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省快三开奖查询:白锦绣凌溯小说阅读免费《白锦绣凌溯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15 23:30

    白锦绣凌溯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主角是白锦绣凌溯的小说是《花开锦绣情意迟》,主要讲述了白锦绣凌溯之间的爱情故事, 他说:锦绣,此生我非你不娶,待我江南归来,便许你一场繁华婚礼。 可这一切美好皆一场阴谋彻底倾覆。 他大婚那日,她被人抽尽鲜血,九死一生。 繁华落尽半城殇,她还是死在他的怀中。 凌溯,愿你余生安好,我们来生再见……

    白锦绣凌溯小说

    第一章 孽种是谁的?

    “贱人,你腹中孽种究竟是何人的?!”

    随着一声暴怒的质问,长鞭带着冷冽的风砸在了早已血肉模糊的背上。

    昏暗的祠堂里,锦绣狼狈的趴伏在地上,从昨日黄昏到今日晌午,她便一直跪在这祠堂中,膝盖早已麻木撑不住她的身子。

    “大少爷,求你相信我,孩子真的是你的!”她声音虚弱,冷汗不断从额头滚落。

    “你还敢狡辩!”凌溯怒喝,紧眯的黑眸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又一鞭子重重的落下来。

    “唔……”锦绣疼得一个哆嗦,可背后火辣辣的疼却不及心痛来的尖锐。

    她身上不知挨了多少鞭子,一片血肉模糊,皆是凌溯亲自留下的。

    凌溯俯*,狠狠捏着锦绣的下巴,寒声道:“白锦绣,本少两个月不曾碰你,可你腹中的孽种却只有一个月,你竟说孩子是我的?这么大一顶绿帽子,本少可不敢接?!?

    锦绣脸色惨白,悲戚摇头:“我……我没有……”

    “没有?到这份上,你还要护着那个奸夫?说,是不是凌然?”凌溯双眸被愤怒遮掩,话音一落,‘撕拉’一声,便撕开了锦绣单薄的衣衫。

    “不……你要做什么?”锦绣瞳孔微微一缩,害怕的往后躲去。

    凌溯大手禁锢住锦绣纤细的腰肢,用力的贯穿!

    “孩子……不!”锦绣绝望的双手抠紧地面的缝隙,竟生生了掀掉了两片指甲也不觉得痛。

    凌溯看着她哭红的双眼,心里一阵刺痛,这个该死的女人,竟敢被背叛他!

    “贱人,难道我让你不爽吗?你在凌然身下,是不是也这么浪?”

    “不是,少爷…求,求你相信我……”解释的话,被他撞击的断断续续。

    男人没有任何怜惜动作,让她痛的眼前发黑。

    两个月前,凌溯去江南谈生意,归来时却染上时疫,昏迷不醒。

    凌家请遍了盐城的大夫,却都说毫无法子,甚至连宫中的御医亦称他没救了。

    锦绣听闻雪山洛神医医术高明,便私自出府,在雪山下跪了三个昼夜才求来神药,之后又不眠不休的照顾了他七天,眼看凌溯渐渐好转,有转醒的迹象,她竟被人打昏!

    待她醒来,却是衣衫不整的躺在二少爷凌然的床上。

    而后,大夫竟说她已怀有一个月的身孕!

    锦绣是凌家的丫头,几年前便被夫人指派给大少爷凌溯做通房丫头,她的身体也只给过凌溯一人,又怎么会怀上别人的孩子!

    一场刻意折磨的欢爱过后,凌溯毫不留恋的起身。

    锦绣估计的遮掩赤果的身躯,爬起来拽着他的衣摆苦苦哀求:“大少爷,求您再找个大夫给奴婢诊脉可好?奴婢的孩子真的是你的!”

    “两月前,奴婢为您去洛神医那里求药,险些丧命,是洛神医救了奴婢。他为奴婢诊脉,证实奴婢已有两个月的身孕,想来便是您离开盐城去江南的那一次!”

    锦绣声音哽咽,她痛得近乎昏厥,无人知道要一口气说出这段话,她要承受怎样的痛苦!

    可凌溯猛地朝锦绣胸口踢了过去:“简直一派胡言!”

    “你虽是我的通房丫头,可我不愿孩子出生无名无分,每次与你同房子之后皆会送你避子汤,那次亦不例外,你又如何能有孕?!”

    不待她声辩,凌溯又道:“去洛神医那里为我求药的明明封雅,她为此还伤了膝盖,直至此刻尚不能走路,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锦绣猛地瞪大了眼睛:“不……不可能!这么会这样……”

    “白锦绣,你知我凌家家规森严,通房丫头与人通奸的刑罚是……杖毙!”

    白锦绣从痛苦中回神,只看到凌溯那绝情的背影。

    第二章 乱棍打胎

    “杖……毙?”白锦绣喃喃重复他的话。

    自她入凌府至今,整整十六年时间,而今,他竟要听信谗言,将她杖毙?

    不,不会的!

    白锦绣蓦地站起身,就要冲出去,却见老夫人在丫鬟的搀扶下,拄着拐杖走进祠堂。

    老夫人目光狠厉的扫过锦绣衣衫不整的样子,骂道:“你身为凌溯的通房丫头,竟如此不知检点,简直丢尽了凌家的脸面,必须杖毙!”

    “不!”锦绣全身都在颤抖,她不能死,她要?;に肓杷莸暮⒆?。

    她忍着痛匍匐到老夫人跟前,额头重重磕在地上,声泪俱下的哀求:“老夫人,奴婢求您开恩,让奴婢生下腹中的孩子吧,求您了……”

    “不可能!这个孽种留不得!”老夫人跺了跺拐杖,高声怒喝:“还等什么?还不速将这贱人拉走?!”

    很快,两个小厮将锦绣架起往外拖。

    “老夫人,奴婢求求您,奴婢肚子里的孩子是大少爷的,求您让奴婢生下孩子,奴婢什么都听您的!”

    “拉下去!”

    老夫人厉喝一声,狠狠踹开锦绣。

    那一脚正踢在锦绣的小腹,她瞬间觉得腹中一阵绞痛,额头上更是沁出一层冷汗。

    身下的暖流让她的恐惧到达了极点:“孩子,我的孩子!”

    “老妇人,且慢!”

    一道柔柔的声音响起,穿着鹅黄色裙珊的封雅在丫鬟搀扶下缓步走来。

    之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老夫人大惊,急着去扶她:“雅儿!你的腿伤还未好,快起来!”

    封雅摇头:“老妇人,雅儿无碍。只是,锦绣到底是凌溯表哥的通房丫头,若将她杖毙,表哥必然难过?!?

    “雅儿斗胆,求老妇人饶了她的性命,只将她腹中的孩儿打掉,可好?”

    老夫人皱眉片刻,露出慈祥的笑容:“雅儿宽宏大量,有仁德之心,好,那便依你的话处置这贱丫头?!?

    白锦绣被小厮压着,听到封雅的话,面色大变,满目惶恐绝望。

    “来人,将白锦绣绑到木桩上,以乱棍打掉她腹中的胎儿!”

    五雷轰顶,锦绣猛烈挣扎起来,若没有了孩子,那她还活着有何意义?

    “不要碰我……不要……大少爷,救救我的孩子!”

    白锦绣已经一天*没有进食,前一刻还被凌溯折腾了一番,此刻手脚无力,怎么挣扎都于事无补。

    木桩重重的落在肚子上的一瞬,白锦绣看到了凌溯,他负手站在那里,幽深冷冽的双眸毫无感情的盯着白锦绣。

    她只是麻木的看着他,悲伤又绝望,直到鲜血染浸湿了她的裤子,有什么东西彻底从身体里流失,才终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第三章 卖到青楼

    “孩子,我的孩子!”锦绣从噩梦中惊醒,随即被人握住了手。

    “哎呦,我的好闺女,你昏迷了三日,总算是醒了?!?

    “你是何人?”凌溯呢?

    锦绣茫然的看着床边花枝招展的女人,这是完全陌生的一张脸。

    “我们这里呀,是清澜院?!?

    锦绣悚然一惊,再看这周围,入眼的是全然陌生的环境,空气中弥漫着脂粉香,这……这竟是*!

    女人笑道:“我是这里的鸨母,姑娘们都称我为‘妈妈’,日后你也如此称呼我?!?

    锦绣做梦的想不到,她竟会被丢进*,她用生命去爱凌溯,他怎可如此残忍绝情?!

    她猛的抽回自己的手,想要撑着身子坐起来,却立刻跌回去。

    身子一阵酸软无力,锦绣咸涩的泪水更加肆虐,她失了孩子,如今已然一无所有,只是一个行尸走肉。

    妈妈用手帕替她拭泪,柔声劝说:“为男人哭坏了身子,不值。日后你便在清澜院自由快活,只要你伺候好客人,妈妈不会亏待你?!?

    锦绣惊恐摇头,“不!我是大少爷的通房丫头,我不能……”

    啪!

    一个巴掌狠狠甩在她脸上,锦绣被打得脸偏向一边,嘴角当即渗出一抹腥红。

    方才还笑脸盈盈的妈妈忽的换了一个人似的,疾言厉色的道:“在我这清澜院,没人敢说个‘不’字!”

    “甭管你先前是何身份,只要到了清澜院,那便是供男人玩乐的婊.子!大家闺秀尚且如此,更何况你只是凌家的一个下人?!”

    “你记得自己是凌溯的人,可人家却已不要你了,否则又岂会亲自将你送到清澜院来?!”

    “来人啊,把这小贱人给我拖到柴房好生伺候着,我就不信她不接客!”

    锦绣被人拖出了房间,因为恐惧,身体一直在瑟瑟发抖。

    碰!

    她被摔到了柴堆上,那些坚硬的劈柴瞬间咯得她惊呼一声,原本就血肉模糊的背此刻再次撕心裂肺的疼。

    第四章 咬舌自尽

    “锦绣姑娘,我劝你还是老实配合,否则我们哥俩可就不客气了!”

    锦绣死死的咬住牙齿,却因害怕,止不住的牙齿打颤。

    她忍痛将手上的镯子递给那两人,卑微的哭求:“两位大哥,求你们行行好,放我走好不好?”

    男人一把夺过镯子,揣到怀里之后淫笑:“既然姑娘这么不配合,那我们哥俩就不客气了?!?

    锦绣慌了,“不要!”

    她顾不上那些劈柴上面布满木刺,抓起来便扔向那两人,尖声大叫:“走开!走开!”

    “臭*!”

    一个男人扯着她的头发便将她拎起来,之后狠狠摔在草席上,一把撕碎了她身上的衣服。

    “啊……”锦绣嘶声尖叫,紧紧的捂住胸口,大声哭求:“求求你们不要这般对我,求求你们!”

    男人在她身上乱摸,让她陷入无尽的绝望无助中。

    为何命运要这般对她?!

    大少爷不要她了,孩子没了,如今又被人如此*,她活着还有何意义?!

    思及此,锦绣心一横,狠狠咬住自己的舌头,鲜血瞬间从她嘴角溢出。

    “不好!她要咬舌自尽!”

    一个男人大喝一声,立刻捏住她的下巴,“你若死了,我们兄弟可没办法跟凌大少爷交代!”

    锦绣一心求死,不肯松口,那人便狠狠击在她小腹,她闷哼两声终究是疼得松了口。

    那人立刻用布条将她的嘴勒住,“臭*,看你这次如何死,你认命吧!”

    锦绣绝望的痛哭,而便在此时,门外忽的传来妈妈的声音:“锦绣,凌家二少爷指名要你,你可愿接客?!”

    锦绣空洞的双眼骤然一缩,立刻含糊不清的哭吼:“妈妈,我接!”

    又回到先前的房间,妈妈亲自为她梳妆打扮,随后笑盈盈的说:“你且在此候着,二少爷很快便会来此?!?

    锦绣双手握在一起,眼眶蓄满了热泪。

    凌然来了便好,如今凌然是唯一能将她救出火海的人了。

    “吱嘎”一声,房门被人推开,锦绣尚未看清楚来人便踉跄迎过去,激动的叫道:“凌……”

    她所有的话皆被堵在了喉咙里,不是凌然,是大少爷凌溯!

    凌溯冷冷一笑,“怎么?很失望?!”

    失望?!

    不,她岂会失望?!

    乍见大少爷那一瞬,她心中有一股狂喜涌上,她下意识的以为他是来救她的。

    可他的冷笑浇灭了她所有的希望,之后便是涌入四肢百骸的、漫无边际的痛。

    他亲手打掉了她腹中的孩子,又将她送到了清澜院,如此残忍绝情,又岂会来救她?!

    凌溯越过锦绣,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却并未喝。

    “听闻你先前如何都不肯接客,可一听说凌然的名字便妥协了。白锦绣,你告诉我,你与凌然何时好到这般程度?!”

    听出他话中的指责与嘲讽,锦绣的脸色“唰”的一白,她想告诉他她与凌然是清白的,可舌头先前被她险些咬断,不说话尚且疼得浑身发虚,更莫说说话。

    她红着眼眶看着他,眼里蓄满沉痛的泪水,大少爷专门来这清澜院,只是为了羞辱她吗?!

    她一言不发,只是看着他落泪,眼里的委屈、悲痛似能化为千言万语,直戳凌溯的心窝子!

    他心中一怒,分明是她有凌然有染,还怀上了孽种,她何来资格委屈?!

    凌溯豁然起身,抓着锦绣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扔到床上。

    第五章 锦绣,我来接你回家

    他一边愤怒的撕扯她的衣衫,一边努喝:“白锦绣,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荡妇!”

    “你与凌然之事他已全都招了,你还想狡辩吗?”

    “我凌溯从未如此痛恨厌恶一个女人,那人便是你。我恨不能杀了你,可我怕脏了我的手!”

    “我要让你知道,我曾将你当做星辰一般捧在掌心,那是因我爱你??扇缃衲惚撑盐?,我便要亲手将你葬入万丈深渊,要你生不如死!”

    锦绣拼命挣扎,柴房里的阴影依旧留在她脑中,她哭得撕心裂肺,可这丝毫不能换来凌溯的怜惜。

    此刻他已愤怒到了极点,他自小便宠着她,凡是她要的,哪怕是天上星辰,他亦愿意为她摘来。

    她曾说,凌溯,锦绣生是你的人,死亦是你的鬼,不论这辈子还是下辈子都跟定你了。

    去盐城前,他许诺过,归来便会给她名分,娶她为妻,为何她要背叛他?!

    凌溯愤怒的贯穿她,不顾她痛得脸上毫无血色,咬破自己的嘴唇,只在愤怒的发泄。

    良久之后,他抽身离去,临走时残冷的道:“白锦绣,好好做你的*!”

    床榻上,锦绣的身体仿佛已变得支离破碎,背后一片濡湿,蔓延着浓烈的血腥味,定是她背上的伤又裂开了。

    更让她难以忍受的身下撕心裂肺的疼,那片黏腻的液体不只是他留下的,更有她的血,只怕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锦绣无声落泪,大少爷,您说到做到,锦绣如今当真是生不如死啊!

    生不如死……锦绣想要起身,可这副残破的身躯却连坐起都难如登天,她一下子跌到地上!

    她一步步爬向桌子,地面上留下一大片血迹,她竟不知道自己竟那么多血可以流!

    抓到那把剪刀,锦绣靠在椅子腿上,眼泪落在地面,将她身下的血迹变浅变淡。

    “凌溯,我说做鬼亦不会放过你,可我终究太不争气,纵然恨你,却依旧不忍伤你啊。来生,我不要做你的通房丫头,我做你的妻子可好?”

    凄然说完,锦绣颤抖着双手握住剪刀刺向喉咙。

    却在此时,手臂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避开了她缠着棉布的手腕!

    白锦绣浑身一颤,木然的抬起头,在看到凌然的刹那,滚烫的热泪瞬间涌下,她艰涩开口:“二……少爷……”

    凌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暖,一身白色长衫的他看起来宛若一个俊俏的书生。

    他抱起她,笑着说:“锦绣,我来接你回家?!?

    锦绣伏在他胸口痛哭不止,上天不舍她死,所以派了凌然来救她吗?

    凌然将她带去了凌府的别院,还请了大夫为她包扎伤口。

    至于私密的地方,锦绣并未多言,只让大夫开了止血药。

    送走大夫,凌然坐在床边,目光湿润的看着她,“锦绣,你受苦了?!?

    白锦绣不想哭,可眼泪却是如何都止不住,她悲哀的想,凌然尚且知道她的委屈,如此心疼她,为何凌溯却能做到那般残忍?

    “好了,不哭了。你且先在此住些时日,待身子养好了再回凌家大宅?!?

    凌然笑着,在她发顶轻轻揉了揉。

    锦绣咬住嘴唇,她还能回凌府呢?回去又有何意义呢?

    凌然将她安顿在此,显然是老夫人不准他去清澜院赎她,他何苦冒险?!

    还有,他抬手的那一瞬,她看到了他手臂上的伤,他究竟受过什么刑罚?!

    “凌……”“锦绣,什么都莫问,等我?!?

    凌然打断她,之后只留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开了别院。

    锦绣看着他的背影许久,凌然啊凌然,你对我这般好,我要如何报答你才好?!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表 海南体彩中心官方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南粤36选7走势图预测号码 开乐彩幸运号码查询 大乐透走势图双色球 推牌九单机小游戏 河南福利彩票幸运武林 福彩中心四主任 篮彩分析 安徽快三出号分析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囹 318098铁算盘心水论坛 体彩e球彩18110562 4场进球彩怎么叫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