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省11选五开奖结果:王辰穗穗小说目录全文《诡井惊魂》

    发布时间:2018-11-16 11:36

    王辰穗穗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诡井惊魂王辰穗穗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悬疑小说,在诡井惊魂里,主要介绍了王辰穗穗两个人之间发生的诡异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但是奇怪的是,爸爸回来并没有问我奶奶的事情,也只字未提关于奶奶下葬的事情,他回家倒头就睡,我想进去跟他说句话,但是他的脸色很不好,我有些怕他,所以就没敢跟他说话。奶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爸爸出去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

    诡井惊魂

    第一章:死人井

    我叫王辰,生在山村王家镇。

    王家镇是那种很偏僻的小镇子,所以好多祖辈流传的老规矩,都延续了下来,比如说村后山的那口死人井。

    死人井为什么叫这名字,已经没人能说的上来了,但是这口井邪性的很,平时没人敢喝这口井里的水。

    不过有一种情况除外,那就是王家镇每个人出生的时候,第一遍擦洗身子的水,都是从这口井里打出来的。

    据说只有这么着,才能消灾,不然的话,就会给全村招来横祸。

    而在平时的生活里,那口井就是王家镇的禁忌,大人们不敢靠近,也绝对禁止小孩子接近那个地方。

    老规矩流传到现在,起码几百年了。不过到了像我们这样的小一辈,尤其是上过学读过书的人,已经不怎么拿这些老规矩当回事了。

    但我是个例外,听我奶奶说,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最后大出血没救过来。

    就连我生出来的以后,都是个死胎。

    本来我爸是不打算要了,但是我奶奶觉得我命不该绝,就照村子里的老规矩,用死人井里的水给我洗澡。

    结果洗完之后,我居然活了过来。我爸悲喜交加,觉得我命大。

    知道后来,我奶奶告诉我,那口井既是我的活命井,也是我的绝命井,所以严禁我靠近那口井。

    我问奶奶为什么,她告诉我说,那口井邪性,它给出的东西,还要等量收回去。

    我这条命就是那口邪井给的,现在我已经平平安安地活了二十年。所以它要往回收的话,那就要比我的命更值钱的东西。

    我听的毛骨悚然,一直就对那口井有了很深的畏惧感。

    所以这些年来,别说靠近那口井,就连它所在的那座后山,我都很少去。

    可是那天,就出了事了。

    那是一个傍晚,我回家晚了点儿,天已经渐黑。

    我想早点儿到家,于是就破例抄了后山的近路。

    大概走到一半儿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个女孩在被人拖着向林子深处走。

    我一下子就看清楚了,那个女的是我们镇上的小花。而那个拖着她走的人是我们这儿有名的小混混儿,白毛。

    我怔了一下,随后就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赶紧就追了上去。

    一直追到一口井边儿,结果白毛发现了我。

    他把小花往地上一摔,然后恶狠狠地对我说:小子,你敢坏我的好事儿,当心我把你弄死扔井里。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跟着他们两个到了死人井的边儿上。

    我一下子就怔住了,奶奶无数次警告过我,:你这条命是那口死人井给的,你这辈子都不要靠近它。不然的话,它会拿走你比命更值钱的东西。

    奶奶说了二十多年,我也听了二十多年,这话已经长进了我的心里。

    我怕死,更怕那口井真的会拿走比我命更值钱的东西。

    白毛看我不敢过去,更加猖狂了,竟然下手去撕小花的衣服。

    小花大叫着:王辰哥,救我,救命!

    她的叫声凄惨,就像把小刀子一样扎在我心里。

    之后白毛退掉裤子,一下子就朝小花身上压了上去。

    看着白毛在小花身上屁股一耸一耸的,我就觉得我的脑袋都快炸了。

    小花再也不挣了,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任凭白毛蹂躏。

    但是小花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在我脸上。

    她的那个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一种极度的绝望和一股子咬牙切齿的恨。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我陡的清醒过来,立即就意识到,就算我不敢过去,可也不能傻站着啊。

    回镇上喊人!

    想到这儿,我转身就跑。

    我回镇上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把全村的老少全都搅合了起来。

    他们问我怎么了。

    我把张小花的事情一说,那些人一下子就怒了,随手抄起铁锹、镐头来,就要去找救张小花。

    可是当他们听说人在后山死人井那地方的时候,刚才还嘈杂的人群,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那是一种死静,静得连人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以前我就知道,这里的人忌讳死人井,可是我没想到,竟然会忌讳到这种程度。

    短暂的沉默之后,人们往回走。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大喊着让他们回来,可是没一个人听我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头子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悄悄地对我说:别喊了,没用。你赶紧去找张小花他爸,他进了城,这会儿应该快回来了。

    我恍然就明白了过来,这事儿别人不会管,当爹的肯定不会。

    想着,我脚步踉跄的就往张小花他们家跑。

    我把这事儿跟他们一说,两个人当时就跳了脚了,抄起扁担来,就朝后山飞奔了过去。

    等我再次赶到死人井附近的时候,就看到小花他爹蹲在地上,闷头抽烟。

    手电光扫过的地方,赫然有斑斑驳驳的血迹。

    看到那些血迹,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此刻我有点儿自责,祈祷着小花千万不要出事,但是同时我心里也清楚,照眼下这个情形,十有八九是真的出事了。

    我很想过去帮着一块找,但是我不敢。望着那口死人井,我心里就突突直跳,我实在没勇气靠近它。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小花他爹和他二叔从死人井那开始往回走。

    两个人脑门子上的青筋蹦得老高,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张小花他爹问我当时为什么不救小花。

    我说我不敢。

    小花他爹气得眼皮都跳起来了,抡起胳膊就呼了我一个满脸花。

    我猝不及防,被他一个耳光一下子就给抡趴下了。

    过了半天,我抹着嘴角的血,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听小花他爹咬着牙对我说:你等着,小花要是出了事,我就让你偿命!

    面对小花他爹,我心里有愧,所以当时连个屁都没敢放。

    那天我连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只觉得自己精神恍惚,时不时地就会听到小花那声凄惨的救命声。

    尤其是她向我求救时候那张绝望的脸,一直不断地在我眼前晃。

    我迷迷糊糊躺在床上,就觉得恍惚间,我好像又回到了后山的老林子里。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可是那种感觉实在太真实了,忽然就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死人井的旁边。

    我吓了一跳,连忙就往后缩了缩。

    我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过这口井,恐惧和好奇的双重压力下,我不禁朝井口多瞄了几眼。

    我就觉得那口井对我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吸引力。于是,不自觉地就朝着它走了过去。

    我顺着井口朝里瞭了一眼,黑洞洞的井里什么都没有。

    可是在我心里,我总觉的那种漆黑里像是有一双眼睛,正在盯视在我身上。

    我被那双看不见的眼睛盯得浑身发毛,赶紧就往后退。

    我转身就要离开,可是还没走,忽然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张小花的声音:王辰哥!

    我吓了一跳,就发现,张小花的那个声音,而且是从井口里发出来了。

    我一下子就毛了,颤着声音问她:小花,你在哪儿?

    “王辰哥,我在这儿,快点来救我!”张小花的声音,切切实实就是从那口井里发出来的。

    我浑身打着哆嗦,朝着那口井缓缓移动过去。

    最终我还是靠近的那口井,但是此时我整个人也处于一种极度压抑的状态下。

    那种压抑,让我喘气都喘不匀了。

    我压制着那种极度恐惧的感觉,缓慢地探头朝井口里瞧。

    就在这个时候,黑漆漆的井口里忽然就探出了一只手来。

    那只手上沾满了血,一下子就掐在了我的脖子上。

    变故来得太突然,我一点儿防备都没有,一下子就被抓了个正着。

    那只血糊糊的手卡在我的脖子上,就像一只铁爪子一样,越缩越紧张。

    我被掐得都快窒息了,双手本能地去掰那只爪子一样的手,可是无济于事。

    就在这个时候,黑漆漆的井口里,忽然冒出一张人脸来。

    那是小花的那张脸!绝望!狰狞!咬牙切齿!

    我被那张脸吓得心脏几乎都不跳了,几乎都已经忘记了掐在我脖子上的那只手。

    小花的凄厉的喊叫声响彻在整个井里:你为什么不救我!你当时可以救我的!为什么不救!

    我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我甚至都能听到自己意志崩溃的时候,发出的清脆的哗啦声。

    我彻底绝望了,放弃了挣扎,紧接着就被小花拖进了那口死人井。

    死人井里的水冰凉侵骨,掉进水里之后,我就感觉水下像是有很多的手抓在我的身上,把我往水里扯。

    恐惧和绝望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我终于体会到了小花最后看我时候的那个眼神。

    那种绝望,简直比死都难受。

    一瞬间,我嘶喊着从噩梦里醒过来,这才发现,刚才的一切全都是自己的一场梦。

    可是刚才的那个梦实在太真实了,我甚至都有点儿分不清楚自己此刻是在床上,还是在冰凉的井水里。

    尤其是那种被压抑到快要窒息的感觉,就像一只鬼手一样缠绕在我的心脏上。

    我甚至依然能感觉到的那只手,卡在我脖子上,冰凉冰凉的。

    我感觉有点儿透不过气来,于是下意识地低头去看。

    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两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全都按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我一直以为刚才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统统都是自己的错觉??墒侵钡较衷诓欧⑾?,那竟真的!

    我竟然差点儿被自己的手掐死!

    第二章:等价交换

    我吓得惊叫了一声,赶紧把手松开。

    那种恐惧依然如影随形,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精神就开始有点儿恍惚。

    有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我脑子里甚至冒出过一个十分可怕的念头:如果我不是及时醒了过来,会不会就这么被自己掐死了。

    想到这儿,我就觉得骨头缝里往外冒凉气,说什么也不敢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想下去了。

    这个时候我就发现院子外面灯火恍惚,同时还伴随着极度的嘈杂声。

    那些火光和嘈杂声,不可能是突然冒出来的,显然是刚才就有了。

    那些灯光之乱,那些嘈杂声之多,显然不可能是一两个人可以发出来的。

    我就浑身就一个激灵,脑子里陡的冒出一个念头来:一定是出事了。

    我穿上衣服急忙就往外面跑,果然就看到镇子东头那个地方,此刻灯火通明。

    声音和亮光,都是从那个地方传过来的。

    那是什么地方?

    我愣了大概有一两秒钟的时间,然后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那个方向正是小花的家。

    我一个激灵,人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难道小花找到了!

    我顾不上多想,朝着亮光传来的那个方向就跑了过去。

    我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已经有一群人围在了那儿,像是在围观什么东西。

    我一下子就冲进了人群,可是当我看到里面的情形的时候,一下子就傻眼了。

    人群当中被围观的的确是小花,可是却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句冰冷的尸体。

    此刻小花被放在了地上,浑身湿淋淋的,仍在往地上躺着水。

    小花的脸色发白,那是一种纸一样的惨白,同时皮肤上映着不少的褶皱。

    我就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瞬间就是一片空白。

    我看着小花那张脸上,至今还保留着的临死时候的那种深深的绝望,我浑身就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因为她脸上那个绝望的表情,我实在是太熟悉了:就在刚才梦里的时候,我还亲眼见过!

    梦里和现实,那两张脸瞬间就在我脑子里重叠在了一起,一模一样。

    一瞬间,我就觉得两条腿发软,差点儿就瘫软坐在地上。

    我问身边的人:小花在哪里找到的?

    那个人唏嘘了一声,然后就告诉我说:是从后山的那口死人井里捞上来的。她二叔说,小花他爹找了半夜都没找到人,于是就又去了死人井那儿,结果回来的时候就背着她的尸体回来了。

    此时我有一种深深的自责,如果不是当时我的恐惧,小花就不会被白毛糟蹋,至少不会死。

    片刻的不安之后,我忽然就意识到了有点儿不对劲儿:小花的尸体是她爹背回来的,但是她爹人呢。从我来到这儿之后,由始至终都没看到过他。

    想到这儿,我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来:以小花他爹的暴躁脾气,自己的女儿被白毛糟蹋了,而且还被扔进了死人井里,他不弄死白毛才新鲜呢。

    想到这儿,我心里一下就毛了。

    我一把就抓住了身边的那个人,喊道:快,快去找小花她爹,搞不好他去找白毛报仇去了!

    那个被我抓住了人,大概是被我的样子吓了一跳,身子本能地往后缩了一下,不过他随后就摇头告诉我说:晚了,白毛已经死了。

    我听完就觉得身上滚烫的血,一下子就凉了,讷讷地问了一句:怎么死的?

    那人回答我说:小花他爹把白毛胯、下的那玩意儿给剁了,活活疼死的。

    我听得心里不由得就是一揪,随后身上好像被抽了筋一样,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我又问小花她爹现在在哪儿。

    那人没说话,只是朝着人群外面瞟了一眼。

    我脑子里一个激灵,立即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小花他爹一定是去了后山了。

    现在小花的尸体找到了,白毛也已经死了,他还去后山干嘛,再说那里又有什么呢?

    我好像自问自答一样,脑子里立马就冒出了答案:死人井。

    我狂奔着朝后山跑去。

    可是我刚到山脚下,就迎面碰上了那些回来的人。

    我问他们怎么样了,找到小花他爹了吗。

    回来的人绷着脸告诉我,小花她爹跳了死人井了。

    我一听脑袋就轰的一声,顿时就觉得手脚冰凉。

    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忽然就想起奶奶跟我说过无数次的那句话。

    死人井是口邪井,所有它给出的东西,你都得拿其他的东西去换才行。

    那口井把小花还了回来,所以就必须再填进一个人去。

    小花她爹,就是那个作为交换的物品。

    想到这儿,我不有的就打了个冷颤。

    第三章:水鬼索命

    我跟随着人群下了山,感觉自己身体好像被抽空了一样,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

    那一晚上我都没有再睡着觉。

    只要我一迷糊,小花那张绝望的脸,就会浮现在我脑子里。

    我甚至有了一种感觉,小花死得很不甘心,她恨我,所以想把我也带走。

    我几次都被她那张惨白、可怖的脸吓醒,之后就再也不敢睡了。

    其实我心里清楚,我最恐惧的不是死人,而是那种内心的谴责。

    我实在睡不着,就到外面去溜达??斓嚼杳鞯氖焙?,就发现小花的尸体正在被抬往后山。

    我吓了一跳,连忙去阻止他们,问他们要干嘛。

    领头的那人瞥了我一眼,告诉我说这是镇子里的老规矩,让我不该问的就别问。

    我心里清楚,这些人并没有敷衍我。

    在山里,有些规矩神秘而且诡异,在镇子里只有几个少数长辈,能知道为什么。

    其他人是不能多问的,即使是像我这种土生土长的山里娃,也不例外。

    我舔了舔已经有点儿干裂的嘴唇,犹豫了一下,到底是把路给让开了。

    我知道我不能拦他们,也拦不住。

    此刻小花身上,已经被换上了一身全新的红色衣服??茨歉隹钍?,很像是新娘子出阁时候穿的那种。

    就连她的脸上,也覆盖上了一张金色的纸,将她那张绝望到极点的脸,盖在了下面。

    看着小花的尸体在山路上被抬得摇摇晃晃,我感觉我的魂儿都都抽走了。

    那天早晨,我整个人就跟丢了魂儿一样,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

    回家之后,就觉得嘴里无比的渴,感觉就像是几天几夜没喝过水一样。

    看到院子里的水缸的时候,我就再也忍不住了。

    我就觉得我现在就想一头扎进水缸里喝个痛快。

    可是就在我趴下要喝水的一瞬间,就看到水面下面泛出一张青色的脸来。

    水缸里面的光线很暗,那张脸也青幽幽的,好像鬼脸一样。

    我吓了一跳,嘴里的那口水一下子就呛进了气管里,立即就猛咳起来。

    紧接着我就看到,水里的那张脸开始缓缓的上浮。

    一瞬间,我终于看清楚,那竟然是小花的那张脸!

    此时此刻,小花的脸上,依旧带着死时候的那种绝望。只不过绝望当中,又有一股咬牙切齿的狰狞。

    小花的那张脸,浮在水里,冲我森森的冷笑。

    我一下子就着慌了,双手开始在水里乱扑腾,之后抓住缸沿儿,拼命地想往上抬。

    可是那个水缸好像有吸力一样,把我的脸死死地裹进水里,任凭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我眼睁睁地看着青幽幽的水缸里面,小花的那张脸慢慢地浮到我的眼前。

    那种感觉让我毛骨悚然。

    小花的那张脸,依旧在冲我狞笑。然后我就看到,她在水里竟然张开了嘴巴。

    就见她嘴唇翕动,好像说了一句什么话。

    我的整个脑袋浸在水里,什么都听不到,但是我从她那个口型上似乎认出了她说的是什么:跟我来吧!

    我吓得魂儿都快飞出来了。

    我再也受不了那种恐惧里,拼命的呼叫。

    恐惧让我忘记了此刻自己是在水里,于是我一张嘴,一口水顺着我的嘴巴和鼻子就呛了进去。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要呛炸了。

    此时我的心里忽然就升起了一股凄凉的绝望感。

    那种绝望的情绪,很快就蔓延到了我全身。有那么短暂的一两秒钟的时间,我甚至都已经放弃挣扎了。

    我以为我这次肯定死定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就听到啪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在了水面上。

    然后我就看到了一只手一样的东西,一下子就朝小花那张脸抓了过去。

    紧接着我就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声。

    那个声音如此尖锐,以至于我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快要被它给刺破了。

    几乎就在那声尖叫声发出来的同时,我就感觉到脖子里一紧,像是被什么东西勒了一下。

    还没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股巨大的拉力一下子就抻在了我的脖子上。

    也就是刹那之间的工夫,我的脑袋已经被人从水里给拎了出来。

    瞬间,一股清冽的空气一下子就涌进了我的肺里。

    我贪婪地长吸了一口气,从来就没觉得原来自由呼吸也是这么一件畅快的事情。

    我一边咳嗽,一边打眼去瞧,一下子就看到了把我从水里拎出来的那个人的脸。

    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我不禁惊愕了一下,失声叫了出来:奶奶!

    我一边咳嗽,一边盯视着她,就看到奶奶把手从水里抽出来之后,就对我说:这阵子你给我离水远点儿,进屋!

    我在惊愕中,被奶奶拎进了屋子。

    坐在床上之后,奶奶用一种特殊的手法压在我的后脖子上。我顿时就感觉呼吸畅快了很多,咳嗽的也没刚才那么厉害了。

    我缓了一口气,就问奶奶: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在水里看到了——

    我还没说完,奶奶就问我:你是看到小花了,还是看到小花他爹了?

    我浑身就像电了一下一样,猛地一抖。

    我本来还觉得可能是我的心理压力太大了,所以才出现了幻觉。

    可是奶奶这一问,就像是她亲眼看到了一样。

    奶奶是我们这儿有名的神婆,她说的话我一向深信不疑。

    此刻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就说明我刚才经历的不是幻觉!

    我惊怔了好一会儿,就听奶奶对我说:小辰,你这一阵子离水远一点儿。

    我大惑不解,就问奶奶为什么。

    她对我解释说:小花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他们爷女两个都是淹死的。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稻突翟?,他们都是死在死人井里的。他们两个怨气散不出去,现在已经把气撒在了你头上。你要是离水太近,可能就会被他们弄死,就像刚才一样。

    我听了不由得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

    奶奶跟我说,让我暂时不要靠近水就行,其他的事情等她回来再说。

    我一听她要出去,就问她要去干嘛。奶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让我在家等着,什么地方都不要去。

    不过一直到天黑,奶奶也没有回来。

    我心里有点儿惴惴不安,可是又不敢不听她的话,擅自离开这个地方。

    我在惶恐和担心中度过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天不亮,就有人来敲门。

    开门之后,那人就告诉我说:小辰子,你奶奶出事了,在张小花家,快点儿去!

    我一听说奶奶出事了,脑袋里立马就嗡的一声,顿时就是一片空白。

    等我气喘吁吁地闯进她家门口的时候,一下子就惊呆了。

    此刻就在她家客厅的房梁上,垂下了一根麻绳来。

    而麻绳上仰头吊着的,赫然是一个干瘦且略显佝偻的人影。

    那个背影我太熟悉了,是奶奶!

    奶奶竟然吊死在了小花家的房梁上,一动不动??茨歉鲅酉匀皇且丫懒撕艹な奔淞?。

    此时此刻,她的尸体就挂在我的面前。穿堂风吹过,尸体随着风的节奏,微微有些晃动。

    看到这一幕景象,我一下子就怔住了!

    我脑子里恍惚闪过了一个念头:奶奶死在小花家里,这件事绝对不是意外。而且十有八九跟我之前的遭遇有关。

    奶奶一定是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所以才来的这儿。

    也就是在这短暂的惊怔的工夫,我就扫见一个女人从我身边绕了过去。

    我当时那种状态下,都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那个女人拎这一把藤条一样的东西,朝着奶奶的身上就抡了过去。

    随后就是啪的一声脆响。

    此刻我已经看清楚,那个女人手里面拿的是一把柳树条编成的鞭子一样的东西。

    看到那东西,我的脑子里瞬间就蹦出一个词来:鞭尸!

    我浑身猛地一颤,顿时就暴跳起来。

    我心里的火气窜得老高,一把抢过柳条鞭子,就要往那个女人伸手抽。

    可是,就在我胳膊刚要落下来的时候,忽然就感觉一股子力道一下子挡住了我的胳膊。

    我一扭头就朝那只手瞭了过去。

    可是就看了一眼,我顿时就吓得,魂儿都快飞了!

    因为此时此刻,掐住我胳膊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奶奶!

    第四章:神秘女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奶奶吊在房梁上的尸体,竟然转了过来。

    此时此刻,她那张狰狞的脸正在以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着我。

    尤其是她那只干瘦的好像枯树枝一样的手,死死地攥住我的手腕子,把我吓得心跳都快停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一个念头来:诈尸!

    想到这儿,我顿时就觉得浑身冰凉,血都不流了。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那个女人一晃就窜到了我的面前,伸手就把我手里的柳条鞭子重新夺了走。

    然后我就看到她扬起柳条鞭子狠狠地抽在奶奶的尸体上。

    那个女人甩动柳条鞭子的时候,动静很大,发出啪啪啪的脆响。

    当我听到那个声音响到第七下的时候,奶奶的手就好像启动的开关一样,一下子就松开了。

    奶奶的手一松,我就觉得两条腿一软,整个人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

    那个女人抽完七下之后,就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我。她的表情里带着气愤好恼火,感觉要冲我发火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就听那个女人气鼓鼓地问我:知道你刚才都干了什么吗?

    缓了这片刻的工夫,我的心神也稍微镇定了一些,就回答说:不知道,但这是我奶奶的遗体,我就不能让你这么糟蹋。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也无比地发虚。刚才奶奶那副样子,着实把我吓得不轻。

    那个女人绷着脸,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对我说:你奶奶死得很不平常,本来柳条鞭鬼,我打完后,你奶奶就可以入土为安了。现在可好,被你打断了,晚上非出事不可。

    我有点儿不信,就问她:你刚才不是已经补上好几鞭子了吗?

    那个女人回答说:那只是暂时的,要不现在你早死了。

    想起刚才那个情形,其实我已经相信她的话了。

    我还想问一些其他问题的时候,就听到门外开始传来十分嘈杂的声音。

    显然是镇子里的人听到了风声,全都赶过来了。

    这时候,做了个噤声不要在说话的手势,之后就看到好多人闯了进来。

    他们进来之后,开始把奶奶的尸体从房梁上摘下来。

    这时候我就看到那个女人悄悄地绕过人群,然后塞给我一张纸条。

    她这个动作做的很隐蔽,显然是不想让别人看到。

    我握着纸条,心里怦怦直跳,没敢声张。

    接下来就是置办奶奶丧事的事情了。

    我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多钟,等人们全都散去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现在,整个家里就剩下我和奶奶的尸体了,突如其来的冷清让我一下子很不适应。

    夜风撩动着盖在奶奶身上的蓝色寿字布,感觉就像盖在下面的奶奶想要坐起来一样。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想起白天奶奶诈尸的那个情形,顿时就觉得毛骨悚然。

    我有点儿不敢一个人待在这个地方,正想今天晚上怎么熬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了之前那个女人给我的纸条。

    白天人来人往只顾着忙,我还没顾上看。

    此刻四周没人,我赶紧打开来看,那张纸条上只写了短短几行的字,大意是让我今晚十二点之前,务必要离开这里。

    那个女人在纸条上再三强调只让我一个人悄悄离开,走的时候嘴里含一口血,而且要一直往前走,绝不能回头。

    看完纸条上的留言之后,我就紧张得心里怦怦直跳。

    我下意识地朝奶奶躺的那个地方扫了一眼。

    可是就这一眼,顿时就惊得我魂儿都差点儿飞了。

    此刻奶奶身上的寿字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撩开了,现在已经掉在了地上,她那张青灰色的脸也露了出来。

    因为奶奶是被勒死的,嘴巴和眼睛始终都是张开的,此刻看上去显得无比的恐怖。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就是猛地一抽,差点儿就要从喘不过气来。

    第五章:走不了

    现在奶奶的尸体就躺在尸床上,一动不动。

    诡异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我再也受不了那种感觉了,拔腿就从大门冲了出去。

    我玩儿命地狂奔出去足有二三百米,直到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趔趄趴在了地上。

    那一刻,我顾不上浑身摔得生疼,猛地一转身,随后就坐了起来。

    直到我看到后面什么都没有,那颗狂跳的心,这才稍微安定了一点儿。

    想起刚才那个情形,我就觉得一阵子后怕。

    这件事越来越可怕了于是我就决定听那个女人的话,马上离开。

    想了片刻,我决定直奔城里,去找我爸。

    我边想边走,走了还不到五分钟,就看见前面手电光一闪,随后就是一个低沉的声音:辰子,是你?

    我听到那个声音,心一下子就拎了起来:爸,你怎么回来了!

    我爸骂了一句,你奶奶出事了,我能不回来吗,然后就问我大晚上不给奶奶守灵,出来干嘛。

    我连忙拦住他,不让他往回走。

    我爸一下子就看出了问题,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于是把就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了他。

    我本以为他不会相信,可谁知道我爸听完之后,脸色忽然就变得铁青,显然是信了。

    这倒是有点儿出乎我的意料,于是就问他:爸,这些你都信?

    我爸点点头,回答说:但凡是跟那口死人井扯上关系,就是发生再诡异的事情我也信。

    沉了一会儿,他就对我说:那个女人让你今晚就走是吧,那怎么听他的话,现在就离开。

    我犹豫了一下,还想要不要知会其他人一声。

    我爸表示不用,因为就算我说了,也没人会信。

    就在这说话的工夫,我们爷俩就已经走出了不小的一段距离??墒遣恢涝趺吹?,始终都没走出镇子。

    望着浓重的雾气,我心里就有点儿犯嘀咕,于是就颤着嗓子问我爸:我们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我爸沉了沉,回答说:你往左走,我往右走,看能不能找到原来那条路,十五分钟后还在这儿碰头。

    我心里隐隐觉得这个主意不妥,但是现在又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我硬着头皮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就觉得今天晚上的雾气有点儿古怪。

    一般的雾气都是白色的,可是此刻的雾,说不清是黑色,还是灰色,总觉得与其说是雾,不如说是烟。

    尤其让人费解的是,雾气就是水气,扑在身上都是湿的,可是这一次的雾,扑到脸上,一片沁骨头的冰凉,但就是没有半点儿潮湿的感觉。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时间,我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儿。此刻别说找路了,我连自己在哪儿都有点分分不清楚了。

    我觉得不能再这么走下去了,于是就准备往回返。

    可是一回头,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就算是想原路返回都不可能了。

    我的心一下子就慌了,顿时就觉得四周鬼气森森的,渗得人全身发毛。

    我试探着发出喊声,想要得到我爸的回应。

    我一连喊了好几声,可是除了雾气漂移时候的沙沙声,其他一点动静也没。

    我跟做贼一样缩在雾里,蹑手蹑脚地往前走,寒毛都渐渐炸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看到前面不远的地方,一个人影晃了一下,看那个体形,应该就是我爸。

    我大喜过望,抬脚就要往那边儿走。

    可是刚迈出几步我就发觉了不对劲儿,此刻我爸在雾里晃动,他走路的那个姿势显得极度地诡异,感觉就像是戏台上了驴皮影一样,一动一顿的,很不真实。

    我被他那个诡异的走路姿势吓了一跳,连忙就停了下来。

    不大一会儿工夫,那个人影就划到了我面前不远的地方。

    这时候我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我爸。

    我本能地对那个诡异的人影有点儿畏惧,于是就悄悄地往后退。

    可是退了十来步之后,我一下子就怔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周围竟然冒出了好几个人影。

    那些全部都是镇子上的人,可是此时此刻,他们全都好像是皮影戏里的皮影人,以那种一步一顿的诡异姿势,在灰色的雾气里游荡。

    尤其可怖的是,那些人的脸上全都带着浅笑,脖子也不时地像机械一样转动一下,仿佛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看到这儿,我心里一下子就毛了,情知道这个情形太不对劲儿了。

    我被这个阴森、诡异的情形吓得不轻,差点就惊叫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背后忽然就伸出一只手来,一下子就捂在了我的嘴巴上。

    那只手出现得实在太突然了,我吓得魂儿都快飞了,本能地大叫起来。

    可是此刻那只手死死地按在我的嘴巴上,愣是把我的叫声又给憋回到了嗓子里。

    一瞬间,我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拼命地想挣脱那只手。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别动,别出声。

    那个声音小的,几乎都要听不见了。

    可就是这样,雾气里游荡的那些人影还是像察觉到了什么,忽然就全都停了下来,脖子以一种缓慢、机械的姿势朝我这边转过来。

    此时已经不用那个人提醒,我就吓得自己噤了声。

    我们两个就好像木头一样,待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那个情形,极度的诡异,我的心怦怦直跳,差点儿就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时间,那些诡异的好像皮影一样的人,就又动了起来,依然还是先前那种姿势,看起来既可笑又惊悚。

    直到这个时候,捂在我嘴巴上的那只手,才慢慢地松了开。

    我这才敢往后扭头,随后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居然是那个女人!

    那个在小花家鞭打奶奶尸体的那个女人!

    她没在说话,而是拉着我悄悄地往雾气最淡的地方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围的雾气已经没有那么浓重了,我也能略看清楚周围的景物。

    我这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家门口。

    我问那个女人:你到底是谁?

    谁知道那个女人气呼呼地反问我:我让你走,你为什么不走。

    我一愣,就回答说:我倒是想走,可是今晚这个情形你也看到了,我能走的出去吗!

    那个女人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低沉着嗓子骂道:你瞎啊,没看到我给你写的纸条啊。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那个女人在纸条上就提醒过我,让我务必一个人走,而且嘴里含血,不能回头。

    现在想想,我竟然一条都没做到。

    想着,我心里就有点儿发毛,意识到可能就是因为我没按照她说的做,所以才会引发了后来的事情。

    于是我就问她:雾里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就告诉我,那根本就不是雾气,而是阴气。

    听到阴气两个字的时候,我浑身不由得就哆嗦了一下。

    我问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女人解释给我听:她头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看到了我身后跟着冤魂,而且怨气很重。

    当时她就意识到,一定是我闯了祸,那个冤魂是冲我来的,所以才叫我今晚一定要离开这里。

    结果我走的时候,没有按照她说的做,犯了忌讳。最后非但没走成,还惊动了冤魂,以至于怨气一下子就变大了。

    现在,我想走都走不了了。

    听到这儿,我顿时就冒出了一身的冷汗,问她:现在该怎么办?

    那个女人告诉我:现在那些怨气已经迁怒到了这里的人,你要是走了,这里的人就都得死。

    我听了一下子就着慌了,问她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那个女人沉了一下,然后回答说:后山有一口井,阴气的源头就在那儿。

    我听了心里一沉。

    可是那个女人的下一句话,一下子就把我给惊着了:现在唯一的法子,就是把你跳进井里自杀,这里的怨气大概就能平息了。

    第六章 美人相约

    我瞬间被吓得魂飞魄散的,要我跳进这死人井里,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着出来,如果我掉下去被淹死了,那岂不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而且还搭上了我的一条命,以后我的爸爸谁来伺候呢?

    见我有些犹豫,女人上前一步坚定的对我说道,“你自己想想吧,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那死人井里面的阴气就不能够被驱除掉,这样的话死人井会不断闹出鬼名堂来,村子里甚至是十里八乡的人都要丧命,你不觉得那样做很不道德吗?”

    “那你的意思是用我一个人的命来换一方相亲的安全?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蔽铱醋叛矍暗呐?,心跳德很厉害,说实话我并不是什么英雄,要我用自己的命去换别人的命,我是犹豫的,我也害怕。

    女人淡淡一笑,“不,你想多了,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只需要跳进死人井,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我一定不会让你丧命的?!?

    女人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糊涂了,换做别人也是这样的,跟一个萍水相逢的人要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她来负责,你确实不可能一下子就会对她深信不疑的。

    “是不是不相信我?没关系的,你不相信我也很正常,毕竟我们之前都没有见过面,而且我要让你做的事情特别的危险,但是你想想之前的事情,你或许会觉得我是值得相信的?!?

    女人这么一说,我瞬间就沉默了。

    是的,刚才我也是看到的,奶奶忽然之间诈尸,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是女人上前替我解围,她用柳条鞭打奶奶的尸体,这才救了我的命,这么说来,她对我是没有害心的。

    再想想那口死人井确实让我感觉到了无尽的恐惧,之前张小花的死让我已经内疚不已,如今她已经变成了冤魂,包括她的父亲也一同丧命在那口水井之中,如果我不能够想办法让这口死人井请从此停止杀人,我确实有些对不起乡亲们。

    思索许久后,我郑重地点点头,“好吧,我答应你?!?

    女人见我点头答应,很是高兴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那好,今天晚上我会来你家找你的,但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说,被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情就解决不了了,天机不可泄露,说出去是要惹事情的?!?

    “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提起来,你什么时候来找我?”我有些担忧的看着女人,我生怕她来找我的时候被我父亲发现,如果他知道我要跳进那口死人井来破除死人井的阴气,以及我身上的邪性,那他一定不会让我去的。

    女人转身看着天空,淡淡的笑道,“我会来找你的,你等着我就行?!?

    真是一个好神秘的人,居然不说她什么时候来,就这样感觉她是来去一阵风,我对她的身份确实很好奇,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时候我才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女人来。

    她穿着一件铁锈红的棉布长袍,一直长到了脚踝处,穿着一双蓝色的绣花布鞋,那种布鞋是在十年前就已经没有人缝制的,因为手工极为繁琐,耗时之多,所以很少有人还会选择缝制这种绣花布鞋。

    没想到她脚上居然穿着一双,她长长的头发一直到腰,乌黑乌黑的皮肤很白,五官虽然算不上很漂亮,但是确实很清秀,而且竟然看不出她到底有多少岁来,整个人身上有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但我现在觉得光看女人的脸,确实够让人匪夷所思的。

    “小弟弟是不是没见过美女?”女人忽然开口。

    我吓了一跳,脸瞬间红了起来,赶紧摇头说道,“对不起,我有些失礼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对你有些好奇,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女人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这个时候觉得她是一个少女,因为只有少女才会发出这样的笑声,让人听上去心情愉悦,觉得她不会是一个坏人。

    “我是谁不重要,因为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帮你的就行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晚上等我?!迸丝戳宋乙谎?,便转过身去快步离开了。

    我只愣神的一功夫,再回头看却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真是奇怪,明明这条路是一直通到头的,走过去最快的话也要十几分钟,可是这就一眨眼的功夫就看不到她的背影了,真是好快,如同飞一般。

    我叹息了一声,真是奇怪的女人。

    就在我转身要走的时候,旁边的草垛子忽然闪出一个身影,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吓到你了吧,跟你开个玩笑呢!”

    我定睛一看,居然就是刚才的那个女人,原来她刚才并没有离开,而是躲在了草垛里,难怪我会看不见她,以为她一瞬间就消失了。

    哦,原来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是那些神神鬼鬼之人。

    “没事的,我我还以为你一下子就不见了呢,原来你是躲在草垛子里了?!蔽夷幼藕竽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女人抿唇看着我,那副模样居然有种娇羞少女的样子,但很快她就恢复了严肃,认真地说道,“我再叮嘱你一遍,今天晚上的事情绝对不能够告诉任何人,而且今天晚上你也不能够喝酒,不能够跟女人亲热……”

    “我,我还是个……小伙子呢,那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蔽液熳帕?,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这个女人说话怎么这么直白呢,连那种事情都要说出来。

    女人看着我,依旧是很严肃的面孔,“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是说认真的,如果喝了酒,做了那样的事情,会对你本身不利的,邪性驱除不掉,我不说,反而会给你招来更大的杀身之祸,甚至于……不说了,说了你会害怕的,赶紧走吧,我也得走了?!?

    女人侧目看了我一眼,便转身朝左边的一条小道走了过去,我站在原地沉思了几分钟,感觉发生的一幕幕就像是做梦一样,我使劲掐了一把大腿生疼生疼的,原来这并不是梦。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