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6-2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21
  • 2018“健康中国人”系列圆桌论坛 2019-06-20
  • 太湖字谜:(全章节)齐金顾晴小说阅读_图谋不轨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11:01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图谋不轨》是由“狗子”所著,讲述了齐金和顾晴之间的乱伦之事,一个对欲望强烈的顾晴,面对自己老公齐新的不中用,不小心坠入公公齐金的图谋不轨的陷阱当中,而顾晴当然是完全沉迷其中,他们最终会产生什么样的复杂情感,如感兴趣就来看看吧。

    图谋不轨

    第1章羞耻的痕迹

    今天,顾晴又被老公罚关在厕所里了,原因是她用嘴没把他口硬,但这不能怪她,老公齐新瘫痪了四年,下半身有时有知觉,有时没有,性生活早已经为零。

    她是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每天晚上身体**辣的,两腿中间的花心焦灼而麻痒,只能靠偷偷地摩擦双腿缓解一下。

    她委屈地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厕所很黑,因为老公连灯都不给她。她只能默默地等着,又过了一个小时,门锁从外面打开了,一道光照了进来:“小晴,出来吃口饭吧,他已经睡了。”

    “谢谢爸,我不饿。”顾晴看了一眼公公齐金,委屈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感激。

    她揉着发麻的腿,坐在沙发上,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是男人那精.液的味道。

    她赶紧起来嗅了嗅沙发,却没有嗅到异样,最后她才确定,这味道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的。她摸了摸大腿内侧,那玩意儿已经干了好久了。

    可这个家,只有公公一个男人。她又疑惑又惶恐,为了不声张,她赶紧拿了个被子盖在身上,好掩盖住气味。

    过了一会儿,她因为太疲倦,放松了警惕,于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被子也因为热被掀开了。刚刚洗完衣服的齐金走了出来,刚好看见她小猫一样的睡态。

    “嗯……”睡梦中的顾晴哼唧了一声,她脸色潮红,双腿叉开了一下,散发出迷人的气息。

    一想到香软的儿媳在男人下承欢的姿态,齐金的**来了反应,一股血气从小腹下面冲了上来。

    此时,卧室里传来儿子的声音,让齐金一个激灵:“爸,我要喝水。”

    “好,马上来。” 说是这么说,但齐金却鬼使神差地没有动。

    顾晴扭动、摩擦着双腿,情欲的气息顺着双腿中心,蔓延到她的睡脸,红润的嘴唇微微打开着,发出梦呓一般的**。

    齐金听得浑身酥软,睡得正沉的她也许嫌热了,摩挲着的双腿,不小心把**蹭了下来。

    她的小山丘婉转引人,就好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蕾,等待着龙根的插入。扭动之间,晶莹的水缓缓地冒了出来,看来这个躯体已经十分焦灼。

    “嗯……”她睡梦中**自然灵巧,连齐新都听见了。

    “爸,什么声音?” 齐新一向敏感多疑,齐金赶紧道:“是我在倒水,不小心撞到了,叫了一声。”

    说完,齐金赶紧把被子盖在她**的**上,进卧室给儿子送水去了。

    殊不知,被子一盖,顾晴就醒了,她立马发现**褪到了大腿上,她的脸一红,刚才的被子一定是公公盖的。

    “顾晴!你醒醒!今晚进来睡!”就在这时,齐新发出了命令式的吼叫。

    这一进去,肯定会被发现。顾晴向公公看去,眼神里都是哀求,指了指自己的裙子,如果精.液被老公发现,一定会把她打死。

    齐金点点头,对躺在床上的儿子道:“今晚我照顾你。小晴太累了,她现在没醒。”

    卧室里,齐新一阵沉默后,不悦地嗯了一声。顾晴松了一口气,赶紧回沙发上躺着,并且对站在卧室门口的公公点点头,以示感谢。

    齐金笑了笑,随后关上卧室门睡觉去了。顾晴愣了愣,公公虽然捂着下面,但她还是看见她小兄弟昂然翘首,粗壮挺直。

    公公今晚这么配合,难道衣服上令人羞耻的精.液,是公公留下来的?

    第2章 说来就来

    顾晴带着满脑子的不解,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迷迷糊糊睡到第二天,还没醒过来的顾晴,被一个猛地拍在脸上的巴掌扇醒。

    “啊!”她惊叫一声,醒了过来,却看见齐新坐在轮椅上黑着脸。她赶紧道:“老公,你哪里不舒服?”

    “我没有不舒服!我问你,你裙子上的是什么?味道还这么大!” 齐新指了指她的黑裙子,丢在了她的脸上吼道。

    顾晴反应过来,她紧张地抓着裙子,泪水在眼眶里隐隐打转:“老公,我没和别的男人做过,昨天我下完班,就立马坐公交回家了,没在外面停留。”

    齐新抬起手,正要一个巴掌扇过去,却被齐金一手拦?。?ldquo;儿子,冷静点。小晴不是出轨的人,现在公车变态多。小晴,你先去上班,别迟到了。”

    齐金对发呆的她使了个颜色,顾晴赶紧从沙发上起来:“那我走了。”

    狼狈的顾晴,匆匆忙忙换一身衣服就出了门。她在一个舞蹈学校打杂工,学校要求每个职工都要有好的仪态,于是她强忍着脸上**辣的痛,一路上都没哭。

    上了公车,趁着有空余时间,站着的顾晴熟门熟路地对着化妆镜,进行补妆,好把脸上的掌痕去掉。

    正当她抹着腮红的时候,后面突然来了个硬物,抵住了她的蜜臀。

    那硬物粗壮烫热,在翻弄着她的股沟,似乎要找准一个角度逼近她的花园。顾晴一惊,公车人虽然多,但毕竟大庭广众,真的有人如此猖狂?

    她正要回身看看是谁,但是别说转身了,她侧身都难。她把化妆镜收好,想挪一个位置,可是她一动,那硬物也跟着一动。

    她惭愧地咬着牙,因为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摇晃的公共汽车,让那硬物顺势一点点翻开她的短裙,贴在了她的**。

    顾晴又慌又羞,她一个已婚女人,自然知道那硬物是什么,但这公车一路上人都很多,剩下的一个小时车程,她该怎么办?

    她还没来得及想太多,那个滚烫火热的东西,已经成功翻开了她的**,逼近了她的蜜口。

    两个肉体的贴近,惊得顾晴小声地“啊”了一声,又立马咬住嘴唇,不让别人发现她的异状。

    她扭动着臀部,想要躲开它,这时公交车一个刹车,她一个左摇右晃,视线得以粗粗地往后看一眼,那个男人竟然是……公公?

    眼看公车摇晃,硬物得势,作势就要冲入她已经流水的下身……

    第3章 为了留后?

    慌了神的顾晴,这个时候有一点六神无主,深感羞耻的她不由得夹紧双腿,把 公公的硬物夹在了中间,不让滚烫粗壮的它再有前进的余地。

    说实话,公公年纪不大,只有45岁,整个人很儒雅温和,着装也十分整洁端正。顾晴嫁进齐家后,对公公还是很尊敬的。

    现在他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顾晴转念一想,婆婆一生下齐新就去世了,公公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那方面肯定一直都没有满足过。

    这个时候,车上的人太多,顾晴躲无可躲,那粗壮的硬物霸气得非要把玉门关开了,这一下,彻底揉开了她柔软湿润的花瓣。

    “嗯……啊……”顾晴咬着牙,却还是忍不住**了一声,那硬物已经抵达湿漉漉的下身,就要挤开她紧密多年的门口,穿**去了。

    顾晴的身体寂寞干枯得太久了,这意外到来的硬物,就像一场雨,要滋润她这一片土地。

    可硬物挑逗她一般,在**门口来来去去,摩上摩下,让顾晴颤抖不已,却始终没有进去,水越流越多,它还在门口磨着她湿漉漉的花瓣。

    “嗯……” 顾晴被摩擦得舒服**一声,呼吸逐渐喘了起来,此时,公车报站了,她两腿中间一空,公公趁着下车的人流一退,在这个站下了车。

    她暗暗地提起**,脸蛋烫极了,她偷偷地瞥了一眼四周,幸好大家早上都疲惫打着瞌睡,没有人会留意角落的她。

    顾晴又羞又气,既然公公对准了她,那么昨天裙子上的残留液体,大多数就是他的杰作。

    难道是公公想给齐家留个后,又不想被众人指责,所以采取了这种办法?

    下了公车的顾晴想不了那么多,急匆匆地赶往需要打扫的教室,却发现教室早就来了一个年轻男人。

    通常学员不会来这么早,拿着抹布的顾晴也没听说最近来了新员工:“你是?”

    那男人转过身,看着她一笑:“我是白宏,新来的学生。你是舞蹈老师吧。”

    “我、我不是。” 顾晴连忙摆手,她哪里会跳什么舞。 但是白宏一个箭步上前,搂着她的腰,摸得顾晴娇躯一颤,她深呼吸一口气,这陌生男人的手指触感为什么这么好?

    那手,随后又一点点地往下摸:“老师,你裙子湿了,怎么还有点粘?”

    第4章 齐新被转走

    “年轻人懂什么,”顾晴正想否认,但自知躲不过去,于是强装淡定地解释道:“刚才打翻了水。”

    “原来是水。”白宏眨了眨眼睛,笑得灿烂清朗。

    顾晴脸一白,他话里的水,分明是另外一个意思。

    她一把推开他,提着水桶和抹布往下一个教室走去,所幸白宏没有追上来。在学校忙了一天的打扫卫生、收录资料,顾晴累得腰都快散架了,一看到了下班的时间,她赶紧提起包包就往外走。

    这时,身后有人叫住了他:“老师,我也回去,顺道吧。”

    顾晴回过头一看,眨了眨水润的大眼睛,道:“我坐328路公交。”

    “我也是。”白宏提起顾晴的包包,大步往外走。

    就这样,顾晴和白宏一起坐上了公车,今天人依然特别多,两个人只能站着。

    公车摇摇晃晃,她四处看了看,公公今天没在这里,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老师,”她盯着出神的时候,白宏忽然低下头,看着她波涛汹涌的胸部道:“现在想不想要?”

    顾晴一惊,猛地抬起头,和他明亮有神的双眸对上了。她呆呆地看着他,嘴唇颤了颤:“什么意思?”

    “我就在外面蹭蹭,我很大,能满足你。”这句话**满满,可白宏的语气淡然明朗,好像和她欢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顾晴都忘记生气了。

    “我结婚了,以后别这样。”她咬着嘴唇,白了他一眼,提前下了车。

    幸好白宏没有追上来,顾晴无奈地笑了笑,她一个已婚**,今天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挑逗了。

    对于她而言,桃花运早就是一种奢望。

    为了能准时到家,顾晴破天荒打了个车,这时忽然发现她没有现金,包包还在白宏的手里。她手机能支付,但是这笔额外的支出,怎么跟老公解释?

    她有点惶恐地回到家,却发现齐新不在家,公公在洗着衣服,饭和汤都在热腾腾的燃气灶上。

    她眼尖儿,一眼就看见他洗的是自己的内衣,顿时脸红了。但是一想到今天他做的事情,她语气冷了两分:“爸,我的内衣可以自己洗。”

    “没事,你在外辛苦。”齐金微微一笑,又洗了一遍,确定干净才停下手。

    “齐新呢?”

    “我有一个朋友开了一个康复中心 ,下午把他送过去了。那边有专业医生,对他康复好。我知道儿子性情大变后,你受了很多委屈,辛苦了。”齐金微微一笑,“就是钱有点贵,但是你放心,我的工资涨了,能支持。”

    此时,顾晴有点惶恐,家里不就只剩下她和公公了:“爸,你今天出门了吗?”

    齐金的手一停滞,甩了甩手里的水:“出去了,怎么了?”

    第5章 是你吧

    他这么直白,反而让顾晴怀疑是不是自己认错人了,她尴尬地干咳一声,道:“怎么这么突然,把齐新转去医院?”

    这件事情,实在太可疑了,顾晴甚至在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

    她扑闪的大眼睛,眼光流动,高耸的胸脯情欲浓郁,而脸青春纯真,这种充满诱惑力又带着疏离感的组合,对于男人而言,真是一种致命诱惑。

    齐金有点失神,但很快缓过神来,温和地道:“齐新更需要一个科学的护理环境,医院配有心理医生,会有人专门陪他,你以后不不用太累了。”

    “是吗?”顾晴依然是疑惑的,为什么以前不把老公转走,偏偏是她刚被人猥亵的第二天?

    齐金的眼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色,表情却依然温和:“看你满头是汗,先洗个澡,晚饭我还没做,还要一个小时呢。”

    “好。”她点点头,公车上的互动还历历在目,现在两个人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她转念一想,公公毕竟是公公,不敢把她怎么样,还不如好好去洗个澡。平时吃完饭,就要给齐新**全身,一按就是两个小时。

    今天闲下来的功夫,顾晴打算在浴缸泡个奢侈的牛奶浴。

    准备好了一会儿后,她躺在了浴缸里,牛奶散发出奶香味,这么隐秘而又舒服的环境,让身体渐渐地躁动了起来。

    她抚摸着自己干枯已久的身体,搅动着温热的牛奶,一点点揉搓自己的胸部。

    “嗯……”她舒服地哼叫了一声,这滑溜溜的触感很舒服。

    摸着摸着,她把手滑到两腿中间,一点点地揉着小山丘凸起的地方:“嗯……”

    她的手指想深入进去,可公公在外面看着电视,被听到了不好。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停下了手,想把体内的欲望给压制下去。

    可现在的环境,实在是太舒服,浴室的门紧闭着,隔音也是不错。

    于是,她咬了咬牙,大胆地把手伸进牛奶池里,找到了自己饥渴难耐的花园……

    “嗯……”

    她扬起头,手指挑逗着自己下身敏感的神经,喉咙发出沉闷的**,以免惊扰到公公。

    即使顾晴强压着声音,可齐金还是听见了,他**立马胀起了一个包,这么娇美的女人泡在牛奶里,一定像一朵出水芙蓉。

    **声就好像美妙的音乐,钻入了齐金的手耳朵里。忽然,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只剩下水在洒着。

    浴室里,顾晴在香气中闻到一股属于男人的味道,她从浴缸走出来,发现味道来自衣物篮里的紫色**中央,又有一滩白而浓稠的东西。

    而且,它还没干。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6-2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21
  • 2018“健康中国人”系列圆桌论坛 2019-06-20
  • 大乐透南方双彩网预测 170彩票平台 内蒙古快3时时彩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定牛 双色球重号走势图500 宁夏11选5中奖助手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57 天下彩网站 北京11选5一定牛漏号 创富公式规律 吉林十一选五快速开奖结果 漫步云端二肖中特网址 多乐彩11选5快彩乐 吉林时时彩技巧 p3开机号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