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安徽体彩11选5最大遗漏:刘晓冬项秦小说目录全文《醉梦倚看山前雪》

    发布时间:2018-11-15 22:01

    刘晓冬项秦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醉梦倚看山前雪是一部由作者“团子好萌”著作完结的古言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刘晓冬项秦之间的爱情故事,一朝身死,将门女重生成农家妇。替嫁为野人妻,刘晓冬唯有韬光养晦。夺亲之仇,灭门之恨,她会让他们一一还来!

    醉梦倚看山前雪

    第一章:灭门

    弘元十二年,言官于养心殿参护国大将军穆宬通敌叛国,于将军府书房中得到其谋反书信,上达圣听,请求天子决断。

    帝大怒,下令夷穆家九族。

    禁卫军包围了将军府,穆家上下一百零二口尽数被抓捕,定于次日问斩。

    京城落下了第一场雪,铺天盖地的白色掩盖了整个京城。

    穆氏族人无论男女老少,尽数穿着囚衣,被手执大刀的刽子手押送到刑场。

    最先被斩首的是穆氏的旁系,刽子手手起刀落,一颗颗人头纷纷落地,殷红的鲜血染红了皑皑的白雪,血腥味弥漫在所有人的鼻端,也让剩下的穆氏族人变得更加绝望。

    穆佩玖被死死地按在地上,浑身动弹不得,只能睁着一双充斥着血丝的眼睛看着所上演的一切,十个指头狠狠地扣入地里。

    “娘亲!娘亲!纵儿不想死……纵儿不想被砍头……”

    旁系族人已经被屠杀殆尽,年仅六岁的幼弟被一把拉扯过去,小小的身体被放在了刑架上,脖子上方的青刀闪烁着冷酷的锋芒。

    穆夫人跪在地上,想要去安抚自己年幼的孩子。

    “纵儿乖……娘待会就下来陪你……”说着,痴痴地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幼子面无血色的脸颊。

    下一秒,一颗小小的头颅却滚落到穆夫人的面前。

    幼子的眼神中还带着惊恐,直直的看着穆夫人。

    穆夫人姣好的面容一点点扭曲起来,双目中爆射出骇人的光彩,下一秒回过头,在一直压着她的狱卒手腕上狠狠咬下。

    狱卒吃痛,一下子松开了手。

    穆夫人得逞,飞扑到幼子的身躯旁,将幼子小小的身体抱在怀中。

    “纵儿……娘的纵儿……”

    唇角方带上三分笑意,穆夫人的身体却已经倒下。

    方才被她咬了一口的狱卒正站在她身后,双手执刀,刀锋上还带着殷红的血迹。

    “呸,真是晦气……这死婆娘……”

    穆宬貌若癫狂,再不复往日征战沙场的意气风发,蓬头垢面地被两个狱卒架起来,按在了刑床上。

    一旁守着的人送上了一张渔网,狱卒扒光了穆宬的衣裳,将渔网覆盖在穆宬的身上。

    穆佩玖的身体僵住,心脏仿若被一只大手攫住,半点不能呼吸。

    穆宬被判了凌迟。

    凌迟就是要在犯人活着的时候施刑,为了让犯人承受最大的痛苦,刽子手还必须保证犯人要在受满一千刀之后才可以死亡。

    “啊——”穆佩玖痛苦地大叫了一声,拼命挣脱狱卒的控制想要将父亲给救下来,但一切都是徒劳。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别再折磨我爹了,给他一个痛快吧……”

    穆佩玖哀求着狱卒,跪在地上不住地磕着头,可是并没有一人听从她的话。

    倏地,一道倩影落在了穆佩玖身前。

    穆佩玖已经哭花了眼睛,透过迷蒙的泪水,隐约能够看到来人的一身尊贵华服。

    “玖儿妹妹可是哭得叫人心疼,只可惜命不好,摊上了穆大将军这么个通敌叛国的爹,落得一个红颜薄命的下场……”

    说的话满是遗憾叹息之意,但是语气中的得意同嘲讽却丝毫不掩饰。

    穆佩玖的目光一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上官婧……”

    不出意外地在上官婧的身后看见了那个一脸温润、如同谦谦君子一般的男子。

    “只怪我当年眼瞎,结识了你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人,继而让整个家族陪葬!”

    穆佩玖的声音就像是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来一般,一字一句都沁满了恨意。她盯着苏昀卿的眼睛通红一片,但是眼内的恨意仿若实质一般,几乎都能倾倒而出。

    如若当年没有遇见这个人,是不是就不会有如今的场景?

    苏昀卿被这样的目光看着,心跳猛地加快,下意识地就是往后退了半步。

    上官婧也是一愣,目光不由得躲闪了一瞬,继而却又觉得这样损失了颜面,心中升起一股恼火,伸出一只手狠狠掐住了穆佩玖的下巴。

    就是这张脸,她穆佩玖明明就只是个莽夫的女儿,却硬生生地凭借一张脸同自己这个公主相比肩,更是夺得了一大部分爱慕的目光,就连苏昀卿,都曾是她的夫君。

    她穆佩玖凭什么!

    上官婧手上的力度越发地大了起来,穆佩玖却死死忍住,不让自己发出丝毫的求饶声。

    涂着殷红蔻丹的指甲掐入了她的下巴,沁出了丝丝血迹。

    “穆佩玖!你一个罪人之女,有什么资格来辱骂我的驸马?”

    将穆佩玖狠狠地推倒在地上,看着这样的场景,上官婧得意地挑了挑眉,嘴角勾出了一个嘲讽的弧度。

    苏昀卿毋庸置疑地点了点头,态度肯定地让穆佩玖心中涌出无尽的悔恨。

    以前的自己,怎么就瞎了眼,看上这样一个男人?

    初见时,俊秀的少年郎眉目含笑,朗声询问:“佩玖?可是‘彼留之子,遗我佩玖’的佩玖?”

    再相遇,他在诗会上大展风头,优胜者的一支桃花不偏不倚地落到了自己怀中,自此,一往情深。

    情正浓时,她不顾父母的不满,硬是要下嫁于他,替他打理内务,供奉父母,替他博来如今的前程。

    她原以为两人能够和和美美地走下去,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入了公主上官婧的眼。

    为了这份青眼,设计污蔑她不守妇道,休妻另娶,让她堂堂将军府的小姐,硬生生变成了上京最大的笑话。

    上官婧所做的一切,她半点不会忘记,而苏昀卿做的一切,她也时刻铭记于心。

    “苏昀卿,人心不足蛇吞象,我等着你遭报应的那一天!”

    穆佩玖声音凄厉,字字泣血,使听见的人心头都为之一震。

    苏昀卿眼底染上一抹愧疚,手不自觉向前,似乎是想要抚摸穆佩玖苍白的脸庞。

    一旁的上官婧看见了,眼中划过一丝愤恨,一把拉过苏昀卿,丝毫不顾这是在户外,有诸多人在看着,双手环住男子的劲腰。

    “来人!时辰到了为什么还不行刑?这可是叛国罪臣之女,要是出了意外你们都得死!”

    上官婧的话也是在提醒苏昀卿,穆佩玖是穆宬之女,穆宬叛国已是盖棺定论的事实,绝不能同穆佩玖再牵扯上。

    苏昀卿心中的愧疚渐渐消失,脸上的神情变得无比坚定。

    立刻就有两个狱卒上前拉起穆佩玖,将她架到了刑架上准备行刑——她被判的,是绞刑。

    这还是上官婧为她“争取”来的,说是不想看到昔日的好友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穆佩玖突然笑了起来。

    起初,她的声音很低,还带着些许的沙哑,渐渐的,穆佩玖的笑声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带上了点疯狂的滋味。

    穆佩玖半阖着眼睛,眼中一直没有落下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缓缓留下,赫然却是殷红的血泪。

    “上官婧、苏昀卿!”穆佩玖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配上那两滴血泪,模样看上去很是摄人。

    “穆氏灭门之仇,我穆佩玖绝不会忘,宁可死后绝不入轮回,即使留一孤魂在人间,我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哪怕魂飞魄散,亦心甘情愿!”

    狱卒将绳子套上了穆佩玖的脖子,穆佩玖却没有半点赴死的恐慌。

    上官婧看到一切都成了定局,心下微微一松,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穆佩玖的身体一点点悬空,她已经感觉到脖子上的绳子在一点点收紧。

    刑场上,遍地都是猩红的血液。

    那都是穆氏族人的鲜血!

    窒息感和失重感侵袭到穆佩玖的整个身体,

    雪下的更大了。

    穆佩玖咬破了舌头,鲜血从嘴巴中溢出,直直地看向上官婧同苏昀卿的方向,露出了一个让人发怵的微笑。

    上官婧心中发毛,让狱卒加快动作。

    可是那抹笑容却丝毫没有改变,依旧是那样令人发怵——穆佩玖已经死了。

    第二章:替嫁

    头部传来一阵阵胀痛,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撕扯着一般。

    耳边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小孩子的哭喊声、大人的呵斥声同说话声交杂在一起,好不热闹。

    她这是在哪里?她不是死了么?怎得会听到这般的声音?

    穆佩玖渐渐醒了过来,还未来得及查看一番,一个身影就扑倒了她的身上。

    “冬娘,你好在是醒了啊,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妇人哭哭啼啼的声音并不小,让还没弄清情况的穆佩玖愈发头痛。

    “可算是醒了,要我说啊,那猎户虽说是穷苦了些,可配冬娘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冬娘没有春娘那容貌,不嫁给那猎户,指不定就嫁不出去了……”

    说罢,出声那人还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老二家的,这是我们家的事,你别给我在那一旁说风凉话!”原本哭哭啼啼的妇人站了起来,反驳道。

    没有了阻挡,穆佩玖终于能够看清自己所处的地方。

    这是一间很是狭小地土胚房子,屋里就站了三个人,都已经有些挪不开脚了。

    没有床幔、没有梳妆桌、没有太师椅、没有贵妃榻……总而言之,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到人小腿高的木头椅子,做工粗糙到极致。

    再看屋内的三人,身上穿着都是粗布衣裳,面庞都极其陌生。

    这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地方。

    穆佩玖心下大惊,不顾依旧胀痛的脑袋,撑着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们是谁……我……我在哪儿……”

    许是太过震惊,再加上头部的胀痛,穆佩玖还未等到有人为她解答,自己就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时,已经是一天之后了。

    穆佩玖的脑海中多了一段不属于她自己的记忆。

    她所处的地方叫做桃花村,她这幅身体的主人叫做刘晓冬。

    刘晓冬是个苦命的姑娘,被父亲逼着要嫁给一个猎户。

    桃花村一年之前闹了一场大饥荒,家家都没了余粮,刘家则更是如此。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猎户路过,给刘家人留下了不少猎物,这才帮助一家人熬了过来。

    刘父拉着猎户喝酒,说是要报答救命恩人,竟然说出了要将女儿嫁给他的话,没成想,这猎户也同意了。

    刘父以前读过点书,很是好面子,这话既然说出口,自然就收不回去。

    刘实同妻子田氏一共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两个女儿一个在立春出生,一个在立冬出生,正好方便了刘实起名,一个唤作春娘一个唤作冬娘。

    春娘模样生得好,嘴巴又甜,深得刘实宠爱,自然是舍不得把她嫁给一个穷苦的猎户。

    这事儿,自然就落在了冬娘身上。

    冬娘,也就是刘晓冬,生得没有姐姐的漂亮,性子也不如姐姐,木讷寡言,一说话就结巴,甚至还有些愚笨。

    可她再愚笨也知道父亲的偏心,知道自己要嫁到深山老林中去。

    一个小女孩,怎么能不怕?恐慌之下,竟然生出了轻生的念头。

    好在被发现地早,还没来得及上吊就被人发现了,不过也从凳子上摔了下来,撞伤了额头。

    穆佩玖叹了一口气。

    原身刘晓冬已经死了,而她的灵魂却是进入到了这副身体中。

    这是上天给自己复仇的机会吗?

    穆佩玖仿佛还能闻到那血腥味,那铺天盖地的猩红仿佛就在眼前。

    她忘不掉。

    穆佩玖紧紧捏住拳头,指甲深深掐进了手心。

    刘晓冬的母亲田氏正在帮穆佩玖换上大红喜服。

    今天是刘晓冬出嫁的日子。

    出嫁一事,终究还是落在了刘晓冬身上。

    穆佩玖对着一事不无不可,能重新活过来已经是万幸,她很知足。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刘晓冬。

    “冬娘,你爹他尽不做人事,是娘没用,帮不了你……”

    田氏将喜服展开,披在了刘晓冬的身上。

    虽说刘晓冬不善言辞,不像春娘那样讨人喜爱,可都是自己的孩子,哪有不心疼的道理。

    她眼中的愧疚不似作假,刘晓冬心中叹了一口气。

    可惜了,你真正的女儿已经不在了,不过我既然用了你女儿的身体,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照顾你的。

    春娘也踩着小步进来,递上了一块红盖头。

    “冬娘,这盖头可得盖好了,要是被那屠户早早看见了你的脸,反悔了要换我进门,那我可不依!”

    刘晓冬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一阵叹息。

    之前的自己可是有京城第一美的称号的,可是这张脸……

    虽然冬娘不得刘实喜爱,可也没有亏待她,不过还是生了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

    之前上吊不遂摔出来的伤口已经结痂,配上这张蜡黄的脸,春娘说的可能性还真不是不存在。

    田氏在春娘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将她推了出去。

    “……到了他家,尽量顺着他,别惹他生气,这里是娘藏的私房钱,你可得收好了……”

    田氏悄声说着,给刘晓冬塞了一个东西。

    刘晓冬不动声色地收了,田氏摸了摸她的发髻,叹了口气出去了。

    过了不久,就有人带着刘晓冬出了门,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纤细瘦弱的手腕。

    “啧,怎么瘦得跟猴儿一样……”

    刘晓冬似乎听到了这么一句话,但因着周围人声太过嘈杂,她不敢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幻听。

    手腕上的力道很大,也收的很紧。

    刘晓冬下意识地挣脱了一下,没想到那人力道竟然变得更大了。

    拜别了父母亲人之后,那只大手就松开了,还没等刘晓冬松一口气,就被人揽着腰翻身上了马背。

    “小婿告辞,驾!”

    第三章:莽夫

    因为盖着盖头的缘故,刘晓冬看不见前方的路,却能看见放在自己腰际护住自己的大手。

    这就是那个叫项秦的猎户吗?

    那手真的很大,许是有自己两只手大,更难的是那手指指节分明,甚至还有些好看,根本不像一个猎户的手指。

    “怕吗?以前可曾骑过马?”

    不等刘晓冬细想,醇厚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

    因着她就坐在项秦的怀里,后背紧贴着男子的胸膛,所以项秦一说话,刘晓冬就能感受到男子胸膛处传来的震动。

    “没、没有?!?

    刘晓冬难得有些窘迫。

    “莫不成真是个结巴?”

    男子带着疑惑的声音传来,让刘晓冬的窘迫化作了无奈。

    “你是刘家的次女吧?”

    刘晓冬闻言身子一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良久,低低地应了一声。

    “嗯?!?

    “不想嫁给我?”

    “……嗯?!彼淙挥行┯淘?,但这是事实。

    原主刘晓冬就是不想嫁的,也不敢嫁,现在的她也不想。

    她现在想做的,就是想着怎样报仇。

    “不想也没办法,嫁了我那就是我项秦的人了?!?

    项秦突然掀掉了刘晓冬的红盖头,刘晓冬下意识回头看向他,男子眉眼含笑的面容映入眼帘。

    额头上突然一阵温热。

    “你这额头……啧啧,想不到我这是娶了个毁容的?!毕钋氐氖种冈谒亩钔飞厦嗣?。

    盖头被掀开,刘晓冬没了遮掩,一下子有些惊慌,但是这会听到项秦的话,却是渐渐冷静了下来。

    项秦的模样同刘晓冬的想象一点都不一样。

    他有一双很是深邃的眼眸,皮肤是很健康的小麦色,除此之外就是满脸的,约摸着有两寸长的络腮胡子。

    再看他的衣裳,是一件宝蓝色的长衫,腰间同肩膀上披着两块不只是什么动物的毛皮,只有胸前象征一下地多了一块红绸,表明他今日新郎官的身份。

    “……你这模样,看起来同我爹也差不了多少?!?

    刘晓冬这话可一点没错,项秦满脸的络腮胡子乱糟糟的,看起来可不是同刘实差不多大嘛!

    项秦眸子染上了三分趣味,“原来不是个结巴?果然坊间传言不可信,倒也是个有趣的?!?

    项秦摸了摸下巴,朗声笑了几声,趁刘晓冬没留意,一掌拍在了马屁股上。

    马儿吃痛,前蹄高高扬起,瞬间加快了速度。

    刘晓冬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倾倒,整个身体都陷入了身后男子宽厚的怀抱中。

    “你……你……”

    刘晓冬气结,她从未见过如此鲁莽的男子。作为穆佩玖的二十多年,她一直学习的都是贵女的礼仪,遇见的都是知礼的男子,哪里遇见过项秦这样的。

    项秦的笑声更大了。

    一群群飞鸟被这串朗笑声惊扰,拍着翅膀扑棱棱地飞起。

    “你真是个莽夫!”

    丝毫不顾女儿家,一个劲地戏弄于她,这不是莽夫又是什么?

    项秦听到了怀中人的娇斥,丝毫不觉得心虚。

    莽夫又如何,能够随心所欲活得痛快,这比什么都好。

    “抓稳了,我们要上坡了!”

    项秦拉过怀中人的手,放在马的缰绳上。

    这个山坡不算很高,但是还是有坡度的。

    无论是原主刘晓冬,还是以前的穆佩玖,二人都没有骑过马,更别提是骑马越过山坡了。

    所以刘晓冬很明显地就感觉到了大腿两侧同马背之间摩擦的疼痛感。

    咬了咬牙,刘晓冬抓紧了手中的缰绳,什么都没说。

    刘晓冬所在的村子名为桃花村,但是契合“桃花”之名的,却是桃花村背后的大山。

    这座山很高,从山脚到半山腰处都种满了桃树,初春将至,漫山遍野的桃花能迷花每一个人的眼睛。

    山脚处住了十多户人家,而项秦的家,却是在半山腰。

    “看到没有,那就是我们的家?!?

    离山越来越近,项秦也放慢速度,马儿一点点地向前有着。

    刘晓冬看向项秦所指的地方。

    现在已经过了桃花盛开的季节,树木葱茏茂盛,刘晓冬一通好找,这才看到了半山腰处一个不大不小的黑点。

    “……”

    刘晓冬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她原以为嫁人这事没有原主想得那样糟糕,犯不着想不开寻死,可是没想到这情况,还真就是那么糟糕。

    这倒不是说她不能吃苦,而是如果住在山上,那无疑就失去了很多自由性。

    这山这般高,肯定少不了各种飞禽走兽。

    私自离开肯定是不成的。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若是遇上了什么野兽,最大的可能就是葬身虎腹。

    她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为死去的穆氏族人报仇呢?

    刘晓冬目光一黯,这几日一直萦绕在心中的那股死而复生的喜悦之情继而烟消云散。

    很快就到了山脚处,项秦翻身下了马,接着将刘晓冬也抱了下来。

    大腿内侧的疼痛感让刘晓冬身体一软,若不是项秦手疾眼快地扶了一把,怕是得摔倒在地上。

    不等项秦询问缘由,鞭炮声却突然响起,两人都被吓了一跳。

    “爹,娘,项大哥同新娘子回来啦!”

    一个七八岁模样的男童飞快地跑了过来,看到了刘晓冬同项秦,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一对中年男女扶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也走了过来,看到没有盖头的刘晓冬先是一愣,接着就笑开。

    “项小子也真是,这新娘都没到家怎么就掀了盖头……”

    “无碍,反正都是夫妻了……”

    中年男子抚了抚胡子,笑着看向二人。

    “李叔,李婶,”项秦笑着朝那对中年男女点头,又看向两人扶着的老太太,“李婆婆?!?

    “野小子终于娶上媳妇啦!真好,是该收收心了……”

    那老太太分明生得一张很是和蔼的脸,可是说出的话却无端让刘晓冬感到不舒服。

    许是自己的错觉?

    接着,又有几个男女过来,其中一个模样很是清秀的女孩子脸上挂着笑。

    第四章:丽娘

    “项大哥带着嫂子回来了?哪呢,让我看看?!?

    说着,那姑娘就绕到了刘晓冬面前。

    “啊!怎么是个丑八怪!”

    模样清秀的姑娘一手捂着嘴,一手指着刘晓冬,似乎很是吃惊的模样。

    不过刘晓冬可没有忽略那姑娘眼中的不屑之色。

    刘晓冬垂下眼眸,没有说话。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众人瞬间都安静了。

    一个很是丰腴的女人扭着腰肢过来。

    女人离刘晓冬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刘晓冬就闻到了一股子劣质脂粉味,忍不住小声打了个喷嚏。

    项秦见状,眼中带上了三分笑意。

    女人的脸上笑容一僵,眼里划过一丝恼怒,但是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怎么了,我看这小姑娘底子还是不错的,以后项小子再好好养养,模样不会差到哪儿去,而且这姑娘瞧着就是个心眼好的……”这般说着,一边还拉过了刘晓冬的手。

    “你是刘家的二女儿,唤作冬娘的那个是吧?别同丽娘那小女孩儿一般见识……”

    “就是,丽娘,你说什么呢!”

    一个年轻男子扯了扯女孩子的胳膊,冲着刘晓冬露出了一个带着歉意的笑。

    刘晓冬强忍着没有将手从那丰腴女人人手中抽出来,不经意的一个抬眼,却发现那女人竟然抛了一个媚眼,看那方向,应该是抛给项秦的无疑。

    不动声色地看了项秦一眼,发现项秦面上的神色分毫未变。

    到底是假正经还是真正经?

    “哈,那个,项小子,外边的酒席已经摆好了,走,去喝酒!”

    先前被项秦称为李叔的汉子出来打圆场,气氛也渐渐热络了起来。

    项秦点头,面上笑意渐浓。

    周围人起哄让项秦抱着新娘子,他也没有拒绝,不等刘晓冬拒绝就托着她的腰部,打横将刘晓冬抱了起来。

    “好!”

    一边的丽娘见状,气得差点把手帕给撕碎。

    她喜欢项大哥这件事在这里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了,没想到项大哥竟然没有娶自己,反而娶了那样的一个丑八怪!

    项大哥你会后悔的!

    丽娘跺跺脚,小跑着离开了。

    项秦是个猎户,家还住在半山腰处,酒席什么的自然是不能在山上办的。

    不过这结婚大事肯定不能含糊,所以项秦事先就同山脚处的几乎人家说好了,借他们的地方摆两桌酒席,也算是庆祝一下。

    酒席办得并不隆重,毕竟住在这里的人哪个都不是富贵人家,算上几个小碟子装的咸菜也才堪堪有了八个菜。

    不过项秦是个打猎的,而且还可以算是打猎的好手,所以这桌上好歹是有了个荤菜。

    几个人簇拥着项秦和刘晓冬拜堂,因为项秦无父无母的原因,高堂上坐着的是方才见过的李婆婆。

    一个身材有些臃肿的妇人说了些吉祥话,刘晓冬两人这就拜了堂。

    真的……成亲了……

    心中有些许的茫然,直到被项秦拉着坐到了酒席上,这才有了真实感。

    她真的重生了,重生在了一个不过十五岁的女孩子身上,而且代替她,成了亲。

    手中还紧紧捏着那块红盖头,刘晓冬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一点嫁妆都没有。

    除了田氏塞给自己的那一点私房钱。

    上一世,自己嫁给苏昀卿时,十里红妆,好不热闹;

    这一世,又是出嫁时,却只有一身红嫁衣。

    能有机会重来一次,这是上天对自己的眷顾吗?

    “你是项哥哥的新娘子嘛?”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如同一个小炮弹,发射到了刘晓冬的怀里。

    刘晓冬下意识地抱住他,因为惊讶还微微半张了嘴。

    项秦方才已经为她介绍了一同桌子上的人,所以这会刘晓冬知道这个小男孩就是李婶同李叔的小儿子李天赐。

    不等刘晓冬回答,项秦一手抓住小男孩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放到了自己身前。

    “是呀,她就是我的新娘子,来,叫嫂子?!?

    项秦捏了捏李天赐的脸,从那满脸的胡子中,刘晓冬隐约能看出他是在笑着。

    “嫂子?!崩钐齑捅鹌帕骋膊豢?,冲着刘晓冬笑得很是灿烂。

    刘晓冬也应了一声。

    小孩子总是耐不住的,没多久就从项秦怀中挣脱出来,去一旁找同龄的小伙伴玩耍去了。

    项秦这时也被几个人围起来喝酒,没办法脱身,刘晓冬就坐在一边,一时间也没人来打扰她这个新娘子。

    “你在想什么?”

    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让刘晓冬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耐烦。

    “你是不是很得意?能嫁给项大哥可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不过你可别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项大哥肯定看不上你这个丑女人的,迟早有一天会休了你!”

    丽娘双手抱胸,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挑着眉看着刘晓冬。

    刘晓冬被气笑了,如果不是不能反抗,她宁愿留在刘家,而不是嫁给项秦,留在这座山上。

    “是,他是看不上我,那你去告诉他,你喜欢他,你想要嫁给他,让他现在就休了我,我保证二话不说,立刻掉头离开,以后绝不出现在你们面前?!?

    如果可以的话,她倒宁愿这样。

    离开这里,她身上有着田氏给自己的私房钱,虽然坚持不了多久,但是应该可以撑过一段时间。

    只要能够回到京城,一切都还有希望。重活了一次,她无疑看开了很多,也绝对比以前更加坚强。

    “你!你别太过分!”

    丽娘指着刘晓冬的手指有些发抖,胸口也随着手指上下起伏,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被人用手指着自然不是什么好的感受,刘晓冬心中的烦躁更甚,语气也越发不耐烦。

    “不要用你的手指对着我!你要是想嫁给项秦尽管去同他说,只要你能让他同意,我绝无二话!”

    刘晓冬生气地站了起来,说话的声音放大了不少,让另一个方向被劝酒项秦朝这边看了一眼。

    “这是怎么了?”

    看到新过门的妻子同人对峙的场景,项秦自然没有理由干看着,推开了劝酒的人就向这边走来。

    第五章:维护

    “项大哥,我就是好心劝她几句,让她以后同你好好相处,没想到她就对我吼,还说什么你配不上她……这般没有德行的女子,你作甚要娶她回来……”

    丽娘委委屈屈地作小媳妇样,眼中噙着泪花,哀怨地看着项秦。

    之前给项秦抛媚眼的丰腴妇人,也就是卢家寡妇在不远处看着,嘴角带上了一抹笑。

    她家男人早早地去了,只剩她一个人拉扯个孩子,早就想改嫁,而项秦就是她看中的目标。

    项秦生得魁梧高大,又孔武有力,满足了卢寡妇所有的幻想。

    而现在,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竟然抢了自己的的位置,卢寡妇心中怎么能不气?

    不知道项秦是怎么想的,若是看不上自己这个半老徐娘,那王家的丫头丽娘也是个好的,怎么非得娶个丑八怪回来?

    这边项秦却是板起了一张脸。

    项秦皱着眉,盯着丽娘看了一会,方才移开了视线,径直走到了刘晓冬身后站定,伸手将她揽到自己的怀里。

    “媳妇是我自个儿娶得,娶来又不是同你过日子,你在这瞎折腾做什么?真是没事找事?!?

    项秦环顾一圈,牵住她的手,“这酒也吃得差不多了,趁着天还亮着,娘子我们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家?!?

    项秦这一番作态已经是维护了,且看那丽娘,不是都在一旁抹眼泪了么?

    “你不问我同丽娘到底说了什么?”

    刘晓冬随着项秦一同出来,缓缓向着山上走去。

    “你们女人的事儿我多问什么?总归不是什么重要的,更何况王丽也不是什么好的?!?

    项秦这番直白的话让刘晓冬有些傻了眼。

    这话要是让那丽娘听到了,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光景。

    刘晓冬摇摇头,不再想下去。

    “其实她说得倒也没错,我的确不是个娶妻的好选择?!?

    若是原主刘晓冬,当然是没有这个顾虑,可是现在变成了她,自然就不一样了。

    她背负着穆氏一百零二条人命,这样的血海深仇,她不可能不报。

    项秦瞪大了双眼,握着刘晓冬的手力道愈发地重。

    “怎得,你想要不认账?”剑眉高高扬起,“那可不行,你可是你爹报恩送来的,到我这那就是我的媳妇,可不能耍赖的?!?

    项秦的语气颇有些无赖,倒是让刘晓冬惊讶之余还有些好笑。

    “要不,我想些法子帮你挣钱,就当是抵了你那救命之恩,怎么样?”

    刘晓冬想了很久,这才想到了这个主意。

    项秦仿若没听到一般,大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将田氏给她梳好的发髻全都弄乱了。

    “不行,你都同我拜了堂,那就是我项家的人了,好生过日子才是正理!”

    似乎是嫌弃被弄乱的发髻有些看不过眼,项秦还下意识梳了几下,想替刘晓冬将头发弄回原样。

    结果当然是越弄越乱,项秦讪讪地收回了手。

    遭到拒绝的刘晓冬也没有气馁,她相信总有一天,自己的目的会达成。

    心情渐渐好了起来,被项秦弄得一团糟的头发也没有让她生气,反而好脾气地拆掉了发髻,一点点地梳理起来。

    一旁的项秦几回想伸手继续拨弄那头乌发,最终还是没有动作,垂在一侧的手忍不住捏紧。

    虽说刘晓冬这幅身体的脸是差了点,还有个硕大的疤,可是这一头头发却是难得地漂亮,触感也是极好,简直让人移不开手。

    没一会儿,两人就到了半山腰处的“家”。

    这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刘晓冬也终于看清了在山脚看到的那个小黑点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那是一间用石块同泥巴堆砌而成的房子,因为天色渐晚,光线不够好,屋里都是黑咕隆咚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项秦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不一会儿,里面亮起了光。

    “快进来,我点了灯?!?

    刘晓冬大着胆子走了进去,惊讶地发现外边看着很小的屋子,里面的面积竟然还不小。

    “这后面就通着山,所以空间才变大了?!?

    项秦放下油灯,为刘晓冬解释了原因。

    “这边就是堂屋了,里屋在那里,炕也在那边,平日里没怎么烧火,不过你来了怕是得需要了?!?

    “与山同着的那一块是摆放着杂物的地方,那里多泥土同小石块,平日得多加小心?!?

    “厨房在那一小块,我不太会做饭,所以东西不太全?!?

    项秦絮絮叨叨地将屋子里的一切都介绍了一通。

    他这般贴心的动作倒是让刘晓冬有些受宠若惊。

    他似乎……是真的拿自己当做妻子看待的。

    不过……刘晓冬突然想起了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晚上我要同你睡在一起?”

    她仔细打量了一圈,屋里的确是只有一个炕没错。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