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安徽11选五开奖查询:林晓晓赵斯鸣小说独家免费阅读《婚殇》

    发布时间:2018-11-15 22:00

    林晓晓赵斯鸣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婚殇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婚殇是作者梅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晓晓赵斯鸣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跋?,我们离婚吧?!敝S捞┩獬鲅傲巳鲈陆裉觳呕丶?,人在浴缸里泡了半个小时后,愣头愣脑甩给我这么一个炸弹?!袄搿被?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双手掌在浴缺沿上,微微撑起身子靠近些,轻声问:“永泰,你刚刚说什么?”“我们……”郑永泰重重吐出一口气,扭头正对着我,吐字清晰,“我们离婚吧?!闭庖淮?,我听清楚了,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双肩陡然一松,撑着的身子颓然垮下,咬牙强抑住四肢不受控制的颤抖:“永泰,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婚殇

    第1章 离婚(一)

    “晓晓,我们离婚吧?!?

    郑永泰外出学习了三个月今天才回家,人在浴缸里泡了半个小时后,愣头愣脑甩给我这么一个炸弹。

    “离……”婚!

    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双手掌在浴缺沿上,微微撑起身子靠近些,轻声问:“永泰,你刚刚说什么?”

    “我们……”郑永泰重重吐出一口气,扭头正对着我,吐字清晰,“我们离婚吧?!?

    这一次,我听清楚了,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双肩陡然一松,撑着的身子颓然垮下,咬牙强抑住四肢不受控制的颤抖:“永泰,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我没跟你开玩笑?!彼栈厥酉咦赝?,留给我一张僵硬的侧脸,态度坚决,“这件事我已经想了很久,现在决心已定,所以,离婚吧?!?

    离……婚……离……婚……

    我头晕眼花身子晃,随着身体一起打颤的牙齿,一点一点,咀嚼着这两个字。

    结婚之前就根本没什么感情,勉强凑合了两年,越过越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不想耗下去了——这,就是郑永泰突然提出离婚的所谓理由!

    悲愤委屈的眼泪喷涌而下,我以无法控制的哭腔哀哀地控诉:“郑永泰,你把我林晓晓当什么了?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宽宽,怎么可能干干脆脆地想合就合想分就分?我妈她病情恶化人躺在医院里,医生说闭眼走人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你知道我这些天天过得有多焦心吗……”

    突然想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我越说越委屈越说越难过的哭诉——肝癌晚期的妈妈病情突然加急!

    深秋的夜晚凉意浸人,孤零零坐在冰凉的塑料椅子上,出门太急只穿着一层单薄睡衣的我,在寒意的浸泡中双手抱臂蜷缩着身子。

    突然,一件男人的大外套搭在背上,我心中一喜:“永泰……”抬头看清灯光下的那张脸后,我还未爬上眉梢的笑意卡住,低头看着地面,“大半夜了,你怎么也还在医院?”

    “出差五六天没能来看我妈,所以,今天晚上留在这里陪陪她?!?

    他是我曾爱之入骨的前男友赵斯鸣,我婚前唯一恋爱过的对象,也是把我伤得入骨的男人。

    说起来还真是巧合,我妈肝癌晚期,他妈脑溢血,前后几天同入了这家医院。因为这个巧合,分手后便断绝往来的我们,重逢了。

    医生又一次将妈妈人鬼门关拽了回来,大概是同情我的孤苦,一直妈妈转回病房后,郑斯鸣才离去。

    而身份仍是林家女婿的郑永泰,连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打过来。

    大清早的,还在外地出差的艾琳打电话过来:“听永泰说,你妈昨天晚上突然病急,是真的吗?”

    我和艾琳俩人偶然相识后很快成了朋友,然后她把我介绍给她的好哥们郑永泰,是我们的大媒人。

    我心头一紧:郑永泰大清早的为什么要给艾琳打电话?难道他已经铁了心要跟我离婚,所以让她来帮忙劝离吗?

    果然,艾琳在询问了两句问:“永泰说他跟你提了离婚,让我劝劝你放手成全他,你是怎么想的?”

    为防止妈妈听见,我捂着电话出了病房。

    “我……这事儿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提离婚?我……”说着说着,我不争气地流着眼泪,还抽噎过来。

    艾琳在电话里轻叹一声:“我看,他态度好像挺坚决的?!?

    “……琳姐,”我抬手抹掉脸上的水,止住抽噎,“你帮我劝劝永泰好吗?宽宽还那么小,而且我妈又是这么个情况,我……我……”又抽噎得说不出话来。

    “晓晓,永泰的脾气你和我都了解,万一……我是说万一哈,万一他铁了心不回头,你准备怎么办?”

    “我妈现在这个情况,连宽宽我都没时间照顾,哪还有时间和精力去管那些。琳姐,等你出差回来后一定帮我劝劝他,好吗?”

    艾琳大我一岁半,虽然皮肤没我白眼睛没我大,但个子比我高,工作单位比我好,家世背景甩我一条大街,人脉资源之广就更不用说了。

    幸运的是,自打认识后,她一直待我不错,帮了我不少,如解决工作中的麻烦,如调解婆媳之间的矛盾。

    吃过午饭,我又一次到厕所轻轻挤了挤涨溢的奶水后,再一次给婆婆打电话:“妈,你出门没有?宽宽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奶了,我怕饿着他?!?

    “你说啥呢?宽宽是我亲孙儿,我跟他爷爷会饿着他不成?实话跟你说吧,我刚刚才搞了一大瓶儿奶粉给他吃,好家伙儿,一百五十毫升呢,喝得干干净净,这不,吃得肚儿圆,刚刚被他爷爷抱下楼到小区溜达去了?!?

    婆婆的怠慢气急了我,加之胸前胀痛得厉害,我的音量不受控制地拔高:“妈,我不是早就打电话给你说过我的奶胀得很吗?有母乳哪用得着去喝牛奶?而且……而且我妈已经没几天时间了,你们抱过来顺便让我妈也看一眼他不行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一个当妈的天天扔着孩子不管不问,有啥资格跟我吼?又不是我们让你妈得病的,非得拉着我们大家都染病了才好呀?”

    ……

    婆婆说什么也不答应我的请求,挂掉电话,我只得重新跑到厕所,忍痛挤掉饱涨的奶水,和乳白色的乳汁一起流进水槽里的,是咸咸的泪水。

    第2章 离婚(二)

    “晓儿,妈妈对不起你?!?

    晚上,昏沉无力睡了一天的妈妈醒来,突然说这么一句,把我弄得莫名其妙。

    二十几年了,这是妈妈第一次提起当年她跟父亲离婚的事:“都怪妈年轻那会儿太倔了,害你从小就没爸?!?

    “若不是因为从小缺了父爱,你当年也不会那么轻易就上赵斯鸣的当,后来被他伤得那么深,因为他而吃那么多苦头?!?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妈妈坚强了一辈子,也苦了一辈子,弥留之际,竟是这般感悟。

    我已经在厕所用凉水将红肿的眼睛拍了又拍,也一直在努力将心里的沉重掩藏,可到底,还是没瞒得住妈妈。

    难怪刚才赵斯鸣进来坐了一小会儿后,特意把我叫出去盯着我问:“你老公呢?为什么从来没见他来过?这就是你说的‘过得很好’吗?”

    八年不见,我以为已经由魔转佛的他彻底沉淀了心性,可他此刻,分明是在用勾子故意去勾扯我隐藏在心底的一根根痛神经。

    我嘴角勉强牵了牵,侧转身避开他的视线:“就如我妈住普通病房而你妈住VIP病房一个道理,我们这种普通百姓所谓的‘过得好’,跟赵总您这种身份的人心目中的‘过得好’,肯定不可能一样?!?

    说完,我表面冷淡无波但内心哀凄不已地逃回了病房。

    第二天下午,我特意计算着郑永泰的下班时间回家,请也好求也罢,一定要让他和我一起,抱上宽宽到医院看我妈一眼。

    可惜,家里空无一人,一个一个电话打过去,婆婆没接,公公没接,而郑永泰的电话,回应我的始终只是忙音。

    等了两个多小时不见人回来,我只好收拾起衣服出门。

    巧的是,我等上来的电梯门打开,走出来的正是喜笑宴宴推着宽宽的公公婆婆,继他们后面出电梯的,是郑永泰,和艾琳!

    艾琳在我们结婚之前就经常出入我们家,并且很受公婆喜欢,这些我都清楚,但像今天这样……

    心头闪过一丝不祥之感,但我并没有表现出来,将手中的东西挂在小推车上,我弯腰抱起儿子,边逗小家伙边随口问他们从哪儿来。

    “我的终生大事总算有了着落,所以特意过来请叔叔阿姨他们出去吃顿饭庆祝一下?!卑赵谒祷凹?,悄悄朝我眨了眨眼睛。

    她是在帮我?

    犹疑了一瞬,我立刻心领神会,笑着把宽宽的小胖脸送上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干妈总算给我们家宽宽配上干爹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恭喜恭喜!”

    我原是让宽宽称她姨妈或是姑姑的,但艾琳说,她只当孩子的干妈。

    跟随着他们一行人折返回家,然而我还没寻着合适的机会劝说郑永泰带着孩子跟我去医院时,妈妈那边又发生紧急情况了。

    急急赶到医院,迎接我的,是已经没了呼吸的妈妈。

    这一刻,我感觉地陷了,天又接着塌了!

    可笑的是,失去妈妈的这一刻,无助的我身边,只有一个曾伤我入骨、闻讯赶过来友情关怀的赵斯鸣。

    我哭得天昏地暗死去活来,赵斯鸣伸手揽扶着我,安慰之言说得尤其冷静理智:“或许,这对饱受病痛折磨的阿姨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我知道,我知道她这样子活着的每一分钟都是痛苦,可是……”我哭倒在他怀里,“我没妈妈了,我没有妈妈了你知道吗?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唯一的亲人没有了赵斯鸣!!”

    “坚强点林晓晓,你还有你儿子,还有家……”他及时地止住了话头,顿了顿,接着说,“别忘了,你还有个亲生儿子,他也是你最亲的人?!?

    儿子?他说得对,就算我没有了全世界,我还有儿子。

    办完妈妈的后事,我才知道,在妈妈的葬礼上仅露过两次面的郑永泰,这些天一直没在家里住过。

    他突然提离婚,而且态度如此决绝,背后肯定有原因。

    次日早晨,市政府办公大楼的地下停车库里,我拿着从公婆房里偷出来的备用钥匙,特意等到他们最忙的时间点儿上,转了一圈总算找到了郑永泰的车。

    “等你们一领证,咱们马上就让人看个好日子赶紧举办婚礼,越快越好……”

    “永泰,你说,到时候她看到和你结婚的是我,会不会当场气得吐血而死啊?”

    ……

    行车记录仪上,画面是马路上行走的普通画面,但艾琳那熟悉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是令我听得毛骨悚然。

    我冥思苦想,找了一条查清郑永泰的捷径,却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是——艾琳!

    艾琳?

    艾琳?!

    怎么会是她?!

    破坏我家庭的女人,竟然是我当姐姐般信任的艾琳,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笑话呀!

    没想到赵斯鸣会给我打电话,更没想到他们开门见山,直接问我‘家里的事都解决好了吗’。

    惊讶过后,我本能的防备机制霎时立起,警惕地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虽然碰面很多次,但我们从来没有交换过联系方式。

    “这很重要吗?”他轻飘飘撇开我的疑问,直接说,“如果需要帮忙,直接打这个号码找我?!?

    郑斯鸣还是那个郑斯鸣,永远那么自信,自信得强势。

    当年,他骑着一辆赛车霸气地飚到我面前,我被吓得一跳后礼貌地叫他一声‘郑大哥’,他却摘下头盔勾起嘴角冲我坏笑:“现在在你面前的男人叫郑斯鸣,他喜欢你很久了,并决定从今天开始正式追求你?!?

    第3章 离婚(三)

    事实证明,他的确有自信的实力,因为不到三个月,我便在他的围追阻截中缴械投降。

    可惜,他给我编织了一个比泡沫还不真实的梦,我在这梦里沉睡了两年彻底沦陷后,他告诉我真相:我,只是他用来报复的工具而已,因为他得知了后妈的儿子喜欢我喜欢得要命,让后妈的儿子痛苦是他最开心的事,哈哈哈!

    “谢谢你的好意?!蔽矣锲涞鼗睾?,一字一字,“郑!大!哥!”

    过去八年了,可再次被勾起的记忆所勾出来的痛苦,一点也不比此刻的痛苦轻。

    挂掉电话后,我软瘫在车上许久许久,又是许久许久,久到周边的车陆续被开走了很多。

    然后,透过挡风玻璃,我远远地看到郑永泰和艾琳有说有笑朝车走过来。

    “啊!”

    先一秒拉开副驾驶门的艾琳,被我存在吓得尖叫一声,紧接着拉开驾驶座门的郑永泰也一脸惊愕:“晓晓!你怎么在车上?”

    我保持斜躺在副驾驶上的姿势不变,微微扭头,面无表情地看看艾琳:“你们驻建局又没在这儿办公,你怎么会跟她一起下班?”

    “额……我过来办点事儿,正好赶上永泰下班的点儿,所以干脆搭他的便车了?!?

    艾琳不可能察觉不出我的敌意,以她的精明,心里必定已经有了猜疑,但她似乎却并没打算主动亮也底牌。

    不知道她是太沉得住气,还是打心眼儿里认为我蠢得无可救药,不屑于跟我正面较量。

    是,是我蠢!不但蠢,而且还懦弱!

    “真是巧了,我今天也是过来办事,完后特意等在这里,计划着单独跟永泰谈谈离婚的事儿 ,怕是送不了你了?!?

    我恨不得当场撕了她,但我在还没想好下一步以前,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艾琳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脸上的笑有点僵硬:“没关系?!毙?,她看向郑永泰,一语双关,“我打电话让人来接就是,你们好!好!谈!”

    还好,艾琳走了,我不用再强忍受着她在边上的恶心。

    郑永泰将车靠在马路边上,抽了一支又一支烟后,开口打破了沉默:“不是说要谈吗?怎么又不说话?”

    我像块木头一样,仰靠在座椅上一动不动:“我头疼,暂时不想说话?!毙?,逃避着阖上双眼。

    许是因为已经几天没睡过好觉的缘故,我竟然睡着了。

    睁开眼睛,街道已是华灯初上,我揉揉眼睛,放软声音:“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家吧?!?

    事已至此,我竟然,还对他抱着一丝希望。

    郑永泰吐了口烟圈儿,摁灭手中的烟蒂,侧头看着我,淡声道:“还没开始谈呢?!?

    “我……我现在只想快点看到我儿子,不想谈了?!?

    我被他的冷漠和绝情逼得几近崩溃,含泪推门下车,急急招了辆出租打车回家。

    “我就说嘛,永泰他要想马上摆脱她,没那么容易?!?

    “其实我觉得永泰用不着那么急,艾琳不才怀上两个多月而已嘛!”

    “就是,现在挺着肚子办婚礼的多了去了,慢慢地来,等把离婚办妥了,怀它个五六个月再结婚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我带着满腔的委屈跑回家,却在家门口被里面的对话给冻得僵住了脚。

    从没关严的门缝里,我听到公公婆婆继续在那儿你一句我一句。

    “哎!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宽宽一生下来就抱过来跟我睡,你说要是让孩子天天跟着她,这一离婚,不得天天晚上哭着要妈呀!”

    公公接过话头:“睡倒是跟我们一起睡习惯了的,只是这断奶的事,一时半会儿怕是难适应哦?!?

    婆婆抢白道:“等你提醒,怕是黄花菜早凉了,你没发现我好多天以前就在让宽宽一步一步适应吃奶粉吗?正好晓晓她这阵子心情不好饭量差,本身也没多少奶水了,我估计再过个十天半月的,宽宽就根本想不起来吃他妈的奶了?!?

    “你打电话好好叮嘱永泰,让他跟艾琳都小心点儿,要想离婚能离得顺利,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一量露馅儿,你要想甩掉她就没那么容易了?!?

    第4章 离婚(四)

    “对对对,别到时候为了离个婚损失套房子或是影响到永泰的工作,那可就不值当了?!?

    “就是,我们家虽然有三套房子和两个门面儿房,但那都是我俩年轻时辛辛苦苦做生意赚下的,是我们养老的本儿,可不是她嫁过来给咱家创造的,可别让她给讹去半点?!?

    ……

    站在门外的我,手脚麻钝心痛得滴血,早已支撑不住,背靠着墙慢慢慢慢滑坐在地上。

    原来,郑永泰跟艾琳不但勾搭成奸,而且还珠胎暗结。

    可笑的是,昨天晚上曾亲口答应过我帮我劝郑永泰回心转意的公婆,竟然早就在为将我扫地出门预谋着。

    在冰硬的地砖上坐得太久,寒意透过裤子,穿透屁股上的脂肪,浸入了骨头。

    我手撑着地慢慢站起来,推门进去时,沙发上坐着的公公婆婆抬头看过来,见是我一个人,婆婆问:“永泰呢?你们不是一起的吗?”

    不用问,肯定是艾琳提前跟公婆通过气了。

    “宽宽呢?”

    全世界都将抛弃我的这一刻,我只有儿子了,换掉鞋,迫不及待直接走向公婆的房间。

    “你干嘛呢?”婆婆跟过来,一巴掌拍在我伸向孩子的手臂上,压着声吼我,“宽宽刚刚才睡着,你存心把他弄醒不是?”

    我咬咬牙,很想一把推倒她,爆吼一句:宽宽是我的儿子!

    下一秒,我看向了婆婆手上乳黄色的玉镯。

    “妈?!蔽仪咳套哦裥男π?,轻轻拉起她的右手,“我有一同事今天跟我说,她在我给你买镯子这家花了两三万也买了一个回去给她妈,但被她一个懂玉的亲戚发现是成色有假,根本值不起这个价钱,她让我把这个带去也请她亲戚帮忙看看,如果也有问题的话好一起去找维权?!?

    说话间,我已经慢慢将玉镯从婆婆手上褪了下来。

    婆婆心有不舍,皱着眉头不解地问:“人家是开了好几年的专卖店,怎么可能卖假货?”

    东西已到手,对她的疑惑,我敷衍了两句,便拿着玉镯赶紧回屋妥善放好。

    半年前忍痛出血给我妈买下这个镯子,可她说自己活不久了,不想给这么贵重的东西添晦气,死活不戴。为了讨好婆婆替我劝郑永泰,我将没现过面的镯子献出来,谎称是特意买来孝顺她的。

    两万八千块钱,我近四个月的工资,不能,也不应该糟蹋在这里!

    艾琳!艾琳!这个虚伪的女人!想到她一边跟我演友谊万岁,一边跟郑永泰珠胎暗结,我……我无论如何都顺不下这口气。

    正值驻建局的高峰办公时间,三米长的大红色横幅横跨在大门前的两根石柱上,如招蜂的大花儿,陆续引来观者众多。

    “感谢贵单位的艾琳艾科长,不辞辛苦为我老公提供性服务多年!!!”

    大家像读教科书似的读着横幅上的字,继而纷纷低语议论起来:现在的小三们,级别可是越来越高了,连科长都跟起风来,这得要多宽宏大量的正房,才能写得出如此感人肺腑的谢语呀!

    动静越来越大,很快,闻讯的里面陆续走出来一些领导模样的人

    还没体会够报复的快意,手中的电话突然响起,我站在观众群中,看着屏幕上甚是熟悉的数字,本能地往四周搜寻了圈……

    马路边,黑色宝马车,驾驶座上,半摇下的车窗——赵斯鸣!

    电话接通,我还没开口,便响起他的急催:“你还不赶紧走,难道要等着派出所的警察过来找麻烦么?”

    “我……”我只是维护自己权益,我为什么要怕警察。

    许是我太胆小懦弱,许是他的语气太过沉重得吓人,我识趣地放弃争辩,摁断电话转身赶紧小着步子逃。

    黑色宝马滑过来,赵斯鸣沉声命令:“上车!”

    在过往出租车少之又少的情况下,胆小如鼠又被吓得心慌神跳的我,只权衡了三秒不到,便乖乖妥协。

    “这条大广告一打,那女人想不出名都难了?!?

    惊魂未定中,我闻声缓缓抬起头,从内后视镜里看到赵斯鸣幸灾乐祸的表情。

    报复艾琳的这条妙计,可是我昨天晚上牺牲了一整晚的睡眠时间想出来的,今天特意请了假来做这个事,要的就是这种一炮炸得满天响的效果!

    惊惶之余,我内心是得意痛快的,但被我强掩了下去:“谢谢你刚才帮了我,你看哪儿方便停车,放我下去吧?!?

    “你要去哪儿?”赵斯鸣非但没有停车的意思,反而加了速。

    “随便找个地儿放我下去就行,谢谢!”

    赵斯鸣仿佛没听到我的话,车速不减:“你要去哪儿?”

    因为太了解他骨子里的固执,我认命地放弃了挣扎,由他送到了家门口。

    公婆带着儿子出门了,报复了艾琳后的我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昨夜耽搁的瞌睡找上门来。

    “哎哟哟哟!把天捅破了的人,居然舒舒坦坦地缩在屋里头睡大觉,她可真行啊她!”

    我在婆婆无比夸张的惊呼声中醒来,睁开双眼,卧室门口已经堵过来几个人头。

    艾琳扒开婆婆挤进来,站在床尾抬手指着我,一双眼睛瞪得血红:“林晓晓,谁借给你的胆子,居然跑到我们单位去拉横幅乱造谣?”

    “你凭什么说……说横幅是我拉的?”

    明明应该是底气十足的反问,可面对这气势汹汹的场面,敌众我寡的情势下,我露怂了。

    婆婆抻着脖子对着我‘呸’了一声,跳出来叉着腰吼:“没种的东西,做了还不想承认,除了你,还有谁去干这种上不得台面儿的事儿?”

    “你说你好歹是个人民教师,也是个识点字儿有点文化的人,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儿呢?”公公手里抱着宽宽,边往里走边不住地摆头,一脸不可理喻的表情。

    “晓晓?!敝S捞┖帕匙詈笠桓龅浅?,走进来站在艾琳旁边,表情严肃地看着我,“你知道你这么做对艾琳的名声和形象影响有多大吗?你最好好好想清楚,看看明天去他们单位怎么解释道歉?!?

    四个凶神恶煞,镇得小宽宽都没敢动也没敢闹。

    我木在被窝里,像是缓了好半天,才把被吓跑的魂给招回来:“艾琳,永泰?!蔽叶ǘǖ乜醋潘?,手撑着床慢慢坐起来,“你们一口就咬定横幅是的拉的,难道不是因为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亏心事么?”

    俩人被问得明显一愣。

    “还有你们……”

    我转头看向公婆,连日积攒在心头的委屈发酵,眼泪水滚滚而流,双唇不停抖动,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片刻之后,婆婆上前一步,两手一摊:“搞了半天,你什么都晓得了,行吧,那就麻利儿的,离婚吧?!?

    第5章 离婚(五)

    客厅里,以一对四,被逼离婚,这——就是我与他们摊牌后的结果。

    “……好!”眼泪流干,我心灰意冷,“我成全你们?!?

    说完,我走去小床边,伸手抱起刚刚被公公哄睡下的宽宽。

    “你想干啥?!”婆婆一声惊吼,冲过来就伸手夺宽宽。

    我被她的架势吓懵了,但强烈的护犊意识召唤下,我瞬间回神,双手紧紧将孩子箍?。骸澳阕呖?别碰我儿子!”

    “宽宽是我们郑家的人,你想把人抱走,没门儿!”

    不顾孩子被惊得大哭,婆婆下大力气跟我撕扯起来,眼看着公公也跟着过来要加入到抢孩子的队伍中,我心头一急,一只紧紧抱着孩子,腾出一只手来狠狠把婆婆往后推去。

    一个趔趄,婆婆差点摔倒,公公见状,‘啪’,上前一巴掌稳准狠地扇在我脸上:“反了天了你,敢打你妈!”

    结婚两年多,我从未跟他们二老红过脸,这突然的一巴掌,扇得我猝不及防,抱着哇哇大哭的宽宽,半天没缓过神来。

    “把我孙子还来!”在我愣神的功夫,婆婆冲上来一把抢走了宽宽。

    手上一空,我如梦初醒,赶紧拔腿追过去:“还我儿子!”

    ‘扑通’!

    公公及时伸出的一只脚,成功的绊倒了我,实实在摔趴在地上。

    顾不得膝盖处钻心的疼,我急急爬起来,再次冲过去抢孩子。

    被欺负得急红了眼的人,哪还顾得上其他,在我的大力冲击下,孩子夺回来了,而婆婆,成功地被推倒在地了。

    “林晓晓,你敢打我妈?!”

    一直和艾琳俩人并肩站着冷眼旁观的郑永泰,霎时裹着一腔怒火冲过来,抬腿一脚踢在我后背上,顺势夺去孩子后,再一脚将我踹倒在地。

    我忍着剧痛急速爬起来,被伤痛和愤怒烧得大脑一片空白,顺手抓起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猛地砸向正背对着我递孩子给他爸的郑永泰,‘嘭’!杯子在与他的后脑勺相互撞击中应声碎裂。

    “你这个死婆娘!”

    我还没看清楚郑永泰的脑袋见血没,就被他妈冲上来一把推趴在地上,双手和地板上的玻璃渣子亲密相融。

    场面立刻变得混乱不堪,倒在地上的我,在儿子哇哇哇哇的哭声中,在不同声色的‘打死她’喊叫中,承受着几种型号的脚尖猛踢猛踹。

    被踢得眼花缭乱之时,我被一只手大力拎起来,脑袋猛撞在茶几腿上,砰!只觉天旋地转脑中黑黑,霎时失去所有意识。

    一片冰凉当头泼来,我挣扎中微睁开眼皮子,迷迷糊糊看到艾琳手里拿着个玻璃杯,弯腰盯着我看。

    “你看,我就说她死不了吧,这不有反应了么?”

    艾琳这一招呼,我模糊的视线内又凑过来两张老脸,紧接着听到婆婆松了一大口气:“谢天谢地,没死就好?!?

    他们似乎很在意我是死是活,却在确定了结果后便走开坐在在一堆商量起来,留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我继续狼狈地趴在玻璃碎渣上。

    原本,半死的我是听不清他们的谈话声的,但商谈了没多大一会儿,争执声音逐渐大起来。

    “不管她可怜还是可恨,总之不能死,造成人命案谁也摊不起,所以,必须要送医院?!?

    郑永泰的表态,立即得到他妈的支持:“永泰说得对,这都要离婚了,可不能让她一条贱命把我们全家拖下水?!?

    艾琳冷笑一声:“话是这么说,可问题是,她现在这模样明眼人一看就伤得不正常,我敢保证,人家一接手肯定第一时间就报警,到时候惹些麻烦在身上怎么解决?啊?”

    短暂的沉默过后,他们的谈话又变得轻言细语,趴在地上意识不明的我没再听清楚一个字。

    除了接近于麻木的痛,半昏迷状态的我,还有一个最强烈的感觉——恐惧!

    此刻的我,就像被搁在案板上的肉,被他们一人手里拿着一把刀虎视眈眈的围着,随时,都有可能一刀结果了我的小命。

    所以,当他们商量后过来问我‘如果我们把你送医院,你能保证不报警吗’时,我撑起仅有的意识,赶紧点头:“不报!不报!”

    饶是我已经如此配合,他们仍旧疑虑重重,不知道他们又商量了多久,隐约听到打电话安排就医的声音时,我已经熬等得意识模糊。

    ……

    当睁开眼睛看到满眼的白时,我神志还是恍惚的,当感觉到护士来给我打针换药时,我才确定——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我,活过来了。

    自神志完全恢复以后,身体各处的痛,内心的仇恨,如两股粗麻绳交替捆缠着绑满纱布的我。

    可是,我悲催的发现,我身边没有手机没有钱,除了一身伤和一颗被摧残得破败残碎的心,我什么都没有。

    更悲催的是,打听之下我才得知,我当下所在的医院,在距离家乡几百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小县城。

    郑永泰跟艾琳,这是要变相囚禁我呀!

    我的仇,我的恨,我的儿子……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呀?

    哭诉,成了我生活的主题,从医生到护士,从本病房的病友到隔壁过来看稀奇看古怪的病友们,我一遍一遍,向他们哭诉郑永泰一家的无情和狠毒。

    病友们的反应的确如我所想,一个个听得唏嘘不已,对我的遭遇十分同情,可是,以我的主治医生为首的医务人员,却表现得十分冷漠。

    客厅里,以一对四,被逼离婚,这——就是我与他们摊牌后的结果。

    “……好!”眼泪流干,我心灰意冷,“我成全你们?!?

    说完,我走去小床边,伸手抱起刚刚被公公哄睡下的宽宽。

    “你想干啥?!”婆婆一声惊吼,冲过来就伸手夺宽宽。

    我被她的架势吓懵了,但强烈的护犊意识召唤下,我瞬间回神,双手紧紧将孩子箍?。骸澳阕呖?别碰我儿子!”

    “宽宽是我们郑家的人,你想把人抱走,没门儿!”

    不顾孩子被惊得大哭,婆婆下大力气跟我撕扯起来,眼看着公公也跟着过来要加入到抢孩子的队伍中,我心头一急,一只紧紧抱着孩子,腾出一只手来狠狠把婆婆往后推去。

    一个趔趄,婆婆差点摔倒,公公见状,‘啪’,上前一巴掌稳准狠地扇在我脸上:“反了天了你,敢打你妈!”

    结婚两年多,我从未跟他们二老红过脸,这突然的一巴掌,扇得我猝不及防,抱着哇哇大哭的宽宽,半天没缓过神来。

    “把我孙子还来!”在我愣神的功夫,婆婆冲上来一把抢走了宽宽。

    手上一空,我如梦初醒,赶紧拔腿追过去:“还我儿子!”

    ‘扑通’!

    公公及时伸出的一只脚,成功的绊倒了我,实实在摔趴在地上。

    顾不得膝盖处钻心的疼,我急急爬起来,再次冲过去抢孩子。

    被欺负得急红了眼的人,哪还顾得上其他,在我的大力冲击下,孩子夺回来了,而婆婆,成功地被推倒在地了。

    “林晓晓,你敢打我妈?!”

    一直和艾琳俩人并肩站着冷眼旁观的郑永泰,霎时裹着一腔怒火冲过来,抬腿一脚踢在我后背上,顺势夺去孩子后,再一脚将我踹倒在地。

    我忍着剧痛急速爬起来,被伤痛和愤怒烧得大脑一片空白,顺手抓起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猛地砸向正背对着我递孩子给他爸的郑永泰,‘嘭’!杯子在与他的后脑勺相互撞击中应声碎裂。

    “你这个死婆娘!”

    我还没看清楚郑永泰的脑袋见血没,就被他妈冲上来一把推趴在地上,双手和地板上的玻璃渣子亲密相融。

    场面立刻变得混乱不堪,倒在地上的我,在儿子哇哇哇哇的哭声中,在不同声色的‘打死她’喊叫中,承受着几种型号的脚尖猛踢猛踹。

    被踢得眼花缭乱之时,我被一只手大力拎起来,脑袋猛撞在茶几腿上,砰!只觉天旋地转脑中黑黑,霎时失去所有意识。

    一片冰凉当头泼来,我挣扎中微睁开眼皮子,迷迷糊糊看到艾琳手里拿着个玻璃杯,弯腰盯着我看。

    “你看,我就说她死不了吧,这不有反应了么?”

    艾琳这一招呼,我模糊的视线内又凑过来两张老脸,紧接着听到婆婆松了一大口气:“谢天谢地,没死就好?!?

    他们似乎很在意我是死是活,却在确定了结果后便走开坐在在一堆商量起来,留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我继续狼狈地趴在玻璃碎渣上。

    原本,半死的我是听不清他们的谈话声的,但商谈了没多大一会儿,争执声音逐渐大起来。

    “不管她可怜还是可恨,总之不能死,造成人命案谁也摊不起,所以,必须要送医院?!?

    郑永泰的表态,立即得到他妈的支持:“永泰说得对,这都要离婚了,可不能让她一条贱命把我们全家拖下水?!?

    艾琳冷笑一声:“话是这么说,可问题是,她现在这模样明眼人一看就伤得不正常,我敢保证,人家一接手肯定第一时间就报警,到时候惹些麻烦在身上怎么解决?啊?”

    短暂的沉默过后,他们的谈话又变得轻言细语,趴在地上意识不明的我没再听清楚一个字。

    除了接近于麻木的痛,半昏迷状态的我,还有一个最强烈的感觉——恐惧!

    此刻的我,就像被搁在案板上的肉,被他们一人手里拿着一把刀虎视眈眈的围着,随时,都有可能一刀结果了我的小命。

    所以,当他们商量后过来问我‘如果我们把你送医院,你能保证不报警吗’时,我撑起仅有的意识,赶紧点头:“不报!不报!”

    饶是我已经如此配合,他们仍旧疑虑重重,不知道他们又商量了多久,隐约听到打电话安排就医的声音时,我已经熬等得意识模糊。

    ……

    当睁开眼睛看到满眼的白时,我神志还是恍惚的,当感觉到护士来给我打针换药时,我才确定——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我,活过来了。

    自神志完全恢复以后,身体各处的痛,内心的仇恨,如两股粗麻绳交替捆缠着绑满纱布的我。

    可是,我悲催的发现,我身边没有手机没有钱,除了一身伤和一颗被摧残得破败残碎的心,我什么都没有。

    更悲催的是,打听之下我才得知,我当下所在的医院,在距离家乡几百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小县城。

    郑永泰跟艾琳,这是要变相囚禁我呀!

    我的仇,我的恨,我的儿子……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呀?

    哭诉,成了我生活的主题,从医生到护士,从本病房的病友到隔壁过来看稀奇看古怪的病友们,我一遍一遍,向他们哭诉郑永泰一家的无情和狠毒。

    病友们的反应的确如我所想,一个个听得唏嘘不已,对我的遭遇十分同情,可是,以我的主治医生为首的医务人员,却表现得十分冷漠。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