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基本快三走势图:(大结局)江北顾珩弈小说_许我未来许我梦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4:01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许我未来许我梦》是由“菠萝儿”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江北、顾珩弈,在顾珩弈的眼中,江南的死跟江北脱不了干系。

     

    江北顾珩弈小说_许我未来许我梦在线阅读

    第一章 浪漫爱情的背后

    “我想,这个世界里,我们最美好的相遇和努力,就是被岁月永远的铭记,换回他一颗温柔赤诚的心。”

    超大广场的LED彩屏上,妆容精致的女子笑起,星辰般灿烂的眸子弯成美好的弧度,她侧头,看向身边的男子,两人的手十指相扣,画面像极了言情小说中的圆满结局。

    无数相依的男男女女抬头望着荧幕上的人影儿,憧憬笑起。

    顾珩弈先生和江南小姐,真是完美演绎了爱情最美好的模样??!

    江南与顾珩弈,一个是江家的次女,一个是顾家的次子,青梅竹马,门当户对。江家与顾家甚至都为两人斥巨资创办了“弈南”这个奢侈品品牌。

    而单单一个订婚典礼,竟包下了帝都所有广告牌与彩屏,实时转播这场名副其实的盛况。

    这让无数挣扎在一线城市温饱间的青年怎能不憧憬!

    许久之后,繁琐的手续全部完成,屏幕上的一双人儿在洋洋洒洒的羽毛中挽着手消失在红毯尽头。

    顾珩弈挽着自己的未婚妻下了舞台,拐进一旁的房间内。

    “没事吧?”

    房间内,一位与顾珩弈有着三分相似的温润男子从他手里拉过他的未婚妻。

    顾珩弈的脸色一瞬间冷了下来,反手扣住“江南”的手腕,目光冷峻地盯着对面的男子。

    “啊——”许是顾珩弈力气过大,“江南”吃痛地轻喊了一声。

    “放手,顾珩弈。”温润男子目光落在“江南”手腕处,那儿,有一抹红印。

    “不好意思,顾子良,这貌似是我的未婚妻吧?”顾珩弈冷笑:“身为我的哥哥,你想对自己的弟媳做什么?”

    顾子良咬牙,目光落在“江南”被抓得通红的手腕,缓缓松开了手。

    “哼!”

    “江南”被顾珩弈一下子拉进了怀里,紧紧抱着。

    “顾珩弈,放开我,我已经替江南完成订婚典礼了!”

    “江南”猛地挣扎起来,双手推打着顾珩弈的胸口。

    顾珩弈眉头微皱,抬手借着“江南”的推力,一下子将她狠狠甩在了地上!

    “咚——”

    落地声沉闷,“江南”的眼眶瞬间红了一圈,膝盖的疼几乎让她快要哭出来。

    顾子良立刻上前两步蹲在“江南”身旁,伸手将她扶起,目光中透出隐隐的心疼和忧虑。

    “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未婚妻的?!”顾子良抬头,目光恨恨地盯着顾珩弈。

    顾珩弈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江南”,唇边掀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江北,别以为你和江南是双胞胎姐妹你就可以完全替代她了?欠她的我会让你一点一点偿还干净!”

    江北抬头,一双美眸通红:“我从来没有欠过她什么!”

    “你说什么?如果不是你出了车祸,她的先天性心脏病怎么会发作?!而那唯一一个匹配的心脏,如果不是你没有及时在手术协议书上签字,她现在又怎么会长睡不醒?!你告诉我这不是你的错?那难不成这是江南的错?”

    “我……”江北开口,似乎想要辩解些什么,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顾珩弈红了眼,上前两步单手拖住了江北,转身拖着她往房间外走去。

    顾子良反应过来,一手护住了江北,一手拽住顾珩弈,“顾珩弈,江北也是受害者,她已经替江南完成和你的订婚典礼了,你还想怎么样!”

    顾珩弈转头,危险地眯起眸子,语气冰冷得像九天里的冰窖:“顾子良,你给我闭嘴,别忘了谁才是顾氏的掌权人!”

    顾子良犹豫了一下,目光隐隐,终是松开了手。

    少了顾子良的阻拦,顾珩弈顺畅地将江北拖着,出门进了另一个房间,反锁上门。

    顾珩弈拎起江北,抬手将她摔在了床上,而后如饿虎扑食般压了上去。

    “顾珩弈,你想干什么?”江北一下子慌了神。

    “你既然身为江南的姐姐,那是不是也应该替她在订婚之夜做点什么该做的事?”顾珩弈眼神冷冷的,像看一个跟他没有丝毫关系的陌生人一般看着她。

    “不要,你就不怕江南知道了吗?她不会想知道你和我有染的!”她顿时被顾珩弈地动作吓得方寸大乱。

    现在唯有拼命抓住江南这根救命稻草,艰难地向上爬。

    江南,江南其实……

    “那你倒是让江南从重症监护室里给我醒过来??!”顾珩弈低头,目光扫过江北的每一寸皮肤:“你说说,跟江南一样的身体,会是个什么滋味?”

    “你……??!”

    顾珩弈轻而易举地撕开了江北的衣服,大手将江北的行动禁锢住,没有任何前戏,也没有任何停顿,一下子挺身进入了她的身体。

    江北瞪大眼,张着嘴巴,发不出任何一丁点的声音。

    巨大的痛楚让她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晶莹的泪珠也像是断了线般从眼眶滑落,嘴唇也早已被牙齿咬破。

    然而,这一切对于顾珩弈来说,却无法激起他的任何怜悯心,反而让他有种在替江南报仇雪恨的快感!

    他伸手抓住江北的长发,向上一拉。

    江北吃痛地抬起头,眼中红晕更盛,这简直疼得她失声尖叫!但她咬住了唇瓣,她不想让外面的顾子良听到自己发出的任何不堪的声音。

    顾珩弈将唇缓缓靠近江北的耳朵,低低的话语载着满满的威胁味道:“别让我看到你用江南的脸哭。我想看的,是江南在受我鱼水之欢时候的快乐!”

    江北咬牙,她死命拽住床单,闭起眸子,努力隐忍着痛楚。

    “叫??!给我叫??!我告诉你,除非你把我的江南还给我,否则我顾珩弈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她那么无辜的替你躺在病床上,而你,也不配拥有幸福!”顾珩弈的声音带着一丝疯狂,他这是要彻底毁了她!

    他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力度也加大了不少,每次一都要深深地挺入,皮肤碰撞的声响就快要透过这隔音的房间了!

    但江北只有疼的感受,每一次被顶起,那痛楚快让她昏过去了!

    可她就是死死地闭着嘴,不肯发出任何声音!

    顾珩弈伸手掐住江北胸前的一点,使劲扭了起来,他似乎很享受折磨江北的感觉。

    “啊——”江北终于受不了身体的疼痛,闷哼出了声。

    然而这似乎更加刺激了顾珩弈的神经,他更用力地在江北身上动作,愈发疯狂。

    “顾…顾…珩弈,我…会告诉…告诉……”江北断断续续的说着,希望顾珩弈能就此收手。

    “江南?江南?”顾珩弈停下了动作,眼神一下子放柔了,他看着江北的脸,似乎看到了另一个人。

    他抬起手,轻轻抚摸着江北的面颊,竟有了笑容。

    “对,江南她……??!”

    突然,顾珩弈大力捏着江北的面颊,身下动作如疾风骤雨,比先前还要猛烈!

    “江南,让我来好好爱你吧!”

    第二章 与“死人”的对话

    是夜,冰冷而漫长。

    江北不知受了顾珩弈多少折磨,终于禁不住痛楚,昏了过去。

    再度转醒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带着满身的伤和满心的痛。

    江北在床上蜷缩起来,双臂环着双腿,原本温柔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她的身上,但她却依旧感觉到有一种撕心裂肺的冷。

    她想起了白夏。

    那个与她初识于网络,用了三年融化了她的心,再一步步走进她生活的白夏。

    那个……与有着先天性心脏病的江南心脏唯一配对的白夏……江北抬手捂住面庞,悲痛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盛夏的夜,站在路边的白夏和努力劝阻的她,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

    白夏穿着单薄的衬衣,在夜色里飞舞着,他的不远处,有辆发动的车子蠢蠢欲动。

    他笑了笑说:“阿北,江家又来人找我了,他们每天都给我施压,让我答应把心脏捐献给江南,阿北,我觉得自己快抗不过去了。”

    “白夏,你别冲动!”江北的腿发软,迈不出一步。

    “啊,对了,如果我真的死了,你能在我和顾珩弈中间抉择出一个么?”

    “不要!”江北颤抖着,说不出话。

    “我已经通知江家的人了,江南现在应该早已经在手术室准备好了,一会儿你就直接把我带去最近的医院,在我的心脏捐赠手术书上签字好了……”良久,他又补了一句,“阿北,这颗心,是我送给你的。”

    语罢,江北还没来得及反应,刺耳的刹车声与喷溅的鲜血便充斥在她的眼前。

    眼前模糊,耳边一片尖锐……

    江北被司机拉到了医院,看到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江南。

    那张和自己相同的脸看上去是如此的可憎,她安然无恙的躺在洁白如雪的病床上,一动不动。

    “白夏指定的家属,签字吧。”

    江北木楞地接过,撕碎了这张协议书。

    江南,凭什么。

    凭什么要让你用白夏的心脏活下去?

    江家父母来了,顾家父母来了,顾子良来了,顾珩弈也来了。

    可江北没有签字。

    江家父母将江北踢翻在地,开口痛斥,顾珩弈也在一旁煽风点火。

    可江北还是没有签字。

    再后来江南因为没能及时换下心脏,最终成为了“植物人”。

    江北被江家软禁,他们甚至要求她更名为“江南”,从此以后替江南而活,可她没有答应。

    她没有来的及出席白夏的葬礼,那是一个人也没有的葬礼,该有多么的孤单啊白夏本就是孤儿,走得荒凉似乎也成了人之常理。

    顾珩弈说:“江北,江南想做的事,你必须一个不漏的替她完成!”

    “江南,我的好妹妹啊,你还真是赢得彻头彻尾。”江北抬起头,看着手臂和大腿上或轻或重的淤青,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走出了房间。

    门口,顾子良坐在角落,见到江北出来,快步上前:“阿北,你没事吧?”

    “嗯,没事。”江北点了点头,道:“带我去江南那儿吧。”

    “顾珩弈他……”顾子良眼神暗了暗。

    “带我去江南那儿。”

    顾子良没再开口,开车送江北去了医院后驱车而走。

    江北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江南的重症病房,遣散走佣人护士之后,反锁了病房。

    她坐在病床旁,单手撑头,看着病床上的人:“喂。”

    床上的人儿白皙的皮肤没有一丝红润,看着还真有几分像已死之人般。

    “别装了,这儿已经没人了。”江北说完,目光带笑的看着她。

    病床上的人儿突兀动了动,片刻后缓缓睁开了眼,那张和她极为相似的脸上勾起了一抹笑意,看上去格外的俏皮可爱。

    “姐姐,不知有何贵干呀?”江南笑了笑,声音甜美:“让妹妹猜猜,是又来为自己死去的小情人伤心吧?”

    江北垂眸,目光黯然。

    “江南,两年前,是你一面雇人给白夏施压,让患有抑郁症的他自杀,一面又给家里说听到了我出车祸的消息,旧病复发,让家里人赶到医院的吧?”江北嘴角喊着一抹苦笑道:“你的手段,还真是厉害啊。”

    江北从江南床头的花瓶中取了一枝玫瑰,撕着花瓣,继续道。

    “你全身而退,不用跟爱你爱得发疯顾珩弈结婚,让他把我拖下了水。进而了成功的阻止了顾子良对我可能会有的求婚。”

    “我最近当植物人当得好无聊啊,姐姐。”江南慢斯条理地看着指甲,道:“我说不定过不久就会醒过来哦。”

    江北抬头看着她,嘴唇动了动,“你赢了,赢了我。”

    “我的荣幸。”江南眸子弯成好看的弧度,笑得明媚。

    “但你却输了顾子良。”她注视着江南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怎么会呢,我的人告诉我,姐姐你昨晚可是和顾珩弈缠绵了一晚呢。”江南轻蔑地笑了,目光带着几分怜悯地看向江北。

    “那你的人是忘了告诉你,顾子良昨晚在我的门口守了整整一晚上吗?”江北扔了手中早已“遍体鳞伤”的玫瑰,语气淡漠:“而且刚刚,也是他送我来的医院。”

    “你觉得他会要一个已经失身了的婊||子么?”江南的甜美的面庞开始渐渐爬上几缕狰狞。

    “我怎么觉得不重要,重要的是顾子良会怎么觉得。”江北起身,“江南,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你的‘植物人’吧,这样一来,我说不定真会好好地跟顾珩弈结婚生子。但如果你突然醒了的话……那顾子良说不定”

    江北知道,她这个妹妹从小就暗恋顾子良,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顾子良才能让她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不会的!你拗不过江家和顾家的。”江南面色若寒霜,瞪着江北。

    “但如果是我和顾子良的话,说不定可以。而且,我现在也算是了无牵挂了吧?”江北走到了门口,回头道:“所以,你还是乖乖做你的植物人吧,我的好妹妹。”

    语罢,江北摔门而去,背影决绝。

    江南坐在病床上,原本白皙的面庞因愤恼而渐渐红润。

    她盯着门口,呼吸渐渐急促。

    半晌,她拨通了床头的电话。

    “喂,去告诉顾珩弈,江北来过我的病房,说了一大堆昨晚顾珩弈和她‘欢爱’的事情来刺激我。”

    “还有,我有复苏的迹象……”

    挂了电话,江南双拳紧握,唇边掀起一抹冷笑:“江北,你死定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顾子良是我的!”

    不远处,刚刚走出医院的江北打了个寒战,似乎有所感应,她回头看了看江南病房所在的位置。

    医院的人潮拥挤,她站在人||流中,面色一点点凝结成了霜雪。

    激将法一向对江南都很有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收到江南苏醒过来的消息了吧?她期待的想道。

    江北不在乎顾珩弈会对她做什么,也不在乎江南会如何算计他,那些江家的生意,顾家的权势,通通与她无关。

    她只要那些伤害过白夏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她嘴里喃喃着——

    “白夏,你一定要等着我为你报仇!”

    第三章 死而复生

    “顾总,照顾江南小姐的人打电话过来说,江北今天去了江南小姐的UCI。”

    顾珩弈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眉头一?。?ldquo;她做了什么?”

    “我们的人都被江北小姐赶出病房了,所以不知道她们之间具体说了什么,但医生说江南小姐好像被刺激得有知觉了。”秘书犹豫了一下,继而道:“好像……江北小姐还动手了。”

    “备车,去医院!”顾珩弈迅速起身,抓起了身旁的西装就出了门。

    江北,你竟然敢动我的江南!

    “阿嚏——”

    江北揉了揉鼻子,这才八月,怎么就开始打喷嚏了?

    她捏着咖啡勺搅了两圈,抬头看向对面,没有开口。

    对面,一个眉清目秀的红衣男子撑着脑袋坐在她的对面,目光灼灼地盯在江北身上:“初中到现在,你怎么就一直这么无情???”

    “萧乾,你是萧家大少爷,我只是个已经‘死了’的江北,怎么能跟您这种大人物有旧情?”

    “我之前也是被萧老头子困住了,没办法去帮你,你就别跟我闹脾气了,咱们这都多少年的老朋友了。”萧乾挠了挠头,带着几分讨好说道:“外面的那些消息我也听到了一些,要不你还是来我这儿避避吧,江南可不是省油的灯。”

    他们自小就玩在一块,所以萧乾对于江北目前的情况也是十分的能够理解。

    江家虽然明面上摆着是有两个女儿,但在江家二老眼里,一向都是只有乖巧懂事的江南的,而江北,却一直以一种江家女儿替代品的身份出现,甚至在外界,很多人压根都不知道江北的存在。她的出生,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江南。

    “不了。”江北喝了口咖啡:“白夏的仇我还没有报。”

    “江家和顾家加起来,你一个人是很难得对付得了的……”

    “滴——滴——”

    萧乾的话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江北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了手机。

    “喂,江北!江南突然醒过来了,顾珩弈去了医院,还吩咐了秘书找你。我现在去接你吧!”电话那头传来顾子良紧张的声音。

    江北一听,虽然这早已是她意料之中的消息,但内心却还是忍不住的欣喜,“子良,江南醒了对我不是件好事情么?我就不用再替她活下去了。”江南,你还是忍不住醒过来了。

    “江北,你别傻了,江南怎么可能不说你的坏话!她一定会跟”

    知道他要说什么的江北抢先道:“总之,我现在没事。谢谢你,子良。”

    语罢,江北挂了电话。

    “哦对,我差点都忘了顾家还有个心心念念誓死也要?;つ愕墓俗恿?。”萧乾调侃一笑:“但是这也是不好的根源啊……”

    “不管怎么样,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江北眼神渐渐冷了下来:“我会去找顾家和江家的竞争对手——楚家,说通他们跟我合作,想必他们也很乐意扳倒江顾两家劲敌。”

    “说动楚家,有点难。”

    “你忘了,楚家我可是还有帮手在的。”

    萧乾无奈叹了口气:“知道了,有事找我,我会安排人在你身边的,小心自己的安全。”

    “嗯,我先走了。”

    江北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而萧乾则坐在远处,捏着酒杯的手渐渐用力,半晌,才有轻叹声响起:“白夏啊,你说……我该不该告诉阿北那件事呢……”

    另一边,江北走在去楚氏集团的路上,却被突然出现的黑车拦下。

    车上,缓缓走下一个人,身材修长却头发花白,他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江北,你闯祸了。”

    “爸。”江北认出了这是谁,眼神一暗,咬牙道。

    “你原本可以安心做顾家的新娘,让江家和顾家携手横扫整个市场。”那人眼神愈发冰冷:“然而,你却放弃了这个大好的机会。”

    “我只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而且,您不也更希望江南醒来么,爸爸。”江北看着江辰,语气嘲讽:“从小就是这样啊,您一直更偏爱江南。”

    “跟我去找顾珩弈吧。”江辰抬手,立刻有保镖上前,团团围住了江北。

    “我可不想打扰我妹妹和她许久未见的‘情人’亲热。”江北轻笑了下:“我等下会自己回去的。”

    “别想跑了,我在你身上装了GPS,你走到哪儿,我都能知道。”

    江辰挥手,江北立刻被几个保镖摁住,强行塞进了车里。

    “放开我!你给我放手!”

    “对不起小姐,这是老爷的命令!”

    江辰远远地看了后座里的江北一眼,随后也上了车,吩咐司机,驱车前往医院。

    医院内,脸色苍白的江南被顾珩弈紧紧地抱在怀里,医生护士围了一圈。

    女子天真无害的脸上绽放开一个纯洁无害笑容,她似乎刚刚从很大的痛楚中恢复过来,唇瓣发白。

    “江南……”顾珩弈抬手,温柔地拂过江南的面颊:“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一看看电影了……”

    “珩奕,我好想你,我也想姐姐,想爸爸想妈妈,他们都还好吗?”江南在顾珩弈怀里,像个精致可爱的瓷娃娃一般被搂着,声音细弱:“我睡了三个月那么久吗?”

    “江南,你知道吗。你的姐姐江北,原本她是可以救你的,但就在最后的紧要关头里,她居然拒绝在白夏的协议书上签字,这才让你因此陷入了沉睡。”顾珩弈眼神渐渐阴冷:“还好你醒过来了,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不管她是不是你的姐姐,我都会要了她的命的!”顾珩弈的眼神中写满了深情缱绻。

    “姐姐是很爱很爱白哥哥的,所以可能一时接受不了吧……”江北虚弱地笑了笑:“珩奕,放我下来吧,你这样抱着我一定很累呢,我想睡一睡。”

    “好。”顾珩弈眼神中爱惜不言而喻,轻轻缓缓地放下了江南,叮嘱着周围的医生。

    秘书突然上前,低低在顾珩弈耳边说了什么。

    顾珩弈面色一暗,看了看闭上眸子的江南后起身走了出去。

    门外,江辰上前跟顾珩弈耳语了几句,便进了病房。

    而顾珩弈则在江辰走之后,一把抓住了原本在他身后的江北,拖着江北进了角落的一处病房,反锁了门。

    他抬手将江北像扔货物一样扔在了地上,面色也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江北,你居然还有脸出现在江南的病房前?!”

    “我为什么没脸来?你别忘了,唤醒她的人,是我。”江北被摔得生疼,却成功地激起了顾珩弈的怒火。

    顾珩弈上前揪住了她的衣领,道:“你还好意思说?你对她说了些什么???”

    “你关心自己老婆的妹妹做什么?”江北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你跟她可没关系了。”

    “呵,好一个江北,嘴皮子这么利索?看来你是不怕死了!”顾珩弈拎起江南,把她扔在了床上,一下脱下了江北的裤子。

    江北抓住被子,往后躲着:“江南已经醒了,就在隔壁,顾珩弈,你不怕她发现么!”

    “怕什么?反正我老婆是你!”顾珩弈不由分说,粗暴地褪下江北的内裤,用手指直接插了进去!

    “??!”

    与上次不同,江北突然觉得一阵酥麻感传遍全身,让她迅速痉挛起来,她咬住牙,尽量不让自己再次叫出声来,眼眶隐隐泛红。

    “你看,你这不也是怕自己的妹妹知道么?给我叫啊,你有种就给我大声地叫出来!”顾珩弈看够了江北一副不冷不淡的模样,铁定了心要让她难堪,而她这样的性格又偏偏什么都不怕,只怕失身。

    顾珩弈将手指不停地旋转着,笑容越来越讥讽:“江南受的苦,你就用肉-体来偿还吧!”说着,他对着江北炸了眨眼,仿佛这不是一个恶魔条约,而是恋爱约定一般。

    江北咬牙,痉挛中压抑着自己。

    忍住,再忍忍——

    一定不能让他得逞,他越是想要让她难堪让她求饶,她就偏不!

    顾珩弈,你真的以为江南爱得是你吗?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一切不过只是一个骗局!

    到了那个时候,我江北一定要笑着看你是怎么哭的!

    第四章 “善良”小妹初登场

    充斥着消毒水味的病房内,江北面色通红,双手被禁锢着,而下身一片光洁,纤细白皙的双腿一丝不挂的暴露在空气中。

    “江南刚醒过来,她的身体一定还很虚弱,我不能动她,伤害她,所以江北,你可以随时做好迎接我的准备。”他说得轻巧,“哦对了,这正好也可以当做你对江南的一部分补偿。”

    顾珩弈俯身,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江北耳边,没有任何挑逗的意味,反而灌满了威胁!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要每次看到这张和江南一模一样,但仔细看却又丝毫不同的倔强脸庞,就像狠狠地蹂躏她,像蹂躏江南一样。

    但他不能蹂躏江南,因为江南在他的心中,就好像一个圣洁的天使一样可爱柔弱,是绝对不被允许玷污的。

    不过江北不同,她生下来就是江南的替代品,替江南做些事,履行一些义务也是无可厚非的。

    顾珩弈不带一丝感情地抚摸着江北的脸庞,擦去一滴冰冷的泪珠,他心中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江北眼神冰冷,紧咬着牙关,不做声。

    见状,顾珩弈冷哼一声,转身洗了洗手后摔门而去。

    病床上,江北压抑着下身传来的阵阵颤栗,缓缓起身,去独立病房的洗手间洗了洗,穿上衣服去了江南的UCI。

    江辰和顾珩弈都在江南的病房照顾她,怎么说也不能缺了她这个“姐姐”吧?

    江北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和分毫不差的面庞,但这张脸与她不同的是带了些许虚弱和苍白,看上去似乎更加的惹人忍不住的想要去疼惜她了,江南似艰难地半睁着眸子,十分可怜。

    “姐……姐姐……你来啦……”江南看到江北的到来,挣扎着要做起来。

    江北赶忙上前扶住了江南,柔声道:“你身体还没有好透,还是别乱动了。”

    “姐姐我好想你啊,虽然珩弈说你拒绝给我捐献心脏,但我不怪你,我能理解你对白夏哥哥的……”江南的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欲言又止,看得江北一阵恶寒。

    明明前不久还是丑陋狰狞的嘴脸,此刻竟然堆满了让人看不出真假的情意,真是恶心坏了。

    “是我不好,我那天不该出去,不该没看好白夏让他出了车祸,我应该替他去死的,这样,你就可以用我的心脏了……”江北眼神渐渐伤感,对戏如流。

    江南一下子激动起来,似乎很怕江北难过:“姐姐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啊,我……咳咳——咳咳——”

    话没说完,江南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江北还没反应,身后一只大手过来就将她向旁边儿一甩。

    “阿南,你没事吧!”

    顾珩弈立刻搂住江南,一群医生护士围了上去,好不热闹。

    而江北则是撞到墙上,后脑勺疼得抽气,可却没有任何人看到。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到江南的身上,她就好像一个发光体。

    江北眼神暗了暗,这么多年以来,她早该习惯了被忽略……只是为什么这一次,心口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发酸呢……江北缓缓站直,刚一抬头,却让突兀间对上了一道目光。

    这目光冰寒,却带着些许期待,可期待中还有些戏谑。见江北看了过来,这目光不闪躲,反而直直地迎了上去。

    “父亲。”江北很冷静,缓缓地做了个口型。

    江辰点点头,指了指顾珩弈,又打了个手势。

    江南一下子懂了,江辰是在说一会儿要和她谈谈。

    江辰和她有什么好谈的?他不是一直偏爱江南么?

    “啪——”地一声响,伴随着剧痛一同刺激着江北的神经,她被顾珩弈这莫名其妙的一耳光打得脑袋嗡嗡作响。

    头昏脑涨,脸上发烫。

    口中蔓延过一股血腥味,她张口呸地一声将血水吐了出来。

    “江南现在还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顾珩弈暴怒的声音传入江北耳中,让她暂时清醒了一些。

    她抬头,眼睛有些模糊,视线中,江南轻轻抽泣着靠在顾珩弈的怀中,两人视若无睹的说着悄悄话。

    “珩奕,不要……不要打姐姐…你打她我会心疼的…咳咳——咳——”

    江南一下子激动起来,咳嗽越来越激烈,顾珩弈不得不回去安抚她。

    “阿南乖,我知道你现在压根不想看见她。”

    “可那是……咳咳——”

    “阿南,你听话,现在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你可受不了什么刺激了。”他说话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和刚刚暴起抽了江北一巴掌的模样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江北在江家被冷落,没有什么地位,在江辰眼里也从来都如同废物。

    所以,顾珩弈才敢在江辰面前打他的女儿。

    因为顾珩弈知道——

    没有人会帮江北,哪怕是她的亲生父亲!

    江南是会阻止他,但一针镇定剂下去,江南不也什么都不知道安安稳稳地入睡了吗。

    “顾少爷别动怒,我来教教江北什么是规矩。”江辰一脸恨铁不成钢,上前一只手拎起江北,帮她站起,然后推着她走出了病房。

    江北还有些晕,顾珩弈刚才那一巴掌用足了力气,打得她快要昏过去了。

    她稳了稳神,看向了江辰。

    “跟我过来。”江辰眸子暗了暗,转身而走。

    江北眯了下眸子,跟了上去,左手抚摸着发烫的脸颊,那里似乎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这具身体所受的屈辱有多么不可原谅。

    两人出了医院,进了一家咖啡馆的包厢。

    “我给你的GPS安在手机上,你如果想取消可以随时换一部新手机。”江辰眸中精光一闪:“这是我的诚意。”

    “诚意?”

    “我,站在商人的立场上,想和你谈谈,最好是能够成为合作伙伴。”

    江北没有接话,沉吟着,思索着这话的可信性,看样子,江辰是有事情需要她帮忙,并且这件事情还是江南做不了的,要不然,他是绝对不可能浪费时间和他最讨厌的女儿坐在一起喝下午茶的。

    “恩。”江北点了点头,白皙的脸蛋上印着五个清晰发紫的手掌印,可想而知顾珩弈刚才出手有多狠。

    “你现在已经替江南嫁入了顾家,也算得上半个顾家人,我希望你能够和我合作,让自己的下半生能过得更有意义一点。”江辰话里有话,但江北却猜不出他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

    江北愣了愣。

    江辰是个彻底的利益至上主义者这一点,她一直都铭记于心。

    那……他从小对江南很好,是因为顾珩弈从小就喜欢江南吗?

    “所以您……现在是只求利益?”江北试探道。

    “是。”江辰不置可否:“作为我江家的人,你应该从小就明白如何做才能使得自己本身的利益最大化。”

    江北眸子闪烁。

    这……这就是她从小到大都被冷落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没有利用价值?那现在呢,她又有了什么价值被利用?

    这也算是为人父?

    明明是他的骨肉,怎么能如此冷漠!

    江北深吸口气,道:“直说吧,您希望我做什么?”

    “我需要你帮我把顾家的市场都抢过来,让我们江家一家独大,成为市场的龙头。”江辰面上沉着冷静,但语气里却藏着野心和霸业,“到时候,你才有资格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江北。”

    “顾家和江家一向是世交,爸爸这么做不怕毁了顾家的信任吗?”江北眯起眸子,她突然又看不透自己的父亲了。

    “那……可不一定。”江辰笑了,像是嘲笑,又像是善意的笑容,他道:“你看到的,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

    江北:“……”

    “走吧,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我的提议,三天后我会到顾家去看看你,到时候,给我答复。”

    江辰起身,出门而去。

    留下江北独自一人在原地发呆。

    江辰,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为什么那么笃定我会和你合作……

    你又怎么会知道,我就是想毁了江顾两家呢?

    第五章 你想要孩子?

    顾珩弈在医院守了一天,连带着江北也在医院一天一夜没有合眼。在这么诚意十足的照料下,江南的“病情”很快稳定了下来,医生说,她最多只要两个星期就能出院了。

    江北对此嗤之以鼻,躺了三个多月,江南这个身体健全的人终于打算下地跟她“较量”了。

    顾珩弈带着江北回了顾家私宅,简单休息了一下,他派人接江北吃晚餐。

    地点订在一间西餐厅,高空楼阁上,夜景很美。

    江北觉得,顾珩弈应该是准备跟她“摊牌”了。毕竟江南已经醒来了,在顾珩弈看来,自己和他成婚会让江南心里介意。

    说起来这顾珩弈也真有够可怜的,他应该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深爱着的女人居然对他完全不感冒,甚至还有点厌恶。从始至终江南想要的,只不过是借着顾珩弈的势,接触顾子良,让顾子良爱上自己罢了。

    想到这儿,江南不禁有些同情顾珩弈了。但同情归同情,她是不会对顾家的人心软的,白夏死的那天,她分明看到了顾珩弈在公司的助手取车跟在他们的身后。

    她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

    一心一意为心爱的女人付出,为了她伤害了不计其数的人,但那个女人,却丝毫不在意他,这未免也太悲情了些。

    但如果没有他们,白夏就不会死,她现在应该和白夏成婚,然后可以顺理成章的逃离这个家,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她和白夏甚至都已经商量好了度蜜月的地点,可如今眼前,是顾珩弈的面庞,心里,是数不清的恨意疯狂席卷。

    “江北,你觉得你自己是什么?”顾珩弈冰冷的声音传入江北耳中。

    是什么?你当我是个东西么?

    “江家的牺牲品,江南的替代品,你的——泄火器。”江北毫不顾忌,咬了口牛排。

    “哼。”顾珩弈被江北的态度弄得突然火大:“我奉劝你最好态度给我放好点,江南已经醒了,我随时随地可以休了你。”

    “随时随地?是吗?我想你可能不太清楚我对于江南的重要性。”江北笑了,在顾珩弈眼里,江南是个极其依赖姐姐的妹妹,她掀起眼皮看着他,问:“你说江南如果知道了你对我做的事情,会怎么样?她会不会就此崩溃?然后又变回了植物人?”

    “彭”地一声,顾珩弈用手拍在桌子上。

    “你这是在威胁我?”他眯起狭长的眸子,语气愈发危险。

    “不敢,就算是一些建议吧。”江北缓缓捧起咖啡,吹了口气:“我知道江南过不久就会搬进顾家,我呢,也很愿意给她让位,眼下我们谁都不希望江南知道这件事,所以,你最好也不要来招惹我。”

    江北在赌,赌江南在顾珩弈心中的地位。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顾珩弈突然笑了,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光芒:“你不敢的。”

    “是么?”江北不置可否,缓缓低下了头。

    顾珩弈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那可是他心心念念的江南……居然也敢和她拼?

    就算江南知道了,也只不过是多给她一个理由摆脱顾珩弈的纠缠罢了,这反而合了她的意……无论从哪边说,她江北,都赌不起。

    “一个月后,我会和江南举行婚礼,你入住我和江南的房子,准备应付外人。”顾珩弈道:“反正当年车祸,对外声称你已经‘死亡’了,现在的你,才正式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替代品。”

    “祝你成功。”江北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她现在希望早早结束这顿晚餐,好去找萧乾分析一下现在的局势。

    “还有,我爸希望——”顾珩弈拉长了声音,似乎也有些不乐意:“我能和你们江家有一个孩子。”

    “江南的身体你确定能撑得住十月怀胎吗?”她笑问。

    “对,她是撑不住。”顾珩弈直直看着江北:“所以,是和你。”

    “凭什么!”

    江北“嘭——”地拍了桌子,站了起来。

    凭什么要这样规划她的人生!

    凭什么在夺走了她本应该属于白夏的第一次之后还不够!

    凭什么——凭什么要她来替自己的妹妹代孕!

    她不要!

    “就凭顾家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弄死你。”顾珩弈平淡地看着江北的过激反应:“我也不愿意,但顾家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要求。”

    “用孩子来加固你们和江家的关系么!真是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做出来??!”江北咬牙:“顾珩弈,我绝对不会给你生孩子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顾珩弈冷冷宣布。

    “你!”江北语塞,没多久,她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散发出幽冷气息的人,“顾家和江家的孩子是吗?可以,你回去告诉他们,如果孩子是顾子良的,那么,我愿意。”

    顾珩弈皱起了眉头,“顾子良?你居然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是啊,人活着总要有点寄托不是。”江北点头,而后向着餐厅外走去。

    顾珩弈并没有拦她,刚刚告诉了她顾家的决定,她需要时间想清楚。

    反正最后都会屈服的,就让她多冷静一会儿,好做出一个正确的抉择。

    但……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顾子良?

    是喜欢顾子良么?

    呵……还是单纯的为了跟他赌气?

    江北走在路上,心里一阵波澜。

    顾家做得太出格了,江顾两家绝对不像表面上那么友好,一定有什么隐情!

    既然顾家想要孩子,那么她拉上顾子良,江南一定会暴起,顾珩弈肯定会阻止,江辰说不定也会施以援手,再加上她现在要去说服的楚家……顾家想让她有顾家的孩子?

    不!可!能!

    “嗞——”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江北眼前突然一片白光,她惊恐地回头,看到的,是一辆冲向自己的车子。

    还没来得及尖叫,她的眼前便只剩下一片模糊,身子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最终重重落地,意识断线。

    “少爷!撞到人了!”副驾驶座上,焦急的声音响起。

    被称作少爷的人在后座,正搂着个漂亮姑娘,面色不悦骂道:“该死,你个废物连车都不会开了吗?”

    “少爷,是……是个女人……”

    “嗯?下车!快让我救助一下弱小女孩!”

    男子下了车,走到江北的面前打量了几眼,然后一把横抱起,又上了车。

    “去医院。”

    “是!”

    一旁的漂亮女人见状,委屈巴巴地拉着少爷的衣服:“少爷,人家吃醋了呢~”

    “乖,救人要紧。”少爷在女人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但是人家就是不想你抱着这个女人嘛……”女人似乎有些得寸进尺。

    “停车。”男子脸上的笑意没有消失,目光澄澈道:“阿娇,你跟我也快一个礼拜了吧?自己下车。”

    “少爷……您……”那漂亮女人一时间怔住了。

    “乖,我可不想亲自动手。”

    闻言,漂亮女人面色难看,却还是不情不愿地下了车,她是知道少爷的脾气的。

    “清净,阿德,走!”

    “少爷,怎么连阿娇都赶下去了?”阿德有些惊讶,少爷最近可是很宠阿娇的。

    “啰嗦,好好开你的车,别一会儿又给我撞一个上来!”说完,男子的目光渐渐移到了江北身上,轻笑了下。

    他一寸寸看过江北的皮肤,啧啧了两下,喃喃。

    “真好看。”

    “要不是你是我嫂子,我还真想试试看呢……”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下载江苏十一选五体彩 重庆时时彩多久不开奖 在新浪彩票手机客户端 北京pk10彩票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分析软件 辽宁11选5手机版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 6肖中特12码 浙江十一选五在线预测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删除 足彩14场胜负好中奖吗 内蒙古十一选五兑奖 体彩四川金7乐走势图 e博国际彩票平台 bb电子游艺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