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福彩快3走势图:苏千影霍景曜小说目录免费阅读《愿得伊人心》

    发布时间:2018-11-16 13:01

    苏千影霍景曜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愿得伊人心苏千影霍景曜目录,愿得伊人心全文阅读,愿得伊人心小说讲述了当然,最让苏千影不敢想象的是,如果她真的穿着白晓国选的这些衣服出现在霍景曜的面前……应该会被他给自己掐死?左挑右捡,终于在那么一堆衣服里挑中了一件。质地很爽滑的衣料,浅绿调,看上去就清爽舒服。

    愿得伊人心

    第一章 烈火重生

    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整个病房,苏千影站在熊熊烈火之中,脸色惨白一片,她的长发凌乱的披在肩上,宛若一个幽灵。

    苏千影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手术服,胸前刻意剪开的破洞里还有鲜血汩汩的流出。此时的她手里拿着一把手术刀,锋利的刀刃直指着她身前女人的脖子。

    那女人背对着她,因为被苏千影死死的扣住腰而瑟瑟发抖。她哭着对病房外的男人嘶喊着:“仞寒救我!”

    病房外,厉仞寒的脸色阴沉,声音一如往昔的凌厉:“千影,放了曼莉,有什么事儿我们好好商量?!?

    “商量?”

    苏千影冷笑出声,神情看上去更加的恐怖:

    “你将我囚禁的时候和我商量了吗?”

    “你将我麻醉,然后送到医院给柳曼莉进行肝移植的时候和我商量了吗?”

    “如果不是麻醉计量小,我提前醒来,此刻我的肝脏就已经变成这个女人的了!”

    “现在,你却又要和我商量了!”

    厉仞寒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只是切一半儿肝而已,又不会死人。曼莉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肝源,不然也不会用你的。你配合一下,事情过后我放你自由,我们也会感激你的?!?

    苏千影的心猛地一痛,她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这个她爱了整整五年的男人!

    他到底有多狠心啊?

    为了救这个女人,他能够将盗取她器官的事情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她稀罕他们的感激吗?

    “凭什么给她?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给她!”

    苏千影和厉仞寒相爱五年,这五年苏千影对厉仞寒一心一意,他就是她的天。

    可是,因为她孤儿的身份,厉家坚决不同意苏千影进门,而且迅速的给厉仞寒安排了与柳家的联姻。

    苏千影气不过,面对柳曼莉刻意的挑衅没有憋住,和她大闹了一场。

    结果事后根本没等柳家出面,厉仞寒就直接将她囚禁在了山区的一个小房子里,与世隔绝,这一关就是一年!

    在苏千影彻底绝望,对这个男人完全失去信心的时候,他忽然出现。

    苏千影原本是想和他说自己放弃了,同意分手了??墒敲坏人?,就被他随行的人直接打了一针。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手术台上,正准备接受肝脏切除手术。

    当那柄冰凉的手术刀划过她的皮肤的那一刻,她感受到的,除了割心剜肺的痛,还有彻骨的寒凉!

    她究竟是眼多瞎啊?才会爱上这么一个男人!

    “曼莉的身体已经坚持不到再去寻找别的肝源了。你给了她,皆大欢喜。做人不能太自私!”厉仞寒冷厉的喝道。

    苏千影望着厉仞寒,看着那双毫无半点感情的眼睛,忍不住抬头笑了起来,她越笑越大声,笑得流出了眼泪。

    自私?

    他们偷挖她的肝脏不自私,她不同意就是自私吗?

    这也太可笑了!

    怀里一空,苏千影低头,发现趁她不注意,被她抓在手里的柳曼莉已经被厉仞寒拽走,两个人一起冲出了手术室。

    门口,柳曼莉扑在厉仞寒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厉仞寒低头揉了揉她的头发,神色温柔。

    好一对金童玉女!

    厉仞寒安抚好柳曼莉,再次抬头望向病房里的苏千影:

    “你赶紧出来,别任性,里面火太大,真会死人的!”说着,他抬脚就要进来。

    “别过来!”苏千影后退几步,将自己置身于那十几桶医用酒精中间,嘴角露出了一抹冷嘲。

    “你笑什么?快出来!”

    厉仞寒见不得苏千影这样的笑,那笑容充满了嘲讽和不屑,看得他心里烦躁不安。

    “赶紧出来,这不是闹着玩儿的!”

    是啊,这不是闹着玩儿的。十几桶医药酒精经不起这样的高温,很快就要爆炸??墒?,此时他关心的究竟是她,还是她的肝脏?

    苏千影知道自己身单力薄,一旦走出这个病房,就会立刻落入这两个人的手里,再也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命运。

    既然这样,那就干脆这么结束吧。至少她的命运还是掌控在自己的手里的,所以她放了这把火。

    火焰舔舐着苏千影的皮肤,她笑得肆意而洒脱。

    “苏千影,你给我滚出来!”厉仞寒怒吼着就要往里冲,可是却被柳曼莉死死的拽住了胳膊。

    “仞寒,我不要了,我不要她的肝了,让她去死!你不能进去,太危险……”

    轰——

    一声巨响,一切回归了黑暗。

    苏千影最后的目光定格在厉仞寒和柳曼莉相偎相拥的画面上。

    她觉得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腐蚀着她的心灵,撕裂一般。

    望着那样的一对璧人,苏千影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疯狂掉落:

    “厉仞寒,柳曼莉,很好,你们很好!今日你们待我种种,我会永记不忘,即使到了地狱,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

    烈焰,燃烧,鲜血……

    头疼欲裂,睁不开眼……

    苏千影拼命的挣扎,努力的摇晃着脑袋,手指紧紧的握成拳头,指尖用力的掐着手心……

    “嘶——”

    她终于摆脱了那份梦魇,醒了过来。

    睁开酸涩的眼,苏千影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暴打了一顿,浑身上下,连骨头缝里都是疼的。她想翻身,却动不了,身体好像被什么给禁锢住了一般。

    她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忽然一个男人的胳膊从她的背后毫不客气的伸过来搭在她的腰上,大手自然的朝她的胸前摸去。

    苏千影瞪大了眼睛,惊呆了。

    第二章 陪我陪得很舒服

    此时,苏千影的惊讶并不仅仅是源自她身后伸过来的这只手,还有她胸前白皙细腻的皮肤上面,为什么完全没有一点手术的疤痕。

    这怎么可能?!

    难道之前所谓的给柳曼莉肝脏的事儿都是一场梦?但,完全没有道理!

    上下打量一番,苏千影立刻发现自己的猜测错得离谱。

    她现在的身体不仅没有了疤痕,而且凹凸有致,肤白胜雪。别说她被厉仞寒整整关了一年,精神几近崩溃,身体残败迅速。即使她最美的时候,也绝对没有过如此完美的身材。

    这,是做梦吗?这绝对不是她的身体!

    就在苏千影浑浑噩噩,内心一片惊惶的时候,身后的人似乎要替她确认一般,大手忽然用力,滚烫的身体更紧的贴了过来。

    他滚烫的呼吸贴在她的耳根处,声音低沉而充满了磁性:“醒了,我们继续?”

    刚刚醒来的男人声音里还带着鼻音,和平时的差距很大??墒撬涨в盎故腔肷硪徽?,不可置信的扭过身去。

    看到苏千影扭过来,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他,霍景曜勾起了唇角:“怎么,想起来了?”

    苏千影的脑子里轰鸣一片,陆陆续续的闪现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她所在这个身体的主人名字叫做蒋晓蝶,昨天晚上是她的继姐蒋天娜以介绍设计大赛的评委给她认识为名,将她骗到的这个酒店。

    评委没见到,她却被蒋天娜骗着喝下了春,药,送上了一个老男人的床。幸好她还算惊醒,在最后一刻从房间里跑出来,死死的霸住了从旁边经过的霍景曜……

    所以,是霍景曜救的她吗?这个霍氏集团的总裁,厉家的死对头,她曾经最讨厌的人?!

    “怎么哭了?不舒服吗?”

    霍景曜状似关切的将唇贴在苏千影的耳边轻声的问道。他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可是他的动作却越来越放肆,一个贯穿,直接进入苏千影稚嫩的身体内,根本并不在乎她舒不舒服。

    感受着身体内撕裂一般的疼痛,望着自己身上深深浅浅的青紫,苏千影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切,权当还了他救她的那笔债吧。

    等霍景曜终于要够了,从苏千影的身上爬了起来,完全不带一丝留恋的进了浴室。只留下苏千影还在床上呆愣着。

    “忘记从哪天起认识了你,相亲相爱也相互嫌弃,遇到困难总是第一个想起你,也只有你可以惹我生气……”

    忽然一阵铃声响起,一个女人在轻吟浅唱。苏千影整个人都还在懵懂状态,默默的注视着手机却压根想不起来要去接。

    “有种怦然心动叫做命中注定,有种地久天长叫守口如瓶……”

    “喂,接电话!”

    霍景曜忽然拉开浴室大门,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抓起电话用力的丢给苏千影:“别再让我听到这该死的铃声!”

    苏千影接过电话,望着手机屏幕上“爸爸”两个字,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她默默的按下了接听键。

    “蒋晓蝶,你现在在哪儿?赶紧给我滚回来!你一个女孩子家,夜不归宿,传出去我们蒋家的颜面还要不要了?”

    “爸,你别这么说妹妹,她昨天晚上就是去陪张总喝酒去了,不会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的?!?

    话筒里还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苏千影知道,那正是害死了这个身体主人的凶手,蒋天娜的。

    苏千影懒得再听,按断了电话,将手机直接扔到了一旁。而旁边的霍景曜目光凉凉的望着她,表情意味深长。

    他漫不经心的穿着衣服,对着苏千影慢慢的说道:“虽然说昨天是我救了你,让你免得被那个什么张总糟蹋,不过昨天晚上你陪我陪的很舒服,所以,那张支票给你了?!?

    说完,他抓起床头柜上的支票甩到了苏千影的面前。

    第三章 她的初夜并不便宜

    苏千影一时没有缓过神来,任霍景曜将支票扔到她的身上,只是抬起头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她浑浑噩噩的表情将霍景曜逗乐了。他斜眼睨视着苏千影,又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怎么,除了哭连话都不会说一句?昨天晚上你不是叫得很大声吗?算了,初夜嘛,可以多一点,要是不够你给我说?!?

    苏千影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她将支票捡了起来,看了一眼上面那熟悉的字体,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呢!看来,她的初夜,并不便宜。

    她将支票随手放在了一旁,缓缓的开口说道:“您出手真是大方,多谢打赏?!?

    这声音虽然出自苏千影之口,却全然不是她惯有的那种疲劳过度,略带沙哑的嗓音,而是一种稚嫩而又软儒的女声,娇娇嗲嗲,细听之下,还带着微微的受了委屈一般的鼻音。

    苏千影自己也被这个声音给吓得愣了愣神,好在她快速反应过来,一声不吭的从床上爬起来,转身进了洗手间。

    站在洗手间的大镜子跟前,苏千影终于敢将自己的情绪展现出来了。她惊恐的望着镜子中那完全陌生的面容,整个人惊讶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上辈子她已经二十七岁,已经接近事业的巅峰期,而镜子中的女孩儿,看上去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明媚动人,却又稍显稚气。

    是啊,这个身体才是设计学院二年级的学生,连二十岁的生日都还没有过,却硬是生生的死在了她那个继姐蒋天娜的一杯酒里!

    眼泪哗啦哗啦的流了出来,苏千影的眼中充满了恨意。镜中人的眼睛和她一模一样,此时都迸发着愤怒的火焰。

    苏千影伸手一把抹去了泪水,纷乱的脑子在这一瞬间变得清明无比。疯狂乱跳的心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病房门前,厉仞寒,柳曼莉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神情都清晰无比的浮现在她的眼前,回荡在她的耳边。就好像是那把锋利的手术刀,一下一下戳着她的心脏。

    苏千影低下头,慢慢的握紧了拳头,全身微微战栗。

    既然上天给了她这样的机会,让她可以重头来过。

    那么这一辈子,她会替自己讨回公道,也要为那个因为一杯加料的酒而失去生命的蒋晓蝶讨回公道!

    她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将那些人一个一个地打回原形!

    她要将自己受过的苦,全部还给他们!

    ……

    当苏千影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时候,霍景曜早已经离开。

    所幸他做人还算厚道,在床上显眼的地方放着一套干干净净的衣服,并不是什么高档名牌,而是与蒋晓蝶之前被撕裂的衣服一模一样。

    望着那套牛仔裤,白T恤,苏千影微微一愣。

    之前在她的心里,霍景曜一向与傲慢,冷血,强硬这些字眼挂钩,她从来不知道,他也有如此贴心的时候。

    他刚才听到了那个电话,所以叫人买这些衣服回来,就是为了不让这个他救下来的女孩儿,回家的时候太过于难堪吧?

    第四章 “父慈女孝”一家人

    刚刚走到家门口,苏千影就隐隐的听到里面有人说话:

    “一个女孩子家,半夜出去和男人喝酒,还夜不归宿,这要是传出去,你们蒋家的面子还要不要了?兴宁,这事儿你可不能不管,晓蝶不要脸我们天娜还要脸呢!”

    “她要真的闹出什么丑闻,我们天娜还不得跟着倒霉?”

    “妈,你别这么说妹妹,她是听说那个张总是设计大赛的评委之一,想去套套近乎而已。我想,她不会随便陪人家睡觉的,毕竟,那个张总,已经快要六十岁了……”

    那娇滴滴的声音,不用说,一定就是那个便宜姐姐,蒋天娜的!

    谢惠媚,蒋晓蝶的继母,蒋天娜,继母带来的拖油瓶女儿,靠着会讨好逢迎她那个爹,现在一个个在蒋家耀武扬威,蒋晓蝶甚至连姓都改了,俨然以蒋家千金自居!

    “是我平时太纵容她了,为了一个什么破烂设计比赛,就能够这么不知下贱,真的是毁了我们蒋家的名誉!”

    听到蒋晓蝶父亲的这番话,苏千影讥讽的挑了挑眉,推门而入。

    客厅里,父亲蒋兴宁坐在沙发上,谢惠媚站在他的身侧,而蒋天娜则拉着他的手臂,正在撒娇。

    呵呵,好一副父慈女孝的幸福一家人!

    “开家庭会议呢!”

    苏千影换了拖鞋走了过去,直接坐到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侧着头看向蒋天娜:

    “姐,你昨天说自己胆子小,非拉着我陪你一起去见评委,可为什么我不过去了一趟洗手间,你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你不是和那个什么张总约好了吗?他还到处找你呢!”

    “姐,不过是那么一个破比赛,你至于这么上心吗?我们蒋家是缺你吃还是缺你穿了,还要去对着那么一个油腻的老头子撒娇卖好?你也做得出来?”

    蒋晓蝶一边说,一边不赞同的摇着头,目光充满了讥讽的望向蒋天娜。

    蒋天娜的眼神慌乱的转了转,她上下打量了蒋晓蝶一眼,看她衣冠整齐,眼神清澈,完全没有一点儿被人强后所应该有的害怕或者恨意。

    她的心咯噔一下,瞬间有点拿不准了。

    昨天晚上蒋晓蝶喝了那杯酒之后,确实跑到洗手间去吐了,不过她明明看到那个张总跟着进去,这才偷偷溜走的。

    难道,那个张总没有得手?这怎么可能!

    只是,这些她此时当然不能问出口。

    “晓蝶,你胡说什么?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家里做设计图,压根就没有出去。明明是你,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蒋天娜细声说着,她抬起的小脸泛着白,看上去可怜巴巴,眼角还挂着泪珠,仿佛蒋晓蝶如何冤枉了她一般。

    “够了,蒋晓蝶,你自己不知道悔改,还敢冤枉你姐姐!”

    蒋兴宁看到这些,顿时心疼无比,连忙维护起了蒋天娜。

    “呵呵,“蒋晓蝶轻笑。

    她站起来睨视了谢惠媚和蒋天娜一眼,淡声说:

    “她没有跟我去,怎么知道我是去找什么评委?她没有见,又怎么能一口咬定我去陪男人喝酒?我们两个什么时候好到出门我还会给她报备的程度了?”

    “天娜怎么可能会去那样的场合!”蒋兴宁拍案而起。

    “蒋先生,你的意思是说,只有我才会去那样的场合,对吗?”

    苏千影的目光与蒋兴宁的对视:“你对她好成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才是你的亲生女儿,我是捡……”

    啪!

    苏千影一句话没有说完,蒋兴宁已经站起身,一巴掌用力的抽在了她的脸上!

    第五章 逆女

    疼,火辣辣的疼!

    “不准诋毁天娜,她是一个好孩子!”蒋兴宁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威压。

    苏千影缓缓抬头,脸上烙着红红的五个指印,白皙的脸颊红肿得可怕。蒋兴宁不由自主的握了握手,他的手掌这会儿也涨疼涨疼的,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刚才居然会使了那么大的劲儿。

    “爸,你别打她。是我不对,我不该把妹妹出去喝酒还陪人上床的事儿说出来?!?

    蒋天娜委屈的拉住蒋兴宁的手,看似在替蒋晓蝶求情,实际上是又一次将她推入深渊。

    苏千影听到“陪人上床”四个字时,脑海中反复出现着昨天晚上那些残破的景象,她从心里对那个已经死去的女孩儿感到了深深的悲哀。

    她的嘴角忽然勾起了笑意,朝着哭哭啼啼的蒋天娜走了过去。

    蒋天娜满脸是泪,神情中充满了惊惶,她一边小心翼翼的后退,一边小声的念叨着:“晓蝶,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是我错了?!?

    苏千影的笑意更深了,她大步上前,冲着蒋天娜的脸兜手就是两耳光!

    啪!啪!

    那声音清脆响亮,瞬间将在场的人都吓呆了!

    “你居然敢打我?!”蒋天娜捂着肿胀的脸颊,惊讶到甚至忘记了伪装,眼中射出了要吃人一般的目光。

    而一直在旁边静观没有出声的谢惠媚却忽然站在了蒋天娜的面前,挡住了她的目光,噗通一下跪在了苏千影的面前,朝着她重重的磕起了响头:

    “晓碟,你别怪你姐姐,姐姐也是好心,按说我不应该管你,可是女孩子还是要自尊自爱一点比较好。你别生姐姐的气,她身体不好,你要打就打我好了?!?

    她痛哭失声,可还没忘记“劝导”这位继女,那神情,看上去真的是忍辱负重。

    苏千影微微的点了点头,看着谢惠媚说:

    “你说的一点没错,你不应该管我,你没有那个资格!说起来你最多就是蒋先生娶的二房,就真当自己是我长辈了?呸!谁给你的这个脸呢!”

    “要翻天了,你个逆女!我有没有资格管你?”蒋兴宁气得浑身发抖,冲上来就要再去打苏千影。

    苏千影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目光凌厉:“刚才你打我,我敬你是我的父亲,没有还手??删臀颐橇┲淠堑〉揭煌本推频母概星?,你以为你还能再打我一次?”

    说完,她重重的将蒋兴宁推了出去,蒋兴宁踉跄了两下,噗通一声跌坐在了沙发上。

    望着这个仿佛一夜间长大,从胆小怕事变得嚣张跋扈的小女儿,蒋兴宁的脑子里一阵发懵。

    他不敢置信的望着苏千影朝着楼上走去的,挺得直直的背影,一时间,被她的气势压制的没敢出声。

    苏千影一分钟也不想在这个家里再待下去了,她随便收拾了一点随身用品,摔门而出。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