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三.500开奖结果:(独家)天才毒妃不好惹全文阅读_天才毒妃不好惹龙非夜韩芸汐目录by芥沫

发布时间:2018-11-15 21:58

天才毒妃不好惹龙非夜韩芸汐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天才毒妃不好惹全文阅读,天才毒妃不好惹龙非夜韩芸汐目录,天才毒妃不好惹小说又名《天才毒医妃》,该小说讲述了 他穿着锦白色的便装,腰悬玉佩,外披一件华贵的紫狐裘披风,那眉宇间的冷静和孤傲,简直和和年少时龙非夜一模一样。他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提着灯笼,这满天满地的黑暗里,就他手上这一抹小小的光亮。

天才毒妃不好惹

第1章 我不救龙先生

东海市高级私人医院院长办公室。

“啪”一声,一份厚厚的病例被狠狠摔在桌子身上,林院长面色铁青,“韩芸汐,龙先生可是凌云集团最大的股东,你必须给他优先安排解毒!”

面对院长的火气,韩芸汐双手是插在大白挂的口袋里,表情平静。

“林院长,很抱歉,龙先生中的身上慢性蛇毒,非紧急情况我这里不允许插队?!?

“你这里?你搞清楚,这里是凌云!”院长愤怒地拍案而起。

“院长,我在重申一遍,李先生不急症,不管他是谁,在医生面前人人……”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院长便厉声打断,“够了,别跟我说什么医生面前人人平等,只有男女之分。韩芸汐,我告诉你,马上安排解毒,否则,从今天起,滚出医学界!”

警告她?

本以为韩芸汐会害怕,可是,她却依旧平静从容,态度认真,“林院长,在我面前,也没有男女之分,只有两种人,我想救的和我不想救的,龙先生我不救,请另请高明!”

她说完,礼貌一笑,转身便走,看似瘦弱的身子优雅而从容,恬静美好中自有一种不容忽视傲骨。

然而,当轩韩芸汐离开之后,林院长非但不生气,反倒呵呵冷笑起来,他早料到韩芸汐反感插队,不会答应的。他拿起电话来,拨通了VIP部值班室的电话。

“喂,我是林院长,龙先生现在什么情况?”

“院长,龙先生已经昏迷,他的两个保镖堵在门口,连护士都不让进,点名就要韩医生过来?!?

“好,我知道了?!?

林院长挂了电话,迟疑了一下,很快就拨通了端木瑶的电话。

“喂,瑶瑶,VIP室那边我都安排好了,你马上过去。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韩芸汐?!?

“谢谢林伯伯!”

端木瑶是凌云集团第二股东的女儿,也是东海市出了名的大美人。她还是医学院的在校生,暑假放假回国,被安排到凌云医院实习。

端木氏和龙氏是世交,整个东海市都是传端木氏和龙氏会联姻,等端木瑶毕业之后,龙非夜就会娶端木瑶。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

事实上,两家联姻的说法,不过是龙非夜的父亲醉酒时和端木瑶的父亲端木崇平开的玩笑而已。

三年前龙非夜的父亲过世,龙非夜正式接管龙氏财团,通过简单粗暴的股权交易,收购了凌云集团十位股东的股权,一跃成为凌云的大股东,直接压低端木崇平,成为凌云集团最有话语权之人。

龙非夜狠辣,霸道的作风在投资界是出了名的,端木崇平十分担心自己会被踢出凌云集团,因而打起了联姻的主意。

端木瑶自幼爱慕龙非夜,自然非常愿意配合父亲。

三分钟后,端木瑶出现在VIP大楼,她换上写有韩芸汐姓名的胸卡,通过专属电梯直达顶楼。

有林院长的安排,端木瑶一路畅通,直达龙非夜所在的手术室门口。

端木瑶原本就紧张,一看到他们俩就更紧张了。

第2章 假冒韩芸汐

端木瑶记得自己小时候跟父亲去龙家拜访的时候,见过这楚西风和徐东临这两个家伙。

那时候他们的年纪也都还小。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都不认得他们了,想必他们也不认得自己吧?

端木瑶深吸了一口气,疾步走过去,“我是韩芸汐,林院长让我过来帮龙先生解毒?!?

端木瑶这话刚说完,背后就传来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很急促。

端木瑶下意识转身看去,顿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见迎面来走的不是别人,正是韩芸汐本人!

就在端木瑶不知所措的时候,韩芸汐看都没多看她一眼,匆匆从她面前走过,一边询问身旁的护士百里茗香,“消毒全都完成了吗?”

百里茗香一边紧随韩芸汐的脚步,一边回答,“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您到位。只是病人要求不打麻醉?!?

韩芸汐颇为吃惊,“有药物过敏史吗?”

“没有。我们反复沟通,病人不愿意说明原因,态度坚决?!卑倮镘闳缡祷卮?。

“那就不打?!?

“要不您劝……”

“时间紧迫,让他签一份协议,因为疼痛所致的任何后果,自负?!?

“他是咱们的VIP客户,这样不妥当吧?”

“病人不主动配合,我们只能按规矩办事?!?

说话声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徐东临和楚西风都不自觉被韩芸汐干练的背影所吸引,但是,他们很快就缓过神来,毕竟龙先生的情况情急。

楚西风瞥了端木瑶的胸卡一眼,并没有多怀疑,马上就打开手术室大门。端木瑶暗暗松了一口气,匆匆进去。

手术室内,龙非夜的私人医生顾北月已经等候多时。

他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材清瘦,身线颀长。他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温文尔雅,气质干净,不知道的人必定会当他是来实习的研究生。实际上,他是龙非夜高薪聘请而来的私人医生,隐世医学世家的传人。

顾北月第一次来凌云医院,从未见过端木瑶和韩芸汐。

他只当端木瑶就是韩芸汐,立马将龙非夜中毒的情况言简意赅告诉端木瑶。

端木瑶一边听,一边往手术台走,一见到昏迷在手术台上的男人,她便戛然止步,心跳加速。

年少时每一次相见,他都令她怦然心跳,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如此。

哪怕穿着简单的病服,躺在手术台上,他仍旧给人高大挺拔的傲岸之感,那张如雕琢出来的脸,不怒自威,俊冷得足矣令人窒息。

他的相貌,他的手段,他的财富……他拥有足矣令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资本。

一想到只要做成今日之事,就能成为他的妻子,端木瑶的心就更加疯狂地跃动。

她对顾北月说,“好,情况我都明白了,你可以出去了?!?

“想必顾医生并不了解我的规矩,我解毒的时候从来不允许任何人在场?!倍四狙7缕鸷肯挠锲?。

“助手也不需要吗?”顾北月问道。

“顾医生,时间宝贵,我们没必要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浪费龙先生的时间,龙先生中的蛇毒虽然不致命,但也不能耽搁。请出去!”端木瑶态度坚决。

第3章 流氓,你放手

顾北月虽然不认识韩芸汐,但是也听闻过韩芸汐的作风。他心想,这个女人既是龙先生点名要的,那必定不会出岔子。

“好,我就在外头守着。有情况请马上告知我?!?

顾北月安静地退了出去。

端木瑶紧张地手心全都是汗,见手术室大门关上,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是来下药的,但是,下药之前她得先帮龙非夜解毒。

就在端木瑶紧急帮龙非夜解毒的同时,韩芸汐在不远处的手术室里,已经完成了紧急的抢救,将伤口缝合的工作交代给了百里茗香。

病人并没有打麻药,至今都还是清醒的。见韩芸汐要离开,他急急问,“韩医生,像我这种不怕疼的病人,你不好奇吗?”

韩芸汐回头看去,问说,“我该好奇什么?”

病人长得特别俊美,虽然脸色苍白,可笑起来却依旧好看得不得了,他说,“比如我叫什么,我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你叫顾小七,男,今年23岁,无药物过敏史,未婚,无性生活史?;褂?,你交的押金充足,远超过手术和住院费用,无家属陪护。作为医生,我该了解的信息已经都从病例上了解。至于你的手机号码,抱歉,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

韩芸汐说完扭头就走,顾七少躺在手术台上,连连感慨,“啧啧啧,凌云一姐,本少爷追定了!”

韩芸汐离开手术室,正要去更衣室,这时候解毒系统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提醒声。解毒系统检查到附近有人中了剧毒,属毒上加毒,也就是原本的毒素没有清楚的情况下,又中了另一重毒。

在凌云医院的VIP部,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韩芸汐立马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她依照解毒系统的提醒,很快就找到龙非夜所在的手术室门口。

楚西风和徐东临见韩芸汐匆匆跑过来,都很戒备。

顾北月问说,“这位医生,请问……?”

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打断了,“手术室里有人对病人下毒,导致病人二次中毒,蛇毒和情毒混合在一起,后果不堪设想,马上让我进去!”

顾北月大惊,龙先生中蛇毒的事情只有林院长和几位医护人员知晓,这个女医生是什么人,她怎么知道的?

她说的是真是假?

韩芸汐在里头解毒,万一他们贸然进去,必定会影响韩芸汐的,到时候后果难测。

顾北月正犹豫着,却不经意瞥见了韩芸汐的胸牌,只见上头写的名字正是“韩芸汐”!顾北月立马明白怎么回事,立马打开手术室大门。

大门一打开,韩芸汐就抢在顾北月之前,冲了进去。

手术室里,端木瑶刚刚下毒,正守在一旁等着。见韩芸汐和顾北月他们都冲进来,她一时间就懵了。

“你是假冒者!楚西风了,把她抓起了!报警!”顾北月当机立断。

端木瑶缓过神来,急急要逃,却很快被楚西风擒住。而韩芸汐已经开始对龙非夜的身体进行检测分析。

楚西风和徐东临将端木瑶带走,顾北月连忙走近,询问道,“韩医生,现在是什么情况?”

韩芸汐全神贯注,看着龙非夜,只冷冷说,“你出去!”

顾北月有了前车之鉴,不敢再大意,“抱歉,龙先生醒来之前,我必须在这里?!?

“你马上离开,否则影响了我,害了龙先生的性命,后果自负!”韩芸汐冷冷说。

岂料,昏迷中的龙非夜冷不丁拉住韩芸汐的手,将她整个人拉过去,摁在怀里。

他分明是毒发了,他的手,他的身体都在发烫。他紧紧拥着她,似乎想在她身上寻找解脱。

韩芸汐毕竟经验丰富,依旧冷静,冲顾北月喊,“帮忙一下!”

顾北月颇为欣赏韩芸汐这份专业和从容,“看样子,韩医生还是需要助手的?!?

韩芸汐不悦道,”废话什么,快点!”

见状,顾北月愣住了。

韩芸汐亦愣,随即剧烈挣扎起来,“流氓!放手!”

第4章 你是毒医呀

韩芸汐被占了便宜,立马剧烈挣扎起来。

可龙非夜都中毒了,手劲还一点儿都不小,韩芸汐越挣扎,龙非夜抱地越紧。韩芸汐简直是被吃尽了豆腐,最后都不敢动弹了。

这估计是韩芸汐职业生涯里记忆最深刻的一笔。

这估计也是她对龙非夜最难忘的第一印象:魂淡!

她不敢乱动,浑身僵硬着,又羞又恼,冲顾北月吼,“你愣着干嘛,帮忙啊!”

顾北月这才缓过神来,无比尴尬,耳根子都有些红了,同时他也满心的狐疑,大boss这是中了什么毒呀?

要知道,他这位大boss可是从来不碰女人的,哪怕是再重要的商务场合,他都不会赏脸同任何女人握手。

他醒来之后要知道自己这么非礼一个女医生,会是什么反应呢?

顾北月无暇多想(明明已经想很多了),他连忙去拉龙非夜的手。

可是!

不管他拽,都拽不开龙非夜的双手。

他急了,问说,“韩医生,怎么办?”

芸汐气愤之余,心中藏着几分害怕,让她都快失去理智了。她又一次冲顾北月吼,“我要知道怎么办,还需要你帮忙吗?”

顾北月生平第一次被人吼,他竟一点儿都不感到生气,反倒更替韩芸汐着急了。

他急急说,“韩医生,你是毒医呀。要不,先帮龙先生解毒?”

一听这话,韩芸汐先是一愣,随即就差点给哭了,“你怎么不早说!”

顾北月的提醒,让韩芸汐恍然大悟。

她真是气晕了,她完全可以自救的呀!

龙非夜中的是情毒,因为之前中的蛇毒没有完全处理干净,加速了情毒的发作时间,而且还增加了毒性。

龙非夜虽然还在昏迷状态,可是,在毒药的作用下,身体机能并没有进入休眠的状态,反倒非??悍?。所以,顾北月拉不开他的手,也算是正常。

只要她先帮龙非夜把情毒解了,龙非夜的身体机能就会恢复正常了。

韩芸汐正要调整心态,重新集中注意力,让解毒系统对龙非夜现在的情况进行深入分析,以尽快配制出解药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突然一个翻身,冷不丁将她覆在身下。

“啊……”

韩芸汐闭上眼睛,忍不住大叫起来。

真是耻辱啊!

这是手术台,她每天争分夺秒,同死神激战,抢救生命的战场。

她居然在这个地方,被欺负成这样?

韩芸汐眼睛还闭着,手里却凭空握住了一抹毒针。

解毒需要扫描,分析,配置毒药等一系列程序;而下毒,那实在太简单了!

她帮龙非夜解毒,确实能让龙非夜放手。

但是!

她对龙非夜下毒,能让龙非夜更快松手!

韩芸汐握紧毒针,狠狠冲龙非夜背后刺下的同时,她睁开了眼睛。

刹那间,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睛就映入眼帘。这双眼睛,就像是一泓寒潭,一个深不见底的谜。

韩芸汐就这样毫无准备地撞入这双眼睛里。

她手里的毒针突然就停了下来,只觉得这双眼睛十分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

第5章 熟悉,似曾相识

韩芸汐的记忆力一向很好,很清楚地记得自己绝不曾见过凌云集团这位年轻有为,声名在外的大boss。

但是,此时此刻的熟悉感却又是那样真切。她甚至有种午夜梦回的感觉,却不知道回到哪里,回到何时。

韩芸汐怔着……

龙非夜的记忆停留在昏迷之前,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冷冷地看着身下的人儿,竟忽略了身体的不适。

“你是谁?”

他喃喃出声,声音低沉沙哑,性感迷人。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怒声,“我是医生,你放开我!”

谁知道,龙非夜非但没有放开她,反倒整个人压了下去,无力地瘫在她身上。

韩芸汐目瞪口呆,整张脸瞬间就给红透。

因为……因为他一压下来她就感觉到他身上某个位置,因情毒而产生的巨大的反应。

韩芸汐身为医生,什么没见过呀!

患者在她眼中,都没什么男女之分的,只有病情轻重之分。

可是,这一回……不一样!

她吓得浑身僵硬,不敢动弹,小心脏儿砰砰砰狂跳,而龙非夜,明显已经又陷入昏迷了。

这一切发生得有点快,顾北月实在看不明白。

他只当韩芸汐已经帮龙非夜解毒了,龙非夜刚刚才会短暂清醒。

他纳闷了,“韩医生,你刚刚解毒了吗?我怎么没看明白?!?

韩芸汐这才回神,定着一张红透了的脸,令人分不清楚是羞多一点,还是怒多一点。

至少,她表现出来的是怒。

“解毒?”

她气呼呼地说,“我还下毒呢!”

她说着就握紧了毒针,第二次狠狠冲龙非夜后背扎去。

顾北月见状,正要拦,韩芸汐却自己先停下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忽略掉身下的异样感。

“算了,不生气!杀人犯法!”

顾北月被韩芸汐这话吓得不轻,他对这个女人不了解,分辨不清楚她是玩笑,还是当真的。

他连忙将龙非夜扛下手术台,幸好龙非夜的双手没有再圈在韩芸汐身上,否则,他估计地喊徐东临和楚西风进来帮忙了。

韩芸汐一获自由,逃一样跳下手术台。

顾北月正想按下紧急呼叫系统的按钮,韩芸汐却严肃地说,“把人放回去,快点!”

顾北月原以为韩芸汐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会哭着跑出去,他都准备叫院方安排别的医生过来了。没想到韩芸汐竟这么快就调整好,进入状态。

顾北月心下暗暗欣赏,这个女人不亏是凌云医院的一姐,这等职业水准连他的都佩服。

顾北月一把龙非夜放上手术台,韩芸汐就重新启动解毒系统,对龙非夜进行深度检查。

“解药药效太慢了,只能排毒?!?

她的话刚说完,顾北月已经把一旁放置手术器具的小推车推了过来。

韩芸汐瞥了一眼,冷冷说,“你这是打算开腹,还是开颅?”

顾北月一时无话,他学的是祖传的中医,对西医那一套一窍不通。

韩芸汐一边拿出一套金针摊开,一边说,“帮我把他的上衣脱了,翻过来让他趴着?!?

顾北月这才明白韩芸汐用的也是中医之术,要施针排毒。他连忙帮忙。

很快,龙非夜就被脱去上衣,趴在手术床上。

这……

第6章 吉时到了

翌日一大早,秦王府门口就人满为患,韩芸汐一定不知道,不管是宫里还是宫外,至少有三十个大庄家,就她今日能不能进秦王府大门这件事开了赌局,下注之人多达数千人。

喜乐声没起,周遭人声鼎沸就够热闹的了。

韩芸汐都不用担心睡过头,直接被吵醒了,她偷偷看了一眼天色,距离已时还有一段时间,正好够她醒醒神,处理一下脸上的药。

小小毒瘤遇到她这个金牌解毒师,一晚上的时间足以毁尸灭迹。

韩芸汐撕下纱布,清理掉草药,指腹轻轻抚过,原本一片毒瘤的地方早已光滑平坦,细腻温润。

可惜没有镜子,否则韩芸汐就能见一见自己现在的模样了,不过她想,即便不美,没了毒瘤至少也不再是丑女了吧?

她从解毒系统里取了一些金针藏入袖中,又取了一些毒粉备用防身,整理好废物暂时放入解毒系统,一切收拾得干干净净,即便有人嗅到药草味,也发现不了什么异样。

盖上喜帕,端坐轿中,韩芸汐闭目养神,就等吉时到来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即便是婚期的第二日,依旧引得帝都万人空巷,就连韩家的人也乔装打扮,混迹在人群里想看个究竟。

终于,吉时到了!

“咿呀……”

随着秦王府大门打开的声音,嘈杂的大门口立马安静下来,谁都不敢出声。

秦王府并没有耍赖,大大方方把正大门打开了,可是,却不见新郎官出来,就连一个迎亲的人也没有,就只有守门奴老刘走出来,站在门边。

这是……几个意思?

新郎官好歹得来踢一踢轿门,新娘子才能下轿不是?

这情形,让原本的寂静的大门口陷入一片死寂,众人不约而同盯着花轿看,不管是赌新娘子能进门的人,还是赌新娘子不能进门的人,全都好紧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混迹其中的几个韩家人都忍不住在心里痛骂起韩芸汐,虽然嫁人秦王府是高攀,却也不带这么自找羞辱的呀!

王喜婆眼底藏着冷笑,就是不说话让场面陷入尴尬,等着吉时过去。

可谁知,突然“嘭”一声,轿子门从里头被踹开来,韩芸汐凤冠霞帔,红喜罩头,落落大方走下轿子。

她身材不高,长期营养不良偏清瘦,喜服并不合身,可她挺直了腰杆,高昂脑袋,这么一站,自有一番风骨,令人一看就移不开眼。

“吉时到了,喜乐怎么不吹打起来?”她大声问道。

这话一出,众人才缓过神来,弄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天啊,新娘子居然自己踹门下轿了,怎么能这样,这不合规矩啊!

“你这个女人真太不要脸了,居然自己下来,嫁不出去硬上门吧,犯贱啊!”

人群里,突然有人破口大骂。

周遭的附和声四起,犯贱,不要脸,甚至连妓 女的字眼都骂出来了。

韩芸汐也是人呀,还是个女人,她也觉得自己很不要脸,可是,除了这样做她还能怎样,被困在轿子里等下一个吉时吗?她等得到吗?

皇上不过是和秦王赌气,才责令他娶妻,事情真闹大了,皇上还能把秦王怎么样?最后,各种错只会落在她身上,她死,婚约自然就没了。

心头掠过一抹辛酸,韩芸汐还是振作了起来,活下去才是王道。

谩骂声中,韩芸汐大声质问,“这本该是秦王做的,可秦王太忙来不了,我只能代劳。你们的意思是我犯贱是秦王导致的喽?”

这话一出,全场立马炸开了锅。

“韩芸汐,你颠倒是非,血口喷人!秦王才不想娶你呢!”

“就是,你真当秦王愿意娶你呀!你自小到大都没照过镜子吗?不知道自己长什么鸟样?”

韩芸汐止步,转身面向声音来源,身子骨瘦弱,声音却底气十足,“太后指婚,皇上责令本月完婚,你们说秦王不想娶我,那秦王岂不违背皇命,阳奉阴违?哪些人说的,都给我站出来!”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