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状态:岳瑶光宫冥修小说全文阅读《与君相思到白头》

发布时间:2018-11-15 21:58

岳瑶光宫冥修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岳瑶光宫冥修小说目录,与君相思到白头全文阅读,与君相思到白头小说讲述了岳瑶光宫冥修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没有事的,你父亲不会那么容易的死去。岳瑶光淡淡的说着。岳瑶光的心里一颤一颤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心里是怎么想的。第二天一早,皇宫中的打钟敲响,举国上下陷入了一片悲哀。

与君相思到白头

第1章 玩点不一样的

皇后,你不是求朕来宠幸你么?朕现在就成全你!”

??东宫寝殿,岳瑶光刚刚惊醒,人就被拖下床塌,脸屈辱的摁在男人的胯下。

??“来,给朕好好舔,舔好了,才能宠幸你!”

??“冥修,你别……”岳瑶光抓着宫冥修的腰际,挣扎,“丫鬟们都还在……”

??宫冥修改而揪住了她的青丝,狠狠用力,扯得她头皮都几乎脱落。

??“岳瑶光,朕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入宫两年,是不是还没学会宫礼?”他冷厉凶狠的盯着她。

??岳瑶光只得改口:“陛下,臣妾错了……”

??宫冥修冷笑了一声,一把将她扔开,分开双腿,坐在床榻边上,居高临下,冰冷无情的睨视着岳瑶光:“起来,给朕含?!?

??岳瑶光跪坐起来,垂着脑袋应:“是?!?

??她跪行了两步,到宫冥修腿间,又回头对着一旁的宫人道:“你们都退下吧……”

??宫冥修笑起来:“谁也别走,朕命令你们,留在这里,好好给朕看着!看看岳皇后,有多贱!”

??岳瑶光顿时满脸惨白,低声哀求:“冥修,不要……”

??宫冥修眼神登时尖锐狠戾:“岳瑶光,你是不是永远都改不了你不知礼数的下贱德行?”

??岳瑶光哑然,半响之后,才嘶哑的唤了一声陛下。

??不是她改不掉,而是从小到大十年光阴养成的习惯。

??她唤他冥修整整十年,两年前两人大婚,她虽被封为皇后,但见到宫冥修的次数,不过三回,还是太后命令之下。

??每次他来,都是让岳瑶光用嘴伺候他,他从不碰她,因为嫌脏。

??“过来,给朕含,别让朕说第三次!”宫冥修渐渐失了耐心,神色冰冷。

??岳瑶光浑身僵硬,无法动弹。

??当着宫人的面,她做不到。

??“陛下,不要,臣妾求你?!彼褡帕?,姿态卑微。

??宫冥修冷寒的盯了她数息,忽然改了口:“行,今晚,朕就陪你玩点不一样的?!?

??他挥挥手,让一干宫人退下,然后盯着岳瑶光道:“把衣服脱了?!?

??岳瑶光心脏一紧,面上不由发热,低垂眼帘,不敢看他。

??这么多年了,宫冥修终于肯碰她了吗?

??咬着唇,岳瑶光一点点的解开衣衫。

??烛光摇曳,她肌肤如雪,莹白温软,双腿纤细,腰肢楚楚,微微垂首,后颈线条更是动人。

??这个女人,有一副很美的身体。

??宫冥修眸光暗了暗,却只有更浓重的暴戾和残忍。

??“你过来?!惫ば拚惺?。

??岳瑶光带着羞耻走近,声线发抖:“陛下……”

??宫冥修指着床榻:“躺下,把腿分开?!?

??岳瑶光羞得浑身发红,并拢双腿,不敢张开:“陛下,不要……”

??宫冥修回身取了一支大红蜡烛来,端在手里,烛光跳跃,他冷峻的面上,神色难测。

??“岳瑶光,别总是让朕重复刚刚的话?!彼瓜率酉?,里面,冰寒无情。

??岳瑶光咬紧唇,深吸了一口气,分开双腿。

??她等了两年,才终于等到同房的机会。

??她,不想错过。

??若是能怀上一儿半女,那她在这深宫里,也不会寂寞孤单了。

??可岳瑶光的幻想才刚冒出头,下体便撕裂一般的狠狠剧痛起来。

??进来的,不是宫冥修的身体,而是他手中的那支蜡烛!

??他将坚硬蜡烛的另一头,狠狠刺进了岳瑶光的身体。

第2章 只是羞辱她

“你干什么!”岳瑶光痛得满脸惨白,立即挣扎,踢开了宫冥修。

??宫冥修往后退开,见岳瑶光动手,竟然也不生气。

??他将蜡烛扔在岳瑶光身上,满脸嘲讽冷笑:“岳瑶光,你就只配被这个东西碰!”

??岳瑶光脸上登时血色尽失。

??宫冥修根本不是真的要宠幸她,他只是想要……羞辱她。

??而且,他做到了。

??没有比这个,更让岳瑶光感到侮辱的事情了。

??“明日,若是母后问起,你好好给朕回答?!惫ば蘅颊斫鹕?,他身形高挑健壮,眉目精致如画,浑身气势更是矜贵悍然,有些俗气的金色,穿在他身上,只有贵气与高傲。

??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而赤身裸.体的岳瑶光,是他眼里下贱不值一提的蝼蚁。

??“若是你没回答好,惹得母后不开心,那下次我塞进去的就是毒蛇了?!弊詈笠痪浠?,他字字阴冷,宛若裹着寒气的刀子,刺得岳瑶光浑身发冷。

??腿间的疼痛,好似也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岳瑶光咬紧了嘴唇,说不出半个字。

??宫冥修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一走,丫鬟们马上就推门进来,岳瑶光怕被他们看见床上的蜡烛,急忙藏起。

??那蜡烛的一头上,还沾着她处子的鲜血,她就这么,被这样一个冰冷的东西,破了身。

??可悲,又可笑。

??应付掉丫鬟,岳瑶光一夜失眠。

??每日清晨她都会去给太后请安,为了遮挡脸上的憔悴和眼底的乌青,她特地命丫鬟画了娇羞红润的浓妆。

??等她出发去了太后宫里,丫鬟们立即检查岳瑶光的床铺,确定上面沾着血色后,便将床被换下,叠得整整齐齐,快步送到太后宫,给太后娘娘过目。

??见了血,那便是的的确确同房了。

??太后很满意,拉着岳瑶光,亲亲热热热的说了半天家?;?。

??那夜之后,宫冥修又是整整两月不见人。

??岳瑶光平时几乎不离开皇后宫,因为宫冥修不喜欢,他将她半软禁在皇后宫里,如果她擅自离开,便会引来宫冥修狠戾的责罚。

??出不了皇后宫,关于宫冥修的所有消息,都只能来源于宫女们的私下八卦。

??据说,宫冥修最是宠爱婉贵妃,夜夜留宿,赏赐无限,而且将国库里小半数的珠宝,都赏赐给了她,婉贵妃平时吃饭用的碗筷,都是上好的金镶玉,无比奢侈。

??又据说,只要婉贵妃一句话,陛下不管国事多忙,也会马上放下,前去陪她。

??婉贵妃,是陛下的心头肉。

??岳瑶光每次听见这些话,心脏都一阵剧疼。

??苏清婉,那个女人,对岳瑶光来说,是强盗。

??三年前,北平战乱,还是皇子的宫冥修奉命出征,战场上中了毒箭,命悬一线,军医说,要想解毒,一定要用人血做皿,养出解毒蛊血,再放血作为药引,煎以药材,给宫冥修服用。

??岳瑶光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

??可当她受尽折磨,养出蛊血,又被放尽半身鲜血,去给宫冥修煎药治病,她九死一生的修养整整半年,落下无数病根,终于身体健康,回来一看。

??为宫冥修治病的所有功劳,全落在了苏清婉身上。

??而她岳瑶光,变成了见死不救,抛弃宫冥修的贱女人。

??岳瑶光咬紧嘴唇,只感觉绝望和无力。

??这些事情,不管她怎么解释,宫冥修都不信她。他现在,只想折磨她。

??入秋之后,阴雨连绵。

??或许是受了风寒,岳瑶光开始精神不济,整日昏昏欲睡。

??贴身丫鬟秋雪为她请了御医,把脉一瞧,惊喜万分道:“恭喜娘娘,贺喜娘娘,您有喜了!”

??周围宫女太监们纷纷贺喜,可岳瑶光却瞬间白了脸色。

??她跟宫冥修根本没有同房,怎么可能怀孕!

第3章 皇后有孕

“你再瞧瞧,莫不是看错了!”她不敢相信。

??太医又诊了数遍,满脸欢喜的一口咬定:“娘娘的的确确就是怀孕了!”

??这个消息,瞬息间就流蹿遍了半个皇宫。

??太后,皇帝,妃嫔们,全都知道了!

??前来看望送礼的妃嫔们络绎不绝,帝后大婚两年,终于有孕,可喜可贺!

??岳瑶光脸色发白,拒不见任何客人,只命秋雪去重新请御医来,再诊脉查看。

??换一个御医,得到的却是同样的结果。

??言之凿凿的一句——娘娘的确有喜!

??岳瑶光心脏越发收紧,预感十分不妙。一定是有人想要算计她,是谁?

??苏清婉吗?

??“太后娘娘到!”太监尖锐的传告,话音刚落下,太后人便紧跟着走来。

??“哀家的好瑶儿!”她三两步上前来,紧紧握住岳瑶光的手,欣喜万分,“哀家就知道你会争气,为修儿诞下龙种!”

??“臣妾没有……”岳瑶光反驳,“御医诊断有误,臣妾恐怕并没有怀孕……”

??太后瞪了一眼岳瑶光:“哀家都已经听说了,两位太医都确定无疑,你有喜了!别想骗哀家!”

??“臣妾……”

??“皇上驾到!”又是一声禀告。

??宫冥修那一席明黄龙袍,显目的出现在视野里,他面上毫无表情,冷冷的睨视岳瑶光。

??岳瑶光心脏狠狠一缩,本能的后退半步。

??宫冥修会有什么反应?

??他会不会……直接将那晚的羞辱事情,直接公开?

??宫冥修两步走近,停于岳瑶光面前,却是抬手,碰了碰岳瑶光发白的脸色,温声说了两个字:“辛苦?!?

??岳瑶光一愣,却见宫冥修一抬手。

??一排抬着木箱,端着珠宝绸缎的太监宫女们随即走进,将打赏一一摆在角落,整整齐齐,竟然有八箱珠翠宝石,首饰衣衫,绫罗绸缎,更是数不胜数。

??太后在一旁看着,连连点头:“好好,陛下就应该这般对瑶儿,她可是你唯一的皇后,如今又有孕,你可千万要宠爱她!”

??宫冥修抬眸,盯住了岳瑶光不安茫然的眼睛,唇角微勾,字字清晰:“母后说得是,以后朕一定,好好疼爱皇后!”

??岳瑶光却只觉后背发冷。

??宫冥修明明就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不拆穿她?

??难道,这一切,其实都是他授意的吗?

??这,又是一个他新想的羞辱她的办法?

??“皇后好生歇息,朕还有事,过几日再来看你?!惫ば蕹逶姥夤创揭恍?,回身便走。

??岳瑶光忍不住追上去:“等等!冥……陛下,臣妾有话,想跟你单独说?!?

??宫冥修侧头,默许。

??两人走进偏厅里,岳瑶光再也忍不住,出声问道:“那天晚上我们根本没同房,我也没有怀孕!你明明就知道的,为什么刚刚还那样说?”

??宫冥修神色渐冷:“岳瑶光,你竟敢用这种语气,跟朕说话!”

??岳瑶光脸一白,攥紧手指,却没再服软:“反正不管我用什么语气,你也不会敬我半分,我又何必惺惺作态!”

??那晚,她已经足够卑微顺从了,可宫冥修还是狠狠羞辱了她。

??宫冥修拧眉,神色十分不愉。

??“对,朕嫌你脏,没碰过你,可谁知道,你有没有背着朕,与人私通!”他眸光下移,扫过岳瑶光的肚子,“假孕欺君,可是要……株连九族!”

??最后四个字,宛如巨石,狠狠砸在岳瑶光心口上。

??“宫冥修,你想干什么!”岳瑶光忍不住上前去,抓住他的衣袖,“别动我家人!”

??宫冥修满脸厌恶,用力扯出自己的衣袖。

??“清婉想做皇后?!惫ば匏α怂π渥?,好似上面沾染上了恶心东西,“朕就要给她后位,岳瑶欢,皇后的位置,你坐得够久了,现在,该退位了?!?

第4章 早就想弄死你了

岳瑶光心脏狠狠一疼,失控道:“我的皇后名号是太后亲自封的,宫冥修,你没权削我后位!”

??“朕何必要削你后位去惹母后不开心?”抬眸,含着几分残忍冰冷的笑容,“等你死了,皇后位置,不自然就空了吗?”

??岳瑶光浑身冰冷,往后跌退数步:“你什么意思……”

??等她死了?

??宫冥修要杀了她吗?

??“岳瑶光,从你入宫那一天开始,朕就想弄死你了?!惫ば藓莺荻⒆潘?,“这两年的每一日,朕都想将你,千刀万剐!”

??岳瑶光身体虚软,后背抵住桌椅,上面的茶杯哗啦倒塌。

??“为什么这么恨我……”岳瑶光眼眸通红,忍不住落下眼泪,“为什么这么恨……我到底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这般待我?”

??宫冥修往前逼近一步,面色阴冷:“因为你下贱,你该死?!?

??岳瑶光深吸了一口气,浑身虚软,跌坐在地。

??宫冥修最后冰冷睨她一眼,转身大步出去。

??垂帘相隔,岳瑶光听见宫冥修朗声在说:“皇后有孕,朕甚为开心,这是朕的第一个子嗣,又是嫡出,朕十分看重。若是以后,皇后胎儿有异,那朕便要你们所有人,通通陪葬!明白了吗?”

??“是!”外面所有太监宫女,纷纷跪下答应,心脏绷紧,暗自发誓,一定悉心照顾。

??千万,不能让皇后肚子有问题。

??岳瑶光闭上眼睛,只感到无力的绝望。

??宫冥修下了如此大的一个局,要她死得“名正言顺”,真是……够狠。

??次日,岳瑶光便得了一场恶寒,风寒引出了她当初为救宫冥修留下的病根,她浑身血液发冷,像是全身都要被冻住了,哪怕盖着厚厚的被子,也缓解不了那入骨的寒意。

??她卧床整整半月才见好转。

??这半月,宫冥修竟然前来看了她三回,只是每一次,他都冷脸坐在一旁,满脸厌恶,只待够了时间,便马上一言不发的离开。

??他与岳瑶光之间,根本一句话也没说,可整个皇宫里,却都传言,帝后和谐,感情深厚。

??可笑!

??入秋,连绵阴雨后,终于放晴,难得见了明媚阳光,岳瑶光又大病初愈,秋雪特地伺候着她去小花园里晒晒太阳。

??皇后宫后,有一个偏僻少人的小花园,这边平时里只有岳瑶光和那些不受宠的妃嫔们出没,但没想到的是,苏清婉,竟然也来了。

??“娘娘有孕半月,臣妾未来探望,是臣妾失礼?!彼簧硭躺?,发髻高挽,上面简单却精致的点缀着翡翠雕饰,乍一看,她就是一位落落大方,温婉柔和的闭月佳人。

??她脚步轻快,走到岳瑶光的面前,背对着宫女太监们时,她漂亮的眼底,这才露出阴狠毒光。

??“不知道皇后娘娘肚子里的孩子,最近好吗?算算时间,好像到了孕吐的时候了呢,哎呀,要是你一直不孕吐,不显怀,被人怀疑是假孕,可怎么办?”

??她笑意盈盈,“欺君罔上,可是要株连九族呢。我记得,你弟弟好像才大婚不久,弟妹前几日也刚刚有孕……”

??岳瑶光冷冷盯着她:“你想说什么?”

??苏清婉歪了歪头,神色纯真温和:“臣妾就是想告诉娘娘一句,想要保全你家人,不如现在跪下求臣妾,让你自行了断。要不然,以后满门抄斩,可惜了你那些无辜的家人呢?!?

??跪下求她?

??岳瑶光冷笑:“苏清婉,你抢走我的一切,现在还想让我求你!你做梦!”

??苏清婉对着她勾唇笑起来:“两年了,你这张脸,看起来还是一样的叫人倒尽胃口!”

??她抬手,重重扇打岳瑶光的脸。

??“岳瑶光,你想试试被人活剥脸皮的滋味吗?”

第5章 割了皇后的脸

“你说什么……”岳瑶光话音还未落完,就见苏清婉忽然抓起她的手,朝着自己的脸狠狠扇了过去。

??岳瑶光反应极快的将手抽回来,可清脆的巴掌声,还是清晰的落了下来,是苏清婉自己扇了自己一耳光。

??————————————————————

??可在苏清婉背后的宫女们看来,刚抽出手的岳瑶光,却更像是那个行凶之人!

??苏清婉痛叫了一声,跌坐地上,捂着脸,神色悲戚。

??“娘娘!”苏清婉身边的丫鬟急忙上前来。

??岳瑶光垂眸冷冷瞧着她,忽然想笑。

??苏清婉想要栽赃嫁祸她,好啊!那她就陪着苏清婉,好好玩一场!

??“皇后娘娘,臣妾错了,臣妾以后再也不提容貌二字……”苏清婉跪在地上,埋头认错,楚楚可怜。

??岳瑶光冷声开口:“既然知道错了,那你就自己掌嘴吧?!?

??苏清婉一愣:“什么?”

??岳瑶光冷静从容:“你不是说错了话吗?那就掌嘴责罚,要不然,就以冒犯皇后罪,处以杖刑?!?

??苏清婉完全没想到岳瑶光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眼底瞬间迸出狠色,差点没绷住假面,但一转眼,她又无助的哭了起来,果真抬手扇打自己的面容。

??“是,臣妾遵命,求皇后娘娘恕罪?!?

??“娘娘!”苏清婉的丫鬟十分心痛,护主心切道,“岳瑶光,你凭什么欺负我们娘娘!她可是陛下最宠爱的妃子,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要不是你怀孕了,你现在还被软禁在皇后宫里,受天下人耻笑呢!”

??岳瑶光冷眸:“你既然知道我是皇后,还敢如此说话,果真是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奴才!”

??“你别辱骂我家娘娘!”那丫鬟怒吼,胆大包天的怒吼一声,“岳瑶光,你就是个贱人!”

??最后一句话,清清楚楚传遍了整个花园,所有人都听见了。

??一个奴才,竟然敢这样辱骂皇后!

??其罪当诛!

??岳瑶光脸上越发没了表情,寒声开口:“来人……”

??“皇上驾到!”太监一句通报,打断了花园里的紧张气氛。

??宫冥修带着一队太监宫女,浩浩荡荡穿过花园而来。

??苏清婉立即朝着宫冥修伸出手,带着哭腔的软软唤了一声:“陛下……”

??“婉儿?!惫ば蘅觳阶呓?,把苏清婉温柔的搂进怀里。

??苏清婉抬起脸,那雪白的面容上,清清楚楚的落着巴掌印,宫冥修眸光一暗,捏着苏清婉的下巴问:“谁打的?”

??苏清婉移开视线道:“是臣妾自己不小心……”

??“是皇后打的!”苏清婉的丫鬟大喊一声,“是皇后命令娘娘自己打的,要不然,她就要杖刑我们娘娘!”

??宫冥修转眸,眼神阴厉尖锐:“岳瑶光,你胆敢如此对婉儿!”

??岳瑶光沉默,宽松衣袖里的手指,却已紧紧攥起。

??苏清婉的丫鬟又跟着说:“皇后说我们娘娘生了一张狐媚脸,她要活活剥了我们娘娘的脸皮!娘娘不过顶嘴说了一句不要,就被皇后狠狠扇耳光!皇上,皇后她实在歹毒!”

??“剥婉儿脸皮?”宫冥修用眼神攫住岳瑶光的眸子,字字狠戾,“岳瑶光,朕看你是不想要你那张脸了!剥脸皮是吧,行啊,朕现在就命人,扒了你那张狠毒的脸!”

??“陛下不要!”秋雪扑通跪下,替岳瑶光求情,“一切都是误会!是婉贵妃先冒犯了皇后!还有婉贵妃身边的丫鬟,刚刚竟然当众辱骂皇后,她们是该罚!”

??宫冥修嘲讽厌恶道:“皇后本就是贱人,何来辱骂一说?”

??秋雪惊愕的睁大眼睛,皇帝,怎么能当众这样说皇后!

??宫冥修随即又道:“来人,取刀子来,把皇后的脸,给朕扒下来!”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