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开始赢后面输:苏晓荣顾北小说全文阅读《苏晓荣顾北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15 23:30

苏晓荣顾北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主角是苏晓荣顾北的小说是《你是我的药》,主要讲述了苏晓荣顾北之间的爱情故事,九年前,在苏晓成为孤儿的那一年,荣顾北将她从孤儿院接出。 九年后,在苏晓成为别人妻那一夜,荣顾北将她抵在冰凉墙壁上。 未婚夫的叔叔摇身一变变成夜晚才属于她的男人,在这场背光的隐爱里,他们互相折磨,却又互相抱紧,可没有未来的希望,终究是耗尽苏晓最后的眷恋,也终究让他失去了她。 多年人海在相逢,他如花美妻在畔,她绅士爱人相随,曾爱至深,终是曾经,原来,爱你曾是我多年未忘的回忆。

苏晓荣顾北小说

第1章 回国初见

九年后

一架由美国飞往s市的国航于下午六点降落在绿港机场。

六点已经将近黑夜,然而绿港码头点燃了最亮的灯,此刻岸边停了一艘巨大的游轮,游轮上人来人往,灯红酒绿十分繁华。

在游轮的二层甲板上,一张小方桌边坐了两个人,是两个男人。

一个男人长相妖治,殷红的唇挂着一抹坏笑让人看了只叹惊艳。

另一个男人英俊,眉目中全是刚毅,此刻他正板着脸,好像再为什么事情生气一样。

长相妖治的男人一手撑着头,满眼打趣的看着不远处正招呼客人的男人。

“荣少,我看这个向任忌排面做得可真大,连张司令也给请来为他庆生,看来这市长儿子确实是过着皇帝般的生活啊?!?

荣顾北只无声勾唇冷笑了一下,那双锐利的鹰眸里含着一丝半点的不屑。

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向任忌应付了一波宾客之后明显的有些疲乏了,但看着远处缓缓走来的男人时,他又从新打起了精神,热情上去与他握手:“荣少,宋少今日两位赏我面子来参加我的生日会,无奈宾客实在繁多,招待不周还请两位多多包涵?!?

“自然?!?

荣顾北自大清高是在圈里出了名的。

面对他的反应,向任忌虽有些微怒,但还是强笑着请荣顾北和宋随常进了歌舞厅。

这个舞厅并不大,但装饰得十分豪华,看来是向任忌平日里自己消遣的地方。

“最近,我从马赛那边请了几个舞娘,一个个的都是一等一的绝色,那舞姿更是极好?!?

“哦,是吗?”荣顾北脸上划过一抹浅笑,他扭头看着坐在一旁的宋随常,“今天,我们还真要沾沾向总的光来开开眼界了?!?

灯光一暗,舞台上起了一些烟雾,荣顾北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随着音乐响起,两名身着美艳舞裙的舞娘扭着婀娜多姿的腰身缓缓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只一秒,他向来处事不惊的脸上闪过一抹阴鸷。

向任忌也发现了台上的舞娘是自己的妹妹,于是连忙招手叫来管理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是小姐给你准备的惊喜?!?

“胡闹!”向任忌看了一眼荣顾北,“荣少,今日这是家妹给我备的惊喜,实在让你见笑了,我这就让她下去,从新换舞娘?!?

荣顾北的目光根本没有从那抹靓丽身影移开,听到向任忌这样说,只是随意摆手,淡淡的道:“向小姐是舞蹈生,又出国深造,怎么可能会见笑呢?!?

向任忌眼里闪过一抹决狠,但荣顾北已经说了这话,向任忌也不敢做其他决定,只能任由这样下去。

宋随常认识苏晓,接触过一两次,自然知道她和荣顾北的关系,他刚想调先荣顾北几句是,却发现他整个人处于失神状态,连指尖夹着的香烟燃尽他都没有发现。

“荣少,烟灰?!彼诤眯奶嵝?。

荣顾北这才回过神来丢了烟头,弹了弹落在西装裤上的烟灰。

当年因他侄子害病,母亲封建要求他带回一女孩儿给侄子做童养媳,于是他去了孤儿院,最后他选择了苏晓,将她交给了荣家。

这九年来,荣母为了让苏晓配得上他侄子而将苏晓送去国外学习,基本上他见到她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只是今天这一见,让他狠狠地惊艳到了,那个从小就秀丽的女孩儿此刻长大了,就像一朵诱人的玫瑰,突然盛开一般。

虽然不知道她今天怎么出现在这里,但她在舞台上的姿态十分缠绵,伦巴本就是一个求爱的热情之舞,苏晓的穿着也是十分性感,那扭动的水蛇腰看上去柔弱无骨,小脸绯红,双眼柔媚如丝,因为需要换气所以她微微张着小嘴,红唇贝齿,看得他心里莫名邪火丛生。

第2章 我有未婚夫

突然,他的脸沉了下来,放在桌上的手也紧紧的捏成了一个拳头。

时刻注意着荣顾北的向任忌对管理使了一个眼色,管理会意,连忙让后台关了音乐,亲自将台上两位小姐请了下去。

向任忌的举动引来了不满,坐在看台比较下方的一个男人带着同桌的人开始起哄。

“台上是我妹妹,这是她为我准备的惊喜,原本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只是我家老爷子好面子,这要让他知道今日我妹妹被这么多人当看场的看,到头来就是我倒霉了?!?

向任忌为人圆滑,说话幽默风趣,擅长交际,在圈内的口碑还是很好。

“那另外一个舞娘可不是你妹妹吧,我看她那腰扭得也不错啊,你让她来给我们跳两场?!币荒凶铀档?。

另外那个女孩儿向任忌不认识,就在他刚准备开口,荣顾北就瞥了那个说话的男人一眼:“跳什么?如此不入眼也拿出来班门弄斧?!?

气氛持续下降,所有的人都能听出荣顾北话里有话。

“哈哈,那个女孩儿还真不是我的人,我看还是让我那批专业的舞娘来给大家助兴吧?!毕蛉渭苫邮?,吩咐管理立刻去安排。

那个男人虽然有些不甘,但碍于荣顾北的势力,他只能愤懑坐下。

灯光一暗,音乐响起,舞台又热闹起来。

换好衣服的向琳琳拉着苏晓走了出来,看着自家老哥略微有些责备的目光,她不满的撒娇:“哥哥,你怎么了嘛,我给你准备惊喜你不满意?”

“注意分场合?!?

刚才荣顾北明显是不满意,就算他再怎么高兴,也不能现在夸奖她。

“哥,这是我的好朋友,她叫苏晓?!?

向琳琳将身后的女生拉到了前面,一脸深意的冲向任忌挑眉。

向任忌无视自己妹妹的深意,然后象征性的礼貌点头与苏晓打了一声招呼。

“琳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荣顾北,荣少,那是宋随常,宋少,两位都是哥哥非常好的朋友?!?

“荣少好,宋少好!”向琳琳落落大方的和两个男人打招呼。

宋随常很痞气的叫了她一句小美女,而荣顾北面无表情的微微颔首,算是回应。

只是他微微侧脸,用余光去瞧那个女孩儿,见她穿着黑长裤白体恤,他心里这才冷哼一声收回了余光。

“哥,那我带苏晓去外面等你?!?

“好,有什么需要你就找管理?!?

向琳琳点头,拉着苏晓出了歌舞厅。

“让荣少见笑了,今天我自罚三杯?!?

向任忌豪爽,果真三杯下肚。

“向总,时间不早了,谈正事吧!”刚才荣顾北还坐得住,现在心里莫名的乱成一团,略显不耐烦。

“关于那个海域度假村的工程,我们原本不是书面谈好了吗,可是昨天收到的合同貌似有些问题吧?!?

荣顾北笑,伸手拿起烟盒抽出一只香烟,然后自顾自的点燃,吞云吐雾起来。

“向总,我听说那块地政府准备用来建学校?!?

“这个好说,只要我爸……”

“这是你爸上头发下来的文件,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拿了下来,如果按照原本的合同来做,我会亏利?!?

作为一个商人,最主要的就是利益。

“这……”向任忌面露难色。

“向总也不必急于一时,三天之后在给予我答复吧,今日夜深了,我不便留此打扰?!?

说话间,荣顾北已经站起了身。

“荣少,不如今日留这?我在为你与宋少寻几个乖巧懂事的过来伺候着?”

向任忌原本打算用一下美人计的,可是出了向琳琳哪一茬,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后面来的舞娘,荣顾北是看都没看一眼。

荣顾北理了理西装,薄唇不屑的上扬:“向总,你知道的,我快要订婚了?!?

此时,外面的夜色已深,漆黑的夜幕上星星很亮。

两个女孩儿站在甲板上双手撑着栏杆,眺望远处。

“晓晓,我哥哥不错吧,做我的嫂子不吃亏吧?!?

“琳琳,我有未婚夫了?!?

第3章 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

向琳琳不屑的切了一声,一把搂过苏晓瘦弱的肩膀,打抱不平:“未婚夫?你在美国待了九年,他有过来看过你吗?我知道,你是因为他们家收养了你,你心存感激,可是你真的对那个冷漠的未婚夫有感情吗,你愿意对着那样一个男人生活一辈子?”

“这是我的命?!彼障灾硬坏?,也不允许自己逃。

“什么命运,你只要不同意,就拿一笔钱给他们,如果你没有钱,我哥可有钱了?!?

看着向琳琳打笑的表情,苏晓只叹了叹气,手中紧握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提示她有一封短信。

点开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信的内容是:三分钟内,来岸边停车场。

不必在想,这是谁发的,光那扑面而来的霸气,苏晓就知这定是那个男人。

“琳琳,他们家里人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别啊,我一会儿让我哥送你?!?

“不用了,他们已经在岸边了,明天我们电话联系?!?

向琳琳追了苏晓几步,却赶不上她的步子,只好停下看着她慌忙离开的背影。

游轮到岸边车场的距离有些远,三分钟之内走到是不可能的,那个男人一向说话算话,她三分钟不到,他就自己走了,绝不会多留一秒,所以苏晓只有靠跑。

一路气喘吁吁的来到车场,苏晓看到那辆打着双闪的路虎,她扶着腰走了过去。

还不待她走近,车门就‘啪’的一下打开了,紧接着,男人声音冷漠入骨:“上车!”

苏晓不敢违抗,只微微垂头上了轿车。

车内打着橘黄色的灯,荣顾北一手撑着头,看着灯光下,离自己很远,一副警戒模样的女孩。

她的头发还是一样的乌黑秀美。黑葡萄般的眼睛盯着窗外,只留下一个侧脸给他。

“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没有说?”

“今天刚回来的,我,我现在不想回荣家?!?

她垂着头,小手捏着体恤衣角,看上去莫名给人一种受了委屈的感觉。

“不回荣家却跑到这里跳那种艳舞?”

“那不是艳舞,那是真爱伦巴?!彼障∩床盗艘痪?。

原本她没有想跳的,是向琳琳对她威逼利诱加哀求,苏晓这才答应的。

“那你穿得是什么,衣不蔽体,与酒吧俗气跳艳舞的舞娘有什么区别,难不成你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

刚才,在舞厅里,她扭动腰肢,迈胯的动作引得口哨连连,好多男人的目光都黏在她的胸部和臀部处,那种赤裸毫不掩饰的神态是身为男人的他最懂的,甚至他还听到有人说想从向任忌手里把她买过去。

苏晓被荣顾北说得脸色臊红,捏着衣角的手更紧了,贝齿咬着红唇,隐忍住了内心的委屈。

她不明白,好好的正经舞,却被荣顾北贬低得如此不堪。

荣顾北缓过来明白自己说得有些过头了,无声咳嗽了一下,在次开口说:“今天这事就算了,你不回荣家,现在准备去哪里?”

他明知故问,苏晓原本就是一个孤儿,除了荣家,她在s市没有其他的容身之处。

苏晓想了想,然后沉声道:“去酒店吧?!?

“那你想去那家酒店?”

苏晓想了一会儿,感觉身边男人怪怪的,她抬头看去,荣顾北正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脸上一阵臊红,“叔叔,我只是想找一个休息的地方?!?

“那就回家!”荣顾北是一个霸道果断的男人,即便苏晓与他接触不深,她也知道。

但当车停在一栋二层别墅的院子里时,苏晓有些诧异了,这不是荣家。

“这是我的私人别墅,让你住一晚,明天早上我派人送你回荣家!”

身后,男人声音冷漠似深冬的风。

第4章 我希望你们尽早完婚

那高大伟岸的背影在黑夜里显得孤傲,却又勃生一种寂洛。

苏晓心底晕开一抹复杂情绪,但脚底下还是跟着荣顾北进了别墅。

荣顾北带着苏晓上楼,指着他卧室对面的一间客房道:“今晚你就住这里,明天早上我派车送你回去?!?

“能不能后天在……”苏晓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见男人已经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夜已过十二点,苏晓洗澡之后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她抚着自己微微发出声音的饥饿肚子上,还是决定起身下楼去厨房。

这是荣顾北的私人别墅,定期有人来打扫,冰箱里也装满了新鲜的食物。

苏晓简易的煮了一些面条,刚端上餐桌,她就看到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口的荣顾北。

此时的荣顾北穿着蓝色的睡袍,领子微微敞开,露出一些洁白的胸膛肌肤。

已经三十出头的他,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见惯尔虞我诈,那张英俊的脸上已然只深刻印下面无表情,此刻他正在吸烟,性感的喉结上下吞咽着,那双锐利的鹰眸带着打量的神色仔细看着灯下的女孩儿。

苏晓尴尬的舔了舔嘴唇,不安的问他:“叔叔,我吵到你了吗?”

“嗯?!蹦腥说纳衾锾怀鱿才?。

“我,我有一些饿,睡不着,于是就借用了一下你的厨房?!?

荣顾北没回话,反而走下楼,坐在了饭桌上。

“叔叔,您吃饭了吗?”

出于礼貌,苏晓还是问了一句。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男人淡淡一句“不饿?!?

不饿怎么还坐在这里,让她怎么吃饭?

可无奈这是荣顾北的地盘,苏晓只能硬着头皮坐下来,尽量让自己的动作放快,声音放小,像一个透明人一样。

气氛,一时间沉了下来,男人夹着香烟,眯着眼打量女孩儿,女孩儿脸颊羞红,飞快的吃着面条,两人没有对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碰撞。

直到最后,苏晓吃完面条,洗了碗筷,预上楼睡觉之时,荣顾北才开口。

他说:“苏晓,回国来吧?!?

苏晓被吓了一条,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荣顾北:“叔叔,我在美国还有两年学业要完成?!?

如果可以,她不想回来,宁愿在国外一个人过完所有节日,也不愿意在s市,住进那个荣家,变成一个没有自我的人。

荣顾北按熄香烟,冷漠开口:“小智比你大四岁,今年二十五了,我希望你们能尽快结婚?!?

只是一句话,就瞬间打破了苏晓心底那脆弱的自尊,垂在两侧的手轻轻的抖了抖,她嘴唇轻轻抿着,眼里生出淡淡薄雾。

“我明天就回荣家,婚事由你们做主,叔叔,我困了,现在可以上楼睡觉了吗?”

她垂着头,声音带着一些哭意,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荣顾北嗯了一声,苏晓这才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上楼,进屋关门让自己陷入无尽黑暗里,她的身子才软滑到坐到地上,慢慢的蜷缩成一团,紧紧的抱住自己。

嫁给荣顾北的侄子,这是苏晓第一天进荣家就知道的事情,因为贴上荣家童养媳的标签,从小到大,她拒绝了优秀的男孩儿,心仪的学长,同时也拒绝了心里的渴望,和自由的向往。

因为苏晓知道,从九年前被领养,她的命运就已然不是自己的了,面对婚事,她除了一句由你们做主之外,更多的就是沉默的接受安排。

第5章 我可是你未婚夫

第二日清晨,院子里的树叶上还挂着露珠的时候,就有一辆开往荣家的车离开了别墅。

二楼某间房的窗边,一个男人伫立在哪里,双眼冷漠的望着那远去的黑色轿车。

阔别九年的荣家,苏晓站在院门外,突然内心涌出一种惧怕。

“苏小姐,行李我来拿吧?!?

“谢谢?!?

苏晓跟着拿行李的下人走进了荣家。

“晓晓?!?

大厅里,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正一脸打量的看着苏晓。

“怎么?不认识我?”男子看上去二十四五的年龄,模样倒是很英俊,那双鹰眸有些像荣顾北,但却没有荣顾北那种冷漠,反而带着淡淡的微笑。

“荣少爷?!?

“你叫我什么,荣少爷?晓晓,谁会这样叫自己未婚夫的啊?!?

男子一靠近苏晓,她就警觉的往后退,这种防范举动,惹得男人不开心了。

“我说你怎么回事儿?小叔昨夜打电话告诉我你回国了,怎么不通知我去接你啊?”

“我昨天回来得很晚,不想麻烦你?!彼障幕昂芸推?。

“啧,你不麻烦自己的未婚夫,倒是麻烦我小叔?”

“我和叔叔是偶然碰上的?!?

“好了,不说了,走,我带你去你房间,这几年,你的那间房我妈一直都给你留着的?!?

男人伸手过来一把抓住了苏晓的手,苏晓只是挣扎了一下,但很快便隐忍下来内心的不适,跟着他一起上了楼。

推开门,清新的装饰,蓝色的窗帘,淡绿色的床单,是苏晓喜欢的风格。

“我让人给你重新装修了一遍,怎么样,还喜欢吗?”

荣文智盯着面前漂亮的女孩子,有那么一刻他移不开眼睛。

当年他病殃殃的与那个秀气的小姑娘订了婚,没多久那小姑娘就被家里人送去了国外培养,想不到,如今变成这样一个标志的美女了。

“我很喜欢,谢谢你,荣少爷?!?

“你谢我干啥,还有叫我文智或者阿智呀,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和我还那么见外做什么?!?

对于这个称呼,荣文智表示十分爽,苏晓可是他的准老婆,虽然没有要求她现在与自己很亲密,但是这见外的称呼也还是应该改一改吧。

苏晓尴尬的低着头,贝齿咬了咬唇,为难的说道:“我一时间还不习惯?!?

“没关系,我又不怪你,反正接下来我们有的是时间相处,还怕培养不出感情来吗?”

荣文智一脸势在必得,而苏晓却笑得苦涩。

窗台上,绿色的花盆里,长着一刻仙人球,苏晓惊讶的指着仙人球问道:“这,这是我的那颗吗?”

“是,是啊?!彼劾镉凶派炼?,可惜苏晓根本没有把视线放在他身上。

“真好,小贝长这么大了?!彼障醋畔扇饲蚰剜?。

小贝是一颗仙人球,跟着她一起来到荣家。

荣文智看着微笑着的苏晓,只觉一阵口干舌燥,苏晓是自然美这和他以往交的人工美的女朋友完全是两个档次,不论是外形还是气质相比都是一个珍宝,一个碎石。

最终,他忍不住走过去,从苏晓身后抱住了她的细腰,大掌抚上她的脸颊,仔细感受女孩儿那细腻的肌肤。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