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3d开奖结果查询:(完本)木婉柔洛君傲小说_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免费阅读by赵财财

    发布时间:2018-11-16 12:06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木婉柔洛君傲小说

    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又名《爱过头,难回首》,此书为网络作家赵财财倾力之作,木婉柔洛君傲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就因为家中佣人的一面之词,洛君傲竟怀疑木婉柔和自己的公公有染,而木婉柔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更是不惜成为一个卑微的佣人,整日听从洛君傲和她好闺蜜的使唤。

    第一章 活埋

      “你好好的看看这老头,以后你可就看不见了?!?/p>

      被洛君傲猛地一脚跺进棺材里,木婉柔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摔得颤栗,然而还未等她感受那骨头散架的痛苦时,她的耳朵就碰触到了一个宛若万年寒冰般冰凉彻骨的东西。

      木婉柔强忍着哆嗦的身体,咬住颤抖不止的嘴唇瞥向身侧。

      当看见自己公公那被脂粉涂的栩栩如“生”,却难掩僵硬的面容时!木婉柔的心脏还是猛地一颤差点骤停。

      “对不起,对不起公公,我不是故意打搅您的?!苯舯账?,木婉柔脸色惨白的不停道歉。她从未想过打扰眼前人的安息,毕竟公公生前是那般的疼爱她。

      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洛家,唯一给她温暖的存在了。

      “怎么,舍不得老情人了?木婉柔,你真让我感到恶心?!甭寰量吹侥就袢狎掀淼坏哪Q?,顿时一阵反胃。

      他洛君傲在娶了木婉柔前,从未想过会被带绿帽子!

      更没想到,这顶绿帽子是自己爹洛贸给带上的!

      若不是丽丽偷偷去做了DNA检测,证明了他和木婉柔的女儿,实际上是他妹妹!

      他恐怕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头上顶着一片青青草原。

      “我没有,洛君傲,我真的没有跟公公有不伦的关系……”洛贸在木婉柔的眼中,是那般的和蔼可亲、正直不阿,她怎么可能和洛贸发生关系呢?更别说生下自己公公的孩子了!

      “我就说我妈死的怎么那么蹊跷,也是你和洛贸搞的鬼吧!还好老天有眼,让他中风脑溢血死了,否则我真不知道还要被你们这对令人最呕的狗男女恶心多久!”

      洛君傲一把揪住木婉柔的头发,拼命摇晃的说道。

      “当初丽丽说当初你因为我妈不喜欢你,所以给我妈下毒,我还不相信!现在想想,她说的所有话都是真的!怪不得洛贸当初非要我娶了你,甚至为此让我这个私生子登堂入室继承洛家!原来都是为了把你这个贱人弄进家里来!”当初洛贸找上门的时候他还奇怪,精明如洛贸般的老狐狸,怎么可能会让他娶个普通人家的女孩,然后就愿意把全部家产都给他!

      现在想想,他只是这对狗男女暗渡陈仓的工具罢了!

      “丽丽?苏丽是这么告诉你的??”木婉柔闻言浑身一僵。

      苏丽是她大学时的同学好闺蜜,后来苏丽家里破产了,而她那时正好生了孩子,出于情谊,她便让苏丽进了洛家,平日里陪孩子玩玩,每个月给她开几万块的薪水。

      说是给了她一份工作,但明眼人都知道这纯粹只是木婉柔帮衬苏丽的举动,怕她无家可归,怕她找不到工作……想起苏丽平日里那本分老实的模样,一时间竟不敢相信是她诬陷的自己。

      棺材外泥土的生腥气窜入鼻息间,巨大的恐慌将木婉柔包围。

      这几年来,因为洛君傲母子的不喜,她在洛家如履薄冰,因此便把帮她照顾孩子的苏丽当成了知心人对待,事无巨细皆与之分享。

      可却没想到,她会有被最信任之人捅刀的那一天!

      而且也正因为是苏丽的背叛,才显得可信!

      “事到如今,你还有脸跟我装,若不是苏丽,我还真没看穿你这清纯的假面!”洛君傲咬牙切齿的说道,随即心下一狠,直接对着身后等待已久的工人猛地挥手,示意他们封棺入土。

      “你不是喜欢和洛贸睡吗?那就永远和他一起睡在这吧!”

      说罢,洛君傲看向木婉柔的目光里不再残留丝毫怜悯。

      他给过木婉柔机会,让她带着孩子净身出户滚出他的视线,但她却不同意,还妄想她生的那个贱种能享受洛家的一切!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他心狠了!

      这个毒害了他母亲的龌龊女人,唯有活埋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想到这,洛君傲敛去眼底寒芒,决然转身,而下一秒,木婉柔便被敲晕在了棺材之中。

    第二章 保姆

      “嗷唔……”是夜,在冷讽呼啸吹动野草,白纸飘飘的郊区墓地,一声类似狼嚎的声音响彻寒天,满是凄厉。

      就在那声嘶力竭的吼叫中,泥土翻动的声音伴随着沙石滚动越发清晰。

      忽然!一只手从泥地里伸出,上面粘着血污的淤泥哪怕在黑夜中都略显刺目。

      “哈……太谢谢你了阿黄,要不是有你,我真的要死了?!贝臃啬怪杏采孔乓话阉嫔硇娜鹗烤杜懒顺隼?,木婉柔看着身旁灰头土脸的黄色小土狗,感激涕零的说道。

      若非有它在外面扒土,哪怕木婉柔利用小刀劈开棺木,也会活生生的被泥土压死。

      “没想到,那个家里,唯一关心我的人竟是你?!彼畎哪腥私盥?,她最信任的闺蜜诬陷她的清白,最终在生死关头,唯一帮了自己的,竟然是她收养的流浪狗!

      还真是人心不如狗肺……木婉柔想着,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艰难的支撑着身体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要回洛家,要去跟洛君傲解释,她不是跟公公乱/伦不知廉耻的那种女人!

      木婉柔每走一步,身体都几乎像是要散架般颤栗不止,但就像是深秋固执挂在树梢摇摇欲坠的黄叶般,尽管单薄,却不失坚定。

      她想,只要回去跟洛君傲解释清楚,再带孩子和他做一次DNA,真相便一定能够大白于世。

      就算洛君傲这样都相信,那她大不了就带着孩子离开,尽管木婉柔无法想象没有洛君傲的生活将要如何继续,但她还有女儿!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就算为了孩子她也要坚持活下去!

      可她却没想到,事情远比想象中更要残忍。

      “你说什么?孩子丢了???!”

      身子猛地一颤!木婉柔那付尽一切坎坷,硬生生徒步从墓地回到洛家都不曾倒下的身体!

      在听闻洛君傲冷漠的回答后,顿时双腿一软,直接栽倒在地!

      看到木婉柔狼狈的模样,她身旁的小黄立刻凑上前,对着洛君傲狂吠了起来!

      “滚开!”一脚踹开了几乎咬到自己裤腿的小黄,洛君傲眼底满是暴戾,似乎已经忘记眼前这条忠心护主的小黄狗,还是他捡回家送给木婉柔的。

      “君傲!你对我有火随便发,何必迁怒于小黄!若不是它救了我,我现在已经死了!”看着被踹倒在地呜咽不止的小黄,木婉柔赶忙爬上前把小狗圈到了怀里。

      她不明白,怎么公公一死,洛君傲就忽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倘若换了个人一般!

      “死,要的就是你死!你这个女人死不足惜!”通红着双眼,一把拽着木婉柔的衣领把她提了起来。

      她为什么要阴魂不散,连活埋都能被她爬出来!

      难道他洛君傲,今生就必须带着这滔天巨耻过活吗?

      想起他不久前还曾想过!等洛贸死了上一代的仇怨全部结束,他以后就跟木婉柔好好过……洛君傲就觉得自己非??尚?!

      “洛君傲,就算我真的死不足惜,孩子是无辜的,求你了,求你帮我把孩子找回来,到时候再做一次DNA,就能证明我的清白了!”木婉柔悲痛欲绝的紧握拳头,强撑着自己因洛君傲绝情的话语而几欲昏迷的身体。

      当看到洛君傲无动于衷,木婉柔想到孩子的音容笑貌,她只能咬咬牙,声如泣血的拉住洛君傲的裤脚:“那这样,只要你愿意帮我把孩子找回来,我愿意跟你离婚,净身出户!”

      “呵……事到如今,你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洛君傲看着狼狈的木婉柔,正准备让人把她撵出家门,一个尖细甜腻的声音却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少爷~”做作的拖长尾音,苏丽娇柔的从楼梯上碎步走下来,当看见地上趴着的木婉柔后,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得意。

      论长相,论身材,她哪儿不如木婉柔,当初在大学里,她才是那个?;?!

      凭什么木婉柔如今是洛家少奶奶,她却只能给木婉柔做下人,当个陪孩子玩的佣人?

      既然天公不作美,那就怪不得她对木婉柔出手了。

      “是不是声音打扰到你休息了?放心,我现在就撵她滚?!甭寰量醇呈埔蕾嗽谧约罕弁渲械乃绽?,立刻怜惜的说道。

      看见洛君傲面对苏丽时那抹温柔,木婉柔彻底绝望了,颓败的低下头,她知道自己输的彻底,不仅仅败给了苏丽的阴谋诡计,更是丢了洛君傲的心。

      “没关系,君傲,我看她也挺可怜的,不如就帮帮她吧?!彼绽黾僖馍屏嫉乃档?,随机还未等洛君傲回答,立刻就补充道:“正好家里缺个保姆?!?/p>

    第三章 够贱

      “什么?”保姆……木婉柔瞪大了眼睛,心里一阵不祥的预感,不知道苏丽有何打算。

      满眼期待的看向洛君傲,希望他能否决苏丽的提议,谁知道洛君傲却一口应下。

      “丽丽你就是太善良了,好吧,你想怎么样都行,毕竟这个家以后全都交给你照顾了?!甭寰谅砍枘绲乃档?,“至于木婉柔你,给我老实点听到没?否则就算我找到孩子,也绝不会让你见到她!”洛君傲口气充斥着对木婉柔的厌恶嫌弃。

      洛君傲甚至不觉得孩子的走失是一场意外,而觉得是木婉柔为了掩盖她乱/伦和自己公公生子的事实,而自己把孩子藏了起来!

      “洛君傲,我是你老婆,你让我做保姆?”自小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如何能当好个保姆。

      更何况是去伺候自己曾经的佣人,这是木婉柔从未想过的屈辱。

      “不愿意就滚?!甭寰磷匀?,没有再把木婉柔按进棺材里,已经是他对这贱人最大的仁慈!

      “我做,做做做!”生怕洛君傲一不喜,就不再帮她找孩子。

      木婉柔立刻点头如捣蒜般的慌张重复着,心中急切的恨不得现在就开始干活……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真的卑贱到了尘埃里。

      “真够贱的你?!甭寰晾湫σ簧?,越发觉得自己以往对她那般客气完全都是多余。

      她就是个在男人,在财权面前,比狗还要下贱的东西罢了。

      木婉柔听到洛君傲的恶语没有吭声,为了孩子,她什么都能忍。

      更何况,如今还能留在洛家,还能配在洛君傲的身边,已经是她最大的幸运。

      她该知足了。

      “还看什么,滚去杂物间换身衣服,然后把家里所有地都给我擦了,不许用拖把!会留下水痕的?!本驮谀就袢岢粘湛醋怕寰晾肟谋秤笆?,苏丽忽然踹了一脚她,恶狠狠的说道。

      苏丽阴冷的看着木婉柔,眼底眉梢原本针对洛君傲的柔弱善良骤时消散于无影,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狠毒。

      “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木婉柔颤抖着嘴皮,甚至不敢去恳求苏丽给自己一会儿的休息时间,强忍着体内的翻江倒海,虚弱的准备按照苏丽所言那般工作。

      “嗯叽、嗯嗯?!笔苌说男』撇∥〉恼玖似鹄?,不停拱着木婉柔,担心她的身体,但实在太过虚弱,很快就又趴倒在地!

      可这一幕,却惹得苏丽不满,直接穿着高跟鞋就朝着趴在地上的小黄踩了过去。

      “不!小黄?。?!”

      伴随着木婉柔的尖叫,小黄的血在复古瓷砖上绽出一朵巨大且妖冶的血色暗花。

      “全都给我弄干净!”苏丽丢下这句话,昂着头一脸得意的离开了,她以前就讨厌那小土狗,天天就知道对她嚎!

      甚至现在还把木婉柔从棺材里给扒了出来,坏了她的好事儿!现在才死,已经算它个畜生的命长了!

      “小黄……小黄你醒醒,是我太没用了,都怪我……”抱着小黄,巨大的悲痛如狂浪般将身心俱疲的木婉柔击打,她再也没有坚持下去的力气。

      随着泪水模糊了视线,木婉柔苦苦支撑的身体栽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就在她即将失去意识之时!苏丽却忽然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手拿一份文件折返到木婉柔的面前。

    第四章 签字

      “啪?!币簧葡?,一份有十几页厚的文件被甩在了木婉柔的脸上。

      “正好有血,给我把手印给按了?!彼绽鼍痈吡傧碌乃档?,眼底藏不住的都是兴奋。

      “这是什么……”颤抖着声音问道,木婉柔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她掀开第一页,就看见了上头赫然写的几个大字,心下顿时一沉。

      “你自己没眼看吗?再说看了又有什么用,让你签你就给我签了!”苏丽看木婉柔似乎不准备配合的模样,顿时有点着急,索性直接抓起木婉柔的手,强迫她在文件上按手??!

      “不行!这是我祖上留下来唯一的东西!我绝对不能转让给你!”木婉柔含泪哀求道,极力想要挣脱距离那份“无偿土地转让协议”原来越近的手!

      为了留在洛家,继续待在洛君傲的身边,木婉柔自认一切都可以牺牲!不管是尊严,还是她今生的幸福!

      可唯独这块她名下的土地,是她唯一不可以放弃的存在!

      因为那是她父母死后留给她唯一的东西了!她怎能如此轻易的割舍于它人?

      “苏丽,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甚至可以发誓等孩子找到以后我就离开!但到时如果没了这块地,我们娘俩如何生存?”她一毕业就听从洛贸的安排,嫁给了洛君傲,根本没有接触过社会,何况孩子还那么小,找工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在她名下这块地每年的租金还算可观,足够她把孩子养大,所以如果真的被净身出户,她带着孩子也不算太艰难!

      可现在苏丽,却是要逼她走上绝路?。?!

      “我管你怎么生存?今天你不签也得签!”苏丽冷笑了一声,在她的眼中,木婉柔和她那孩子,早就已经是死人了!

      何况木婉柔既然能命大的回来,那不正是代表了老天想让她苏丽发财吗?

      虽说现在苏丽跟了洛君傲,吃穿不愁,可男人的钱到底还是男人的!怎么能比的上抓在自己手里快活呢?

      再说木婉柔平白使唤了她这么多年,欠她的太多了!给她块地怎么了?

      “我不要!我不要!”抗拒着尖叫挣扎,木婉柔的力气很快就消耗一空,本就虚弱的她苟延残喘的强撑着意识,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在苏丽的控制下!在转让协议上摁下了鲜红的手??!

      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绝望浮上心头,木婉柔两眼一黑,直接便被一望无际的深渊拉入了昏迷中……不知过了多久,木婉柔在刺骨寒凉中醒来。

      看了眼四周,才发现自己竟然泡在洛家院落中的鱼池里!

      四周的观赏鲤鱼正在不停地叨食着她身上的伤口!直接让她忍不住一个哆嗦,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救命……救救我?!狈杩竦脑谒锲颂谧?,可木婉柔是何等虚弱?尽管池水不到一米,可即使靠着周边的岩石,她也完全无法支撑的起身体!

      “小黄,小黄!”就在木婉柔绝望之时,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小黄狗,可木婉柔的呼唤却再也没换来小黄雀跃的回应,只有一片水面薄冰碎裂的冷声回荡。

      脑中原本破碎了的记忆瞬间拼凑完整,小黄倒在血泊中的一幕浮现木婉柔的眼前,让她心猛地一抽,头疼欲裂!

      就在木婉柔即将再一次晕过去的时候,忽然脖子上被套上了一个捞鱼用的渔网,硬是被人托上池岸。

      “苏小姐说了,只要你同意签字,就可以放了你?!蹦吧哪猩谕范ゴ?,显然是苏丽找来折磨木婉柔的人。

      “不可能,那块地还要留给我的孩子……”

      话还没说完,渔网便将她整个头兜了住,不仅让她脸上的肌肤被勒的一片片撕裂,渔网边缘的套索木圈更是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如火炙般的红痕!

      “咳、咳咳!”被勒住脖子的木婉柔几乎是无法呼吸!徒劳的挣扎之际,她脑海闪现的却是洛君傲的面孔。

      “老公……君傲、救救我!”

    第五章 学长

      “救你?那你就乖乖的把合同签了?!甭寰恋纳粼谕范ハ炱?,平静的语气在木婉柔听来却宛若魔音。

      不敢置信的看着蹲在鱼池边的洛君傲,木婉柔没想到他竟然和木婉柔是一伙的。

      “丽丽既然喜欢那块地,你就干脆点转给她,不要逼我发火?!甭寰烈涣忱硭比?,在他眼中那块地的确不算什么,值不了多少钱。

      可他却没想过,那是木婉柔和孩子未来活命的产业。

      艳色的鲤鱼在身遭游动,那一下下叨在伤口上的吮吸刺得木婉柔浑身颤抖,可身体此时的颤栗却丝毫比不上心间的裂痛。

      洛君傲的字字句句,都化作了锋利的箭,射进了木婉柔心间那最柔软的靶心。

      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木婉柔却只尝到了一抹苦涩的咸味,泪水不知不觉中已经和脸上泥泞交织,划过脸颊,勾勒出了木婉柔的可悲。

      看木婉柔就这么陷入了沉默,洛君傲皱眉间满是不耐烦,显然没想到平日里柔弱的女人,竟然这么难搞!

      “给我把她按到水里,直到她让丽丽满意?!甭寰敛恍嫉钠沉搜勰就袢?,离开的潇洒。

      可当背对着木婉柔,听到背后那呛水挣扎之声时,不知为何,洛君傲的心脏却忽然闷跳了一声。

      “那个女人,死不足惜……”她勾引了洛贸还不够,还害死了他母亲,这种女人,绝不配拥有同情。

      洛君傲暗道,感慨的语气,却仿佛是在为自己坚定决心。

      一次次被人按着头压入水底,一次次濒死的窒息感,很快虚弱的木婉柔就再也没能飘上水面。

      苏丽的手下看到她这副模样,毕竟还没达到目的,也只能把她先送去了医院。

      从医院中醒过来,木婉柔第一反应就是下床去找孩子,但足尖还未触碰到冰凉的瓷砖,就有人按住了她的肩膀,阻止了她离开的动作。

      “你现在这个身体,还想要往哪儿跑?先好好休息再说!”爽朗的声音中带有几分熟悉。

      木婉柔疑惑的抬头看去,当看见身着白大褂的俊秀青年时,整个人都愣了住。

      “金、金学长?”嫁给洛君傲之后,木婉柔就割舍了过去,若不是当初苏丽找上门求她帮忙,她都没想过自己会和大学的同学还有瓜葛。

      而眼前这个人,便是木婉柔曾经记忆中,最难忘怀的一部分。

      那个在大学里追了她两三年的男孩,医学院的学长金泽!

      “你先快快躺下!”金泽看向木婉柔的目光中满是紧张,对于这个女孩,他从未忘怀。

      若非是听说了木婉柔嫁进豪门,金泽自知不该去打破她平静的生活,否则他恐怕早就已经找上门去了。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你……你老公是不是对你不好?”看到木婉柔满身伤痕的模样,金泽眼底满是阴云,不用想也知道木婉柔的婚后生活显然不如他所想那般幸福。

      也是,寻常人家的女孩,嫁入豪门后有几个能有好下???

      “没、没有这回事?!?/p>

      “还说没有!你都成这副模样了,你老公都没来看你一眼,婉柔,你离婚吧,我照顾你一辈子?!苯鹪罂吹侥就袢峄怕业哪Q?,激动的说道。

      “现在医院的医生都这么狂浪了吗?逮着患者就要破坏别人家庭?!蹦就袢峄刮椿卮?,洛君傲那阴沉的声音便从门口响起,打断了金泽与她的对话。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31选7三等奖大概多少钱 扑克梭哈玩法规则 广东26选5选号 十三水搞笑图片 四川快乐12最新开奖 香港创富公式规律 北京单场彩票点 天津时时彩开奖最快的网 贵州快三30期开的什么车 湖北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图 围棋很难学吗 搜狐彩票可靠吗 福彩中奖500万网 胜负彩12128期任选9场 hkj香港赛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