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11选五最大遗漏:(大结局)厉南城厉思绾小说_厉南城厉思绾小说在线阅读by半夏

发布时间:2018-11-15 23:27

厉南城厉思绾小说厉南城 厉思绾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主角是厉南城厉思绾的小说是《他心尖的朱砂痣》,主要讲述了厉南城厉思绾之间的爱情故事,他们少时相爱,却双双被洗去记忆。他刻骨的爱变成噬心的恨,恨不得她死,最好是生下孩子的同时,死在产床上……她真的死了,他却无法把她从脑海里连根拔出……

厉南城厉思绾小说

第1章 撕心裂肺

“厉南城,我可是你的姑姑!”

厉思绾攥紧厉南城的手腕,抗拒着他的碰触。

挣扎之际,她被推倒在榻上。

“放开我,你不是最讨厌我吗,你不是连看都不愿看我一眼……”

厉思绾情绪激动的嘶吼着。

“闭嘴!”

厉南城冰冷的声音显得极其不耐烦。

“厉南城,我恨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厉思绾双手拽紧被单,被迫承受这份撕心裂肺的痛。

她明明已经收起那份痴心,为什么还要这样残忍的对待她……

“当年你连同周家绑架我,害得悦函失去又又月退,你就该想到有如今的下场?!?

厉南城狠狠地拽住她的头发,深不见底的眸子泛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你为了她,不惜伤害我?”

厉思绾被迫仰起头,眼中闪过一抹苦涩与不甘。

“你没资格和她相提并论!”厉南城讥讽开口。

他此刻的话,令厉思绾连最简单的呼吸,都觉得会扯痛她的心。

她手指微颤地抓着他的袖口,说:“不就是要我的腿嘛,你拿去就是了!”

“你都要和她订婚了,这样做不怕对不起她!”

突然,他将厉思绾翻过来,凶狠地瞪着她,那眼神仿佛要把她生吞似的。

“折磨你,是我送给悦函最好的订婚礼物!”

厉思绾的心仿佛被箭利穿似的,以为藏得很好,不曾想,依旧会心碎难忍。

她攥紧双手,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所有人都说,两年前,是她害得厉悦函被人强/暴,被打断了腿。

可是,有人听她说过吗?

厉思绾别开脸,卷长的睫毛轻轻抖着,在她眼底沉下一片暗影。

她眼眸紧缩,嘴角缓缓溢出一抹难言的苦笑。

“想替她报仇?那就不要客气,你想怎样对我都行。就算把我关起来永不相见,我都无所谓……”

厉南城侧身睨着厉思绾,眸中冷意似乎与生俱来,“想死,那我成全你!”

他的声音透着震人心魄的力量,大手松开她的发,慢慢扌圼紧她纤细的颈脖。

他一字一顿,声音不大,但里面隐忍着的恨意昭然若揭。

同时,他的手指也逐渐加重了力道。

“咳……咳……反正命都是你们厉家给的,想要就拿去吧……”

厉思绾小脸憋得通红,表情无谓,就像是在寻死一般。

恍惚间,她仿佛在厉南城眼中看到一抹恨意,那是要将她置于死地的恨意。

突然,她痛苦的挣扎着。

直到脸上的颜色变得惨白,厉南城才松开手。

厉思绾捂着脖子喘着气,突然,她仰起脸,自嘲的大笑起来……

第2章 是个男人

“厉南城,你刚刚要了我那么久,厉悦函那个瘸子应该满足不了你吧!还是觉得我的身亻本更让你疯狂,更能让你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吧……”

啪——

厉思绾被打得狠狠地摔在了榻-上。

她耳畔嗡嗡作响,喉头瞬间涌上一股腥甜,随即被她强行咽了下去。

“哈哈哈……”她抬手捂着被打得红肿的脸,露出一抹风情万种的笑,“被我戳中痛处,恼羞成怒了?”

厉南城居高临下的站在榻边,幽深的眸子一凛,大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颈脖。

“厉思绾,你给我闭嘴!”

厉思绾看着面前这个自己喜欢了多年的男人猩红着眼,声音嘶吼着近似发狂。

她垂下眸子,掩去眼中的酸涩,嘲弄道:“只许你做,还不能让我说了?”

她任他钳住自己的颈脖,双手垂在两侧,脸上渐渐露出一抹讥笑。

“厉南城,你说睡自己的姑姑,是不是有种乱-伦的惊心动魄感?”

每个字,都仿佛是带着刺的刀,胡乱的扎进厉南城的心。

他微眯着眸子,勾起薄唇,冷嗤道:“你让我觉得恶心!”

他嫌恶的甩开厉思绾,愤怒的出了房间。

厉思绾难受的咳了几声,再也忍不住,喉头一甜,一口血喷向被单。

她捂着月匈口,虚弱的趴在榻上,目光缓缓落在那一朵朵红花上。

她脸上渐渐绽开一抹惨然的笑容,似乎又带着些许的凄凉。

良久,她艰难起身,将被单拆下来,又进浴室把自己整理干净。

刚出来,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厉思绾,你这个女表子,给我出来,你真不要脸,连自己的侄儿也要勾搭?!?

厉思绾皱眉,拍了拍脸颊让自己看上去够精神,这才将房门拉开。

门外,厉悦函坐在轮椅上,气势汹汹地指着厉思绾咒骂着。

“你刚才是不是又在勾搭哥哥,你……”

厉思绾低垂着眸子,一把拽住伸在自己眼前的手,嘲弄道:“守不住自己的男人,找我做什么?”

她不顾厉悦函的挣扎,慢慢用力,将她从轮椅上拽了起来。

“啊……你快放开我,厉思绾,你这个贝戋人想干什么!”

霎时,厉思绾用力一推,厉悦函连同轮椅一起翻倒在地上。

“厉思绾,你这个女表子,竟然推我,我要让我妈把你赶出厉家!”

厉悦函狼狈的扑在地上,暴躁地拍打着地面大声吼叫着。

“呵……”厉思绾靠在墙上,清亮的水眸已经冷沉骇人。

滚出厉家,确实不错……

厉悦函不甘的瞪着厉思绾,突然,她朝着楼下大声喊道。

“啊……救命啊,快来人啊……”

她疯了一般的大吼大叫,头发也被她抓得凌乱。

刚叫了几声后,楼下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厉思绾余光瞄到厉悦函的母亲甄丽娜第一个冲上了楼。

看到她的那一刻,厉思绾眼中光芒陡然一颤,又迅速冷静下来。

她弯下腰,一把揪住厉悦函的衣襟,凑近她耳畔,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挑衅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个錶子?!?

第3章 喜欢到不行

看到厉悦函脸色惨白,厉思绾笑得更加得意,继续刺激她。

“勾搭自己的侄儿,有多刺激你不会懂,更何况,他喜欢我喜欢到不行。因为,瘸子,不可能让他体会到那种感觉,哈哈哈……”

“我……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你这样做太无耻了!”

厉悦函激动的月匈口不停起伏着,拽紧厉思绾的手腕,浑身都在颤抖。

“订婚又怎么样,就算结婚他照样会每晚来我的房间,夜夜与我纟?绵?!?

厉思绾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她甩开厉悦函的手,嫌恶的往后退了一步。

“厉悦函,你知道吗?我现在恨不得你去死,这样就再没人和我争男人了?!?

厉悦函瞪大眼睛,大声嘶吼道:“你太恶毒了!”

“厉思绾,你太放肆了!”

甄丽娜带着众人赶来时,冲上前愤怒的伸手朝厉思绾打过了过去。

手突然被人拽住,她回头,眉头骤然蹙紧。

“南城?快放手,我今天一定要打死这个贝戋人!”

厉南城抓着她的手,斜了眼厉思绾,眸光中一抹意味不明白光芒闪动着。

“妈,悦函身亻本不好,让厉思绾生个孩子,过继给她吧?!?

甄丽娜震惊万分,“南城,她有什么资格生下我们厉家的孩子!”

“哥哥,我只是腿不方便,我能生孩子,能为厉家传宗接代的?!?

厉悦函急了,如果她不能给厉南城生孩子,就算结婚,她在厉家也无地位可言。

“果真还是迷上了我的身亻本,想睡我,你直说就好了,何必拿孩子绑住我?!?

厉思绾目光灼灼的瞪着厉南城,声音温柔,不卑不亢。

她压抑着心头的恨意,手指用力的抠进木门中,脸上却依旧带着嘲弄的笑意。

“你这个贝戋人,要不是你,悦函会变成这样吗?你毁了她,还敢羞辱她,你给我滚,马上给我滚出厉家去!”

甄丽娜气得浑身发抖,她将厉悦函护在身边目光凶狠的瞪着厉思绾。

厉思绾美丽的眼眸中水光轻闪,艾恨明晰。

她慢慢的蹲下来,目光在厉悦函脸上纠纟?着。

所有人都说是她毁了厉悦函,说她是个恶毒的女人。

既然是认定的事实,那么,她要在自己即将完结的生命中,坐实这份罪名。

死,也要拉个伴!

“来人,快把这个贝戋人赶出去,不许她再踏进厉家一步!”

甄丽娜用力推开厉思绾,将厉悦函扶了起来。

“不用送,我自己会走?!崩魉肩荷艉苋崛?,带着几许解月兑的意味。

“这个家,是我说了算?!?

厉南城全身气息冷肃刚硬,眸潭似海,里面的风浪暗藏很深,容不得任何人辩驳。

刚走出几步的厉思绾脸色惨白,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她走不了了!

“南城,你留下这个贝戋人,怎么对得起悦函?”

甄丽娜脸色大变,拔高声音质问厉南城。

“他当然得留下我,要不然晚上空寂寂寞的时候找谁来满足他?我可是很纟?人的,那个瘸子,该像条死鱼吧?!?

厉思绾突然大笑起来,她只觉得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便蔓延到四肢百骸。

“厉思绾,你闭嘴,马上滚回你的房间,没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好啊,你想要我的时候先知会一声,我好洗干净了等你……”

厉思绾挑着眉尖看向厉南城,嘴角露出一抹极为妖媚的笑容。

随即,将裙摆撩高,露出一双雪白修长的美月退,转身甩上了房门。

第4章 父不疼,娘不在

一个月后。

厉思绾看着检孕试纸上的两条红色杠杠,心头还是有些许的期待。

她清楚自己的身亻本,于是将这个念头很快压了下去。

如果真把孩子过继给厉悦函,她无法想像这个孩子的人生会是怎样的。

父不疼,娘不在。

比她的这一生还要凄惨,悲哀……

她告诉自己,不能留下这个孩子,不能留他一个人在这人世间受苦。

医院,手术室。

厉思绾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躺在手术台上,紧紧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等待着剐心的痛楚。

门,突然被踹开。

厉南城凶神恶煞的冲了进来。

手术室里的医生被吓得连手术刀都掉在了地上,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声暴怒的声音。

“都给我滚出去!”

所有人迅速撤走后,厉南城上前一把将手术台上的厉思绾揪住,冷冽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他语气凶狠的吐出几个字,“你做掉这个孩子,又想上谁的chuang!”

厉思绾看着面前这个俊容精秀的男人,眸子里难掩阵阵怯意。

她别开脸,忽略掉他身上穿着的订婚礼服,眼角溢出一抹酸涩。

“谁给的钱多,我就上谁的?!?

“我给的不够多?”厉南城怒得赤红双眼,表情冷冽而残忍。

厉思绾突然毫无畏惧地仰着脸正视着厉南城。

“今天不是你和自己妹妹订婚的日子吗?还跑来关心我,难道是喜欢上我了?还是说瘸腿妹妹不够刺激,要我这个姑姑才能够满足你?!?

说着违心的话,厉思绾一点都不痛快。

心,一点点的裂开,痛得她再一次咽下喉头涌上的腥甜。

厉南城一双幽深的眸子比深夜还要漆黑,他慢慢逼近厉思绾,在她耳畔残忍的说道:“你不过是我的玩/物罢了,女表子还妄想得到我的喜欢,简直是异想天开?!?

“我不过是被包-养的情-妇,当然不会有这么奢侈的想法,所以,我这是在帮你善后?!?

手,慢慢扌无上平坦的肚子。

厉思绾清冷的脸上挂了一抹轻笑。

她仰高惨白的脸,目光在厉南城脸上痴纟?起来。

这一生,她做得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喜欢上了眼前这个男人。

“既然你想流掉这个孩子,那就自己动手!”

厉南城梭角分明的脸透着绝情与冷漠。

说话间,他从身边装器皿的盘子里拿起一把手术刀,递向厉思绾。

锋利的刀刃带着寒光,瞬间刺痛了厉思绾的眼。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捧在心尖喜欢的男人会如此绝情。

她慢慢的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心底一片凄凉。

这是她从小便喜欢追着跑的侄儿,是她从小的奢望。

她喜欢他,喜欢进骨血里。

当年,她不惜用自己的身亻本去救他。

她脏了,也配不上他了……

想到自己即将灯尽的身亻本,厉思绾果决的接过了冰凉的手术刀。

她身上没了力气,全靠身后的手术台支撑着。

突然,她抬头看向厉南城,眸子里没有丝毫畏惧之意。

脸上泛起一抹绝美的笑容,渐渐的笑容越来越深……

她骤然握紧刀柄,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小月复中。

第5章 解脱了

鲜血,染红了白色的病号服。

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像要将地上灼烧出一个个血洞来。

看着厉思绾绝决的模样,厉南城一把抓住她再次刺向自己腹部的刀刃。

两人的血混在一起,顺着他的手臂往下-流。

厉思绾不痛,他又怎么会痛!

空气在此刻凝固,静得让人心里发慌。

良久,厉南城才轻蔑的开口,“你以为这样就能解月兑了?”

说话间,他夺过厉思绾手中的刀,狠狠的扔到了地上。

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能这样的狠,毫不犹豫就刺进自己的身亻本。

她到底有多恨他,才能为了不要他的孩子,连死都不怕!

“我只是按你的要求做而已,就像你未婚妻所说,我没有资格生你的孩子不是吗?”

“有没有资格,你说了不算?!?

厉南城一脸阴鸷地看着她,俊脸上阴沉得可怖。

他勾起薄唇,似乎想从厉思绾那张惨白的小脸上看出些什么。

良久,他又从怀里掏出一叠照片,扔到手术台上。

“这个孩子,我想你不会陌生吧?!?

厉思绾皱眉,心中警钟已然敲响。

她沉住呼吸,面不改色的斜了眼照片。

瞬间,她身亻本僵住,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样,攥紧着拳头,指甲早已深深陷进了手心中。

她却面上装作平静,淡漠的说,“没见过?!?

厉南城也不戳穿,脸色阴沉的又拿出一份DNA报告,举到她面前。

“既然你不认识,那她的死活便于你无关,这里楼层不高,丢个人下去恐怕也是活不了的?!?

“厉南城!”厉思绾突然不淡定了,一把抓住眼前的报告,胡乱撕成碎片,“她是无辜的,你不能伤害她!”

她又抓住厉南城的手臂,紧张的喊道:“你放过她,放过她!”

“一个野种罢了,你这么激动,看来很在意她啊?!?

厉南城声音不高,但语气狠绝,怒意十足。

“她不是野种,她是我的孩子,我承认,她是我的孩子,你放过她,求你了……”

厉思绾的眼泪猝不及防地滚落下来,她抿着唇,想要努力控制住眼泪,可身子却止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

她在害怕,害面前这个冷血的男人会伤害自己的孩子。

那个她一直恨入骨髓的孩子,却在这一刻,她不舍了。

“你的孩子,你和谁的孩子?”

厉南城狠狠的甩开厉思绾,想到当年她和周玄川绑架他,还私奔生下野种,他就有种要杀人的冲动。

厉思绾跌倒在地上,艰难的爬到厉南城的脚边,抓住他的裤腿。

她嗓音嘶哑的哀求道:“不是谁的,她只是我的孩子而已,求你放过她吧,求你了!”

厉南城高高在上的睇着她,月匈口不停起伏着。

“想她活,那就怀着我的孩子,去参加我的订婚宴会?!彼缀莸木孀?,话语间已全是暴戾。

厉思绾心里惦记那个可怜的孩子,听到他话中的威胁,双目含着泪,嗓音孱弱而颤抖着,“厉南城,你太卑鄙了……”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