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今天开奖号:(完结)齐木周思含_双面奇缘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4:03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双面奇缘》的主人公是齐木周思含,是作者“什锦”原创作品,讲述了周思含是苏扬大学的学生,因为齐木,她被被学校除了名,她四处面壁,摸爬滚打,求了一个面试的机会,却不想还要再度遇上他。而且还是这样的一个局面......

双面奇缘by什锦在线阅读

第一章

重遇齐木的时候,是在风云广告的面试上。

齐木穿着高定西装,众星拱月般坐在面试官正中,身旁的美女主任郭芸毕恭毕敬的给他递了人员档案,用冰冷的声调叫了一声:“周思含。”

周思含如梦初醒,一脸慷慨就义的坐上了面试的老虎凳。

接到风云广告面试通知的狂喜一瞬间化为乌有,如果她知道面试官是齐木,她宁可饿死在家里。

周思含尴尬的笑了一下,看到对面的齐木微微眯起眼,散发出她噩梦中的笑容。

她记得这个笑容,她跪在电梯里给齐木当人肉凳子的时候,齐木的笑容就同他的话一样振聋发聩:我是有钱人,你是穷人,所以你就该跪在我之下。

她跪了,一起跪下的是她一文不值的自尊。

可就是这样高高在上的有钱人,举手之间,让她被学校除了名,她四处面壁,摸爬滚打,求了一个面试的机会,却不想还要再度遇上他。

郭芸不满的用指尖叩了叩桌子,周思含如梦初醒,才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三个问题,场面尴尬的很,坐在齐木身侧的卢海星暖场道:“苏扬大学结业?师妹,我是不是见过你?”

周思含抬头,正见齐木饶有趣味的目光,她吓的腿肚子发软,磕巴道:“不,不存在的。”

卢海星失声笑了出来,露出一口白牙,高声道:“郭芸,你是从哪里找到这样的活宝?”

周思含在一片嫌弃至极的目光中垂下了头。

面试不到五分钟,她就被郭芸的助理以最快的速度请了出来,为的就是不叫她在里面丢人现眼,她手中夹的文件里还有她精心准备了三周的作品,坚持广告设计实在是太苦了,赵雨露常劝她放弃,但是她知道,她可以放弃一切,但是唯有这个她不能,也不舍得放下。

也许只是业内顶尖的风云广告不适合她罢了。

周思含在前台做了登记,最后一眼眺望了这座沿江IFC的豪华江景,30楼全落地窗将一线江景一览无余的纳入眼中,这样的办公地址,租一层已经是天价,可这一栋楼,都是风云广告的资产。

是她有眼无珠,不知道这栋楼姓的是——齐。

她长呼了一口气,潇洒的转身步入电梯,电梯门还未关上,一只指节分明的手突然扣住门,快步挤进了电梯之中。

是齐木。

周思含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挤出电梯,奈何电梯已经关上了门,她浑身情不自禁的萧索起来,只能低低垂着头,她不愿意正面交峰,齐木却更冷眸看她,眼眸里充满了戏谑,下一刻,他伸手按了电梯的紧急停止键。

电梯骤然停止,一起停的,还有周思含的心跳。

封闭的空间里,比空气更让人窒息的是齐木冷酷的目光,周思含一退再退,直到她抵上冰冷的梯墙,齐木毫无感情的动了动他两片薄唇,对她低声道:“跪下。”

周思含怔了怔,她如今已经不再属于苏扬大学,不必再为了能够顺利毕业对他卑躬屈膝,他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叫她跪下!周思含暗暗咬住了牙关,高声道:“齐先生过分了!”

齐木轻蔑的笑了一下。

目光浏览过周思含纤细的双肩,胆战心惊的摸样叫他胸腔之中所有积攒的不快扫荡干净,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但是最喜欢折磨她,看她隐忍的摸样实在叫他痛快。

他一手撑在了周思含的耳侧,淡淡笑道:“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对一个贼?”

她不是贼!

周思含抬头对上齐木乌黑的目光,他的眸子一如夜中明灯,跃动着火焰,但是她知道,在齐大少爷的眼中,自己不过是贱民蝼蚁。

可她不是个贼!

她激动的想要将齐木推开,声音已经微微发颤:“我不是贼,我不是,你胡说!”

齐木冷笑了一下,满意的看着周思含的歇斯底里,他纹丝不动的挑了挑眉:“跪下,或者我不介意把你锁在里面更久一点。”

她怎么可能再给他跪下!周思含怒目而视,却不想齐木猝不及防的拍了她的膝盖,她神经反射的跪了下来,齐木乘机坐上了周思含的背,慢悠悠拿起了手中的手机:“我说过,你就该跪在我之下。”

周思含眼眶爆红,却不肯掉一滴眼泪。

电梯门被人工拉开,郭芸同卢海星第一个抢先挤入电梯,震惊的看着跪趴在地上的周思含,齐木施施然从周思含这张人肉凳子上起了身,举起手机中的计时器道:“五分钟,这部总裁直梯发生急停故障,公司的应急反应居然要五分钟,给我一个理由,告诉我公司为什么要养你们这群废物?”

他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周思含,眸中的轻蔑不言而喻:“还是你们想和她一样,当把凳子?”

郭芸将一切恼火熄在肚子里,浓烈的妆容上绽放出满分的笑容,她毕恭毕敬的将齐木迎了出去,风云广告是业内顶尖的公司,这样顶尖的公司,都免不了像一个王朝一样世袭。

而齐木,就是这个公司的太子爷,是整个齐氏产业的继承人——至少为了工作,她必须忍耐。

周思含已经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到家,刚到家赵雨露第一个迎了上来,将她的包和外套随意往沙发上一丢,有意无意道:“面试怎么样?”

赵雨露喜上眉梢,眉眼中抵不住的欢喜,见周思含耷拉着脑袋,全然不放在眼中,脸上笑嘻嘻的:“我刚刚接了郭主任通知,告诉我面试上了。”

周思含心思重重的告了一声恭喜,赵雨露皱了皱眉,心头有些不满,却飞快的握住周思含的手,亲切道:“思含,你不会怪我吧,可惜公司只收一个广告设计师,不然我们两个一起却也有个伴。”

赵雨露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像一只花蝴蝶一样转着圈,身上崭新的连衣裙像花瓣一样绽放——正是周思含存了半年零花钱也舍不得买的那款:“思含,你看,这裙子多好看,你眼光正好。”

这条连衣裙本来是周思含想要奖励自己入职风云广告穿的,此刻却穿在了赵雨露的身上,她知道自己面试已经全无希望,只能魂不守舍的僵笑了一下,刚要回话,却接到电话里面郭芸冰冷的女声:“周小姐,恭喜你面试成功。”

周思含以为自己听错了,从善如流的问了声:“郭主任,您是不是打错了?”

郭芸怔了怔,按捺住心中一切不快,沉声音道:“周小姐,脑子不清楚要先去看医生,明天吃了药再来报道!”

第二章 被录用

她顺利拿到了风云广告的OFFER!

周思含怔住了,半梦半醒间她被人按在了餐桌上,赵雨露连同她的莲花裙子转了起来,像极了一朵翩跹的蝴蝶,将自己落榜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周父周母的耳朵中,吴侬软语间,她已经成了一个结业找不到工作的失败者。

周父皱了眉头,想要敲打一下周思含,见她还怔怔的,赵雨露连忙接过了周父手中的果盘,低声道:“周叔叔,思含只是太伤心了,您别生气,思含,快和叔叔认个错!”

周思含还怔在郭芸的那通电话里,周母一言不发的坐上了餐桌,将餐桌上唯一一盘红烧大肉推到预留给周洲的座位前,低头分起了筷子:“没指望你找什么好工作,这个月家用别忘了就是,你哥哥要补身子,你多交点。”

周母催了三声,周洲才从房间的床上懒洋洋的起了床,分明已经是晚餐,他还如梦初醒的揉了眼,从饭桌上飞快的抢了口肉:“我早说过,妹妹没毕业,去不了那么好的公司。”

一家人和乐的围成一桌,周思含如一个局外人一般僵硬的坐着,待到周父沉默的坐上了主位,她才低声道:“刚刚风云广告的主任通知我明天去报道。”

赵雨露险些惊掉了筷子,脸上精致华丽的妆容僵做一团,半响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真的?太好了,主任八成是看我们两个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周父脸上铁青的神色稍微瓦解,他终于小酌了一杯酒,餐桌上的气氛在周洲和赵雨露的搅动下活跃起来,赵雨露虽然只是暂时寄住在周家,却比周思含更像这餐桌上的主人。

筹光交错间,众人已经庆祝起来,周思含瞥见窗外正下了雪,恰是入冬第一场雪,外面的天乌压压的一片,几乎要将这座城市催倒,她去阳台关了落地窗,却见袁伟就立在白雪还未覆盖的地上,朝她招了招手。

周思含的脸上这才泛起红润,如一只小鸟飞出了房门,楼梯口的袁伟冻的两手冰凉,鼻尖微微发红,周思含立刻将他的手揣在了的自己的口袋中,浅淡笑起来:“我进了风云广告,阿伟,我要工作了。”

袁伟难得挤出一个笑容,声音柔和的要掐出水:“这是好事,对方和你谈薪资了吗?”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周思含压根忘记了这回事,只微微摇头,袁伟反手握住她的手,殷切起来:“思含,我最近手头有点紧——”

周思含顿悟的掏出钱包,里面是她最后的八百块积蓄,她还未开口,袁伟已经一把将钱捋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脸上绽放出迷人的光彩:“我就知道,还是你对我最好。”

楼梯口外面渐渐被白雪覆盖,袁伟冻的跺脚,周思含解了自己的围巾,将他包的严实,袁伟心头一暖,抬眼便是周思含暖人的笑意——她生的很甜,就是太蠢。

袁伟不愿意多留,还未走,下楼倒垃圾的周母见到他惊叫起来:“小赤佬,你还敢来骗我们思含,好啊,看我今天不收拾你!”

周母二话不说已经朝袁伟的脸上砸了一整袋垃圾,电光火石之间,周思含已经扑在了袁伟的身前,她挡住了垃圾,可周母已经拽住了袁伟的脚。

“老公,老公,快来啊,又是那个姓袁的小赤佬,你是不是又骗了我们思含钱,是不是,是不是!”

周母拔下了自己的小平鞋,肮脏的鞋底直接招呼上袁伟的脑门,纤细的指尖掐在肉里,打的袁伟连连告饶,周思含推搡不过,竟被力气极大的周母推在地上。

周母如一只战斗鸡拽过了袁伟的口袋,翻出里面八百块钱,有钱抽在袁伟的脸上,声音忍不住又高亢了起来:“我说什么,小赤佬,又来骗钱!我们家思含倒了八辈子血霉,认识你这么个狗东西!”

袁伟被抓了大大小小数十道爪痕,见周父举着扫把下来,赵雨露尖叫起来,袁伟打了个寒颤,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两人还想追上去纠缠,周思含只能挡在楼梯口,周母将钱揣进口袋,上来就是一个巴掌,响亮的耳光落在周思含的脸颊上,凄厉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赔钱货,一门心思往外面贴钱!你想和他在一起,除非我死了!”

周思含静若寒蝉,只能息了声。

外面的雪渐渐冷了起来,雪地上一切都被白雪覆盖,只身下袁伟走时那串狼狈的脚印,周思含的脸颊火辣辣的疼,被冷风一吹,更觉得冻的起了渣子。

她不敢直接挑战母亲的权威,只能在入夜以后偷偷打电话给袁伟,电话的另一头是吵杂的音乐,半响才有袁伟的声音在笑声后传来,周思含想要说对不起,最后却挤出一句:你在哪呢?

袁伟以看电视搪塞过去,待周思含挂了电话,几个狐朋狗友聚拢过来灌他酒,他笑着连吹了三瓶,在众人起哄的鼓掌声中躺倒在沙发上,脸上满是烂醉如泥的迷蒙神情。

张五拿着一瓶格瓦斯劝他再吹一瓶,情不自禁羡慕起袁伟有个有求必应的女朋友,袁伟笑起来不作声,将漂亮的小姑娘楼进怀里:“什么最佳女友,就是骨子里贱,贱骨头,你懂吗?”

几人闹哄哄的笑了起来,锋利的笑声,悉数淹没在舞台上嘈杂的音乐里。

第三章 走后门

翌日清晨,周思含被欢快的闹钟声叫醒。抓过闹钟一看,离报道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了,她可能昨天把闹钟时间定错了。

她一个新人试用期可千万不能迟到,着急忙慌的起床。拉开门就往外跑,赵雨露有车,得让她等着她。

“雨露,你能不能等等我?”

赵雨露拿着包正准备出门,略带惊诧的说:“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所以没有叫你??烊ナ帐鞍?,我等你。”

“好,谢谢你,我知道你最好了。”

周思含冲到卫生间手忙脚乱的收拾自己,不到十分钟就朝外面喊:“雨露,我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她用了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就是怕赵雨露等急了??墒撬鋈サ氖焙?,等她的只有空空荡荡的客厅。

赵雨露早走了!

来不急细想,拿好自己的东西下楼,只有半个多小时了。周思含纠结要不要打车去,她兜里现在只剩不到一百块钱,下个月才会发工资??扇绻蝗?,她今天铁定会迟到。

正在她又着急又纠结的时候,一辆车从她身边险险擦过,再近一个拳头的距离绝对会把她撞到地上。车在前面停下,下来个穿着得体的男人。

走过来迫切的问她,“小姐,你没事吧?抱歉,是我太赶时间了。”

刚才她有被吓到,不过没有真的被撞到。伸手不打笑脸人,周思含摇了摇头,“我没事,您有急事先去那你吧。”

那人上下打量了她一圈,看她应该没什么事,掏出一想名片给她,“我确实有一个紧急会议要开,这是我的名片,有后续情况可以联系我。”

男人开车走了,周思含也有急事,未细看名片搁在了兜里。正要往风云走,看见男人刚才停车的地方躺着一个东西,与路边的白雪相映成趣。

周思含快步走过去,近了一看才发现是个文件,捡起来翻了两页便发觉还是个要紧的文件。一时间她顾不得刚才差点被它的主人撞了,只觉得丢了它人家会着急,她得给人家送过去,赶紧伸手拦了出租车。

那车速度很快,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只能堪堪看见一个影子。

“师傅,追前面那辆车,快一点。”

她倒比丢东西的人还要着急。

司机猛踩油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出去,硬是把出租车开出了跑车的感觉。像是有绳子牵着,一路上他们虽然有几段路被甩了很远,不过一直都是紧紧的跟着的。

那车终于停下了。

周思含着急,价钱都没听清就把钱包里的钱全部掏出来塞司机手上,然后就像风一样跑出去了。

周思含只管追她视线之内的那个人,刚刚从那车上下来的先生。

“先生,先生,你东西掉了。”周思含一边跑一边喊,那人好像是没有听到,不闻不问。

眼看着他就要上电梯了,周思含心中更加着急,加快了速度,刚要到电梯面前就看见电梯门合上了。

“唉。”周思含急得拍了一下手,紧紧的盯着显示楼层那里,想记住楼层然后一层一层的找,不过电梯停在一个楼层就不动了。很好,减少了她不少的工作量。

按电梯上去,不到一分钟就停了。出门一看,这层楼别的房间的门都关着的,只有一间开着。

不管是不是她都要过去看看,她一路跟过来那人肯定是来这里办事,总会有人认得他。

周思含直接闯进去了,在外面不觉得进去才发现里面坐了不少的人。那些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她这个突然闯入者的身上,周思含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然后念了一下那文件封面上的文字。

“不好意思,我捡到了这个,请问是哪位先生的吗?”周思含心中忐忑,有人认还好,没人认她就更丢人了。

“是我的,”苏域此时才发现自己的谈判文件丢了,走过去接过,正要道谢,就听见齐木一声严厉的呵斥。

“公司的人没有教你规矩吗?谁给你的胆子这么闯进高层会议室?刚来第一天是不是就不想干了?”

男人比外面大雪还冷的声音落在耳中,敲得周思含耳膜疼,她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个声音她无比熟悉,是风云广告的总经理,也是她的熟人。

周思含偷眼看了一下,疏离的眉眼,覆了一层薄霜的容颜,四周透出一丝丝寒气,喜马拉雅山上常年不化的雪都比他暖和几分,她没有听错。

居然一路追到了风云公司,还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唯唯诺诺的鞠了躬,态度端正的道歉,“对不起,我太着急了。”

苏域拍了一下她,不懂齐木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火,语气温柔的说:“没事,你先出去吧,散会后我再谢你。”

周思含这才战战兢兢的出去,出门她舒了一口气。被训了没关系,工作应该是保住了,她帮了能开高层会议的先生,怎么说都不会因此开除她。

找到自己的部门去报到,顺嘴问了一句主任郭芸,“主任,明明只有一个名额,为什么我也会被录取?”

郭芸的鄙视快从脸上溢出来了,故意拔高了声音说:“你自己走了后门你自己不知道?是总经理放你进来的。”

办公室的人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周思含抓着自己裤腿,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走了后门,现在不知这些同事会怎样看她。

果然,一整天办公室的人都在叽叽喳喳的议论她,周思含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赵雨露早就不见了人影,她可能是要走回去。

认命的按了电梯,在心中安慰自己,走走也好只当是锻炼身体了。

“叮”,电梯来了。

周思含低着头进去,里面还有一个人。公司里开着暖气,一进电梯她居然莫名其妙的感觉有些冷。偷眼瞧了下身边的人,她知道原因了。怎么会这么巧?她就单独和齐木搭电梯了。

他不止是她的老板,因为他们早就认识,回忆里还夹杂着周思含不愿回首的往事。下意识的想离他远一点,却发现她无处可躲。

第四章 谢礼

尽量让自己忽视他的存在,可周思含知道齐木早就认出了她。不打招呼好像不太好,不管是对认识的人还是对现在的老板。她本来就讨厌他,再想到办公室那些难听的话。

周思含捏着裤腿,鼓起勇气说:“我不要你帮忙,我可以靠自己的实力进公司。”

齐木不屑的笑了一声,冷看着她:“你以为我在同情你?那可大错特错了。我是为了欺凌你才让你进来。我要像地底泥一样把你踩在我的脚下。”

电梯门开了,齐木迈步出去,留下惊得目瞪口呆的周思含。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周思含心中是说不出的滋味。他这么说是在意料之外,却是在情理之中,从在学???,他的态度就很恶劣。

罢了,他是有钱人,又是她现在的老板,她什么都做不了。

周思含默默的往外走,她渐渐的熟悉公司的环境了。想到自己今天上午可真傻,居然连自家公司都不认得。

不管怎么说,她算是正式在齐云扎了根。心情还不错的抬头,欣赏一下以后的工作环境。

那里怎么会站着一个人?

那人她还有一丝丝眼熟,好像是今天那位被她捡到文件的先生。那人对她招了招手,好像是在让她过去。

周思含心中疑惑,难道是在等她?

迈着疑惑的步子走过去,到了近前周思含露出一个带着羞涩的笑,柔和的问:“先生,是在等我吗?”

“苏域。”对方温柔的声音响起。

周思含知道那是他的名字,不知该不该介绍自己,又觉得没有必要,他们这样高高在上的人都不屑和她这样的人来往吧。

又听见苏域接着说:“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这阵及时雨,我的这个会可能就砸了。”

周思含笑了一下,“能帮到苏先生就好。”

苏域递过来一个袋子,“这是我送你的小礼物,当是谢礼了,多谢你的帮忙。”

周思含连连摆手,“不过是一个小忙,我不能要你的礼物。”

没有想过她会拒绝,苏域嘴角勾起一抹淡笑,眉眼之间皆是温柔,自顾自的从袋子里面掏出一个小盒子,“先看看喜不喜欢。”

周思含凑过去看了一眼,看清后站得更远了。是一条做成花环形状的项链,中间嵌着几颗巨大的蓝宝石,蓝宝石四周密密麻麻码了一圈小碎钻。她很喜欢,可是她不能要。

“苏先生,我真的不能要,只是一个小忙而已,您不要放在心上。”

周思含一边说一边把他的手推回去,没有余地的拒绝??墒锹湓诹硪桓鲅壑芯筒皇钦饷椿厥铝?,齐木正好开着保时捷路过,远远的就看见两个人在推推攘攘。

车越来越近,他没有看清苏域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不过那袋子他是看得真真的,上面印着HarryWinston的logo。依苏域的身份绝对不可能送假货,这么快就和有钱人攀上了,齐木不屑的切了一声。

肯定是因为今天早上的文件,说是捡的,谁知道是不是偷的。周思含有前科,为了和有钱人勾搭上,这些事她不是做不出来。果然是个虚荣的女人!

他懒得看她勾引人,油门一踩离开了。

“苏先生,真的不用,您自己收好,我先走了。”周思含把东西塞到他手中,趁着空隙拔腿就跑,像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

苏域看着她已经跑了很远的背影发呆,他这辈子还没有送礼失败过,特别是给女人送珠宝。

他做好被她狠狠敲一笔的准备了,没想到人家跑了?;登珊现赂怂嫣氐母惺?,这个女孩和他所见过的那些爱慕虚荣的女孩不太一样。

有趣。

周思含见苏木没有追上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怎么能要那么贵的东西?把她卖了都不值那个价。

一路的胡思乱想,周思含走回了家。

刚一打开门,赵雨露迎了上来,“思含,你去哪里了?刚才我在公司没有找到你,几个同事又叫我跟他们先走,所以……所以我就没有等你。你会不会生气啊?”

周思含宽慰的拉着她的手,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自己找了个理由出来,“没事,当时我去上厕所了。”

其实她也不想和赵雨露一起回来,她现在在公司里面被人说闲话,赵雨露和她走得太近肯定会被连累。

周母抓着她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周思含含含糊糊的说:“我是新去的,要加班。”

周母勉强信了。

第二天起床,周思含不想赵雨露为难,于是自己早早的起床没有等赵雨露就走了,还好从之前的衣服里面翻到几十块钱,不然她真的就要天天走路上班了。

到了公司,一个晚上那些闲话还是没有散去。周思含心中难过,但是不能为自己分辨,她确实是走后门进来的,虽然她不想走这个后门。

她是面试时见到了不想见的人,没有发挥好而已,不是代表她没有实力。别人越说闲话她就越要好好做事,证明给那些人看。

端茶倒水搬东西,整个办公室数她最勤快,简直就是新员工中的楷模。

“周思含,去给我买杯咖啡。”

郭芸对她喊了一声,本来就看她不顺眼,她自己要这么勤快,像是想要证明她很能干。不使唤她,都对不起她那么努力。

“我知道了,稍等一下。”周思含片刻都不等的往外跑。

此时,在商场里血拼了一场的齐家大小姐,正好路过风云公司,想着顺道进来看看齐木。

她刚一走进公司,就看见一个风一样的人从她身边走过。齐菲满腹狐疑地摘下墨镜,再望过去已经不见人影。什么事情那么着急?而且,她怎么越看那个人越像周思含。

风云公司怎么可能招聘那种女人?

她刚才出来的那个方向好像是创作部,齐菲要去确定一下。

郭芸一看见她进门,马上就站起来忙不迭的迎接。齐菲到这里来,如同公主来视察,不狗腿一点行吗?

郭芸躬身站在一边,问:“小姐,您怎么来了?”

齐菲的目光在办公室里乱转,想找到一点周思含存在的证据,“郭主任,创作部最近是不是来了新员工?”

第五章 尽情戏耍

郭芸详详细细的回答,“对,来了两个。一个叫赵雨露,一个叫周思含。”

果然有她!

齐菲瞬间冷了脸色,颐指气使,“周思含怎么进来了?现在公司已经沦落到用那种人了吗?”

郭芸连连点头,装作很为难的说:“小姐,是总经理特殊关照,我们也没有办法。”

齐木关照的?!

齐菲更想不通了,齐木应该比她更讨厌周思含,绝对不可能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她是顺道来看看他,现在非要找他问清楚。齐菲踏着小高跟,一路直接冲进总经理办公室。

郭芸耸了一下肩,这个新来的真有意思,走了总经理的后门,却和齐家大小姐不对付。

风云公司的人都认得齐菲,也没人敢拦她,直接把她放进齐木的办公室。

齐菲一进办公室就气冲冲的问:“哥哥,你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人都往公司里招?”

齐木把眼睛从电脑上挪开,脑袋飞速旋转,想她是什么意思,很快就明白了。

“你是说周思含?”

“是啊,除了她还有谁。”齐菲越想越气,走到他办公桌前的凳子一屁股坐下,“又不是招不到人了,就算她再有能力,风云也不能用那种人。”

齐木勾起半边嘴角,冷笑了一声。周思含有没有能力他不知道,只知道她就算有能力,他也要把她的能力毁了!

目光落在齐菲的脸上,意味深长的问她:“你还在因为当年的事情讨厌她?”

“我就是讨厌她,那种手脚不干净的女人,我见着难受。哥哥,你快让她走人。我听郭芸说还是你给她走的后门,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就算把钱给要饭的,都不要给她。”

齐木又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我招她进来,正是为了把她踩在脚下!”

齐菲露出不解的神色,“你什么意思?”

齐木手指敲着桌子,金丝眼镜下露出异样的光,“她进了公司,不就是我们的掌中之物了吗?”

齐菲想了一下,果然如此。刚才还愤愤不平的脸上,一瞬间就堆满了笑容,“还是哥哥聪明,那我先走了。”

往外走时齐菲都还是压抑不住的高兴,她就说齐木讨厌周思含,一点错都没有??蠢此院蟮枚嗬垂?,那样才能尽情的耍周思含。

齐菲路过创作部,看见迎面过来的人,只觉得耍人不需要等到以后。

周思含买咖啡已经回来了,又被安排去搬文件,本来应该男员工做的事情,安排给她一个小姑娘。不过周思含没有抱怨,反而听到吩咐就动手。

因为文件太多,现在差不多要到下班的时间。周思含想在下班之前做完所有的事情,所以一次抱的有点多,微微仰着头,眼睛没有放在前方。所以她并不知道,前面有猎人正设好了陷阱等她。

周思涵抱着文件颤颤巍巍的往前走,齐菲就在前面等她。见她走过来,脸上挂着笑意往前伸出一只脚。

本来平坦的路上突然出现了障碍物,周思含脚下一时不稳,连人带文件狠狠的倒在地上。文件齐刷刷的向前抛,像是下了一场大雪,洋洋洒洒的铺满整个地面。自己也摔了个大马趴,闷哼了一声。不过等周思含反应过来,看着一地的文件,心中叫了一声,糟了。

齐菲抱着肩膀,嘴角上扬,眼中透着一丝丝笑意,做足了一副看戏的模样。阴阳怪气的说:“是谁呀?也不长眼睛?没看见前面有人吗?”

本来就是她故意的,现在还贼喊捉贼。

周思含这才发现旁边还站了一个人,听声音她也很耳熟,真真的冤家路窄。不过这是齐家的产业,她在这里不奇怪。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的躲开文件,走到齐菲面前鞠了个躬,“对不起,小姐。我真没有看到您,撞到您没有?”

齐菲长长的“噫”了一声,然后像躲脏东西一样躲她远远的,“周思含,是你呀?你别靠近我,你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一挨着我,肯定是想偷我的东西。”

她没有!她从来都没有偷过东西!

周思含在心中为自己辩解,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让自己不要冲动。语气平和的说:“小姐,您恐怕误会了,我从来没有偷过您东西。”

齐菲怎么可能相信,“你现在肯定不会承认了。周思含我没见过你这么下贱的女人,当了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骂的实在太难听,周思含感觉自己快忍不了了。这份工作不要也行,她不想在这里被人欺负,齐木和齐菲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还好,在她刚想辞职的时候,齐菲走了,走之前还说了一句。

“我才不想和这种人待在一起,降低我的身份。”

人走了,周思含又想开了。只当他们的欺负是一种磨练,让她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她现在太需要这份工作,也想抓住这个机会。在风云工作过,以后要跳槽会容易得多。

蹲在地上收拾文件,还在安慰自己。反正她已经习惯这样了,齐木和齐菲在学校就一直欺负她,在学校能忍,在公司她也能忍,何况她还拿着人家的钱。

这么想心里就好受很多,手下的动作加快。她得快点把这个烂摊子收拾起来,不然等领导看见,她又免不得被训。

那边齐菲走了,成功的欺负到周思含,她越想越开心?;鼓贸鍪只肽痉窒硭恼娇?。

“哥哥,你真的好厉害。刚才我绊了周思涵一脚,她摔在地上文件撒了一地,别提有多丢人了。”

齐木看到这条消息,嘴角也抑制不住的上扬。推了一下眼镜,关上手机,然后迈步出门。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周思含已经收好了一大半文件。蹲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前捡,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脚,紧紧的踩着一页纸。不行,这些都是送去总经理办公室的文件,不能被弄脏。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