什么,她就权当夸奖了。

楚煜“……”

这女人是听不出来还是故意的?

楚煜比较偏向后者。

“煜王爷”这边顾嫣已经在楚煜面前蹲下,笑眯眯的开口“我们来谈一个交易如何?”

一边说着,手中的匕首在不停在楚煜身上晃悠,这哪是交易,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

第5章 处理伤口

顾嫣开始为楚煜处理伤势,他伤的在胸口,狰狞的伤口还在流血,黑色的血将他胸口处染成一片污浊。

他的伤势很严重。

顾嫣想着,装作起身拿东西的时间,将手镯空间里一些处理伤势的现代药物装进一个首饰盒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怪异的药品顿时引起楚煜的注意。

“师门毒药”顾嫣当然不可能告诉他真相

“专治嘴欠心毒之人”说着她瞥了楚煜一眼。

楚煜哪不知她指的自己,冷“哼”一声

“看来你还是很了解自己的”

顾嫣“……”

楚煜你等着!

心里有气,处理伤势的时候,顾嫣偶尔装作不经意的用力,让楚煜疼得一张面瘫脸都险些狰狞起来。

“顾嫣,你故意的吧?”

顾嫣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王爷多虑了”

楚煜差点就信了。

“顾嫣,你知不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你说我要是现在反悔怎么样?”黑色的眼睛盯着她,偶尔闪过一丝寒意。

看来被看穿了。

顾嫣笑眯眯的看着楚煜。

“王爷您真的是多虑了,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

可惜了。

接下来的时间顾嫣没再使绊子,消毒、止血、上药、缝针、包扎,一切都是那样的行云流水。

两人靠得很近,顾嫣温热的呼吸不时打在楚煜胸口,让他忍不住低头,女人的神色那样认真,世界里似乎只有面前的伤口。

楚煜的心突然跳了一下。

本来顾嫣就长得好看,这样的顾嫣,更令人心动。

楚煜有些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

“好了王爷”顾嫣并不知道楚煜的想法,将包扎的纱布打完最后一个结,她站起身来“以后王爷记得来换药就可以了”

说到专业上的事,她一脸严肃的嘱咐楚煜。

“不过记得不要有太大的剧烈运动,伤口会裂开”

“这是自然,本王的伤不好之前,别想本王会答应你的要求”楚煜神色已经恢复如初,语气还是初见时那般冷漠。

低头看了一眼胸口被白纱包裹起来的伤口,想到刚才女人奇怪却干净利落的手法,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确实有点本事。

也许,她真的能够帮他解毒?

脑海里划过这个念头,楚煜对顾嫣这人越发好奇起来。

东临国人人皆知的草包,居然隐藏着这般能力,到底是什么让她一直伪装自己?

顾府,真是个值得深究的地方。

顾嫣不知道楚煜在想什么,那张遮住的脸上也不可能看出什么。

“王爷你请便吧,我要睡觉了”

既然已经处理好伤势,她也该睡觉了,忙活了一天累得浑身都疼。

楚煜的嘴抽了一下。

在一个男人面前睡觉,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男女之别?

顾嫣显然是没有的,至少目前看来,她没将楚煜当成一个男人看待。

……

只是顾嫣想睡觉的想法很快破碎了。

才刚躺下,敏锐的耳朵突然听见一阵“簌簌”地脚步声,听动静似乎是往她这边来的。

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找她,这些人只能是来找楚煜的。

而且大晚上的绝对不是好事,想到男人身上的伤,顾嫣很快明白过来。

转头狠狠瞪了一眼正在调息的男人。

做点事情都能被抓到把柄,也太没用了。

此刻楚煜似乎也听到了动静,刚好睁开眼。

两目相对,都愣了一下,一丝火花闪过,又迅速消失不见。

顾嫣移开和男人对视的目光。

“一万两黄金,帮你解决这件事”

谁让现在两人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不过她这人无利不起早,没好处她可不出力。

楚煜脸色一沉“五千”

“一万二”

“八千”

“一万五”

“成交”

……

“王爷……嗯……轻点,你弄疼妾身了……嗯啊……”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