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6-2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21
  • 2018“健康中国人”系列圆桌论坛 2019-06-20
  • 安徽省快3开奖结果今天:江其琛苏扶俏小说独家免费分享《燃情总裁深深宠》

    发布时间:2018-11-15 23:30

    江其琛苏扶俏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燃情总裁深深宠江其琛苏扶俏目录,燃情总裁深深宠最新章节,燃情总裁深深宠小说讲述了江其琛苏扶俏两个人的爱情故事, 看到江其琛送苏扶俏回来,再加上苏扶俏一脸神采奕奕的样子,叶秋岚已经猜到大半了。 进了家门之后,叶秋岚抿唇看向苏扶俏,微微皱眉道。

    燃情总裁深深宠

    第1章 生不如死的滋味

    奢华典雅的欧式大厅里,一个瘦弱的女人被沉重的铁链高高吊了起来,女人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新旧交替的伤痕触目惊心。

    昂贵的法国羊毛地毯被她的鲜血染成了红色,猛然看去,颇具色彩冲击。

    一个长得很英气的男人缓缓走到她面前,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如黑宝石般的眸子里透着冰冷,低沉暗哑的嗓音却带着几分虚伪的怜悯,“真可怜,他们怎么能对江太太这么无礼?”

    苏扶俏咬唇盯着眼前的男人,连嘶吼的力气都没有了。

    没有他江其琛的允许,谁敢这样对他的江太太?

    这并不是苏扶俏最痛苦的经历,自从她三年前嫁给这个恶魔之后,她每天都生活在地狱里!这男人变着花样的折磨她,她每天都生不如死。

    但今天的江其琛似乎格外暴戾。

    见苏扶俏不接话,他大力的揪住苏扶俏的头发,几乎怒吼出声,“苏扶俏,你哑巴了吗?”

    苏扶俏冷哼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看上去颇有骨气。

    其实苏扶俏没那么有骨气,她闭眼是因为她真的很累,精神和肉体都被折磨到了极限,她快撑不住了。

    “苏扶俏,你想就这样去死吗?别做梦了!”

    “我要你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

    他冷笑着,狠狠折磨着苏扶俏。

    苏扶俏伸出满是伤痕的手掐住男人的后背,鲜血蹭得到处都是。

    “江其琛,我没杀死石筱娅!”苏扶俏几乎是歇斯底里道。

    听到石筱娅的名字,江其琛脸上的怒气更深!

    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活活弄死!

    “苏扶俏,你不配提筱娅的名字!”

    一瞬间,苏扶俏强忍的眼泪猝不及防的流了下来。

    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江其琛的未婚妻石筱娅忽然死在了苏家,而苏扶俏莫名其妙被送上了江其琛的床,第二天苏扶俏和江其琛的不雅照便传遍了整个宁城。

    江其琛迫于压力,不得不娶了苏扶俏,但新婚第一天,她便被关进了地窖里,狠狠被折磨了一个月。

    在外人面前她是高高在上的江太太,但在这男人面前,她活得比贱人还低贱。

    可三年前石筱娅的死,和她真的没关系,她也是受害者……

    三年前那场意外,也让她家破人亡,论为监下囚!

    他为什么就不愿意听她解释呢?

    看着苏扶俏痛苦的样子,他狠狠的睥睨着她,咬牙切齿道,“苏扶俏,明天是筱娅的忌日,我要你给她陪葬!”

    什么?

    苏扶俏身躯一震,心口如被撕烂般狠狠抽疼起来。

    怪不得他今天晚上这么反常,原来是因为石筱娅的忌日到了。

    可是江其琛,我才是你太太,我才是陪在你身边整整三年的女人啊!

    第2章 逃离不了他

    凌晨三点,苏扶俏终于得以脱身了。

    她虚弱的躺在昂贵的大床上,感觉身体快要散架了。

    她现在两条腿哆嗦得厉害,身体更是被撕裂般生疼。

    但在听到江其琛关门离开的声音时,她支撑着从床上起身,套了件外套之后便疯狂的往外面跑。

    她必须离开这个地方,否则的话,她明天会被江其琛活活折磨死的。

    “江太太呢?”

    “不知道,刚刚还在房间里呢!”

    “快去追,要是被她跑了,我们都得死!”

    身后一片混乱,苏扶俏不敢回头,她的脑子嗡嗡作响,巨大的窒息感让她根本无暇思考。

    苏扶俏感觉呼吸都困难了,但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下一秒,马路的尽头忽然出现一辆黑色的豪车,车子越来越快,直直的朝着苏扶俏的方向驶来。

    苏扶俏吓得尖叫出声,那车子却故意般狠狠朝苏扶俏的身体撞来。

    “砰!”

    苏扶俏倒在了血泊里。

    巨大的光亮让苏扶俏眩晕不已,在她晕倒的前一秒,她看见了豪车里江其琛那双冷厉的眸子。

    苏扶俏捂住发疼的心脏,缓缓闭上了眼睛。

    江其琛,你可真狠。

    “苏扶俏,想逃离我?这辈子都不可能!”

    ……

    苏扶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出现了一张温暖的脸,男人眯着眸子喊她的名字,声音温柔得不像话,“阿俏,你穿白色很好看?!?

    “阿俏,我最喜欢看你笑……”

    “阿俏,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很幸?!?

    “阿俏……阿俏……”

    声声,都是他的呼唤。

    眼泪,猝不及防的流了下来。

    但等苏扶俏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医院里,身边空无一人。

    曾经那个会温柔喊她阿俏的男人,早就死了,死在了三年前的意外里。

    如今她的老公江其琛,恨不得将他抽筋剥皮,推入地狱。

    苏扶俏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病房,她脸一阴,直接将手腕上的点滴拔了下来,起身就要离开。

    她的腰和腿都受了伤,走起路来很艰难,一动便锥心的疼,但她顾不上这些了,她强忍着疼痛拼命往前跑,这或许是唯一一次能离开脱离江其琛的机会。

    “江总,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看着江太太的?!?

    “再让她跑了,你们都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不远处的走廊上,传来了江其琛和手下的对话。

    听到江其琛的脚步声,苏扶俏吓得冷汗直冒。

    不行,要是被江其琛发现了,那她就完了。

    她慌忙转身,躲进了公共卫生间里。

    她屏息蹲在马桶上,聆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外面安静下来,她才松了口气,连忙打开卫生间的门要离开。

    可下一秒,卫生间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苏扶俏吓了一大跳,以为是江其琛来了。

    不等她锁上门,卫生间的门便被大力的推开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闯了进来。

    在苏扶俏尖叫之前,男人一把捂住苏扶俏的嘴,冷厉阴狠的眸子里透着浓浓的威胁。

    苏扶俏挣扎着要推门出去,却感觉后背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住了。

    是枪。

    男人带着邪性的嗓音沙哑得可怕,宛如深处地狱的暗夜修罗,“再动崩了你?!?

    第3章 苟延残喘

    苏扶俏吓坏了,连忙将手举了起来,一脸无辜的看向面前的男人。

    她这才发现,这男人长了一张极其俊美的脸,五官硬朗,线条迷人,脸上沾染的血迹多了几分邪性和痞气,而这男人眼角的地方,有一个不深不浅的刀疤。

    男人垂眸看了苏扶俏一眼,一把将苏扶俏翻身坐在自己的腿上。

    他的身材很好,浑身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这种距离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小腹上的肌肉。

    但不等苏扶俏缓过神来,这男人便残暴的将苏扶俏的衣服撕扯下来。

    苏扶俏不敢出声,只能死死咬牙朝他摇头。

    她不能这样,她要是这样的话,江其琛会弄死她的。

    但这男人的脸上没有任何怜悯。

    在看到苏扶俏白皙的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痕的那一瞬间,男人俊眸眯了眯,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但转眼即逝。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男人捏住苏扶俏的腰,压低嗓音道,“叫?!?

    苏扶俏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搂住男人的脖子,将男人遮住,不停的扭动着身子发出声音。

    “给我一间间砸开找!找不到九爷,我们今天都得死!”

    随着一阵暴戾的喊声,卫生间的门被人大力的撞开了。

    看见苏扶俏半果着身子在做那种事情,男人骂骂咧咧的骂了一句,便将门关上了。

    过了几分钟,那群穿着黑色皮衣的人才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卫生间。

    苏扶俏吓得腿都软了,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

    男人勾唇笑了笑,俯身将苏扶俏的衣服拉了起来,唇畔满是邪魅,“演技不错?!?

    丢下这句话,男人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苏扶俏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真是太危险了,要不是她机灵,恐怕就死在那男人的枪下了。

    但苏扶俏一抬头,却撞上了江其琛那双冰冷的眸子。

    看见苏扶俏衣衫褴褛的瘫坐在卫生间里,任何人都会想歪的。

    苏扶俏摇了摇头,想和江其琛解释,话还没说出口,脖子便被江其琛大力的捏住了。

    江其琛冷笑着盯着她,眼底的愤怒几乎要将她燃成灰烬,“苏扶俏,你就那么恶心?”

    “不……我没有……”

    脖子被他大力的掐着,苏扶俏感觉呼吸都困难了,只能吱吱唔唔的朝他摇头。

    江其琛却嘲讽一笑,将苏扶俏身上的衣服撕得粉碎!

    他冰冷的嗓音带着嘲讽,“苏扶俏,既然这样,你今天就别想走!”

    苏扶俏拼命的朝他摇头,眼泪大滴大滴流了下来。

    她现在身上还有伤,他这样真的会弄死她的。

    但她忘了,阴狠如江其琛,就算她真的死在他面前,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江其琛按着她的脑袋,横冲直撞的折磨着她,完全不顾弄疼了她。

    苏扶俏闻到一股刺鼻的腥味,感觉恶心不已。

    但江其琛明显不够尽兴,他将她按在马桶上……

    男人冷笑道,“苏扶俏,我对你已经够仁慈了,让你成为了宁城人人羡慕的江太太,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呵。

    苏扶俏咬唇承受着痛苦,眼泪流得更凶了。

    她早就不稀罕做什么江太太了,她如今唯一的愿望,就是离开这个恶魔!

    江其琛冷哼一声,一把揪住她的头发,逼她直视着自己。

    “别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以为你还是三年前的苏家大小姐吗?”

    第4章 他的冷漠

    最后苏扶俏晕倒在了卫生间里,江其琛才放过了她。

    她的下面血流不止,医生说是纵欲过度。

    苏扶俏满脸苍白的躺在病床上,感觉比死了还痛苦。

    但这么一折腾,江其琛直接把她丢到了医院里,几乎不管她了。

    在医院住了一周之后,苏扶俏支撑着身体离开了医院,来到了宁城最大的夜场兰栅坊,想找自己的好朋友叶秋岚想想办法。

    她不能永远做江其琛的玩物,她得想办法脱离江其琛。

    但苏扶俏没找到叶秋岚,居然先遇到了白薇宁。

    白薇宁是江其琛在外面养的情妇,和苏扶俏结婚的这三年,江其琛外面的女人不计其数,但白薇宁是最长久的一个。

    她似乎最知道怎么讨江其琛的欢心,也最知道怎么对付苏扶俏。

    看见苏扶俏,她满脸得意的走到苏扶俏面前,嘲讽一笑道,“原来是江太太啊,江总要是知道你拖着病躯来这种地方,肯定会很高兴的?!?

    说着,她冷笑一声,一把拽住苏扶俏的手,将苏扶俏大力的往包房里拖。

    “白薇宁,你放开我!”苏扶俏怒吼一声,使劲全身的力气想挣开白薇宁。

    但她身上的伤还没痊愈,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

    紧接着,苏扶俏便被白薇宁大力拖着推进了一个包房里。

    包房里灯火酒绿的,苏扶俏一眼便看见了江其琛。

    他坐在最中央的位置,双腿交叠坐着,修长的手指轻轻晃动着高脚杯,浑身都透着矜贵和疏远。

    看见突然进来的苏扶俏,他俊眸微眯,眼底闪过一丝蚀骨的冰冷。

    这女人还真是够贱,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敢来这种地方?

    苏扶俏吓得一阵哆嗦,挣扎着要离开。

    白薇宁却抿唇笑笑,吐词清晰道,“江太太,既然来了,就和江总打个招呼再走吧?!?

    “江总好?!彼辗銮闻阕判?,小声的喊了江其琛一声。

    江其琛就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依旧满脸冷漠的晃动着手里的杯子,俊脸上面无表情。

    白薇宁得意一笑,忽然一把将苏扶俏推倒在地上,拿起几个空啤酒瓶狠狠砸在了苏扶俏面前。

    “砰”的一声,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白薇宁指了指苏扶俏白皙的膝盖,冷笑道,“苏扶俏,兰栅坊有兰栅坊的规矩,你既然来了,就得陪我们玩尽兴才是。我也不想为难你,你今天从这里爬过去了,我就放你走?!?

    听到白薇宁的话,苏扶俏身躯一震,苍白的脸上血色全无。

    她死咬住下唇,透过人群看向江其琛。

    她多么希望江其琛能够看她一眼。

    他一个眼神,或许就能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

    但他没有。

    他就这样事不关已的直直坐着,唇畔透着凛冽的寒芒。

    苏扶俏绝望的笑了起来,果然是江其琛的作风。

    顿了顿,苏扶俏手捏成拳,死死咬牙跪在了玻璃渣上。

    如果跪下她就能离开,那她跪就是了,反正如今的她,早就没有了三年前的骄傲和矜贵。

    苏扶俏的膝盖被刺得生疼,白薇宁却不动声色的笑笑,整个人都压到了她的肩膀上,她甚至听见了玻璃插进骨头的声音。

    她疼得冷汗直冒,但她没哭。

    江其琛,这便是你想要的吗?

    如果这便是你想要的,那我给你便是了!

    看苏扶俏这个样子,几个想讨好江其琛的男人忽然围了过来。

    “既然都这样了,不如来点刺激的吧!脱光了衣服滚过去!”

    “脱脱脱,脱光了马上让你离开!”

    “就是!赶紧脱!”

    听着一声大过一声的起哄声,苏扶俏的脸顿时煞白起来,她抬眸满脸绝望的看向江其琛。

    我知道她惹不起这些人,可她也是个女人,她也知道廉耻。

    她多么希望江其琛能够救救她,就算是怜悯,是施舍她都认了,也不至于让她这么难堪。

    可惜她低估了江其琛的阴狠。

    江其琛轻轻晃动着高脚杯里的红酒,凉薄的嗓音毫无温度,“愣着干什么?脱!”

    第5章 拜谁所赐

    听到江其琛的话,苏扶俏的身体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

    他就那么恨她?恨到当众用这种方式羞辱她?

    所有人都在起哄着,苏扶俏死死的咬着牙盯着他,脸色煞白得可怕。

    这男人,可真狠。

    最终,苏扶俏挤出一丝苦涩的笑,颤抖着扯开衣领,一颗颗的开始解纽扣。

    她很清楚的知道,她今天要是不脱衣服,她后面的日子更加不会好过。

    看见苏扶俏脱下外套,露出内衣,几个男人兴奋的吹起了口哨。

    那一瞬间,苏扶俏的脸上满是绝望。

    她颤抖着接下了最后一颗纽扣,可下一秒,江其琛的高脚杯忽然被大力的砸在了桌子上。

    空气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所以人都屏息看向江其琛。

    “都给我滚!”江其琛阴沉着脸怒吼一声道。

    大家都吓坏了,连忙推开门散了。

    白薇宁不情不愿的瞪了苏扶俏一眼,最终还是离开了。

    包房里顿时只剩下苏扶俏和江其琛两个人,气氛安静得可怕。

    江其琛冷笑一声,走到苏扶俏面前,俯身靠近她,冷厉唇畔带着不深不浅的嘲讽,“苏扶俏,你就这么贱?”

    苏扶俏强忍着膝盖上的疼痛,生生将眼泪逼了回去,死死咬唇盯着他开口道,“没错,我就是这么贱,所以江总,我可以离开了吗?”

    “想走?没那么容易!”江其琛冷哼一声,忽然一把揪住苏扶俏的头发,咬牙切齿道,“既然来了就好好玩啊,那么喜欢玩的话,我陪你玩个痛快!”

    说着,他便满脸冷漠的拎起桌子上的一杯颜色很奇怪的酒,捏着苏扶俏的嘴狠狠灌了进去。

    苏扶俏被呛得眼泪直冒,拼命的挣扎着想挣开。

    但他力气很大,直到看着苏扶俏将那些酒全部喝了进去,他才冷笑着松开了苏扶俏。

    苏扶俏双腿一软,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

    一瞬间,她的身上炽热得可怕。

    江其琛居然对他下了药,而且还是速效药。

    苏扶俏很想克制自己,但她的身体热得厉害,此刻她的脑子晕乎乎的,早就顾不上什么廉耻了,她只想快点散去身上的赤热。

    她大力的将身上的衣服撕扯下来,不管不顾的爬到了江其琛的身边,勾着江其琛的脖子亲吻着他,不停的在他耳边喃喃道,“热……我好热……”

    苏扶俏发育得很好,那样的身体蹭在身上的时候很难让人保持理智。

    她很漂亮,那张精致的脸上满是欲火,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受不了。

    但江其琛却冷笑着盯着欲火焚身的苏扶俏,压低嗓音道,“苏扶俏,你真贱?!?

    巨大的羞耻感袭击着苏扶俏的全身,放在从前,她肯定不会主动和江其琛有什么,但此刻她的体内还燃着熊熊烈火。

    她不得不将手放到了江其琛的皮带上……

    但他依旧冷冷的睥睨着苏扶俏,想看看她低贱的样子。

    看着她那张绝美的脸上渐渐燃起的红晕,江其琛冰冷的嗓音满是嘲讽,“苏扶俏,你看看你这个下贱的样子!哪里还有三年前苏家大小姐的高雅?我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听到他的话,苏扶俏的心脏狠狠抽疼起来。

    她含着泪看着江其琛,绝美的脸上满是绝望。

    可她变成这样,究竟是拜谁所赐?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6-2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21
  • 2018“健康中国人”系列圆桌论坛 2019-06-20
  • 河南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河北20选5开奖号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资料骞马会特马 排3组选457前后关系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河北时时彩选号技巧大全 nba比分球探 北京赛车pk10信誉大 8828彩票的押注公式 六场半全场进球 []特码金手指 26选5中奖几个 韩国快乐8开奖 买彩票有什么风险 七乐彩开奖号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