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预测一定牛:傅惟砚江离小说目录全文《误惹豪门傅少挚爱神秘妻》

发布时间:2018-11-16 13:02

傅惟砚江离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误惹豪门傅少挚爱神秘妻是一部由作者“凌凌七”著作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傅惟砚江离之间的爱情故事,一段精心策划的阴谋,让她成为江城傅少的神秘妻子。 三年无爱的婚姻却让她陷入绝望。 却在她要放弃的时候,某先生将她抵在墙角:“傅太太只能是你?!?再后来,一切都变得不再不一样了……

误惹豪门傅少挚爱神秘妻

第1章:你该签字了

“半个小时后我到你那?!钡缁袄锎锤滴┭庖谰墒俏薇缺涞纳?。

彼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很显然他是处理完公事或者跟哪个女人温存完后才想起她,江离不禁苦笑,她在傅惟砚心里永远是排在最后,甚至比他外人的女人还要不值一提。

‘你那’,傅惟砚这样称他们婚后买的别墅,结婚三年,他从来没有这是他们两人的家的觉悟。

在他眼里,这栋别墅不过是他给名义上的傅太太买的房子罢了,甚至他都没有在这栋别墅里出现过几次。

如傅惟砚说的一样,半个小时后他到了,一分不差。

“签吧?!备滴┭庖坏?,江离便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他。

他并没有接过,就连看都不看一眼,绕过江离,迈着长腿走到沙发上,随意的坐,依旧是一副王者般的姿态。

江离转过身,沉着脸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在电话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她以为傅惟砚过来,是为了签字,毕竟三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跟她离婚。

“离婚,是为了他?”傅惟砚将一叠照片丢到桌子上,抬眼看向江离,质问她。

没错,是质问,他总是习惯用对员工的语气跟态度对江离,从来不是一个丈夫对妻子的语气跟态度。

看到桌子上的照片后,江离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翘着二郎腿,一副悠闲像是在等待谈判的坐在沙发上傅惟砚:“你派人跟踪我?”

听她这么说,傅惟砚收起了看向她的眼神,没有回答。而是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拿出一支,点燃了烟,吸了一口,尔后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在江离的眼前渐渐弥漫开来。

“你做都敢做了,还怕我知道,傅太太?”傅惟砚故意加重的‘傅太太’这三个字,听在江离的耳里,却是多么的讽刺。

她无声的笑了,自嘲的说道:“与你相比,这算得了什么?”她拿起桌子上的照片,带着欣赏的眼神看了看。

拍照者的技术还不错,每一张照片都能避开男方的脸而露出她的脸。

照片是真的,只不过她跟照片里的男人关系却未必跟傅惟砚认为的那样,又或者傅惟砚知道,却装作不知道,还要把事情弄大,既然这是他的目的,江离不需要解释。

傅惟砚的手指夹着已经燃尽的烟,缓缓放到桌子上早已准备好的烟灰缸里,盯着烟灰缸的眼神一沉,似不经意的问道:“他来过这里?”

江离顺着傅惟砚的眼神看向烟灰缸,顿了顿后,才缓缓开口:“傅总,别跟我说你在吃醋?!?

江离对傅惟砚娇媚一笑,她很美,美得她以为只要她在傅惟砚的面前笑一笑,便能轻轻松松的将他拿下。

说完,傅惟砚抬眼看着她,久久不语,眼底如同深潭的沉寂,让人看不穿他此刻的心情,却像寒风一般刺骨。

下一秒,原本沉默的傅惟砚勾了勾嘴角,江离心里一抖,因为每一次他露出笑容都在暗示着他有事!

江离条件反射的转身欲要离开,却被傅惟砚长臂一拉,圆满的落入他的怀里,对上傅惟砚深不见底的眼神后,江离心里一怔,下意识的推着他。

但是不仅推不开,反而被他拥得更紧,三年来这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靠近他,而且明显的感觉到他周身都充满着怒气。

“傅惟砚,你放开我?!?

他身上有一种压都压不住的暴戾,脸上却依旧是看不出情绪的表情:“放开你?”

傅惟砚控制着江离的四肢,她连动都动不了,只能惊恐加愤怒的盯着他看。

“如果我没有会错意,傅太太刚刚的那些话是在抱怨我冷落了你?”傅惟砚像是没有看到江离眼里的惊恐般,“欲擒故纵?”

她刚要说什么,身体突然腾空,下一秒身体重重的落到柔软的大床上。

傅惟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着脸解开衬衫扣子,他周身散发出一种说不清的情绪,视线定点在江离已经被打乱的性感而暴露的睡衣上:“看来傅太太今天晚上是花了心思的?!?

江离心里一抖,下意识的咬住下唇,一脸惊恐的看着正俯视自己的男人:“傅惟砚,你想做什么?”

傅惟砚随意扯开衣服,俯身覆上江离,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一手往往下。

他唇角一勾,诱惑道:“总不能让你白做了这么多准备?!彼拿恳痪浠岸即爬滟?,如同深潭里的冰冷。

“傅惟砚,你不会碰我的!” 江离讽刺的看着傅惟砚,但是声音却带着一丝战栗。

即使结婚三年了,他们的夫妻生活从来没有过,傅惟砚此刻的动作着实超出了江离的预计范围。

而且她知道,傅惟砚是不会碰她的,因为他不屑。

结婚第一年,她无数次试着勾引他,但是每一次都是被他无情的嘲讽,最后扔下床,她不知道今天晚上的傅惟砚发了什么疯。

傅惟砚一边扯开江离的睡衣,一边说:“如果我偏要碰呢?”不带一丝温度的语气,江离知道,他要的不过是羞辱她。

傅惟砚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人,江离以为他会粗暴的要了她,但是她还是低估了她在傅惟砚心里的地位。

“以为我会上你?”傅惟砚突然从江离的身上起来,王者一般的俯视着她,冷然的说,“我嫌脏?!彼难凵?,犹如看着一堆垃圾。

在傅惟砚心里,大抵她甚至比不上他外面的女人干净。

傅惟砚随意的甩开江离,便向浴室走去,并没有看到江离从惊恐变成忧伤的眼神。

他从来不是一个温柔的人,或者说他对她从来没有过温柔。

从浴室出来后的傅惟砚,已然换上了另一套衣服,江离眼神闪了闪,他果然不会留在这里过夜。

顿了顿,她再一次将离婚协议书递到傅惟砚的面前,学着他的冷冽,说:“你该签字了?!?

江离语气冰冷得像是没有温度的机器人。

一脸嫌弃,却也是一脸冰冷的傅惟砚看了她一眼,接过她手里的协议书,随意翻了几页:“净身出户?”

他没有想到为了离婚,江离甚至不惜下足血本,竟然主动提出净身出户。

第2章:先生回来了

“你的公司跟我没关系,你的房子我也不需要?!?

他的一切,江离都不想留。

傅惟砚偏头看着江离,停顿了半分钟,尔后便毫不犹豫的将离婚协议书撕成两半,看着江离讶异的表情,冷冷的说道:“除非我想,否则你只能是傅太太?!?

说完,傅惟砚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傅惟砚的声音如同地狱的使者,一遍一遍回荡在江离的脑海里。

“傅惟砚,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江离缓缓的蹲下,背靠着墙角,曲起双腿,将头埋了进去。

她以为傅惟砚会很乐意听到她主动提出离婚,但是她却忘了傅惟砚的骄傲,他不是不能离婚,只是不能让她提出跟他离婚罢了。

看着地上的碎纸,江离再一次对傅惟砚的狠心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她爱他,也想尽一切办法得到了他的人,却注定得不到他的心。三年了,她受够了,却在她要离开的时候,遭到拒绝。

不知蹲了多久,江离才拖着她麻痹了的双腿走到沙发边,颤抖的手,拿起烟,点燃了一根,纤细修长的手指夹着,将它缓缓放到嘴边,深深地吸一口,却闷了好久才缓缓吐出来。

傅惟砚以为她房间里的烟灰缸是为了别的男人准备的,却不知道,在三年的独守空房里,她早已养成了在每个睡不着的夜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的习惯。

不知过了多久,江离再振作起来,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动手吧?!彼低?,不等电话那头给反应过来,她就把电话挂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浴室,看着镜子里不似个人的自己,江离苦笑着,单手撑着洗漱台,一只手覆上镜子。

“江离,做了就不要后悔?!?

——

在第N次看到娱乐版头上的照片跟醒目的标题之后,江离显然已经能平静的看待这件事。

“呵呵?!笨醋疟ㄖ嚼锏拇笃栊此滴┭獾奈淖?,江离不禁苦笑道,三年前她是人人羡慕的傅太太,三年后她却是人人可怜的豪门太太。

她知道,如果不出意外,今天,傅惟砚一定会再回来的。

果不其然,傅惟砚回来了。

“太太,先生回来了?!闭月璧纳艚氲男乃祭嘶乩?。

江离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不过才半天,傅惟砚回来的时间比她想象中要快很多。

“回来了?”江离的语气比想象中要平淡,就仿佛眼前的男人并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个并不熟悉的陌生人一样。

“你这么大张旗鼓不就是为了让我回来?”

冰冷到深不见底的语气一直是傅惟砚对江离的态度,但是江离却觉得有几分好笑,这就是她三年前非嫁不可的人。

她是瞎了眼才会看上傅惟砚!

傅惟砚说的没有错,报纸上的文章是她叫人写的,因为每一个字都充斥着傅惟砚就是一个渣男。

在江城,除了江离,还没有人敢这样写。

他们结婚三年,除了在傅家每个月例行一次的家庭聚会上见面之外,他们见面的次数几乎用一只手都能数得出来。

收起情绪,江离平淡的说:“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傅惟砚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甚至语气里更多的是不敢相信。

是啊,三年前用尽一切手段要嫁给他的女人,现在却说要跟他离婚,他怎么能不惊讶?

“你没听错?!苯氩荒推浞车挠炙盗艘淮?,“傅惟砚,我们离婚吧?!?

傅惟砚走近江离,俯身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与自己对视,江离一抬眼,傅惟砚便对上了她仿佛深潭般的眼神,出乎预料的平静。

“你妄想!”傅惟砚看着江离,一字一顿的说。

“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她以为当她提出离婚,他该是最开心的那个人才对,他的反应倒是出乎了江离的预料。

“女人,我傅惟砚从来不会少,但是傅太太,却只能是你江离?!?

傅惟砚声音低沉,深邃的眼眸里透着几分凶光,让江离的心不禁怔了怔,不等江离反应过来,傅惟砚便放开了她,转身正要离开。

傅惟砚的身边最不缺的,确实是女人,只要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洗白白躺在床上等他的女人一抓一大把。

但是他说的也没错,除了傅老钦点的江离之外,外面的那些女人都没有资格当上傅太太。

“我会去跟爷爷说?!比绻且蛭道?,也许她不是没有办法。

闻言,傅惟砚顿了顿脚步,一缕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便传到江离的耳里:“离婚?这辈子,你想都别想?!?

说完,傅惟砚迈着大步,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她要离,他偏不。

江离知道,比起放她走,也许留着她当一个空有其名的傅太太更折磨她。

傅惟砚一狠心,真的无人能敌。

她知道,傅惟砚恨她,因为如果不是她,现在的傅太太也许是那个女人,也许是别人,总之不会是江离。

每每想到三年前不顾一切,甚至用最偏激的手段逼着他娶自己,江离都想掐死三年前的自己。

偏偏,自己做的孽,她得自己承受。

江离虚弱的倒在沙发上,看着那个毫不留情的男人离去的方向,眼角落下了一滴没有任何人看得到的泪。

“我累了,我也后悔了,傅惟砚,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江离自言自语道。

她真的后悔了,后悔在不懂事的年纪爱上这样一个狠心的男人,更后悔嫁给他,让自己陷入了这么不堪的处地。

可是她知道,她躲不过,逃不开。

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的现在。

即使是每隔几天就能看到傅惟砚又勾搭上哪个女明星,哪个嫩模又爬上了他的床上位了,作为傅太太的她,只能当做看不到。

她这一瞎便瞎了三年。

呵。

即使明知道他不爱她,娶她也不过是因为家里长辈的安排,甚至是因为她的算计,但是她却还是保留着一颗能融化他的心嫁给了他。

明知道他隔几天跟别的女人上报只是为了让她不痛快,她也不能有半分怨言,甚至还得在傅家长辈面前帮他兜着。

现在她才觉得过去三年的自己简直可笑。

第3章:她舍得了吗?

“傅惟砚……”江离看着手里的报纸,低声道。

报纸上的文章是她写好了让媒体发的,为了就是逼傅惟砚跟她离婚,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傅惟砚会拒绝。

傅惟砚离开后,江离又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一个晚上。

赵妈进来时只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烟味,房间里也是烟雾缭绕,再看江离,只见她单披了一件薄纱失魂般的坐在地上,靠着沙发。

她心疼的叹了一口气,淡淡道:“太太,刚刚江家那边来电话了,说是让您今天晚上回趟江家?!?

赵妈当然知道昨天晚上傅惟砚回来过,她也不意外天亮之后看不到傅惟砚,她早已习惯了傅惟砚从不留宿的习惯。

“嗯,我知道了?!苯牒莺莸奈艘豢谘?,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赵妈看了她一眼,满眼的心疼,这三年来江离是怎么过来的,她是一路看过来的,欲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到江离说。

“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我做好了小米粥,太太要是饿了就叫我,我给您端上来?!?

江离无意识的回应了一声之后,便又继续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

江家估计也是看到报纸上的新闻才会叫她回家,他们才是唯一会担心她的人,只是他们越是担心,她越是不知如何面对他们。

人是她选的,也没有人逼她嫁,她没有资格抱怨,更不应该让他们为她担心。

收拾了半天,化了一个淡妆,穿着能让她看上去气色跟状态都很好的衣服,但是看着镜子里依旧是毫无气色的自己,江离放弃了回夏家的念头。

拿起手机,江离拨了江家别墅的电话,开口便说:“周姨,我这边有点事,你跟我爸妈说我晚上就不回去了?!?

她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面色可以用化妆品遮盖,但是情绪却不能。

“小姐……”

“周姨,我先去忙了,记得告诉我爸妈?!彼低?,江离便挂上了电话,她只是害怕周姨继续问下去,所以才会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

尔后,江家别墅的电话再打来,江离也不再接。

没有回江家别墅,但是她还是出门了,比起在压抑的别墅里,她倒不如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

停车后,江离才发现,她竟然把车开到了娱尚。

娱尚,江城最大,最好,最多权贵出现的地方,是江离婚前最常来的地方,也是傅惟砚至今为止最喜欢来的娱乐场所。

“呵?!苯胱猿暗男α诵?,最后还是踏进了娱尚。

三年以后,这是她第一次踏进这里,倒是跟之前有了很明显的变化,但是不变的是,依旧这么热闹。

江离找了一个角落,点了一杯鸡尾酒,一个人看着周边的热闹。

心里突然冒起一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们什么都没有。

“江离?”突然一个女声从江离的头顶上传来,她下意识的抬头,便对上了那个许久不见的‘老友’,“真的是你,我还我以为认错了?!?

江离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娱尚遇到她。

乔希,江离的大学同学,见证她三年前的风光跟三年后悲惨的女人。再见到她,江离比自己以为的要平静许多。

“两年?三年了吧?!鼻窍R槐呋巫攀掷锏木票?,一边陈述的说,“我们快三年没见了?!?

“好久不见?!苯胨?。

她本以为乔希就像是见到她也会跟见过一个陌生人一样经过,却没想到乔希不仅不把她当陌生人,反而坐到了她的边上。

“跟傅总一起来的?”乔??戳丝唇胩礁滴┭夂竺飨糟读算兜牧?,尔后才又说,“自己来……傅总他们在顶楼举办part,要不要一起上去?”

昨天刚跟他提出离婚,今天却跟个没事人一样,不愧是江城最心狠手辣的人。

江离淡淡的笑了笑:“不了,我只是路过进来喝杯东西,我还有事,先走了?!闭硐肝⒌那樾髦?,江离平淡的说,“对了,我要离婚了?!?

虽然傅惟砚还没有签字,但是这个婚,她离定了。

看到乔希一脸惊讶后,江离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跟乔希说起这件事情,也许是因为今天乔希是她遇到的第一次认识的人,又或许她的本意只是想让乔希知道。

起身,欲要离开时,却听到乔希说:“你应该还不知道吧?!彼醋沤?,顿了顿,才又说,“娱尚的老板还没有换人?!?

乔希说完,江离的身体怔了怔,几秒之后却大步的向门口走去。

江离离开后,乔希上了顶楼,却不是去傅惟砚举办的part,而是推开门走进了另一间房。

房间的人看到进来的是乔希时,显然也很惊讶,只是不表现出来罢了。

乔希往沙发一坐,平淡的突出了五个字:“她要离婚了?!?

“她舍得了吗?”男人讽刺的说,他以为江离永远不会说出离婚这两个字。

乔希对面的男人没有表情,或者说他的表情除了一脸淡然、平淡之外,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他动了动的眉毛,却出卖了他。

“以你的车速,十分钟之内大概还能追的上她?!?

男人抬头看了乔希一眼,顿了几秒,尔后风一般的消失在房间里。

这两个人永远是这样,明知道对方不爱自己,偏偏放不下,但是自己又何尝不是?

想到这里,乔希讽刺的笑了。

他们三个,是一样的人,半斤八两,谁也说不上谁。

原本要离开娱尚的江离,偏偏在门口撞上了昨天在报纸上跟傅惟砚同框的女明星,对方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也不过跟江离一样高,却习惯性的以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江离。

也许是因为报纸的事,都以为她是江城傅总的女人,身边多得是愿意捧着她的人,谁也惹不起。

“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儿?没看到苏蔓姐吗,居然敢往她身上撞?”说话的人欲要扯上江离的衣服,但是却被她的眼神惊到了,瞬间止住了她的动作。

苏蔓晲了江离一眼,高傲的说:“娱尚什么时候低了档次?什么人都能进来?”

第4章:江离,你敢!

江离笑了笑,又是一个自恃清高的女人,如果没有傅惟砚加持在她身上的名字,她什么也不是。

“如果不是傅惟砚,你觉得你有能耐进娱尚?”江离说。

说起傅惟砚,苏蔓更是沾沾自喜,甚至挑着手指瞧,一脸得意道:“看来你很清楚我跟傅总的关系嘛?!?

江离一愣,半分钟后才想起来,外界只知道傅惟砚有妻子,却没有人知道她就是那个从未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傅太太。

她冷眼扫了苏蔓跟她身边的人,冷冽的问:“那你又知道我跟傅惟砚的关系吗?”

苏蔓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样子,江离看了只觉得好笑。

作为正室,却被当成小三般辱骂,她心里也不好受,如果没有她,昨天报纸上的女人就不会是苏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傅总已经结婚了,而这位……”她扫了一眼双手环胸的苏蔓,冷哼一声,“苏蔓小姐,不过是傅总在外众多女人之其一罢了?!?

欲要息事宁人,不料对方并不打算就此算了。

“不管如何,我现在是傅总的人?!彼章唤胨抵型吹?,就恼羞成怒,“本来我不想跟你计较的,但是现在……给我下跪道歉?!?

苏蔓指着江离,逼她。

欲要开口,却想到刚刚乔希说的话,傅惟砚在娱尚,娱尚的老板依旧是他,江离便打消了与苏蔓纠缠的想法。

“让开?!苯氩淮凰课露鹊乃?。

苏蔓看得出江离急迫的想要离开,以为是江离害怕了,就讽刺道:“早知道你惹不起,何必要逞口舌之快?”

“就是,只要你给苏曼姐下跪道歉,我们就让你走,不然……我们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走出娱尚的门?!?

什么叫做人仗狗势,江离总算是见着了!

面对这样的女人,江离知道再吵下去丢脸的也只会是她,尤其是她不想在那人的地盘上将事情闹大,更不想让傅惟砚看到这样的她。

如若不然,今天之后的江城,怕是再无苏蔓这号人了。

苏蔓的人一步一步逼近,江离只得步步往后退,最后被逼到墙角。

“下跪,道歉?!?

“苏小姐……”

江离刚要开口,恰好这时从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打断了江离的话,也阻止了苏蔓她们的动作。

“苏小姐这是要在娱尚闹事?”

虽然苏蔓自诩是傅惟砚的女人,但是她也清楚,傅惟砚最烦的就是给他惹麻烦的女人,所以她很清楚自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下一秒,苏蔓瞬间变成了无害的模样,柔声柔气的说:“这都是误会,我们正要进去呢?!彼低?,她狠狠的瞪了江离一眼,才急急拉着身边的人走去。

看着苏蔓她们离去,江离才松了一口气,这时旁边却响起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

“傅太太,好久不见?!?

这个声音江离认得,是陆放。

陆放看了靠在墙角,十分狼狈的江离一眼,还来不及再次开口,原本在他眼前的江离便跑着离开了。

江离不是没有想过会再遇到陆放,只是没有想到是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地点,这样的姿态与他重逢。

江离前脚刚刚到别墅,傅惟砚的车子也停在了别墅面前,看着刺眼的灯光,她心里一怔:完了。

“刚回来?”不知何时傅惟砚也走到了江离的面前,上下打量着她,“打扮得这么漂亮,回来的是不是过早了?”

说着,傅惟砚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才十点,对于成年人的夜生活而言,确实是早了点。

看到傅惟砚出现在这里,她确实是意外的,按理说她应该比傅惟砚更早离开娱尚才对,但是傅惟砚却比她更早回到这里。

收起了疑问,江离语气平淡的说:“过奖了,如果不是遇到你的那些花花草草,我大概会更加尽兴?!?

看着傅惟砚冷漠,毫无表情的脸,江离的心突然一下子揪了起来。三年了,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过来的,只知道现在她唯一的念头就是要跟傅惟砚离婚。

江离刚说完,傅惟砚便上前一步,捏着她的下巴:“别忘了,你在结婚协议书里承诺过什么?!?

江离自嘲的笑了笑,她怎么会忘记。

“后婚,傅惟砚的私生活我江离无权过问?”她讽刺的笑了,“我只说我会做好你的傅太太,并没有承诺我甘愿守活寡?!彼⒆鸥滴┭饪?,眼里却没有一丝情绪。

三年前的她,以为自己足够有魅力,拿下傅惟砚是分分钟的事,现在想来还真是太高估自己了,更是觉得无比可笑。

“江离!”傅惟砚咬牙切齿的喊着她的名字。

江离毫不畏惧的对上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如果你不同意离婚,那就等着我给你戴绿帽吧?!?

傅惟砚加重了捏着江离下巴的手,加重语气的说道:“江离,你敢!”

“傅惟砚,你应该知道的,连你的床都敢爬了,我还有什么不敢?”

她要离婚的念头,并不比她三年前非要嫁给傅惟砚的念头小。

“对,我差点忘了,你的本事?!备滴┭馔蝗蛔涞姆泶?,让江离心寒,面上却依旧平静,他接着说,“能当上傅太太的你,又怎么会简单?”

不禁傅惟砚,就连江离也十分讽刺的笑了笑。

是啊,她是不简单。

她永远无法忘记,三年前的那天,当睁开眼睛看到身旁的人是她的时候,傅惟砚眼里的愤怒跟恨意。

要不是她有先见之明,做好了万全之策,也许今天的傅太太就不会是她了,但是她多么想,那天只是一个梦。

江离看着傅惟砚,自嘲道:“既然你知道,就不要跟我谈条件,离婚吧?!?

“我以为,这句话应该是我说?!备滴┭庥锲降?,平淡到江离不确实他指的是那句话。

谈条件,还是离婚?

顿了话,傅惟砚又说:“谈条件,你觉得你配吗?”

他捏着江离的下巴的手往下移了移,圈着她的脖子,就好像只要轻轻一捏,就能把她掐断。

呵呵。

第5章:除非他死

果然是江城第一人傅惟砚,一句话就能把人堵死,只是她不再是三年前的她,她不再是一心想要讨好傅惟砚的她。

有时候,失望跟死心是一瞬间的事。

她甚至想不起来,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傅惟砚失望的,又或者对他根本就没有过期待,又何谈失望?

“三年前我能让你娶了我,三年后我就能让你把字签了?!?

话落,江离甩开傅惟砚的手,毫不留情的向着楼梯走去,她的决心跟毅力,傅惟砚不是看不到。

他看着江离的方向,眼神一狠,下意识的握紧拳头,低声念道:“江离?!?

江离知道,也许只有惹怒了傅惟砚,她才有离开的可能。她也知道,要想离婚,她可能要做的更多,甚至比她以为的要多得多。

自从在‘娱尚’遇到了陆放之后,江离已经好几天不敢出门了,总觉得,一出门便会遇到陆放。

她以为陆放去了美国,却不知道他何时回来的,还在那样尴尬的场面遇到他。

但是今天她却不得不出门,因为今天是傅老爷子的生日,傅老爷子是傅惟砚的爷爷,也她很敬重的长辈,所以她不能不去。

礼物她确实是不用担心,但是去参加宴会却不得不去买一套礼服,磨蹭了许多,她才决定出门。

却没有想到刚下楼,就看到了傅惟砚的助理陈珂笔直恭敬的站在门口,看着她的方向。

江离讽刺一笑,缓缓迈步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太太,这是总裁让我给您送来的礼服?!奔词顾栏滴┭飧氲墓叵等绾?,但是对江离却还是十分恭敬的。

江离顿了脚步,倚靠在门上,随意的打开陈珂手上的礼盒,一套黑色的礼服便展现在她的眼前。

傅惟砚倒是一点也不随意,或者说,是太过于随意了,让人送来的衣服依旧是他最爱的颜色跟款式。

下一秒,江离便将盒子合上,二话不说转身进屋。

陈珂一愣,跟着进去了,一路跟在客厅,沙发,待她落座,才将礼服放在她的面前。

却在刚要转身离开之前,听到她冷冽地说:“拿走?!?

“太太,这是总裁让您晚上穿着去参加傅老爷子的生日宴会的衣服,您这是?”

他不解,三年来,每一次参加傅家的宴会时,江离从来都是接受傅惟砚的安排的,这一次却……

“我再说一遍,拿走?!背络娌晃?,她再次冷冽道,“告诉他,除非他死,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穿黑色的衣服?!?

以前的她,为了讨他欢心,衣柜里全都是黑色的衣服,但是自从那件事之后,她再也没有穿过黑色的衣服。

她以为傅惟砚知道的,但是很明显,他并没有注意到。

江离说完,便起身,上楼了。

没有人看到的是,她转身上楼时那个讽刺跟心寒的表情。

黑色是傅惟砚最爱的颜色,也是每一个被打上‘傅总的女人’的人无一例外的都爱穿的颜色,而江离却恨透了黑色。

因为黑色是她这辈子永远都无法抹去、也是她永远不想回忆的记忆。

陈珂的出现,让江离没了出门的心情,最后也只是一个电话让人把她尺寸的最新款礼服送到别墅。

可是她却没有想到,今天晚上因为一件礼服发生了足以让江城上流社会嘲笑的事情。

——

傅惟砚还是派人来接江离,因为他们两人必须同时出现在傅老爷子的面前,江离知道,她又一次不得不在傅老爷子的面前跟傅惟砚装恩爱。

出门之前,她心里想着,这是最后一次,但是在见到傅惟砚的那一刻,她却改变主意了。

既然他每一次见到她都黑着脸,从来不给她面子,她为什么要迁就他,配合他?

傅惟砚沉着脸,江离的脸色就比他的脸色更难看。

来到傅家,下车后,傅惟砚才开口说第一句话。

“收起你的不屑,最好在爷爷的面前好好表现?!备滴┭庠诰嫠?。

江离淡淡一笑,提了提裙摆,才抬头看向他:“傅惟砚,你认为我凭什么配合你?”

以前是因为想要留在他身边,所以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只是现在,恰好相反,她也不愿再委屈自己。

傅惟砚没有想到一向听话的江离会突然反击,他皱了皱眉头,脸上的怒气更加明显,在江离看来,也不过是个笑话。

她提着裙摆,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傅家上下她都很熟,因为从小就喜欢傅惟砚,所以她几乎一有时间就会过来玩,也是因为江家就在傅家隔壁。

最先看到江离的还是最疼爱他的傅老爷子:“阿离你总算是来了,快来陪爷爷下棋?!?

江离的棋艺很好,也都是从小跟傅老爷子学的,老爷子早就把江离当成了自己半个孙女,知道江离喜欢傅惟砚之后更是欢喜得不得了。

傅家人说,比起傅惟砚,江离反而更像是老爷子的亲孙女。

这不,明明是前后脚一起进来,但是老爷子看到的却只有江离,而自动忽视了跟在她身后的傅惟砚。

“唯一能跟我棋逢对手的人也只有阿离了?!苯肼渥?,老爷子得意的说。

江离谦虚道:“那都是爷爷您教得好?!?

站在边上的傅惟砚看到前一分钟还黑着脸跟自己说话的江离,此刻却言笑晏晏的跟老爷子打趣,他嘴角的讽刺意味更深。

他不知道的是,江离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铺垫。

傅老爷子是江城举足轻重的长辈,今天又是他的八十大寿,来的人除了商业界人士之外,还有不少连着裙带关系进来的娱乐圈人。

江离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还能看到那天晚上在娱尚碰到的苏蔓。

更好笑的是,她跟江离穿了一件一模一样的晚礼服,只是江离身上的是清新的淡粉色,而苏蔓的则是傅惟砚最爱的黑色。

为了讨好傅惟砚,苏蔓也算是拼尽了全力了,明知道傅惟砚的妻子也会出席的晚宴,她却毫不惧怕的出现。

当苏蔓看到江离的时候,她眼里的不敢相信跟不屑让江离觉得,下一秒,她很有可能上前来撕了她的衣服。

“苏蔓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