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
  • 双色球开奖:龙非夜韩芸汐小说免费阅读《天才毒妃不好惹》

    发布时间:2018-11-15 21:58

    龙非夜韩芸汐小说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天才毒妃不好惹全文阅读,天才毒妃不好惹龙非夜韩芸汐目录,天才毒妃不好惹小说又名《天才毒医妃》,该小说讲述了 他穿着锦白色的便装,腰悬玉佩,外披一件华贵的紫狐裘披风,那眉宇间的冷静和孤傲,简直和和年少时龙非夜一模一样。他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提着灯笼,这满天满地的黑暗里,就他手上这一抹小小的光亮。

    天才毒妃不好惹

    第1章 我不救龙先生

    东海市高级私人医院院长办公室。

    “啪”一声,一份厚厚的病例被狠狠摔在桌子身上,林院长面色铁青,“韩芸汐,龙先生可是凌云集团最大的股东,你必须给他优先安排解毒!”

    面对院长的火气,韩芸汐双手是插在大白挂的口袋里,表情平静。

    “林院长,很抱歉,龙先生中的身上慢性蛇毒,非紧急情况我这里不允许插队?!?

    “你这里?你搞清楚,这里是凌云!”院长愤怒地拍案而起。

    “院长,我在重申一遍,李先生不急症,不管他是谁,在医生面前人人……”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院长便厉声打断,“够了,别跟我说什么医生面前人人平等,只有男女之分。韩芸汐,我告诉你,马上安排解毒,否则,从今天起,滚出医学界!”

    警告她?

    本以为韩芸汐会害怕,可是,她却依旧平静从容,态度认真,“林院长,在我面前,也没有男女之分,只有两种人,我想救的和我不想救的,龙先生我不救,请另请高明!”

    她说完,礼貌一笑,转身便走,看似瘦弱的身子优雅而从容,恬静美好中自有一种不容忽视傲骨。

    然而,当轩韩芸汐离开之后,林院长非但不生气,反倒呵呵冷笑起来,他早料到韩芸汐反感插队,不会答应的。他拿起电话来,拨通了VIP部值班室的电话。

    “喂,我是林院长,龙先生现在什么情况?”

    “院长,龙先生已经昏迷,他的两个保镖堵在门口,连护士都不让进,点名就要韩医生过来?!?

    “好,我知道了?!?

    林院长挂了电话,迟疑了一下,很快就拨通了端木瑶的电话。

    “喂,瑶瑶,VIP室那边我都安排好了,你马上过去。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韩芸汐?!?

    “谢谢林伯伯!”

    端木瑶是凌云集团第二股东的女儿,也是东海市出了名的大美人。她还是医学院的在校生,暑假放假回国,被安排到凌云医院实习。

    端木氏和龙氏是世交,整个东海市都是传端木氏和龙氏会联姻,等端木瑶毕业之后,龙非夜就会娶端木瑶。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

    事实上,两家联姻的说法,不过是龙非夜的父亲醉酒时和端木瑶的父亲端木崇平开的玩笑而已。

    三年前龙非夜的父亲过世,龙非夜正式接管龙氏财团,通过简单粗暴的股权交易,收购了凌云集团十位股东的股权,一跃成为凌云的大股东,直接压低端木崇平,成为凌云集团最有话语权之人。

    龙非夜狠辣,霸道的作风在投资界是出了名的,端木崇平十分担心自己会被踢出凌云集团,因而打起了联姻的主意。

    端木瑶自幼爱慕龙非夜,自然非常愿意配合父亲。

    三分钟后,端木瑶出现在VIP大楼,她换上写有韩芸汐姓名的胸卡,通过专属电梯直达顶楼。

    有林院长的安排,端木瑶一路畅通,直达龙非夜所在的手术室门口。

    端木瑶原本就紧张,一看到他们俩就更紧张了。

    第2章 假冒韩芸汐

    端木瑶记得自己小时候跟父亲去龙家拜访的时候,见过这楚西风和徐东临这两个家伙。

    那时候他们的年纪也都还小。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都不认得他们了,想必他们也不认得自己吧?

    端木瑶深吸了一口气,疾步走过去,“我是韩芸汐,林院长让我过来帮龙先生解毒?!?

    端木瑶这话刚说完,背后就传来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很急促。

    端木瑶下意识转身看去,顿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见迎面来走的不是别人,正是韩芸汐本人!

    就在端木瑶不知所措的时候,韩芸汐看都没多看她一眼,匆匆从她面前走过,一边询问身旁的护士百里茗香,“消毒全都完成了吗?”

    百里茗香一边紧随韩芸汐的脚步,一边回答,“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您到位。只是病人要求不打麻醉?!?

    韩芸汐颇为吃惊,“有药物过敏史吗?”

    “没有。我们反复沟通,病人不愿意说明原因,态度坚决?!卑倮镘闳缡祷卮?。

    “那就不打?!?

    “要不您劝……”

    “时间紧迫,让他签一份协议,因为疼痛所致的任何后果,自负?!?

    “他是咱们的VIP客户,这样不妥当吧?”

    “病人不主动配合,我们只能按规矩办事?!?

    说话声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徐东临和楚西风都不自觉被韩芸汐干练的背影所吸引,但是,他们很快就缓过神来,毕竟龙先生的情况情急。

    楚西风瞥了端木瑶的胸卡一眼,并没有多怀疑,马上就打开手术室大门。端木瑶暗暗松了一口气,匆匆进去。

    手术室内,龙非夜的私人医生顾北月已经等候多时。

    他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材清瘦,身线颀长。他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温文尔雅,气质干净,不知道的人必定会当他是来实习的研究生。实际上,他是龙非夜高薪聘请而来的私人医生,隐世医学世家的传人。

    顾北月第一次来凌云医院,从未见过端木瑶和韩芸汐。

    他只当端木瑶就是韩芸汐,立马将龙非夜中毒的情况言简意赅告诉端木瑶。

    端木瑶一边听,一边往手术台走,一见到昏迷在手术台上的男人,她便戛然止步,心跳加速。

    年少时每一次相见,他都令她怦然心跳,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如此。

    哪怕穿着简单的病服,躺在手术台上,他仍旧给人高大挺拔的傲岸之感,那张如雕琢出来的脸,不怒自威,俊冷得足矣令人窒息。

    他的相貌,他的手段,他的财富……他拥有足矣令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资本。

    一想到只要做成今日之事,就能成为他的妻子,端木瑶的心就更加疯狂地跃动。

    她对顾北月说,“好,情况我都明白了,你可以出去了?!?

    “想必顾医生并不了解我的规矩,我解毒的时候从来不允许任何人在场?!倍四狙7缕鸷肯挠锲?。

    “助手也不需要吗?”顾北月问道。

    “顾医生,时间宝贵,我们没必要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浪费龙先生的时间,龙先生中的蛇毒虽然不致命,但也不能耽搁。请出去!”端木瑶态度坚决。

    第3章 流氓,你放手

    顾北月虽然不认识韩芸汐,但是也听闻过韩芸汐的作风。他心想,这个女人既是龙先生点名要的,那必定不会出岔子。

    “好,我就在外头守着。有情况请马上告知我?!?

    顾北月安静地退了出去。

    端木瑶紧张地手心全都是汗,见手术室大门关上,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是来下药的,但是,下药之前她得先帮龙非夜解毒。

    就在端木瑶紧急帮龙非夜解毒的同时,韩芸汐在不远处的手术室里,已经完成了紧急的抢救,将伤口缝合的工作交代给了百里茗香。

    病人并没有打麻药,至今都还是清醒的。见韩芸汐要离开,他急急问,“韩医生,像我这种不怕疼的病人,你不好奇吗?”

    韩芸汐回头看去,问说,“我该好奇什么?”

    病人长得特别俊美,虽然脸色苍白,可笑起来却依旧好看得不得了,他说,“比如我叫什么,我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你叫顾小七,男,今年23岁,无药物过敏史,未婚,无性生活史?;褂?,你交的押金充足,远超过手术和住院费用,无家属陪护。作为医生,我该了解的信息已经都从病例上了解。至于你的手机号码,抱歉,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

    韩芸汐说完扭头就走,顾七少躺在手术台上,连连感慨,“啧啧啧,凌云一姐,本少爷追定了!”

    韩芸汐离开手术室,正要去更衣室,这时候解毒系统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提醒声。解毒系统检查到附近有人中了剧毒,属毒上加毒,也就是原本的毒素没有清楚的情况下,又中了另一重毒。

    在凌云医院的VIP部,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韩芸汐立马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她依照解毒系统的提醒,很快就找到龙非夜所在的手术室门口。

    楚西风和徐东临见韩芸汐匆匆跑过来,都很戒备。

    顾北月问说,“这位医生,请问……?”

    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打断了,“手术室里有人对病人下毒,导致病人二次中毒,蛇毒和情毒混合在一起,后果不堪设想,马上让我进去!”

    顾北月大惊,龙先生中蛇毒的事情只有林院长和几位医护人员知晓,这个女医生是什么人,她怎么知道的?

    她说的是真是假?

    韩芸汐在里头解毒,万一他们贸然进去,必定会影响韩芸汐的,到时候后果难测。

    顾北月正犹豫着,却不经意瞥见了韩芸汐的胸牌,只见上头写的名字正是“韩芸汐”!顾北月立马明白怎么回事,立马打开手术室大门。

    大门一打开,韩芸汐就抢在顾北月之前,冲了进去。

    手术室里,端木瑶刚刚下毒,正守在一旁等着。见韩芸汐和顾北月他们都冲进来,她一时间就懵了。

    “你是假冒者!楚西风了,把她抓起了!报警!”顾北月当机立断。

    端木瑶缓过神来,急急要逃,却很快被楚西风擒住。而韩芸汐已经开始对龙非夜的身体进行检测分析。

    楚西风和徐东临将端木瑶带走,顾北月连忙走近,询问道,“韩医生,现在是什么情况?”

    韩芸汐全神贯注,看着龙非夜,只冷冷说,“你出去!”

    顾北月有了前车之鉴,不敢再大意,“抱歉,龙先生醒来之前,我必须在这里?!?

    “你马上离开,否则影响了我,害了龙先生的性命,后果自负!”韩芸汐冷冷说。

    岂料,昏迷中的龙非夜冷不丁拉住韩芸汐的手,将她整个人拉过去,摁在怀里。

    他分明是毒发了,他的手,他的身体都在发烫。他紧紧拥着她,似乎想在她身上寻找解脱。

    韩芸汐毕竟经验丰富,依旧冷静,冲顾北月喊,“帮忙一下!”

    顾北月颇为欣赏韩芸汐这份专业和从容,“看样子,韩医生还是需要助手的?!?

    韩芸汐不悦道,”废话什么,快点!”

    见状,顾北月愣住了。

    韩芸汐亦愣,随即剧烈挣扎起来,“流氓!放手!”

    第4章 你是毒医呀

    韩芸汐被占了便宜,立马剧烈挣扎起来。

    可龙非夜都中毒了,手劲还一点儿都不小,韩芸汐越挣扎,龙非夜抱地越紧。韩芸汐简直是被吃尽了豆腐,最后都不敢动弹了。

    这估计是韩芸汐职业生涯里记忆最深刻的一笔。

    这估计也是她对龙非夜最难忘的第一印象:魂淡!

    她不敢乱动,浑身僵硬着,又羞又恼,冲顾北月吼,“你愣着干嘛,帮忙啊!”

    顾北月这才缓过神来,无比尴尬,耳根子都有些红了,同时他也满心的狐疑,大boss这是中了什么毒呀?

    要知道,他这位大boss可是从来不碰女人的,哪怕是再重要的商务场合,他都不会赏脸同任何女人握手。

    他醒来之后要知道自己这么非礼一个女医生,会是什么反应呢?

    顾北月无暇多想(明明已经想很多了),他连忙去拉龙非夜的手。

    可是!

    不管他拽,都拽不开龙非夜的双手。

    他急了,问说,“韩医生,怎么办?”

    芸汐气愤之余,心中藏着几分害怕,让她都快失去理智了。她又一次冲顾北月吼,“我要知道怎么办,还需要你帮忙吗?”

    顾北月生平第一次被人吼,他竟一点儿都不感到生气,反倒更替韩芸汐着急了。

    他急急说,“韩医生,你是毒医呀。要不,先帮龙先生解毒?”

    一听这话,韩芸汐先是一愣,随即就差点给哭了,“你怎么不早说!”

    顾北月的提醒,让韩芸汐恍然大悟。

    她真是气晕了,她完全可以自救的呀!

    龙非夜中的是情毒,因为之前中的蛇毒没有完全处理干净,加速了情毒的发作时间,而且还增加了毒性。

    龙非夜虽然还在昏迷状态,可是,在毒药的作用下,身体机能并没有进入休眠的状态,反倒非??悍?。所以,顾北月拉不开他的手,也算是正常。

    只要她先帮龙非夜把情毒解了,龙非夜的身体机能就会恢复正常了。

    韩芸汐正要调整心态,重新集中注意力,让解毒系统对龙非夜现在的情况进行深入分析,以尽快配制出解药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突然一个翻身,冷不丁将她覆在身下。

    “啊……”

    韩芸汐闭上眼睛,忍不住大叫起来。

    真是耻辱啊!

    这是手术台,她每天争分夺秒,同死神激战,抢救生命的战场。

    她居然在这个地方,被欺负成这样?

    韩芸汐眼睛还闭着,手里却凭空握住了一抹毒针。

    解毒需要扫描,分析,配置毒药等一系列程序;而下毒,那实在太简单了!

    她帮龙非夜解毒,确实能让龙非夜放手。

    但是!

    她对龙非夜下毒,能让龙非夜更快松手!

    韩芸汐握紧毒针,狠狠冲龙非夜背后刺下的同时,她睁开了眼睛。

    刹那间,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睛就映入眼帘。这双眼睛,就像是一泓寒潭,一个深不见底的谜。

    韩芸汐就这样毫无准备地撞入这双眼睛里。

    她手里的毒针突然就停了下来,只觉得这双眼睛十分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

    第5章 熟悉,似曾相识

    韩芸汐的记忆力一向很好,很清楚地记得自己绝不曾见过凌云集团这位年轻有为,声名在外的大boss。

    但是,此时此刻的熟悉感却又是那样真切。她甚至有种午夜梦回的感觉,却不知道回到哪里,回到何时。

    韩芸汐怔着……

    龙非夜的记忆停留在昏迷之前,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冷冷地看着身下的人儿,竟忽略了身体的不适。

    “你是谁?”

    他喃喃出声,声音低沉沙哑,性感迷人。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怒声,“我是医生,你放开我!”

    谁知道,龙非夜非但没有放开她,反倒整个人压了下去,无力地瘫在她身上。

    韩芸汐目瞪口呆,整张脸瞬间就给红透。

    因为……因为他一压下来她就感觉到他身上某个位置,因情毒而产生的巨大的反应。

    韩芸汐身为医生,什么没见过呀!

    患者在她眼中,都没什么男女之分的,只有病情轻重之分。

    可是,这一回……不一样!

    她吓得浑身僵硬,不敢动弹,小心脏儿砰砰砰狂跳,而龙非夜,明显已经又陷入昏迷了。

    这一切发生得有点快,顾北月实在看不明白。

    他只当韩芸汐已经帮龙非夜解毒了,龙非夜刚刚才会短暂清醒。

    他纳闷了,“韩医生,你刚刚解毒了吗?我怎么没看明白?!?

    韩芸汐这才回神,定着一张红透了的脸,令人分不清楚是羞多一点,还是怒多一点。

    至少,她表现出来的是怒。

    “解毒?”

    她气呼呼地说,“我还下毒呢!”

    她说着就握紧了毒针,第二次狠狠冲龙非夜后背扎去。

    顾北月见状,正要拦,韩芸汐却自己先停下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忽略掉身下的异样感。

    “算了,不生气!杀人犯法!”

    顾北月被韩芸汐这话吓得不轻,他对这个女人不了解,分辨不清楚她是玩笑,还是当真的。

    他连忙将龙非夜扛下手术台,幸好龙非夜的双手没有再圈在韩芸汐身上,否则,他估计地喊徐东临和楚西风进来帮忙了。

    韩芸汐一获自由,逃一样跳下手术台。

    顾北月正想按下紧急呼叫系统的按钮,韩芸汐却严肃地说,“把人放回去,快点!”

    顾北月原以为韩芸汐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会哭着跑出去,他都准备叫院方安排别的医生过来了。没想到韩芸汐竟这么快就调整好,进入状态。

    顾北月心下暗暗欣赏,这个女人不亏是凌云医院的一姐,这等职业水准连他的都佩服。

    顾北月一把龙非夜放上手术台,韩芸汐就重新启动解毒系统,对龙非夜进行深度检查。

    “解药药效太慢了,只能排毒?!?

    她的话刚说完,顾北月已经把一旁放置手术器具的小推车推了过来。

    韩芸汐瞥了一眼,冷冷说,“你这是打算开腹,还是开颅?”

    顾北月一时无话,他学的是祖传的中医,对西医那一套一窍不通。

    韩芸汐一边拿出一套金针摊开,一边说,“帮我把他的上衣脱了,翻过来让他趴着?!?

    顾北月这才明白韩芸汐用的也是中医之术,要施针排毒。他连忙帮忙。

    很快,龙非夜就被脱去上衣,趴在手术床上。

    这……

    第6章 吉时到了

    翌日一大早,秦王府门口就人满为患,韩芸汐一定不知道,不管是宫里还是宫外,至少有三十个大庄家,就她今日能不能进秦王府大门这件事开了赌局,下注之人多达数千人。

    喜乐声没起,周遭人声鼎沸就够热闹的了。

    韩芸汐都不用担心睡过头,直接被吵醒了,她偷偷看了一眼天色,距离已时还有一段时间,正好够她醒醒神,处理一下脸上的药。

    小小毒瘤遇到她这个金牌解毒师,一晚上的时间足以毁尸灭迹。

    韩芸汐撕下纱布,清理掉草药,指腹轻轻抚过,原本一片毒瘤的地方早已光滑平坦,细腻温润。

    可惜没有镜子,否则韩芸汐就能见一见自己现在的模样了,不过她想,即便不美,没了毒瘤至少也不再是丑女了吧?

    她从解毒系统里取了一些金针藏入袖中,又取了一些毒粉备用防身,整理好废物暂时放入解毒系统,一切收拾得干干净净,即便有人嗅到药草味,也发现不了什么异样。

    盖上喜帕,端坐轿中,韩芸汐闭目养神,就等吉时到来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即便是婚期的第二日,依旧引得帝都万人空巷,就连韩家的人也乔装打扮,混迹在人群里想看个究竟。

    终于,吉时到了!

    “咿呀……”

    随着秦王府大门打开的声音,嘈杂的大门口立马安静下来,谁都不敢出声。

    秦王府并没有耍赖,大大方方把正大门打开了,可是,却不见新郎官出来,就连一个迎亲的人也没有,就只有守门奴老刘走出来,站在门边。

    这是……几个意思?

    新郎官好歹得来踢一踢轿门,新娘子才能下轿不是?

    这情形,让原本的寂静的大门口陷入一片死寂,众人不约而同盯着花轿看,不管是赌新娘子能进门的人,还是赌新娘子不能进门的人,全都好紧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混迹其中的几个韩家人都忍不住在心里痛骂起韩芸汐,虽然嫁人秦王府是高攀,却也不带这么自找羞辱的呀!

    王喜婆眼底藏着冷笑,就是不说话让场面陷入尴尬,等着吉时过去。

    可谁知,突然“嘭”一声,轿子门从里头被踹开来,韩芸汐凤冠霞帔,红喜罩头,落落大方走下轿子。

    她身材不高,长期营养不良偏清瘦,喜服并不合身,可她挺直了腰杆,高昂脑袋,这么一站,自有一番风骨,令人一看就移不开眼。

    “吉时到了,喜乐怎么不吹打起来?”她大声问道。

    这话一出,众人才缓过神来,弄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天啊,新娘子居然自己踹门下轿了,怎么能这样,这不合规矩啊!

    “你这个女人真太不要脸了,居然自己下来,嫁不出去硬上门吧,犯贱啊!”

    人群里,突然有人破口大骂。

    周遭的附和声四起,犯贱,不要脸,甚至连妓 女的字眼都骂出来了。

    韩芸汐也是人呀,还是个女人,她也觉得自己很不要脸,可是,除了这样做她还能怎样,被困在轿子里等下一个吉时吗?她等得到吗?

    皇上不过是和秦王赌气,才责令他娶妻,事情真闹大了,皇上还能把秦王怎么样?最后,各种错只会落在她身上,她死,婚约自然就没了。

    心头掠过一抹辛酸,韩芸汐还是振作了起来,活下去才是王道。

    谩骂声中,韩芸汐大声质问,“这本该是秦王做的,可秦王太忙来不了,我只能代劳。你们的意思是我犯贱是秦王导致的喽?”

    这话一出,全场立马炸开了锅。

    “韩芸汐,你颠倒是非,血口喷人!秦王才不想娶你呢!”

    “就是,你真当秦王愿意娶你呀!你自小到大都没照过镜子吗?不知道自己长什么鸟样?”

    韩芸汐止步,转身面向声音来源,身子骨瘦弱,声音却底气十足,“太后指婚,皇上责令本月完婚,你们说秦王不想娶我,那秦王岂不违背皇命,阳奉阴违?哪些人说的,都给我站出来!”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库恩:2017,站在历史长河中看中国这一年 2019-03-16
  • 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三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