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怎样没开奖:(独家)邪皇宠后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百里长画公孙瑾目录by云蕾

发布时间:2018-11-16 13:01

邪皇宠后百里长画 公孙瑾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邪皇宠后全文在线免费阅读,邪皇宠后是作者云蕾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百里长画公孙瑾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他是前朝余孽,她是东周女扮男装的太子。前世,他与皇妹大婚当日却带兵血洗皇宫,并将她一剑穿喉。 重生回到十五年前,她发誓要将他叛变的心掐死在萌芽状态。 然而曾经不近女色的汉瑾王,却突然对她这个太子无比上心。 不但把自己的桃花给掐了,还吓跑所有对她别有用心的人,甚至三更半夜爬上她的床……

邪皇宠后

第1章 重生

“太子殿下,不好了!驸马带着大军已经杀进皇宫,驸马他,造反了……”午日吉时,一阵惨叫划破天际,小太监满面仓皇跑进东宫,声嘶力竭扑倒在地。

一身蓝衣锦袍的百里长画猛地从梳妆台前站起,一把长剑指向太监的喉咙,“今日是瑾兄和皇妹的大婚之日,他怎么可能会造反,你这奴才,说,是谁让你造谣驸马的!”

可外头传来的厮杀声,刀光剑影的碰撞声,及宫人们无助的惨叫声,无情而又刺耳。

金碧辉煌的大内皇宫,再没了往日的平和,满世界的大红喜字喜庆婚灯,早已被遍布的尸体鲜血染红,血流成河。

“他没有造谣,本王的确造反了?!?

公孙瑾一身白色铠甲戎装踏入东宫,那种威震八方的霸者之气从他体内徐徐散发,那长着粗茧的大手上,赫然提着两颗人头。

“看见了吗,这是你那假惺惺的父皇和你那蠢得不要命的皇妹,你看他们,走得多安详,贤弟,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了!”

他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万事都挡在她前面的瑾兄,如今他的笑容,是比那流着人血的刀剑更要冷酷无情。

看着父皇皇妹死不瞑目的脸,百里长画一双杏眸眼白猩红,“告诉我这是为什么!父皇待你不薄,他信任你重用你,封你为汉瑾王还把皇妹嫁与你,今日更是你和皇妹大喜的日子……”

“待我不薄?重用我?可笑!”公孙瑾冷哼一声,狭长的凤眸里再无往日的情分,甚至还迸射出浓浓的恨意。

“二十年前,百里嘉率兵攻入皇宫,杀我父皇灭我朝臣,夺我江山改朝换代,甚至玷污我的母妃!如此深仇大恨,百里长画,若换做是你,你报是不报!”

“你说什么?你竟然是……”百里长画睁大瞳孔,不敢置信地瞪着公孙瑾。

相识十年,她女扮男装与他征战沙场,出生入死,他比她大一岁,她像个男子一般与他称兄道弟,喊他瑾兄。

这么多年来,他们吃过同一个烧饼,睡过同一个帐篷,被同一个姑娘爱慕过……

可她却从不知道,他竟然是前朝暮蜀的余孽!

他在父皇面前隐忍屈膝,韬光养晦整整十年,为的就是这一天的到来么?

更可悲的是,她以为自己是了解他的,却竟然从未看清过他!

刀剑无眼,人更无情,眨眼之间,又几颗人头落地,剩下百里长画一人。

她看着他沾满鲜血的一双手,突然间狂笑起来,“哈哈哈,公孙瑾,你真狠!十年了,哪怕是一匹狼也早就养熟了,你恨我父皇也便罢了,为何要这样对待皇妹?她那么喜欢你,整整十年,以为终于可以嫁给你了,你却是这样对她的么,你的心被狗吃了?”

她感觉浑身都在颤抖,四肢百骸都被眼前的景象刺得生疼。

公孙瑾却依然冷眼瞧她,仿佛在说着一件无关痛痒的事。

“沦落至此是你百里氏的报应,要怪就怪你们的好父皇,百里嘉!若不是他,我公孙瑾又何至如此?还有,我从未爱过百里小柔,从未!”

彼时,他迅速执起长剑,滴着血的剑刃终于指向了她,“别再挣扎了,上路吧,他们还在路上等着你?!?

望着朝自己刺来的寒剑,百里长画绝望到几乎忘记了反抗。她才从战场回来,且不说她本就天生带有寒疾的身子负伤后还未痊愈,哪怕她如今完好,也早就因为被自己视若珍宝的十年情谊被无情击溃而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也许是他还念在昔日的旧情,他的动作准而快速。

“嗤”的一声,无情的利剑穿过她白嫩的脖颈,鲜红的血液瞬间染红了他的脸。

“死在你手里,也好?!?

趁着最后一口气尚还在时,她缓缓地抬起手来,将发间的龙头簪摘下,一头浓墨如稠的长发飘落下来,她绝美的脸上,笑容遗憾。

“其实,我也骗了你?!?

“我早就知道了?!?

公孙瑾的脸上没有半分惊愕,他看着她娇小的身影倒在自己面前,声音是刺骨的冷。

“一年前,若非你的太子妃骊姬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原来堂堂东周皇帝百里嘉膝下竟然无子,呵,真是报应!”

骊姬?原来,原来她的身边,不止他一个叛徒!

血泊中,百里长画最终绝望而又讽刺地扬起唇角,殿内的一切很快变得模糊,她再看不见公孙瑾绝情的脸。

弥留之际,女子妖媚的呼喊传入耳畔,“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臣妾恭喜皇上终于报了这血海深仇!”

“骊姬,你的功劳才是最大的,你想朕怎么奖赏你……”

真好啊……

这一生,她唯一的一个知道自己是女儿身的好友,竟与他如此背叛自己。

黑暗一点点吞噬着百里长画最后的意识。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

公孙瑾……

如果有来生,她再也不要信任他,再也不要!

……

“马上就要去给太后祝寿,怎么,太子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吗?”一记不悦的女音自殿外传来,端着的是俨乎其然。

“玖妃竟指使大皇子将太子殿下推到荷花塘里,皇后娘娘,若不然就将此事告知皇上,怕是不如此,还会有下次?!?

回话的声音胆怯却尽是心疼,但被一口回绝,“不可,先不说没有证据,玖妃的亲兄长乃是朝中重臣,皇上如今器重得很,长乐,你先为太子更衣?!?

脖子好疼,头好晕,胸口好紧,仿佛快要被勒死了,好紧,好难受!

百里长画艰难地抬起手,要将胸口上那只用布缠来缠去的大手推开,那手却猛地抓住她的手,惊喜地叫出声,“太子殿下,您醒了,您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

她猛地睁开眼,一眼就看见面前年过三十的宫女正欣喜地望着自己,黎皇后站在不远之处,见她醒来,即刻迈着阔步走来,绝色倾城的雍容上满是严谨。

“醒了就尽快更衣,今日是太后的寿辰,尽可能表现得好些,莫要叫别有用心之人抓住把柄?!?

“是,母后?!?

四周是依旧如初花团锦簇的东宫,女子正在用白色长布为自己束胸,百里长画乖巧地接受着这一切,心下却早已惊涛骇浪,翻江倒海。

第2章 生而为“子”

没有韬光养晦的凶猛豺狼公孙瑾,没有父皇和皇妹滴着血死不瞑目的头颅,有的只是依然还年轻的皇后和长乐姑姑,看着自己明显己缩小了很多的胳膊和腿,百里长画知道,上天真的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让她重生了!

且是重生回到十五年前,她还只有八岁的这一年。

这一年,百里嘉推翻拥有五百年历史的前朝暮蜀,将国号改立为东周,已有五年光景。

五年间,正当壮年的百里嘉屡屡亲自带兵出征,南征北战,北击北仓大军,西打无荒蛮子,短短时间内就拿下了邻国十几座城池,之后又在边境建起长达万里的护国城,更是懂得重用文武之才,并着重培养那些读不起书的寒门子弟……

短短五年,原本根基不稳的东周很快就赶超其他三个大国,成为天下四国的领袖大国。

这样一个大国的国君,按理说可谓是令人羡嫉,这些年后宫也不断充实,搜罗了东周近半的美人,公主一个接一个出生,但美中不足的是,他膝下的皇子少之又少。直到而今,他登基前所生的和登基后所生的,拢共加起来才三个,这其中,就包括了女扮男装的百里长画。

玖妃虽然生了大皇子,但这大皇子却因刚出生不久生了一场大病,以至于智力受损,无法立为太子。二皇子则是由兰贵妃所生,如今九岁了却还不会说话,太子之位这才落到身为“三皇子”的百里长画身上。

百里长画之所以一出生就被当做男儿来养,皆是因为无法孕育的皇后。

是了,她并非皇后亲生,从五岁起,她就知道生她的不是皇后,而是皇后身边的婢女长乐。当年还是前朝暮蜀时,黎皇后眼看着玖妃生下长子,兰贵妃也生下二子,黎皇后担心膝下无女无子最终会被别人爬在自己头上,又不愿去外边抱养,便让自己的陪嫁丫鬟长乐代替自己与百里嘉行房,这才有了百里长画。

怀胎十月,当看到长乐生出的孩子是个女娃时,黎皇后很不甘心,在将其他几个知情的接生婆和丫鬟灭口后,便将百里长画以男孩的身份抚养在身边。直到百里嘉推翻前朝,登基为皇,百里长画被册封为太子,之后又用了同样的方法,再添了一女。

这是个不能说给任何人听的秘密,除了黎皇后和长乐姑姑,就只有百里长画知晓。

百里长画清楚的记得,七岁那年因不满黎皇后将自己当男孩养一事,差点将自己是女儿身的事实捅到百里嘉那里,后来黎皇后便以长乐和妹妹小柔的性命威胁她,她若不将这个太子当下去,就别想再见到她们。

看着面前正为自己更衣的女子,百里长画不由的抬起手,心疼地握住长乐的断手指根,低声,“母亲,还疼么?!?

这一声母亲,却将长乐吓得不轻。她连忙捂住了她的嘴,生怕刚走到外边的黎皇后会听见,“太子殿下,以后不准这样叫奴婢了,若是被皇后娘娘听见,你又得挨板子?!?

百里长画喉头涌起一阵酸涩,不管黎皇后是不是没走远,她心疼地抱住面前这个可怜的女人,“对不起,让您受苦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长乐愣了一下,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只要太子殿下高兴,奴婢就高兴?!?

身为生母,却每日对着自己的孩儿自称奴婢,百里长画心下更加愧疚,又想起前世小柔的惨死,一双小手将长乐抱得更紧,眼泪也早已抑制不住地流了出来。

长乐以为她是因为溺水一事心悸,便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可越是如此,百里长画眼里的泪就越是停不下来。

小时候她不明白黎皇后为何会留着长乐,在经过去年长乐断指一事她才恍然,黎皇后怕她不为她所用,留着长乐,还生下小柔,只是为了牵制她!如今想想,黎皇后虽贵为皇后,却无法自己生育孩子,真是可怜可恨更可悲。

今年太后的寿宴还和去年一般,在吉祥宫的院子里简单举行。后宫有妃位有子嗣的妃嫔都到场,将整个院子坐了大半,剩下的就是一些朝臣,百里嘉一身龙袍与太后平座在上,黎皇后坐于龙椅一侧。

妃嫔们过来后便带着膝下的公主们一一说完贺寿词坐下,将准备的礼物由太后身边的嬷嬷清欢收着,大臣们亦献上奇珍异宝哄老太后开心,之后便是舞姬在中间跳舞,御膳房的宫女下人们将早准备好的点心食物水果用银盘一碟碟送来。

宴会上载歌载舞,好不热闹。听说今日皇上和太后心情绝佳,若哪个宫里的孩子不小心在众人面前出了糗,也会被原谅??墒谴蠹冶砻嫔纤湓谛?,又是真的开心吗?百里长画与其他几个六岁以上皇妹们坐在另一侧,重生归来后,她时刻注意着周围发生的事。

十岁的大皇子和九岁的二皇子,因自身缺陷,只能由着玖妃和兰妃放在身边。而一身男儿装束的自己,则坐在皇妹们身边,蓝色锦衣藏于花红粉绿中,倒显得鹤立鸡群。

百里长画还注意到,被百里嘉叫到身边的那位身着淡粉衣裙、有着绝美姿容的年轻女子,那么美的一张脸却始终绷紧,而百里嘉似乎很是包容,少有的耐心以笑相哄。这让在座的其他嫔妃很不高兴,连太后对此也将不悦写在脸上,似乎并不喜欢那女子。

而黎皇后的脸,始终皮笑肉不笑。实在是看烦了这些,百里长画坐了一会后,便以身子不舒服为由,提前离开了吉祥宫,长乐要陪她一块出来,但被她直言拒绝。重生回来,她只想一个人安静地走一圈,好好将每一棵树每一枝花都收入眼底。

呼!

前世皇宫被血洗的阴影终于被驱赶出脑海,百里长画已经走出吉祥宫很远,就在她拐了个弯,想要朝附近的荷花塘走去时,一个声音突然自不远处的宫墙后传来。

“放开我,狗奴才……叛徒!叛徒!”

“叛徒也好过你日日待在冷宫苟延残喘的好,你以为端妃受宠你就能飞天了?杂家还就告诉你了,端妃啊,早就以为你已经死了,她才不知道你还活着!如今端妃仗着皇上的宠爱,屡次让皇上不悦,怕是得宠的日子很快就到头了,就算皇上不下令,我高贯也万万不能让你这前朝余孽活在世上,快上路吧,别到时候吵到皇上可就不好了……”

百里长画小小的身子突兀僵住,她缓缓地走过去,绕过高高的宫墙,看到地上那个正竟被老太监用细丝死死从后边发了狠地往死里勒的男孩熟悉的面庞时,一双杏眸瞬间眼神都直了。

第3章 你输了

视线里,少年苍白着嘴唇,一双倔强的眼睛死死瞪着老太监,“高贯,当初若非你背叛父皇,我暮蜀又怎会被灭,你这阉人,有朝一日,我公孙瑾必定要将你踩在脚下……”

“你放心,杂家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因为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老太监也不是吃素的,话已经说到这一步,一双大手更用力地攥紧了细丝。

少年只能痛苦地瞪着凤眸,随着高贯手中的力道迅速增大,很快,他嘴唇泛着白,连话都无法正常说出来,嘴里只能无助地发出“唔唔”的喘声,可即便如此,那眼神中迸发出的锋芒是愈加浓烈的恨意,仿佛死也要将对方剜下一层皮肉来。

他不甘心!

暮蜀覆灭五年,他的母妃也被狗皇帝霸占五年,而沦为前朝余孽的他,从四岁开始就终日在那冰冷的冷宫,苟延残喘,多少次想去找母妃,想要偷袭皇帝,换来的却是一次更比一次残酷的折磨,如今,高贯告诉他,今日是他死期!

不,他不能死,他要活下来,他要救母妃,要为死去的父皇报仇,更要将公孙一族被夺走的江山拿回来!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得让百里嘉偿命,杀光皇宫所有人!

这些人都是他的仇人,该死的是他们才对,他一个都不能放过!

少年猛地睁眼,满身戾气,就要抬脚将高贯踹开之时,突然,一道稚嫩却清亮的声音自门外传来。

“住手!”百里长画已经站于高贯的身后,只有八岁的她,攥着高贯的手时,力气大得惊人,“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太后寿辰之日行凶!”

高贯吓了一跳,手中细丝一松,抬头见是太子,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满脸无奈,“太子殿下饶命,奴才若不这样做,他日这祸害必定骑到太子殿下您的头上去啊!奴才是为了您和皇上好,为了咱们东周好……”

“我说,放了他?!?

百里长画漂亮的唇瓣吐出的依旧只是冷冷的简单的几个字,她看向少年时的公孙瑾时,面色比声音还要冷厉几分。

太子在宫中内外向来都是如此冷派的作风,看着这小小孩子满眼的责令,高贯只好作罢,退至一旁。

太子殿下?

公孙瑾的心紧紧绷着,他放下的脚因高贯的话再次警惕地抬起。眼前这个长得细皮嫩肉的“少年”,如果是新朝太子,那岂不是百里老贼的亲生儿子?

杀意瞬间又起,肆意弥漫。他抬起的腿猛地朝眼前这个八岁孩子的致命部位卯足了力气踢去,然而百里长画早已看穿他,在那之前就已先发制人,死死地踩住他的膝盖,叫他动弹不得。

“公孙瑾,如今你不过是个阶下囚,我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蝼蚁还要容易,随时都可以要了你的小命!所以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百里长画强忍着前世的仇恨,居高临下地怒视着如今毫无返还之力的少年,眼睛里同样满是愤意。

公孙瑾则面露凶光,满目憎恨,“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有朝一日我定屠你满门!”

“太子殿下,您听听,这祸害可留不得啊!”高贯在一旁急得不行,若非太子在,他就上去动手了。

百里长画忽略高贯的提醒,“我说不杀就不杀?!?

前世她遇见他时是在十三岁,当时十四岁的他已经臣服于父皇,又因不凡的身手和过人的头脑,屡次为父皇排忧解难,因此博得所有人的信任,向来都是一副温润如玉谦虚受教的样子,却一直都不知道他原来是个如此争强好胜睚眦必报之人,如今重来一次,提早了五年相遇,她才明白,原来他从小就如此逞强,小命都被别人拿捏在手上,还能说出这番不要命的话来。

她不知道前世他十四岁以前是如何过过来的,也不想去知道,但既然他不是死在现在,又被她看见了,她就不能不管。更重要的是,方才就算她不出现,他也能脱险。与其让他日渐陷入仇恨和复国复仇的煎熬中,不如她现在拉他一把,杀人和救人,她选择后者。

尽管,她时时刻刻被前世的噩梦所折磨,每一时每一刻,都恨不能将他千刀万剐!

可……如今的他又有什么错呢,就像他所说的,是她的父皇杀了他的父皇,灭了他的王朝,害他失去所有亲人,沦落至此。

父债子还,父皇犯的错,今后将由她来偿还。

但他这满身的锐气,看来她必须得亲自给他磨一磨!

想到这,百里长画弯下腰一把将公孙瑾从地上拽起来,“想杀我?可以,那倒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三招,你若能伤我分毫,我便放你出宫,你若杀不了我,从今往后你就必须得将你心里那些仇恨藏起来,乖乖听我吩咐!”

说罢,她往后退了三步,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等待着对方的攻击。

“太子殿下!万万不可啊!”见状,高贯连声阻止,但百里长画只是冷冷扫了一眼过去,只得闭了嘴。

公孙瑾的眼神里充满着杀意,他在冷宫被欺压了五年,此时此刻面对这大好的报仇机会,他就像一匹饿坏了的贪狼,不顾一切疯了一般朝她进攻。

一拳又一拳的重力击打在百里长画的身上,高贯吓得半条命都没了。但百里长画却依然完好无损地站着,甚至连眉都未皱一下。

“不,这不可能!”公孙瑾不敢置信,一个孩子罢了,他怎么一点都伤不了?

这样好的机会却失败了,他不甘心,上前又要攻击,然在那之前,百里长画突然面露狠色,整个身子在他袭来之前灵活一闪,不但让他扑了个空,还顺势从后面扼住了他的手肘,又在他抬腿往后蹬之时,将他“扑通”一声制服在地。

“你输了!”

望着他还不服输的样子,百里长画冷笑一声。

前世他十四岁才从冷宫出来,在父皇面前假意臣服,然后才跟着当年十三岁的她一同拜师习武。这会儿他才九岁,空有一身的蛮力罢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的确是根习武的好苗子,也难怪当年父皇会破例封他为汉瑾王。

第4章 真正的穷途末路

“什么时候收敛了脾气,我便什么时候放你出来?!痹诟吖嵴龃罅搜畚薇染鹊淖⑹酉?,百里长画打开了附近一道假山的暗门开关,将公孙瑾丢进了里边昏暗的地下室。

她想过将他送回冷宫,可想到他身份特殊,宫里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再让他回去,即便不死,也会过得很艰难,最终还是会导致他的心魔愈演愈烈,为杜绝这个可怕的事情发生,她便想到了这里。

而这间密门,在前世时她也是因为逃避练武而被他带到这里的,那时候两个人经常躲到这边偷懒,说起来还是他告诉她暗门怎么开的。

离开前,百里长画让高贯去御膳房拿些吃的过来,高贯左右不愿意去,他今夜会来杀这前朝余孽,完全是受人指使,如今人没死,还要他去拿吃的好生喂养,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百里长画看出对方的难处,便问道,“派你来之人可有见过他现在的样子?”

高贯摇头,“从未?!?

“那就好办了。到时候你便说已经把他杀了,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

“可是……”

“这事若是让父皇知晓,你觉得会如何?”

见老太监还犹豫着,百里长画又道,“你知道父皇如今很宠端妃,一旦让端妃察觉她的亲生儿子还活着,你便是那个可怜的替死鬼!到那个时候,没人会为你说话。把他交给我,一切后果自有我来承担?!?

高贯被吓住了,仔细想想倒不无道理,踌躇了一会还是朝御膳房去了。

地下密室,少年听着他们这番谈论,却没有一点的感激,“别以为你不杀我我便会感激你!你和那狗皇帝一样,都是穷途末路的贼寇!终有一日,我会将你们骑在脚下,叫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如此嘴硬?

百里长画走上前,抬手狠狠一巴掌打在少年脸上,“我今日不杀你不代表将来不杀你!你以为我需要你的感激?妄想让我求生不得?我现在便让你体会体会,什么才叫真正的穷途末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今的公孙瑾,这些年在冷宫里被饿着冻着,三天两头还要挨打,虽说比她长了一岁,但却弱不禁风,胳膊上一点肉都没有,九岁,看上去反倒比她这个八岁的孩子还要小一点。

若是前世,对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百里长画是万万下不去手的,可在经历父皇和妹妹皆死于他手下的前世,她手中的力道一点都没软一点半点。

在接连打了他十几个耳光,他却还死死地瞪着她诅咒她时,她不顾他的反抗,三两下将他穿在身上的衣服扒开,露出青紫交红的身体,随后拿来挂在墙上的铁鞭,一鞭又一鞭狠狠打在他的小腿上,胳膊上,背上……

鞭鞭避开致命部位,却每一鞭都打得见红见血。一开始他还顶得住,嘴里还叫嚣着要她百里一族偿命,后来声音越来越弱,弱到连他自己都听不太清,不久便耷拉下脑袋,不再动弹。

高贯拿来食物时,人已经完全昏过去了。见少年身上皮开肉绽,衣服都碎了,高贯心里一千个不信,从前那个看似没有灵魂只知道对皇后唯命是从的太子殿下,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把吃的留在这,我们走?!?

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够了。

高贯将吃的放在地上,百里长画并没有多看晕过去的少年一眼,转身就朝台阶上走,直到出了密门,照着记忆里前世公孙瑾的动作,先是将暗门的假石往左转了三圈,又往右移了六下,这才离去。

“太子殿下,若是一旦被人发现……”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放心,不会连累到你?!卑倮锍せ嫖薇砬榈氐?,“还有,最近几日不准给他送吃的过去?!?

“太子殿下您这是要……”

高贯话还没说完,就见小小个人冷厉的锋芒朝自己瞥了一眼,说不出为什么,那一刻他背脊都是凉的,哪里还敢再多一句嘴。

刚走两步,百里长画突然吃痛地捂住胸口,紧接着连咳了几声,高贯心提到嗓子眼,“太子殿下,您不会有事吧?”

“我没事,你先回去交差吧,我走了?!卑倮锍せ笱芰肆骄?,再走了一小段路时,摊开手掌,上面却是她刚咳出来的血。

其实她在接公孙瑾拳头时,并不是丝毫未伤。他天生便是习武的料子,虽然只有一身蛮力,可她如今的身子到底还只有八岁,又是个女儿身,加上天生便患有寒疾,当时能维持表面波澜不惊,全是倚仗前世她走南闯北的那份毅力。

下那么重的手,他是真的想杀了她啊,也不知道前世他臣服父皇的那十年,他是怎么隐忍过来的。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为不让长乐担心,她在外边一个人待了好一会才回去。

这个时候,黎皇后向来早就回了自己的寝宫休息,但是今天却破天荒地还在东宫。百里长画还没踏进大门,就听见从里面传来长乐的解释。

“皇后娘娘息怒,太子殿下很快就会回来的……”

“今日若不是有端妃惹怒皇上,还不知道太子提前离开这事要被那些别有用心之人拿出来说成什么样!”

黎皇后气得拍桌,一把将案桌上长乐刚端上来的点心和茶扫到地上,溅起的热茶瞬间有一两滴淋到皇后的手,紧接着抬起手掌就要打过去。

“你这贱婢,怎么伺候的!”

“母后!”

眼看着那一巴掌就要落在长乐脸上,百里长画眼里闪过一丝怒意,上前一把将长乐拉开,迎面抓住黎皇后的手。

“你要打就打我吧,是我自己贪玩跑出去的,不关长乐姑姑的事!”

“太子殿下,使不得……”长乐连忙拉住她,硬是将她抓着黎皇后那手拿开,然后拉着她一起跪下,“皇后娘娘恕罪,是奴婢没教好太子殿下,请娘娘责罚?!?

黎皇后不是第一次见百里长画这么硬气,但她却是第一次没有大发雷霆。

“你教得很好,长乐?!蹦巧莩藁龅姆锕诹脚圆手榱此孀拍抗獾淖贫瘟嘶?,原本暴怒的脸色几乎是眨眼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怪异的微笑,“太子长大了,不但敢跟本宫顶嘴,还敢还手了,太子,你说本宫应该怎么奖赏你?”

“皇后恕罪,太子她……”长乐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

黎皇后瞪了长乐一眼,“本宫与太子说话,你插什么嘴?掌嘴!”

长乐脸色发白,但还是抬手朝自己脸上扇。百里长画见状,连忙强势拉住长乐的手,并看向黎皇后,“母后生儿臣的气,大可打儿臣板子!但母后若因此惩罚长乐姑姑,明日儿臣在父皇面前若因此失态害父皇不高兴,母后可就得不偿失了!”

一语双关,既护了长乐,又让自己逃脱板子的惩罚。黎皇后显然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被震住半晌后,再次狠狠瞪了长乐一眼,遂起身摆驾回宫。

到门口时,突然又回过头来。

“你这逆鳞可得小心点长,本宫既然能扶你坐上太子之位,也能将你从上面拉下来!”

第5章 端妃

“太子殿下,您怎能这样跟皇后说话,你知不知道方才差点就……”黎皇后走后,长乐半天腿还发软着。

看着眼前唯唯诺诺的母亲,百里长画心疼地抱住,却平静地问道,“母亲,您想不想父皇?”

猜到她的意图,长乐连忙捂住她的嘴,猛地摇头,“不想,奴婢只想太子殿下好好活着,日后你莫要再忤逆皇后,更不准再说这种话,知道么?”

“我知道了?!卑倮锍せ裢方だ只忱?,一双漆黑的眸子里却深幽得如同一汪寒潭。

这些话,日后她不会再说,但不代表她就甘愿一直委身于黎皇后的威武之下。迟早有一天,她会摆脱这个禁锢,带着母亲和小柔飞上真正的青天,将那些想要害她的人全部踩在脚下!

小柔比她小了五岁,长乐看着她睡着后,很晚了才离开东宫,回去皇后的倚霞殿照看着小柔,此番黎皇后却不在倚霞殿,这让长乐心里觉着隐隐不安。

百里长画其实并未睡着,长乐离开之后,她躺在床上睁开眼,这一宿想了很多前尘往事。

虽然现在她把公孙瑾关起来了,可以后他的路要怎么走?若是他满腹的戾气和棱角还是磨不平,她真的要把他杀了么?

不对,她是要救人的,是要代替父皇向他公孙家赎罪的,百里氏夺了他的家人已经大错特错,又怎有那样的厚脸皮再将他杀了?

况且即便今日他真的死了,那么明日,还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想要复仇的“公孙瑾”,这不是她想要的!

瑾兄……

百里长画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黄纱暖帐,闭了闭眼。

突然很怀念前世,怀念与他奋战叫着他瑾兄的那十年。

这一世,哪怕倾尽天下,她也要将他拉回正途,再不让他一双手染上鲜血。

翌日,天边的太阳还未升起,只是泛了点鱼白光,她便自个爬起来,将那长长的白布裹在胸上,一圈又一圈地束紧。

这个年龄的她,其实胸部还未开始发育,但这是黎皇后的命令,从她五岁开始就日日坚持这样做。黎皇后是要她养成束胸这个习惯,更是要将她女儿身的特征从小就扼杀住,这也是为什么前世她到死的时候,胸部比别的女子平了很多的重要原因。

辰时刚至,百里长画就已经自行更衣洗漱完毕,更是自己将长发用龙头簪简单束成男儿装束,不待长乐过来,自己便先后去了吉祥宫和御书房。到御书房的时候,此时百里嘉刚好下朝端坐在案前,见其心情似有不快,无心批阅奏折,便主动进去,乖巧地对百里嘉请安。

百里嘉见是太子,虽然还是兴致不高,但左右还是将烦闷的心情收敛了些,挥了挥手,“朕知道了,下去吧?!?

百里长画原地不动,“父皇,您可是有什么头疼之事,不如告诉儿臣,让儿臣为您分忧解难可好?!?

一个八岁的孩子能有什么方法?再说让他头疼的可是后宫之事,就更指望不上了。百里嘉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时候不早了,你该去书房念书了?!?

“父皇!”百里长画却走近一步,既然对方不告诉她,那就她自己提出来,“父皇可是为端妃娘娘的事苦恼,儿臣是个孩子,端妃娘娘肯定不会讨厌,父皇为何不让儿臣去一趟披香殿呢?!?

一般来讲,皇帝被别人猜中心思,是极可能大发雷霆训斥对方胆大包天的,可百里嘉却没有,他是真的无奈了,已经没有心思去斥责,一听这孩子这么说,眼里一喜,“端妃生朕的气已有几年了,朕都拿她没法,你真有这能耐?”

“父皇尽管让儿臣去便是,只是儿臣若是成功劝说,还恳请父皇到时能应允儿臣一个要求?!?

“好,朕答应你!”百里嘉整个精神都起来了,答应得比点头还要快。

其实百里长画若真有心帮这个忙,她完全可以直接去披香殿找端妃。但这样毫无意义,她必须要让父皇知道,是她帮的忙,要让父皇对她存有感恩之心,毕竟要想在这勾心斗角的后宫存活,手上就必须要有个能镇得住人的金牌。

更何况她要压制的对象,是黎皇后那样身居高位的人。

走进披香殿,百里长画一眼就看到那个正在院中亭子的石桌上抚琴的绝色女子。

视线里,那女子穿着一身绣着朱雀的蓝色烟纱裙坐在那里,琴中一曲忧伤缓缓响在四边,虽是坐姿,却不难看出那美人身姿倾城,似火如歌,难怪会让百里嘉如此着迷。只是令人叹息的是,那张绝美的脸蛋如此的郁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整个人看上去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仙女。

第一眼百里长画便认出来了,那不就是昨夜坐在父皇身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还害其他妃嫔也恼着脸的美人么。她记得在前世端妃也颇受父皇宠爱,但因终日抑郁在这一年终了,之后父皇还为这位姿容无人能匹的美人特别修建了陵墓,却不知这端妃原来是公孙瑾的亲生母亲。

这时,那悲伤的琴声突然停了下来。

端妃平静地回过头,见是一个孩子,心想着自己的孩儿若是还活着,定然和这孩子一般大小……原本清冷的面色,倒有些回温,但想到这毕竟是仇人的孩子,态度十分的冷,“太子殿下,你来我披香殿做什么?你父皇没告诉你本宫不喜欢被人打扰么?”

“本太子自然是有事要与您商量的?!卑倮锍せ患辈宦吖?,附到端妃耳旁,低语了几句。闻言,端妃的脸上从不信转到不可置信,最后睁大眸子声音里透着一丝欣喜,“你说的可是真的?”

“话我就说到这,接下来该怎么做,全看你自己了?!绷粝抡饩浠?,百里长画便转身离开了披香殿。

东周建立五年,端妃是第一次信任一个人,还是个八岁的孩子。

她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这个孩子欺骗她不会得到半点好处,想到太子当时认真的眼神,端妃心中就更加笃定,在自我挣扎了片刻之后,便回到房里换了一身颜色鲜艳点的锦缎纱裙朝御书房过去。

当百里嘉看到端妃竟带着五年来都未曾露出过的笑容过来时,脑子里第一时间想的竟是半柱香前信誓旦旦说要替他解忧排难的小太子,心中百感交集,很是好奇究竟那小机灵鬼跟端妃说了什么。

百里长画对属于自己的奖赏是记得牢牢的,只是现在她若前去打扰就太不识趣了。离开披香殿,想起还有黎皇后那里还没请安,便匆匆赶去倚霞殿。

索性时间恰好,黎皇后并没有怎么甩脸色,她陪小柔一同用完早膳后,想到还有个全身都是刺的家伙被关在密室,便借故回书房念书而退下了。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