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十一选五安徽开奖号码:(完本)李玄_造化之剑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16 09:32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造化之?!肥怯?ldquo;仓山李作”所著,讲述了一将功成万古枯,对于强者的崛起,他的身后肯定是尸横累累,李玄会创造出什么样的人生巅峰之路。

    造化之剑

    第一章 天南李家

    天南李家,坐落于天灵大陆东域的东灵府内,天南城公认的第一世家。现任族长李明道号称天南第一高手,实力竟达到了骇人听闻的通灵三阶,威震天南一方。

    武者,是这片大陆的主要组成部分,几乎人人尚武习武的的千古传承,造就了这片大陆的百花争艳,武技功法层出不穷,宗门世家也是比比皆是。

    故此,人们将这些功法武技、宗门世家以及武修等级做出了最为精准的衡量标准。

    其中,功法武技分作天、地、玄、黄四级,每一级又细分为初中高顶四阶。每一级,每一阶,都判然不同。

    而武修等级更是被划分得泾渭分明,从入门开始划分出九个境界,分别为炼体境、炼气境、先天境、凝丹境、通灵境、天御境、尊者境、传奇境,以及奉做神人的圣人境。每一个大的境界,又被细分为九阶,从一至九,是为极数。

    如此便可以看出,李明道的修为在这座二流小城内的超然地位,其威望与身份,何人不晓?何人不敬?

    正所谓虎父无犬子,李氏一门二代成员李天游、李云飞、李子默三兄弟同样艳绝天南。其中,又以三弟李子默为最,年纪轻轻就已达到凝丹六阶,在这小小天南城内,修为碾压当代群雄,前途不可限量。

    李家,修炼室内,一个看似十四岁左右的少年正在盘膝修炼,额头上那一排排密集的汗珠正预示着他在经受一段颇为重要的经历。

    此少年叫做李玄,李子默独子,李家全族的骄傲。

    今天 ,对李家全族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被他们奉作天人的族人正在进军凝丹境。如果成功,十四岁的凝丹境,想想都可怕!

    绝世天才,超级妖孽,天选之子……

    这些称号都用在了李玄的身上,在他族人的认知中,十四岁达到先天九阶的修为,这是闻所未闻的。至少在这东域地界,那是从未有过的事。

    “这是怎么回事?”修炼室内迟迟未能突破的李玄开始慌了。“难道,是我的境界提升的太快,根基不稳导致的?

    无论他做出何种尝试,体内压缩成功的真元却总是在最后凝丹之时悄然消散。只差一步,眼看已经成型的金丹在最后化为虚无,李玄内心开始变得不再平静。

    “我不信!我是天之骄子,我是绝世天才,我一定要成功!”

    不甘,无声的呐喊,反而成了他此时的决心。

    一鼓作气,将紫府内的全部真元调集在一起,强势进行压缩。只见,那团异常浓厚的真元开始被挤压在了一起,慢慢变小,成型。

    “给我聚!”

    一声怒吼过后,这团真元竟成为了一颗弹珠大小的金色珠子。光滑,莹润,透着金色的光彩,灵气十足。

    “成了!”

    不过,这还没完,李玄想要的是那超级金丹。要做,就做最好,平庸,岂是他的追求!

    金丹在李玄的紫府中飞速旋转,一圈又一圈,周而复始的进行着这同一件事。数个时辰过去,金丹的体积变得越来越小,光泽却是越发的明亮。

    还差一步,体内的金丹便可以进升成为超级金丹,望着紫府内那颗筷头大小的金色珠子,李玄的脸上露出了喜色。

    “是时候了!”

    再次的加大力度,金丹旋转的速度更快了,一阵呼呼之声在修炼室内传出。这气势,若是被外人看到,定会惊讶得合不上嘴。太疯狂了,真的太疯狂了!

    又一个传奇即将到来!

    “砰”

    不好,正在高速旋转的金丹突然破碎炸裂,一股反噬之力从李玄的体内冲出。

    “噗”的一声,一道血剑从李玄的口中喷出。只见,李玄应声倒下,竟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一代天骄,绝世之资,此时竟是在这修炼室内生死不知。命运,何其可笑,连这天选之子竟也被上天所抛弃。

    “啊,头好痛!这是哪里?”

    三日转眼离去,一直昏迷不醒的李玄再次挣开了双眼。望着头顶的琉璃瓦片,还有这古色古香的房间布局,李玄感到十分的陌生。

    “我不是被雷劈了吗,难道我还没有死?呵呵,看来我李玄还真是命大!”

    正欲起身的李玄,突然身体一软,一道玄知又玄的感觉传来,一股如潮水般的陌生记忆进入到了他的大脑。

    “啊,痛,好痛!”剧烈的疼痛感袭来,竟让李玄又一次的昏迷了过去。直到再次醒来之时,已是夜色过半,月挂树梢。

    天灵大陆,天南城,李家,武修……一个个陌生的词语出现在了李玄的口中。

    起身走到窗前,月还在,人已非,喃喃而道:“我,穿越了!”

    可气,为了生计至死都还是单身。

    可恨,那方天地明明就只掉下来一道闪电,站在屋檐下躲雨的他却反而被劈个正着。

    可喜,自己还活着,还好好的活着!

    望着眼前的世界,李玄一阵无奈。天灵大陆,一个武者为尊的世界,法律?道理?只要实力够强,自己就是道理,自己就是天!

    次日清晨,站在窗前的李玄被一阵惊呼叫醒。

    “少爷醒来了!少爷醒来了!”

    不一阵,李子默与邓灵儿便来到了李玄的房间。他们前脚刚到不久,李明道带着李家一众高层也尽数赶了过来。

    “玄儿,你终于醒了!”

    “玄儿,快说说,有不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玄儿,怎么样,成功了吗?”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天佑我李家。”

    看到眼前这些一脸关爱的家人,李玄的心暖暖的。曾几何时,他也想要拥有这份家的味道,可是……他是一个孤儿,一个连自己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的孤儿!

    “爷爷,父亲,娘亲,大伯,二伯……”

    这些都是他的亲人,是这一世李玄的至亲。既然能够重生到这一个李玄的身上,从两者记忆开始重合的那刻起,李玄就不再只是之前那个孤儿。所有的感情,都是那么真实,所有的记忆,也都是那么真实。

    从此,只有一个李玄,不分你我。

    “我很好,谢谢各位长辈的担心。只是……”

    “好了,不要说了,修为可以重新再突破,只要人没事就好。”李明道打断了李玄的话,望了眼众人,继续说道:“大家都散了吧,留子默与灵儿在此照顾就好,我们不要再打扰到玄儿的休息。”

    说罢,众人开始离去,临走时那关心和鼓励的眼神,让李玄的心中一阵感动。不禁暗暗发誓:放心吧,我一定会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一定会让李家辉煌起来!

    “玄儿,你这一睡就是三日,让为娘与你父亲好是担心!快给娘亲说说,还有不有不适的地方,为娘好去请人来为你诊断。”

    “娘,是玄儿不好,让你和父亲担忧了。娘亲放心,玄儿已经好了,只需要休息之日,便又会生龙活虎,倒时候指不定还会给你二老惹出什么麻烦呢!”

    看着眼前两人,自己这一世的亲生父母,李玄的双眼已经挂起了一片水雾。

    原来,就这是亲情!

    第二章 东灵来人

    几日修养,李玄体内的伤势已经尽数恢复。感觉着体内空荡荡的紫府,不禁摇头,一丝遗憾渗入心头。

    “时也,命也!不过,若不是这一次的失败,又怎么会有现如今的我呢?”

    李玄起身向着院外走去,暖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温和,舒适,脸上不禁洋溢出淡淡的笑容。

    这天灵大陆的空气果然不是地球上可以比拟的。如此浓烈的天地灵气,吸上一口,竟让人心旷神怡。

    “玄少爷早。”

    “玄少爷早。”

    一路走下来,凡是碰到李玄的家丁都主动问起好来,并在背后不断的细语议论,仿佛害怕别人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就是李家的绝世天才一样。

    对此一幕,李玄也是见怪不怪,一笑而过。

    “爷爷好,二爷爷好,三爷爷好。”

    李玄给眼前的三位老人逐个请安,他们是李家当之无愧的顶梁支柱,李家能成为这天南城第一世家,也正是有着这三位通灵境老人的坐镇,才得以长久安稳的发展。

    “哈哈,玄小子,几日不见,想你三爷爷没有?”

    这是坐在前方最左侧的老人,三兄弟中排行老三,平时也最是喜欢与李玄打趣玩闹。

    “玄儿想三爷爷了。”说完,又看了眼坐在一旁的两位老者,随即笑着说道:“也想爷爷和二爷爷了!”

    三人听到李玄的话,不禁一阵欢笑。坐在中间的李明道随即轻声说道:“好了,小玄去找个位置坐下吧。今日是我李家月会之日,待下来后,再来陪爷爷们下棋练剑。”

    李玄告退一声,便去到一侧,找了个空置的位置坐了下来。

    见李玄坐下,身边与之相邻的孩童尽数围坐了上去,叽叽喳喳的一阵说个不停。

    “李玄,听说你小子就要突破凝丹境了,要不要这么夸张?你这是不让我们活啊!”

    “切,李涛你就别说了,你好歹也比玄哥大上一岁,现在却还在炼气境徘徊,我都为你到脸红。”

    “就是,你谁不比,非要去比李玄,不是故意找刺激吗?活该被打击!”

    不多久,便见众人已全数到齐,李家上下一百四十九人坐在演武场的空地上,等待着家主李明道的上台致词。

    只见,李明道刚欲起身,便见一个武丁朝着这边跑来。

    一边跑还一边大声说着:“不好了,不好了,府外有一队不明人马赶来,马上就要进入府门了!”

    “什么!”听到来人报告,众人一阵惊怒。

    天南城虽算不上什么大城,但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李家可是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势,谁敢吃了熊心豹子胆来这里冒犯!

    “哼,尔等随我一起出去,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我李家放肆!”

    李明道也是一阵愤怒,起身带着众人朝府外走去。

    不一阵,两方人马便在李家府门外相遇。

    李明道挻身而出,对着面前这六十来号身着劲衣的人群说道:“阁下这是为何,真当我李家只是摆设吗?”

    “呵呵,为何?瞎了你的狗眼!”

    人群中让出一条通道,从后方走出一人,身着锦衣华服,一脸轻蔑的对着李明道说道:“我乃城主府护卫队长,伍长青是也!”

    说完,这个叫做伍长青的人取出一块金色令牌,令牌上的“东灵”二字格外显眼。

    见到令牌,李家众人皆是一惊。在这天灵大陆,能称做城主府的,必是那一府之内的统治级势力,断不是李家这样的三流势力得罪得起的。

    “不知是城主府的大人到来,李某未能远迎,还请伍大人恕罪。”在如此形势面前,身为一家之主的李明道也不得不低下头颅。

    “哼,要不是任务在身,我会来你这天南小城?废话就不说了,东西交出来吧,否则,体怪本大人翻脸无情!”

    东西?什么东西?李明道与李家之人一脸蒙圈,难道,这伍大人是来这吃油水的?

    “大人,恕李某无知,不知大人说的东西是指?”李明道不敢擅自猜测,怕一个不慎惹恼了眼前的这位爷,那就真的是有苦说不出了。

    然而,伍长青却是不买他这一套账,反倒认为这是李明道在故意推脱。

    “大胆!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能惊动我城主府出面的,你李家难道还有他物?识相的,就赶快给我将至尊仙器交出来。如此重宝,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的李家留的住的。”

    至尊仙器?李家怎么会有至尊仙器!

    要知道,在这天灵大陆,所有器物一共分为六个级别,从低到高依次是世俗凡器、道德法器、真灵宝器、飘渺灵器、天地重器和刚刚所提到的至尊仙器。

    李家,不过一个三流中下等的势力,又哪里来的资格拥有那传说中的宝物。

    冤枉,这可是天大的冤枉!

    此时,站在一旁的二老前来一阵提醒,李明道才一番醒悟。

    原来,李家有一柄祖传宝剑,硬实是至尊仙剑,不过,那也只是名字叫至尊仙剑,其等级也充其不过高阶真灵宝器的级别,与那传说中的仙器想比,真是一天一个地。

    “大人,冤枉啊!”

    李明道上前一阵解释,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没有错,还将空间戒的至尊仙剑也取了出来,双手递给了眼前的伍长青。

    “找死!”

    只见伍长青一声大喝,脸上青筋瞬间暴起,一脸愤怒的望着李明道。在他看来,这是李明道对他的敷衍,更是对他智商的侮辱。

    “混账东西,竟然敢用这样的垃圾来糊弄我,看我不毁了你的李家!”

    说罢,更是举起了手中的至尊仙剑,直接朝着身前的李明道刺去。

    快,快得肉眼无法捕捉的一剑!剑光闪动间,还未等李明道做出任何反应,便已不偏不离的刺进了他的胸口,直到剑尖从背后穿出后才堪堪停下。

    “你……”

    李明道的话还没有说完,伍长青便已抽出了手中的长剑,一道血剑喷出,这个李家的顶梁柱只能不甘的闭上了双眼,身体一软,向着身后倒了下去。

    “家主(爷爷)!”见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李家众人心如刀绞,更有年少者开始痛哭流涕起来。

    看到这里,伍长青只是瘪了瘪嘴,一脸凶狠的说道:“看到了吧,这就是违逆城主府的下场!识相的,就赶快给我将至尊仙器交出来,否则,今日我定血洗李家!”

    第三章 唯快不破

    杀了人,还能如此唑唑逼人,李家儿郎又何是那任人拿捏的孬种!

    “歁人太甚,兄弟们,跟他们拼了!”

    “杀了这群狗日的,为家主报仇!”

    “杀!杀!杀!”

    李府门前,场面顿时混乱起来,一声声喊杀声铺天盖地。

    “竟然还敢反抗,给我上,今日我要血洗这李氏一门!”

    便见,伍长青身后的几十名劲衣壮汉尽数向着李家众人冲去,大战终起,瞬间便有人倒在了血泊当中。

    李玄见此,提剑纵身而上,竟与李家大人一起参与进了这场大混战中。

    “小玄,回来!”站在众人身后的邓灵儿见李玄冲出,大声喊出了声。

    这是真正的战斗,生死之战,李家妇幼尽数退了回去,这样的场面不是他们所能参与的。

    听到邓灵儿的话,李天游与李云飞二人退了过来,拦住还欲向前的李玄,大声的呵斥道:“小玄,快给我速速退去!刀剑无眼,这里不该是你来的地方???,和大家退回到暗地去!”

    暗地,是李家的一处地下秘室。李家的先辈为预防家族受到灭顶之灾,早在数代之前便已将此处建造出来,并由后人的不断挖掘,开凿出了一条深达城外的地下秘道。

    从建造之初算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的历史,此处从未打开过。今日,再次提到暗地,足已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不行,我要战斗,我要给爷爷报仇!”李玄红着双眼,大声的吼了出来。李明道是他最敬重的人,从小到大都是因为他的教导,自己才有了如今的成就。就在刚刚,这个人却死在了他的眼前,这份怒火,如何得以扑灭!

    见李玄不听,二人一阵头大。纵使李府破灭,他二人也会与李家众人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流尽,但是李家的根不能断,李家的未来不能断。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李家的下一代遭受到致命打击,特别是眼前这个肩负着李家崛起希望的超级天才。

    “二弟,你速速送小玄与其它人去到暗地,如果形势不妙,就放下沉金石,从暗道走!”李天游迅速做出决断,以命令的口气对李云飞说道,然后纵身一跃,加入到了当下的战斗中去。

    “父亲,小心!”

    只见李子默此时正在与人激战,身后却突然窜出一人,提刀向着李子默的后背斩去。

    说是迟,那是快,李玄挣开李云飞的手,提剑向着偷袭之人攻去。

    “飞云剑法,飞流直下!”

    纵身一跃,手中长剑犹如流星下落之势,瞬息而到,准确无误的刺在了偷袭之人的手臂上。对方受伤,攻向李子默的一刀也在中途而废,只得咬牙向后退去。

    飞云剑法,一套黄级顶阶的剑类武技。这一剑,李玄将快、准、狠运用到了极致,飞流直下的精髓被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小玄,此地凶险,快快退去!”

    李子默一边与身前的对手交手,一边分神关注着李玄的一举一动,很是担心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遭受到意外之伤。

    还不待李玄回话,刚刚中剑之人见出手的竟是一个毛头小孩,顿时大气。“走,伤了我还走的了吗?”说罢,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疼痛,举刀向着李玄攻来。

    “哼,还真以我好欺负吗?飞云剑法,拨云见月!”

    没有理会李子默的劝告,手中长剑瞬间斩出,一式拨云见月尚在空中就已经做出了数个方位的变向,让人琢磨不透这一剑的落点到底是斩向何处。

    “铛”,刀剑相碰,李玄手中长剑在被震开的同时,竟再次变化出一个弧形的走势,借力打力的向着眼前之人快速斩去。

    “哧”,长剑入体的声音响起。眼前的劲衣男子满脸不信的倒在了血泊中,脖子上一道血泉喷出,死的不能再死。

    一剑,只用了一剑,十四岁斩杀先天后期修士,天才,绝对的天才!

    “玄儿,快回来,快到娘亲身边来!”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邓灵儿竟只身一人跑向了战场,寻着李玄的方向行来。

    只见,一名手持长剑的劲衣汉子举起了手中的剑,朝着邓灵儿的身上刺去。因为担心李玄的安危,邓灵儿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情况,眼看长剑就要袭来,如果被刺中,断然没有活命的机会。

    “娘,小心!”

    李玄已然看到了这一幕,顿时被吓得脸色苍白,一心朝着邓灵儿的方向快速赶去。刚一起步,却被一个挥舞着长剑的男子给拦住,身形被迫停了下来。

    “滚开!”

    李玄发怒,一剑斩出,却被该男子举剑挡了下来,情势不容乐观。

    “铛”,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子默的长剑挡在了邓灵儿的身前。为了挡下这一剑,李子默拼着被刚刚交战之人刺上一剑的危险,抽身退出了战斗。

    还好,及时赶来,一切都值。

    “夫君,你受伤了!”看着眼前的李子默,邓灵儿的脸庞流下了两行清泪。

    一剑将身前之人再次震退,李子默拉着邓灵儿的手,向着后方慢慢撤退。“灵儿,此处危险,你先行离去。玄儿那里有我照看,相信我,不会出事的!”

    见邓灵儿被救了下来,李玄顿时心里一松,便把那一腔的怒火发泄在了眼前的用剑男子身上。

    “飞云剑法,云里看剑!”

    同样的一剑直刺,却是与刚刚那式飞流直下完全不同。手中长剑带着一往无前之势,似要不达目标不收手的一剑,直直向着眼前男子刺去。

    该男子也是先天九阶的修为,并不是先前偷袭之人所能比的。见李玄一剑刺来,挥手舞出一个?;?,手中长剑竟在空中不断的转圈,向着李玄刺来之剑攻去。

    “铛”,长剑在空中相遇,碰撞出一阵火花。二人手中的长剑皆被撞得偏离出去,身形也为此一顿。

    “有意思,小小年纪竟有如此修为,倒是我小看你了。”

    持剑男子说罢,继续挥动手着中长剑。“嗡、嗡”两声传出,长剑一左一右两记斜斩快速挥出,空中竟划出两道一米长短的剑气,向着李玄急速攻来。

    剑气中阶!

    剑气透剑而出,离剑体达到一米长短,这是剑道境界达到了剑气中阶的象征。不过,也只是堪堪达到而已,倒也不惧。

    “来的好!飞云剑法,拨云见月!”

    李玄后发先至,一剑上挑,一道半月状的剑气向着前方攻去。

    “哧”,半月剑气一连划破对方的两道剑气,气势不减的向着持剑男子攻去。

    “什么!”男子大惊,眼前这个不大的毛孩竟然也已经达到了剑气中阶,甚至,观其威势,竟然比自己还强。

    男子急忙后退,一连几步,本以为空中那道剑气会就此消散。奈何,这一切都是他的自作多情,向着自己袭来的那道剑气硬身身的斩在了持剑男子的身上。

    “噗”,一口逆血吐出。“怎么会,他对剑道境界的感悟怎么会这么强?”

    三米,李玄斩出的半月剑气竟在空中飞出了三米,达到了中阶剑气的最完美状态。这一剑,持剑男子输的不冤!

    “幽冥鬼斩!”

    擦去嘴角的血迹,男子再次站直了身体,当看到腰间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后,怒从心起。只见,该男子双手握剑举过头顶,手臂和脸上的青筋在这一刻瞬间暴起,长剑奋力斩下,一道暗黑色的剑光朝着李玄奔袭而来。

    将这一剑斩出,该男子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扶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腰间的伤口也因为刚刚的一剑而再次流出大量的血液。

    “哼,以为这样我就没辙了吗?风云无常,给我去!”

    飞云剑法共十六式剑招,李玄已经学会了前十五式,这招风云无常便是李玄学所掌握的最厉害的一招。何为无常?无常就是变化,就是没有固定的规律,在出剑前,永远不知这一剑是斩是挑还是刺。

    “嘭”

    李玄同样奋力斩出一剑,全身真元凝于剑身,一道快若闪电的横斩挥出。手中长剑与眼前的黑色剑光撞在了一块,一道沉闷的爆炸声响起。

    剑光消失,李玄单手握剑的右手停留在半空,发出一阵阵颤抖。

    他做到了,一记看似毫不华丽的一剑,因为快,硬生生的将持剑男子的全力一剑给破去。

    快,快到极致的一剑!当速度达到了某个临界点,其爆发出来的威力犹如时间之刃一般,无论何物,哪怕是空间也会被完全切破。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第四章 血流成河

    李玄持剑而上,没有任何的留手,手中长?;映?,持剑男子满是不甘的倒在了血泊中。

    此时,李云飞再次来到李玄身边,拉住了还欲向前的李玄。

    刚刚的战斗,他看在了眼里,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智,眼前这个十四岁的少年已经超越了年龄的限制。他知道,李玄已经长大了,在经历凝丹失败后,就变得更加的成熟稳重。

    “小玄,跟二叔走!”

    容不得李玄反对,李云飞直接动手,情急之下一记手刀挥出,李玄软软的躺在了他的怀里。

    望了眼仍在战斗中的族人,李云飞转头迈步离去。纵使万般的不愿意,他也必须离去。

    因为他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因为怀中的这个少年,因为他要让李家的血脉延续下去。

    “二哥(弟),危险!”

    才走出几步,便听到李天游与李子默的呼喊。

    刚一驻步,便听背一道风声传来,有人偷袭!不容多想,李云飞抱起怀中的李玄向前就势一跃,堪堪躲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刀。

    “躲得倒是挻快的嘛,不过,下一刀就要你的命!”

    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再次向着李云飞攻来。想到刚刚偷袭的那一刀,便是眼前之人所为,若非自己躲闪及时,恐怕此刻不死也会丢了半条命下去。

    泥人也有三把火,李云飞正欲挥剑反攻,便见李天游持剑来助。

    一剑将中年攻来的长刀格挡开去,对着身后的李云飞大声喊道:“二弟,速速护送小玄离去,这里有我断后。”

    见眼前二人冒死也要护送那个昏迷的少年回去,中年眉头一皱。“难道,至宝在这个少年的身上?”

    这个想法才一萌生,便越想越是觉得可能,不由大声喊道:“拦住那个昏迷的少年,宝物在他的身上!”

    “什么?”

    一语激起千层浪,不管是城主府这边还是李家的众人,都被中年这一句话给吸引了过去。

    “不好!所有人听令,全力护住小玄,势必不能让他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见到敌人尽数向着李云飞的方向冲去,李玄的二爷爷当即对着李家众人下达了命令。顿时,战场的中心在向着昏迷中的李玄转移。

    杀!杀!杀!

    “兄弟们,冲,将那少年擒住,这次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族人们,誓死护卫李家尊严,决计不能让这群畜牲将小玄抢走!”

    白热化的战斗再一次被推向了高潮,所有人的目标都是只有一个,可还在昏迷中的李玄对外界的这些事却浑然不知。

    为了护住李玄,在敌人的一波波强攻下,李家的族人一个个的倒下。

    李天游被两人围攻,一剑将其中一人斩杀后,另一人的长剑也进入到了他的身体当中。倒下前,集一身之力的挥出最后一剑,“咔”的一声,面前之人的手臂应声而断。

    三老,李玄口中的三爷爷,那个最爱与他打趣玩闹的老人也走了……

    临走前,一双铁掌之下染尽数人鲜血,一身数十道大小不一的伤口,述说着他的战斗是多么的凶险。

    二老,那个不善言辞的老人,胸口上出现一个碗大的窟窿,正在向外流着大量的鲜血……

    这一幕,还在持续发生着,已经处于劣势的李家,正在一步一步的靠近灭亡。

    “嗖……”

    一道利箭划破长空!快,快的让人无法反应,瞬间便向人群中的李云飞袭去。

    “哧“,利箭的一头穿透了李云飞的身体,冒出来的箭尖正好刺进了李玄体内。

    李云飞低头看着从后背穿过的利箭,发现异常,不由一声惊呼:“不好,小玄受伤了!”

    这个时候,他竟然没有去关注自己的伤势,而是在第一时间担心起怀中的人来,这份大义,何其可贵!

    “住 手!你们不是想要我李家的仙器吗?拿去吧!”

    说完,便见李去飞将李玄手上的空间戒取出,向着远处一把扔出。因为用力过大,一大口鲜血从他的口中流出。

    “你们护住府门,我送小玄进暗地!”强忍着伤势,李云飞抱起李玄就向府内跑去。

    而此时的城主府众人,哪里还去管这受伤的两人。尽皆向着还在空中飞行的戒指赶去。

    “退下!”

    只听一声大喝,一道人影凌空而起,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半空中,单手一挥,便将这飞出的空间戒给牢牢的抓在了手里。

    “什么,他竟是天御境强者!”

    看到屹立在空中的伍长青,李家剩下的众人心头升起一股悲凉。“苍天,你真要亡我李家吗?”

    李家众人从来没有这样的无助。天御境,那是真正的强者,是这片大陆上都能称作强者的存在。

    在这天南城,从未有过天御境强者的出现,哪怕只是路过的,也都没有出现过。

    今天,就在他们的眼前,他们最痛恨的仇人,竟是天御者的武者!

    “找死,竟然敢耍我!”强行抹去空间戒的印记后,发现里面除了最简单的修炼之物外,其它竟然什么都没有。别说仙器,就是连一把宝器级别的物品没有!怒火,在心底燃烧,杀,给我杀光他们!

    说罢,一连几道剑光从空中飞出,站在地上的李家众人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身首异处,倒在了李府门口的血泊当中。

    血液,从众人的身上流出,向着低洼处汇集,形成一道血路……

    李家门前,留尸过百具,血流成河。

    暗地,李云飞异常虚弱的将李玄交到了邓灵儿的手上。“弟妹,带着小玄和剩下的众人从暗道走吧,李家……完了!李家的未来,我就交到你的手上了。”

    李云飞拒绝了众人要带他离去的要求,自已已是一道残躯之身,即使能跟着众人逃离出去,最后也只会成为大家的累赘。这个风险,他不敢冒!

    “弟妹,这是一粒假死丹。如果,最后还是不能逃过敌人的追杀,就将这粒丹药给小玄使用!另外,出了暗道,记得一路向着南方走,不要回头,不要停留,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这是李云飞最后能为李玄所做的事,他不希望李玄能用到这粒丹药来保命,他想要眼前这些李家后人能全部活下来。

    看着众人进入暗道,门口的沉金石轰然降下,震得整个暗地都摇动了起来。

    “是死是活 ,就看你们的造化了!”说完,李云飞拖着重伤之躯向着暗地外走去,他说过,他要为李家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暗道内,邓灵儿背着李玄,带着李家众人朝着漆黑的前方行去,每一个人的脸庞都被自己的泪水打湿,却听不到任何一人的哭诉。

    石门,隔绝了身后的世界,却隔绝不了众人对家人的思念。

    第五章 一介废人

    诛仙镇,南域最偏远的小镇之一,隶属南灵府管辖区域。此时,在诛仙镇的李家村,一座简陋的木屋内,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静静的躺在一张木床上。

    少年蓬头垢面,满身血迹,若不是还有那么一丝微弱的呼吸之气,便只会让人觉得这是一具已经死去多时的尸体。

    “爹爹,大哥哥要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啊?”屋外,一个看似五六岁的小女孩正拉着一旁的中年汉子轻声的问道,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由得让人心生怜爱。

    中年拍了拍小女孩的头,笑了笑,说道:“妞妞乖,爹爹不是药师,爹爹也不知道大哥哥什么时候能醒来。”

    接着,中年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只是朝着屋内叹了口气。“希望,救下你是对而不是错。最后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造化吧!”

    时光如梭,这个少年的到来并未打破李家村的宁静,转眼,就是一周的时间过去。

    “痛,好痛!”屋内响起了一道微不可寻的呻吟。此时,躺在床上那一动不动的少年有了轻微的颤抖。顷刻,少年那紧闭的双眼缓缓的睁开。

    映入眼帘的,是屋顶那一排排罗列有致的灰色瓦片,和用余光才能看到的两面老旧木墙。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的族人呢?”

    听到屋内的声音,在院子里玩耍的妞妞快速跑了过来,看到坐在床上的少年,兴奋的喊道:“爹爹,大哥哥醒了!爹爹,大哥哥醒了!”

    醒来的少年,自然就是李玄。在李家灭亡后,邓灵儿及李家一众妇幼开始了一段天沛流离的逃亡生活。在这期间,李玄竟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下,从未醒来。

    众人按照李云飞的嘱咐,一路向南走去,十天后,才终于走出了东域的地界,进入到了南域境内。

    还好,天南城本就是边陲小城,处在两域接壤之处 。不然,就凭这群妇女孩童,怕是走上一年也未必能走出这东域的领土。

    然而,命运却再一次的抛弃了他们。

    刚进入南域不久,便有敌人追了上来,情急之下,邓灵儿将假死丹塞入进了李玄的口中,并将他腹部的伤口给重新撕开。鲜血流了一地,停止的呼吸,停止的心跳,停止的脉动,最终真的做到了以假乱真,为李玄捡回了一条命。

    其它人,却没有那么幸运,似乎这是宿命的安排,死了,全死了!

    李玄的爷爷,父亲,娘亲,以及李家的其它族人,一百四十八条人命,全都死了……

    “是你们救了我?”望着眼前的父女俩,李玄轻轻的问出了声。才醒来的他,现在还很虚弱,一身空荡荡的感觉,一点力气也没有。

    “小伙子,我说你可真是命大,大伙都说就算救下了你,最后也是活不成,放家里死去还不如不救,省得触了霉头。”中年也很是吃惊,还真以为眼前这个少年怕是活不成了,没想到他这么命大,一连昏迷了七天后还能醒来。

    中年永远都无法忘记那天的情形,当日他与村民们照常打猎归来,刚出黑暗森林外围,便看到地上那躺着的三十多具尸体,横七竖八的样子,触目惊心。

    这个村子很偏僻,又不通大道,北面被一片黑暗森林包围,常年难见一个陌生的人会从此经过。数代居住在这里的李家村人,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一目,当场就被吓得面色惨白。

    “大叔,这里是哪里?还有,我的家人呢?”见是眼前的中年将自己救回,李玄猜想他一定知道自己族人的情况。

    自从他那日昏迷过后,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他一点也不清楚。李家是否安好如初?他的家人到哪里去了?他为何会被眼前的中年救起?这一切,李玄很迷茫,他迫切的想知道在昏迷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到李玄着急的样子,中年泯了泯嘴,想了一阵后才开口说道:“这里是李家村,诛仙镇的一个小村子。另外,你说的家人……”中年再次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言语,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哎,当时我们看到你的时候,旁边到处都散落着尸体,全是妇女小孩,真是造孽啊!”

    “什么?死了,都死了……不,不可能!这都是你骗我的,大叔,这些都是你骗我的,对吗?”李玄一脸疯狂的样子,紧紧的抓着大叔的手,他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多希望这只是一个梦,醒来后就安好如初。

    这样的结果,如何能让人接受,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十四岁大的孩子。

    “死了,都死了……李家,亡了……”

    李玄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天的时间,不吃也不喝。昔日的记忆,就像幻灯片一样,一幕幕的出现在了眼前。

    “报仇!报仇!我要报仇!”

    “伍长青,东灵城,等着我李玄的归来吧!”

    “爷爷,父亲,娘亲,李家的族人们……你们的血不会白流,玄儿会带着仇人的项上人头来向你们谢罪。”

    想到这一切,李玄的心里滋生出一种强烈的欲望,一种快速拥有实力的强烈欲望。

    他是人人称赞的天才,是人们口中的妖孽,他自信,他会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亲手去将那些攻入李家的仇人全部杀掉,还有幕后所有相关的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次日,天才刚亮,李玄盘膝而坐,开始吸收起这天地间的灵气来。

    “不!不!不!”

    “我的紫府没了!我的紫府破碎了……”

    一阵呐喊,划破了这黎明的宁静。

    原来,早在半月前的那次战斗,穿进李玄体内的利箭正中他的紫府处。半个多月的昏迷,错过了最佳的补救时间,紫府竟开始慢慢的破碎,直到最后的消失。

    要知道,紫府是一个武者的象征。紫府现,先天成!这是武者修炼的规律,只有修炼出了紫府,才能将这天地间的先天灵气转换成体内的真元,以此步入先天,武道可期。

    紫府没了,说明这个人就废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即使炼气境时期的后天真气也会跟着消失,从此止步炼体,再无修炼之日。

    …………

    半年,李玄已经在这李家村里生活了半年之久,此时的他,已年满十五。

    一个消瘦、忧愁、凄凉的身影每日出现在村口,一坐就是半天。这成了李家村独有的风景,就像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守村人,日夜守护着他身后的“家”……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qq游戏欢乐斗地主 六合心水论坛 重庆时时彩开奖分布图 湖北11选5走遗漏 湖南彩票网站 智博彩票网数字彩预测 龙虎真人游戏机破解 中国足彩网安全 篮球打法规则 七乐彩开奖时间星期几 后肖有哪些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app 香港六合彩现场开奖006677 排列五走势图南方双彩网2019 彩票吉林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