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1:郁轻衣萧弦小说全文阅读《醉舞轻衣几重渊》

    发布时间:2018-11-15 22:00

    郁轻衣萧弦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醉舞轻衣几重渊全文在线免费阅读,醉舞轻衣几重渊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郁轻衣萧弦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一世温婉为君解忧,却遭人陷害,被指祸乱后宫,勾结朝中大将有所图谋,受尽侮辱,满心疮痍,含恨而亡。 一朝重生,凤凰涅槃,势必要将前生所受侮辱加倍奉还,洗清罪责冤屈。 今生定要为自己而活,摆脱情缘,虐尽白莲渣男!

    醉舞轻衣几重渊

    第1章祸乱后宫

    “皇后娘娘,您就承认了吧!”

    太监尖锐的声音在耳畔传来,郁轻衣猩红着双眼嘶哑道:“让萧弦来见我,我腹中的孩子是他的,是他的……”

    为首的宫人声音冷漠,“继续……”

    “啊……”

    凄厉的惨叫在满是腥臭味道的监牢之中回荡,一个行刑的太监拿着一把铁钳再次拔下郁轻衣右手上的一片指甲,十指连心,她痛的浑身战栗颤抖,每一根神经都在止不住的抽搐。

    左手纤细的手指全是血液,原本长着优美指甲的地方,只留下了一层血红的皮肉。

    血一滴滴的从指缝间蔓延而下,郁轻衣瞪大双眼,疼痛让她眼前模糊重影。

    “娘娘,人证物证俱全,你与聂将军的私情已经人尽皆知,就算你不承认又能怎样,劝你直接承认,还能少受一点皮肉之苦啊?!?

    那老太监仿佛有些看不下去了。

    郁轻衣浑身没有半点好肉,鞭痕密布,一个个烫伤的烙印还未完全愈合。

    她张着嘴,眼前出现一瞬间的恍惚,然而听到那太监的话之后,却半点也没有认罪的意思:“你去帮我找皇上来,皇上一定会相信我的,我没做过,那些都是别人陷害我的!”

    血泪混合在一起,郁轻衣艰难的抬头看着那太监,老太监却敛眸道:“让你认罪,这是皇上的命令……”

    “我不信,我不信……”

    郁轻衣疯狂摇头,她被关押在这不见天日的监牢里整整三个月,从高高在上宠冠六宫的皇后,瞬间变成了人尽可欺的囚犯,这些天她受尽折磨,只强撑着希望能够见到萧弦一面。

    咯吱一声,铁牢的房门被人推开。

    屋子里一瞬间仿佛明亮起来,一道弱不禁风,仿佛病美人的女子低着头走到铁牢门前,她轻轻拉了拉身上的凤袍,金色的凤凰展翅欲飞:“一群废物,连一份口供都拿不到?!?

    她说着和自身气质完全不同的话,柔柔弱弱的走到郁轻衣面前。

    看到眼前这张脸,郁轻衣心神巨震,“白飞雪,私自穿本宫的凤袍是死罪,你怎么敢!”

    白飞雪一愣,轻轻摸了摸袖子上的凤凰绣线:“姐姐还不知道吧,皇上已经册封了我为皇后,你这个前皇后祸乱后宫,勾结朝中大将意图谋反,皇上已经下令将侯府上下百口人全部捉拿,只等着明日午时问斩!”

    郁轻衣瑕疵欲裂:“我没有,我要亲自和他解释……”

    白飞雪略微垂眸:“郁轻衣,皇上根本不在乎你腹中的孩子是谁的,只想要你承认,好一举将权倾朝野的武国侯府,将军府除掉,鸡犬不留!”

    一口血从肺腑间涌上喉咙,郁轻衣盯着白飞雪的脸祈求道:“我当年待你不薄,如果没有我你根本不能活到今天,白飞雪,我求求你,让我见皇上一面……”

    白飞雪勾起唇角,笑的肆意:“要是没有你,我这个没有什么身份背景的女子确实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皇后,看在你帮了我一把的份上,我成全你……”

    第2章滴血认亲

    郁轻衣的眼底还来不及露出欣喜,就听见白飞雪轻启唇瓣:“这孩子还真是结实,不愧是聂重渊的种,看样子已经六个多月了,直接将其剖出来,皇上要用其滴血认亲!”

    一大堆的太监将郁轻衣狠狠按住,一人拿起剔骨长刀大步来到她面前。

    郁轻衣含着一口血高声喝道:“白飞雪,我待你如亲姐妹,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亲姐妹?本宫可没看出来,你高高在上,对我那不过是施舍同情,我与皇上早就两情相悦,皇上为了?;の也坏貌欢晕依淠?,我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怎么能放过你这贱人!”

    刮骨伐髓一般的痛渗透骨髓,血光喷溅,郁轻衣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知觉。

    除了痛还是痛。

    “啊!啊啊啊……”

    郁轻衣感觉到长刀刺入,痛不欲生的嘶喊着。

    看到她眼底的光芒仿佛还没熄灭,白飞雪忽然压低了声音道:“姐姐,你可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你吗?淫、乱后宫的妖后,魅惑皇上的狐狸精,心狠手辣冷血无情,整个前朝后宫所有人都将你当成蛇蝎歹毒的女人,唯恐和你沾染半点关系!”

    郁轻衣耳边嗡鸣,缓缓抬头看着白飞雪的脸,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当成亲妹妹,维护了这么多年的人,会变成这种模样。

    “姐姐可能有所不知,这么多年我做了无数坏事,可全都是姐姐帮我顶了罪呢,你所以为的不是我做的那些事,我样样都有参与,辛苦了这么多年为你设下的圈套,如今我这一盘棋终于落幕,姐姐你就安心的去吧……”

    两个嬷嬷上前,将她体内一团血肉模糊的肉拿了出来。

    那是她的孩子,她和萧弦的孩子啊!

    郁轻衣瞪大满是血丝的双眼一口咬在一个嬷嬷的脖颈上,她眼底的戾气浓郁,重重的撕下了一块肉。

    嬷嬷惨叫,一巴掌拍在她的脸上,郁轻衣将那口肉吐在一旁,忽然仰头大笑了起来:“白飞雪,你说的对,我郁轻衣这辈子有眼无珠,错看了你,错信了萧弦,若是有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要你们……不得好死……”

    这句话仿佛带着浓浓的咒怨,白飞雪脸颊绯红起来,怒火在眼底乱窜:“郁轻衣,这是你逼我的,来人,将她直接装入棺木,然后禀报皇上,先罪后已经薨了!”

    “遵命!”

    郁轻衣被人从地上拖了起来,她眼睛死死的盯着被一个嬷嬷随意丢在托盘上的死胎,“白飞雪,你会遭报应的,哈哈哈哈……”

    棺木封死,郁轻衣没有指甲的手在棺木上抓着,脑海之中全是自己的这一生,十五岁入宫封妃,十六岁成为皇后,变成六宫最得宠之人,那人将她捧在心尖上,满足她所有的任性要求……而如今她二十岁,家破人亡,满门抄斩,被活生生剖腹取子活葬棺棂!

    四年恩宠,换来武国侯府与将军府彻底灭亡,值……太值!

    郁轻衣落下血泪,指尖就着自己的血,颤抖着在棺木上一字一句的写道:“若能化为厉鬼,黄泉碧落,萧弦,我与你不死不休!”

    第3章你为什么突然打我?

    黑暗,压抑,剧痛,疯狂……

    郁轻衣好似一条溺水的鱼。

    清新的空气终于重新灌入肺腑,她猛然睁大双眼。

    熟悉的房间,一阵檀香气飘入鼻尖,郁轻衣浑身被汗水湿透,仿佛做了一场噩梦。

    “娘娘,您好些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喉咙干哑,疑惑的看着身侧的翠衣宫女:“秋水?”

    “奴婢在!”

    秋水不是已经死了吗?

    郁轻衣眼神闪了闪,虽然心里实在震惊,可她还没有分清究竟什么才是现实。

    “今年是哪一年,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秋水疑惑的看着郁轻衣:“天宇三十四年腊月五日,现在是午时三刻,娘娘怎么突然问起这些来了?”

    天宇三十四年?

    这是她进宫第一年还没有被册封皇后的时候,她与白飞雪自幼相识,她与她更是同一日入宫,她一进宫就因为武国侯府的原因被册封为妃,而白飞雪只是个任人欺凌的小小嫔妾。

    她处处护着她,让着她,因为她身体虚弱给她大价钱找来了无数灵丹妙药,却不曾想,白飞雪所有热病弱都是装出来的……

    郁轻衣骇然,头皮发麻,她双眼微微泛红,却依旧压抑着声音中的颤抖,让人听不出任何不同来:“无事,只是想起娘已经去世十年,打算今年若是方便,我亲自去拜祭一番?!?

    秋水倒是没有怀疑,而是转头看了一眼门外。

    “娘娘,雪嫔已经在外面等了两个时辰了,您要不要见见她?”

    郁轻衣眸子微闪,时隔多年,太多记忆她都已经有些模糊,可只有这件事记忆最为深刻。

    她为拉着白飞雪不小心被人推倒掉进冰湖之中,落了一身寒气入体的毛病,第一个孩子也是因此小产。

    郁轻衣双眼发红,嘴角却缓缓勾了起来。

    “见,当然要见?!?

    轻轻推开房门,外面雪花飘落,雕梁画柱的长廊之内站着一个身着白衣的柔弱女子。

    她不断的咳嗽着,脸色发白浑身发颤,听到开门的动静,立刻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来:“轻衣,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郁轻衣回想着临死前那张白飞雪的脸,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浓。

    “你走过来!”

    她起身坐在床边,一身素色长裙,似笑非笑的看着走近的白飞雪。

    白飞雪不疑有他,慢慢来到床边,还没等她开口问候,郁轻衣扬起手臂,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用了她现存的所有力道,打的白飞雪捂着脸摔倒在地,晕头转向。

    看着那张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条条的指印,郁轻衣这才觉得过瘾,就连掌心的刺痛都不在意了。

    白飞雪张了张嘴,脸色煞白:“轻衣,你……你为什么突然打我?”

    郁轻衣站起身,拢了拢身上的衣襟。

    外面冷风萧瑟,唯有屋中飘散着阵阵暖意。

    除了罪魁祸首萧弦,郁轻衣最恨的人便是白飞雪,这张无辜柔弱的脸,只要一回想起她就觉得恶心至极。

    打她?这还是轻的。

    第4章我这是担心你

    可是现在她还不是皇后,只是这初入后宫的一个妃子,为了不给背后的武国侯府找麻烦,她还不能和白飞雪彻底撕破脸。

    郁轻衣站在白飞雪面前,刚刚打人的手在轻颤。

    她眼圈瞬间通红起来,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她指着白飞雪恶狠狠的道:“白飞雪,你不知道我看到你差点掉下冰湖的时候有多担心,你要作死也别拉着我一起,若不是掉下去的人是我,你这身子骨以为自己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白飞雪嘴里全都是血腥气。

    她含着自己的一口血,却被郁轻衣这一番话说蒙了。

    那张脸一瞬间万紫千红,她沉思了一瞬间,连忙将眼神之内马上要溢出来的恶毒之色给藏了起来。

    这番话倒是也符合郁轻衣的性格,想必是郁轻衣吓坏了,才会做出这种事。

    可这一巴掌钻心的疼,疼的白飞雪恨不得爬起来打回去,可是她又不敢!

    白飞雪捂着脸柔柔的笑了笑:“要不是轻衣你在,我估计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你说我的对,以后我再也不莽撞了?!?

    打落牙齿和血吞,这一巴掌白飞雪只能就这么咽了。

    郁轻衣藏起发麻的右手,眼底带着愤愤不平之色。

    “这件事我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有关于飞雪你的安危,我一定要请皇上来主持公道!”

    白飞雪脸上露出一瞬间的骇然之色,她咳嗽了一声连忙拉住郁轻衣的手腕:“姐姐,你别这样,皇上最忌惮后宫动乱,你这样跑出去告状,会让皇上嫌恶的?!?

    嫌恶?郁轻衣巴不得萧弦看不上她。

    因为她是武国侯府的唯一嫡女,所以不得不进入皇宫为妃,这点她上辈子没的选择,可是这辈子,她只为自己而活!

    上辈子她也被这么劝说过,她为了不给萧弦找麻烦,此事就不了了之,可现在不一样。

    若是不将这后宫闹的底朝天,她就不叫郁轻衣!

    “秋水,去喊皇上!”

    秋水应声,刚要转身,空气好似飘来一阵龙涎香。

    郁轻衣骤然侧目,就见到宫门处,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显露出来,龙睛凤目,一身贵气无双的男人负手逐步走来。

    行走间风姿绰约,男人眉目凌厉浓重,带着俾睨天下的霸气。

    看到这一张脸,郁轻衣浑身骤然一颤,她不由自主的收拢五指,牙齿不经意间咬的咯吱直响。

    上辈子临死都没能见到这个男人一面,有冤无处说,有怨无处发,被活活在棺木中憋死的感觉让她至今肝胆巨颤,郁轻衣仿佛听到自己指节崩响的声音。

    “皇上万福金安!”

    周围的人跪倒在地,只有郁轻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眸中的戾气收敛起来,低头给萧弦行礼:“轻衣拜见皇上!”

    “免礼?!?

    一双手轻轻抓住她的手臂,萧弦眯起双眼凝视着她的眸子:“没事就好,若是哪里不适可以随时去找太医?!?

    “多谢皇上关心,轻衣感觉自己好多了?!?

    她紧蹙着双眉,好似有一大堆的心事,唇色还有些苍白。

    郁轻衣微微眯起眸子,心思越发活络了起来,她如今掌握先机,一切都要先下手为强。

    第5章有人陷害

    “怎么了,爱妃可是有心事?”

    见到郁轻衣沉思,萧弦微微蹙眉,精致的眉宇给人一种多情之像。

    郁轻衣连忙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的说道:“皇上,你要为我和雪妹妹做主,御花园后面那冰面已经冻了几月,又怎么能这么巧的碎了呢?一定是有人在搞鬼!”

    这番话顿时让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僵了一瞬。

    萧弦轻轻抿着唇角,深邃的眸子里潋滟出一抹微光:“雪嫔,可是如此?”

    白飞雪听到萧弦与她说话,不由得肩膀一颤。

    这微弱的动作旁人看不出,一直盯着她的郁轻衣却瞧的一清二楚。

    很多上辈子她不知晓谜底的事情瞬间透彻,邀请她去冰湖的人是白飞雪,故意吸引她跑到湖面的人也是白飞雪,而在最后关头,白飞雪明明可以拉她一把,她伸出去的手却被白飞雪给躲开了。

    以前她只以为一切都是巧合,而如今这么多巧合放在一起,那就形成了必然。

    白飞雪轻笑道:“皇上,嫔妾不知,是嫔妾不小心踩到了冰缝,这些都是凑巧罢了,如今后宫之中姐妹和睦风平浪静,怎么可能是有人陷害?!?

    萧弦如今刚刚登基一年半的时间,后宫还未充盈,除了她和白飞雪之外,还有一个处处找她麻烦与她不对头的丞相之女落妃。

    郁轻衣扫了白飞雪一眼:“雪妹妹,你还是太过怕事,一定是落妃那贱人做的,我带你去找她理论!”

    说话间,她风风火火的抓住白飞雪的手,就要向外跑。

    白飞雪挣脱了两下都没挣开,脸色难看的厉害,萧弦看到郁轻衣的样子,一脸无奈:“回来!”

    郁轻衣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不服不忿的站在门口:“皇上难不成是故意偏向落妃吗,她今日能害我落水,明日没准刀子就架在了轻衣的脖子上,我绝对不能饶了她,今日要不将她打的落花流水,我就不姓郁!”

    站在郁轻衣身后的白飞雪红肿的嘴角溢出一抹冷笑,那隐藏起来的嘲讽在眼底一闪即逝。

    “皇上,郁妃娘娘只是心直口快,她并非是如此想的,还请皇上不要降罪!”

    郁轻衣闻言,眸子微微眯起来。

    这话以前听着没什么,可是如今郁轻衣才知晓有多心机。

    明明她都已经这样说了,白飞雪却还一口一个她不是这样想的,好人全都让她当了,而她成了心直口快,只懂得莽撞的傻子。

    萧弦轻声道:“轻衣,你手中并没有落妃害你的证据,你如此胡闹,会被人看了笑话?!?

    郁轻衣转过头紧紧的盯着萧弦的双眼。

    她上辈子的笑话他不是看多了吗,每次她胡闹起来,他不是都最顺着她吗?

    “皇上,轻衣怎敢胡闹,你说我没有证据,我这就找给你看!”

    她提着裙子就要往外跑,外面还下着雪,秋水飞快的取来一件狐裘给她披上。

    暖意驱散点点冰冷,郁轻衣整个人消失在雪中。

    白飞雪站在原地跺了跺脚,她突然感觉头疼起来,更是不知道郁轻衣这次究竟发了什么疯。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 期老树林特码 深圳风采彩票 葡金彩票官网 重庆时时彩2期计划 贵州快3开奖今天结果是什么 2019西甲皇马对巴萨 火箭勇士决赛胜分差 今天的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100晚枫福彩3d预测分析 北单官网 码报2019全年开奖记录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今天 平特公式规律论坛 25选5怎么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