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3:慕以瞳温望舒小说阅读免费《爱念成殇慕以欢》

发布时间:2018-11-16 13:02

慕以瞳温望舒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爱念成殇慕以欢慕以瞳温望舒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爱念成殇慕以欢里,主要介绍了慕以瞳温望舒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下面就去看看这本言情小说吧。清晨的阳光穿透窗帘,丝丝缕缕洒进来??掌懈《抛蛞共辛舻拿勇谊用亮W?,和淡淡灿然的金色光芒融为一体。男人弯身坐在床边,凝着床上睡意正酣的小女人。昨晚把她折腾的狠了,她扑腾着上来掐他的时候,他顺势又按着她坐下去。

爱念成殇慕以欢

第1章 咱们温柔点

浪漫的告白现场。

慕以瞳伸手接过于征递来的玫瑰花,低头轻嗅。

“以瞳,我,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玫瑰花挺好的,人也不错。

抬起头,她笑靥如花,踮起脚尖凑近于征。

这亲密的举动让远处围观的群众以为告白成功了,激动的欢呼雀跃。

“不好?!?

慕以瞳用两个字,宣判了于征死刑。

“为,为什么?”

“因为……”

人声鼎沸,烟花漫空。

慕以瞳勾住于征的脖颈,贴近他的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语:“我今天要去上一个男人的床?!?

……

四九城,NT酒店。

慕以瞳从出租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看酒店的荧光夜牌。

NT,nightmare,意为梦魇。

真是讽刺,估计这个晚上,将会成为她永远的梦魇吧。

2048号房。

从口袋里掏出备用房卡,她刷开了门。

一进门先看见那张大到离谱的床,浴室传来水流声,估摸他在洗澡。

慕以瞳在床尾凳上坐下来,两腿并拢,规规矩矩,眼观鼻鼻观心。

不一会儿,水流声停止,接着浴室门“哗啦”一声打开。

她抬眸看去,就见男人下身围着一条白色浴巾走出。

立刻站起身,慕以瞳恭恭敬敬的叫人:“温先生?!?

温先生大名温望舒,温氏集团总裁,四九城真真正正的权贵,今晚她的金主大人。

身材不用说,上佳,长相更不用说,上上佳,最重要的是身价,那是上上上佳。

丹凤眸睨了慕以瞳一下,温望舒扔了手里擦头发的毛巾走过来。

“慕,以……”他的声音也是好听至极,富有磁性。

“瞳。瞳孔的瞳?!蹦揭酝踊?。

温望舒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女孩,手里的动作却不如他的表情柔和。

修长的手指落在她衣领处,眼看他就要动手。

这架势,不像是正常脱衣服。

“温先生,别……”细眉微蹙,慕以瞳伸手握住温望舒的手腕。

“怎么?既然出来卖,规矩还不懂?”

“不是?!蹦揭酝宋峦娉胺淼幕熬透α?,那笑容明媚的像六月的阳光,硬生生晃了他的眼。

轻轻拉下温望舒的手,慕以瞳自己把衬衣脱了扔地上,又背着手去解小可爱的暗扣,“我是说咱们温柔点,别搞得跟强jian似的,您说呢?”

最后一句话,她轻咬尾音,眉梢上挑,看的温望舒下腹一热。

大掌握住她纤细的腕子,温望舒把她摔在床上,利落的除去她的衣服。

顺从的躺在男人身下,慕以瞳突然有点紧张,在温望舒俯身亲吻她脖子的时候说了句:“温先生,我是第一次,您能不能……”

“谁不是?!?

颈窝里的人咕哝了一句什么,慕以瞳没太听清,下一秒,撕裂的疼痛让她不禁惊呼出声。

“疼,我疼……”

适当的示弱能够使自己少受伤,那么就没必要矫情。

藕臂缠上他的脖颈,慕以瞳表情羸弱的求饶。

这样的示弱让男人心生怜悯的同时也激发了体内的暴虐因子。

爱情动作持续了整整一晚,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才停歇。

慕以瞳不知道自己被做了多少次,迷迷糊糊间,她只清楚两件事。

父亲的远扬,有救了。

她在远扬百分之20的股份,也到手了。

第2章 我一个金主还不够

7年后。

北国。

空凋开的很足的酒店房间,床头灯映照出一片暧昧。

“不要……放开我呀?!?

黑色风暴在凤眸底愈演愈烈,男人喉间发出一声不悦的咕哝,手臂探出,准确无误的扣在想要爬走的女人脚踝上。

微一用力,女人低呼,重新被男人困在身下。

“你要干什么呀!”女人转头,娇滴滴的矫情了一把。

男人冷嗤,卷了她的耳珠在嘴里咂摸滋味,“我要,做死你?!?

“不行了!”

“呵呵,这就不行了?乖,你行的,要不要试试?”

那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北国的雪大的压弯了树梢,漫天的飘絮,细细绒绒。

*

“靠!温望舒,你就不能下手轻点!”

浴室里传出女人不满的咒骂声。

温望舒披了浴袍,从床上起身往浴室走。

斜斜靠在门框上,他薄唇轻扬,看着浴室里对镜查看伤势的小女人。

“怎么了?”一句不咸不淡的关心,彻底惹怒了慕以瞳。

她面向温望舒,指着自己脖颈间和大腿内侧的咬痕,“你属狗的?还有这里!”

腰间叠加的指痕。

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温望舒冷笑:“我的资源,你以为那么好到手?”

慕以瞳怒急,却只能瞪着他。

不过让他帮着自己引荐几位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他就这么下死手的弄她。

“出去,我要洗澡!”

“不一起?”

“对不起,我对和温总的鸳鸯浴没兴趣?!?

抬步走过来,慕以瞳娇媚一笑,一推一关一锁,成功将温望舒逼退浴室。

不甘心的捶了下门,听到里面传出她哼歌的声音,他咬咬牙,转身去了外间的浴室。

幸好温望舒是个极为守信用的人,这一点,慕以瞳深有体会。

晚间,他携她参加了了北国商业峰会的先前聚会。

来这里的可都是商业巨子和业内巨头,能得到这里随便一个人的合作机会,远扬都将更上一层楼。

九层的水晶吊顶灯耀眼夺目,悠扬轻缓的钢琴声悦耳。

宴会厅里,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慕以瞳穿一身黑色,鱼尾长摆曳地,后背深V,大露美背。

红唇性感,眼尾勾勒的眼线叫个妖娆。

挽着温望舒的手臂,她一路款款而来,到场便是焦点。

温望舒一身藏青色手工定制西装,衬的身形修长挺拔。

凤眸落在身边女人脸上,见她一双大眼光芒四射,他心生恼怒,搂紧了她的细腰。

“我一个金主还不够你傍的?这么着急寻找下家?”

慕以瞳暧昧一笑,往温望舒颊上一吻,“咱们虽是长期合作关系,我也不能只坑你一人不是?这点职业操守该有得有,再说,我也舍不得?!?

“滚!”温望舒推开她,厌恶的赏给她一个字。

长腿一迈往前走,他从西装口袋里抽出白色帕子,擦她刚才吻过的地方。

慕以瞳“啧”了一声,花蝴蝶一样扑向宴会厅男人聚堆的地方。

一个小时后,她已经手握三大资源,乐的花枝乱颤。

代价是,被灌了不少酒,头晕晕的。

四处去寻温望舒,见他正和一个妙龄女孩子聊得热切。

细眉一蹙,慕以瞳拖着长裙走过来。

缠上温望舒手臂,她不顾面前女孩子青白交错的脸,软着声音撒娇:“我累了,我要回酒店?!?

第3章 你让我恶心

温望舒闻见她浑身酒气已是怒急,凤眸暗藏冷意,他毫不留情的拨弄开她的手臂,“自己坐车回去?!?

慕以瞳也不恼,反而笑眯眯的,“好的呀,我刚才碰见宋家的公子,他正好顺路要捎我一程,那我过去啦?!?

她话落,脚还没等迈步,细腰就被箍住。

温望舒带着她往宴会厅门口方向,一阵风似的。

慕以瞳嘴角始终扬着,抽空回眸看了眼被冷落在原地,一脸不敢置信的女孩子。

跟她玩,嫩得很。

她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已经爬上温望舒的床了。

要是时间够,慕以瞳真想教她几招。

与其装作清纯小百合对温望舒含羞带嗔的笑,不如直接脱衣服来的干脆。

堪称暴力的把慕以瞳塞进副驾驶,动作过大,害她的头狠狠撞在车顶。

温望舒打开驾驶座车门坐进来,就看见她泫然泪泣的捂着脑袋瞪着自己。

那一汪,眼波秋水,波光潋滟。

红唇微微嘟起,娇艳欲滴。

欲/念横生,温望舒恨她轻易就能勾起自己的欲,也恨自己对她没自制力的瘾。

“看什么!安全带!”

慕以瞳还算乖顺,听他语气隐忍,生怕惹怒了他再把自己丢出去,赶快扯了安全带系好。

要知道,北国现在可是零下,她这身礼服,出去就得冻死。

启动车子,温望舒开的飞快,握住方向盘的手背青筋爆出。

慕以瞳光是系着安全带还不够,手紧紧握住车顶上方的拉手。

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你,你没喝酒吧?”

温望舒冷冷一笑,猛踩油门,“你以为我是你?”

“你什么意思?”慕以瞳哼哼。

温望舒却突然踩下煞车,将车子停在路边。

凤眸瞪视前方,他喘着粗气,整个人比北国的天气还冷。

逼仄的空间,慕以瞳渐渐被他逼的近乎窒息。

“今晚,”顿了一下,温望舒转头看向她,凤眸如鹰隼般犀利,潜伏的猎豹般残忍,“你撩了几个男人?”

他紧紧盯着她,好像她说错一句话,就会被他当场大卸八块。

慕以瞳缩缩脖颈,在考虑说好听的假话还是难听的真话之间犹疑。

真话她必定难逃此劫,假话,他最讨厌别人说假话。

不管哪个,都是难解的死结。

深吸一口气,她豁出去了:“三,三个?!?

“好,很好?!彼α?,笑意不达眼底,只是嘴角轻轻勾起。

半分钟过后,车子绝尘而去。

慕以瞳抱住手臂,哆哆嗦嗦的站在路边,对着远去的车屁股骂爹骂娘,大声问候了温望舒祖宗十八代。

该死的!

他竟然真的就这么把他丢在路边,临走前还淡淡的对她说了句:“慕以瞳,你让我恶心!”

呵呵,恶心吗?

她自己何尝不恶心自己?

上下牙齿打颤,慕以瞳往前动了一步,全身就跟被人用针扎一样刺骨的疼。

等她好不容易拦了出租车,爬上车时,都快没知觉了。

车内的暖气让她缓过劲儿,她一字一顿报出酒店名,准备杀回去跟温望舒那个混蛋同归于尽。

可当她回到酒店,得到的消息却是,温望舒在半小时前启程回国了。

明天就是商业峰会,他却选择这个时间回国,看来自己这次把他气得不轻啊。

第4章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温望舒住的这间酒店是北国最顶级,一晚上就要好几万,他走了不要紧,关键他还把房间给退了。

慕以瞳看着服务生拉出自己的行李箱,气的脑仁生疼。

拿起手机,她霹雳啪啦的一顿按键,给那个冷漠绝情的男人打电话。

他竟然不接!

往酒店大堂休息区的软皮沙发上一坐,手里没放弃按重拨键,慕以瞳对服务生眨巴着眼睛,“麻烦你,能不能给我一杯热水?”

男服务生被那双媚眼飞的腿都软了,红着脸点头,把慕以瞳那个骚包的红色大箱子立在沙发边,转身跑着给她倒水去了。

“喂?!?

手机里终于响起温望舒的声音。

慕以瞳咬牙,出口的话却是:“亲爱的,你怎么忍心丢下人家一个人就走了,没有你在,人家很怕的?!?

“说人话?!?

淡淡的三个字,将慕以瞳打回原形。

“温望舒,你欺人太甚!你小心眼!你不负责任!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我以为你很清楚,难道是昨晚感受的还不够深?”

昨晚……

想到昨晚他把自己这样那样以后又那样这样,慕以瞳一阵脸热,咬牙咒骂一句:“秦兽!”

温望舒冷哼一声,慢条斯理的说:“没事的话,挂了?!?

“哎!”叫住要挂电话的男人,慕以瞳语气可怜又委屈:“你真的走了,我怎么办?”

“愿意为慕小姐鞍前马后的人多了?!?

好!

跟她闹别扭是不是!

“你说对了温望舒,你走吧!你前脚走,我后脚就上男人的床。唔,今晚招谁侍寝呢?让我想想?!?

伴随她故意的挑衅,通话结束。

温望舒死死瞪着手机,太阳穴青筋都爆出。

冷冷一笑,他打开车窗,直接把手机丢了出去。

……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慕以瞳回到四九城。

纤细笔直的长腿裹在黑色的皮裤里,小吊带,外面套一件半长的粗线毛衣,黑超遮面,长发披肩。

许平川快步迎上来,“慕总,欢迎回来?!?

“小川川,我好想你啊!”慕以瞳张开手臂就要给她的贴身小秘书一个拥抱,却被他蹙着眉躲开。

嘟起红唇,她娇嗔道:“哎呀,你这个人没劲透了?!?

“行李呢?”

一指身后,只见一个身材健壮的外国男人拉着一只骚包的红色行李箱追上来。

许平川接过行李箱,对男人颔首道谢。

男人一脸痴迷的望着慕以瞳,低声用英语跟她说了什么。

慕以瞳便笑着接过男人递来的名片,踮起脚尖和他贴了贴面。

上了车,将手里名片随手扔出窗外,她脱了鞋,舒服的窝在副驾驶,“先去公司?!?

“不回家?”许平川挑了挑眉毛。

“晚点再回?!彼底?,闭上眼睛,“到了叫我,我眯一会儿?!?

慕以瞳一回远扬就雷厉风行的召集各部门经理开会,对于她时不时就能够拿出吓死人的资源,大家都习以为常。

毕竟,她和温家那位,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会议结束,解决了心头的大石,慕以瞳松了一口气,高高兴兴的让许平川开车送她回家。

第5章 你为这个家牺牲太多

接下来我估计有两天不能去公司,你盯着点,有事电我?!?

“既然要休息,就好好休息,公司没你一两天,倒不了?!?

某些时候,许平川其实很心疼慕以瞳。

她把自己逼得太紧,全部的时间精力都放在远扬上面,活的很没有自己。

“哎呀,小川川,你真是让我太感动了?!?

慕以瞳肉麻兮兮的握住许平川的手臂晃啊晃。

许平川“啧”了一声甩开她,下车把她的行李箱搬出来。

女人基本上在慕以瞳身边是无法安然存活的,所以她要了许平川这么一个男秘书。

说起许平川也够奇葩,他是唯一一个在慕以瞳身边,却不受她荼毒的男人。

照慕以瞳的话,他们是“姐妹”。

给了许平川一个飞吻,慕以瞳拉着她的大红行李箱,好心情的往慕家别墅走。

还没等进客厅,就听到慕晏晏和盛宛萍的说笑声,伴随着慕毅偶尔的一两句,如此和乐融融,让人不忍心打扰。

“大小姐?”身后传来桂姨的疑惑声,“怎么不进去?”

“啊?要进去?!?

就算他们不想看见她。

“我回来了?!北呃判欣钕浔咄镒?,果然在她出现的一刻,倏然寂静。

还是慕毅最先反应过来,站起身迎上来,“瞳瞳,回来了,怎么这么突然?”

慕以瞳笑着说:“温望舒提前回来,我就跟着……”

“嗤!”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一道嘲讽的女声。

勾唇,她看向慕晏晏,“你有问题?”

慕晏晏抱着肩,眼神鄙夷:“能这么不顾及的抖落你情fù的身份,我真佩服你的厚脸皮?!?

“晏晏!”慕毅厉声呵斥慕晏晏,“怎么跟你姐姐说话呢!”

慕晏晏不甘心的咬唇,嘟嚷:“我又没有说错,她本来就是嘛?!?

“我是?!蹦揭酝托?,眨巴着眼睛,神色俏皮,“慕二小姐,你的包,你的衣服,你的首饰,你的一切,都是我用这个身份换回来的,你嫌弃,可以不要啊?!?

“你!”慕晏晏恼羞成怒,起身就要朝慕以瞳扑上来。

盛宛萍赶紧拉住她,“好了,晏晏,好了?!?

慕以瞳冷笑,就慕晏晏这点战斗力,分分钟被自己秒成渣。

只是,她不经意的瞥向慕毅,他一脸悲伤。

她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的口不择言,受伤最深的是他。

“爸爸……”情不自禁的叫出声。

慕毅微笑,拍拍她的肩膀,“你刚回来一定累了,先上楼洗个澡休息一下,一会儿吃饭?!?

*

从浴室出来,慕以瞳从床头柜最底下的抽屉里翻出女士香烟,磕出一支点燃。

她没有烟瘾,甚至讨厌烟味,可是心情烦躁的时候,香烟是最好的镇定剂。

继母和继妹对她数年如一日的冷嘲热讽,不满苛责,她早已习惯。

对她们,再强的攻击也不为过。

但她不能原谅自己无意间伤害了父亲。

“咚咚?!?

急忙将烟碾灭,她推开窗子让烟味散出去。

“请进?!?

慕毅推门而入,笑对女儿:“吃饭了?!?

慕以瞳点头,走向他,“爸爸,我刚才……”

她想道歉,不过慕毅打断了她的话,“瞳瞳,你为这个家牺牲太多,是爸爸对不起你?!?

“爸,您别这样说?!?

“好了,不说了,下去吃饭?!蹦揭闩呐呐直?,“换件衣服,爸爸等你吃饭?!?

“好?!?

第6章 别扭的男人不好哄

就算是为了慕毅。

第二天一早,慕以瞳开车去了商场,把慕晏晏最喜欢的那个牌子的最新款包买了两个回来。

小姑娘收了包,马上喜笑颜开,别别扭扭的支吾着想跟她说谢谢,可是自尊心又让她说不出口。

慕以瞳喝着果汁,心里叹息,要是那个男人也跟慕晏晏这么好哄,那该多好。

“我出去一下?!闭酒鹕?,她拿了车钥匙往外走。

温氏集团。

高耸的几乎要入了云层的大楼看的慕以瞳眼晕,她拂了拂肩上的长发,迈步进去。

温氏没有人不认识她,自然没有人拦她,而她还是坐总裁专属电梯上楼的。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

看见她来了,温望舒贴身秘书吴若激动的迎上来。

“慕小姐!你可算来了!”

吴若看她的眼神就跟看救星一般。

慕以瞳笑了笑,“怎么了?你家大boss又抽疯了?”

何止抽疯,简直是丧心病狂!

挽着慕以瞳的手臂往总裁办走,吴若边走边给她报告:“boss回来两天,把公司半年内的所有计划都给提上日程了,一天平均2个经理,3个副经理,一个个都给骂的狗血淋头?!?

慕以瞳听了,“噗嗤”一笑,“真的假的,有没有这么夸张?”

“就是这么夸张,这两天温氏都笼罩在一片血雨腥风之中?!?

站在总裁办门前,吴若伸手敲门,“慕小姐,全靠你了?!?

“进?!泵爬锎匆坏赖统恋哪猩?。

慕以瞳硬生生打了个冷战。

光听他这一个字,就知道他的怒意到了哪个地步。

失笑,她推门进去。

温望舒抬眸看过来,见是她,凤眸一闪。

惊喜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抓不住一丁点痕迹。

她穿着他最喜欢看她穿的的纯白色洋装,一手提着手提包,一手提着一个包装精致的蛋糕盒子。

“嗨?!焙齑窖锲?,明媚灿笑。

温望舒硬是逼着自己从她那张俏丽的脸上收回视线,语气冷然:“你来干什么?”

“自然是来给温总赔礼道歉的?!?

“哦?”温望舒饶有兴致的挑眉,“你有什么需要跟我道歉的?”

把蛋糕盒子放在茶几上,慕以瞳走过来。

她身上的香水味扑面而来,温望舒皱紧眉心,毫不留情的说:“你踩了死老鼠吗!”

慕以瞳一怔,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是嫌弃自己的香水。

恼怒,她伸出豆蔻的手指戳上他的肩膀,“喂!我这个香水好歹是几千块一滴的?!?

“呵!能生产出这么低级的香水,这家香水公司也该倒闭了?!?

撇撇嘴,慕以瞳蹲下来。

双手托腮,眨巴着大眼睛,“别生气了,好不好?望舒……”

每次她用这种语气叫他的名字,都能把他叫出一堆火,浴火。

凤眸一低,他看着她,似笑非笑。

慕以瞳被他看的脚软,腿软,全身都软。

正在这时,他今天叫的第二位经理来了,准备挨骂。

眼底划过狡黠,慕以瞳就着蹲着的姿势,顺势歪倒在他腿前。

与此同时,门开,那位经理进来了。

借用桌子的优势,慕以瞳把自己很好的隐藏起来。

温望舒低头,就见她笑意盈盈,小手爬上他的西裤,拉开了他的拉链。

该死的小妖精!

第7章 看你的本事了

嘶……”

嘶?

经理瞪大眼睛,额上冷汗噼里啪啦的冒。

抬手擦了一把,他颤巍巍的继续自己的报告。

为什么总裁的脸色那么,古怪?

白里透红,红里又透着青?

他的报告有那么差劲吗?好歹也是他和手底下人熬了一个通宵的成果啊。

可怜的经理,惧怕到怀疑人生,他却不知道,温望舒的反应真的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那双手好像带着魔力,手到哪里,他的战栗就到哪里。

偏偏,她只是拉开了拉链,然后一直在周边摩擦,就是不碰重点。

温望舒咬牙看着她的樱唇一张一合,往他那里吹起,隐忍到全身的血液逆流,快要爆炸了。

“够了!”男声沉冷,厉声打断经理的报告。

经理吓了一跳,手里的报告单都掉在了地上。

“就到这里,你出去!”每一个字都是从牙齿缝里往出挤,温望舒一把捏住慕以瞳的手,凤眸阴鸷。

慕以瞳吐吐舌,天真无辜的望着他,看得他下腹热流涌动。

“总裁,我,我哪里做的不够好?”

可恶的是那个经理一点眼力见没有,这种火烧眉毛的情况,他还在那里磨磨唧唧,可怜兮兮的求饶。

温望舒最后的耐心告罄,双眸猩红的朝他吼:“滚出去!”

经理脚下一个趔趄,再也不敢多说一句,夹着尾巴逃了。

总裁办门关上,温望舒立刻扯住慕以瞳起身,捏住她的下颌吻上去。

慕以瞳闷哼一声,细眉蹙起。

他太过急切的吻,甚至磕到了她的嘴唇。

捶着他的肩膀不满抗议,却被他拦腰抱在腿上,吻的更深,更霸道,更邪肆。

脑袋里像是塞了棉花,没办法思考。

他夺取她嘴里的所有氧气,在她就要昏过去的前一秒,放开了她。

“你疯啦?!彼伤?,语气软绵绵的没力气。

温望舒薄唇一勾,把她放在地上,按着她的头。

“你干嘛啦?!?

“你说呢?”他挑眉,“慕小姐没做完的事,这么快忘了?”

慕以瞳冷哼一声,认命的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先说好,你不许那么久?!?

温望舒眯着眼睛,悠悠说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一个小时后。

他从休息间整理好出来,就见她脱了鞋子窝在沙发上,捧着蛋糕吃的腮帮子鼓鼓的。

“什么味!”拧紧眉毛,温望舒冷声质问。

慕以瞳笑嘻嘻的说:“榴莲味?!?

“慕以瞳!”他叫着她的名字,要把她撕碎的架势。

她却一点不害怕,招手叫他:“你过来尝一口,这家榴莲蛋糕做的特别好吃,我排队帮你买的?!?

“帮我买的?”温望舒走上前,修长的手指落在她唇上,擦过她嘴角的蛋糕渣。

那股恶心的味道蔓延在他指尖,让他几欲作呕。

也就她有熊心豹子胆,敢在他这里吃榴莲味的东西。

“唔,你真的不尝尝?”

温望舒夺下她手里的蛋糕,直接丢进一边的垃圾桶里。

“哎!”慕以瞳不悦的叫了声,被他抱住。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