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今日安徽快三走势图:(全本)至爱难修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郁静曦宋泽渊目录by月光旖旎

    发布时间:2018-11-15 23:29

    至爱难修郁静曦 宋泽渊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至爱难修全文在线免费阅读,至爱难修是作者月光旖旎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郁静曦宋泽渊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八宋?,还想跑?”宋泽渊愤怒了!这个女人睡了他,竟然还敢出来相亲!结婚是吧?那也只能跟他结!他一定会让她好好体验婚后生活的!各种姿势各种味道的!郁静曦先失身,后闪婚,本以为生无可恋,可是当陌生的老公每晚狼化,出轨的前男友黑着脸喊她“舅妈”的时候,她只想说:神啊,救救我!

    至爱难修

    第一章 我们结束了

    T市最高级夜店“一醉千金”内,萨克斯风音乐悠扬而暧昧。

    吧台边,才放下空啤酒瓶的郁静曦下一秒就拿起啤酒桶里最后一瓶啤酒:“唔……”又是仰头一饮而尽。

    啤酒冲过喉,她的眉心这下彻底揪成了结。

    视线明明是看着渐渐见底的啤酒瓶,眼前却能闪现白佑衡跟郁宁沁缠绵苟合的画面,很辣眼!

    “静曦,我们不合适,我们到此结束吧!”这句说话在脑子里不断闪现,撞击得她太阳穴发疼。

    “呵……跟我不合适,跟郁宁沁合适?”

    想到爱了五年的男友竟然跟自己的妹妹苟合在一起,郁静曦就觉得自己仿佛被人扒光了衣服而后狂扇耳光,羞耻入骨。

    她染着醉意的笑,心酸又嘲讽,心疼得似被生生撕裂。

    “砰!”放下空酒瓶,她拿起放在手边的白色手机,不死心地又刷了一次半个小时收到的艳照。

    赤果、拥吻、缠绵……

    “混蛋!”愤怒地大吼一声,她大力地扔掉了肮脏恶心的手机——簌!

    视线触到白色的物体迎面飞来,宋泽渊本能地顿住脚步,眸子一凝,长臂一伸,准准地袭击物抓在手里。

    这个穿着一身黑色长外套的男人,一下子成了焦点,俊美硬朗又尊贵逼人,冷傲而禁欲的气场骤然冻结了厅内渐渐升温的暧昧。

    看准是个白色手机,他放缓了脸色,转脸看向手机飞来的方向,只见醉得脸比樱桃红的女人鄙视地白了他一眼,他挑了挑眉。

    脑子迅速反应过来——他们并不认识!

    “男人都一个样!”语气难过又鄙视地解释面前这个冷傲而尊贵的男人脸上的疑惑,郁静曦转身离开了座位,跌跌撞撞地往前台走去。

    宋泽渊转脸冷冷看了一眼对方狼狈的背影,转回脸,下一秒就将他手上的白色手机扔进了对面的垃圾篓里,而后迈步向他的专用电梯走去。

    他懒得跟一个醉鬼计较!

    “郁小姐,这是您的房卡,请您拿好!”

    “嗯!”拿过前台递来的房卡,郁静曦木木地点了点头,转身向迈开漂浮的脚步向楼梯走去。

    头疼欲裂。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来到了五层,她靠着墙壁往前走,脚软得就要无力,好想吐……

    一阵恶心翻涌到喉间,抬手捂着嘴巴的同时郁静曦下意识伸手推开了旁边的门,冲进去。

    “呕——”

    忍不住,她直接松开手往前吐。

    闻声,宋泽渊闭上了眼睛,脸,寒漠如冰,薄唇已经抿成一丝线,右手握成拳,强忍着挥过去的冲动,唇齿间,蹦出了这个字:“滚!”

    他有洁癖,严重得过分的洁癖!

    一想到衬衫上的污秽,他就想大发雷霆,脸绷得像冰块。

    吐出来,终于舒服了的郁静曦闻声,抬脸,视线触及一张帅得无可挑剔的脸,她不由得缓缓眨了眨眼睛,目光朦胧了又清晰,清晰了又朦胧。

    宋泽渊垂眸,接上郁静曦好奇又愚蠢的目光:“马上滚出去,或者我将你扔出去!”语气冷硬得无情。

    “嘿嘿……”心想自己似乎遇上大帅哥,又不是很确定,郁静曦抬手,向宋泽渊的脸摸去,却被对方一下子紧紧扼住了手腕。

    “看来你真是不识好歹!”

    宋泽渊一抿唇,正要将郁静曦拎起扔出门外,郁静曦却一下子垂头到他的怀里,拧着眉心喃喃:“白佑衡……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大混蛋!”

    “……”听到熟悉的名字,宋泽渊顿住了手上的动作,挑了挑眉:“白佑衡?”

    脖子被对方的手臂缠上,宋泽渊回过神,垂眸。

    唇碰到某个凉凉软软的东西,他生生愣了一下。

    “唔……”

    轻啄了一下对方的唇,舌尖染上对方带的红酒香气,郁静曦鬼使神差地撬开了对方的唇。

    技巧青涩得生硬,却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柚惑。

    “……”

    郁静曦青涩的一挑奇妙地让宋泽渊向来清晰的思绪渐渐溃散,看着郁静曦闭上了迷离的眸子,他原本皱得紧的眉峰一下子拧紧。

    这个女人在做什么?他又在做什么?

    难闻的啤酒气汹涌进呼吸,他抬手正想推开怀里粘人的醉鬼,郁静曦却偏偏缠了上来,整个人像个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脑子想象过白佑衡和郁宁沁缠绵的画面,郁静曦像是跟白佑衡玩报复一样强迫自己开放自己,小手竟然大胆地摸上宋泽渊的胸膛。

    “嘶!”心口出有只猫爪挠得他浑身发烫,宋泽渊放开郁静曦的唇,抬脸轻嘶了一声,清晰地某处意外地,竟然起了反应。

    再垂眸看怀里越发不安分的小女人,他深邃的目光变得黯哑,

    “嗯……这里好脏……”摸到对方衬衫上的呕吐物,郁静曦皱了眉心,抬眸看着宋泽渊好看得惊心动魄的脸,她的目光可怜兮兮得惹人垂怜。

    “去洗干净嘛……”

    宋泽渊吞了吞喉结,莫名地,干渴难耐。

    第二章 渣男绿茶

    “嗯?”见对方站着不动,郁静曦挣扎着想从他的怀里下地,腰被蓦然一扣,她下意识微惊:“额!”

    她抬眼看宋泽渊,只见宋泽渊面色阴沉,良久,启唇:“这是你自己点的火!”

    说罢,他抱紧挂在身上的无尾熊大步向浴室走去。

    未出一会儿,两人便缠绵着出了浴室,热,房间里的温度渐渐升温,缠绵到午夜。

    翌日,柔和的阳光轻轻抚过郁静曦的长长的睫毛:“嗯……”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习惯性地动了动被窝里的身体。

    “嘶!”

    腿间传来的疼痛让她猛然惊醒,一下子弹坐起,转脸看了看大床:“没别人啊!”

    “……这怎么回事?”脑子一阵阵发麻的郁静曦转脸看了看周围。

    宽大的电视壁柜、名贵的欧洲名画、价值不菲的水晶吊灯……

    这里是哪里?

    又很快转念一想,不管是哪里,肯定不是她来得起的地方,没有多想,她下意识掀开被子下床,站直。

    “啊!”

    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郁静曦条件反射地一下子跌坐回去,下意识拽过被子裹紧自己。

    脸,一下子苍白如纸,眸里跳跃的目光交错着疑惑和恐惧。

    发生什么了?她怎么会一丝不挂?

    一丝剧痛划过神经,裂开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幕幕儿童不宜的画面,是她跟一个陌生男人缠绵难分的画面。

    脸渐渐发烫,她不由得咬紧下唇,试图用唇瓣的疼痛提醒自己这一切不过是梦。

    然而,唇瓣传来的疼感太真实,真实得让她连自欺的力气都没有。

    她竟然将自己的第一次随意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男友跟自己的妹妹苟合,你还丢了自己的第一次,郁静曦,你这个笨蛋!”

    脑子里闪过那些缠绵的艳照,想到自己此时不堪入目的处境,郁静曦不由得屈膝,埋头入膝盖,嘤嘤哭了起来。

    牙齿死死咬着下唇,舌尖慢慢尝到了血腥味。

    “铃铃铃……”熟悉的铃声突兀而来,她本能地抬头,转脸看过去。

    那个昨晚被丢掉的白色手机正定定地躺在床头柜上,铃声有点烦人。

    她伸手抓过手机,视线触到屏幕上“白佑衡”三个字,心,骤然被揪紧,顿疼得让她不由得皱了眉心。

    他还给她打电话做什么?

    “呵……”想到这个时候郁宁沁可能就躺在他怀里,她冷冷地嘲讽了一声,关了手机,掀开被子下床。

    白佑衡竟然和郁宁沁厮混在一起,那么,她就算和陌生的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又怎么样?反正,已经是自由身了。

    郁静曦边穿衣服边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说着说着,眼眶就涩疼得厉害。

    她竟然为了跟一对渣男绿茶婊斗气失了身……

    想想就想扇自己两个耳光!

    不敢再多想,她抓起被仍在床尾的手袋,转身——余光略过床上的一抹嫣红,她顿住了脚步,看过去,是她失身的印记,眼睛瞬间被刺痛。

    她转身,仓皇地逃离这个让她不堪的地方。

    半个小时后,站在那个她该叫做家的地方的门外,听着房子里不时传出的笑声,想到房子里的母女此时正相谈甚欢,她紧紧握紧了双手,任指甲深深陷进手心才能忍着呕吐的冲动。

    当妈的抢人老公,做女儿的抢人男朋友,还真是什么样的妈养出什么样的女儿呢!

    笑声终于中止,她才抬手。

    推开门,她迈步走进去,神色淡漠得想将一切视而不见。

    路过客厅的时候,她尽量加快脚步,却还是躲不过继母尖酸刻薄的话语。

    “哟!去混了一晚,舍得回来了?”

    刻薄的声音入耳,她顿住了脚步,转脸,淡漠地看着穿着睡衣的女人缓步向她走去,淡漠的眼神在看到坐在旁边沙发上吃水果的郁宁沁时,渐渐掺杂了愤怒。

    “阿姨,您找我有事?”

    虽然千万般不愿意,但是她还是尽量保持对长辈的礼貌,毕竟对方是她的继母,如果撕破了脸皮,就太难看了。

    她的语气淡漠得很明显。

    但是,郁宁沁,她是不会原谅的!

    杨秀宜垂眸上下扫了一眼神色不悦的郁静曦,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此时此刻的郁静曦跟以往有点不一样。

    说不出个所以然,杨秀宜抬了抬下巴,直入主题:“我已经给你安排好相亲的对象了,三天之后,好缘分咖啡厅,别迟到了!”

    姿态高傲得似在下达命令,仿佛,这是她恩赐给郁静曦的幸福。

    第三章 被迫相亲

    “……”

    郁静曦被对方的话噎了个猝不及防。

    郁宁沁才跟白佑衡勾搭在一起,她转身就安排她去相亲?

    郁静曦转眸看了一眼正朝她翻了个不屑的白眼的郁宁沁,她的眼底掺杂过一丝愤怒。

    或许,这根本就是她们母女的诡计!

    想以这种方式在她爸爸面前掩盖郁宁沁跟白佑衡的龌龊勾当?

    荒唐!

    “哼,静曦啊,别说我不疼你……”

    “阿姨,我说过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我的归宿就不麻烦阿姨操心了,如果要操心,阿姨管好宁沁吧!”

    听不得杨秀宜话里藏刀般刻薄的语气,郁静曦冷冷地打断她的话凉薄得让人恶心的话语。

    淡淡看了一眼瞪大着眼睛,愤愤地盯着她的郁宁沁,郁静曦转身,往楼梯的方向走去,背影孤傲。

    每一步行走,都能扯得她的心脏一顿一顿的痛。

    背后的两母女恨不得将她像干扫把星一样扫地出门呢,又怎么会关心她的幸福?

    讽刺至极!

    “你!”郁静曦冷漠清高的反应气得杨秀宜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郁静曦,我养你这么大,自然有权力决定你要嫁给谁!”

    闻言,走到楼梯边的郁静曦顿住了脚步,转脸看向又要开始撒泼的女人,眼神似在看完全不相关的人,淡漠得没有丝毫温度。

    养她?这些年,如果不是她处处隐忍,她估计早就被扫地出门了吧!

    在她眼里,她郁静曦向来就卑微得连个下人都不如。

    杨秀宜仰着下巴向郁静曦走去,眼神愤怒刻薄到歹毒的程度。

    “你吃我们郁家的饭花我们郁家的钱,供书教养这么些年,是时候要回报家里了!”

    一字一句,清晰入耳,郁静曦的眉心揪成了一团,紧握成拳的右手颤抖着强忍下想要扇对方耳光的冲动。

    这个女人跟她的女儿一样恶心呢!

    “哼!我告诉你,这个相亲对象,你非但要去,而且还要保证勾搭上对方,如果出了茬子,让到手的金龟飞了,我有你好看!”

    说着,她垂眸扫了一眼郁静曦姣好的身材,红得刺眼的嘴唇扬起一抹嘲笑:“一个亏本货,你也就这幅身材还能有点用处了,长得比你那死去的妈——啪!”

    话语太刺耳,郁静曦不由得抬手给了杨秀宜一个耳光。

    声音落下,周围的空气骤然死寂。

    “郁静曦你疯了吗?你竟然敢打我妈——嗬!”一秒就反应过来的郁宁沁走过来愤愤地推了一把郁静曦。

    郁静曦往后趔趄了几步,又马上站稳,愤怒的眸子盯着面前的母女:“我警告你们,放干净你的嘴巴!敢再说我妈妈一句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沉声警告捂着脸发愣的杨秀宜,郁静曦转身上了楼。

    “哟,看看爸爸知道了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谁不放过谁?”郁沁宁转脸,视线跟着郁静曦的身影走。

    眼神刻薄得跟杨秀宜如出一辙。

    郁静曦顿住了脚步,双手死死地拽进手袋的带,强忍着要大发雷霆的冲动。

    “对了,家里已经跟白家商量我跟佑衡的婚事了,你不知道,我跟佑衡早就有了夫妻之实了吧!”郁宁沁说罢扬起嘴角,轻轻笑了一声,得意洋洋。

    郁静曦深呼吸一下,心痛的程度稍微缓解了几分,才转脸看郁宁沁:“这只能说明,你们是一对耐不住寂寞渣男婊子,般配得很呢!”

    “你!郁静曦你别太过分!白佑衡是因为厌倦你无趣才选择跟我的!”郁宁沁皱着眉心盯着郁静曦。

    眼神嫌弃又恶毒,仿佛白佑衡成为她的男人,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杨秀宜此时冷笑了一声边走近郁宁沁边说:“白佑衡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我们家宁沁比你强不知道多少倍了?!?

    语气十分自豪。

    “你?三天之后乖乖去相亲!公司急需资金周转,这个金龟婿是最好的帮手,是老了点,不过有钱,总能帮家里做点什么!”

    “阿姨……”郁静曦隐忍的话语里渗着一丝愤怒,话却被杨秀宜打断——

    “这是你爸出差前交代的,让你务必好好跟对方处,没有比他更适合你的人选了!”

    是没有比他更能帮助郁氏的人了吧?

    冷冷看了一眼嘴角笑意讽刺的杨秀宜,郁静曦转身快步上楼。

    “砰!”进了房间,大力拍上门,她整个人顺势靠在门板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心难受得连呼吸都疼得厉害。

    眼眶涩痛得很,她还强忍着不哭。

    “我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步?”妹妹堂而皇之地抢走她想依靠终身的人,爸爸和继母转身把她推给一个有钱的老头。

    她,究竟算什么?还是他们商业筹码还是还债工具?

    她明明是郁家的亲生女儿……

    “呜呜呜……”想到这里,郁静曦再也压抑不住,抬手捂着嘴哭了出声,身体一软,慢慢地靠着门板下滑到地。

    “妈妈……我该怎么办?”恐惧和无助终于将她完全包裹,没有人再在乎她。

    郁静曦无力地靠着门,在地上坐了不知多久。

    忽然想到什么,她慢慢站起来,走到书桌前打开了电脑,果然有一封郁宁沁发过来的邮件,关于她的相亲对象。

    第四章 必须找个媳妇回家

    点开邮件一开,马上就被最先撞入她眼帘的照片吓了一下:“秃顶,方脸略有皱纹,满脑肥肠,眼神狡黠带一丝不怀好意……”

    “呵,这就是那个有钱的老头么?……”郁静曦软倒进椅子里,整个人像被放掉了最后一丝气的气球一样,颓瘪得完全没有了力气。

    挣扎了许久,脑子里闪过继母的那句:“他是最好的帮手……”她无力地舒了一口气:“也罢!没有了爱情,至少还有金钱!”

    没有了所爱的人,失了身,受家人排斥,这样的她应该也少有机会再碰到所谓的爱情了吧?没有真爱,有金钱也好,至少可以保障她日后生活无忧。

    想罢,她拿出手机,在手机里输入对方的联系方式,再淡淡地看了一眼对方的姓名,而后输入:宋泽渊。

    “阿嚏!”

    绿色的军人专用汽车刚在陆军家属大院门口停下,车内看着文件的宋泽渊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喷嚏。

    心头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老爷子今天肯定会唠叨他一天?”想到老人催婚的模样,他拧了拧英朗的眉峰。

    冷峻的脸上,眉峰处闪过一丝无奈。

    “长官,首长总念叨着,不知道长官您什么时候能给咱带个大嫂回来呢!”

    见宋泽渊脸色没有变化,他继续说:“嘿嘿,还说您不能光守卫祖国,还要为繁衍祖国后代做贡献……”

    “笃!”宋泽渊顿住脚步转眸一看,年轻随从到了嘴边的话戛然而止。

    “我不喜欢弟兄们私下讨论八卦,你不知道?”

    “知道!”

    “下不为例!”说罢,宋泽渊转身继续走。

    “是!”接到指示的小伙子本能地挺了挺腰杆,抬手敬了个军礼。

    进了屋子,宋泽渊径直往老爷子喝茶的小亭走去。

    “爷爷!”

    闻言,刚刚端起茶杯的老人挑了挑眉,转眸看来人,睿智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意外。

    “我们今天凌晨三点收到了总部要求加大驻守的军力,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彼卧笤ú蛔藕奂5亟馐土死弦拥囊苫?,语气恭敬。

    “嗯!”喝了一口茶的老爷子点了点头,放下茶杯又说:“坐吧!”

    宋泽渊这才坐下。

    “怎么又是一个人回来?”

    “……”

    瞥了一眼沉默的宋泽渊,老爷子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几分:“我让陆妈给你介绍的几个都不合适?”老爷子的语气染了一丝不悦。

    “爷爷……”

    “还是说你压根没去相亲?”

    “我……”

    “你呀,再过两个月就33了,别说对象,你看你身边就连个雌性动物的影儿都没有呢!”

    作为一个军人,宋泽渊一向沉着理智,出色得让老爷子不得不感叹一句:后生可畏。

    然而,一想到他丝毫没有要成家的打算,老爷子就急!

    “我……”

    “我们宋家九代单传,又是将门之后,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生一个白胖胖的……几个白胖胖的孙子!”

    “……”闻言,宋泽渊的眉峰骤然揪成了一团。

    几个?国家的二孩政策才开放不久啊,他忘记了?

    “爷爷……”

    “这是命令!”老爷子话语一出,脸同时板出了上级的威严!

    “……是!首长!”见状,宋泽渊只得恭敬地“领命”

    “处理完眼下的军务,你就休假吧!我希望你下次来看我,能带上我的孙媳妇!”

    “是!”宋泽渊微微低了头,向来坚毅的语气这次明显少了几分底气。

    婚姻,压根勉强不来。

    看宋泽渊乖乖听话,老爷子的脸色才缓和了几分,爷孙俩又谈了一会儿天,等到老爷子喝完了茶,宋泽渊才起身离开。

    “你什么时候处理完军务?”这小子上次可是以处理军务为由拖了半个月没去相亲。

    闻言,宋泽渊停下脚步,转脸回答:“我后天就回去——相亲!”

    “算你小子有良心!”

    两天后早上,宋泽渊带了他的心腹兼好友回到了宋家位于郊外的别墅。

    “石头,帮我查个女人的底细!”他边脱外套边说。

    “哈?”他身后的石头却惊得一愣一愣:“女人?”他直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认识宋泽渊25年,从来都认为他对女人不感冒。

    第五章 相亲对象

    宋泽渊转身将手上的照片往石头怀里扔:“今天下午三点前,我要知道这个女人所有详细的资料?!?

    石霆允确定看清照片上的清纯女人,他挑了挑眉,随即开声打趣:“哟,咱的宋长官啥时候开始对女人感兴趣了?”

    “嗯?!”

    “额……我这就去查!”

    宋泽渊一言不合就黑脸成炭,石霆允只得识趣地耸了耸肩,转身。

    想到什么才抬脚的石霆允立马顿住脚步:“对了,今天早上十点,好缘分咖啡厅,又有个可怜的女人等着被你宋大长官拒绝!别迟到了!”

    “嗯!”宋泽渊冷冷地回应一声,拿起杯子给自己倒了杯水。

    他的确是想着拒绝所有的相亲对象的!

    如果非要找个人回去应付老爷子,现在看来,她该是最好的选择!

    喝一口水,脑子里闪过那个火辣辣的小野猫缠上自己的可爱模样,他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一抹笑意。

    相比起其他女人,至少那个小野猫,很干净!

    九点五十分,已经在好缘分等了三十分钟的宋泽渊拧了眉峰,有几分不耐烦。

    身为军官,每次只有下属等他的份,什么时候有他等别人的时候?

    就在耐心快要磨光的时候,余光瞥到什么,他一震,转脸看过去,待看清,眼眸闪过一分惊讶。

    是她?

    郁静曦的出现让他的心毫无预兆地顿了一下,随即很快回神,目光漾开一圈圈笑意。

    该说他们有缘吗?

    来到好缘分咖啡厅门外的郁静曦没有多想,直接走到约定好的九号桌,脸色淡漠。

    然而,看清对方的脸,她顿住了脚。

    这哪里是秃顶中年男人?分明是帅气有型的小鲜肉!

    难道是她记错了桌号?

    来回核对着,她的目光染上几分狐疑,确定没错之后,这才犹豫地开口询问道:“您好,请问您是……”

    见女人的脚步停在旁边,宋泽渊挑了挑眉,扫了一眼此时穿着简单却不失优雅神情淡漠的女人,想到一种可能,他微不可闻的扬了扬嘴角。

    看来,这一次还真的是该好好感谢爷爷。

    “您是宋泽渊先生?哦,我是郁静曦?!奔苑剿坪趺挥锌诘囊馑?,出于礼貌和谨慎,郁静曦只能先自报家门。

    果然。

    听到这个名字,意外和喜悦猝不及防地同时在宋泽渊的心头滋生,堆积,他转脸端起咖啡,轻抿一口醇香的蓝山,不着痕迹地控制住他躁动的喜悦。

    从容尊贵。

    “这位先生……我约了朋友在这里谈事情的,您是不是走错位置了?”想到这种可能,郁静曦问道。

    宋泽渊却是放下咖啡杯,站起,两人瞬间拉开20公分的身高差距,他逼人的尊贵夹带着淡淡的古龙香水味簌簌涌来,“没有错,我就是你的相亲对象?!?

    郁静曦睁大了双眸,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分明记得照片上的男人不是长这个样子的!

    愣了几秒,她还是点了点头,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宋先生,我叫郁静曦,今年22岁,刚刚毕业于T大设计系,身体健康,生活习惯健康,现在正在找工作……”

    宋泽渊挑了挑眉,而郁静曦只是定定地等着对方的反应,连手上的包都没有放开。

    老实说,杨秀宜是存了一定要把她嫁出去的心思,就算这个男人不成功,一定还有下一个,她的意愿一点儿用都没有,要看的,只不过是相亲的对象愿不愿意娶她而已。

    “郁小姐很赶时间?”

    她似乎,对他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看眼前女人这幅完全不愿意逗留的模样,宋泽渊不解之余有点不悦。

    抑或说,单凭他这张脸,她的反应也未免太过冷淡!

    反应过来他的话里所指,郁静曦将手上的包放到一边。

    “喝点什么?”

    “白开水就好!”郁静曦说着端过手边的开水,仰头喝一大口,冰冷入骨,像极了她此时的心境。

    宋泽渊拧了拧好看的眉峰,启唇:“宋泽渊,33岁,军人,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

    郁静曦并没有任何的意外,这些资料她早就记清楚了,似乎只有样子是不符合的,其他的,还是这个男人的信息。

    抿了抿干燥的唇齿,她淡淡开了口:“宋先生,我我是抱着一定结婚的心思来相亲的,如果你没有这种想法,那么我想我们的这次相亲可以结束了?!?

    宋泽渊一顿,随即挑了挑眉头,“郁小姐着急结婚?”

    郁静曦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对?!?

    就算眼前的男人不同意,她也无所谓,反正还有下一个相亲对象,没有了白佑衡,嫁给谁又有什么所谓呢?

    她的微微一笑,却尽显荒凉。

    宋泽渊凝眸看入她的眸底,触及到那抹刻意隐藏的哀伤,让他的心莫名地发堵。

    他端起咖啡杯,喝完杯子里的咖啡,放下杯子,抬眸看她:“有多急?”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