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季如风莫沉渊小说独家免费阅读《总裁追妻99次》

    发布时间:2018-11-15 22:01

    季如风莫沉渊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总裁追妻99次是一部由作者封枝雪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季如风莫沉渊之间的爱情故事,相爱八年,一朝怀胎却却被告知,他要结婚了新娘不是她?纳尼! 倾城大婚,本想扰乱婚礼现场,却被迫给新娘科普洞房三十六式,绝望! 国际巨星:一个新人都潜规则不了,我爬到这位置还有什么意思?

    总裁追妻99次

    第一章

    晕黄灯光下,大床上两道人影疯狂缠绕着,墨黑的长发和黑棕色的短发糅合在一起,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连空气中都是荷尔蒙爆棚的气息,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低吼一声发泄出来,女人小鸟依人一般藏入他怀里,双手环着他精瘦有力的腰部。

    莫沉渊低头看了一眼累瘫在怀里的季如风,眼中闪过一丝柔情伸手将汗湿在她脸颊上的头发扣在耳后,“累了吗?看来我得节制一些了,不然将你累坏了可怎么办……”

    “讨厌!”今天的莫沉渊比往日要的都狠,让她连手指都提不上劲来,听到他又在说混话,季如风从怀里探出毛绒绒的脑袋,娇嗔白了一眼莫沉渊,小粉拳落在他的胸膛上,捂住他的嘴巴,“不许说了……”

    “好,我不说!你躺着,我去打点热水给你擦身子!要是感冒了就不好了!”莫沉渊一个腾跃从床上坐起来翻身下床走进浴室,季如风头枕在手臂上,望着莫沉渊消失不见的背影,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

    七年了,从十五岁情犊初开,到二十二岁成为他的女人,看着他从高中校草蜕变为富有魅力的莫氏总裁,他不复少年青涩模样,但是对她的宠爱却始终如一。

    何其有幸,能够遇到他。

    从今往后,两人行会变成三人行,想到藏在枕头下的验孕棒,季如风小猫一般轻笑起来,等会他出来看到验孕棒他一定会吓呆吧?

    进入浴室,莫沉渊脸上的柔情蜜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峻而冰冷的表情,掏出手机,手机上的日历用红笔圈出了一个日期,赫然就是今天。

    父亲去世四周年,游戏该结束了!

    “莫沉渊,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看到莫沉渊出来,季如风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捏着验孕棒藏在身后,拢在身上的丝绒被从肩头滑落露出圆滑的肩膀和若隐若现的深沟。

    莫沉渊端着水盆,犹如刽子手般居高临下看着季如风清纯如百合花的笑容,心底闪过一丝凶狠,马上他就会一刀一刀凌迟将她脸上的笑容撕毁。

    “恰好,我也有一个秘密告诉你!”

    也有秘密?莫非是求婚?季如风想到前些日子莫沉渊就在暗示会在生日这天给她一个大惊喜,除了求婚,她想不到别的,正好,双喜临门!

    “那你先说!”季如风端正身子,眼神期待的望着莫沉渊,藏在身后的双手微微颤抖着,连心跳也跟着失重了,虽然她一直笃定了他们会结婚,生子永远在一起,可是当求婚来临,她的心还是不争气的紧张起来。

    “我要结婚了!”

    结婚了?还真是他一如既往的霸道风格啊,还没求婚也不问她答应不答应,就决定了?

    “你还没求婚呢!”季如风昂头,小脸气鼓鼓的望着莫沉渊,心底默默腹谤,也不问她答应不答应,虽然她也会答应吧,但是作为女人总得矜持一下。

    第二章

    真是天真的女人,莫沉渊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我要和薛冰结婚了!”

    “你说什么?”季如风呆滞半晌,恍然摇摇头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莫沉渊,“沉渊,别开玩笑了……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好笑!”

    莫沉渊望着季如风满脸平静,“我要和薛飞结婚了!婚礼就定在下个月!”

    “薛家不会允许我金屋藏娇,外面养着小三,我们之间到此为止?!?

    “小三?”季如风荒诞的摇了摇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相爱七年,她就捞到一个小三的名头?多可笑!

    他就要结婚了,还是和薛家联姻,想必整个云城都闹得沸沸扬扬了吧,可是她却像个傻瓜一般,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

    “为什么?莫沉渊你告诉我为什么?”下个月就要结婚了,那他和薛飞之间必定早就已经情投意合了吧,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和她说分手,为什么要拖到今天?

    “为什么?”莫沉渊望着季如风,薄唇中吐出的话句句戳心,“四年前你和你父亲设下圈套引我上钩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会有今天!”

    “为了保住我的前程,我父亲将莫氏拱手想让,眼睁睁的看着莫氏被你们吞并,心脏病突发身亡,夺产之恨,杀父之仇,季如风你该多天真才会觉得我还会爱你?”

    “这四年来,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钟我都遭受着灵魂的鞭打!”

    “灵魂的鞭打?”季如风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莫沉渊,妄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玩笑的痕迹,可是没有,这个每日跟她同床共枕的男人,脸上只有刻入骨髓的仇恨,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情绪。

    季如风突然就想笑了,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她笑的前仰后俯,好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卧室内都回荡着季如风清脆的笑声,莫沉渊本身就阴沉的脸,见到她这副模样更加黑了,毫无绅士可言的一把将她推坐在床上,漆黑的眸子微眯,透着一丝危险,“季如风,你以为你装疯扮傻,就能磨灭掉你和你父亲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

    “是吗?”听到他的话,季如风整个人都安静下来了,除了面色掩不住的苍白以外,清澈的眸子平静的没有一丝的波澜,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被自己心爱的男人甩了的女人。

    甚至她还扯起嘴角笑了笑,白净的小脸上带着些嘲讽的意味,“莫沉渊啊莫沉渊,或许是我真的不够了解你吧?”

    “为了报仇,忍辱负重的在自己的仇人身边讨好,让仇人爱上了自己以后再狠狠的甩掉,这种戏码,就连现在烂大街的偶像剧里都不会再出现了,你却能演得出来,而且一演就是好几年?!?

    “呵?!狈路鹗潜蛔约旱乃祷案盒?,季如风轻笑出声,望着面前朝夕相处了七年的男人,指尖轻拂他的脸颊,有些淡淡的出神,“或许你比我更适合做演员也说不定?!?

    第三章

    莫沉渊见季如风跟他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反应,如此平静的模样,心脏狠狠的被刺痛,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失控边缘的状态。

    他想要的可不是季如风这种平静的样子,他要的是让季如风体会一下他这些年来承受的痛苦。

    每次跟季如风在一起,违心的跟她说甜言蜜语,看着她因为他的举动羞涩,因为他而露出笑脸,每夜和他沉沦,像一个天真的小姑娘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每天的笑容毫无阴霾,他的心脏就仿佛像是被一刀一刀的凌迟着一样,痛不欲生。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莫沉渊躲开季如风抚摸着他脸颊的手,站起身,退后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阴沉的可怕,“季如风,你最好安分一点!”

    “否则……”他眯了眯眼睛,低沉的嗓音透着漫不经心的危险,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季如风双手紧紧的攥住床单的一角,骨节发白,她面上平静的可怕,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莫沉渊的话引起的心脏钝痛,令她恍若要窒息了一样,喘不过气来。

    十八岁的那一年,莫沉渊设计的软件获得世界大奖,引起了无数商界大佬的垂青,她兴奋的睡不着觉,怀着忐忑不安又羞涩的心情,想借着这一次的事情,把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献给莫沉渊。

    然而,命运总是爱和她开玩笑,他们在酒店里开了房,少年少女总是羞涩的不得了,他们刚脱了衣服躺在床上,还没有来得及做着什么。

    她的父亲,季氏的总裁,季向南,那个自从母亲去世以后就一直对她不管不问的男人,就在这个时候闯了进来,义正言辞的说莫沉渊强了她,向莫沉渊的父亲索要赔偿。

    她哭诉着辩解只换来狠狠的一耳光,和一句冰入骨髓的,不要脸!

    为了保住莫沉渊的名声和他的未来,莫沉渊的父亲把莫氏公司的股份全都转让给了她的父亲。

    后来,她记忆里那个温文儒雅的叔叔,因为心脏病突发,从此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上流社会,商场如战场,瞬息万变,曾经辉煌一时的莫氏,骄傲矜贵的莫家太子爷,就因为这件事情,落到了尘埃里。

    她很愧疚,她试图挽救,她跪下求她的父亲,可是没有用,说白了她只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小女孩,她没有天才的商业头脑,更没有令人惧怕的权利,她说的话,谁都不会听。

    因为这件事情,她觉得无颜面对莫沉渊,她觉得莫沉渊一定是恨极了她,如果不是她,莫沉渊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子爷,就像是她最初见到的样子,骄傲,自信,宛若星辰。

    可是,莫沉渊却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恨她,他只是消失了几天,然后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还是那个只对她一个人温柔的少年,他说不怪她,这件事情不是她的错。

    他甚至还反过来安慰她,他说,“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哭,我的小姑娘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

    第四章

    那时候的她在想什么呢?

    啊,是了,遇上这个男人,她何其有幸,她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

    思绪渐渐回笼,季如风轻笑一声,似是嘲笑自己的愚蠢,莫沉渊说得对,她就是愚蠢,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人真的大度到对于间接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一点都不介意呢。

    她抬眸望向莫沉渊,目光沉静,苍白的小脸上,勾起一丝悲凉的笑意,“当年的事情,你确实应该恨我,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要跟别人在一起,我无话可说,我像傻子一样被你骗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还清了欠你的债吧?!?

    她付出的感情,大抵也是收不回来了吧?估计在莫沉渊的眼里,她这些年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一厢情愿的演了一出情深不悔的戏。

    季如风站起身,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就这样吧,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欠,我不会再纠缠你了?!?

    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她的自尊心被践踏了这么多年,也该够了吧?

    季如风眼中有些泪意,她深呼一口气,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手不由自主的抚摸自己的肚子。

    呐,宝宝,对不起,妈妈大概不能生下你了呢。

    还清了债?呵,如果这么简单就放过季如风的话,那么他这些年一个人苦苦挣扎,痛苦不堪,岂不是都成了笑话?

    莫沉渊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目光阴冷的看着她,嗓音凉薄的刻骨,“你可以滚了?!?

    季如风身子颤了颤,忍了很久的泪水,听到他的这句话,突然就落了下来,整张脸苍白的毫无血色。

    她张了张嘴,喉间干涩,点头,“好?!?

    仅仅是简单的一个字,却仿佛用尽了她浑身的力气。

    话音落,季如风一刻都不停留的夺门而出,因为她想保留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她怕她自己会忍不住在莫沉渊面前哭出来。

    曾经信誓旦旦的承诺会让她一辈子都幸福的男人,现在仅仅只是站在他的身边,季如风就感觉自己心痛的都快要窒息了。

    季如风走了,诺大的房子,空空荡荡,只剩下他一个人。

    莫沉渊眼前浮现的是季如风临走前悲痛欲绝的模样,浑身的骨头仿佛都被硬生生的敲碎了一样,刺的他生疼。

    他跌坐在沙发上,怔怔的看着空空荡荡的别墅,突然就生出了一丝茫然和无措来,怎么会这样呢?这不是他一直都想要的吗?

    狠狠的报复季如风,把她的尊严踩在脚底下,让她痛不欲生。

    怎么就觉得……还是不开心呢?

    莫沉渊以一种?;ぷ约旱淖颂?,蜷缩着身体躺在沙发上,脑海中闪烁着父亲面色苍白的躺在病房里的模样,消瘦的还剩下几十斤的身体,无力垂下的手,再也不会睁开的眼睛。

    他怎么能对害死自己父亲的仇人心软呢?他不能心软!他不会放过季如风的!他要让季如风永远都活在痛苦中!

    莫沉渊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自己。

    第五章

    莫沉渊的别墅在偏远的郊区,季如风一鼓作气的从他的别墅里跑出来,跑到了空旷的大路上,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正值暑期,空气闷热,烈阳当空,季如风却觉得自己浑身都发冷,她站在路边,缓缓蹲下身,环抱住自己不停颤抖着的双腿,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唇瓣,豆大的泪水,无声的滑落。

    朝夕相处了七年的男人,她却一刻都没有真正的看透过。

    最可怕的事情,不过是你以为你们是彼此相爱的,你以为你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对方也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配合你,恨不得把你宠上天,可是到最后他却告诉你,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他为了报复你而精心设计的一场骗局。

    好可怕啊莫沉渊,真的好可怕,原来他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成长为了一个懂得克制、隐忍的男人了,而莫沉渊却把这些隐忍和克制全都用在她的身上。

    那个骄傲不可一世却唯独对她一个人温柔的少年,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消失在时光的长河里了,而她却没有丝毫的察觉,傻傻的以为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变。

    季如风漫无目的地在路边行走,离开得时候很决绝,可真正的离开了那个生活了几年的地方,她才觉得迷茫。

    现在……该去哪里啊?

    她不知道该去哪,也不知道该找谁,这些年她全身心的都扑到了莫沉渊的身上,没有工作,也没有任何的朋友,至于家人,呵,她早就没有家了。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季如风突然顿住了脚步。

    映入眼敛的是一张婚纱照,娇俏可爱的准新娘笑得一脸幸福甜蜜,而她身旁的男人也满目温柔的望着她,只是看着照片,就会让人生出一种幸福的感觉。

    照片中的男人,不是莫沉渊还是谁呢?

    “婚纱照都有了啊……”

    季如风怔怔的看着莫氏地标处的广告牌,上面写着婚礼的日期,大红色的广告牌刺得她眼睛生疼,“原来……已经昭告天下吗?”

    她这些年一直都被莫沉渊金屋藏娇在偏远的别墅里,莫沉渊告诉她说心疼她不想让她去上班,可笑的是她还傻乎乎的相信了,心里觉得甜蜜,现在,真相摆在她的面前的时候,才顿觉讽刺。

    莫氏被季向南吞并了以后,莫沉渊白手起家重新建了一个公司,自然依旧是莫氏,以他的商业头脑,自然是不稍几年就超过了季向南不择手段才壮大了的季氏。

    京城里处处都是莫氏的地标,而这张婚纱照显然是挂上去有些时日了,全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了,只有她还傻傻的蒙在鼓里,心中期待着她和莫沉渊的婚礼。

    现在他确实是要结婚了,只不过新娘换了一个人罢了。

    微风拂过她的发丝,季如风低头望着自己的还未隆起的小腹,嘴角扯起一抹苦涩的笑,“宝宝,对不起,希望你下辈子能投个好胎,千万不要再遇上像我这么愚蠢的母亲了?!?

    她的声音很轻,却透着一股子决绝和坚定。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