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漏洞一定牛:(全章节)下班后的故事_周广福陈莉_邻居的妻子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1:31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周广福陈莉是小说《下班后的故事》里的主人公,是作者“站台2012”写的一篇都市言情小说,讲述了子从我第一眼看到陈莉,我就被她的美艳所深深的吸引,我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下班后的故事_周广福陈莉|邻居的妻子在线阅读

第1章 性感的女邻居

因为付不起房租,我被迫搬到了这栋老式居民楼。

楼道的墙壁上贴满了陈年广告,而白色的涂料或脱落或被覆盖上一层黑乎乎的脚印,楼梯的把手也布满铁锈。

在台阶上每走一步,脚下就会扬起一阵灰尘。

于是上下楼的时候,我都是捂着嘴快步走,不愿意在这样的楼道里多待一分一秒。

然而这天,当我走到楼下时,却不禁放慢了脚步。

在我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时值初夏,她上身穿了一件黑色小背心,很短,弯腰掏东西的时候,便露出了窈窕的水蛇腰。而透过背心的腋下处,我隐约能看到性感的腋毛和黑色的文胸边缘。

而她的下身则穿了一条黑色的紧身裤,臀部尤其挺翘,像是水蜜桃的形状。

网上说喜欢穿黑色衣服的女人那方面的需求都很强烈,而我见到她的第一感觉,便觉得她的身体仿佛有勾魂儿的魔力一样,吸引着男人内心原始本能的冲动。

她终于掏出了钥匙,开了门进了屋,而我有些悻悻地下了楼,有点失望刚才她始终没有转过身,所以我没能看清楚她的脸。

或许是个丑八怪吧。

不过有这样的身材,就算是丑,我觉得自己都能下得去嘴。

第二天晚上我下班回来,正准备停自行车,却看到三楼那个女人推着电瓶车先进了一楼的车库。

所谓车库只是一块很狭窄的空间,每次只能容一人和一车通过。

她停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所以我只能侧着身往里面推一些。

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正弯着腰在锁电瓶车,那饱满傲人的蜜桃臀便正对着我,我甚至隐约能透过那薄薄的紧身裤看到里面的内裤边缘,这让我不禁有了反应。

气血上头,我一冲动,居然不小心和她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我顿时心跳加速,快步推车进了里面,生怕她会感觉到我的举动然后突然发火。

可她却似乎浑然不觉,依旧弯着腰锁着电瓶车。

因为弯腰的缘故,她的蜜桃臀完全翘了起来,显得更加圆润而紧实。她的姿势让我不禁联想如果此刻能从她背后抱住她,贴着她,该有多幸福。

她的车锁好像出了问题,所以半天都没能搞定,而我则一边锁车一边打量着她。

借着车库里昏黄的灯光,我看清楚了她的脸。

她的皮肤特别细腻,然而却不是那种幼稚的婴儿肥,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大眼睛双眼皮,可五官都很精致清秀,像国际章一样,脸上带着一抹成熟风骚的韵味。如果要选一个词来形容她的模样,那非“冷艳”莫属。

此刻她的表情淡如水,然而在我眼里,却比其他女人搔首弄姿的姿势更加的诱惑。

有些女人穷尽一生学会各种魅惑男人的手段,而有些女人,魅惑存在于她们的骨子里。

她显然就是这后者。

我又侧身准备从她身后出去,这次我靠近她的时候,她居然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只一眼,我就觉得自己完全失了魂。

不过她并没有和我打招呼或者有任何的言语,只是转过头去拿她的东西。

而被她看了这一眼,却让我不敢再有任何小动作,于是从她身后经过时小心翼翼地不碰到她。

可就在我即将从她身后过去时,她居然突然往后挪了一下,那蜜桃翘臀猝不及防地袭来。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手脚一阵酥麻,身体仿佛有种电流从头到脚传遍,麻酥酥的。

直到上了楼回到家里,我仍然回味着刚才的触碰感,脑海里也都是她的身影。

我不禁猜测,她那个动作只是无意而为,还是有意在勾引我。

我隐隐约约期待着后者。

那一晚,我梦遗了。

从那天开始,每次我下楼经过三楼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看向右侧她住的那户。

而经过多次观察,我发现了那扇门旁边竟然写着一些污言秽语。

比如“三楼你真够味儿,我每天闻一遍也不嫌多。”

又或者“三楼我到家了,我们快点开始吧。”

那些字的痕迹已经有些模糊,应该是写上去很长时间了。

我很好奇那些字究竟是谁写的,和她有没有关系。

有时候运气好,上下楼或者停车的时候能碰到她,每次我都会心跳加速。

然而我们还是没有说过话,我一直等待着一个机会。

终于这天,机会来了。

下楼的时候,我看到她抱着一个大包子从家里出来,而一个黑色的东西刚好从那个包子里掉了出来。

我走过去低头看了看,发现那竟然是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

薄薄的纱近乎透明,让我忍不住想象这条内裤穿在她身上的性感模样,于是竟然冲动地弯腰捡起了那条内裤,然后对她喊了一句:“哎,你东西掉了。”

她停下来转过那张冷艳的脸看向我,微微愣了一下。

她的眼睛很漂亮,可并不是那种澄澈水盈的漂亮,而是带着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深邃。

“谢谢,我都没发现东西掉了。”她走过来拿过我手里的内裤,手不经意碰到我的手,让我感受到那细腻的触感。

她的脸上并没有因为被我捡到内裤而尴尬的表情,相反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双眼看,她的眼眸很美很深邃,我的视线似乎是受到了强有力的吸引一样,无法从她的双眼移开。

“你是楼上新搬来的吧?”她把内裤塞进了那个大包里,然后居然低下头,把手从她的t恤领口伸进去,调整她胸罩的位置。

“奥,是啊。以后就是邻居了,还请多多关照。”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她性感的胸部,甚至能明显地看到罩罩贴着她那单薄的衣服动了几下,吞了口口水,也笑着客套。

“恩,那有什么需要帮忙,可以来找我。”她看了我一眼,旋即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只是我的直觉感觉她的笑中带了一丝狡猾。

于是我有些纳闷地低头,沿着她的视线看下去,发现我居然有了反应。因为今天只穿了一条薄绸裤子,所以这反应更为明显。

更让我窘迫的是,她的视线竟然一直似有若无地盯着我那里看,仿佛在观赏什么有趣的物品似的。

第2章 亲密接触

我一时间羞得有些不知所措。

而她又朝我丢下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之后,便抱着东西下楼去了。

我终于松了口气,看着她离开窈窕的背影,然后悄悄地把刚才拿过她内裤的手凑到了鼻尖,用力嗅了一下。

晚上躺在床上,我的脑海中还在回想着白天的那一幕,心中不禁有些好奇,怎么会那么凑巧,我要从那里经过的时候,她的内裤就掉出来了?

而且掉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内裤这种私密的东西?

而她看到我的异样反应后说的需要她帮忙可以找她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真的是故意在向我暗示什么?

第二天我下楼时,又碰到她捧着一个大包子走在前面。不过这次让我失望的是,没有内裤掉出来,她上了电瓶车,而我则骑着自行车走在后面。

小区里的路年久失修,很多地砖裂开,凹凸不平。

再加上她车上载的大包子导致重心不稳,所以她骑到一处地砖处,连人带车直接摔在了地上。

电瓶车压在她身上,她的膝盖和脚踝都流血了,我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很痛苦,显然很疼??扇梦矣行┮馔獾氖?,全程她居然都没有叫出来,而是咬着下唇,尝试着自己推开电瓶车从地上爬起来。

周围几个在小区里溜达的老太太都是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她,仿佛她是罪有应得,没有一个人去扶她的。

她的坚强却让我忽然同情心泛滥,于是停下自行车,拉起了她的电瓶车,然后朝她伸出手。

她抬头,一双漂亮的眼睛中闪过一抹惊讶,似乎没想到我会去扶她。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把手放到了我的手心里。

她的手很凉也很瘦,上面还带了两道伤疤,不过皮肤很细腻。

我把她拉起来问:“你没事吧。”

她先是盯着我看了片刻,然后才平静地把手从我手中抽出去,摇了摇头。“没事。”

虽然她的动作是男女授受不亲的害羞表现,可她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害羞的神色,在我看来反而是有种欲擒故纵的感觉。

“你的腿都流血了,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我指着她的腿说道。

“不用,这点小伤不用去医院。”她把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放到唇边,性感的红唇轻轻一吐,便在手指上沾上了些唾液,接着她用沾了唾液的手指轻轻地擦着腿上的伤口。

她这样为自己疗伤的动作,在我看来却充满了诱惑,于是一时间竟然又看得失神。

简单涂抹之后,她便又要去骑电瓶车。

只是刚走了一步,便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又踉跄着差点摔倒。

我连忙扶住她,右手抓住她的手臂,不经意地触碰到她手臂旁的侧胸。

而这一次,她没有再躲闪,而是任由我这样扶着她不经意地占她便宜,低着头看着自己腿上和脚上的伤。

“你看,你都伤成这样了,伤口还是要处理一下的,不然会感染的。如果你实在不想去医院,那你站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劝说道。

她转过头,很冷静地看着我。此刻我们两个距离很近,我能清楚地看到她长长的睫毛眨啊眨,甚至能感受到她口中呼出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

四目相对,先害羞的又是我。

犹豫片刻,她点了点头。

我飞快地跑去小区门口的药店,买了点药膏。

她看了眼我手上的药膏,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轻轻说了句:“谢谢。”

接着她伸手从我手中拿过了药膏,弯腰准备上药。

可是她本就脚下不稳,再加上弯腰撕扯带来的剧痛,让她重心不稳又差点摔倒。

“我来吧。”

她抬头,美眸对上我的眼睛,犹豫了片刻,然后真的把药膏递给了我。

我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痛快地答应了,让我不禁怀疑刚才她略显无力的上药姿势是故意做给我看的。

不过不管是不是故意的,都足以让我兴奋不已。

我在她面前蹲下来,脸对着她的性感美腿,然后把药膏挤在手指上,慢慢地抹在她膝盖旁的伤口上。

“嘶。”她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抬头看她,发现她又紧紧咬着下唇,秀眉微蹙着。

“上药是有点疼,不过疼才有效果,你忍忍哈。”

我继续享受着上药时指尖传来的细腻触感,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着如果谁能做她的男人,可以明目张胆地摸着这样的腿,一定幸福死了。

我又挤了点药膏,往她的脚上涂抹了些。她穿着凉拖,伤口一部分被挡在鞋面里面,让我涂起来不是很方便。

这时候她居然直接把脚从拖鞋里抽了出来,主动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的心跳又是骤然加速,低着头继续抹药膏,而她单腿站着摇摇晃晃,脚竟然一下子晃到了我的面前,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直接顶在了我的唇边。

她仍然没有说话,我抬头看她的时候,发现她也正低头看着我。

我试探着伸出手,小心地扶住了她的脚,将她的前脚掌托在我的手心里,而我的拇指指腹则贴在她细腻冰冷的脚背上。

而她仍然没有躲闪的意思,只是很平静地低头看着我,像是一个在等待男仆人服务的女王。

我帮她涂完了药膏,又把剩下的递给她。

“这个你拿着,每天要涂两次。”

“谢谢,这个多少钱,我给你。”她掏出了钱包。

“不用了,都是邻居。”这种时候,都要假装客套一下。

她饶有意味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竟然真的把钱包收了起来。“那以后如果需要我,你也不要客气。”

她说完这句话,便又骑上电瓶车离开了。

而我则开始猜测她话的意思,什么叫需要她?我这样的大男人能需要她什么?无非就是解决某方面躁动的需求了。

那天晚上,我从楼下经过时,恰巧碰到几个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

“要说这勾搭男人的本事,我看谁都不如三楼的那个女人。”

“是啊,她可真是狐狸精,这栋楼里的男人没有没被她勾搭过的吧?”

“我要是有这么个不要脸的儿媳妇,早把她赶出家门了。”

听着她们的议论,再结合这几次她的表现,我更加确定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而这几次的暧昧经历,难道是她故意在勾引我?

只是这些行为都只是有些暧昧,可并不算赤果果的勾引,让我无法下定论。

就在我为此纠结不已之时,让我可以下定论的机会却来了。

这个周日的下午,我正在家里上网,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打开门,发现站在门外的居然是三楼那个女人。

她上身穿了一件深绿色的吊带背心,上身细腻的皮肤大片大片地裸露在外。而当我的视线不经意掠过她胸前,那里被水弄湿了一块儿,贴在身上,所以我能明显地看出了那里的两个凸点。她好像没有穿胸衣!

第3章 勾引

这让我顿时有些气血上涌。

然后我注意到,她旁边还放着一个盆,里面装满了衣服,于是我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你这?”

“奥,我想洗衣服,可是我家洗衣机坏了,能不能借你家洗衣机把这些衣服洗了?”她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会付水费。”

我没法拒绝,也不想拒绝,于是点头答应。

她端着那一盆衣服进了我家卫生间,然后很娴熟地放水开始洗衣服。

她洗衣服的时候,我就站在她身后打量着她。

她的下身只穿了一条白色短裤,两条修长的美腿呈现在我的面前,脚下只穿了一双拖鞋,那一双略显凉薄的美足也呈现出来。

“你的伤都好了?”我和她寒暄道。

“是啊,多亏了你的药膏。”她转过头来向我道谢。

这时候,我注意到她的脸上喷了点洗衣粉泡沫,于是提醒道:“你脸上有泡沫。”

“啊?在哪?”她问道。

明明她身后就挂着一面镜子,可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好像没看到似的。

“这里。”我指了指泡沫沾着的位置。

“哪里?”她伸手抹了两下,却仍然没有抹掉。

看着她那张倚姣作媚的脸近在咫尺,我忍不住抬起手,帮她擦掉了那点泡沫。

而整个过程中,她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脸上看不出害羞和闪躲的神色。

最后还是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手,为了避免尴尬,我清了清嗓子道:“那个,我家这台洗衣机有问题,水总是喷出来,洗得也比较慢,我之前跟房东说了需要修,可他让我凑合用。要不你调时间长点,进屋来坐一会儿吧。”

“哦,好。”她淡淡答应。

她在我的房子里打量了一圈,接着问:“你一个人住吗?”

“恩。”

“没有女朋友?”她看着我淡淡地问道,可我却仿佛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期待。

于是我隐瞒了女朋友在外地的事实,点了点头。

我似乎从她的眼中看出了一点欣喜,然而只是似乎,因为她的眼睛实在是太深邃了,我完全看不透。

“挺好。”她轻声评价了一句。

“啊?”我对她的话有些不解。

“哦,我是说,这栋楼的户型都很小,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就不会太挤了。”她淡淡地解释着。

我本来想让她在客厅里坐一会儿算了,没想到她居然主动进了我的卧室,我也没法阻拦。

卧室里一片狼藉,脏衣服洒落了一地。

“早上没收拾房间,让你见笑了。”我尴尬道。

“没事,这才是你们这些年轻男人的房间该有的样子。”她很平淡地说完,居然自然而然地弯腰,捡起了我丢到一旁的脏衣服,一边捡还一边说:“这家里没个女人啊,就是不行。”

看到她居然把我的内裤拿在了手里,我顿时羞耻感爆棚,连忙说:“我自己收吧。”

“没事,要不我顺便拿去帮你洗了吧。”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吧。”

“我用了你的洗衣机,帮你洗衣服也算是理所应当。”她居然拿起我的贴身衣物嗅了一下。“这些很长时间没洗了吧?”

看到她这样撩人的举动,我原本想要拒绝的话瞬间卡在了喉咙里,根本说不出口了。

而她则是很自然地抱着我的脏衣服去了卫生间。

大约一个小时后,她抱着一盆她自己洗好了的衣服出了卫生间,然后指着里面另一盆我的衣服说:“都洗好了,你自己晾上吧,我先走了。”

送她离开之后,我闻着屋子里残留的洗衣粉清香和她身上的香水气味儿,一时间竟有些留恋。

我脑海中又浮现出女朋友的身影来,我们认识三年了,距离上次她过来和我见面,已经两个多月了,我一点都没有想她。

然而我和三楼那个女人认识连三个礼拜都不到,她只离开了两分钟,我竟然开始想她。

我索性不再去想,而是去卫生间端了那盆衣服去阳台晾。

当我从盆里把我的内裤拿出来时,却觉得内裤鼓囊囊的,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包了一条女士内裤。

而且是一条黑色的丁-字裤,拿在手里,便让我不禁有了种冲动。

我居然鬼使神差地拿着它凑到了我的鼻尖,闭上眼睛深深地嗅了一下,上面明明是洗衣粉的清香,然而我却隐约觉得那是她的体香,同时开始脑补她穿上这样一条丁-字裤站在我面前的性感模样。

我想把内裤拿下去还给她,可是走到门口,一个念头却在我脑海中蹦出来:怎么会这么巧,她的内裤就混在了我的衣服里?而且还包在了我的内裤里。难不成是她故意这样做的?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都是她穿着丁-字裤的样子。

于是第二天,我终于决定开始反击。

我故意在家洗澡只洗了一半,然后穿上一条很薄的短裤和一条跨栏背心,接着跑到她家门口敲门。

门被打开,露出了她性感的脸??吹绞俏?,她却似乎没有太多意外。

“那个,我洗澡洗到一半,家里淋浴头坏了。我能不能”虽然提前打好了腹稿,可我还是说得结结巴巴的,担心等会儿她会拒绝。

可没想到我的话还没说完,她竟然直接将门敞开。“进来吧。”

这是我第一次进她家,居然是个毛坯房,地面和墙壁都是简单用水泥抹的,客厅里只摆了一张饭桌和几把破旧的椅子,连电视都没有。

这样一比,我顿时觉得我住的房子还挺好的了。

“浴室在这边。”她把我带到了卫生间,又很细心地把架子上的沐浴液和洗发精拿下来,帮我摆在了一把椅子上。“你洗吧。”

说完,她便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而我的心情仍然没有从她答应我来洗澡的喜悦中平复下来,因为我觉得这就意味着她是真的对我有意思。那等会儿我洗完了澡,她会不会就顺理成章地和我

我从墙上取下了一个粉红色的浴巾,不用猜,肯定是她用来洗澡的,所以用它擦洗身体的时候,脑海中还在幻想着和她亲密接触。

尽管我知道自己这样的思想对不起女朋友,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等洗完了,我才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带浴巾,我也不能湿漉漉地就穿衣服。

犹豫了一下,我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喊了一句:“哎,你在吗?”

“在。”门外传来她的声音。

“我忘了带浴巾。”

“我们也没有浴巾,都是用擦脚巾擦的。你用我的擦脚巾可以吗?”她问道。

“可以。”只要是她的东西当然都可以。只不过我敏锐地捕捉到了她口中的那个“我们”而不是“我”。

我正疑惑,门却打开了,她的玉手从门外伸了进来,手里还抓着一条毛巾。

只是一条普通的白色毛巾,只是因为上面沾了她脚上的气味,便显得很诱惑。

我用这条擦脚巾擦完了身体,穿好衣服出来,看到她光着脚正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看着手机。

因为她两腿是蜷缩着的,所以从我的角度看过去,恰好能看到她隐秘的部位。

我隐约看到了白色短裤里面三角形的内裤轮廓,这让我又有些气血上涌。

而她不知道是不是假装专注地看着手机,居然一直没注意到我出来了,任由我看着她浮想联翩。

我觉得自己再也把持不住了,有种走上前把她抱住的冲动。

第4章 她有老公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了钥匙在锁眼里转动的声音。

她这才放下手机,看着我,秀眉微微蹙了蹙,接着轻声道:“可能是我老公回来了。”

她这句话说得十分平静,可我却一时间如遭雷击。

然而我根本没有适应过来的机会,因为此刻我面临着一个更大的?;?,他的老公。

我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被他看到,绝对不可能不误会。

她则显得很冷静,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同时朝门口走去。

我连忙躲回了卫生间里,然后竖起耳朵听着门口的动静。

“你怎么回来了?”她问。

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今天有点累,不想做了。”

然后男人就要往里进。

“我刚才要做饭,看到家里米没了,你去买点吧?”她说道。

“怎么让我去?你今天一直在家,米没了你不去买。”男人的声音中带着责备,这让我听了有些不爽。

想着如果我有这样漂亮的老婆,肯定把她捧在手心里,一点活都不让她干,更别说责备她了。

“我也是刚才要做饭的时候才发现,我现在还要洗菜做菜,你就去买一下吧,等会儿回来把饭做好我们就可以开饭了。”她却没有丝毫生气,反而是用商量的口吻继续央求着。

“行了,我去,下次再出这种事,可别怪我发火。”男人说完,便摔门下楼去了。

而她则跑到厨房的窗边朝楼下看去,确认她老公离开了,这才喊我出来。

“给你添麻烦了。”我向她道歉道。

“没事,都是邻居。”她的脸上的神色似乎有些失落。

我们很有默契地都没有提她老公。

从那以后的很长时间,我没有再尝试接近过她,不过我还是会在上下楼的时候观察她家。

我发现有个寸头带着圆框眼镜的30来岁的男人经常出入,应该是他的老公。而且他经常是早出晚归,手上还经常拎着一个宅急送的外卖箱,应该是送外卖的。

除了这个男人,还有一对老头老太太以及一个小男孩儿,那应该是她的公婆以及儿子了。

知道她有儿子,我心里竟然像是失恋般的难受。

那个小男孩儿很淘气,经常在楼道里窜上窜下的。

每次在楼道里看到我,都会朝我笑,露出一嘴小豁牙。而我却下意识地对他有敌意,所以每次都是冷着脸不理会他。

这一天我下楼的时候,看到他手里拿了一把水枪,枪口居然对准了我。

我没当回事,可当我从他身边经过时,却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湿漉漉的感觉。

“哎,你干什么。”我转过头去喝止他。

可小家伙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居然一直朝我射击,我的衣服裤子以及脸上都被他喷上了水。

这时候那个女人从屋里跑了出来,一把将那个小男孩儿拉住。“妈妈不是告诉你不许淘气吗?”

然后她看着浑身湿漉漉的我,脸上带着歉意说:“不好意思,孩子不懂事。”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诚恳地道歉,所以原本我憋了一肚子的火,顿时也没了。

“没事。”我低头打量着自己。

“你进来,我给你擦擦吧。”她的声音似乎天生带了种勾魂摄魄的魔力,让男人无法拒绝。

于是我跟着她第二次进了她家。

今天只有她和孩子在家,她拿了一条毛巾,站在我面前开始帮我擦身上的水。

她身上依然只穿了一件圆领低-胸的背心,我一低头,便能看到那性感的深沟。她身上带着一股茉莉的香水气味儿,让我心头痒痒的。

而她帮我擦水时,她儿子一直站在旁边看着。

忽然,他惊讶地指着我身上的某个部位喊道:“叔叔那里有小动物,还会自己动。”

我的脸顿时因为窘迫而有些发烫,她倒是显得颇为平静,只是循着小家伙指的方向看了我那里一眼,然后转过头去朝小家伙嗔怪道:“别乱说,进屋去玩去。”

她继续专心地帮我擦着身上的水,若无其事地问:“我看你人也不错,怎么不考虑找个女朋友?”

“因为穷呗。”我叹了口气。“现在哪有女人愿意跟一个穷光蛋的?”

“那可不一定,有些女人就会看重男人的人品。”她淡淡道。

“哪有这样的女人。”我否认道。

“当然有了。”她说完这句,居然拿毛巾在我裤裆那里擦了一下,然后直起身。“你不去了解,怎么知道没有?”

说完便拿着毛巾去了卫生间。

我回家换了身衣服,赶去公司加班。

因为迟到了半小时,主管大发雷霆,让我将功补过,晚上在公司加班到12点多才让我离开。

那天晚上恰巧又下了暴雨,狂风骤雨让我不得不走走停停,当我浑身湿透地回到了楼栋口,已经快1点钟了。

我刚要停车,却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是三楼的那个女人。

她怀里抱着她儿子,有些焦急地朝外面张望着。

“你这是要出去?”我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她问道。

“我儿子发烧了,我要送他去医院,可这雨下得太大了,我没法出去。”她的秀眉紧紧地蹙着。

我打量了一下她怀里的小男孩儿,发现孩子沉睡着,小脸儿有些惨白。

“你老公呢?出去送外卖了?”我问道。

“没有,他在家睡觉。”

“那你怎么不让他和你一起送孩子去医院?”

“我要叫醒他了,可他把我推到了一边,说不要吵他”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极其低落。

我注意到了她膝盖上的伤,顿时对她老公的行为十分愤怒。

我攥了攥拳头。“我来抱孩子,你来打伞,我们打辆车去医院。”

“这”她似乎没有料到我会这么仗义相助,看着我若有所思,然后点点头。“那谢谢你了。”

我从她手里接过孩子,而她给我们撑着伞,一起向小区门口走去。

我们坐出租车到了医院,挂了急诊,然后医生开了药给小家伙挂点滴。

小家伙一看要打针,吵闹着要走,她怎么商量也不行。

她急得发了火,把小家伙骂哭了,可小家伙仍然不同意打针。

我拍拍她的后背,示意我来。她将信将疑地让开,而我则凑到小家伙耳边对他说了句话。

“真的吗?”小家伙止住了哭声问我。

“当然了,我们来拉钩好不好?”

“好。”

就这样,小家伙顺利地挂上了吊针,我和她则守在了病床旁。

刚才她的伞一直撑在我和孩子的头上,所以此刻浑身都湿透了。

我脱下外套,披在了她身上。

第5章 在一起了

“给我穿你不冷吗?”她作势要把外套脱下来还我。

“冷,但我是男人。”我本来是云淡风轻地说了这一句。

然而她却怔了一下,一双眼认真地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

“现在像你老公这样的男人可不多了。”这时候,旁边病床的一个大姐忽然说道。“你看,对你好,对孩子也好,你可真是幸运。”

她听了居然没有否认,而是转过头,朝那个大姐笑了一下。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的样子,动人而且妩媚的笑,而且我隐约从她脸上看到了幸福的意味。

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了种冲动,想要?;に?,想要?;ふ飧鲆欢热梦沂盅岱车男∧泻⒍?,因为那是她的儿子。

小家伙打完吊针已经是后半夜2点多了,外面仍然下着大雨。

我低头看了眼在我怀里熟睡的小男孩儿,轻声说:“这里离我们的小区还挺远的,他刚刚才退烧,颠簸这么远怕是让状况又恶化了。不如找个病房,让他今晚就睡在这了。”

她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病房太贵了,要不,我们在附近找家旅店先住一晚?”

她的提议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不过我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们来到医院旁的一家小旅馆,因为我没带身份证,所以用她的身份证开的房。

而我也接机看到了身份证上的信息,她叫陈莉,87年的。

进了房间,我把小家伙放到床上,帮他盖好了被子,又摸了下他的额头说:“摸着是不烫了,我给他量下体温。”

她却抢过了体温计。“我来吧,你去洗个热水澡,省得着凉。”

“你也湿了,你去洗吧。”我谦让道。

“你先去,我等会儿洗。”她说完,便开始给小家伙量体温。

小旅馆的卫生间条件很差,刚洗了一会儿水温就凉了很多,我连忙关了热水,用冷水洗完,然后打着哆嗦进了屋。

她正在床边照顾孩子,转头看了我一眼。“你怎么冻得直哆嗦?是里面没有热水吗?”

“不是,有热水。只是我怕等会儿你没热水了,后面就用冷水洗的。”我坦诚道。

她看着我,半晌没说话,然后起身倒了杯热水递给我。“喝了上床躺着吧,不然再把你冻感冒了,我可真的过意不去了。”

说完,她便进了浴室洗澡了。

我靠在床头坐着,透过浴室的毛玻璃能隐约看到她的身影,听着里面哗哗的水流声,又低头看了看在我一旁睡在我身旁的小石头(小家伙小名石头),忽然有种身在旅馆却像在家里的感觉。

有老婆有孩子,这不就是家吗?只是这老婆和孩子都不属于我。

她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我们走过来。

刚洗过的皮肤显得更加诱人,尤其是她的两条大白腿,让我有些把持不住自己。

我从床上跳下来,拿了一旁的沙发垫垫在了地上。

“你这是做什么?”她问。

“刚才只是在床上坐一会儿,顺便帮你暖暖被窝。我睡地上,你们娘俩睡床。”我说道。

“不行,今晚已经够亏欠你的了,绝对不能让你睡地上。我睡地,你和石头睡床。”她坚持道。

“我说了,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所以我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我比她更加执拗。

她凝视着我,仿佛眸中有一丝泪花闪过。“那,不然我们都在床上睡吧?反正这床这么大。你觉得呢?”

她说完,还试探着征求我的意见。

“这,方便吗?”真的听到她说出这么大胆的提议,我倒是有些犹豫了。

“我是没什么不方便的,毕竟我一个已婚妇女,倒是你如果怕”

“我也没什么可怕的,只是凑合一晚上罢了。”

就这样,我们躺在了一张床上。

因为床上只有两床被子,而且小石头睡在床的左侧,害怕吵到他,也担心对方冻到,所以我们两个挤在床的右侧,而且各自搭了被子的一角。

已经是凌晨3点钟,又折腾了一宿,原本应该很疲惫,然而我却困意全无,反而是十分兴奋,心脏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鼻息间都是她身上的清香,鼻子和嘴唇还能碰到她柔软的发丝,撩拨得我心里痒痒的。

她翻了个身,身体离我更近了。

尤其是她的那一对翘臀,此刻更是直接贴到了我的身上,让我顿时觉得体内一股电流涌过,一下子有了反应。

应该是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又往前挪了挪,躲开了。

然而被她撩拨这一下,我却更加燥热难安,于是手竟然不自主地朝前面挪了挪,碰上了她的翘臀。

就在我有意无意地用手触碰着那挺翘之处时,却忽然感觉到她伸手抓住了我的手。

她应该只是想把我的手拿开,可是不知怎么的,我们两个的手却鬼使神差地抓在了一起。

我的心跳直接飙到了一百八十迈,就在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时,她却忽然转过身,在我的嘴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我终于无法自持,就在她的吻撤离之时,我迎了上去,用力地吻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细腻很湿润,我把她的唇几乎整个含在了口中,深情而用力地吻着她。

短暂的迟疑之后,她开始迎合我的吻。

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而她水蛇一般妖娆的身体也缠上了我的身体。

我们的手疯狂地在对方身上撕扯着,仿佛一瞬间都失去了理智。

最后她亲手引导着我拥有了她的身体,而我也终于实现了这些天无数次在梦中才能幻想的美梦。

我从未感觉到如此快乐,每一分每一秒都仿佛飘在云端。和女朋友在一起三年时间,无数次的经历,加在一起却都不如这一刻十分之一的快乐。

而且她的孩子就睡在一旁,更让我觉得很刺激。

就在关键时刻,忽然传来小石头的声音:“妈妈,地震了。”

她连忙拍了我一下,示意我停下来,然后从我的身体离开,伸手去拍小石头。“没有地震,你安心睡,妈在你旁边。”

我则是在一旁心急如焚,很想和她继续,可又不敢轻举妄动。就这样一直忍到了快天亮,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陈莉和小石头已经不在了,不过床头还放着一盒粥和两个包子。

喝着粥,我心里暖暖的。

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她仍然是那个有家有孩子的已婚少妇,我们仍然只会在楼梯间相遇。

只是没人发现,我们看彼此的眼神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而从那天开始,我每晚躺在床上都会想念她的身体,期待着和她的下一次。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