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11选五开奖查询:(全本)天生萌妻总裁宠妻太无度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苏伊浔傅擎川目录by淘小七

发布时间:2018-11-16 11:35

天生萌妻总裁宠妻太无度苏伊浔 傅擎川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天生萌妻总裁宠妻太无度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天生萌妻总裁宠妻太无度是作者淘小七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苏伊浔傅擎川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未婚夫和老妈搞上了,心如死灰的苏伊浔酒吧卖醉,要把亿万总裁当牛郎打发。 “我的身价,只怕你买不起!”男人冷睨床上的女人,漆黑的眼眸划过危险光芒。 “姐的钱多到砸你在床上,要躺多久就多久!”她狂妄回击。 后来—— “老板,夫人不喜欢你送的那套别墅?!?“拆了?!?“老板,夫人不喜欢今天乘坐的那架波音747?!?“炸了?!?世人皆知傅家大少像狼,凶狠,残暴。 他点头,镜头前大方承认,“狼还有另一个属性,一生只认定一个伴侣!”

天生萌妻总裁宠妻太无度

第1章 老妈跟未婚夫搞上了

酒吧内

苏伊浔一个劲喝闷酒,坐在旁边的好友劝道,“伊浔,想开些,依你的颜值和身材,很快会找到一个更好的!”

伊浔扯了扯嘴角,没吭声,杯子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刚来的朋友搞不清楚苏大小姐今晚为何这么郁闷,问身旁的人,“什么情况?”

“伊浔带着要嫁的男人回家见她妈,结果男人跟她妈是初恋,这会儿老公飞了,多了个爹!那感觉真像是被狗ri了……哈哈哈……呀……”

察觉伊浔拿着酒水泼过来,说话的小鲜肉猛往旁边闪,好险,酒水从耳朵旁飞过去??伤砗缶哪腥司兔荒敲葱以肆?

傅擎川沉着脸,低眸看了眼身上的白衬衣,胸口位置全湿了。

小鲜肉立马站起来,“呃……哥们,抱歉,这女人被狗ri了,情绪有些失控,你多包涵!”

傅擎川冷剐着位上的伊浔,声音厉得像是刀锋割在脸上,“被狗ri了不要紧,关键别犯浑去ri狗!”

“你有胆子再说一句!”伊浔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会儿再被傅擎川讥讽,肚子里的火噌一下就蹿出来,她冲上去,想爆打这个说话难听的男人。

“伊浔,好啦,这事确实是你不对……”好友拉住她,转头朝傅擎川赔不是。

傅擎川懒得跟这个情绪失控的失恋女计较,长眉狠狠地皱着,走去洗手间。

伊浔被朋友强行按回坐椅里,她气得身子都在作抖,拿起桌上的酒瓶豪饮,朋友拉都拉不住。

也不知喝了多久,伊浔一个人踉踉跄跄走去洗手间。

就快走进女卫了,胃里突然翻江倒海,她忍不住,“呕——”

伊浔整个人都往前栽,吐完之后,抬起头来,眼神涣散地看着接住自己的男人,“咦,你不就是先前被我泼到那个?哈哈哈……”

她翘起手指对准他,眼神迷醉,吃吃地笑着。

傅擎川眉头深锁,他刚把衬衣烘干,走出来,又被这女人吐得一身,那气味熏得傅擎川眼睛都快睁不开。

伊浔还在咯咯地笑,她已经醉得一塌糊涂,她突然踮起脚,含住傅擎川的耳尖。

“滚!”傅擎川本来就对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没兴趣,更何况还是个醉鬼,尤其还被她又泼又吐,傅擎川现在连杀了伊浔的心都有!

被他推开,伊浔嘟着红润的嘴,哭唧唧问,“为什么连你也不要我?难道我真那么差吗?”

说完,她又贴过去,扬起一张美得惊人的脸,醉眼汪汪看他,“我跟你说哦,我还是处.女,你要我好不好?我给你……我把我能给的全给你……”

傅擎川眼里的她,醉眼迷离,红唇还诱人的嘟起来。说妩媚是够的,此刻的她真的像诱人的妖精!但光是妩媚还又不够,因为这女人精致的鹅蛋脸清纯可人,就跟一张白纸一样!

“我不喜欢主动的女人!”当她又吻过来的时候,他这么说。

伊浔的小手圈在他脖子后,媚眼如丝,“那今夜全由你来主动了!”

……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

房间内,地上散落着男人和女人的衣物。

伊浔靠坐在床头,被子拉高遮在脖子下。昨晚的记忆有些零散——

想想昨夜自己放浪的一面,伊浔掩面,她并不后悔,这辈子她做事,从不后悔。只是觉得没脸!

“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如果你想,我会负责!”傅擎川身上还穿着酒店的浴袍,他坐在一侧的靠椅里,抽着烟,语气低沉又坚定。

最实话,和这女人的第一面并不美好,甚至是令人气愤!可是尝过她的美妙滋味后,傅擎川食髓知味,舍不得放掉。

伊浔放下捂在脸上的双手,看他几秒,摇头,“昨夜不过是个成年人都玩的游戏,你不用太在意!”

言罢,伊浔用被子把自己裹好,想要下床捡衣裳。结果双腿发软,她没站稳,一下子趴在地毯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跟我玩一夜.情?只拿我当炮友!是这样?”傅擎川淡淡的问着,但眼睛里厉色渐凝,他觉得有些屈辱。

伊浔的眼睛对过去,就看见他穿着拖鞋翘起来的脚。自己跟狗一样趴着,他悠闲自在地坐着,这对比,内心受伤一万点!

伊浔愤怒的坐起,口气不悦,“不然你还想怎样?昨夜你也占到便宜了!”

“究竟是谁占谁便宜,这话得说清楚了!”他倾身过来,指尖扣着伊浔的下巴抬高,漆黑的眼眸寒如冰潭。

伊浔讨厌他的眼睛,好看是好看,但厉得很,就好像脑子里想着什么都会被他看穿。

“放开你的手!”她脸蛋盛着薄脸,拍开傅擎川的手,说,“如果你觉得亏了,那我付你钱好了!”

说着,伊浔要拿钱包,但昨夜她是去洗手间,临时跟他来开房,包还在朋友那里。

她怄得要命,转头看神情平静的他,说道,“我钱包和手机都没带,这样吧,你开个价,多少我都给,后面转帐给你!”

他冷笑,“只怕我的身价,你付不起!”

她故意笑得更大声,“开什么玩笑?我堂堂‘盛丽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我会买不起一个小小的你?男人,别说大话,信不信我可以拿钱砸你在这张床上,要你躺多久就多久!”

“‘盛丽集团’?”他轻喃。

“如何?现在知道我的背景,还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伊浔相信,只要A市生活的人,都会知道大型购物中心“盛丽集团”,它虽然不能跻身于世界一流,但在国内也是赫赫有名的。

他深吸了一口烟,烟雾悉数喷在伊浔脸上。

“咳……咳……”她难受地咳嗽起来,小手在面前挥着那些呛人的烟雾。

“怪不得你的大叔要你妈不要你!毕竟‘盛丽集团’是你妈做主,她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你……”伊浔怄到吐血。这男人还真知道往自己的痛处踩!

“滚吧,我对仗势欺人的人,没兴趣!”他那语气像在打发一条狗。

第2章 大叔是她爸

伊浔再一次气结。

她愤怒地抓起衣裳走进浴室,穿好出来,狠狠瞪了坐姿慵懒的男人一眼,挺直着腰杆甩门而去。

盯着被她关上的房门,傅擎川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起身走进浴室。

伊浔回家,路过母亲的房间,有暧昧的声音从门后传出来——

“慧慧,告诉我,我这样做好不好……告诉我,好不好……”

“恩渝,你太棒了……”

伊浔觉得心脏都像被人抓紧了痛,身子僵僵的?;氐椒考?,躺在宽大的床上,明明是初夏时节,她却浑身凉幽幽的。

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等到佣人敲她房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小姐,饭菜做好了……”

“知道了,我洗洗就下去?!币龄笨吹枚度四歉丛拥哪抗獯硎裁?,但她躲得了一时,能躲一世吗?抢走自己男人的女人,是她妈啊,亲妈!

伊浔洗漱完毕走出房间,越过墙角,就听餐厅方向传来女人温柔似水的声音,“恩渝,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当年你最爱吃的菜吧?我特意命张妈为你做的,来,尝尝……”

“还是等伊浔坐下后,我们再吃?!?

“那丫头说会出来,但指不定这会儿还在床上打呼,二十几年了,她那性子我还不了解?懒懒散散的,要人哄着,宠着,护着,还要在她身后使劲地逼,用力推,永远都跟小女孩一样长不大!”

伊浔站出去,“我亲爱的妈,既然你对你的女儿这么了解,那你应该清楚你女儿别的本事没有,但找茬她是专业的!”

“……”,没想到自己的那翻话被伊浔听去,苏慧脸色微红,但又被女儿呛得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

周恩渝站起来,脸上是浅浅的笑意,“伊浔,快来,我们等你吃饭?!?

他头发往前梳,发梢垂在眉间,眼神深邃幽远,面庞虽消瘦,但轮廓极好,初见他的第一面,伊浔觉得他和影视明星梁朝伟长得极其神似。都是那种沧桑的、忧郁的、帅气的魅力大叔!尤其周恩渝还是搞艺术的,浑身那落拓又文艺的气息直接把公主汐秒杀!

伊浔收回思绪,顺了顺情绪,这才走过去,她看了眼满桌子菜,没一样是自己爱吃的。

伊浔撇了撇嘴,“别人家的狗吃得都比这些好!”

“那你就去做别人家的狗!”苏慧是真的生气了,桌上的菜虽然不是她亲手烹饪,但却是她为了讨周恩渝的欢心,想了整整一夜他从前口味上的喜好才想出来的。

伊浔瞪妈妈,“你就巴不得我去别人家,这样就没人打扰你跟你原本的准女婿偷.情了!”

苏慧双瞳染火,“苏伊浔你给我听好,这里没什么准女婿,有的只是你爸!”

伊浔心尖一窒,反唇相讥,“听你这意思是马上要和他扯证了?不愧是商业女强人,抢业务的动作真够麻利!”

“这跟扯证不扯证没关系,我说他是你爸,二十三年前,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你!”

她的话说完,伊浔震在那里!再看也是一脸震惊的周恩渝,伊浔哪里接受得了这个事实?她推开挡在面前的周恩渝,泪奔而去。

……

伤心的伊浔来到好友家,一股脑的把她、她妈还有周恩渝三个人的关系像倒苦水那样倒给张倩倩听。

“这就尴尬了,想抢回来都没法啊!他是你爸……”这哪里是洒狗血,简直是被泼狗血了。

伊浔说,“就算他不是我爸,我也不会抢!我只是没办法一下子接受……”

想想自己跟母亲共用一个男人,她就恶心得要命。更何况那个男人最爱的女人又不是自己,抢回来也没意思!

张倩倩叹了一声,想到什么,又说,“对了,你的包在这里,一会儿记得拿走!我可不想再被陌生电话骚扰,要我替一个叫苏伊浔的蠢女人买单!”

说着,张倩倩拿起放在沙发角落里的那只红色Prada女包,递伊浔面前,又问,“昨晚那男人如何?”

伊浔接包的手都抖了一下,烦好友一眼,“提他做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想提醒你记着吃药,我可不想这么年青就当‘妈’,虽然只是个‘干’的!”

伊浔心尖一跳,是啊,昨晚她和那个男人做了很多次,而且她还是排卵期,千万别留下后遗症!

看张倩倩,伊浔说,“那你现在陪我出去买药,顺便再买点生活用品回来,我打算在这住一段时间,等你给我找到房子,我就走!”

“……”,张倩倩。

张倩倩是做房屋中介的,伊浔待在她家等她拿来性价比最高的房源。这天私部痒得厉害,电话里和张倩倩说这事——

“你完了,那男人肯定不干净,把你染上了!”张倩倩说完,又惊叫,“天啦,你跟我住一起,不会把我也传染上吧?”

“这样也好,黄泉路上有个伴儿……”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

艾滋、梅毒、淋病?伊浔一路忐忑来到医院。

心惊肉跳地做完检查,医生正要说诊断结果,被护士叫出去。

伊浔惶恐不安的坐着,尿胀。她冲出诊室,一头撞到走廊上经过的男人。

“对不起……”伊浔道歉,可当她抬起头来看清对方的长相,她爆怒,控制不住,抡起拳头就要砸过去。

傅擎川起初也诧异,居然会在这里看见她?连话都还不及说一句,这女人就要打过来。

傅擎川眼疾手快,低斥,“做什么?”

伊浔抽了抽被他攫在半空的手,抽不开,更怒了……

“你这可恶的臭男人,我把我那么珍贵的第一次都给了你,你却把你身上的脏病传染给我,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要死为什么拉我垫背?你这坏蛋为什么当时不戴套……”

伊浔气得眼睛通红,另一只小手又要往他肩上砸。

傅擎川猛把她两只手握住,高大的身子前倾,伊浔低叫了一声被他抵在走廊的墙上。

“哪里不舒服?”他问,目光如炬。

第3章 脱掉裤子

伊浔忿忿地吼过去,“我哪里不舒服,你不是应该知道吗!”

这男人一本正经,装无辜还装得挺像的!这里是全国最好的私立连锁男女专科医院,他在这里出现,不就是看他那脏病的吗?难道还是来搞药品推销?

不少人都站过来看动静,先前也在诊室里的实习小医生说了句,“你只是妇科常见病,发炎,和这位先生没关系!而且真要说起来,这位先生还应该去做做检查,如果近期他和你有身体接触的话,他会有被你传染的风险……”

小医生的话令伊浔如遭雷殛,搞了半天,不是人家把脏病传染给她。而是她有可能成为恶心的病菌去传染这男人?!

剧情急转直下,伊浔气势锐减,“那个……呃……对不起啊……”

撒完泼了,只剩道歉。

“事情清楚了,嗯?”他还将伊浔的双手扣在腿两侧,没有马上退开,眸色如冰。

这么近的距离,伊浔发现这男人浓眉墨眸,鼻梁又挺又直,唇紧抿,隐隐染着薄怒。这男人只需往前一站,就有一股压迫力的气场,冷冽慑人。就跟小说里的霸道总裁一个样,绝对男主光环!

伊浔哪敢再吭声,只诺诺地“嗯”了一声。

可恶的张倩倩,吓死人不偿命!

“跟我进来!”他拽着伊浔进诊室,一把掀开白色的帘子,“躺上去!”

“离我远点,你这变.态!”伊浔甩开他的手,要冲出去,这男人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拽进来,又要她躺下,意欲何为?

没跑两步,他从后面上来,双手圈在伊浔的腰间,跟架着一个充气娃娃似的轻易把她放倒在检查台上。

他一脸正色,“脱掉裤子,我给你好好看看!”

“好好”两个字听得伊浔浑身发麻,“你为我看什么?你又不是医生!”

“要给你看我的行医资格证?”他问道。

“……”

“之前我主攻心外科,妇科方面也有研究,你现在的眼神告诉我,你不信!没关系,检查完,你必须为我正名!”他淡声说着, 又转去一侧的洗手台,净手,擦干,再戴上一次性塑料手套。

伊浔要疯了,老天爷,你为什么不按剧情走?这男人怎么就成了医生了呢?

他走回来,见伊浔还没有脱裤子,催促道,“后面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你抓紧时间!”

他是这家医院的大股东,今天过来是听医院的工作报告。这会儿那群人还在会议室等他!

伊浔恼,“你赶时间你走啊,我是跪下来求你替我检查了吗?”

“不亲自检查,我不放心!”

伊浔撇嘴,“何必说得这么假情假意?我跟你只是睡了一觉而已,连你名字都不知道,欧巴,我们不熟,装什么对我好的样子?可笑!”

他掐着她的脸,逼她目光迎着自己,“女人,听好,我亲自替你检查只是想从你的身体状况判定发病时间,你的生死我并不在意,但我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别人的诊断结果我不放心,懂?”

“……”,暗骂自己自作多情 ,伊浔脸上染开尴尬的红晕,可是被这个男人扳开来细细欣赏她的小伊浔,这也太臊了。

看她愣坐着跟被架上刑场似的,傅擎川讥讽道,“你身上哪里我没看过?还装什么纯!况且现在在我眼里,你那里就是一团蚌肉,还是一团质量不好的蚌肉,没吃的兴趣!”

“你再不吃也吃了!那晚你还吃得津津有味!”伊浔崩溃,她怎么会和这个男人谈论她的小伊浔是块品质如何的蚌肉?

“是自己脱?还是我替你脱?”他是强势的,但说出的话还貌似尊重伊浔,让她自己选。

伊浔想抗拒,可又在他凌厉的目光下,最终还是万分羞涩的脱下裤子。

伊浔臊得慌,拼命地告诉自己他是医生,一个正替她检查的医生。她眼睛死死地瞪着天花板,都听见心跳的声音了。

突然,伊浔惊叫呵斥,“喂……你别用手……”

傅擎川眼神专注在那里,凉凉回她一句,“不用手,难道你希望用脚?”

……

短短两分钟,对伊浔来说简直比两年还漫长。

“一般炎症,轻微红肿,开些药,每天清洗涂抹,注意个人卫生,几天就会好转?!彼驹谙词殖啬抢锞皇?,头也不回对伊浔交待。

伊浔双腿都还是抖的,好不容易穿上内.裤,她才看着远处那道兰芝玉树般的颀长身影,问,“我平时都很注意卫生的,可为什么还是会这样?”

他头转回来,“可能是那晚我用力过猛,而你又是第一次,轻微撕裂导致?!?

伊浔拳头都握紧了,“说来说去,这病就是你给我弄上的!”

所以先前她骂他的那些难听的话,该!

他走过来,看伊浔,停顿少顷,才含义深长地说,“好好爱护你的蚌肉!”

“……”,伊浔气到头发丝都快要竖起来,再回神,诊室里哪里还有那个男人的影子?

怒气冲冲走出去,小护士就过来要把傅擎川开的药品给她,伊浔哪里还能心平气和地待在这里?她步履极快,重重地擦着小护士的肩头过去,小护士被撞到一边墙壁上。

第4章 腹黑的男人

回家说给张倩倩听,她笑到沙发里打滚。

“你笑,我叫你笑,你笑死得了……”伊浔抓着抱枕就往张倩倩身上狠狠地砸。

张倩倩慌忙举手遮挡,还添油加醋的道,“苏伊浔同学你可小心了,那男人叫你好好爱护蚌肉的意思,绝对是他还想吃!”

“你还来!”这女人越说越来劲,伊浔气死了,抱枕摁她脸上,真想捂死她!

想想在医院里那耻辱的一幕,伊浔咬牙切齿,“臭男人,最好别叫我再看见你!!”

一周后,伊浔的心情也调整得差不多了,回公司上班。

盛丽集团总部设在A市地标性建筑的“鼎德大厦”第29——30楼。

旗下主营项目就是在全国范围内设集餐饮、娱乐、购物为一体的大型商业中心。公司总裁是业界人士都知晓的女强人苏慧,伊浔历练不够,苏慧只给她一个副经理职位,同时兼管人事和行政。

伊浔是差不多十点才去的公司,坐进电梯,刚按下关门键,电梯门又开。

伊浔往内侧站了站,外面的人走进来。

“怎么又是你?”伊浔真想一脚把这男人踹过去。

傅擎川也诧异,但被他不着痕迹地掩藏起来。他有专属电梯,可是今天电梯维修,他只能搭普通电梯去办公室,没想到又和伊浔遇上了。

?!?,电梯门关。

傅擎川懒得跟伊浔解释他是谁,又或者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他刚要撇开脸,就听伊浔咬着牙齿在说,“我明白了,你这男人听说我是‘盛丽集团’的大小姐,故意找到我上班的地方来,你别有用心,对不对?”

伊浔暗骂自己糊涂,人说财不可外露,尤其在她干了那档子事后,从世俗的观念来看,她的行为是不被人认同的。她就应该掩其锋芒,把自己低进尘埃里,可她嘴欠的在这男人跟前秀什么优越感?

现在人家找上门来,手里被他握有把柄,这会儿只能任他宰割!

傅擎川不作声,默默感叹,自己有颜有才有势,是身家数百亿的超级钻石王老五,被害妄想症都没这女人这么厉害!

伊浔见他不说话,只当他是默认,顿时又怒,“说吧,你要多少?拿到钱后马上消失,我不想再看到你!”

傅擎川深深看她两眼,心思一动,问,“如果我说我不要一桶金,我的目的是长期饭票,又如何?”

“你别痴心妄想了,难道你还想嫁我?!”苏家的上门女婿再怎样都不会是这个刻薄狂妄到气得她牙痒的家伙!

“给我安排个活儿,我要来‘盛丽’上班?!彼?。

“你不是有工作吗?医生,体面活儿,丈母娘最喜欢的女婿职业排行榜TOP前三!”伊浔想起那天他说他又是主攻这样,还兼修那样,牛气得不得了的样子。

“辞了!”傅擎川说得很认真,“你也知道医生一行现在是高危职业,犯不着为了那点钱把命搭上!”

伊浔紧紧盯着他,像在思忖他的话。医生确实是高危人群,不过伊浔觉得他辞职的原因是看女人的那地方看多了,担心往后性生活受到影响才是真!

可是把他安排进公司里,那不等于安个炸弹在身边,伊浔摇头,“我又不管公司里招聘的事,这样,我给你钱,你去买个公务员做做!”

傅擎川过去,微微低下俊逸的面庞,薄唇凑伊浔耳畔,道,“你若不答应,我就把我们一夜.情,你被我干到去医院拿药的事说给你公司所有员工听!对了,还有你爱的男人跟你妈搞一块了……”

他气息灼热,音色性感,宛如情人间的耳语,但说出的话对伊浔来说却是十足十的威胁!杀伤力一级!

?!?,电梯门开,正面对出去,“盛丽集团”四个斗大鲜红的字晃得伊浔眼睛生疼,前台小姐站起来,笑意甜美,“苏副总,早上好。先生,早上好……”

伊浔与傅擎川就在所有员工的侧目中,一前一后往办公室去。

“那男人是苏副总的男朋友吗?好帅!比电影明星还好看!“

女同事们的议论声虽然很浅,但还是被伊浔清楚地听到。

客观的说,这男人确实帅到动人心魄,不过收他做男朋友,伊浔没那打算!他那种性格的男人谁要谁准会被气死!

“保洁,保安,选吧,你要做哪一行?我马上给你签终身雇佣合同!”伊浔坐在老板椅内,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只签字把弄着,领导的架子端得很高。她要把这个男人逼走!

傅擎川脸上不着喜怒,拉开她对面的椅子悠闲地坐下去,“职业不分贵贱,做什么我无所谓,不过若叫外面那群人知道我这个小杂杂睡了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副总,不知道是谁脸上无光!”

又是变相的威胁!

伊浔身子都绷作一团,脸都快气绿了。这男人除了看看人的脏器,再看看女人那地方,还会干些什么?

?!?,桌上内线忽然响,伊浔狠狠瞪了神情平静的傅擎川一眼,拿起电话,“什么事!”

她正生气,情绪自然不好,对电话那头的人吼。

那边默了好几秒,才响起苏慧的声音,“往后对你妈,就是这态度了?苏伊浔,你搞清楚,这是在公司,不在家,小姐脾气还轮不到你在这里发!”

“……”,那头是妈妈,伊浔气势弱了一些,全怪对面那个臭男人激怒了她。

“到我办公室来!”

伊浔放下电话,“你给我在这里等着!”

撂完狠,刚走出办公桌,脚下一崴,幸好傅擎川反应迅速接住了她。

反应过来,伊浔猛推开他,跟身后有猛兽一般一溜烟的跑远。

出了办公室,伊浔才敢回头,结果就见傅擎川站在透亮的窗后,单手抄在裤兜,目光与她对上。

此刻他一袭黑色西服,里面是烟灰色衬衣,系着领带,手闲适地抄在兜内,帅气的五官,颀长的身姿,清雅如水,冷峻高贵!

第5章 勾引我妈

这男人骨子里一股尊贵的气质,怎么看都跟敲诈的无赖联系不起来啊??上衷?, 她的的确确是被这个男人吃得死死的!

伊浔一路惆怅来到总裁办公室。

若之前,在公司她也是叫苏慧“妈”,可现在她叫不出口,心里还膈应着,况且办公室里还坐着周恩渝,伊浔更别扭了。

她僵在门口没出声,不进不退。

苏慧浅浅叹息一声,招手,“伊浔,来,到妈妈身边坐……”

一声“妈妈”,听得伊浔眼睛微热,鼻尖也酸酸的。

她头垂得低低的,过去,坐妈妈身旁。

苏慧抓起女儿的手握在手心里,“在倩倩家还住得习惯吗?”

“你知道我在她家?”伊浔有些意外,看妈妈。

苏慧点头,“你是我的宝贝女儿,就算妈不和你联系,也不可能真的对你不闻不问?!?

“倩倩对我很好……”母亲走温情路线,伊浔无力抵抗。她这人吃软不吃硬!可是和妈妈之间还是隔着一条叫周恩渝的鸿沟,伊浔一时间很难跨过。

“我听说你正在找房子,这样,妈把‘丽水豪庭’那套住宅过户到你名下,往后你就住那里吧?!?

话里温情依旧,但怎么听都不对劲了!

伊浔眼睛和妈妈对上,“你是要把我赶走?”

苏慧脸上闪过一抹尴尬,虽极快,却还是被伊浔敏锐地捕捉到。

“傻孩子,你怎么这样想妈妈?是你自己要去外面找房子,妈妈舍不得你在外面吃苦头,想让我的宝贝女儿生活得更好一些,这难道也有错?”苏慧解释着。

一直不作声的周恩渝说,“伊浔,你要理解你妈妈,她一切都是为你好!况且……我和你妈就要结婚了,你妈也是不想你伤心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哈哈哈……”伊浔用夸张地笑声来掩饰内心的伤痛,“瞧吧,我就说给我找房子是有目的的!你们就是怕我留在家里打扰你们的好事,影响你们的感情,你们怕我找你们的茬,这才要赶我走!”

苏慧心底对女儿确实还是有一些歉意的,可事已至此,她不可能放弃久别重逢的恋人。

她深吸一口气,再看女儿时,目光冷锐,“接下来我跟你爸要准备婚礼的事,发喜帖、定宴、挑婚纱,没太多时间管你,你好自为知吧!”

副总办公室内

傅擎川正用电话交待助理,“给我做空‘盛丽’’股份,我要大量吸纳……”

呯——,身后传来很响的摔门声。

伊浔怒气冲冲走进来,见傅擎川正站在办公桌后的落地窗前打电话,他侧着身,单手还是抄在裤袋内,一手握着电话,射过来的犀利眸光透着危险的气息,就好像自己是闯入他禁地的不速之客!

伊浔怔了怔,被他冰冷骇人的气场震住。

傅擎川挂断电话走过来,越近,他黑眸里的冷锐之气逐渐散去。

伊浔暗自笑了笑,刚才那一瞬间,她怎么会觉得这男人强大又可怕,是个惯于发号施令的统治者?!

她坐到椅子里,说,“诶,我想到一个活儿,特别适合你!”

傅擎川站着没动,眼神多疑地看她。凭直觉,这女人不会把好事搁他头上!

“你那什么眼神,不相信我?放心,这次绝对是正经活儿,而且薪水会很高!你坐下来,我慢慢跟你说?!?

傅擎川坐她对面,“我听,你说!”

“我要你当我妈的司机,暗中告诉我他们两人的一切动向!”伊浔心里有个打算,准确说,是个可怕的猜测。

“这活还真正经!”说穿了,就是替她潜伏在她妈身边的一个奸细!

“司机只是表面工作,其实我还有个更重要、更深层的事情交给你办!”伊浔又补充说。

傅擎川瞥她,示意她一口气说完!

伊浔深呼吸,道,“我要你勾引我妈!”

伊浔话完,耳畔沉寂,气氛凝固。

两人足足对视半分钟之久,才响起傅擎川的冷笑,“还对你那个大叔不死心?”

不爽指数,瞬间飙到要爆表!

“先不说那男人究竟有何魅力,光就论你和你妈这层关系,你就该要懂,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我揍你!”伊浔腮帮子都鼓起来,拳头也握着对准他,可她也就跟小兽一样龇牙咧嘴了小半会儿,又垂下手,说道,“倒不是对他不死心,一个根本没把心放我身上的男人,我也不屑拿心给他!”

闻言,对面的男人怒气稍霁。

又听伊浔说,“况且我妈说,大叔是我爸!”

男人眸光泛起一抹惊色。

这女人一家子的情感大戏,情节启合转承实在叫人啼笑皆非!

伊浔语气里有几分怀疑,“我妈担心我再对大叔有那种心思,迫不急待地用尽一切手段割断我对大叔那点念想,我能理解??纱笫灞暇乖谖颐橇礁雠酥屑渑腔补?,如今又是这种尴尬的关系,他如果真是个正直的人,或者是我爸,他会顾忌我的感受,不会这么急着跟我妈扯证,所以我在想他是不是真的冲着我妈的钱去!”

电梯里这女人确实是有被害妄想症,不过眼下看,这女人脑袋里的那根筋还是在线上的,可傅擎川说,“你要我勾引你妈,那个男人便不会有机可趁,但你的计划不会成功!”

他是伊浔带进来的人,公司所有人都看见了,再被安排到她妈身边,但凡有脑子的人都知道绝对不简单。

“我……”伊浔刚要说话,办公室外有人敲门。

“进……”她用眼神示意傅擎川,待会儿再详聊。

过来的人居然是周恩渝。

“你来做什么?”伊浔意外地盯着他。

周恩渝脸上依旧是浅浅笑意,“我想这些天发生的事,你一定不痛快,过来看看你……”

此话一出,傅擎川猜出来者何人。

一个面容英俊,气质沧桑的魅力中年大叔,穿着白衬衣,深色修身长裤。

从前傅擎川没发觉,原来白衬衣穿在身上是那么难看。以后他再也不穿白衬衣了!最重要是,他讨厌和这个中年男人撞衫!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