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6-2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21
  • 2018“健康中国人”系列圆桌论坛 2019-06-20
  • 安徽快三大师:张小田赵春燕小说独家免费阅读《神农忽逢桃花林》

    发布时间:2018-11-16 13:02

    张小田赵春燕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神农忽逢桃花林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村色无边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此书讲述的是小农民张小田的美好乡村生活,书中涉及的美女众多,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一片玉米地遮住了一方空间,大地寂寥无声,而在层层包裹的玉米杆子中间,已经清理出来一块不小的空间,不知道哪里找来的石头铺了一层石床,衣服垫在上面,一个男子压在一个女人身上,两条玉腿大张着,迎合着男人的迅猛冲撞。张小田已经快活的说不出话了,这小媳妇就是厉害,夹得紧不说,还会不停的挑逗着他。王艳心看着张小田的目光带着火热,仿佛像是久别的情人一样爱恋。

    神农忽逢桃花林

    第一章村长家的女人

    第一章村长家的女人

    夕阳的余晖从天际倾洒下来,长长的照在正从远处乡路赶来的一辆马车上。车上懒散的半卧着一个二十出头的骚年,草帽斜斜的盖在脸上,几个油皮纸包堆在脑袋底下当枕头。

    傍晚的天上飞着红色的蜻蜓,有的落在浅草尖上,有的从水面飞掠。村里的小河倒映着金色的波粼,安静的流淌着。

    张小田晃晃悠悠的赶着马车踏上了河上的桥,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眼睛眯成缝,瞧着河岸边草丛里一个靓丽的身影。

    赵春燕低着头在河边搓洗着衣服,茂密的草被她清理出来,清澈的水流不停的洗刷着飘荡的衣物。

    她的腰间露出雪白的一大块来,丰腴的腰臀罩着黑色内内,隐约可见一条纵沟掩映其中。

    张小田脑海里不由的冒出这样的场景:赵春燕背对着她,高高的耸着雪白的臀瓣,自己的双手覆盖上去,用力一分,露出幽幽庭院和狭长秘谷,然后自己低头凑上去……

    张小田不再多想,跳下马车捡起一块石头,照着赵春燕的屁股上扔过去,然后立刻跳上马车,目不斜视的继续前进。

    小石头在空气里划过一道漂亮的轨迹,直直的扔在了赵春燕的头上。

    “哪个天杀的畜生干的,给老娘滚出来?!闭源貉嗥卑芑档恼酒鹄?,四处张望了一下。

    张小田摸了摸头,扶好草帽。这婆娘真彪悍,不过这个小寡妇生的真是标致啊,不过嘛,嘿嘿,早晚是自己囊中物,枕边花。

    “张小田你这个小孩崽子,偷袭你姑奶奶,皮子紧了是不是?”赵春燕奔着张小田就冲过来了。

    “春燕姐好久不见啊,我看你是红光满面,印堂发黑,几天没洗脸了啊?”张小田看着眼前奔袭的两只大肉球,眼睛一亮。

    “刚才是不你调戏老娘?”赵春燕拽住了张小田的耳朵,满脸怒色。

    “春燕姐冤枉啊,我这好好的赶着马车,什么时候调戏你了?红口白牙的不能污蔑好人呐?!倍⒆耪源貉嗟男乜?。张小田两眼放光,口水哧溜哧溜的吸着。

    “是么?”赵春燕的手松了下来,这张小田毕竟是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自己这么拧着他也不好看。

    “恩,没事我先走了,春燕姐,村里最近感冒的多,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啊?!闭判√锍峡业乃档?。

    “恩,我知道了?!闭源貉嗔成弦缓?,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蠢醋约菏钦嬖┩髁诵√锬?。

    “唉,姐别动!屁股上有毛毛虫!”张小田惊叫着指着赵春燕的屁股。

    “有就有,打死了就得了?!闭源貉啻筮诌值乃底?,就要挥手拍。

    “是蜇人的蝲蝲蛄啊!姐别动,看我来!”

    赵春燕也害怕了,自己这看不到后面,那东西确实蜇人,一疼疼一星期呢!

    张小田的手从下面慢慢抚摸上去,手心传来的凉滑触感让他啧啧有声。

    “你干啥呢?”赵春燕觉得不对劲,秀眉一簇,蹬着张小田。

    “好了!你这个烂虫子,看我不抓死你!”张小田用力的一拍,狠狠的握了一下。

    “啊~~”赵春燕身体哆嗦了一下,屁股上火辣辣的,灼热的温度从被拍打的位置传来,还有一丝遁去的酥麻。

    “你~~”赵春燕气的银牙紧咬,看着张小田大笑着赶着马车离去,在原地恨恨的跺了跺脚。

    “爷爷,我回来了!”张小田到了家,一扔草帽,看着桌子上做好的饭菜,扑了上去。

    “这回来咋不洗手就吃呢?一点都不卫生?!闭判绿┒蹲抛约耗钦浒艘槐沧拥囊话殉ば?,板起脸来。

    “我爹呢?”张小田头都不抬的猛造,丝毫不顾着自己爷爷在旁边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

    “你爹你娘去村东头的李老二家随礼去了?!闭判绿┛醋抛约赫飧鎏郯耐馑?,又从锅里拿出一碟菜来。

    “吃吧吃吧,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跟你那个死爹一样,就知道吃?!?

    “啊爷你太好了,最爱吃你做的菜了!”张小田接过来,往碗里一倒。

    “这是药膳,就知道自己吃,留着点?!?

    “去随啥礼?”

    “李老二儿子结婚!”

    “哦,难怪?!闭判√锓畔路雇?,拿起水舀从水缸里舀出水,咕嘟咕嘟的灌下去。

    “等会把这药给村长家送过去?!闭判绿┐游堇锬贸鲆话├?,扔在了桌子上。

    “这是啥?”张小田反过来看了看。

    “别问了,问了你也不懂!”张新泰叹了口气,摆摆手进屋了。

    “真个烦人,我还要去找柱子捞鱼呢!”张小田抓起那两包药,衣服都来不及换一下,顶着湿漉漉的后背就朝村长家走。

    等他到了村长家,正好看到村长迎头兜了出来。

    “宝叔!”张小田喊了一嗓子。

    “小田啊,今天怎么来我这了?!闭源蟊β澈诤?,四十岁左右。长相凶狠,正匆匆的往外走。

    “爷爷叫我给你送药来?!?

    “你婶婶在家,我去村部一趟?!钡日源蟊ψ咴?,张小田慢悠悠的进了村长家的院子,门口的大黄狗立刻龇起凶牙,汪汪狂吠着。

    张小田不慌不忙,从胸口的衬衣口袋掏出一小包粉末,随手撒了一片在空气中。

    大黄狗用力的闻了闻,然后兴奋的抖动着尾巴摇头晃脑的奔着张小田冲了过来。

    “这伏狗灵还真厉害,也不知道爷爷怎么配出来的,啧啧?!闭判√锞咀排牧伺拇蠡乒返乃洞竽源?,掀起门口那鲜艳的门帘,走进了村长家。

    孙玲花正在炕上平躺着,还有些咳嗽,脸色苍白。听得屋里有动静,忙坐起来,一把抄住了窗台上的剪子。

    “呦,玲花婶这是干啥呢?”张小田看着孙玲花紧张的样子,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

    孙玲花三十多岁,但是皮肤却很白皙,光滑,身段妖娆,碎花裙贴着丰满的大腿一路蜿蜒向上,束缚着饱满的胸脯,樱桃嘴微微张合,精致的脸上红晕点点,柳叶眉慢慢张开,漂亮的大眼睛不经意的眨动都会带起一抹诱人风情。

    “小田啊,你怎么来了?”孙玲花见是小田,松了一口气,放下剪子。

    张小田不理解她的紧张,把药放在桌子上,坐在了孙玲花边上。

    “我爷爷让我送药过来,怎么婶婶不欢迎我来啊?!闭判√镂ψ?,近距离的看着孙玲花。

    “哦谢谢你爷爷了。老人家身体还好吧,咳咳?!彼锪峄ǖ屯房人粤艘簧?,胸口低垂,露出半碗形的柔波来。

    张小田眼睛咕噜噜一转,一把拉住了孙玲花的手。

    第二章半路缴枪

    “婶婶,我看村长面色红润啊,这生病的人是婶婶吧?”

    孙玲花心头一惊,刚要把手拿出来,听得张小田这么一问,点了点头。

    “是啊,阿婶这两天不知道怎么搞的直咳嗽。买的药也不好用,这不才找你爷爷么?!?

    “现在药店卖的那药贵不说,还不容易好,我爷爷那是多年的老中医了,婶婶早就应该找我爷爷嘛?!闭判√锩潘锪峄ǖ男∈?,感觉细腻滑嫩的很舒服。

    “你这孩子,咋老摸我手呢?”孙玲花眼睛一瞪,就要抽出手来。

    “婶婶啊,你岂不闻中医讲究个望闻问切来?我不亲自给你号号脉,咋个知道你啥病哩?”张小田抓的更紧了,摇头晃脑的说道。

    “这话你爷爷说还差不多,你个小兔崽子,知道个啥!”孙玲花拎起桌子上的药,就要去打开,熬制。

    “这话不对啊,婶婶,我一直和我爷爷学着中医的神奇手法,配方,不说能出师了那也是半个神医啊,婶婶让我给你看看,这得看准了才能吃药啊,要不然会吃死人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要是看不出来呢?”孙玲花迟疑着,收回了脚步。

    “就算我看不出来,婶婶也不少块肉,到时候再请我爷爷嘛!”张小田从孙玲花手里拿过来药,扔回桌子上。

    “婶婶你躺下来,我给你看看?!?

    孙玲花听到他的话,平躺在炕上,高耸的胸脯随着呼吸起伏着,煞是好看。

    张小田摸了摸玉手,伸手到孙玲花胸前,解下了一颗扣子。

    “你干什么?”孙玲花惊叫一声,一下子按住了张小田的手。

    “咳嗽是肺病,我不按一下怎么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小田有些生气,拿回了自己的手。

    “婶婶你得全力配合我才能知道到底咋回事啊,今天拿来的药就是一般治咳嗽的,万一你情况特殊呢?那不给耽误了么?”一番话说得孙玲花有些羞愧,看着张小田一脸正气,脸上羞红。他,他摸得地方也太……不过他还是个孩子,应该没有啥复杂想法……

    孙玲花轻轻的闭上眼睛,压抑着咳嗽两声,不再说话。

    张小田见状是喜出望外,大胆的把扣子都解开,伸进去捏了捏。

    孙玲花的咪咪在他手里变幻着成了不同的形状,张小田第一次生出渺小的感觉,因为他的手竟然握不住!这得多大啊!

    忽然张小田皱了一下眉头,大奶子上的胸衣真是恼人,老是卡着自己的手。

    “婶婶,你戴着的是啥老卡我手?”

    “这是奶罩子啊?!彼锪峄ê粑贝?,脸上潮红,心里有点后悔,自己这是干啥呢,让一个晚辈这么摸!

    “小田,要不今天就算了……”

    “玲花婶,你知道不?就是有很多人像你这样不配合治疗,怕这怕那,最后病情加重造成悲剧的。我是医生,所有的手段都是是为了救人,婶婶你要摆正态度!”

    孙玲花更加羞愧了,张小田这正气凛然的话说的她抬不起头,可能是对医生的绝对盲从信任,让她忘记了张小田根本就不是什么医生。

    她伸到后面,解下胸衣扣子,又在张小田的指示下,躺好。

    这下子舒坦了,张小田心花怒放,这孙玲花可是村里头一朵美女花,自己早就想调戏了,可是村长老婆,也不是想碰就碰的,今天逮着机会了,自己这二十年的处男身,今天看来有戏了!

    “小田,小田,怎么样了?摸出来啥了?”孙玲花口里轻唤道。实在没办法不出声了,张小田两只手就揉搓着胸,揉的自己火热腾腾的,底下都开始津水流出。

    “很大,很软,很有弹性,很舒服?!闭判√镌尢咀?。

    “啊?你说啥?”孙玲花睁开了好看的大眼睛,看着张小田满脸的淫秽色。

    “婶婶,你腹中气太多,我帮你吸一吸吧!”张小田低下头,含住了两个坚韧的葡萄,伸出舌头舔着,牙齿反复拨弄着,手上还不忘了加一把劲儿,卖力的揉着。

    “啊?小田你!”孙玲花反应过来,一把按住了张小田的头,抗拒着不让他得逞。

    “玲花婶,我早就喜欢上你了,今天村长正好不在家,就满足了我吧?!闭判√锔芯醯紫抡堑睦骱?,有一种拔枪欲射的迫切感。按住孙玲花的手,解开了裤腰带。

    “你个小崽子混蛋,这么小就想干出这么禽兽的事来,我是你婶婶,放开我!再不放我喊了!”

    “你喊吧,看看谁丢人!”张小田扯下自己裤子,搭在腿边,把孙玲花的连衣裙往上一撩。

    “你!”孙玲花气怒交集,剧烈的咳嗽起来。

    张小田扯下来孙玲花的裤头,扑上去亲住了孙玲花的小嘴。

    “嘤咛~”孙玲花没想到这小子力气这么大,自己的身子被死死的压住,上面的人一边亲,一边摸,不一会儿她的手就松软了,无力的垂下来,任由张小田的恣意侵犯。

    张小田享受完了孙玲花的小嘴,也摸完了大奶子,分开她的两条大长腿,仔细的看着下面泥泞的幽草。

    “婶婶,你这下面咋还有一张嘴哩!”张小田看着奇怪,好奇的拨弄了一会儿?;股斐錾嗤?,凑上去亲了亲。

    “啊,啊~~”孙玲花被强烈的酥麻刺激的浑身发热,尤其是哪灵巧的小舌头,一跳,一跳的,来回挑拨着敞开的门扉。

    浪潮般翻涌的空虚感晕眩着肢体,孙玲花一把抱住了张小田的头,双腿收缩在一起。

    “出不来了,哎呀?!闭判√锉煌蝗坏南鞯返哪源痰囊幌?,孙玲花大腿上的肉清脆的弹响,这让他十分生气。

    张小田再度分开孙玲花的大腿,拉过来,孙玲花的身体在炕席上拖动着留下一路汗渍。

    挺起昂扬的长枪,对着那悠悠洞口迅猛的冲了过去。

    哧溜一下,顺着光滑的嫩壁毫无阻碍的长驱直入,一直到顶。舒畅的快感从下体传来,小蛇游走,血液充盈着强壮的根部。

    “哎呀~?”孙玲花发出一声惨叫,“好大好粗啊!”瞬间有一下的疼痛,让她眼前一黑,只来得及加紧长腿,盘在张小田的腰上。

    “嘿嘿,俺爷爷从小给俺补身体,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大家伙的厉害,从此以后,看你还跟我装纯不!”

    张小田张开五指,扣住孙玲花的咪咪,一边揉,一边冲。

    “和尚揉面,和尚撞钟,等会再给你来个好汉推车……”

    “你这畜生,软趴趴的在这干啥呢,给我起来,不知道看家么?”

    赵大宝的大嗓门虎吼一声,门外传来大黄狗的一阵狂吠,随后就是啪的一下被踢的声音。

    大黄狗梗着喉咙屈服了,屋里的张小田立刻软了下来,愣了一秒钟。

    第三章赌约

    很快的两个人反应过来,张小田嗖的一下顾不得被打断的快感,拔出枪来开始找衣服。孙玲花惊吓的立刻捂住嘴巴,胡乱的套上内内,整理着凌乱的衣衫。

    孙玲花的小心脏扑扑直跳,刚才瞬间填满撑开,又立刻风一般拔出去,让她有从云颠跌下来的感觉,简直生不如死的难受。

    匆忙的套好所有衣服,亏得手快,终于在赵大宝进屋时,两个人坐在炕沿边上,张小田拿着药慢条斯理的开始讲起来。

    “还有一种呢,是用红糖,配上姜枣,用三碗水煎熬,是又驱风又防寒那?!?

    “哟村长回来了!”张小田哈哈一笑,爽朗的打声招呼。

    孙玲花脸上潮红未去,香寒淋漓,坐在那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小田你还没回家啊?!闭源蟊κ掷锪嘧帕教醮罄鹩?,看着孙玲花的样子有些起疑。

    “玲花婶不知道药怎么服用,我就给仔细的讲了讲,后来又聊起了治疗咳嗽的其他方法。宝叔啊,这咳嗽还是少吃荤腥油腻的好啊?!闭判√镏噶酥刚源蟊κ掷锏牧教醮罄鹩?。

    “是这样啊。没想到你这孩子还知道这么多知识呢?!闭源蟊醋耪判√锲骄驳牧成?,也放下心来。他看到孙玲花脸上红扑扑的以为张小田有啥不跪企图呢!

    “都是爷爷教导的好!”张小田点点头,站起来。

    “村长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家了,这药吃完了玲花婶婶的病就好了?!?

    “恩,小田,替我谢谢你爷爷!”赵大宝一摆手,来到孙玲花身边。

    张小田离开后,赵大宝抱住了孙玲花,“你这是咋的了?病严重了?”

    “没有,就是总感觉热的慌?!彼锪峄ㄕ飧鍪焙蛞财礁聪吕?,虽然心里头莫名的空虚,但是还是勉强一笑回答了一句。

    “这等会把鱼炖了,今晚补一补,好好疼疼你,嘿嘿?!闭源蟊α成下冻鲆暗男θ堇?,抹了一把孙玲花的奶子。

    “哎呀?怎么没带奶罩子?”

    “胸口闷得慌,还带那个干啥!今天身体不舒服,改天吧!”

    “改天什么改天,都多少天没碰了?!闭源蟊α嘧庞闳チ顺?。

    孙玲花呆呆的坐在了炕沿边,感受着大腿间还没消失的水渍,今天的事她很羞愤,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强烈的渴望,那比赵大宝强大太多的雄根撑开了她的大门,也再容不下其他寒碜的柴扉。

    张小田从村长家出来,急匆匆的走到了一片玉米地旁边,看着四下无人扬天大喊“憋死我了,憋死我了,你这个骚娘们,憋死我了!”

    被人从快乐中活生生赶出来,那美妙的躯体和滋味瞬间远离,让张小田的心里被浓浓的失落感占据,强烈的挫败感火山一般的侵袭过来,烘烤着他的心,让他一腔欲火无处止歇。

    “哎呦?这不是小田么?怎么了还在这里大喊大叫的?刚才那是骂谁呢?”一个妩媚动人的声音传过来,人还没到,声音却摇进了人的心里。

    张小田的眼睛赤红着,四处看了看,才发现,田埂上走过来一个俏丽的小媳妇儿来。

    有这样的一种女人,天生就是妩媚相,眼睛总能带着电流,颦笑之间就能带走男人的心去。

    王艳心就是这样的女人,当她摇着柳腰,踩着莲步,媚眼如丝的望过来时,张小田恨不得扑上去强健了她。

    不过她的丈夫李老实一向是个正八经的老实人,张小田还是挺敬重他的,所以他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然的打了声招呼。

    “艳心姐啊,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已经是傍晚十分,火烧云映红了半边天空,就要带着无边的暮色君临大地。

    “奴家这不是等着小哥儿么?”王艳心白了一眼张小田,看着张小田的模样笑了起来。

    “你笑啥?”张小田有些气恼。

    “小田莫不是在哪里受了女人的什么气,没本事找人消受,跑到这没人的地方发泄来了吧?”

    “胡说,我就是天太热了,喊两嗓子,你管得着么?!闭判√锖吡撕?,脸上有点挂不住,喊也喊了,再喊也不能把孙玲花咋样了,估计家里头也着急了,自己还是回去吧。

    “我是管不着啊,有的人无能征服女人,也就只能在这喊叫咯?!?

    王艳心挎着小筐,挑衅的说道。

    “你说谁呢?乱说什么?老实哥就是这么教育你的?!闭判√锉纠匆叩?,听她这么一说,胸中一股气就蹿了上来,这娘们,故意找茬呢!

    “又没说你,你着急什么?小田不会是那个不行吧?”王艳心捂着嘴,大胆的凑上来瞄着张小田的裤裆,吃吃的笑着。

    第四章你试试就知道了

    “你!哼哼,行不行你试试就知道啊,要不艳心姐咱俩去玉米地里大战三百回合,你看看我行不行!”张小田一把拉住了王艳心的胳膊,莲藕般的手臂透着滑顺的光泽,还带着舒服的流畅感。

    “别激我,没用的,姐姐想要自然有人伺候,不像你,只能回家苦巴巴的熬着咯!”王艳心也不躲,大大方方的挺着胸脯给张小田看。

    “别人的哪能和我的比呢,我等会让姐姐看看我的大家伙来,包你满意?!闭判√锟吹剿庋?,心头的火更旺了。今天要是不上了一个女人,半夜非得一下子烧死不可!这个女人嘴里这么挤兑自己,自己也顾不得别的了,反正以前听说王艳心和村长还有支书都有染,今天自己也得扒下她裤子享受享受。

    “吹牛不上税啊小田,行,那咱俩就打一个赌?!?

    “啥赌?”张小田侧起耳朵。

    “等会咱俩就去那边的玉米地,”王艳心抬手一指,“姐姐好好的满足一下你这个小色狼,如果你征服了姐姐,那么以后姐姐让你随便干哦,不过要是你软了下来,那你就得答应我一件事!”王艳心神秘的一笑。

    “恩?啥事?”张小田心里升起不妙的感觉来。

    “等你输了就知道了!怎么样,你敢来么”王艳心摆摆手。竖起手指轻蔑的对着张小田吹了一口。

    张小田不再多说,拉着王艳心就往玉米地走,再不干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

    夏季的夜晚,凉爽的风从林间荡起,点点萤火缭绕其间,村头的河水流淌着,拍打着两边的水草簌簌作响,天空繁星点缀,一轮圆月皓然当空,照的大地一片明亮。

    一片玉米地遮住了一方空间,大地寂寥无声,而在层层包裹的玉米杆子中间,已经清理出来一块不小的空间,不知道哪里找来的石头铺了一层石床,衣服垫在上面,一个男子压在一个女人身上,两条玉腿大张着,迎合着男人的迅猛冲撞。

    张小田已经快活的说不出话了,这小媳妇就是厉害,夹得紧不说,还会不停的挑逗着他。

    王艳心的下面光洁一片,并没有多少孙玲花那样浓密的毛发,两片小薄唇随着硬邦邦的下体噗噗的翻动着,清凉的玉津滴淌不停。

    “还真是大啊,也够粗??炖辞浊渍?,小田,”王艳心兴奋的尖叫着,双手挤压着两个圆润乳峰,玉粒刮着浮晕,挑逗着张小田。

    张小田低下头,狠狠的吮吸了一下,含着半个山峰在嘴里。王艳心的奶子没有孙玲花的尺寸,却更加弹挺,像是刚从牛奶中浸泡出来,津甜可口。

    “啊,啊~~~”每一声兴奋的娇喘都刺激的张小田的动作猛烈几分,每一次动人的呻吟都势必被接下来的粗暴所打断。

    “小田,用力啊,再快一些,快一些?!闭判√锊幻靼?,王艳心虽然身材好,但是却并不丰腴,平坦的小腹连多余的赘肉都没有,自己操孙玲花的时候,虽然没多久,但是孙玲花表现的十分不堪,几回合就败下阵来。

    可是这个王艳心却越战越勇,像一条灵巧的蛇,紧紧的沾覆在他身上,不榨干他誓不罢休。

    一股急促的水流瞬息迸出,一种极致的舒爽燃烧着每根神经,张小田仿佛听到灵魂在高歌,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尽情的碰撞,最后破裂为漫天的火花。

    张小田瘫软下来,双手撑着石头,看着王艳心满意的笑了,首战成功。

    王艳心渐渐停止了呻吟,看着张小田得意的神情,一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啪~~”声音在安静的夜晚格外响亮。

    “你疯了!”张小田被打的愣头愣脑,满脸错愕。不相信自己竟然挨了一巴掌。

    “你不是说你很厉害么?怎么?就是这么个厉害法?”王艳心明显是没得到满足,语气很急躁。

    “啥意思?”张小田糊涂了。

    “没啥意思,还以为你能挺多久呢,原来也是个银样镴枪头?!蓖跹扌呐榔鹄?,一把推开张小田,去捡地上的衣服。

    “你胡说!”张小田拦住了王艳心的动作,内心一阵屈辱,气急败坏的说道。

    “哎呦,那你倒是给老娘硬起来啊,老娘再给你一个机会,咯咯咯?!蓖跹扌乃低?,趴了下来,把充满无限诱惑,又白又丰满的两瓣屁股高高的撅起来,冲着张小田,边说还边伸出手朝后面一拍。

    “啪~”纤纤素手轻扬,清脆的声音响起,幽甜深谷,如芳玉径横陈眼前,毫不设防,只待探寻!

    第五章原来你真不行

    “老娘的后面可没被男人动过,你要有能力进来,那可是比刚才还舒服哦?!蓖跹扌睦私胁恢?,挑逗不断,说的张小田气喘连连,立刻有了反应,抱住了她狠狠的摸起来。

    但是任凭他怎么鼓捣,就是迈不进后庭梨穴,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两条括约肌就像梦魇一样,死死的卡住了他此刻外强中干的长枪。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张小田越来越乏力,愈来愈软,到最后想换个方向,从前面再享受一次都办不到了。

    “原来你是真的不行了?!蓖跹扌耐V沽朔缟У奶舳?,慢慢的穿起衣服。

    张小田一脸沮丧,小弟弟恢复了原本垂头丧气的模样。

    “也没啥大不了的嘛,你的家伙很大,就是干的时间短了点,以后要加油哦。呵呵呵?!蓖跹扌奈孀斐招?,伸出手捏了一下张小田的脸蛋。

    张小田没有说话,刚才那股子兴奋劲消失了。一个男人被女人说不行,换做谁都会急眼的,但是现在这又是不争的事实,他无法辩驳!

    “好了,你输了,答应我的该做了?!碧房戳艘谎厶?,明月依然高垂,流动的云掩映着神秘的空间,仿佛嫦娥仙子从居住的广寒宫飞来,踏波飞舞。

    “你啥要求?!闭判√锫陌岩路圩涌酆?,看着眼前这个妖媚如狐的女人。

    “小哥真是痛快啊,小女子也不要啥,就是给俺来两包泻药就行?!蓖跹扌拇丈侠?,美丽的小脸上透着神秘。

    “恩?泻药?”张小田心里有了不妙的预感,向后退了一步。

    “你要那个干啥?”看王艳心不像是说笑,张小田好奇起来,这泻药有的时候确实能治病,但是拿来整人那也是刚刚的厉害啊。该不会是?

    “别胡乱猜了,就是我家老实最近干燥,总上不了厕所,拉不出来。我拿回去给他通一通?!蓖跹扌穆撤缜?。

    “那你直接去俺家讨个方子不比这更好嘛,何必还……”

    “哎呀你就不要那么多问题了,到底能不能拿来啊?!?

    面对着王艳心灼热的目光,张小田蓦地有些心虚。

    “如果我不拿……”

    “你要是不拿也行啊,很快村子里就有很多人知道,你这个不行的消息,老娘的身子不能白占哦?!?

    张小田冷汗流下,要真是那样自己算是彻底玩完了,王艳心这个女人是能干出来的,反正平常名声就不好,手底下也不差他这一条冤魂。

    “我答应你!”张小田毫不犹豫的说道。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

    “这才对嘛,我也不催你,这一周把东西拿来,晚了我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咯?!?

    王艳心贴了过来,搂着张小田的脖子忘情的吻了起来,一直到张小田飘乎乎的都要喘不过来气,这才满意的看着他窘迫的样子,钻出了玉米地。

    张小田留恋的看着王艳心的背影,坦白的说要是能搂着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天天不行他也甘心呐!

    “又睡了别人的老婆,泻药,泻药?!闭判√镟杂镒?,已经忘记了自己不行带来的困扰,满心思的想着怎么从爷爷手里弄到泻药来。

    可不能整个村子里丢人啊。

    夜晚凉爽的风从山间吹过,掠过稻浪,穿过林间,在空旷的路上扬起尘土,又突然变向,在河沟芦苇间低低的打着气旋。

    不知名的虫子不知疲倦的鸣叫着,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聒噪。人们躲在屋里做着爱做的事情,它们也不会落后,在漆黑的地方叫嚣着挥霍自己的激情。

    张小田沿着家的方向走着,此时此刻,他真想作几首诗来抒发一下畅快的心怀,但是又没那两下子墨水,只能吭哧吭哧的赶着路。

    就这么走啊走的,进了村子,也没啥事干,回到家也是脱光了棒子睡觉,不如再墨迹一会儿,消消神。

    “咿呀月儿更呀,咿呀呀哦咿呀喂~~”所谓是低头走路,抬头见山,张小田七拐八拐,左转右转,竟然来到了村长家门口停了下来。

    他想起了今天对孙玲花的侵略,还没飞到山巅就被村长意外的给打断了,虽然后来遇到了王艳心,无心插柳之下满足了一把,但是这个疙瘩还是让他不舒服。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6-2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21
  • 2018“健康中国人”系列圆桌论坛 2019-06-20
  • 体彩p5号码预测软件 湖北十一选五定位走势图 歪歪网红球球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特码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096期一波中特期期准 香港赛马会内部取料 智诚合买大厅 斗地主棋牌游戏手机版 福彩p62今天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结果查询 2011年体育彩票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笔 金沙娱乐场骰宝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