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快3软件:罗源叶浙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怀了情人的孩子》

    发布时间:2018-11-16 13:02

    罗源叶浙安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我怀了情人的孩子是一部由作者“长江以南”著作的耽美小说,主要讲述了罗源叶浙安之间的爱情故事,两年前,罗源用一纸契约将叶浙安困在身边当情人。 两年间,他竭力讨好叶浙安,叶浙安却厌恶至极。 契约到期前夕,罗源怀孕了,本以为有了让叶浙安继续留在他身边的筹码,却突逢家庭变故。为了不连累叶浙安,他提前终止契约,“我们到此结束,叶浙安,你自由了?!?叶浙安的心蓦地空了。

    我怀了情人的孩子

    001.怀孕了

    罗源拿着B超单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兴奋得恨不得原地后空翻,一想到肚子里现在多揣了个崽,他忍住了。

    他掏出手机找到叶浙安的号码,正要拨过去,眼角余光处一个熟悉的人影朝他走过来,正是叶浙安。

    叶浙安今天没课,恰逢又是弟弟做透析的日子,便带着弟弟来医院,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罗源。

    “嗨,真巧?!甭拊床欢匕袯超单藏在身后,他想给叶浙安一个惊喜,但不是现在,“你怎么来医院了?”

    叶浙安看到他的小动作,却没在意,“带我弟弟做治疗?!?

    “哦?!甭拊从行┦?,还以为他会多问一句的。他四处张望,“你弟弟呢?”

    “在诊室?!币墩惆菜?,想了想,多加了一句,“我下来给他买水?!?

    罗源注意到叶浙安手里的商店马甲袋,里面除了有一瓶矿泉水,还有一个面包,一包卷纸。

    “弟弟他……还好吗?”

    叶浙安的弟弟患有尿毒症,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来,他都是靠着每周两次的透析维持生命,过得很辛苦,比他更辛苦的,是叶浙安。

    叶浙安是大学老师,四年前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原本有个光明的前途,没想到工作还没满两年,尚未成年的弟弟却在那个时候患上了尿毒症,兄弟俩都是孤儿,从小相依为命,治疗弟弟的重任便落到了叶浙安的头上。

    花完了家里的积蓄后,叶浙安拼命工作。大学刚毕业任教的老师工资低,上课之余,他做起了家教。

    家教工资高,却也难做,叶浙安没得选择,为了钱,他什么都要忍。只是有些事并不是忍就能过去的。

    学生中有个正在上初三的女生,叛逆,早熟,从叶浙安出现在她家开始,她就和叶浙安不对付,她觉得是叶浙安剥夺了她的自由,想方设法地处处刁难叶浙安。在各种方法都用过后,她走了极端。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叶浙安踩着点去到她家,女生的父母都不在家,她把叶浙安带到自己房间后,脱掉上衣扑到叶浙安身上,大喊着“救命”“强jian”,好巧不巧的,女生的父母就在这时回家了。

    一盆狗血就这么飘飘悠悠地砸到了叶浙安头上。

    之后的事情和所有小说里写的一样,学校为了维持名誉,不管事情是真是假,一律以开除叶浙安作为终点。

    叶浙安是个要养弟弟的人,丢了工作,和杀了他有什么分别,正当他绝望的时候,有个人跳了出来,说可以帮他,条件是和他签订一份合约,合约的内容是以情人身份和他共处两年。

    这个人正是罗源。

    罗源和叶浙安一样,也是一名大学留任老师,且比叶浙安还小两岁,叶浙安出事的时候他刚研究生毕业办完留校手续。

    罗源家里有些背景,他的父亲是本地的富商,和政fu某些官员有点千丝万缕的关系,权利不大,花钱请人彻查一件青少年性侵案却是绰绰有余的。

    于是,在叶浙安签下合约的一个星期后,事情查清楚了,叶浙安洗清冤屈,重新回到学校,和原来一样过着赚钱养弟弟的生活。

    只是,有些东西还是变了。

    比如他的生活中多了一个罗源。

    叶浙安停下乱七八糟的回忆,冲罗源点了点头,“还好?!?

    罗源仰着头,看着比自己高出小半个头的叶浙安,期待他能多说几个字,可惜就这么简单的愿望也是奢求,他扯了扯嘴角,“哦,那就好?!?

    之后又是无话。

    叶浙安先开口:“我上去了?!?

    说完也没管罗源还有没有话说,直接绕过他进了门。

    “我……”

    罗源刚开了个口,叶浙安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嘴巴张了半天,苦笑了一下,闭上了。

    他拿起B超单,看着图上亮晶晶的一小团,心里又酸又甜。

    002.叶老师,你看看我好不好

    回到家,罗源把B超单拿给他妈看,他妈看到单子上的内容,终究还是叹了一口长气,“当年你小叔叔就是这样,说怀就怀上了,把我们一大家子给吓傻了,好在他那对象是个靠得住的,想办法把他接到美国去生产,现在两人都在那边定下来,听说生活得还不错?!?

    罗妈妈一脸愁容,抬手抚摸自家宝贝儿子的头发,“谁能想到这种事还能家族遗传,源源啊,你放心,妈妈会跟爸爸说,让他到时候也送你去美国生,不会有事的,啊?”

    罗源把他妈的手从头上扒拉下来,撇着嘴道:“我又不怕,反正我是一定要生下来的,这可是我跟叶浙安的孩子,谁也别想阻止我?!?

    罗妈妈拍了拍他的手背,“放心,有妈妈在呢?!粤?,你告诉叶浙安了吗?他怎么说啊?”

    想到叶浙安,罗源的心往下沉了沉,他垂下眼眸,将心事掩藏起来,故作轻松道:“还没来得及呢,他今天好像挺忙的,我晚点再说?!?

    “好,你要赶紧说,这是他的孩子,必须要让他知道的,还有啊,你现在是肯定不能再去学校上课了,找个时间赶紧把工作辞了吧,辞了以后在家好好休息,妈妈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罗妈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罗源什么也没听进去,他还在想,到底该怎么跟叶浙安说,他无法想象叶浙安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反应,是惊讶,是慌张,是不可思议,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点开心,一点点期待呢?

    晚上罗爸爸回来,罗妈妈就跟他说了这件事,罗爸爸的反应比较奇怪,不高兴,也不愤怒,像是有点惆怅。罗源战战兢兢地挪到爸爸身边坐下,罗爸爸看着他,也和妈妈一样叹了口气,“要不是老早就知道你小叔叔的事,我是肯定要打死你的,可谁让你是我的宝贝儿子呢,爸爸现在没什么奢求,只希望你健康,平安,得偿所愿,你可别让爸爸失望?!?

    罗源靠在爸爸肩头,轻声道:“我会的,谢谢爸?!?

    *

    叶浙安抬手看了一下时间,离下课还有三分钟,他掏出口袋里震了快半分钟的手机按下拒接键,五秒钟后,一条短信出现在屏幕上:叶老师,今天是周五哦。

    叶浙安咬紧牙关,薄唇紧紧地抿起,本就冷漠的目光越加冷得像冰,他缓缓吐出一口气,一声“下课!”令下,抱起书和教案离开了教室。

    叶浙安和罗源的契约中,每周周五晚上到周日早上,他必须和罗源在一起,除非罗源有事,否则寸步不离,当然,这个在一起,除了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看电视看电影逛街压马路等一切罗源想做的事情,还包括一起做ai。

    罗源喜欢叶浙安,喜欢得不得了,最喜欢和他做ai,但是叶浙安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叶浙安本身是直男,在和罗源签下契约之前,他只把罗源当成自己众多同事中的一个,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罗源看上的。

    所以当罗源拿着那份契约书让他签的时候,他是震惊的,然后,巨大的愤怒包裹全身,他几乎是羞恼又愤恨地看着罗源,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罗源直白又热情地回道:“叶老师,我喜欢你,我想跟你上床?!?

    之后的一切都由不得叶浙安选择,为了救弟弟,他不得不在契约书上签下名字,不得不履行承诺上了罗源的床,他一边愤恨,一边施虐般的把怒气都发泄到罗源身上,然而下了床,他还是那个冷心冷情的叶浙安,任由罗源这个小火炉烧得再旺,就是融化不了他。

    就像现在,两个人明明在同一间房子里,却连眼神都没有交流一下。

    “叶老师,你看看我好不好?你已经一个星期没看到我了?!甭拊瓷斐鍪?,抚摸着叶浙安的脸,想把他的脸掰过来看自己。

    叶浙安拨开他的手,沉声道:“前天才在医院见过,你这么快就忘了?”

    “那连两分钟都不到,能算见面吗?”罗源鼓起腮帮子,说话的声音里带着很明显的委屈。

    叶浙安没说话,也没动,干脆闭上眼睛。

    罗源跨到他身上,捧着他的脸吻住他的唇。

    罗源伸出舌头,一点点地舔着叶浙安紧抿的唇,企图能将那封闭的门扉撬开,可惜努力了很久都没用,不禁有些丧气。

    他去亲叶浙安的眼皮,边亲边轻声道:“叶老师,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叶浙安睁开眼睛,冷冷地看着罗源迷离的双眼,一个挺身将他压在沙发上,捏住他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要做吗?”

    罗源的第一反应是做,但是一想到自己肚子里还揣着个崽子,他犹豫了,叶浙安冷笑一声,放开他往卫生间走去,罗源慌了,跳起来一把抱住叶浙安的腰。

    “别走……”罗源收紧双臂,手从叶浙安的衬衫下摆伸进去,叶浙安僵了一下,没动。

    “我……要做的,叶老师我们做吧?!?

    罗源滚烫的手掌在叶浙安的小腹和腰间游移,叶浙安按住他的手,一把捞起罗源扔在卧室床上。

    叶浙安不是个粗暴的人,但是对待罗源,他很少有耐性,尤其在床上,仿佛完成任务一般,又像只是发泄,从来不顾罗源舒不舒服,是不是享受到了。

    罗源却不在乎,对他来说,能和叶浙安睡在一起已经是赚到了,就算叶浙安上他只是碍于契约,他也还是高兴。

    没有前戏,叶浙安咬着牙,动作很是凶狠,目光却始终清明,他能察觉出今天的罗源有什么不一样,但他不愿去多想,蹂躏、践踏的快感让他只想狠狠地在这个人身上发泄。

    003.愤怒,心痛

    第二天早上,罗源醒过来的时候旁边的被窝已经凉透了,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七点还没到。

    叶浙安不用每天早起打卡,但多年照顾弟弟的生活让他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就算和罗源睡在一起,也从不睡懒觉。

    回忆起昨晚的疯狂,罗源一阵脸热,然后突然又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他连忙摸摸肚子,自然什么也摸不出来。

    昨晚的性事虽然享受,还是让他心有余悸的,他想,以后绝对不能这样了,为了小家伙,他也要忍。

    这个小家伙不但是他和叶浙安的亲生孩子,也是他接下来能不能继续和叶浙安在一起的筹码。离两年契约结束还剩下不到两个月了,这个孩子来得真是时候。

    叶浙安骨子里是个心软的人,如果知道自己要当爸爸了,一定不会对他弃之不顾,这个孩子,就是他和叶浙安之间唯一的连系,有了这个孩子,就算叶浙安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他,也无法抛弃他。

    想到这里,罗源嘴角溢出一丝微笑,虽然苦,却也甜。

    罗源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客厅里传来开门声和关门声,应该是叶浙安出去后又回来了,他连忙坐起来,随手披了件衣服跑出去,“叶老师?”

    叶浙安刚进门,正站在门口换鞋,听到声音他抬起头,看见罗源全身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白衬衫,那衬衫还是自己的。

    叶浙安的体格比罗源大一些,衬衫穿在罗源身上将将包住屁股。罗源皮肤白,身上布满昨晚疯狂时留下的痕迹,此时透过白衬衫若隐若现地呈现出来,无端给人一股淫靡的感觉。

    叶浙安觉得喉咙有些干,他撇开视线,将手里提着的早餐放在桌上,“冰箱里什么都没有,随便吃点吧?!?

    这间房子是当初罗爸爸给他买的,离学校近,罗源刚考上研究生的时候就住在这儿,后来有了叶浙安,就和叶浙安两个人住在这儿,虽然叶浙安每个星期只来两个晚上,但他还是把这里当成他和叶浙安两个人的家。

    “冰箱里空了吗?那我打电话让阿姨买了送来?!彼约翰换嶙龇?,有时候想吃了就找家政阿姨买了菜送过来帮他做,或者周五周六叶浙安来了做,但是最近他胃口不太好,看见什么都不太想吃,就没叫人送来,冰箱也空了好久。

    “不用了,中午之前我出去买?!币墩惆菜?。

    “那我跟你一起去,我好久没去超市了?!甭拊闯墩惆沧呓讲?,仰头看着他,眼神里全是期待。

    两条白到晃眼的长腿落入叶浙安的眼里,他皱了皱眉,移开视线。罗源以为他不愿意,有些失落,识相地不再勉强他,笑笑说道:“那你去吧,我在家等你?!?

    叶浙安转身去厨房拿了两个盘子,把早饭码在盘子里,坐在桌边吃起来,也没管罗源还站在桌边看着他。

    罗源站了一会儿,转身进了卫生间。直到卫生间里传来水声,叶浙安闭上眼睛,又重又缓地吐出一口气,眼神里似乎有什么闪过,只是一闪而逝,快得连他自己都没捕捉到。

    吃完早餐,叶浙安坐在餐桌边做教案,罗源坐在旁边看着他,他趴在桌上,侧头盯着叶浙安的脸,眼神里毫不避讳地写满了痴迷。

    叶浙安习以为常,一个小时连头都没抬一下,等他做完后抬头看罗源,罗源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叶浙安微哂,又有些疑惑,昨晚虽然做得疯狂了些,后来也睡了不少时间,怎么大上午的就开始打瞌睡。

    正思考着,罗源慢慢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叶浙安正在看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叶老师你好啦?我没有打扰你吧?”

    “没有?!币墩惆彩栈厥酉?,将桌上的书本收起来,站起来拿起钥匙就要出门,“我去超市?!?

    “叶老师,”罗源也跟着站起来,表情明显还是带着期待,“叶老师我们当初说好的,每个星期的这段时间,我们去哪里都要一起的?!?

    叶浙安微顿,不说契约还好,说到契约,当初的耻辱感又重新泛起,他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转身往门口走去,“给你三分钟?!?

    罗源眼睛一亮,连忙往卧室跑,边跑边喊:“叶老师我很快的!很快的!”

    他跑回卧室随意从衣柜里翻了条九分裤出来套上,上面还穿着叶浙安的衬衫,索性也不换了,直接将衬衫下摆塞进裤子里,光脚穿一双板鞋,就冲了出去。

    叶浙安正站在电梯门口,听到他出来了,摁下下行键,然后盯着电梯门一动不动。

    罗源往他身边靠了靠,直到两人的手臂贴在一起,然后看着电梯门上倒映出的一双人影,笑得像个热恋中的孩子。

    电梯到了,门打开的时候,里面站着几个男的,他们盯着罗源,脸上忽然露出古怪又猥琐的表情,叶浙安皱了皱眉,转头去看罗源,脸色瞬间就变了。

    他二话不说,拉着罗源往家门口走,罗源不明所以,被他拖着走的时候差点摔一跤,他叫道:“叶老师你怎么了?”

    叶浙安把他按在门上,语含怒意道:“你是不是一天不发骚就过不下去啊?啊?”

    除了刚开始的几个月,叶浙安已经很久没对他说出这么伤人的话了,罗源一时接受不了,眼睛蒙上了一层水汽,他看着叶浙安,不敢眨眼睛,生怕眼泪掉下来让叶浙安更加看不起他,“叶老师,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叶浙安扯开他的领口,露出一边精致的锁骨和浑圆的肩膀,以及锁骨一周青紫斑驳的性痕,他恶狠狠道:“你想让大家都看见你身上的东西吗?你想让大家都知道你昨晚刚被人操过吗?你想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个天天趴在床上等着被人操的骚.货吗?你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罗源是个没有男人就不行,没人捅.屁股就会死的贱货?!啊?!”

    罗源再也忍不住,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落下来,一颗颗砸到叶浙安的手上,烫得他差点把手甩出去,他盯着罗源的眼睛,那双他第一眼看见觉得很漂亮,之后就没有再好好看过的眼睛,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觉。

    004.同床异梦

    叶浙安不喜欢罗源,甚至在契约事件后厌恶他,罗源知道,一直都知道。

    有时候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挺贱的,用两年的时光痴缠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最后得到了什么?

    轻视,冷漠,厌恶,怨恨。

    罗源想过放弃,可每次一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和他的叶老师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不能和他肌肤相亲一起做ai,也许不久后,他的叶老师会和别人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做ai,一想到那些画面,罗源整颗心都揪了起来,针刺似的疼。

    疼,什么时候不疼呢?和叶浙安在一起的一年零十个月,每一天都是疼的,但是这疼里至少还夹杂着甜,至少他知道,叶老师暂时还是他的,如果真的放弃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过一天少一天,过一天享受一天,他就是这么贱啊。

    只是现在,叶浙安对他的不满好像达到了一个顶峰值,是知道契约快到期了,不愿意再忍了吗?

    走道里没有窗户,只有一盏微弱的壁灯,叶浙安背对着灯,莹白的光线倾泻下来,将他线条分明的脸照得忽明忽暗,无端给人一股阴森的感觉。

    罗源委屈,眼泪滴滴答答地往下砸,有几滴滚进领口,落在斑驳的青紫处,在那儿停留了半秒,直接滚进衬衫内。

    叶浙安吼完,清醒过来,看着这样的罗源顿觉心口有些刺疼,他攥紧手中罗源的衣领子,将他生生往上拔高了几公分,两人的脸离得更近了。

    罗源不知道怎么想的,搂住叶浙安的脖子亲了上去。

    但也就那几秒,舌头还没来得及伸进去,就被叶浙安拉开了,“罗源,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罗源抱着叶浙安的脑袋,两手五指张开,十指扣住,包住他的后脑勺,用力将他的脑袋往自己这边拉,边拉边小声呜咽:“叶老师,你别这么说我,我就只对你……只对你这样,我只想让你操……”

    叶浙安额头抵着他,望进他的眼睛,眼里闪动着让人看不懂的光,罗源勾着他,再一次尝试着把嘴唇送上去,叶浙安脸一偏,罗源亲在他脸上。

    两人都没动,这个吻停留了将近半分钟,罗源慢慢将唇移开,他没有放开叶浙安,勾起手臂抱住他,把自己的脑袋搁在他肩上蹭着,讨好中带着点撒娇,“叶老师别生气了,我不去超市了,我在家等你回来好不好?”

    叶浙安慢慢松开罗源的衣领,将他推离自己,视线从他凌乱敞开的领口掠过,凉凉的,他往后退了两步,不耐烦地催促:“进门去,我很快回来?!?

    罗源顺从地“哦”了一声,转身在门上输入密码,开门进去了。

    门关上,叶浙安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转身走进电梯。

    当天晚上,罗源破天荒地没再缠着叶浙安,自己洗完澡就爬到床上玩手机,叶浙安整理完下一周要用的教学资料,回到卧室想拿身干净衣服去洗澡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睡着了——上半身靠在床靠上,脑袋歪在一边,嘴巴微张着。

    这种姿势难免流口水,罗源也不例外,嘴角亮晶晶的,眼看着就要往颌骨处流去,叶浙安冲过去,从床头柜上抽了张纸巾覆在他嘴角。

    叶浙安动作很快,动静却很小,力度也控制在不弄醒罗源的程度上。他用纸巾将罗源嘴角的口水吸干净,直起身体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将纸巾团了团,扔进垃圾桶。

    他重新弯下腰,一手穿过罗源的脖颈,一手穿过他微曲的腿弯,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他并没有把人抱太高,只是把他稍微往下挪了几十公分,让他的脑袋能正好睡在枕头上。

    罗源似乎很累,整个过程都睡得很沉,呼吸都没变。

    叶浙安将人放平,抖开被子帮他盖上,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等他洗完澡出来,罗源已经抱着被子滚到大床中间,四仰八叉地将整张床都占了。

    这个房子还有一个侧卧,但是侧卧没放床,能睡觉的只有这一个房间。叶浙安没辙,只能再次做苦力,把罗源抱起来送到床的另一侧,自己在床的这一边躺下来。

    半夜,叶浙安迷迷糊糊间觉得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半边身体都是麻的,醒过来发现,罗源跟只树袋熊似的抱着他,手还勒着他的脖子。

    罗源体凉,每次睡觉都会缠着他,他推开几次没用索性就随他去了。

    这次他照例推开罗源,罗源照例贴上来,几次之后,他习惯性地放弃了。

    罗源今晚似乎特别黏人,抱着他的时候很用力,隔着两层轻薄的睡衣,皮肤紧贴在一起,很容易让人产生某种冲动,叶浙安用力撑开他的手,在他胳膊之间侧了个身,和他面对面躺着。

    折腾了一会儿,睡意跑没了,叶浙安索性睁着眼睛,就着窗外的月光打量面前和他鼻息交缠的人。

    清爽的额头,浓眉,细长上翘的眼缝,高鼻梁,薄唇,温和的下颚线条,秀气却不女气,有一种介于少年人和青年人之间的干净气息。

    罗源皮肤很白,在不甚清晰的月光下有点反光,呈现出一种朦胧的莹润光泽。叶浙安伸出手,将手置于他脸上皮肤半公分,手一抖就能碰上的地方,若即若离。

    印象中罗源的脸很滑,接吻的时候能感觉到。他从来没主动摸过他,甚至都没好好打量过他。

    罗源睡得很熟,眉宇中间一直拧着,像凹凸不平的沟壑,叶浙安将大拇指置于上面,轻柔缓慢地搓揉,企图将那沟壑搓平。

    罗源睁开眼睛,目光有些迷茫,他瞪着一双黑眼珠子,直直看进叶浙安的眼里。

    “叶老师,你在干什么?”罗源开口,说话时撅起的唇一下一下地从叶浙安唇上划过。

    叶浙安没动,罗源又道:“叶老师,你半夜不睡觉,看着我干什么?”

    他轻巧地翻身,趴在叶浙安身上,用下ti轻轻剐蹭着叶浙安的胯,“叶老师,想要吗,我帮你咬好不好?”

    叶浙安眼睛里染上了浓重的情yu,天太黑,他不怕罗源看到,他抓住罗源的肩膀,将他掀起来甩到一旁,慢慢地坐起来,“不想睡就起来把你周一上课要用的教案做了,周一早上第一节就有你的课,你可别忘了?!?

    罗源捂着肚子,舒展手脚在床上躺平,给自己盖好被子,“不用了,我请假?!?

    叶浙安愣了一下,转头去看罗源的脸,罗源已经闭上了眼睛?! ∷瓶蛔?,下床往浴室走去,“随便你,要请假自己找人代课,别烦我?!?

    005.罗源旷工

    叶浙安天亮就走了,今天是星期天,他要回去照顾弟弟。

    他给弟弟请了个保姆,平时没空在家的时候由保姆照顾,每个星期天给保姆放一天假,他回去接手。

    回家途中去了趟超市,买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和一天的菜,他打算今天好好给弟弟做几个像样的菜补补身体。

    当初签下契约的时候,罗源除了帮他摆平那件事,还答应他一个条件,未来如果弟弟找到肾源,罗家愿意帮他支付全部手术费用。

    所以这两年叶浙安过得没那么辛苦了,时间充裕,钱也能存下一些,对弟弟偶尔的小要求也能满足。

    比如弟弟喜欢画油画,买完菜后,他转去店里给弟弟买了两盒进口的油画颜料,还有一本他喜欢的画册。钱花了不少,但是为弟弟花,他不心疼。

    叶浙安家在一栋老旧的居民楼里,外观看上去不怎么样,家里布置得还算整洁干净。

    到家的时候保姆刚洗好碗,正准备要走,看见他进来,连忙接过他手里的菜往冰箱里放,“小西早上吃了挺多,精神也不错,现在正坐在床上看书呢,说等你回来了想和你一起看电影?!?

    叶浙安把颜料从马夹袋里拿出来,用指甲把上面写着价格的标签抠掉了,“我知道了,谢谢你刘阿姨,对了?!?

    他从外套内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刘阿姨,“这是上个月的工资和这个月的买菜钱,你点点?!?

    “哎,”刘阿姨把手在围裙上抹了抹,接过信封摸了一下,没点,直接塞进口袋里,笑道,“小叶你做事我放心,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明天早上我买好菜直接过来?!?

    叶浙安:“好,辛苦了?!?

    刘阿姨解下围裙,拎着垃圾离开了,叶浙安在客厅站了一会儿,拿着颜料打开卧房门走了进去。

    卧室的大床上,一个年轻的男孩正倚在床头看书。男孩和叶浙安长得很像,二十多来岁的样子,个头不小,却瘦得厉害,皮肤呈现不自然的白。

    看到叶浙安进来,他放下书,咧着嘴笑起来,“哥,你回来啦?!?

    叶浙安走到床边坐下,摸摸弟弟的头,柔声道:“在看什么?”

    叶丞西把手里的书合上,竖起封面给叶浙安看,“这是你帮我从你们学校图书馆借的小说,你忘啦?”

    叶浙安看了一眼封面,《十八岁出门远行》,作者余华。

    一段尘封的记忆涌入脑海。

    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一阵弟弟情况不太好,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他打算去图书馆借几本小说给他。那天晚上,他住在罗源家,看到罗源家桌上有几本书,书脊上贴着学校图书馆的标签,其中有一本就是《十八岁出门远行》。

    罗源洗完澡出来,看见叶浙安正在翻那本书,问道:“叶老师看过这本书吗?”

    “没看过?!币墩惆菜?。

    罗源走过来,从叶浙安手里把书抽出来,翻到其中一页,读道:“公路高低起伏,那高处总在诱惑我,诱惑我没命奔上去看旅店,可每次都只看到另一个高处,中间是一个叫人沮丧的弧度……”

    罗源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叶浙安的眼睛,嘴唇一开一合:“我做出了一次次努力,一次次地降低自己的底线,可要在黄昏之前找到旅店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我该怎么办?”

    叶浙安回视着他,罗源猫一样的眼睛里含着情,叶浙安移开视线,转身进了卧室。

    第二天早上离开前,罗源把那本书递给他,“这书我刚借,觉得还不错,挺适合你弟弟看的,拿去给他看看吧?!?

    叶浙安没拒绝,拿回来给了叶丞西,说是自己在学校图书馆借的。至于叶丞西看没看,他没在意。

    之后他把这件事忘了。仔细算来,这书从罗源那拿回来到现在,有三个多月了,怕是早就过了图书馆的还书日期。

    “这书你之前没看?”

    叶丞西用指腹轻轻按压着封面上书脊和书页之间的那条折痕,浅笑道:“看过好几遍了,再温习一下?!?

    叶浙安问:“好看吗?”

    “不好看怎么会看那么多遍?”叶丞西冲他哥调皮一笑,“哥,你怎么会问这种傻问题?”

    叶浙安捏了捏弟弟的脖颈,“你喜欢就好?!?

    他把颜料和画册放在叶丞西腿上,“哥哥给你买的,好好用?!?

    叶丞西低着头没出声,叶浙安以为他不喜欢,伸手要拿回颜料,被叶丞西一把按住。

    “怎么了小西,不喜欢哥哥去换一个,你别难过?!币墩惆睬嵘参?。

    叶丞西摇头,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喜欢啊,特别喜欢,但是这个好贵啊?!?

    叶浙安松了口气,抬手帮弟弟抹眼泪,“没事,哥哥有钱,你快生日了,就当哥哥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叶丞西用手背抹眼睛,又哭又笑,“谢谢哥哥,我会好好用的?!?

    叶浙安宠溺地笑笑,“你喜欢就好?!?

    星期天,叶浙安给弟弟做饭,陪弟弟看电影,看书,在家待了一整天。周一早上去学校上课,上午第一节他所带的班级的隔壁正好是罗源的课,但是他中途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发现隔壁的老师并不是罗源。

    想起前一天罗源说的话,叶浙安心里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下课前十分钟,叶浙安留给他们自由讨论,他坐在讲台后面,鬼使神差地点开了和罗源的对话框,看到上面一大串罗源发来的消息,而自己却一条都没回过。

    他点开输入框打字:怎么没来上课?

    犹豫了一下,摁了“发送”。

    一直到下课,罗源都没回过来。

    叶浙安看着一大串罗源的消息框下自己那条突兀的得不到回应的消息,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他这是在干什么呢,厌恶的人终于不来骚扰他了,不是好事么,他怎么还上赶着往上贴?

    今天满课,上午的课结束后,叶浙安没有回家,他在学校食堂随便吃了顿饭,打算到行政楼一位相熟的老师那儿坐一会儿打发时间。

    刚走进大楼,前面楼梯拐角处一个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如果他没看错,那人正是罗源。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国外彩票官网 六尾公式规律 体彩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两码中特准 山东快乐扑克3限号 新11选5杀号公式技巧 内蒙古快三开奖金额 南方双色球重号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 排列三在线开奖直播 3d侠 电子游艺厂 两码中特期期准免费中特永久公开 广西彩票中心 重庆快乐十分杀号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