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快三预测一定牛:(完本)折骨成诗玄凝林墨辰目录_折骨成诗全文阅读by桃侦轩

    发布时间:2018-11-16 11:35

    折骨成诗玄凝林墨辰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折骨成诗玄凝林墨辰目录,折骨成诗全文阅读,折骨成诗小说讲述了玄凝林墨辰两个人的虐心爱情故事,茫茫雪山,寒风刺骨。林墨辰睁眼的时候就身处这样的地方,雪花之大,几丈开外已然看不清路。唯有刺骨的冰冷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这并非是梦。

    折骨成诗

    第1章 撞破

    玄凝打开房门的时候,暖阁内温热的气息迎面扑来,让她寒冷的身子打了个寒颤,撩起一阵鸡皮疙瘩。

    她站在暖阁门前,整理了一下衣服,确信没有不妥之后,才跨出沉重的步伐,朝着暖阁里面走去。

    她脚步匆匆,面色稍喜,因为在她的掌心里,有一颗火红色的珠子,这颗珠子,可以救她心爱之人的命。

    对此,即便她耗费一身的灵力又有何干?

    心中想着他的病会慢慢好起来,他会承诺娶她,玄凝就没来由的开心极了。

    轻轻推开里间的房门,她欣喜的抬起脚,要跨过门槛。

    怎知,在这个时候,里面传来了一声娇喘。

    “墨辰,你弄疼人家啦!你好坏?!?

    红烛垂泪,照耀着不大的天地,幽幽光亮落在丝丝床幔之上。

    “你才是个坏东西?!绷帜椒砩锨?,紧紧拥着怀中的娇人,满眼疼惜,“瑶儿,茫茫人海之中,我终于还是找到了你,只要你能够留在我的身边,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我都愿意?!?

    “可是你那个凝儿呢?她可是为了你的病到处奔波,为你付出了不少?!?

    清瑶娇声娇气,短短的话中,满含着醋意,却娇柔的惹人心怜。

    “可是她终究不是你,我苦寻了十几年的人,唯有你,你才是我小时候发誓要娶的女子。对她,我会给她,她所想要的,除外感情?!?

    站在门口的玄凝在听到这句话后,手一松,手里的珠子赫然落地,发出不小的动静,也惊扰了床幔内缠绵的二人。

    “谁?”

    林墨辰下意识的将清瑶护在怀中,一手掀开床幔,目光犀利直逼门前。

    在他看清楚门口的人是谁之后,并没有对刚才的事有所掩饰,而是皱起了眉。

    那俊逸的脸上,乌黑深邃的眸子里,在刹那之间迸射出来的,并不是愧疚,而是一层厌恶。

    厌恶她的闯入,厌恶她的存在。

    仅是刹那,却早已被玄凝看的清楚。

    可她当做看不到,走进房内,捡起地上的红珠,揣在手中,脸上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轻声的说,“墨辰,我帮你找到了,可以解你毒的方法,只要你吃了这个——”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有些像做错事讨好大人的举动。

    白皙的掌心里,那颗红珠散发的光芒,十分的刺目。

    “玄凝姑娘,我知你心系殿下的安危,也为其寻找了不少解毒的良方,可是这个是珠子,不是药材,怎能入腹?你莫不是忧心过重,病急乱投医了?这位可是咱们木夏国的五皇子墨王殿下,不是随随便便的人?!?

    “瑶儿说得对,你这是珠子,让本王如何下腹?”

    “不是的,不是的?!毙∽磐?,上前几步,却被林墨辰呵斥住,“停在那里,不准上前!”

    他语气冰冷,神色犀利,对她犹如对待犯人一般,全无之前的半惜温柔。

    玄凝整个人一僵,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托着红珠的手在微不可见得颤抖着。

    “墨辰,我——”

    “玄凝?!绷帜皆俣却蚨纤幕?,声色依旧冰冷的很,“本王念你之前的相救之恩,但如今本王已寻得良医,本王的毒有办法可解,而你,本王会给你一笔钱,希望你知趣,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莫要叫本王难做?!?

    她微微歪头,眼睛却直直的落在他的身上,深深地吸了口气,声音依旧低柔,“你这是要我离开?”

    “玄凝姑娘,殿下这是为你好,毕竟下个月,便是我与他的大婚,若是府上出现其他女子,免不了叫人闲言碎语,也为影响姑娘的名声,所以希望你能离开?!?

    “你们要成亲?”她整个人颤抖着,努力压制着心头狂潮的涌动,“何时的事?”

    清瑶依偎在林墨辰怀中,微微一笑,带着很明显的炫耀,道,“就在你前脚离开王府的时候。

    第2章 伤口

    玄凝娇弱的身子突然晃了晃,喉头涌上一股腥甜,被她深深地压制了下去。

    可也因如此,她的身体开始变得非常的寒冷,在这夏夜的天,感受不到一丝的热气。

    “墨辰,你根本不爱她,为什么要娶她?”

    “因为我才是墨辰哥哥小时候认识的那个女孩,他说过要娶我,只不过认错了人,所以才有所误会。现在我们之间误会解开了,他娶我,天经地义?!?

    她把“认错了人”和最后的天经地义,说的非常的清楚,就是摆明了玄凝才是那个错误的人。

    “天经地义吗?”玄凝目光幽然,她看着林墨辰,眼底的痛在一点点的加剧,“墨辰,你我相识一年有余,经历了多少的风雨,却经不过与她年少时候的承诺吗?如此,你待我之心,又有几分的真实?对她,又有几分的真实?”

    一席话,就让林墨辰面色骤变,他一手拍向床边的低几,那张四四方方的低几,在他的掌心之下,竟然四分五裂,吓得边上的清瑶连忙起身安慰。

    “殿下,别生气,大夫说,你的情绪不能波动太大,会加速毒素的侵入,这样不方便后期的解毒?!?

    清瑶说着一边还回头劝说玄凝,道,“玄凝姑娘,我知你也是为了殿下好,可殿下的身体你清楚,不要再刺激他了,就算清瑶求您了?!?

    “求她做什么!”林墨辰怒道,“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本王带下去,从此之后,无本王的命令,不准她踏进此处半步!违者,杀!”

    一个“杀”字,随着外头夏夜的一记闷雷,彻响天际,更是准准的打在玄凝的心口,而后撕裂。

    “你要杀我?你竟然要杀我?”

    门口的侍卫进来,将她往外拉,可她却始终看着林墨辰,反反复复就那一句,眼底的泪在烛火与闪电的交错下,好似沁出一丝的殷红。

    可林墨辰从头到尾都不在理会她,安抚着怀中的美人,再度解下床幔,遮住她怨妇一般的神情。

    玄凝被带回了自己的院子,倾斜而下的大雨打湿了她的衣裳,可她丝毫不觉得什么,眼睛一直盯着手心里的红珠,嘴里低低的呢喃着什么,整个人恍若未觉。

    唯有跟在她身后的侍卫看到,在她走过的地方,除了雨水的痕迹,还有红色的血迹。

    杏儿看到自家主子被这样的带回来,眼中闪过一丝的疼痛。

    她立刻叫人去烧热水,准备姜汤,自己则扶着玄凝回了房间。

    “主子,您先把湿衣服换下?!?

    她去拿了干净的里衣,却见玄凝站着不动,只能亲自上手,给她换了干净的衣服。

    可是在她脱下玄凝外衣的时候,发现她的衣服拉不动,仔细一看,瞳仁骤然收缩。

    “主子,你受伤了?”

    她记得玄凝回来的时候,身上有血,当时玄凝只说是沾到的狼的雪,并未说其他,所以杏儿就信了。

    可眼下。

    杏儿看着拉不下来的衣服,只好去寻了剪刀,一边剪破一边轻轻地退下,她都觉得撕下了一层皮,可是玄凝从头到尾,都没有半点吭声。

    “主子,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的?在雪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你一身的灵力都去哪里了?”

    杏儿看着玄凝背后的五指划痕,道道深得可见白骨,周围凝集着白色的冰霜。

    她鼻子发酸,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流。

    可是玄凝整个人都没有反应,她只是低头看着她的珠子,低声的说,“杏儿,怎么办?他不要我了。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声音明明带着哽咽,可她却是笑着问的。

    第3章 心血

    杏儿张了张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是玄凝仿佛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张大着漂亮的眼睛,等待着她的答案。

    最后杏儿抱着玄凝放声大哭,仿佛要替她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那一夜,外头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屋内既有恩爱缠绵,又有哭声阵阵。

    第二天,炙热的太阳光烤干了雨水的侵袭,带来了崭新的一天。

    杏儿端着大夫开的药小心翼翼的进屋,却看到玄凝坐在桌边。

    桌子上放着一只碗,碗里放着她带回来的红珠。

    玄凝一手握着匕首,匕首的尖端带着红色的鲜血,正一点点的滴落在那个碗中。

    而玄凝白皙里衣心口的地方,赫然红了一大片。

    “主子,你在做什么?”

    杏儿大惊,赶忙将手里的药碗放下,去拿了药箱给她包扎。

    “这东西若是没有在一日内服下,就必须用心血喂养??墒撬跃苫崦咳账鹗б恍┝榱?,若是七天内没被服下,它就会失去它的效用?!毙偷偷乃底?,忽然一把握住杏儿的手臂,问,“杏儿,你给我梳妆打扮一下,我要把它拿给墨辰。墨辰身上的毒,唯有用这个才可以解。不然他发作起来,会生不如死的?!?

    “主子,你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去!他明明就另寻所爱,他不要你了,不会娶你的,你为什么不能好好的为自己想一想,你受了那么严重的伤,灵力尽失,大夫说晚一点,你会死的!”

    杏儿第一次冲自己的主子大声吼叫,眼泪一颗颗往下流,她是真的替自己的主子感到不服。

    整个墨王府的所有人都知道林墨辰要娶清瑶为妃,而她的主子,不过是别人的一块踏脚石而已,不管她为王爷做了多少,最终都抵不过一个“来历不明”的身份。

    被杏儿这么一吼,玄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慢慢松开了握着她的手。

    她结果杏儿手中的纱布,给自己把伤口抱住,又规规矩矩的喝下了桌上的药,然后端着红珠起身上床,躺下,给自己盖好被子。

    这一系列的举动,让杏儿哭笑不得。

    “主子,你这下倒是乖了?!?

    玄凝冲她温润一笑,“因为不想杏儿为我哭?!?

    杏儿一愣,就听她继续说,“可是,我真的很想让他好起来,我说过我会治好他的,所以不管如何,我都要让他把这颗珠子吃下去,哪怕让我做一次坏人,我也心甘情愿?!?

    杏儿听得愤愤不平,可她知道自己的主子是一根筋,为了王爷什么都无怨无悔,所以只好给她掖了掖被角,伺候她休息。

    翌日,还在睡梦中的玄凝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争吵声,还有摔东西的声音,她直觉有事,所以撑着疲乏的身子起来。

    “嘶——”背后的伤口牵扯的痛让她倒吸一口凉气,那感觉丝丝入骨,竟然一时间让她手脚发软是,使不上力气。

    她侧身躺了好一会儿,才捏了个诀,才让后背的伤减轻了一些的痛??梢步鼋鲋皇侵雇炊?。

    想当初,她就算是断了骨,也会在眨眼之间痊愈。

    “看来灵力涣散的我,也成了个普通人呀!”

    清冷的眸子看着枕边的红珠,她想起雪山上的经历,眸色便是一暗,唇边一勾,露出一个极为嘲讽的笑。

    “玄凝呀玄凝,你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

    外头的争吵声再度传来,她摇了摇头,咬牙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一个瓶子直逼她的房门,在她脚边碎裂开来。

    她抬头望去,在不大的院子里,站了好些人,为首的是清瑶。

    她一身华贵,坐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她的贴身婢女,正脚踩在杏儿的身上,手里一根鞭子不住的在抽打。

    “住手!”

    她一声呵斥,声音清冷,虽然孱弱,却俨然有着不怒而威的气魄,令抽打杏儿的青竹一愣,连着她的主子清瑶也是一怔。

    第4章 逼迫

    “你们在做什么?”

    玄凝蹙眉,走下台阶,弯腰把地上的杏儿给扶了起来,见她身上都是伤,心中隐隐升起一股怒意。

    “不知杏儿犯了什么错,需要动用私刑?!?

    “哼,这个贱婢竟然诋毁我家主子,打她几鞭子,是让她知道什么是规矩,懂的自己的身份!”

    玄凝看了她一眼,低头问,“杏儿,你冲撞清瑶姑娘了?”

    杏儿摇头,说,“奴婢没有,奴婢正想去给主子拿药,就看到她们冲进来,不由分说的就对奴婢打骂?!?

    “胡言乱语,我家主子是什么身份,怎会行如此之事!”青竹冷哼道,“要寻人撑腰,也要看看对方是什么身份才行?!?

    “清瑶姑娘,你教出来的下人,风格倒是一俱,一口一个身份,还如此耀武扬威,是俨然拿自己当主子了。清瑶姑娘,你说是吗?”

    玄凝不冷不热的一句话,就叫打算看好戏的清瑶面色一变。

    清瑶狠狠地瞪了眼青竹,青竹委屈,“主子,奴婢不是故意的。是她故意这么说的,奴婢从未想要做主子?!?

    见她越说越乱,清瑶不耐的低吼道,“闭嘴!”

    而后清瑶才将目标重新看向玄凝,但她依旧是坐着,俨然拿出了当家主母的气势来。

    “玄凝姑娘,我听说你受伤了,特意过来看看,是否需要什么帮忙。你放心,我昨天与殿下说了,虽然我们大婚将近,但你毕竟是他的恩人,所以希望你等我们大婚之后再离开,这些日子,你就好好休息,可千万要把自己调养好才行?!?

    她一口一个大婚,让玄凝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她扶着杏儿,手在细微的缩紧。

    “而且,我还给你带来了不少的补品,希望你一定要收下?!?

    “多谢清瑶姑娘。我虚不受补,你的心意我领了,但东西还是带回去吧!”

    因着杏儿受伤,她有些担心,所以想要快些大发走清瑶。

    但清瑶则不依不挠的说,“你这样,可是还在生我的气?我也知道那日殿下的语气是重了些,可是谁在那个时候被打扰都会生气的吧?因而今日,我前来是想和你讲和的。若你当真不想走,我会和殿下商量,让你以妾室的身份留下来?!?

    “我家主子怎能做妾!明明你才是第三者!”

    杏儿替自己主子不值,嘴巴没受控制,就这么吼了出来。

    即便玄凝及时捂住她的嘴,也来不及了。

    “好一句第三者呀!”

    意外地,林墨辰的声音紧跟着响起,顿时接踵而来的是一层无形的威压,将这个不大的院落给笼罩的满满的。

    “清瑶见过殿下?!?

    清瑶听到声音,微笑的起身行礼。

    林墨辰大步走到清瑶身边,将她扶住,大手搂在了怀中,温柔的看着她,柔情似水。

    “本王说过,瑶儿在本王面前,不需任何礼数。因为你是本王的正妃,本王最爱的妻子?!?

    清瑶微微一笑,面色娇红。

    玄凝却煞白了眼,以她对林墨辰的了解,杏儿怕是此番逃不了一阵责罚了。

    所以她当即上前,福身行礼,道,“殿下,刚才杏儿妄言,并非出自真心,还望殿下见谅?!?

    “一个贱婢,如此诋毁当家主母,这是犯了家法。家法与国法一样,更何况,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为何家仆犯法却要本王见谅?你是她的主子,这事你自己觉得呢?”

    这话摆明了是要惩罚杏儿,以她们现在处境来说,杏儿多半会折掉半条命不止。

    玄凝心中担忧,下意识的把杏儿护在了身后,这个举动被林墨辰看个着,他漆黑的眼睛,轻微的动了一下,越发的阴寒起来。

    玄凝咬了咬牙,道,“是我管教不严,此罪我愿意替她来受罚。

    第5章 惩罚

    “不,主子,不行的,你的伤——”

    “闭嘴?!毙蚨纤幕?,上前两步,正对林墨辰的眼,一字一句的说,“请殿下下令?!?

    她明明纤弱的很,可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傲气,在护着他人面前,愈发的浓郁起来。

    林墨辰被她这种气势晃了下眼,觉得很刺目,当下单手一挥,道,“青竹,你手里的鞭子不错,去,二十鞭子,现在就打?!?

    “不要,王爷不可以。主子她受了伤,万万不能承受二十鞭子呀!”

    玄凝站在原地不动,却对身后的杏儿说,“杏儿,不要叫不要吼,很快就过去的,主子我承受得住?!?

    是呀,才区区二十鞭子,她怎么会承受不住?

    这天地间能叫她承受不住的唯有眼前的这个男人,只可惜,他变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叫他变得如此陌生。

    “啪”的一声,青竹是使出了全身力气,去鞭打玄凝。

    她们今天是有备而来,所以鞭子上是淬了辣椒水,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辣椒水入血肉,是加倍的疼,更何况,玄凝的后背本就受了很严重的伤。

    足足二十鞭子,她一声不吭,乌黑漂亮的眼睛一直盯着林墨辰,直把对方看的有些不自在,起身欲走。

    玄凝见了,突然开口道,“殿下不是要看我受罚?这怎么突然走了?还有五鞭子都看不下去了吗?”

    “本王不想你的污秽沾染了本王大婚的喜庆?!绷帜铰ё徘逖鹕?,对青竹吩咐道,“打完就收手离开?!?

    清瑶一怔,在他臂弯里回头看了眼玄凝,刹那间眼底的恨意不住地在加剧。

    他还是生了不舍之心,看来她还是需要加把柴,把这火烧的更旺一些。

    青竹愤愤的打完最后五鞭子,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是杏儿冲上去撞了她,青竹才罢手。

    “一个个都是贱货,早晚收拾你们!”

    青竹丢下一句狠话,转身就走了。

    院子里,只剩下主仆二人,玄凝仍旧笔直的站在原地,看着前方的背影,心中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着。

    杏儿看着自己主子,悲伤不已,上前扶住她说,“主子,奴婢扶你进去休息?!?

    “不,我想——”

    话未说完,她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从嘴巴里吐出,顿时双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主子,你怎么了?主子——”

    杏儿的呼唤声彻响,尚未走远的林墨辰听到后,搂着清瑶的手猛然一紧。

    “殿下,你怎么了?”

    林墨辰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担忧,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无事,走吧!”

    “嗯?!?

    清瑶温顺的跟在他的身边,有些惴惴不安,垂放在一侧的手,也紧紧的握起,心中那股看到玄凝受罚的喜气在被渐渐熄灭,徒留一股怒火,在不断地升起。

    玄凝从那天起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她后背本来就有的伤,加上鞭伤,让她失去灵力守护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杏儿每天三碗汤药一口一口的给她灌下去,只希望她可以醒来。

    在当天半夜,玄凝终于在黑夜中睁开了眼睛。

    她稍微一动,身上的疼痛就像是炸裂的爆竹,仿佛要将她拆分的四分五裂。

    她想说话,可是喉咙干涩,杏儿又不在房中,她只能撑着疼痛的身体,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艰难的下地,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

    凉水下肚,顿时令人清爽了不少。

    可很快,她吐出了一口血,是黑色的,她整个身子一软,双脚无力,跌倒在地,发出不小的响动,直接惊到了正要进门的人。

    那人一怔,快速的推开门,却瞧见那人倒在地上,蜷缩着身子,十分可怜。他手紧握成拳,踏步进去,将人抱在了怀中。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