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十一选五定牛遗漏:(大结局)周靖子陆喻川在线阅读_如果梦醒时还在一起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4:03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周靖子、陆喻川是《如果梦醒时还在一起》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他们之间爱恨情仇的故事,三年的婚姻,她受尽折辱,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算计...

    如果梦醒时还在一起by佳木在线阅读

    第一章 看不上我还娶我

    今年的冬天来的格外的早,立冬那天大雪就纷纷扬扬的落在了B市的上空。

    陆宅

    陆母刚刚就给陆喻川打过电话了,让他今晚必须回家。

    陆喻川和周靖子结婚三年了,可陆喻川回家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晚饭过后,王姨给周靖子送去了一碗黑漆漆的汤药,说是陆母吩咐了熬给她的。

    刺鼻的中药味夹着一丝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周靖子端着药碗,差点没吐出来。

    王姨定定的看着周靖子。在她的目光里,周靖子只得苦笑一声,捏住鼻子将汤药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可以了吗?”

    王姨点点头,“夫人让您等少爷回来了好好表现,别枉费了她的苦心。”

    口中残留的药汁极尽苦涩,周靖子勉强的笑了笑。

    陆母做梦都想要抱孙子,从她嫁进陆家那天就一直在催,甚至还请了名医给她调理身子,可陆喻川碰都不碰她一下,她再怎么好好表现,又有什么用?

    王姨很快离开了卧室,周靖子走进浴室洗漱,刚洗漱完,就听到外面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她吓了一跳,擦脸的毛巾都掉在了地上,连忙跑出去看,卧室的门板在墙上撞的来回晃悠,门口立着一个男人,一身戾气,正冷冷的看过来,不是陆喻川又是谁?

    周靖子还没来得及反应,陆喻川已经大步走进来,转眼就站在了她面前。

    浓浓的酒精味夹杂了男人特有的冷冽气息扑面而来,周靖子皱了皱眉,“你喝酒了?”

    陆喻川冷哼一声,声音淡漠,“就你这张脸,我要是不喝酒,能下的去嘴?”

    周靖子心口一疼,脸上的脸差点就绷不住,陆喻川突然伸手狠狠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冷的看着她,“怎么,没话说了?不是你让我妈打电话逼我回来的吗?怎么现在到成了哑巴?”

    他的力道很大,毫不怜香惜玉,周靖子的下巴一阵刺痛,却顾不得挣扎,连忙跟他解释,“你误会了,不是我,是妈…”

    话没说完,就被陆喻川冷声打断,“你不在我妈面前胡说八道,我妈能逼着我回来?”

    他手上猛地用力,声音也沉了下去,“周靖子,别以为你耍的那些小把戏我都不知道!”

    陆喻川力道很大,几乎要将周靖子的下颌骨捏碎,她忍不住叫出声来,“你别…疼…”

    他冷笑着看过来,“疼?呵,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也知道疼?”

    周靖子死死的咬住嘴唇,直到口中血腥味蔓延,才仰起头看向面前的男人,“既然看不上我还娶我,你又算什么男人?”

    男人嘴角咧出无情的弧度,突然弯下腰将周靖子扛起来,随手扔到床上,她的胳膊肘撞到床头柜,疼得发麻,陆喻川却只当是没看见,立在床边开始脱衣服。

    周靖子连忙爬起来缩到角落,慌乱的看着他。

    “陆喻川,你干什么?”

    男人扯着周靖子的脚踝把她扯回来,随即覆身上来,熟悉又陌生的男性气息带着浓浓的酒精味,顿时充斥在她的口鼻之间,耳边响起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周靖子,你永远给我记着!要不是三年前你爸爸威胁我,我连看都不会看看你一眼!我娶你,只为陆氏集团的稳定,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第二章 明明是个婊 子,偏生还要立牌坊

    陆喻川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砸进周靖子心里,苦涩且疼,而她,无言以对。

    正当周靖子怔愣的时候,男人的手已经滑向她的腰身,从睡衣的下摆探了进来,冰凉的手指带着滚烫的魔力,在她身上留下一片灼人的热度,她惊呼一声,用力推开他,坐起来,“你疯了!”

    “这不就是你的目的吗?”陆喻川揉了揉眉间,冷淡的看着周靖子,“千方百计的让我回家,不就是希望我睡你?现在又欲迎还拒,有意思吗?”

    他说着,大手揽住周靖子的腰,将她重新捞回他的身下,她连忙挣扎,拼命的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陆喻川冷笑,“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周靖子呆愣的看着他。

    “明明就是个婊子,”陆喻川靠近她,嘴边的笑渐渐变得不屑,“偏生还要立牌坊,你这样的女人,可真叫人倒胃口!”

    周靖子心头仿佛被千万根针扎过,密密麻麻的疼,男人突然抓住她的衣襟,用力一扯,天鹅绒的睡衣顿时从中间裂开。

    周靖子慌了,连忙将双手挡在胸前,挣扎着想要摆脱他。男人却红了眼,大手在她身上不住的游移,留下一个一个的痕迹。

    周靖子哭着求他,“陆喻川,你别这样……”

    我害怕。

    可不知是酒精的缘故,还是他铁了心要收拾周靖子,任凭她怎么挣扎陆喻川都没有反应。

    他终于挺身挤进来的时候,撕裂般的痛楚疼的周靖子冷汗直流,她咬紧了牙关一声没吭,陆喻川在她身上冷笑,“装什么矜持!”

    这一夜,痛苦而漫长。

    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陆喻川站在窗前,一身银灰色西装,右手插在西装口袋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周靖子盯着他挺阔的背影看了许久,终于拥着被子坐起来。

    听到动静,陆喻川转过身看着她,英俊的脸上满是疏离,眉眼中带着淡淡的厌恶,周靖子的心忍不住抽了一下。

    “昨天忘了带套,”陆喻川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冰冷,“希望没有带给你不切实际的误会。”

    周靖子低头,他的手里静静躺着一颗白色药丸,周靖子颤着手指捏起来,许久没有动。

    陆喻川紧紧的盯着周靖子,她苦笑了一下,昨天晚上陆母才给她喝下增加受孕几率的汤药,今天陆喻川就要她吃紧急避孕药,周靖子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

    “既然这样,还不如离婚。”

    “离婚?”男人疏离的脸上终于有了裂痕,露出不屑的神色,轻嗤一声,“离了婚,你爸撤掉投资,陆氏的项目就不能活,我会傻到现在跟你离婚?”

    血液瞬间倒涌,周靖子死死抓住身下的床单,身体仿佛处在冰窟里,冷的厉害。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算计。

    陆喻川一直盯着周靖子把药丸吃下去才离开,他走了之后,她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洗手间,扣着嗓子眼想把药吐出来,可是干呕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

    她终于放弃。

    第三章 连个蛋都不会下!我看你干脆死了算了!

    周靖子洗漱好下楼时,陆母正在吃早餐。

    看到周靖子,陆母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呵斥道,“整个家里就属你最懒!喻川都去上班了才起床,像什么话!”

    周靖子走过去,嗫嚅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妈,我以后改。”

    陆母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就知道苦着个脸,真不知道我们陆家娶你是做什么的!我可告诉你,再怀不上孩子,别怪我让喻川休了你!”

    周靖子轻咬下唇,喉咙里溢满了苦涩,看向陆母,斟酌着字句小心开口,“妈,我跟喻川商量过了,我们现在还不想要孩子……”

    话还没说完,陆母就将碗重重的掷在桌子上,怒气冲冲的看着她,“孩子是你不想要就可以不要的?连个蛋都不会下,我看你干脆死了算了!丢人现眼!”

    周靖子的双手在桌子下面死死握紧,一言未发,在陆母心里,陆喻川永远是对的,错的只能是她,哪怕生孩子这种明明两个人才能完成的事,也要全怪到她的头上。

    周靖子不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她只是爱上了一个男人而已啊,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的责难?

    周靖子低下头,双手紧了又松,所有的情绪,最终化为了嘴边的一抹苦笑。

    或许爱上陆喻川,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三年前,周靖子在20岁生日宴上第一次见到陆喻川,她至今记得,那天他捧了一束百合送给自己,笑着说生日快乐。

    璀璨的灯光下,男人星目闪亮,笑容清浅,身上的银灰色西装服帖,恰到好处的衬出他的颀长,周靖子的心二十年来第一次乱了方寸。

    从那天开始,周靖子便不由自主的围着这个男人转,很快便被周父看出了端倪。周父一向疼她,不忍心看女儿整天魂不守舍,便瞒着周靖子跟陆家提了订婚的事,却没想到被陆喻川一口回绝了。

    周父一气之下,在商场上对陆喻川施压,周家虽然不是响当当的大家族,可周父的人脉和资源摆在那,陆喻川很快便撑不住了,对婚事松了口,那年夏天,他们就举行了婚礼。

    周靖子对父亲做的事一无所知,以为陆喻川是因为喜欢自己才提亲,就像自己喜欢他一样??墒腔槔窠崾笏聪Я?。

    那个时候周靖子才知道,他在避着自己。

    周父只是希望他唯一的宝贝女儿能够幸福,却忘了陆喻川这样的男人,岂是那么容易屈服的?

    陆喻川跟周靖子结婚,却除了陆太太的名头,什么都不肯给她,他用这种方式报复周家。

    结婚三年,周靖子不敢对父亲说一句实话,生怕父亲一气之下对陆喻川做什么,让他更讨厌自己。因为一直没有怀孕,陆母对周靖子也渐渐恶作了起来,她难以启齿陆喻川不碰自己的事,只能默默承受。

    这个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吃饭!整天跟个傻子一样,难怪喻川看不上你!”陆母不耐烦的道,“今天下午李太太过五十大寿,你跟我一块过去!”

    第四章 哪能跟你们丽华比?

    周靖子迟疑了一下,“可是幼儿园那边,我还没有请假……”

    “呸!请什么假?你那个工作趁早给我辞了,让人家知道陆家少奶奶出去抛头露脸的工作,还以为我们陆家养不起个女人了!”陆母嫌恶的说,“你好好准备准备,别出去给陆家丢人!”

    周靖子便沉默了下来。

    吃过饭,周靖子给幼儿园打电话请假,园长在电话那头咆哮,“每次都是这样,说不来就不来,你以为幼儿园是你家开的?再有下次你就给我滚蛋!”

    周靖子一遍遍的道歉,园长根本不听她的解释,骂完就挂了电话。

    下午三点,周靖子换好衣服准时在大厅里等着陆母出来,担心陆母指责,她特地换了一身浅橘色的晚礼服,搭配水晶系列首饰,这是周靖子所有衣服里颜色最艳的了。

    过了好久,陆母才下楼,她穿了一套枣红色洋装,头发盘成复杂的形状,优雅大方,还没走到周靖子面前,陆母便开始挑剔,“我早就告诉你了,今天的场合很重要,让你好好准备,不要给陆家丢脸,可你看看你穿的这是什么!颜色不伦不类的,头发还披散着,你还以为你是没嫁人的小姑娘呢!”

    周靖子顿时有些难堪,轻声说,“那我去换一套……”

    “算了吧,你的那些衣服,换来换去也就那个样,没什么意思!”陆母冷哼一声,“快走吧,就会耽误时间!”

    周靖子跟着陆母出了门,司机早就在等着了,上了车,陆母开始闭目养神,周靖子才松了口气。

    没过多久就到了一家酒店外面,车子驶到酒店门口,周靖子扶着陆母下了车,朝酒店大厅里走去。大厅里装饰的富丽喜庆,已经来了不少人,陆母一边跟认识的人打招呼一边往里走。

    李太太正站在最前面跟人说话,陆母走过去寒暄着开口,“老姐妹啊,瞧瞧这一身,可真年轻!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李太太笑着说,“你也不老啊!看看你这儿媳妇,又乖巧又懂事,都叫人羡慕!”

    “她?可得了吧!她不把我气死我就烧香拜佛了!”提到周靖子,陆母的脸色又难看起来,“哪能跟你们丽华比?听说你这寿宴都是丽华一手操持的呢,真能干!”

    陆母口中的丽华是李太太的女儿,也是陆母一直中意的儿媳妇,如果当年没有周靖子的一见钟情,现在陆家儿媳妇说不定就是李丽华了。

    当年周靖子和陆喻川大婚,李丽华伤心欲绝,决定远走他国留学,如今过了三年,前不久刚刚回国。

    李太太脸上的笑容变得微妙起来,陆母还要拉着李太太再说什么,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过来把李太太叫走了。

    这种事,陆母都要数落到周靖子头上,“我跟李太太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就因为你,成了这个样子!”

    寿宴很快就开始了,周靖子随着陆母落了座,司仪刚走上台,正要说话,门口突然传来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抱歉,妈,我来晚了。”

    李丽华穿了白色衣裙,栗色的卷发垂在胸前,正站在门口盈盈笑着。她的手挽在一个男人的臂弯里,男人一身银灰色西装,星目皓亮,笑容清浅,竟然是陆喻川!

    周靖子的身体顿时僵住。

    第五章 当初夺人男友,现在又想抢人老公吗!

    陆喻川仿佛没看到周靖子,与李丽华相携从她身边走过。擦肩而过的瞬间,周靖子看到他落在李丽华身上的目光,温和且柔软。

    周靖子的心狠狠的揪起来,像被什么东西用力撕扯,疼的喘不过气来。

    “李阿姨,祝您生日快乐。”陆喻川的声音热络而亲切,“抱歉,有点事耽搁了一下,来晚了。”

    李丽华适时地将两个袋子递过去,“妈,这是我和喻川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喻川挑了好久呢!”

    李太太笑得合不拢嘴,“喻川这孩子有心了!来,快坐下,都是自己人,就别见外了!”

    周靖子低头想笑,要是没有自己,估计今天陆喻川叫的就是妈了吧,心里止不住的悲凉,仿佛赤脚走在大雪的冬天里般周身发冷。

    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儿,很快吸引了寿宴上大多数人的目光,有相识的人望过来,周靖子只得低下头躲避。

    就在这时,寿宴突然有些骚动。

    周靖子抬眼看去,李丽华与陆喻川却没有按李太太的安排坐下,反而径直向自己这边过来了。李丽华依旧挽着陆喻川的臂弯,笑的像朵花儿一般。

    二人在周靖子身旁停住。

    “陆阿姨,好久不见了,您还是那么年轻优雅!”李丽华看着陆母,甜甜的开口。

    陆母脸上顿时笑开了花,“丽华,你看起来可比以前漂亮多了,”顿了顿,又叹了口气,“只可惜这么漂亮懂事又能干的姑娘,我们家是没这个福气了。”

    听到陆母竟然放着自己的面说出这种话,周靖子的手在桌子下面紧了又松,最终轻叹了口气。

    李丽华向周靖子看过来,回头却冲着陆喻川说道,“喻川,这就是你娶的妻子啊,还是很秀丽的嘛,比你说的好多了。”

    周靖子心里如同海啸一般,陆喻川还真是什么都往外说啊……定了定自己的心神,周靖子抬起头看着李丽华,她走到周靖子身边,满面笑容的看着周靖子说,“我叫丽华,跟喻川,也算是多年好友了,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身体不太好没去参加,别见怪啊。”

    她还是笑的很明媚,周靖子却有种被毒蛇盯上的阴冷感。

    周靖子淡淡的应了一声,回了一句,“周靖子。”就没有打算再言语。

    话音刚落,席上却传来一声轻哼,一旁一个穿着黑色及膝小礼服的女孩子说了一声,“丽华姐刚从国外回来几天,干的事情倒是挺多的啊。”

    明明带着讽刺意味的话,李丽华却不咸不淡的接了过来,说道,“也不多,还没来得及去看望王姨和岚岚呢。”

    被叫做岚岚的女孩却没有口下留情,反而直接说道,“丽华姐,我劝你,你挽的那个,已经是别人的老公了,不管曾经多恩爱,现在也结婚了,还是松开吧。”

    李丽华被直接刺中痛处,不由得脸色发白,收起了那份假意的笑容,说道,“我跟喻川真的只是在路上碰到了而已,想不到竟然惹来了这么大的误会。”

    这个时候,几乎席上所有人的眼光都投了过来,甚至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周靖子不想让事情闹大,毕竟是寿宴,扰了陆母的情绪,又该把罪怪到自己头上了。

    周靖子站起来,低声说,“算了吧,今天是李阿姨的寿宴,大家都不要跟她过不去了。”

    她本来是想息事宁人,没想到李丽华却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妈的寿宴,要你操心?果然成了陆家的儿媳妇就是不一样啊,都学会为大局着想了。”

    岚岚又冷哼了一声,说道,“丽华姐这是眼红了吧,当初夺人男友,现在又想夺人老公吗!”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