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今天和直走势图:(全章节)合租俏佳人林浩然陈曼柔_合租俏佳人全文免费阅读by百步穿杨

发布时间:2018-11-16 13:01

合租俏佳人林浩然 陈曼柔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合租俏佳人林浩然陈曼柔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合租俏佳人里,主要介绍了林浩然陈曼柔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班?,还回门市部睡,我喜欢抽烟,睡觉的时候还打呼噜,影响你休息,对丹丹的身体也不好?!绷趾迫蛔苁钦艺庋睦碛?,不想住家里?!澳悄阃砩霞堑酶潜蛔?,别着凉,还有,睡觉前别抽那么多烟,对身体不好。明天记得早上回家吃饭?!鄙┳幼苁且蝗缂韧V?。

合租俏佳人

第1章 撞破好事

“我擦!不会那么巧吧?”

林浩然眼前打过一道利闪,身体打个哆嗦,嘴巴里的烟掉在地上,两只眼睛也瞪直了。

路灯下,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一男一女躲在公园的草丛里打架……灯光照在两个雪白的身体上,将男人跟女人映得色彩斑斓五光十色。

男人不认识,女人竟然是自己最好哥们的老婆陈曼柔。

男人抱着陈曼柔,两个人在茂密的草丛里翻滚,这边滚到那边,那边又滚到这边,草丛都被压平了。

陈曼柔的年纪不大,才二十四岁,身体特别标志,余波荡漾,就像一粒石头子扔进平静的秋水,荡起一层好看的涟漪。

“我曰!朱志强的老婆在干啥?难道在跟人捉迷藏……?”瞅半天林浩然明白了,原来陈曼柔跟野男人在偷情。

他觉得脸红心跳,脑子里嗡嗡作响,好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眼瞅着陌生男人欺负好哥们的女人,就不能袖手旁观。

丫的!用砖糊死你,不把你的屎打出来,老子就不是志强哥的好基友。

所以林浩然火了,瞧见地上有块板砖,立刻抄起来直奔草丛,瞄准陌生男的后脑勺“咣!”就是一下。

陌生男没防备,差点被他一板砖给拍得阳……痿。

“啊!”一声惨叫,陌生男浑身发癫,跟触到高压电那样,猛地站起来拔腿就跑,眨眼跑地没影了,好像被门夹了尾巴的狗。

男人一走,只剩下陈曼柔在那儿打哆嗦,女人吓坏了,浑身颤抖不知所措,爬起来赶紧整理衣服。

“浩然,怎么是你?你在这儿干啥?”发现是林浩然,陈曼柔竟然不再害怕,反而噗嗤笑了。

“这儿又不是你家,你能来我为啥不能来?” 林浩然嘴巴一撇,鄙夷了女人一眼。

“你……都看到了啥?” 女人嘴唇动了动。

“我什么都看到了,看见你跟陌生的男人接吻,打……啵啵,还看见他解你的衣服?!?

“噗嗤!”陈曼柔一笑:“王八蛋,看得还挺仔细,看见就看见了,也没啥了不起的?!?

“陈曼柔!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竟然背叛志强哥!亏我叫了你这么久嫂子,你出轨的事儿,你老公知道不知道?”

林浩然气坏了,想不到陈曼柔竟然对自己出轨的事儿轻描淡写,完全不顾及,根本没把志强哥放眼睛里,也没把他这个好哥们放眼睛里。

“我们家的事儿你懂个屁!”陈曼柔瞟她一眼,还是不削一顾,拔腿就想走。

“行!不鸟我是吧?我立刻打电话,把这件事告诉志强哥,看他怎么收拾你?”林浩然没办法,只好拿出了手机。

“浩然,别……别,嫂子跟你开玩笑呢,千万别告诉志强,要不然我们……就感情破裂了?!?

原来陈曼柔是故作镇定,以静制动,就是想试探一下林浩然有什么反应,说不害怕,全都是假的。

她都要吓死了。

“呵呵,现在知道害怕了?告诉我为什么?”林浩然的眼睛跟刀子一样死死盯着她,竭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

不能眼瞅着好哥们吃亏,要不然志强哥的脸面就荡然无存了,也想给陈曼柔留点脸,希望她知错能改,事情还有解决的余地。

老婆不偷,五谷不收,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陈曼柔等于是在给朱志强家搞绿化。

“因为……因为,我跟志强没感情,我俩……合不来?!背侣崃狡熳齑揭С闪税咨?,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

“编!接着编!当初你俩爱得天崩地裂,飞沙走石,是我亲眼所见。结婚的时候,老子还花一块钱,送一卷卫生纸当贺礼,心疼死了,现在感情说破裂就破裂?”

“啊?那一卷卫生纸是你送的?”陈曼柔气笑了:“王八蛋真小气!结婚贺礼谁送卫生纸?还白蹭我们一顿饭!”

怪不得几个朋友都骂林浩然是铁公鸡,一毛不拔,这狗曰的,送卷卫生纸当贺礼,还心疼好几天。

“不是我小气,你跟志强哥的第一次,我怕你俩没经验,所以早早准备好了卫生纸。为了兄弟的婚事,我是操啐了心,跑累了腿,就连晚上被窝里的道具都考虑好了,你说我容易吗我?”

林浩然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赶紧解释。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一门学问,瞎话说到自己都不脸红,可谓登峰造极。

“可你那卷卫生纸质量不好,擦个屁股都能抠破,你倒是买卷质量好的啊?不懂牌子你问我,我教你怎么买?!?

“住嘴!你别转移话题,现在讨论的不是卫生纸的问题,是你出墙的问题。老实交代,刚才那狗曰的是谁?为啥要背叛志强哥?”

林浩然忽然觉得自己的话跑题了,是陈曼柔拉着他跑题的,女人差点把他带沟里去。

想转移话题,逃避红杏出墙的事实,门都没有!

瞧着林浩然刀子一样的眼神,想着他跟自己丈夫狗皮膏药一样的关系,陈曼柔只能认栽,这件事无可隐瞒,早晚东窗事发。

“好吧,我说实话,嫁给志强我后悔了,首先他没钱,一个月工资只有一千五。其次,他没房,我跟他的婚房是租来的。你知道现在房子多贵?一辈子他都买不起?!迸嗽俅我Ы糇齑?,一脸的无奈,一脸的苦衷。

“就因为这个?”

“是……?!?

“那刚才的死混蛋到底是谁?”

“我们公司的总经理,他答应我,只要跟他好一次,立刻提拔我做主管,每个月的薪水翻倍,我也想日子过得好点儿,不想跟着志强受苦……?!背侣崴底啪谷豢蘖?,抽泣一声,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她打得是感情牌,希望把林浩然的心哭软,替她保守这个秘密。

“好吧,你走吧,我会为你守护这个秘密,但你一定保证,以后不跟这个男人来往,对志强哥好?!绷趾迫坏男墓槐怀侣峥奕砹?,他最见不得女人流泪。

“好,我保证,你能遵守自己的诺言,出去以后不乱说?”女人擦擦眼泪,终于笑了。

“能,我向来说话算话,一个唾沫砸地上一个坑?!绷趾迫恍攀牡┑?,大家毕竟是朋友,为了维护好哥们的脸面,只能给女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没有啥附加条件?”陈曼柔眨巴一下眼,还是有点不放心。

“没有?!?

“我不信,你一定想要封口费?!?

“不要,真的啥也不要?!?

“谁信?”陈曼柔的嘴角闪出一抹诡秘的邪笑,决定把林浩然拉下水,最好把自己的身体给他。

只要男人跟她有染,绝对会为自己保密。

根据多年的经验,她认为没有条件的承诺,是不能相信的。

所以,她的手再次扯向前胸的扣子,衣衫一拉,那片雪白就半隐半现。

当女人的衣服慢慢扯开,林浩然的嘴巴再次张大,久久合拢不上。

忍不住想高歌一曲: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亚拉锁,那就是青藏高原……。

陈曼柔果然很白,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女人已经抓着他的手,摸在了自己的脸上。

滑过额头,眉毛,眼睛,鼻梁,嘴唇,下巴,锁骨,最后落在了胸口上。

林浩然一下子晕了!那感觉好润滑,好舒服,让他不能一手把握。

第2章 拉你下水

林浩然眼前一阵迷糊,脑子里轰地一声:“你干什么?滚开,快滚开!”他打个冷战,想推开她。

“浩然,浩然你听我说,你跟志强的关系那么好,一定会向他告密。那样的话我就完了,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不给你点甜头,你是不会帮我保密的……”女人没有放开他,仍旧抓着他的手,往身上按。

不知不觉,林浩然冲动了,长这么大,他从没看见过这么成熟女人的身体。

陈曼柔太美了,冰雕玉琢,在跟朱志强的婚礼上,第一眼看见她就喜欢。

最抢眼的也是那对胸,那时候就想感受一下,可又怕朱志强扇他。

再后来,几次晚上做梦都梦到过陈曼柔……半夜醒来,哈喇子把枕头都弄湿了。

今天竟然得逞了,女人主动给他,觉得这是做梦,也有点不可思议。

可一想到这身体刚才的男人抱过,心里就一阵阵恶心。

“你干什么,松开!松开!!”他的力气大,女人的力气小,还是挣脱了,然后扭身就走。

“浩然,浩然你别走!求求你!!”没有迈出一步,陈曼柔拉上他的袖子,扑通跪了下去,瞬间抱上他的两腿。

“陈曼柔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已经说了,会为你保密的,绝对不告诉志强,你放开好不好?”他不知道女人为啥这么死缠烂打。

“浩然,别走,咱俩好吧?嫂子知道你还是处男,没有经历过女人,想不想尝尝女人的味道?想不想做一回真正的男人?嫂子教你哈,里面的滋味……奥妙无穷?!?

“你下贱!表脸!”不知道为什么,林浩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一股无名的怒火窜天而起。

女人不单单亵渎了朱志强,也亵渎了他,真想一巴掌抽死她。

“不是我下贱,也不是我表脸!真的有苦衷的,我很爱志强,没他不行,只有咱俩有染,你得了便宜,才能为我保密?!?

“喔……?!绷趾迫幻靼琢耍骸澳阆肜蚁滤?”

“是,等于是封口费,得到封口费,抓住了咱俩苟且的证据,你的嘴巴才能封死?!贝丝痰某侣嵴娴暮ε铝趾迫蛔?,跟狗皮膏药那样,粘紧了她。

而且女人早就做好了准备,手机在口袋里暗暗打开,设置为拍照模式……。

只要抓住男人跟她苟且的证据,不但能封住他的嘴,说不定还能狠狠敲一笔,以后完全控制他。

“可你是我好朋友的老婆,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跟你红杏出墙,我以后有啥脸去见志强?”一边说,一边挣扎,想甩开女人束缚在他腰里的双手。

“没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我出去不说,没人知道,志强更不会知道。来吧,就在这片草丛里,嫂子为你宽衣解带……?!迸嘶故窃诎?,非要给他解衣服不可。

也不知道真的想封住他的嘴,还是在占帅哥的便宜。

林浩然的心动了动,脑子也荡漾了一下,心说:妈的,这娘们是不是看上了我?哎……人长得帅就是没办法,要不然让她满足一下?

他是舍不得离开的,舍不得陈曼柔那种温暖,鼓胀,紧绷,绵软的感觉。

干脆把她按在草丛里算了,跟刚才的陌生男一样,女人一定不反抗,还会跟他配合。

可一想到跟朱志强之间的兄弟情,他就骂自己不是东西!

脑袋里想什么呢?被驴子踢了吧?好哥们的老婆都上,简直秦兽不如!

“陈曼柔,你没必要这样,也没必要跟我下跪,我林浩然一言九鼎,!只要你以后对志强好,今晚的事儿他绝对不会知道,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我对天发誓……!”

“赌咒不灵,放屁不疼!要不然我给你钱吧,你说个数,一定满足你?!?

“废话!我怎么能要你的钱?”

“身体不要,钱也不要,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是不是想逼死我?”

“我说了,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好好对待志强,你怎么不相信?”

“切!这年头谁相信谁?”

“我们是朋友?!?

“朋友是用来出卖的,你不告诉志强,就是在出卖他,自己最好的哥们都能出卖,早晚也会出卖我……?!?

林浩然差点崩溃,卧槽!老子还里外不是人了:“到底怎么样你才能相信?”

“除非你抱我,咱俩在草地上玩玩,我才能相信?!?

“陈曼柔,你疯了吧?三鹿吃多了吧?”

陈曼柔忽然站了起来,撩了下眼前的云鬓,冷冷一笑道:“你走吧,没事儿了,我已经抓住了咱俩苟且的证据,你以后可以闭嘴了?”

“你抓住了我啥证据?”林浩然吃一惊,刚才自己啥也没做,有个屁证据?

女人忽然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在他的面前扬了扬:“嘿嘿,刚才你摸我,已经被老娘拍了照片,你说我把这张照片发给志强,他会不会找你拼命?”

林浩然猛地打个哆嗦,吓出一身的冷汗。

手机里果然有一张照片,女人的衣襟敞开,一只大手按在她的胸口上,虽然路灯昏暗,可高清摄像头还是拍得清清楚楚……摸她的人正是自己。

照片是在一分钟前拍得,刚才女人下跪,就是为了找机会将照片储存到邮箱里,担心林浩然摔破她的手机。

“你……你真够歹毒的,刚才是你拉着我摸的,不是老子主动的!”林浩然的声音几乎是在嚎叫。

“嘿嘿,说出去谁信?反正你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原来你早就做了准备,想陷害老子?”

“对,姑奶奶就是在陷害你,要不然你怎么会闭嘴?以后最好老实点,否则让志强跟你断交,抄你全家!!”

林浩然蹬蹬后退两步,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陈曼柔比她想象得厉害多了,这女人在商场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特别精明,眨眼的功夫就能转败为胜。

不过很快,他就笑了,同样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在女人的眼前晃了晃,轻轻按下播放键。

手机里传出他们刚才所有的对话:“我出去不说,没人知道,志强更不会知道。来吧,就在这片草丛里,嫂子为你宽衣解带……?!?

这一次轮到陈曼柔傻眼,女人晃了晃,差点晕过去。

原来,这小子同样做了准备,将刚才的对话全部录制。

陈曼柔一双大眼瞬间瞪得跟杠铃一样,不说话了,脸色煞白,足足沉默五秒,身体一软,扑通又跪了下去。

她想不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林浩然的面前竟然是班门弄斧。

“浩然,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嫂子服了,真的服了!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来生也会报答你的恩情,呜呜呜……”女人吓得哭了,抱上他怎么也不肯撒手,这次下跪完全是拜服,五体投地。

“陈曼柔啊陈曼柔,想不到你这么绝情,不是我早有准备,这次还不被你害死?强中自有强中手,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说?”林浩然洋洋得意,轻轻一按,将这段录音同样发送到邮箱,保存了起来。

“浩然,浩然我错了,真的错了,你放过我吧,有啥条件你只管说,能办到的,嫂子一定帮你办到,只要你肯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当牛做马都行。要不然,你就拿走我的身子吧,反正这破身子也不值钱……?!?

女人的语气在哀求,鼻涕一把泪一把,两只手也没停,过来撕扯男人的衣服。

就这样,林浩然的衣服被撕开了,五颗白亮亮的扣子在暗夜里崩得凌空乱飞。

女人的手也一下探进他的衣服里面,将他缠得紧紧的……。

第3章 拜服

“你给我滚开!!”林浩然又羞又怒,奋力将她推出去老远。

陈曼柔跟狗皮膏药那样,粘上还撕不开,仍旧往上贴:“浩然,我求求你,把录音删除,我把照片也删除,从今以后,咱俩还是好朋友?!?

“你想得美!傻子才会信你呢?刚才差点被你害死!”他才没有那么傻,真的看透了陈曼柔, 放开她,绝对会反咬自己一口。

“浩然,你说你想要啥?嫂子就帮你弄啥,要钱还是要女人?帮你找工作也不是问题?!迸擞挚祭K?,话声低三下四。

不低三下四不行,毕竟这王八蛋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只能满足他一切要求。

“嘿嘿嘿,你……真能帮我找个女朋友?”林浩然的嘴角裂出一股坏笑。

为了让女人心安理得,他真的准备敲诈勒索了,陈曼柔就是一贱人,不装模作样敲诈一下,她心里不踏实。

再说身边的确少个女朋友,二十四了至今没对象,还是处男呢。

“当然,你看中了谁,跟嫂子说,我帮你撮合?!迸说难劬锷脸隽凉?,满口答应。

“嘿嘿,听说你在一家房产销售部做公关对不对?”

“对?!?

“还听说你们销售部的销售妹子,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段有身段。我要你把公司最漂亮的姑娘介绍给我,答应吗?”

林浩然的这个条件一点也不过分,陈曼柔所在的公司女孩居多,个顶个水灵灵的,花枝招展,人见人爱,帮他找个女朋友,还不小菜一碟?

“答应,真的答应,保证十全十美,美艳动人,是不是我帮你介绍了女朋友,你就答应删掉录音?”陈曼柔期待地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嘿嘿,你先介绍一个我瞅瞅,行的话就删除,如果不行……?!?

“放心,我立刻帮你介绍下一个,直到你满意为止,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迸艘ба?,只能顺从。

“啥条件?”

“在你跟女朋友没有谈成之前,这段录音不能散布出去,更不能让志强知道,今天的事儿也当没有发生过,可以吗?”

陈曼柔的这个条件也不过分,这笔买卖很划算。保守一个秘密,换来一个女朋友,傻子才不干?

林浩然当然不是傻子,所以赶紧答应:“行!没问题,就这么定了,只要我跟女朋友恋爱成功,领了结婚证,这段录音就会在我的手机里永远消失?!?

“你可要说话算话?”陈曼柔站起来咬咬嘴唇,表情依旧很忐忑。

“放心,我说话从来算话,骗你就是小狗子,汪汪汪……?!贝蛞话驼迫嗳?,林浩然竟然开始跟陈曼柔逗嘴,活跃气氛。

女人噗嗤笑了:“好,明天我就行动,把张小樱介绍给你,包你满意?!泵话旆?,谁让这小子抓住了自己的红杏出墙的证据?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

“你可以走了,古德拜……晚安?!绷趾迫怀迮税诎谑?。

“拜拜,记得保密啊,嫂子不会亏待你?!绷僮?,陈曼柔还不忘给他一个飞吻,表示巴结。

飞得林浩然受不了,打个冷战。

瞅着女人远去的背影,他不由得后悔,多好的女人啊,怎么就红杏出了墙?

刚才为啥不答应她的要求,把她按在草丛里?

一颗好白菜啊,被猪给拱了,可惜那头猪不是我。

老子祝你回家跟志强哥鸳鸯戏水,一块淹死。比翼双飞,一块摔死,半夜姨妈来,找不到卫生巾……就算找到,也是质量不好,马上抠破……。

看看天色已晚,林浩然回到了自己的门市部,怎么也睡不着。。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朱志强?不然怎么对得起好基友?可告诉他,又担心两口子婚姻破裂,无法挽回。怎么办?真他妈的愁死人……?!彼恢痹诰澜?。

最后咬咬牙决定:“算了,还是保密吧,说不定陈曼柔真的有苦衷,不如给她个机会,浪子回头金不换,志强哥,只有对不起了……?!?

第二天早上,陈曼柔赶来的时候,是早上八点半,当时,林浩然已经起床,正在厕所的马桶上嗯嗯。

他蹲在便池上,眼往上看,劲儿向下使,眉头紧锁,气运丹田,一股污浊之气向下游走,马桶里传出噼里啪啦的落水声,脸上就洋溢出一股得意之色。

这就是林浩然,拉个屎也那么表情丰富。

啪啪啪:“林浩然,你起床了没?” 正在排污的紧要关头,忽然外面有人敲门。

“嗯……当然起来了,大姐,这么早,干什么?拉个屎也不让人家清净?嗯……?!?林浩然听出是陈曼柔的声音,有点不耐烦,他拉臭臭的时候特别讨厌有人打扰。

陈曼柔的脑袋探进林浩然家电维修部的门,来回瞅瞅,发现里面没人。

听到男人在厕所里跟她说话,赶紧抬手捂了鼻子,另只手来回扑闪。

“浩然,你不是让嫂子帮你找女朋友吗?找到了,今天和人去约会呗?”

陈曼柔将身体靠在厕所门边,他俩一个蹲在里面,一个站在外面,开始交谈。

“嗯……这么快?你到底跟我介绍了什么飞禽走兽?会不会在敷衍本帅哥?嗯……?!绷趾迫患绦?,没把陈曼柔的话当回事。

觉得女人一定在敷衍他,随便从公司拉个女的过来,赶紧跟他恋爱,好让他立刻将那段录音删掉。

想糊弄老子?门也没有,去你嫂子个腿!

“浩然啊,嫂子帮你介绍的,绝对是个地道的美女?!背侣峥吭诓匏疟?,继续巴结他。

“嗯……什么地道的美女?是不是只有在地道里她才是美女?因为地道里没有灯?嗯……?!?

“不是,小樱好看极了,保证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九天玄女下凡,嫦娥仙子离了广寒。不信的话,你擦干净屁股,跟我走一趟,瞅瞅就知道了,能让你哈喇子砸脚面上?!?

“嗯……我才不信呢?天下有那么好的美女,能轮到我这个吊丝头上?你少糊弄我,嗯……?!迸说幕叭盟薹ㄏ嘈?。

因为目前的林浩然很穷,除了裤子不露腚,身无分文。

他平生有两大理想,一是有钱,有很多很多的钱。二是娶个白富美做老婆,一辈子对他好。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尽管他一直在艰苦努力,发粪涂墙,目前却只能抽烟头儿,喝茶根儿,躺在被里玩小鸡儿。

老子是个穷吊丝,白富美砸脑门上的几率等于是零,除非垫高枕头做梦。

“我说林浩然,你是不是怕了?害怕自己长得不帅,人家姑娘鄙视你?” 陈曼柔没办法,只好用起了激将法。

“嗯……鬼扯!凭老子颜如宋玉貌比潘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了打开盖,弟弟见了翘起来的英俊相貌,我会怕跟女孩子约会?嗯……?!绷趾迫缓苌?,因为陈曼柔在伤害他的自尊。

“既然不怕,那就起来,换衣服去呗?我可在人家姑娘面前把你夸得像朵花儿,天花乱坠……我看你就是没胆子,自卑!担心被漂亮女生拒绝,没面子?!背侣峒绦鲇?,顺便打击。

“嗯……你的激将法对老子没用,除了诱惑我啥都不怕,当然会去,你让我拉完,嗯……”

女人怒骂一声:“懒驴上磨屎尿多!”

“嗯……你也吃五谷杂粮,难道不拉臭臭?嗯……对了嫂子,我厕所没纸了,你去给我拿点纸,弟弟要擦屁股了,嗯……?!?

“啊!你说啥?你拉屎,让本姑娘帮你拿纸?休想!”陈曼柔都要气死了,想不到林浩然会让她帮忙拿厕纸。

这小子也忒不是东西了。

女人的脸腾地红透,心说:本姑娘帮你拿纸,厕所的门拉开,还不啥都瞧见?买了个表的!这小子分明在占姑奶奶便宜。

林浩然还真想占她便宜,蹲在便池上嘴角裂出一股坏笑:真的后悔了,陈曼柔这么美,昨晚就该把她按在草丛里。

现在还不算晚,不如等她送厕纸的时候,把她拉进来,按在厕所里,首先摸摸……哒,然后棒棒……大

第4章 损友

你拉屎为啥不自己拿纸?臭烘烘的,我才不进去呢?”陈曼柔一边说,一边将鼻子捏得更紧。好担心厕所里的污秽之气,弄脏自己一身的名牌衣服。

“弟弟厕所在拉屎,可惜没有带手纸,嫂子不帮我来送,难道想我用手指?一句话,你就说你拿不拿吧?” 林浩然还得瑟上了,拽两句打油诗,继续威胁。

“不拿不拿就不拿!有本事就别擦,慢慢蹲着吧!”女人在外面差点跳起来。

“不拿是吧?我现在立刻给志强哥打电话,将那段录音发给他,让他帮我过来拿?!绷趾迫凰底?,还真拿出手机,滴滴按下了手机键。

“浩然我求求你,千万别打!我马上给你,咱别逗了行不行?怕了你了?!?女人吓坏了,赶紧求饶。

这一招果然管用,陈曼柔说着,已经拉开包包,拿出几张手纸推开厕所的门,脸扭向一边,尽量不去看男人的丑态。

她的心里好后悔,朱志强怎么交了这么个无赖做朋友?不单单掌握了自己红杏出墙的把柄,还威胁她拿厕纸。

这只是灾难的开始,以后的苦日子还长的很,不知道这小子还会想出啥办法整她。

命苦啊……。

林浩然本来想扯上陈曼柔的手,将她拉进厕所的??擅蛔プ?,女人就以一种罕见的敏捷将手抽了回去,厕纸糊在了他脸上。

“对了,这才乖嘛,没让你帮我擦屁股就不错了?!蔽恍?,接过女人手里的纸,厕所里传来刺刺啦啦的声响,然后提起了裤子。

走出厕所的门,他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十分的惬意,好像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那样,浑身轻松。

“拉完了?”陈曼柔问。

“拉完了?!?

“擦干净了?”

“干净了?!?

“走吧大少爷,人家姑娘都等不及了?!背侣岢渡狭趾迫坏氖?,迫不及待。

“去哪儿?”

“夜来香咖啡馆啊,我已经约了小樱,在咖啡馆跟你见面。放心,单我已经帮你买了,只管把姑娘勾搭到手就行?!背侣嵴娴暮苄募?,恨不得将整个公司的女孩全部介绍给林浩然做老婆。

只要能换回那段录音,区区一个小樱,又算得了什么?

林浩然换好衣服,洗脸刷牙,跟着陈曼柔冲出了家电维修部。

“姑娘领进门,勾搭在个人,老娘只管牵媒拉线。至于能不能把小樱弄到手,看你自己的本事,到时候别拉不出屎怪茅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逼急了,姑奶奶跟你同归于尽!” 女人扯着他的手,一边走一边说。

“当然,谢谢嫂子的美意,感谢你祖宗十八代?!绷趾迫缓呛且恍τΩ端?。

“还有,第一次见面,不准对人家女孩动手动脚,不准硬来!小??墒枪た笱г旱拇笏难?,房产销售只不过是她临时的工作,特别矜持,特别腼腆,你可别把人家吓坏了?”陈曼柔不住叮嘱,担心将事情搞砸,被小樱记恨。

“我知道,谢谢嫂子关心,志强哥真有福气,娶了你这么个贤妻良母,祖坟上都冒青烟?!绷趾迫桓辖舭徒?,他知道陈曼柔本性并不坏,跟男人偷情是生活所迫。

昨天晚上那陌生男没有得逞,刚刚解开女人的扣子,就被他一板砖拍跑了。

也就是说,陈曼柔没有失身,只是有过出轨的意图,思想动摇过。

还好自己赶到得及时,要不然好哥们的老婆就真的完了。

很快,靠近夜来香咖啡馆的玻璃橱窗,陈曼柔停住脚步,冲大厅里五号桌的位置指了指。

“诺,坐在五号桌的就是小樱,你瞅瞅满意不?行的话,就领你进去?!迸说难劬Τ渎诖?,好担心林浩然摇头。

结果让她很满意,因为听到男人一声感叹:“美!不错,不错,果然是美女?嫂子,太谢谢你了?!?

五号桌的位置果然坐一个女孩,让林浩然忍不住心动。

这女孩淡淡梨花面,弯弯细眉毛,碧碧秋波眼,点点小樱桃,袅袅身影动,细细杨柳腰。

脸蛋特别红润,好像新煮的鲜鸡蛋,头层壳去掉,二层皮剥完,滚进胭脂盒,来回转两圈,红日出东方,霞光照上面,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鲜。

跟陈曼柔说得一样,还真是如西施,赛貂婵,嫦娥姐姐下了广寒。

“卧靠!想不到咱们城市还真有这么好看的女孩,谢谢嫂子照顾我?!绷趾迫坏淖彀驼糯?,眼睛也放出亮光。好想立刻冲进去,跟姑娘搭讪。

“瞧你那没出息的劲儿?哈喇子能甩出去八里地?!背侣徉坂托α?,也吁口气。

谢天谢地,总算满意了,那段出轨的录音,拿回来有指望了。

“小??墒俏颐枪咀钇恋?,也就你林浩然?;簧媳鹑?,老娘才不会把自己的好姐妹便宜你?现在赶紧把哈喇子擦了,收起那副色狼的尊荣,别把小樱吓着?!彼祷凹?,女人再次扯了林浩然的手,推开咖啡厅的玻璃门。

“小樱,等不及了吧?对不起我来迟了,不好意思?!背侣岣辖舾⒋蛘泻?。

林浩然站着茅坑不拉屎,把时间都耽搁了,让小樱等了很久。

“没事儿曼柔姐,今天是礼拜天,我本来时间就很充裕?!迸⒐缓茈锾?,没说话首先红了脸。

林浩然再一次心动,小樱不但样子美,说话的声音也好听,好像是画眉叫,蜜蜂哼,八月的萝卜九月的葱,跟磁铁一样吸引了他。

“小樱,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老公的好哥们林浩然,开家电维修部的,修理家电的技术可好了,有名的技师?!?

然后她开始跟林浩然介绍小樱:“浩然,这位是张小樱,我最好的姐们,工矿大学的大三生,目前在我们公司兼职销售,她可是我们销售部的一朵花,大家握个手吧?!?

“小樱姑娘是吧?你好,我是林浩然?!绷趾迫皇紫壬斐鍪?,表示主动。

“你好,我叫张小樱,很高兴认识你?!毙∮I舷律ㄋ窖?,也伸出了手,脸上依旧挂着笑,显出一对浅浅的酒窝。

“那好,既然你们都认识了,那我就不做电灯泡了,你俩慢慢谈,我先走了,志强找我还有点事,拜拜……?!背侣岢逅橇礁霭诎谑?,扭转了身。

“再见,不送,今天的晚饭我请啊,记得晚上跟志强一块来?!绷趾迫话筒坏酶铣侣嶙吣?。

跟漂亮女孩聊天,就怕被人打扰,天知道陈曼柔在这儿会不会把他的老底掀出来,让他难堪。

“真是有异性没人性,看到漂亮姑娘就见色忘友,志强怎么交了你这么个损友?”陈曼柔笑笑果然走了,身影闪在了玻璃门的外面。

“浩然哥,请坐,别客气,喝咖啡?!毙∮W隽烁銮氲氖质?,示意他坐下。

“不客气,反正有人买了单?!绷趾迫灰黄ü勺?,身体规规矩矩,跟接见元首那样庄重。

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他没有交女朋友的经验,跟女孩说话就脸红,性格比小姑娘还要腼腆。

说白了就是自卑,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因为没钱,就没有信心。

一个字,穷啊!不是因为穷,高中的时候就把?;ǜ葱∈髁掷锪?。

今天的小樱比高中时候的?;ɑ挂潦?,如果她没意见,今天晚上就开房。

拿走我的处子身算了。

瞅着女孩俊俏的模样,他怎么也按耐不住那种冲动……。

第5章 燃眉之急

浩然哥,你……多大?” 相互足足盯五秒,小樱终于先开口了。

“我二十四,你呢?”

“我二十二,今年上大四,英文系专业,你……干啥工作的?”女孩抿了抿嘴。

“刚才陈曼柔不是说了吗?我自己开家店维修部,自主创业?!绷趾迫幌胩统鲆桓碳性谧彀蜕?,可抬头看到咖啡厅禁止吸烟的牌子,又将烟盒放回到了口袋里。

“你……没有上过大学?”女孩接着问。

“是,我没上过大学,也没有被大学上过,高中毕业以后,学的是技校,家电维修专业,也等于是大专?!绷趾迫痪×堪汛笞礁鲎痔岬酶吒叩?,证明自己的学历。

好的专科不比本科差,身价百万不如一技防身,至少目前,凭着过硬的技术,走那到儿也饿不着。

“噗嗤!”小樱笑了:“你说话好风趣,一个月赚多少钱?存款有没有二十万?”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林浩然不由对小樱产生了防备。

哎……见面就打听月收入跟存款,不会是个拜金女吧?现在的女孩啊,真的很俗套。

“对不起,就是问问,因为金钱的多少,可以代表一个人的能力?!毙∮5牧澈炝?,觉得触到了男人的敏感问题,伤害了他的自尊。

“没事儿,我修家电不挣钱,因为那个门市部刚开没多久,还不到两个星期,不要说二十万,两千块都没有,你……是不是很失望?”林浩然的脸也红了。

没钱还说个毛,小姑娘谁跟你?他觉得这次约会肯定没戏。

“你还很年轻,以后有机会的,如果你有二十万……那该多好啊?!毙∮5幕安挥勺灾饔止盏搅饲?。

“你很需要二十万吗?”林浩然有点生气,女孩一口一个二十万,让他对她的好感一下子落入谷底。

心说:你到底是找男朋友还是找钱?直接嫁给钱算了,结婚以后也抱着钱睡吧,别跟男人上床。

“不瞒你说,我真的需要二十万,要解救燃眉之急?!毙∮5纳羟忧拥?,眼光不敢跟他对视。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二十万,如果这次见面,你是想要钱的话,咱俩没戏了,你再找个有钱人吧,我无法满足你?!?林浩然一下站起来

“浩然哥,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毙∮8辖艚馐?。

可林浩然的身子已经扭转,迈开脚步,不再搭理她了。

男人穷一点不要紧,最主要的是有自尊,现在他穷得只剩下自尊了。

他的脚步没停,直接走出咖啡厅的门,从瞅到小樱的第一眼,到离开座位,三分钟没到就谈崩了,只剩下小樱一个人在那儿唉声叹气。

陈曼柔没走,爬在外面的橱窗前偷瞧,发现林浩然出来,她吃一惊,上去扯了男人的手。

“混蛋!你怎么走了?为什么不多聊会儿?”

“聊个毛,人家张口就要钱,可惜我没有,老子如果有二十万,会直接将她按倒?!?林浩然气愤愤说道。

“啥?小樱跟你要钱?”陈曼柔也瞪大眼。

“嗯,我说陈曼柔,你怎么给我介绍个拜金女?这不侮辱我的自尊吗?脸蛋好看有个屁用?你跟她说,我养不起她,让她另觅新欢吧!”林浩然同样懒得搭理陈曼柔,飞步上去了马路。

“浩然,你别走,如果跟小樱没戏,嫂子再帮你介绍好的,富家女行不行?大老板的女儿,保证是白富美?!背侣嵯呕盗?,赶紧追赶,扯了他的袖子。

“嫂子,你别白忙活了,我林浩然这辈子交不上女朋友了,交上也娶不起,你放过我好不好?”他的声音几乎是求饶,根本受不了这种侮辱,忒伤自尊了。

“那你能不能放过我?你放过我,我就放过你?录音拿出来,咱俩就各走各的?!背侣岢蹲潘男渥硬凰墒?,眼巴巴瞧着他。

“不能!”

“既然不能,那还说个屁?明天早上八点,还是在这儿的咖啡厅,我把芳芳介绍给你。她可是宏达装潢公司董事长的女儿?!?

“谢谢,没必要,我更养不起?!?

“芳芳可非常漂亮,要脸蛋有脸蛋,要屁股有屁股。而且胸特别……大。你不是喜欢大……胸美女吗?”陈曼柔将最后一句话压得很低,好像是悄悄话。

分明把林浩然当成了吃奶的牛犊子。

“算了,我早就断奶了,以后再说,以后再说?!绷趾迫挥昧﹃顺侣岬氖?。

就这样,两个人在马路上牵扯,你拉我拽。

正在这时候,忽然,一辆汽车飞驰而来,速度特别快。

陈曼柔的身影站在马路中间,根本没防备,也忘记了躲闪,眼瞅着汽车呼啸而至,司机竟然没踩刹车,直奔女人撞击。

哪一刻,林浩然傻了眼,眼疾手快,什么都不顾了,瞬间将女人抱在怀里,揽上她的腰。然后身子一转,陈曼柔就被抱起,半空中打个盘旋。

女人一声尖叫:“啊……卧槽!”再次站定,她已经脱离了危险地带,稳稳躲了过去。

她是躲开了,可林浩然没躲开,咝咝啦啦几声脆响,汽车的反镜正好挂在男人的手臂上。

因为速度太快,车身是擦着林浩然肩膀过去的,衣服被撕扯,手臂上被刮出一道深深的划痕。

红色的车身窜出去十多米,才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吱——!”

“王八蛋!活够了?以为马路是你家的啊?”车上传来一阵谩骂声。紧接着车门一响,走下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

那汽车林浩然看得清清楚楚,是一辆玛莎拉蒂,很名贵的跑车。

眼前的青年也一脑袋黄毛,面目狰狞,看那嚣张的样子,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

林浩然的怒火蹭地窜上头顶,顾不得手臂上鲜血淋漓。扑上去揪了青年的脖领子,怒道:“老子曰你个先人板板!撞人了不赔礼道歉,还开骂,我看你是活够了!”

那青年个子不小,可没有林浩然力气大,只一个回合,双臂就被拧成麻花,然后林浩然单膝一跪,膝盖直奔他的腿弯,就这样,青年被制服在地上。

“说!为啥撞人?眼睛瞎了啊?”他最讨厌这种人,说白了就是嫉妒。

开个跑车,得瑟个毛啊?臭显摆个啥?改天老子有钱,也买二十辆QQ,用铁丝拧一块,当火车开,专门撞你们这些富二代。

黄毛男本来怒气冲冲,忽然被林浩然按在地上,立刻傻了眼,想不到这小子打架还有两下子,手臂痛得似乎要断裂。

“哎呀,你放手,放手!陈曼柔,让他放开我!”黄毛男一个劲地嚎叫,眼巴巴瞅着陈曼柔。

“嫂子,你……认识他?”林浩然懵逼了,看样子他跟陈曼柔认识。

“昊风,怎么是你,你……为什么撞我?”陈曼柔也一声惊叫

果然认识,从女人的眼神里,还看出他们的关系不错。

“你让我女朋友来跟人相亲,不撞你,我撞谁?” 青年的眼睛里同样闪出两团怒火。

林浩然大吃一惊:“你女朋友是谁?”

“小樱就是我女朋友,陈曼柔明明知道,还让她跟你相亲,你说她是不是该挨撞?”

林浩然差点闪个趔趄,迷惑不解盯着女人:“陈曼柔,你真行!明知道小樱有男朋友,还介绍给我,你他妈脑袋被门挤了吧?”

也难怪他生气,陈曼柔分明在玩他,这女人白长那么大的……胸,而且胸大没脑,丢了好找。

此刻的陈曼柔惊魂未定,身体仍旧在颤抖,抱着林浩然的肩膀,那种感觉弄得他……硌得慌。

他就长叹一声:哎……看来朱志强的老婆不是脑袋被门挤了,分明是胸被门给挤了。

第6章 疗伤

“浩然,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小樱是不喜欢他的,昊风是一厢情愿,整天粘着小樱不放,人家女孩是很纯洁的?!背侣岣辖艚馐?,脸色尴尬极了。

“她纯洁不纯洁管我屁事?总之,哥们不喜欢拜金女,让她那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林浩然都要气坏了,觉得被陈曼柔狠狠摆了一道。

黄毛男刚才猛烈一撞,是故意的,撞得就是陈曼柔。不过也没打算将她撞死,就是吓唬一下。

这孙子也忒狠了,万一失手怎么办?还好自己眼疾手快,不然就算陈曼柔没缺胳膊掉腿,身上多少也会带点伤。

所以,他的手臂用力,狠狠束缚了黄毛男的手臂,在他屁股上踹了两脚,青年就剧烈嚎叫起来:“啊!好痛!你轻点……?!?

“王八蛋,不知道人命关天啊?驾照花钱买的吧!马路杀手啊?回家替我问候你全家女性!太阳你母亲的!”

他才不管这黄毛男是谁,总之撞人就是不对,今天不打你个春光灿烂万紫千红,老子就不是帅男。

眨眼的时间,青年被林浩然打得鼻青脸肿嗷嗷大叫,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

“浩然!算了,别鲁莽!你斗不过他的,他家的势力很大,会惹祸的!”陈曼柔担心事情搞大无法收场,赶紧抱了男人的腰,拼命拉扯。

还好被女人抱上,要不然林浩然会把他的脑袋拍成煎饼。

“昊风,你还不快走?再不走就被他打死了,快跑啊!”陈曼柔冲黄毛男呼喊。

黄毛男发现陈曼柔抱了林浩然,赶紧爬起来抹头就跑,一边跑一边怒道:“行!算你小子狠!今天老子认栽了,有种别走,等老子叫人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说啥?站住!有种别跑,让我把你脑袋打肚子里去!”林浩然想挣开女人的手,可他的腰被女人的手束得很死,根本挣不开。

就这样,黄毛男冲上玛莎拉蒂,汽车呼啸一声走了。

“浩然你干什么?还劝不住了,疯了啊你?”陈曼柔终于将他松开,不住埋怨。

“刚才撞你,他还没赔礼道歉呢?!绷趾迫黄艉襞?。

“算了,用不着道歉,我也不需要他道歉?!?

“这孙子是谁?”

“咱们市第一房产巨头林博飞的儿子,他家可特别有钱,你根本惹不起。而且我所在的房产销售公司,就是他爹老子开的,得罪他没有好果子吃,你随时可以让我失业?!?

“喔,原来是这样,我说你这么怕他,原来他爹是你的老板,果然是个富二代?!绷趾迫幻靼琢?。

要不然凭陈曼柔的脾气,早跳着脚喊街骂娘了,饭碗在人家爹老子手里攥着,只能忍气吞声,吃哑巴亏。

“呀!你手臂流血了,疼不疼?”这时候陈曼柔才发现林浩然的衣服破了,袖子被汽车刮裂,手臂上好大一条口子,鲜血在汩汩流淌。

“不要紧,皮外伤而已,你没事就好?!绷趾迫凰λκ?,鲜血在马路上洒出一朵朵鲜红的桃花。

“走,上医院,看骨头有没有受伤,臂骨断裂就麻烦了?!迸擞殖读四腥说氖?,打算领他去照X光,毕竟林浩然是因为救她才受的伤。

“算了,没事,就是刮了一下,回门市包扎一下,擦点酒精就行了?!辈挥蒙弦皆?,上医院就要花钱,可他没钱,让陈曼柔掏钱又觉得不好意思。

“你确定没事儿?”陈曼柔抓着他的胳膊,发现那口子好长,足足四寸,但伤口不深。赶紧掏出手绢帮他包扎。

“真的没事儿,咱们回家再说?!?

就这样,两个人回到了家电维修部。

林浩然的家电维修部距离夜来香咖啡馆不远,也就两百多米。对面不远处是H市工程大学,小樱就在那儿上大四。

来到门市部,开锁,进门,陈曼柔将林浩然按在卧室的小床上,赶紧找酒精帮他消毒。

酒精是现成的,家电维修的必备工具,摆在工具台上。

女人拧开瓶子,将酒精倒手绢上,帮着他清洗伤口。

“嘶——?!备崭詹料匆幌?,林浩然就皱紧眉头,打个冷战,酒精跟伤口接触,撕心裂肺地痛。

“哎呀,是不是很痛?是不是我力气太大了?对不起,对不起?!背侣嵯乓惶?,赶紧道歉。

“没事儿,你只管擦,就当擦桌子腿了?!绷趾迫徊灰晕?,当着女人的面喊痛,太丢人,咬牙也要忍着,老子毕竟是男子汉。

“噗嗤?!背侣嵝α耍骸澳阏饷雌な?不怕痛?”

“不怕,小时候跟志强一起和人打架,受伤多了,当疼痛成为习惯,就不痛了?!?

“为啥要救我?撞死你咋办?”陈曼柔很感激,想不到林浩然关键时刻会救她,将生死置之度外。

“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完全是救人的本能,再说你是志强的媳妇,当然不能看着你受伤?!?

陈曼柔对林浩然不了解,跟朱志强结婚以后,两个人才接触的,所有的时间加起来,也就几个月。

俩人虽说常??嫘?,可没有深交。这是好哥们的女人,林浩然和她深入了解……老朱还不把他的脑袋打成馅饼?

再说了,陈曼柔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这女人小气,势利,尖酸刻薄,菜市场买捆葱,都要搭上人家几头蒜,所有小市民女人的思想,在她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但不可否认,朱志强的老婆长得不错,胸……涌澎拜,粉团一样白。

想不到老朱长得跟猪八戒他二姨夫一样,娶个媳妇这么美,分明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米田共上。

瞅着女人,林浩然忍不住流下了激动的……哈喇子。

“你个无赖,盯着人家的胸瞧个啥?” 陈曼柔猛一抬头,发现林浩然盯着她深深的事业线,脸蛋腾地红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靠那么近,想不看也不行啊?!绷趾迫恢缓媒鹑瓮圃诹伺松砩?。言外之意,就是她在勾搭他。

此刻的陈曼柔正在帮他消毒伤口,领口敞开,刚好从上而下全部瞧见,不是他故意的。

“跟朱志强一样,看到女人的胸就走不动道,你俩不亏是好基友,一个德行。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盯着女人的胸看?” 陈曼柔抬手点了他额头一下。

“没办法,这是男人的天性,十个男人看女人,第一眼往往瞅的都是女人的……胸,剩下一个近视眼,也会把女人的脑袋当做……胸?!绷趾迫皇掷鲜?,也特别坦白。

“混小子,昨天晚上让你随便,你不敢,今天却死盯着人家看,真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陈曼柔迷惑不解,心说:看吧,只要能要回那段出轨的录音,姑奶奶让你看个够。

所以她不但没躲闪,还故意晃晃身体,将优美的身材尽力展现。

这一晃不要紧,弄得林浩然脑袋也跟安了轴承那样,摆了三摆,差点闪断脖子筋。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