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体彩11选5最大遗漏:许飞苏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春暖花开许飞苏晴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15 23:28

    许飞苏晴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春暖花开许飞苏晴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春暖花开里,主要介绍了许飞苏晴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随着晴姐对我开展叫醒服务,我和晴姐之间的关系再次的升温,加上堂哥吵架之后就没有再回来,我跟晴姐也很享受这样的二人世界,只是这也仅仅局限于我们所生活的房间内罢了。不知道是不是晴姐的功劳,我的成绩也有所回温。

    春暖花开许飞苏晴小说

    第一章 :嫂子苏晴

    我叫许飞,家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由于父母希望我能够出人头地,送我到县城念书,碍于家中贫困,只能寄住在堂哥的家里。

    堂哥是我们村子里的红人,他的爸爸是村长,又是村支书,可以说是大权独揽,而他们家也是我们村的首富,几年前堂哥娶了一个县城的女人,一个风.骚入骨的女人。

    我第一次见到嫂子苏晴,那是在她和堂哥的婚礼上,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蕾丝婚纱,白嫩的肌肤在婚纱网格内若隐若现,身前的那对玩意儿把婚纱高高撑起,一双美.腿又长又直,让我们这群山里的大老粗,一下子全都竖起旗杆。

    第一天在堂哥家里住的时候,苏晴穿很少的衣服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我像打了激素一样兴奋,异性的气味让我身体一阵燥热,可是现实却泼了我一脸冷水。

    “咦,没有洗澡吗?怎么身上一股子臭汗味?”

    “把你那破鞋扔外面去,臭死人了!”

    苏晴半透明的丝绸睡衣美丽的不像样子,但她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神情,让我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然无心去看美好的景色,只能够委屈的将那双母亲辛苦缝制的新布鞋放到门外。

    我的堂哥据说是一名大公司的销售,经常要在各大城市来回的跑,就算偶尔回来,也都是早出晚归,所以直到我进入新学校两个月,都没有见到他机会。

    这一刻我才明白,一直小心眼的堂哥为什么同意我住在他的家中,这摆明是了觉得苏晴漂亮,自己不在家,想要我帮着他盯着一点。

    但堂哥并不知道,苏晴那么漂亮的女人,就连我这位小堂弟也十分的动心,只是碍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一直都试图压下这样的念头罢了。

    苏晴对我的到来,也就最初的几天感觉不耐烦,后面就渐渐开始无视,平常一大早就出去上班,晚上也都是到半夜回来,身上不时的能够闻到一身的酒气,偏偏这位苏晴的酒量不好,每次喝酒都会到处乱吐,家里除了苏晴就是我,只能帮她清理。

    这段时间,苏晴出去喝酒的次数却是明显的减少,可是她在家里穿的衣服,也在日益的减少,经常就是穿着睡衣在家里乱跑,有好几次我晚上回来,就见到她真空的躺在沙发上看电影,那洁白的肌肤,每一次见到都让我血脉喷张。

    我刚过完十七岁的生日,正是生理最旺盛的时候,每天见到这样的情景,哪里受的了,就只能够自己每晚想办法解决。

    想到父母在家辛苦的赚钱都是为了我的读书,我应该禁欲,但这种事情似乎越克制,越是想,结果几天下来,我的气色变得很差。

    这一天,不知道太阳打什么地方出来了,苏晴居然买一块排骨回来,而且亲自下厨,说是要给我加餐,这破天荒的事情,让我当时就掐了自己的胳膊,这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苏晴把排骨端上桌,一个劲的给我夹菜,然后就是大颗的眼泪往下掉,说堂哥在外面养女人,对她各种不好,见到她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恨不得把她揽入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但她可是我的苏晴,我急忙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这会不会是苏晴在演戏,逼我做出出格的举动,然后借此机会将我赶出去,还好老子唐僧转世,坐怀不乱。

    苏晴的纤细手臂忽然挽着我的脖子,肥硕的屁股坐到我的怀里,嘴里呼出香喷喷的热气,对我说:“许飞,你堂哥怎么就没你这么老实呢?”

    苏晴一边哭诉,一边却是已经把手放在了我的胸口,她的手保养的很好,不像我们农村女人那么的粗糙,那手掌的温度,险些把我的心肝都给融化了。

    身前的那对浑圆在我的胸口蹭来蹭去,似乎要融入我的怀里,我真想扒了这个狐狸精的外衣,狠狠扑倒在她身上。

    我以前虽然幻想过苏晴,也隐隐约约的见到过这两个东西,可这一次却是清晰的摆放在我的面前,洁白的表面,似乎在大声的呼喊,快来摸我,揉我,亲我。

    我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一瞬间就已经举高高了,可我却是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大腿,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陷阱,这是苏晴要将我赶出去而设的局。

    “许飞,你说我不美吗?”苏晴见我不出声,抹了一把眼泪,可怜兮兮的望向我,这神情太有杀伤力,骚媚的脸上尽是楚楚可怜,我根本抵挡不住,只能够拼命的点头。

    “那你堂哥为什么要去外面找女人?”

    苏晴又往我的兜里蹭了蹭,柔软的屁股明显在蹭我身下。

    我身体快炸了。苏晴那么的漂亮,如果我是堂哥,一定会夜夜笙歌,哪里会浪费一颗子弹在别的女人身上。

    我说:“你那么漂亮,堂哥怎么可能会有别的女人?!?

    “他如果没有别的女人,为什么不回家呢?”

    苏晴哭的梨花带雨,我头一次见她这么伤心。身子已经近乎是贴在我的胸口,我能够明显感觉到那身前被两坨柔软的东西挤压着,这种体验以前也只是在我的梦中才会出现。

    “噢!”

    只是在被苏晴扑入怀中的一瞬间,我就忍不住发出一阵舒服的声音,而我的裤子里面也直接就湿透了,我的精华竟然这么不争气地出来了。

    我不得不开始理解堂哥,家里有这么骚的女人,天天回家还不得被榨成人干。

    射前淫如魔,射后圣如佛,我整个人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就算这不是苏晴设的局,那她终究是堂哥的女人,堂哥好心让我在他家寄宿,我如果还想着占苏晴的便宜,那就太不是人了。

    苏晴见我不为所动,又感受到屁股下的手榴弹一下子软了,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站起来恼怒地说:“许家的男人都这么没用么?

    第二章 :浴室柔情

    许家的男人没用?苏晴的意思是堂哥是秒射男?或者根本硬不起来?

    苏晴生气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留我一个人在餐桌前,我捂着兜里软趴趴的玩意儿,心里的屈辱感不断催使我让我进入房间把苏晴给上了,以正我男子汉的威名。

    可是她毕竟是堂哥的女人,不能胡来。

    自从排骨事件之后,苏晴似乎忘记了那晚的事情,又变成了以前那个冷冰冰的样子,对我的态度和最开始一点没变。她每天回来的越来越晚,和堂哥一样不见人影,我一个人在家,也乐得清净,可是时间一久,见不到苏晴,心中难免有些寂寥。

    这一天我放学从学?;乩?,由于下午有节体育课,流了一身的臭汗,索性就直接进了浴室洗澡,可关门的时候才发现,浴室的门把手坏了,想着家里也没有别人,也就将就着,脱了衣服走了进去。

    大约洗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听到门外有开门的声音,然后就见到一道身影,往浴室的方向走来。

    我吓了一跳,那身影我太熟悉,我不止一次透过这玻璃偷看过,我自然不会认错,我刚想开口说里面有人,但是玻璃门已经被推开。

    开门的一刹那,一股酒气扑鼻而来,苏晴直接无视我,趴在马桶上吐了起来。

    由于房子并不大,浴室装修的时候也是尽量缩小空间,所以哪怕我把淋浴放到别的地方,苏晴黑色的薄纱外套也顷刻间就被水汽打湿,紧贴着丰满的身体,变成半透明色。我就这么光着身体站在苏晴的旁边,唯一能够遮.羞的是白色的水汽。

    苏晴应该是喝醉了,并没有什么安全意识,伸手就把外套给脱了下来,我的鼻.血险些喷了出来,尽管苏晴里面有着一件黑色的内衣,明显这内衣的型号太小,浑圆的两团几乎展露在我的眼前,但最神秘的两小粒却是被遮掩住了。

    “许飞,你把热水关了?!?

    苏晴一脸不满的在半空上乱抓,然后抓到了一物,就顺势站了起来,伸手就要夺我手里的淋浴头。

    “嘶,嫂子……”

    我呼吸局促的开口,苏晴这一抓我险些魂都飘没了,因为她不偏不倚,正巧抓住我的命根子。

    剧烈的刺激,让本能的想要把她推开,可是苏晴上半身几乎没有穿衣服,我根本就无处下手,要是苏晴装醉,那我这一推,可就彻底的坐实非.礼苏晴的罪名,而且那里被苏晴的手握住,感觉特别的舒服,我心里更是不断奢望能够再多握一会。

    “奇怪,我们家里什么时候装扶手了?而且还是热乎乎的?”

    苏晴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又伸手在那上面套.弄了几下,这还是我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险些就叫出声来。

    此时淋浴头一关,浴室的雾气也随之消散,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还这么暧昧。而这个时候的苏晴,就像是一个好奇的宝宝,开始蹲下身子研究家里突然多出来的一把扶手。

    “别……”

    我一脸舒服的神情,却是小声的提醒苏晴,毕竟她是我堂哥的女人,要是这一幕被堂哥看到,我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咦?居然还会喷臭臭的水呀?”

    苏晴突然怪叫一声,用手在脸上摸了一下,又放在嘴里尝了尝,这一幕让我幸福的险些要晕倒过去。

    我舒服的闭上双眼,感觉整个人都被苏晴绵柔温暖的嘴给包裹住了?;瓜胱潘涨缬凶畔乱徊降亩?,这一刻的我已经放弃了抵抗,甚至想着哪怕是陷阱,这一次我也要强硬一会,可是我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下一步,甚至握住那里的手,也都不在了。

    “嫂……嫂子?”

    我急忙睁开双眼,却是见到苏晴光着身子,已经抱着马桶睡着了,嘴里还不知道嘟囔着什么,那模样异常的可爱,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我心中的火瞬间熄灭,一把将苏晴从地上抱了起来,往房间走去。

    苏晴已经烂醉如泥,这时候我想做什么应该都行吧?

    看着熟睡的苏晴,我陷入迟疑,如果她醒来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没有了,光溜溜的躺着,借机发难,我还真的是百口莫辩了,毕竟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个小叔子,都不应该去脱苏晴的衣服,而且是那么隐秘的部位。

    “算了?!?

    想了半天,我最终还是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

    “许飞,你个畜生?!?

    早上,我还没有睡醒,就听到房门外传来苏晴的大骂声,我吓了一个激灵,直接从床上滚下来,见到苏晴穿着一件睡衣,双手掐腰正凶神恶煞的看着我。

    “怎么了?”

    我揉了揉自己还没有睁开的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苏晴,实在想不明白,一大早上她为什么会那么的生气。

    “你个禽兽不如的小畜生,你说昨晚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晴愤怒的看着我,凶神恶煞的开口道:“你还真是没良心,昨晚就这么把我抱回去了,我要给你爸妈打电话,让他们接你回去?!?

    我不太明白苏晴的意思,瑟瑟发抖地说:“啊,我昨晚…啥也没干呀?!?

    苏晴色厉内荏地盯着我:“放屁,你跟你堂哥一个的狗德行,准备收东西滚回穷乡下吧!”

    我害怕的要死,要是回家我倒是不怕,但万一苏晴把这事添油加醋跟我爸妈说了,我爸妈非得打死我不可。

    “嫂子,求你不要打电话?!蔽倚睦锸翟诤ε?,这么丑的事情若是被父母知道,这辈子都没法在父母前面抬头,我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

    第三章 :精华交易

    “其实我也可以不打电话?!?

    苏晴看了我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了。她这句话让整件敲定的事情有了转机,她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但是从今往后,你得什么都听我的?!?

    “我听!我听!”

    看到苏晴不打电话,我整个人就如同惊弓之鸟,哪里还敢扑腾,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不论苏晴说什么,我都听,哪怕是让我舔她的脚底都行,只要不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怎么侮辱我都行。

    “那把昨晚的事情跟我说一遍!”

    苏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一把将我推回了床上,那眼神就好像是能够勾了我的魂一般,我已经吃了一次亏,自然是拼命的躲闪,然后支支吾吾的把昨晚的事情讲了一遍,却也把昨晚的实情说了个七七八八。

    苏晴听完后,脸上已经羞红,显然她也知道自己喝酒之后会失态,却是没有想到会疯狂到昨晚那一步,而且现在被我这一提醒,她也回想起了昨晚部分的情景,自然也羞涩不已。

    “昨晚的事情真的不怪我……”

    我小声的开口,昨晚的事情如果苏晴没有喝酒,就不会发生,而且那一切都是苏晴主动的,我也是一个小受害者,如今却是要被苏晴威胁,心中自然十分的不舒服。

    苏晴这个时候白了我一眼道:“我的身体还没被除你堂哥之外的人看过,你竟然敢把那脏东西放我手里,占我便宜?”

    我急忙羞愧的低下头,这件事的确我也理亏,只好不再辩解,只能够用祈求的目光看向苏晴道:“不是,是你自己抓住的呀,怎么能算是我占你便宜?!?

    “呵,难道非得用你那玩意儿给我扎几针才算是占便宜?”苏晴坐回床边,翘起笔直、纤细的大长腿说:“鉴于我昨晚喝多了,就不跟你计较了,毕竟天底下没有不好色的男人。你过来,看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没?”

    我摇了摇头,平日我都不敢直视苏晴,更不要说留意到她身上的一些细节。

    “你还真是一只呆头鹅,我脸上这有一颗痘痘,你没有发现吗?”

    苏晴翻了一个白眼,从身后取出一支蓄谋已久的瓶子递给我道:“来吧,帮我把这个装满,昨晚的事情就算结束了!”

    “装什么?”

    我还是一窍不通的看着苏晴,完全没有办法领会一颗痘痘跟这个瓶子,又跟我有什么样的关系。

    “当然是你那里弄出来的东西,我听说这东西能够祛痘美白,我脸上还有几个痘痘,你抓紧给我弄一点!”苏晴不满的催促我道。

    “啊,用我的东西不太合适吧?”

    我继续小声的嘀咕,之前已经被苏晴要挟了一把,但苏晴终究没有什么证据,如果我把自己的精华给她,万一她把精华拿出来栽赃我,那我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要不给,我现在就给你家里人打电话了!”

    苏晴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我,再次拿着个威胁我。显然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她已经知道了我的死穴。

    “可是,你不是有堂哥吗?”我心中委屈不已,但苏晴一副吃定我的神情,我只能够把堂哥给搬出来。

    “切,你堂哥又不是处,网上说处的精华才有用,给不给来一句痛快的!”苏晴已经生气了,开始在手机里找号码。

    “行,我给!”

    我心中一横,反正我是逃不出苏晴的魔掌了,与其苦苦挣扎,还不如顺着她的意思去做,或许她觉得我听话,就放过我也说不定。

    虽然答应了苏晴,可是真正要做却是另外一回事,苏晴也完全没有出去的意思,显然是在提防我拿别的东西糊弄她。

    “但是,你在这我弄不出来!”

    我一脸委屈的看着苏晴,昨晚那一幕还在眼前,我下面本能的就立了起来,可是当着苏晴的面做那种事情,我感觉异常的尴尬,根本就不知道手应该往哪里放。

    “事儿真多!跟我来!”

    苏晴瞪了我一眼,一把将我抓到她的房间,然后就见到她在房间的电脑上啪啪的敲了几下,我就见到电脑上一个劲的在往外面弹画面,只是这些画面中的人,都没有穿衣服,甚至有些图片上的姿势,跟昨晚在浴室发生的一幕都十分的接近。

    我从未见到过这样的图片,呼吸一下子就局促起来,我的脸也变的燥红,特别是身边还有苏晴这样的美女陪着我一起看,我顿时就没有了刚才的屈辱感,反而开始享受现在的一切。

    “你倒是快弄呀!磨磨唧唧当心我后悔!”

    苏晴显然也受到了图片的冲击,双腿不自觉的夹了几下,发现我在看她,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直接推了我一下,催促我抓紧,但这一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抚摸一般。

    我此时的确也有些忍不住了,只能够把裤子褪下,当我露出那东西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苏晴的呼吸也随之变的局促,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我有些得意的故意冲着苏晴的方向顶了几下,然后就开始自己运动起来。

    若是在平日,整个过程最多也就是半个小时,但现在有了图片的助兴,我手都打麻了,却始终感觉还差一点什么。

    “哎呦!你怎么那么磨叽?”

    此时的苏晴,似乎等的不耐烦了,一把将我的手挪开,开始用自己的玉手给我套.弄起来。

    “哦?”

    我整个人都傻了,苏晴的手很柔软,却很太粗鲁了,如今又是在她和堂哥的房间,我顿时就有了一种快.感。

    “小心点,别浪费了!”

    苏晴不满的大喊,手却始终没有离开战场,小心翼翼的用瓶子收集她新的护肤液,似乎一滴都不愿意浪费。

    那一晚,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我只是知道当时自己太爽了,出来的时候腿都是瘫软的。

    第二天我放学回家的时候,我发现苏晴并不在。

    第三天原本应该庆幸自己躲过一劫的我,却是不禁有些失落。

    就这样过了几天,苏晴都没有再找我麻烦,我以为事情就要这样过去了,却是没有想到,我看书的时候,苏晴又拿了一个瓶子走了进来。

    这几天我也曾经自己试过,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感觉,甚至有些无趣,所以当苏晴进来,我并没有上次的抗拒,直接低着头,跟着她去了卧室。

    “这一次给你看个好的!”

    苏晴像上次一样在电脑上敲了敲,却不再是图片,而是一部国外的电影,本来我还有些失落,可当那画面打开,我整个人都愣住。

    画面上的内容太丰富了,真的让我这个山里的小子见到了世面,我呼吸局促的看向苏晴,苏晴今天穿着一件紫色的吊带睡衣,露出白花花一片,而她的睡衣下摆很短,仅仅到大腿的根部。

    第四章 :亲吻

    >一番激情之后,我终于受不了,跟苏晴摊牌,我已经想好了,我现在还没有娶媳妇,要是就这样被她给玩残了,自己就太亏了。

    苏晴也知道自己理亏,沉默了很久,似乎在进行最后的思想斗争,点了点头道:“你先休息几天,等身体恢复了,你就到我房间里来!”

    “又是打空弹?”

    我小心的试探苏晴,这段时间每天跟着苏晴看电影,我整个人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木讷,很多新鲜的词我也都能够随口说出来。

    我之前已经在苏晴那里吃了亏,这一次她不明确的说出时间,我是绝对不会再妥协的,大不了就一拍两散。

    “你就这点小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到时候给你不就是了!”

    苏晴白了我一眼,说完的时候,却是满脸媚态,直接扭头就进了自己的房间,我有心想要跟进去,奈何自己的身体有心无力,只能够兴奋的回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几天,苏晴果然没有再找我要护肤液,并且专门找一些补身体的食材跟我吃,我的身体也渐渐又恢复了刚来时候的状态。

    “今天应该可以了!”

    早上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苏晴用细小的声音在我耳边低语了一声,然后就扭头跑回了房间,我顿时明白过来,终于到上战场的日子了,所以一整天的课都上的心不在焉,就想着快点回家。

    “这?”

    可是当我放学回家,脸色却是一变,因为在客厅的沙发旁,放着两只很大的密码箱,我认识这箱子,当时堂哥出差的时候,就是拎着这两个东西,如今这东西又出现在这里,说明堂哥回来了。

    原本苏晴说要给我是假的,她知道堂哥要回来,故意坑我。我心里却不是滋味,就好像是心爱的玩具,就这样被人抢走了一般,而实际上那玩具压根就是人家的,我连要的勇气都没有。

    “许飞,你放学了?最近学习怎么样?”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堂哥正好揽着苏晴的细腰从卧室走了出来,见到我回来,一脸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我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目光却是落到了苏晴的身上,我发现苏晴今天刻意的穿了丝袜,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同时从苏晴脸上的红润能够看出,显然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应该发生了什么,我的心中莫名的生出醋意。

    “许飞呀许飞!那本来就是堂哥的女人,你怎么能够吃堂哥的醋呢?”

    我心中不断的暗骂自己没有良心,堂哥并没有发现我的反常,反而笑着问我要不要出去吃饭,我不愿意当灯泡,又害怕自己露出破绽,只能够摇了摇头,堂哥就笑着带着苏晴走了。

    看着两人离开,我的心里发酸,毕竟以前苏晴是我的,虽然是在压榨我,但那种感觉却是让我怀念,加上苏晴后来的承诺,我更加有了动力,如今一切成空,我难免会有些失落,却也只能够祈祷堂哥快点走。

    原本经常不在家的堂哥,一时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用他的说法自己这一次的表现不错,公司已经给他升职了,以后就不用天天往外跑了,而且钱拿的比之前还多,我明显的看到苏晴脸上的笑容也比之前灿烂的多。

    堂哥在家里的时候,两个人就总是关着门,有些时候我晚上起来,还能够听到运动的声音,显然堂哥不在的这段时间,苏晴是很空虚的,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压榨一番。

    看着匠人恩恩爱爱的模样,我心情失落,以为自己和苏晴之前也就是一番荒唐,之后就再也没有关系了,可是这一天我回去,就听到了两个人的争吵。

    “钱呢?你不说你升职了吗?你不是说你涨工资了吗?钱呢?”

    在门口我就听到苏晴的愤怒声,原来今天到了堂哥发工资的日子,可是堂哥并没有拿回来钱,这无疑是触动了苏晴的神经。

    “都说了,财务去生孩子了,所以晚几天的事情!”

    我推门进去,堂哥坐在沙发上,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开口,同时反驳道:“这些年我每次发工资都给你,也没见你把钱拿出来过!”

    “你的意思是让我养你了?”

    苏晴脸色蹭的一下就变了,一把将堂哥从沙发上拽起来,可堂哥这一次显然并没有打算服软,顺势一把将苏晴推倒在沙发上道:“别给脸不要脸,老子是看上你了才把钱交给你管,还真以为老子怕你?现在把卡交出来,以后老子当家作主?!?

    在我们村里,一直都是男尊女卑,所以我们村子里的男人脾气都很大,用外面的话说就是大男子主义,而堂哥绝对是这一类人。

    “给你,给你去养小三吗?”

    “啪!”

    苏晴只是刚一开口,堂哥一巴掌就抽到了苏晴的脸上,死死的盯着苏晴道:“你这娘们少胡说八道!”

    此时我站在门口异常的尴尬,这本来是他们夫妻两个人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不适合参与,但是见到他打苏晴,我再也忍不住,一个健步冲上去,一把握住了堂哥即将落下的手掌。

    “是许飞呀!”

    见到是我,堂哥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一把将苏晴的包给拿在手里,扭头就往屋外走。

    “魏子坤,你个混蛋,你又去找那个女人吗?”

    苏晴哭着冲着门口大骂,堂哥却是头也不回的就这样离开了,而苏晴得不到回应,直接瘫在了沙发上。

    我担心被隔壁的邻居看到家里的笑话,急忙去把门给关上,这才回过身来安慰苏晴道:“你也别难过,堂哥或许真的要用钱也说不定!”

    “是要钱,要养那个女人,我都看到他们短信了!”

    苏晴哇的一下哭出声来,更是一把将我抱在怀里,感受到苏晴身体的柔软,我心中苦闷不已,我相信苏晴的判断,以前堂哥在村里就是喜欢惹是生非的主,只是没有想到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居然还那么的不安分,我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许飞,还是你对我好!”

    苏晴一边跟我诉苦,一边往我的怀里挤,她的身体柔软的就像是一只小猫,我忍不住摸向她的后背。

    第五章 叫醒服务

    我的心中窃喜,堂哥和晴姐感情的破裂,就意味着我的机会来了,尽管这样的想法有些龌龊,但是每天见到他们同进同出恩恩爱爱的模样,我就打心底不舒服,毕竟在堂哥没有回来之前,晴姐可一直都是属于我的。

    只是我没有想到,晴姐会如此的主动,在跟堂哥吵完架之后,居然直接投入了我的怀抱,这还是我的初吻,舌头交融在一起,让我舒服的低吟,这一瞬间我感觉这或许就是世间最美妙的事情了。

    “晴姐!”

    我没有任何的迟疑,一把抱住了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晴姐,这还是我第一次主动抱着她,柔软的身体,让我抱住就不忍心再次松开,似乎深怕自己一松开,她就会再次溜走。

    我的手忍不住在她的后背之上抚摸,那光滑的皮肤,伴随着晴姐舒服的低吟,那是对我而言最大的鼓励和动力。

    “小飞?”

    就在我想要更进一步,把自己的手绕过来的时候,突然感觉怀中的晴姐挣扎了一下,她推开了我,同时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道:“小飞,我可是你堂哥的女人,而且大你那么多,你不嫌弃我吗?”

    “不嫌弃!”

    我再次一把将晴姐抱住,然后快速的点头,因为我深怕自己稍微迟疑一下,晴姐就会离我而去。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连我自己也很惊讶,毕竟之前对晴姐虽然有想法,都是压在心底的,后来发生那事,也都是因为各取所需的交易罢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敢于主动跟晴姐承认我不讨厌她,其实我更想说我喜欢你,但这样的话,我却是羞于开口。

    “可是你还小,还在上学,晴姐不能够当那个坏女人呀!”

    晴姐的脸上露出苦涩,玉手轻轻滑过我的胸膛,轻叹一声道:“要是你堂哥也能够像你这么好,那该多好呀!”

    “晴姐咱们不提他好吗?”

    我的身体一僵,原本升起的念头,听到堂哥的一瞬间,就像是一盆冷水泼下来,什么都熄灭了,她是堂哥的老婆,也是我的长辈,在我们村里发生这种事情,是一家子都要被唾弃的。

    我不禁想到了我的父母,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如果因为我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我就真的成为了不孝子了。

    “晴姐?”

    就在我内心在激烈交锋的时候,我发现晴姐已经在我的怀中熟睡了,显然在我来之前,晴姐就已经和堂哥吵了一段时间,而且堂哥离开的举动,对她也是一种打击,想来她刚才主动吻我,也只是对堂哥出轨的一种惩戒罢了。

    我嘴角露出苦笑,刚才我还说不嫌弃晴姐,可是想到跟她睡觉的后果就变的迟疑,自己难免有些可笑,如今晴姐睡着了,虽然我身体的反应还在,但已经不敢再有什么想法。

    我小心翼翼抱起晴姐柔软的身体,径直走向他们的卧室,将晴姐放回床上,就要这样离开,但是晴姐这个时候却是一把拉住我的手道:“小飞,不要离开我!”

    “晴姐我在!”

    我急忙开口,却是发现晴姐还在沉睡,刚才应该只是在说梦话,看着她在睡梦中还是皱着的眉头,我真心的觉得堂哥不是一个东西。

    “陪我睡一会!”

    晴姐此时突然睁开眼,一把将我拉到了她的床上,然后双手缠住我的脖子,小腿压在我的身上,继续睡了起来。

    “晴姐……”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反应,我更是迟疑,晴姐这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把我当成了堂哥,还是真的想要跟我睡一觉,但是睡一觉不是应该脱.衣服吗?而且她这样压着我,我可怎么睡?。

    自从护肤液的事情发生之后,我无时无刻不想睡了晴姐,让自己的子孙去它们应该去的地方,可真正当我被晴姐压在身下,我才发现,我居然对她还有一丝敬畏,这是我之前也完全没有想到的。

    实际上,我自己都没有发现,之前我一直坚定是坏女人的晴姐,在随着了解之后,我已经慢慢的熟悉,她不再仅仅只是一个让我在梦中冲动的女人,她的遭遇甚至还让我有些同情。

    这一夜我想了很多,然后在晴姐的床上就这样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在摸自己,那东西也随之有了反应,我由于太困,根本就不想睁开眼睛,但已经恢复了一些意识。

    “噢!”

    就在此时,我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暖的环境,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跟我碰撞,敏感的我,立刻惊叫一声,猛然睁开双眼,正好看到晴姐半跪在我的双腿间,把那东西往嘴里送。

    “晴……晴姐?”

    我感觉我的声音都在颤抖,这种事情我之前只是在电影里见到过,怎么也没有想到,真正做起来会这样的舒服,特别是由晴姐主动跟我做,这种刺激让我一下子就将所有的顾忌都抛到了脑后。

    见到我醒来,晴姐的小脸通红,含情脉脉的冲我眨了眨眼道:“小傻瓜,你醒了?”

    “小傻瓜?”

    此时我已经不是刚来城里的毛头小子了,我知道这样的称呼是只有情侣之间才有的亲密称呼,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晴姐居然真的会有把我当成情人的一天。

    “一天天不知道在想什么,顶着这个东西,怎么好好上课?”

    晴姐又将那东西放在嘴里舔了舔,眼中露出了一丝狡猾道:“还愣着干嘛?你不怕上学迟到呀?”

    “还上什么狗屁学!”

    我本能的回了一句,有晴姐这样的服务,就算旷课我也认了,但是胆小的我,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闹钟,这才发现居然已经快六点半了,如果再不走,那就真的要迟到了,而晴姐刚才的行为,让我想到了一个词,叫醒服务。

    此时我明显感觉到晴姐在加快速度,这一刻我们之间似乎已经没有了辈分的差距,晴姐就是一个为了我这个祖国花朵,能够好好学习,而努力服务的人。

    不得不说,晴姐的服务真的很好,我虽然本能的想要坚持一下,却还是没有忍住,直接败下阵来,而那东西,也顺着晴姐的嘴角流了出来,整个画面异常的刺激,以至于我居然再次有了反应。

    “年轻真好!”

    晴姐脸色羞红,疼爱的抚摸着我那里,擦了擦嘴角的痕迹道:“咱们的交易还没有结束,你还需要为我提供护肤液的,今天我自己取了!”

    我兴奋的急忙点头,恨不得以后每天晴姐都能够用这样的方式自己取,如果早知道还有这样的操作,我之前就算真的被压榨成人干估计也认了。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白小姐透76期特码 陕西快乐10分钟任4 广西福利彩票快乐双彩走势图 四肖中特钱多多白姐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 湖南体彩顶呱刮 新浪彩票双色球预测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59 nba比分预测新浪博客 网易彩票中心 咸阳福利彩票中大奖 福彩3d试机号查询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天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