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林雪薇陆臻霆小说全网独家免费《思念以成疾》

    发布时间:2018-11-15 21:58

    林雪薇陆臻霆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思念以成疾是一部由作者玖月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思念以成疾小说主要讲述了林雪薇陆臻霆之间的爱情故事,我此生的执念遍是爱你,爱到天荒地老,爱到引火自焚。 有时候,你纯粹以为的是爱情,在别人那里却成了毒药,阴谋,千疮百孔,不可原谅。 林雪薇初见陆臻霆时,惊为天人,纯粹到让人睁不开眼。一见钟情,大抵就是如此。 如果,当初她能理智一点,或者都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思念以成疾

    第1章 你毁了我的人生

    有时候,你纯粹以为的是爱情,在别人那里却成了毒药,阴谋,千疮百孔,不可原谅。

    林雪薇初见陆臻霆时,惊为天人,纯粹到让人睁不开眼。一见钟情,大抵就是如此。

    如果,当初她能理智一点,或者都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林雪薇找到陆臻霆,“我们离婚吧?!彼?,平静的语气里难掩几丝颤瑟。

    陆臻霆看着她和她手里的离婚协议书,目光阴沉,一如三年前。

    当年她逼走他的挚爱,不惜一切手段和他结婚,如今,她却想这样轻易就说结束?

    他夺过那几张文件纸,一瞬不瞬看着她,手一扬,纷纷扰扰的,如若这几年,剪不断理还乱深种的大恨。

    “你休想!”三个字从他咬紧的牙关里崩出,如刀尖锋利。

    三年前,她是林家大小姐,貌美如仙,而他是商界一名后起之秀,声名正噪,引人瞩目。

    她为了摆脱宴会上的追求者退到天台,在那遇上正在跟情人通话的陆臻霆,他冷峻迷人的脸庞带着几丝暖意,她看着他微笑,安静的露台上,他清冽的声音传进耳里,尤其动听,犹如天籁。

    他说着温软情话,她就像个偷窃者,享受他的柔情蜜语。

    直至他说完,她仍陶醉其中无法自拔。他莞尔的模样,自此在她心中深种。

    三个月后,林雪薇说,陆臻霆,我们结婚吧。

    陆臻霆充血的眸,死死盯着她,生无可恋。

    他上前,掐住她的手臂,不管她的表情多么痛苦,一路不曾松手,直至民政局。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几乎不曾见过这样怒火冲天来办结婚证的,全程无一点声息,机械一般快速替他们打了结婚证。

    一纸婚约,开始了他的复仇之路。

    他将她拽到林宅,粗暴地占有。林雪薇忍受着非人的疼痛,全程没有落下一丁声音。纵使心里百般委屈,也是她活该,为她的任性,该承受所有的惩罚。

    只是,她真的错了吗?

    “你逼走了小蓉,这一切我都会一点一滴从你身上讨回来!”他说,咬牙切齿,刺骨的话语从唇缝中吐出,如千万柄尖刀吐露锋芒。

    小蓉,她曾经在天台上听见他呼喊着个名字,温柔缱绻,让人沉迷。

    她说她一定要得到他,不惜一切代价。

    都说陆臻霆是这个小蓉的心尖爱,她偏不信,在金钱面前,所谓爱情脆弱不堪。她带了一笔巨款找到她,让她远离他,这世上只有她林雪薇这样身份的人才配的上陆臻霆。

    而那个女孩,带着她的钱,真的就此消失,陆臻霆把整个京市掀地三尺都没有找到她!

    她洋洋自得,自以为她拯救了他的爱情,他却恨上了她,彻骨寒心!

    这是旁人流传出来的故事,只有林雪薇一个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为他,她问心无愧!他却在三年的时间里,使曾经的商业巨头林氏瓦解体崩,一并成为陆氏之子。

    林雪薇低首,蹲下身在他脚下收拾一地凌乱。

    三年来,她卑微成习惯,默默忍受他所带给她的一切凌辱。

    纵使是这样,丝毫减不去陆臻霆心中一丝愤怒,他突地将她从地上拽起,直接拉到床上,大手一挥,将她身上衣物撕成两半,欺身而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逼走小蓉,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彼?,带着这股愤怒,发泄在她身上。

    “你这个贱女人,你就那么想得到我?那好,我就成全你!”

    林雪薇纤纤玉手紧紧抓住床栏,试图以此减轻一点痛楚,但丝毫没有任何作用。

    她是想跟他在一起,但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她想象的爱情,与这相差太远,只因陆臻霆这个人,她又无法放手。

    她咬紧牙,多想告诉陆臻霆,事情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可是话到嘴边又被她生生咽了下去。

    他那样自负的一个男人,如果让他知道当年他心心念念的小蓉离开他的真正原因——林雪薇脑海里显现出当年他满世界找小蓉的情景,至疯至癫。她不敢冒这个险,唯有自己忍受下来,不管多痛!

    痛到众叛亲离,失去所有。

    她终于害怕,既然爱他是一场错误,那就放他自由。

    “你逼走了小蓉,毁了我的整个人生,你为什么要那么自私,非要跟我在一起……”陆臻霆喃喃,力度也减轻不少。

    明明是你毁了我的整个人生!但是林雪薇没有说出来,现在争论这些已经毫无意义。

    “我马上可以和你离婚,只要你不再伤害林家,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闭馐橇盅┺蔽ㄒ坏男脑?,除此再无其他。

    陆臻霆的目光忽然凌厉,手指突然捏住林雪薇的下巴,用尽力气。

    “不再伤害林家?你毁了我,毁了我的小蓉,现在就想这样一走了之?林雪薇,你还是那么自私,从来都只会考虑自己!”

    林雪薇因疼痛皱起了眉?!拔颐挥谢俚羧魏稳?,更没有毁掉你的,小蓉?!彼笄康?,一瞬不瞬盯着他的眼睛,忍着疼痛,声音却是哽咽,“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我承担后果,要整个林家还债?”

    她的眸,清澈透亮,一池汪汪,令人心动??墒俏裁此侨绱硕穸镜呐?。

    到现在了,还要把自己的过错推到小蓉的身上!

    到现在小蓉还没有任何消息,她却想全身而退?哪有那么好的事!

    陆臻霆用力手一甩,林雪薇的头即刻偏到一边,她的眼睛会骗人,他就不去看,他不能让她骗了,她加在他身上的痛,他要一直都记着,一件件都要讨回来!

    “林雪薇,你记住,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你要是再敢说走,我就要整个林家陪葬!”

    陆臻霆的动作更加粗暴,丝毫不理会身下的女人痛苦的表情。

    “明天你到分公司林氏上班!”男人仍然在她身上运动着,声音冷如二月的冰窖。

    林雪薇紧闭着唇,不再说一句话,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下来。

    第2章 我去拜祭父亲

    “记得明天开始去林氏上班!”陆臻霆发泄完,强调了这一句,从她身上下来,不带任何感情。就好像她不过是个玩物。

    林雪薇偏开头,全身的疼痛感隐隐发作,她依旧赤裸着身子,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听着房间的门开了又关,每一下都很大力,毫不留情。

    今晚他又是不知归宿何方。

    三年了,这个家对他而言,堪比旅馆。

    即便这样,他也还要拖着她,至死方休?

    她转眸,看着他已离去,恢复空旷的房子,低叹一声。这些,都是她应该承受的?

    只是林氏,她还有什么脸面跨进一步?

    当初若不是执意要嫁给他,林氏怎会风雨飘摇,落入他人之手?

    或许,陆臻霆不是他人。他是她的丈夫。她总是这样自欺欺人。

    “我来报道?!绷盅┺闭驹诜裉ㄇ?,礼貌的微笑着,丝毫没有高人一等的架势。

    “你是?林小姐?”前台小姐愣了几秒,眼神里一丝异样闪过,“哦,是夫人,夫人请往后面坐电梯,会有经理为你按好楼层,陆总已经等你很久了,你往这边走?!?

    林雪薇看着她手指的方向,这里是曾经辉煌一时的林氏啊!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林氏!如今却被当作初来乍到之人一般,心里却是说不出来的苦楚。

    当年陆臻霆收购林氏之后,随即对林氏进行了一场大换血。除了个别元老重臣跟着林雪琨留了下来,其他人全被遣散,毫不留情。这些后辈们表面上云淡风轻,暗地里却议论纷纷,谣言四起。

    正思索着,电梯门已经打开。一抬眼,便看见陆臻霆站在门口,双手抱怀。

    走道里空无一人,他蹙着眉,抬手看了一眼腕上的表?!霸趺凑饷闯?”

    “是你的员工太积极了?;褂腥种?,我并没有迟到?!绷盅┺弊叩剿拿媲?,看了一眼玻璃窗内,好几个身影像在赶路般行色匆匆。

    陆臻霆看着她,半挑的眉角像是在计量着什么。今天的林雪薇还真是不同往日,看似比以前更加隐忍,可是不满的情绪如同呼之欲出的潘多拉魔盒,逃不出他的眼睛。

    他冷笑一声,“以后你就和我一起共事,办公桌给你收拾好了?!?

    “我不要!”林雪薇迫不及待的表明了态度。

    这里可是林氏,陆臻霆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戳她痛处!让她在最熟悉的地方感受家破人亡的痛苦!

    “哼,”他看着她着急的模样似乎心情大好,嘴角一丝冷笑上扬,“什么时候还轮到你说不了?”

    林雪薇没有理会他的挑衅,只是倾斜着目光看着他的身后。痛苦,恐惧,内疚……向她席卷而来。不远处那一双厉眸正如长剑般刺入她的眼睛。

    “哥,哥……”她带着丝哭腔,颤瑟着,看着陆臻霆身后的人。

    陆臻霆缓过神,转头向身后看去,大方的对林雪琨笑了笑,就和所有的上司对下属那般。

    “我先走了,给你几分钟,我不喜欢员工迟到太久?!彼醋潘?,像是为她安排了一出好戏,净等她出丑。说完便按了指纹解锁,向玻璃窗内走去。

    面前,已无阻碍。

    “哥,”她小声呼唤着,那个曾经疼她入骨的哥哥。

    林雪琨一步一步向她走来,不疾不徐。他立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视角,冷漠,一双喷火的眼眸似要将她吞噬。

    面前的哥哥视她如仇人。

    她看着他,依旧笑着,嘴里呢喃着,“哥,哥哥——”

    寂静的走道里一声清脆的响声,林雪琨依旧看着她,冰冷的脸上扬起笑意。

    她别过脸,颤抖的手捂住滚烫的脸颊,眼眶中瞬间盈满了泪水。她忍住哽咽的喉咙,看着面前恨她入骨的林雪琨,“哥?!彼幕搅怂簧?,声音冲出沙哑的嗓子。

    “别叫我哥!你有什么脸来这儿!”

    “请你马上出去!”林雪琨手指指着门外,愤怒的声音似要震破这栋楼层。

    作为林氏的长子,因为妹妹的任性而被控于他人股掌之中。任谁,也满腔不甘与怨恨。林雪薇闭上了眼睛,任泪水滑落,心中的酸楚像是附上了气泡,涌上了鼻头。

    她仰起头,擦掉了眼角的泪痕,员工见她走了进来,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低头窃耳。林雪薇暗自咬了咬唇,努力装作视而不见。

    几声敲门声,林雪薇走进办公室,陆臻霆眼都没,声音冰凉,“来了?”

    她看着伏案的他,没有作声。

    陆臻霆倏地抬头,看着她眼眶通红,蹙眉,在她的脸上停顿了几秒便又起笔写字。

    “我想请假?!彼潘坎?,面无表情的说道,收敛起她平时对他乞求的目光,坚定又决绝。

    “第一天就要请假?”他皱着眉继续写着什么,丝毫没有上心,眉宇间爬满了怒意,“你当你自己是谁!还当林氏姓林?”

    “我要去祭拜我爸爸,”她怅然,“今天是他忌日,三年前的今天,他去世的?!?

    难怪,今天她这么反?!?

    陆臻霆停下手中的笔,愣了半晌,将笔扔到了桌面上,缓缓站起身来,坚硬的关节扣在桌沿边。莫名,有一丝难受的情愫涌上心头。

    他冷着脸,无意中打量了她几眼,眼眶依旧泛红,为难她的话终于还是没有再说出口,看着她独自离开的背影,心中竟有些落寞。

    未有雨纷纷,人却离魂。是她的固执和偏执,为了一个人,她却毁了身边一座城,一座以她为中心的城。如今,轰然倒塌。

    陆臻霆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空无一人。他不耐烦的吃了几口饭便坐在沙发上,局促的看着墙上的钟表,一分一秒的过去。

    她不在的家,异常安静,安静到有种心烦的错觉,甚至是担心……

    终于一声锁和钥匙连接的声响,林雪薇站在昏暗的玄关处关上门?!芭椤钡囊簧?,客厅的灯哗然而起,她转过身,全身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陆臻霆还穿着上班时的一身黑色衬衣西裤,凌厉的站在她的面前,夺过她手中的链条包扔到一旁,身上还氤氲着一股鲜花的香气。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第3章 取得原谅

    链条包安静的躺在地上,客厅里回荡着滴滴答答的钟表声。

    林雪薇看着眼前暴跳如雷的陆臻霆,竟觉得有一些好笑。什么时候回家迟了和他相干?她绕过他,走到一旁,俯下身去捡链条包。

    陆臻霆见她瘦弱的背影,疲惫不堪却依然倔强,心中莫名燃起一团火,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她跟前,抬手拽起了蹲在地上的她。

    “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他紧闭的双唇微微张开,满目狰狞。

    林雪薇控于他的掌中,跟着他声音的起伏身体来回的晃动,手中刚捡起的包又被甩落到地上。她苍白的脸上滑过一丝痛楚,“下次不会了?!?

    “你还想有下次?”他一把将她按在墙面上,狭小的空间里鲜花的香气更加强烈。他垂下头直逼到她的脸前,眼角的泪痕若隐若现,“你现在真是放肆!”

    林雪薇盯着他的双眸,有些吃痛的皱起眉头,干涸的声音哑哑作响,“你放心,不会下次,我会乖乖的,你要我几点回家我就几点回?!?

    他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竟有一丝快意,不由自主的逼上了她的唇,理智却牵制住了他。

    他抬眼扫视了她的脸,苍白无力,一侧脸颊上还留存着林雪琨的掌痕,脸上的热度让人烦闷。他看着面前的人竟涌上一丝想要?;に某宥?。

    或许,这就是她的手段!逼走小蓉绰绰有余!

    他放下她滚烫的手,脸上又生起一股寒意。

    “你放过我哥哥!”林雪薇见他直起身,有些着急道,声音更加沙哑,“他是我唯一的哥哥……你放过他吧,”她抢过他的手握在掌心之中,“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陆臻霆愣住,她的掌心如火一般灼热,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他迫不及待的甩开了她的手,生怕恻隐之心熊熊而起,“我不希望你生病耽误上班!”

    林雪薇看着他愤然离开的身影,竟有些站不稳,头昏欲裂。

    “总裁……”秘书跟在身后,犹豫的说道,“夫人还是没来上班?!?

    “理由?!彼槐咦呱系缣?,厉声问道。

    “邮件上写的理由是……身体不适?!泵厥槭蕴叫缘拇蛄孔潘谋秤?,高大威凛。

    陆臻霆半眯着眼睛,算了一下出差时间,不禁皱起了眉头,“让林总监到我办公室来?!?

    秘书扶着门把手,应了一声见他走进办公室才欠身退去。

    “陆总找我?”林雪琨走到他桌前,冷眼问道。

    “来,坐?!彼质疽饬艘环?,“我们之间就不必客气了?!彼低瓯阕房醋诺缒云聊?。

    “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当然要分清楚?!绷盅╃谰烧驹谝巫优?,纹丝不动,“陆总有事吩咐便是,我还有很多杂事要处理?!?

    陆臻霆故作明白的点点头,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他靠在椅背上,“是有事情交给你做,”他在桌子上翻找着什么,然后站起身来,将文件夹扔在他手边的桌角上,“林雪薇这几天可落下了不少事情,这烂摊子我也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收拾?!?

    “我妹……雪薇怎么了?”林雪琨走上前,有些急切。

    “说是请病假,”陆臻霆倒吸了几口凉气,作思考状,“这都快要一个星期了,啧啧。我可不希望你这个妹妹死在我家里……”

    “她死了就死了,你是她丈夫,你都不着急,我有什么好着急的?!绷盅╃拦幕?,冷冷说道。却是暗自攥紧了拳头,恨不得将眼前人大卸八块。

    陆臻霆顿了顿,眉心爬起几缕忧色,“也是,像她那样的人,就是死也不值得任何人可怜?!彼┝肆盅╃谎?,玩味道。

    林雪琨盯着他,他的脸上找不出任何一点悲怜的表情,他对她,是如此的恨之入骨!

    他走出办公室,打了几通电话却无人接听,心中如千万只蚂蚁无孔不入,心急如焚。

    “雪薇,雪薇——”林雪琨站在陆家别墅前,拼命的拍打着紧锁的门,“雪薇,你在家吗!我是哥哥!你开门啊!”又是几声剧烈的敲打声。

    “来了,来了!”佣人拎着菜从车库赶来,慌慌张张的打开了门锁。

    “雪薇呢!”他厉声质问道,看着整洁如新的客厅,看不见人影。

    “在楼上休息,休息,”佣人大惊失色,声音都跟不住颤抖起来。

    林雪琨几步跨上台阶,冲进卧房里,寂静无声。林雪薇正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眉头紧锁。

    “雪薇——”林雪琨冲到床边,俯下身,伸手摸着她滚热的脸颊,嘴唇干裂的脱皮,鼻尖是沉重的呼吸声,“雪薇!你醒醒,哥哥带你去医院!快醒醒!”他轻轻晃动着她的身体。

    林雪薇缓缓睁开了眼睛,如秤砣般沉重,虚脱般奄奄一息,“哥,哥哥……你来找雪薇了吗?”她扬起干涸的嘴角。

    “来,没事,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林雪琨给她披上了一件外套,整个人瘫软在他的臂膀之中,“傻妹妹!你怎么都不去医院!别怕,哥哥马上带你去!”

    他双手托起了她,匆忙的下了楼梯。

    病房里,她安静的睡着,脸上的潮红还未散去,余热依旧锁住了她的身体。林雪琨如释重负的长舒一口气,将她身上的被子掖好。

    “你怎么这么傻呢!不要命了吗!”他微微呢喃着,“我原谅你了!不生你气了!你快点好起来!”林雪琨内疚的说着,眼眶已经急的通红。在这个世上,他已经再无亲人,不能连妹妹也失去了。

    “夫人这样你都不和我说!”陆臻霆勃然大怒,将佣人递来的水杯摔在地上,“你想干嘛!想出人命吗!”

    “不,不,不是……夫人自己说没事,不让我声张……”佣人支吾不语,畏畏缩缩的站在角落旁。

    “明天起你不用来了?!?

    陆臻霆摔门而出,带着怒意来到医院,病房里的林雪薇如尸体一般奄奄一息,微弱的呼吸勉强证明她还活着。

    莫名的,害怕,心痛,担忧向他席卷……

    他站在门口,腿像灌了铅一般,不肯多走一步。

    陆臻霆,你一定是一时鬼迷了心窍!

    第4章 带病归来

    手边的电话在此时响起,他赶紧向后退了一步,惊得往病房里又张望了几下,没有吵到任何人。他低首,一串陌生的号码显示在手机屏幕上。

    “臻霆,”电话那头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女声响起,熟悉到失真。

    陆臻霆愣在原地,皱起眉头,“小蓉?”眼睛再次看向病房里的林雪薇。

    他有些敷衍的应了几声,对视线里的人还是一刻都不放松警惕。

    “臻霆……”电话那头的人疑惑的唤了声他的名字。

    “好,我知道了?!彼敛挥淘サ墓叶狭说缁?,揣进口袋里。

    陆臻霆!你一定是被鬼迷了心窍!心心念的人要回来了,为何你的心还在林雪薇身上!当初可是她逼走了你的心上人啊!

    林雪薇轻轻动了一下,陆臻霆刚想上前便止住了脚步。最终还是退下身去。

    他心不在焉的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搭在车窗的沟壑处,陷入沉思。

    小蓉,真的要回来了吗?他对林雪薇所有的恨意都是因她而起,为什么如今,他却觉得不值一提。甚至,他连一丝高兴都没有。心如止水。

    不是说,恨有多沉,爱就有多深吗?

    他回到公司,板起一张阴沉的脸,投入到无尽的工作之中。

    他甚至在想,这一通电话,他要是没有接听该多好!陆臻霆,你一定是疯了!

    “陆总,您要的资料?!?

    他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忽而睁开双眼,看着伫立在眼前的人。

    林雪薇穿着套装,干净的不染一丝尘埃,巧笑倩兮,“您要的资料?!彼讼傅氖治兆盼募械萆锨袄?,隐约的淡妆还是遮不掉她脸上的病态。

    “你怎么来了?”陆臻霆斜睨着她,皱起眉头。

    “我来上班?!彼⒌妥磐?,毕恭毕敬的站在他的面前。

    陆臻霆注视了她许久,瘦削的脸颊毫无生气,他夺过她手中的文件夹,毫不客气的摔在地上,“滚出去!”他叱喝一声,看着她卑微的模样顿时燃起了怒火。

    她就是这样!即使伤痕累累,偏要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她以为她这样,他就会对她心动了吗!这个贱女人!

    林雪薇大惊,向后退了一步,视线追随着文件夹一起掉落到地上?!笆鞘鞘?,我马上走?!弊砭鸵肟?。

    陆臻霆看着她的背影,毅然起身,向她走过去,“站住!”又是一声震慑人心的呵斥。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男人。阴晴不定。

    “捡起来?!彼沟蜕羲底?。

    林雪薇看着他,没有缓过神来,正思忖着他话里的意思。耳畔又传来一声低语,“捡起来?!彼颐Φ牡愕阃?,向前几步,跪在地上,半蹲下身子,拣起散落在地上的文件。

    陆臻霆咬紧了牙关,胸口跌宕起伏,哪怕!她有一丝脾气也好!

    他冲上前去,握住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拽起,手中的文件又一次泼洒在空中,飘落下来。

    “你干嘛!”她的眉间紧锁,试图挣开他的手掌心。

    “干嘛?”他看着她,握的更紧,嘴角扬起一丝诡笑,视线掠过她的身体,突兀的曲线竟叫人有些着迷,“你说呢?”

    林雪薇看着他,捉摸不定他的心思,刚松懈的手又随着她的挣扎收紧,“我不知道你要干嘛!你说什么我都照做了,你还要我做什么!”她带着些哭腔,从浓重的鼻腔中哼出来。

    陆臻霆看着她逆来顺受的样子,那股莫名的怒火燃烧的更旺,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吞噬进去,焚身燃尽。

    “你还真是听话啊!”他冷笑着,双手紧紧扣住她,如被五花大绑的俘虏,没有逃身机会。

    “你干嘛!”她有些不知所措,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

    他的头突然埋进她的胸前,腰间的大手更加重的束紧了她。

    林雪薇仰起了脖颈,痛楚的哀求,“你要做什么!这是公司!陆臻霆!你放开我!”

    她的反抗似乎更加激起他的冲动,丝毫没有撒手的意思,更加肆无忌惮的啃食着她每一寸裸露在外的肌肤,还带着撩人的余温。

    “求求你!快放开我!”她沉重的喘息声萦绕在他的耳畔,“臻霆——”

    他充耳不闻,将她禁锢在办公桌前,衣衫早已被撕毁的支离破碎,“你不是很会逆来顺受吗?”他看着她挑衅道,随即又埋下头去。

    林雪薇愕然,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像是一个玩物任凭他蹂躏,鼻音深沉的闷哼几声。

    许久,办公室里旖旎缠绵的嘈杂声终于停止,只有交错混杂的喘息声。

    陆臻霆退身几步,整理好衣服背过身去,厌弃的说道,“滚出去!”

    林雪薇一阵晕眩,很久才站稳。在他的面前,她毫无尊严可言。她将腰间褪去的裙子整理好,整了整皱褶不堪已经撕开口子的衣服,依然难以遮体。

    “我……我这样怎么出去,”她开口哀求,“我可以在你的面前放弃尊严,可是,我不能让别人践踏我的底线……”

    陆臻霆转过身看着她冷笑着,“尊严?底线?你三年前嫁给我的时候就已经像垃圾一样丢掉了。滚!”他瞪着眼睛,毫不客气的赶她出去。

    林雪薇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身去,将掉落的纽扣紧握在手里,强忍着痛从他身边走过。

    陆臻霆看着她的背影,心中万般滋味,杂陈交错。他突然攥紧了拳头,重重的提上一口气,最终还是卡在喉咙中,没有叫住她。

    办公室之外,就像是混沌之后来到一片公园,空气是那么的干净又轻松。她自嘲的笑了笑,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泰然的走过,脸色一片煞白。

    “什么情况,你看到没啊,衣服啊!”

    “还是林家千金小姐呢,你看看她……”

    “还真是刺激,办公室里唉……别说了别说了,要听到就完了……”

    林雪薇没有回头,泪水无声滑落。她的尊严,早已被践踏的面目全非。

    迎面,是林雪琨走来……

    第5章 同意离婚

    “薇薇,你怎么了?”林雪琨屏住了呼吸,着急的走到她面前,握住了她的手,指尖冰凉。

    林雪薇摇摇头,淡然一笑,眼眶湿润。

    “陆臻霆这个畜生!”林雪琨咬着牙紧盯着他办公室的方向,怒气冲冲的放下她的手,起身离开。

    “哥,”她抓住了他,“这里是公司?!彼倪煅首?。几丝害怕。

    “你,”林雪琨提高了嗓音,忽而压低,瞪了几眼躲在办公桌后面投来的目光,他气急败坏的看着她,“他知道这里是公司吗!我要去找他!”

    “不要,哥,我们走吧?!绷盅┺彼浪览∷?,“我们走吧,我求你了?!彼嗫喟笞?。

    林雪琨长叹一声,赶忙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肩上,然后将面前这个傻妹妹紧紧搂在怀里,“你怎么这么傻!”

    “不要去找他了,哥?!彼谒幕忱锔械揭凰课氯?。

    林雪琨推开她,“我可以不为了你找他,但是……”

    “但是什么!”陆臻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带着丝笑意,向他们兄妹走近,“林总监,但是什么?”他的目光掠过他身旁的林雪薇,就像一只被人蹂躏驱逐的小猫。眼神有瞬间的停顿。

    林雪琨将她拉到身后,站直了身体,目光凌厉,“但是我有私事要找陆总?!?

    “哦?我倒想知道我们有什么私事需要解决?”他的嘴角依旧挂着笑意,视线依旧圈住一言不发的林雪薇。

    “我要辞职,辞职信纸质版和电子版稍后会给你?!彼桓蹦岩郧址傅纳袂?。再落魄,他也做不到让亲近的妹妹任由他践踏。

    “辞职?”陆臻霆冷笑几声,“我是听错了么?我想林总监常识还是知道的,你作为公司高管,我们都是有合同在身。辞职?恩……”他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恐怕违约金就够你付的了?!?

    “陆总不用担心,该是我的赔偿我一定不会少,违约金?呵,我的资产这还是赔得起的,陆总不用担心?!彼亢敛蝗貌?。

    陆臻霆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林雪薇,半眯的眼睛闪过几丝鄙夷。林雪琨见势立即说道,“至于我妹妹,我会带她走?!?

    “哥!”林雪薇扯着他的胳膊,“哥,这是林氏,你怎么能走?这里是爸和妈的心血!”

    林雪琨甩开她的手,怒火中烧,“爸已经不在了!我难道要看着你被他玩弄股掌之中吗?我宁愿不要这个林氏,我也不能看着你这么被人欺负下去!你放心,哥哥可以养活你!”

    “呵,真是兄妹情深?!甭秸轹叩搅盅┺泵媲?,将她身上的外套紧了紧,“她想方设法嫁给我,怎么会舍得走?”他嘲讽的看着她,爱恨交杂,“你当然可以走,”他将脸别到一侧,瞥了一眼林雪琨,“只是林氏没有我夫人牵制,我也不必把它留在名下……”

    “我不走!”她急切的握住了他的手,又强调了一遍,“你说得对,我怎么会舍得走!我不会离开的!”

    陆臻霆冷笑几声,面若冰霜的走进电梯。

    林雪薇面如菜色,扶着大理石墙面闷咳了几声,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人能揣测出他的心思。

    她,舍不得离开,也不能离开。即使遍体鳞伤。尊严扫地。

    陆家别墅,豪华的让人落寞。林雪薇亲自将菜端上餐桌,摆好盘坐在一旁,看着墙上的西式钟表一分一秒过去。

    “你回来了!”她站起身,走到玄关处,熟练的拿出了拖鞋为陆臻霆换上,“先去洗手吧,饭菜刚做好?!?

    陆臻霆拖开椅子坐下,“有事?”他拧起眉头,抬眼看着林雪薇,正专心致志的盯着他。

    “没有……”她憨笑了几声,“最近不忙吗?感觉你最近经?;乩闯苑埂?

    他冷哼了几声,面沉如泥,“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怎么了?你每天处心积虑,夹着尾巴逆来顺受不就是为了这个?”他毫不客气的嘲讽着。

    林雪薇尴尬的附和了几声,“是啊是啊,呵呵?!钡屯反颐Φ某粤思缚诜?。

    “臻霆,”她若有所思,“放过我哥哥吧?!?

    陆臻霆定睛,看着她疲惫的眸子闪过失落。

    “放过?三年了,现在求我放过?是谁先纠缠谁?”陆臻霆眼睛里怒火簇动。

    “对不起……”她抬眼看着他,没有丝毫闪躲,果断又决绝,“我不想让我哥哥每天都这么痛苦,却又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他对你构不成威胁,你放过他吧!我不想看到他每天和阶下囚一般忍气吞声……”

    “还有……”她痴笑着,“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我们离婚吧……”

    “离婚?”他重复了一句,眸子里怒意加深。

    当初,是她对他死缠烂打,现在又是她先放弃他?隐忍了三年终于受不了了吗?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却是一阵失落。

    “我为什么要同意?”他嗤笑不语?!拔腋闼倒荒茉偬嵴飧龃?”他将手里的筷子重重摔在大理石餐桌上,声音脆响。

    “因为你不爱我。而我,也不想再纠缠你?!彼嫒舯?,语气坚定,“何必还纠缠呢?离婚对你来说,不是日思夜盼的事情吗?”

    他默然??醋琶媲暗姆共?,陷入沉思,这是他……日思夜盼的事情吗?

    “离婚交换林氏,只要你不把林氏毁掉?!彼腿??!捌渌闳梦易鍪裁炊伎梢??!?

    “好,我答应你,但是我也不能有损失。既然你哥哥不想做阶下囚,那么你来接替他的位置?!彼嵝ψ?,语气竟有些落寞?!爸灰憷醋稣飧鲎芗?,刚才的要求我就答应你?!?

    毕竟,是她先招惹他的,他怎么舍得轻易放过她。

    最终,她点头答应。三年来,她第一次放纵内心的想法,尽管有牵扯,有不舍。

    离婚协议书最后起草的那一笔,他们的婚姻,三年的婚姻,终于结束。平静地掀不起一丝波澜。

    看着签名处她与他的名字各分东西,她沉叹一声,心里如刀割般挣扎,嘴角却扬起一抹释然的笑意。

    陆臻霆看着她的侧脸,睫毛忽闪,眼神如秋波般清澈,眼前这个不择手段得到他的女人,笑得如此释怀。

    黑暗中,他眉间狰狞,紧攥的手心浸出汗珠……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啤酒为什么会有苦味?苦味 啤酒 2019-07-17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6
  • 这下就真的更加坐实你的老蚕了,所有网友都是见证!想赖都赖不掉了。 2019-07-16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7-15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7-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7-11
  • 来自井下580米的呼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11
  •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9-07-06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7-05
  • 衔接“新高考” 要求变更高 2019-07-03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7-03
  •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 2019-07-01
  • 党的十九大举行第一场记者招待会 介绍加强党建工作和全面从严治党有关情况 2019-06-29
  • 图解:6%人口极度贫困、18%儿童贫困,来看看美国当下的人权状况 2019-06-2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7
  • 北京赛车最大遗漏记录 2019意甲直播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14074 吉林十一选五快速开奖 北京单场中奖查询 香港两肖两码中特 绝密彩票网8月18日 江西时时彩玩定位胆 qq游戏欢乐升级辅助 篮球比分公布表 通城黑仔爱唱歌二八杠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开奖号码查询 网上不能买彩票了 内蒙古11选5今曰预测 德甲积分榜和射手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