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独家)苏小艾南宫瑾小说_苏小艾南宫瑾小说在线阅读by长木牙

发布时间:2018-11-15 21:58

苏小艾南宫瑾小说苏小艾 南宫瑾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主角是苏小艾南宫瑾的小说是《重生辣妻:总裁惹不起》,主要讲述了苏小艾南宫瑾之间的爱情故事,上辈子被无辜害死,一朝重生,苏小艾为复仇假扮成男儿身,竟被直男总裁看上?于是,苏小艾过着虐渣打脸爽歪歪,调戏总裁羞答答的幸福生活。某天,总裁将她一把搂入怀里:“亲爱的,我们来生包子吧!”苏小艾震惊:“我是男的怎么生?”总裁邪魅一笑:“昨晚你醉酒时,我已经验过身了!”

苏小艾南宫瑾小说

第一章 重生

陆宅。

“沫沫,等下个月孩子出生,我要做她干妈!”乔媛媛笑意盈盈地抚摸着陆沫沫的孕肚。

“放心吧,你跑不掉的!”陆沫沫看着对面跟自己一起长大的闺蜜,心里满是幸福。

半年前,她才和青梅竹马结婚,有爱她的老公,有知心的闺蜜,她的人生很圆满了。

突然——

“少奶奶,前院着火了!”佣人慌张地进来禀报,“赶快离开这里吧!”

“什么?”陆沫沫紧张地站起来,肚子却忽然传来钻心的痛。

乔媛媛也一脸惊慌:“小艾,你怎么了?快,我先带你出去!”

说完,拉着陆沫沫往后院跑去。

可是越跑,浓烟越大,陆沫沫几次险些摔倒,却拼命护着越来越痛的孕肚。

乔媛媛不管不顾地拉着陆沫沫跑,经过杂物间门口时,忽然停下,对陆沫沫冷笑一声,将她大力推进杂物间并锁上门!

陆沫沫惊愕地拍打着门:“媛媛,媛媛你干什么?快放我出去!”

“出去?”乔媛媛终于露出了真面目,透过小窗,狰狞地向屋内张望,“这辈子,你休想出去了!”

“媛媛,别开玩笑了,火快烧到后院了,快离开这里!”她捂着肚子痛苦地蜷缩着,“先救孩子……”

“你以为景南哥哥会看上你肚子里的野种?”乔媛媛不屑一笑,“我肚子里才是白家的骨肉?!?

“什、什么意思?”陆沫沫如遭雷击,尽力抬头向上看,但背着光,看不清乔媛媛的表情。

“几个月前,你在酒吧喝醉,之后就怀孕了。景南哥哥善良才没有揭穿你,你却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乔媛媛的声音凌厉狠辣,恨不得陆沫沫马上去死。

“不可能!”陆沫沫下意识拒绝,“那天是你带我去酒吧的,酒也是你递给我的……”

陆沫沫后知后觉地想起,那天乔媛媛好像格外热情,一直哄她喝酒,还介绍陌生男人给她认识。

难不成……

越想,她的心越沉。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都过了大半年了,谁还会去查这些小事?”乔媛媛得意道,“倒是你,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嫁入白家,做白家少奶奶,一辈子锦衣玉食!”

“你怎么能这样!”

浓烟不断从门缝里进来,陆沫沫呛得睁不开眼睛,只能远远看着那个魔鬼一样的轮廓:“乔媛媛,我们闺蜜二十几年,我什么时候对不起你了,你竟然要这样害我!”

“你倒没有对不起我,只是,你的存在,就是最大的错误!”乔媛媛捂着鼻子,语气厌恶,“火其实是在这间杂物间后面烧起来的?!?

话音刚落,陆沫沫听见“砰”一声,木板隔断倒下,火舌迅速吞噬了一切。

“陆沫沫,放心,逢年过节,我会给你和你肚子里的野种烧纸的!”

她搬起一块石头朝屋内砸了过去,正中陆沫沫的孕肚。

“孩子,我的孩子……”

陆沫沫痛得撕心裂肺,不甘心地瞪着那抹黑影,整个人被大火炙烤着,意识一点点消失……

……

好热。

陆沫沫费力睁开眼睛,一片刺眼的灯光。

她的记忆一点点回归,她被乔媛媛害死,现在这应该是死后的世界吧。

“醒了?”

陆沫沫艰难地转动眼珠,猝不及防地撞入一双幽深如潭的黑眸中。

第二章 欠我25万

她猛地往后缩了一下,却不小心跌下床,摔得四肢疼痛之余,胃里也有些翻江倒海。

陆沫沫揉了揉摔痛的腿,有气无力道:“你……你是谁?这是哪里?”

“十八层地狱?!倍悦娴娜说?,声音没有起伏。

陆沫沫这才看清,躺在她旁边的是个男人。

这男人五官俊逸深邃,气度不凡,面无表情却透着让人不敢造次的威严气质。

尤其是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眼神如鹰般锐利,看得她头皮发麻。

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十八层地狱?

果然,自己被乔媛媛害死了。

那么,这个男人是谁?

她强撑着站起身,头越来越晕,眼前也越来越模糊,恍惚之间,好像看到那个男人对她笑了笑。

她还没来得及辨别那抹笑意里蕴含的深意,便一阵犯恶心,深呼吸了几下,最后没忍住,“哇”的一声全吐在对面男人的身上。

那男人俊脸一沉,周围气氛顿时冷冽下来。

陆沫沫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说道:“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吐你一身……”

“哇……”话没说完,又吐了。

这次那男人反应快,翻身下床,没吐在他身上,倒是吐在他的鞋上。

“喝了多少?”男人浓眉微蹙,声音冷如冰窖,“名字?!?

“我、我是新来的佣人?!?

“纪梵希高定西服,18万一套,全手工定制皮鞋,7万块一双,你一共欠我25万?!?

陆沫沫立即清醒了几分:“我……我帮您洗干净还不行吗?”

25万,把她卖了看值不值25万!

这男人怎么这么黑心!

“同一件衣服,我从不穿第二次?!蹦腥死渖低?,冰凉的长指挑起陆沫沫娇俏的下巴,看到她清雅俊秀的五官,黑眸猛地紧缩,“或者,用另一种方式偿还?!?

看着眼前面容深邃,五官立体的男人,陆沫沫轻皱起眉头。

以前见过这个男人吗?

莫名觉得他的声音,还有气息都特别熟悉?

脑袋还没清醒,下一瞬,就被他抱起来,丢到洗手间的浴池里。

陆沫沫想挣扎,可眼前越来越模糊,渐渐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早上陆沫沫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仔细回忆着昨晚的事,就像一场梦一样。

她不是被乔媛媛害死了吗?现在这是死后的世界吗?

可昨夜那浮浮沉沉的热烈感觉却又很真切。

强撑着酸痛的身子坐起来,看到墙上的万年历,陆沫沫猛地惊醒。

时间怎么是一年前?

她揉揉眼睛又看了一遍,捏了捏自己的脸,发现是真的痛!

难道……她重生了?

不应该啊,她不是被乔媛媛害死了吗?

外面传来敲门声,陆沫沫回神,穿上地上皱巴巴的衣服,小跑着离开。

路过酒店前台的时候,问了问,还好,她自己的包还在。

陆沫沫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拿着东西来到附近一个公园,找了好几个晨练的大爷大妈问再次确认时间。

他们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陆沫沫,说了时间后就跑开了。

陆沫沫震惊后又很开心。

既然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一定手撕渣男贱女,为自己和孩子报仇!

第三章 陆沫沫淹死了

只是,她现在的身份不宜暴露。

她来到河边,沿着河岸踩了几脚,做出不小心滑下去的样子,又从包里翻出纸笔,写了封遗书,和自己钱包里的自拍照,还有随身带的手链一起丢下。

看着布置好的一切,陆沫沫绕开那一群大爷大妈,悄悄离开,还用公用电话分别给警局和电视台去了消息。

两个小时后,看着饭店电视上报道有人落水的消息,躲在角落里戴鸭舌帽吃饭的陆沫沫勾起一抹冷笑。

反正她无父无母,只要乔媛媛相信她死了就好。

从现在起,她改名苏小艾,换个身份,狠狠报仇!

吃过饭,苏小艾想了想,来到附近的网吧。

将自己的邮箱等所有社交账号都登录上,然后一个一个给乔媛媛发消息。

大概内容就是:【媛媛,昨晚在酒吧发生了不好的事,我不想活了,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不过我的魂魄会每天晚上?;つ?,不让你受一点伤害!】

还定时,晚上十二点发送。

乔媛媛这人,虽然心狠手辣,但在鬼神之事上一向胆小。她早上看了记者报道的她自尽的消息,晚上十二点收到这封邮件,恐怕要吓死!

接下来,她只用在那个地方守株待兔就好!

从网吧出来,苏小艾坐公交车往那里赶去。

以前的家乔媛媛住着,她是不能回去了,身上的钱也不知道能撑多久,只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报仇,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钱不够,不能去住酒店,思来想去,发现一个好去处。

郊区有一座山,山上有寺庙,只要捐点香油钱,就可以在那里长住下去。

本是为流浪汉和无家可归的人准备的,可她现在情况特殊,顾不得许多了。

而且,她知道,每个月20号乔媛媛一定会去寺庙祈福!

苏小艾买了身男装换上,坐公交车到了寺庙,往功德箱里捐了些钱,说明来意,主持很和善地点头同意了。

代价是苏小艾每天帮着打扫卫生,整理东西什么的。

这些小事根本难不倒她。

苏小艾就在寺庙住下了,一边考虑着以后的生活,一边等着乔媛媛来。

这天是20号,也是周日,来上香的善男信女非常多,大殿里忙不过来,苏小艾便被支去前面帮忙。

本来是挺稀松平常的事,她也不是没做过,可不知怎的,眼前一亮,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是她上辈子最好的闺蜜,乔媛媛。

苏小艾一直待她如亲姐妹,可她却将自己灌醉,丢在那些臭男人堆里!

不仅如此,乔媛媛还狠心和她的男友苟且,放火烧死她!

一想起自己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苏小艾就身上一阵阵发冷。

那是她辛苦怀胎的孩子,却被那一场大火夺去性命!

他甚至都没有来这世上看过一眼!

苏小艾越看,越觉得正在上香的乔媛媛恶心。

她双手握拳,拼命压抑着愤怒地想杀人的情绪。

乔媛媛朝菩萨拜了拜,嘴里念念有词,上完香,准备离开。

苏小艾回神,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借口去洗手间离开。

今天人多,她为了避免被认出来,特地化了很man的妆。

她给了寺庙门口算命先生一点钱让他离开,自己穿着他的衣服,戴着墨镜坐了下来。

乔媛媛经过的时候,苏小艾忽然出声:“女施主且慢?!?

第四章 杀人诛心

脚步一顿,乔媛媛扭头看了看,不以为意地继续走。

“乔媛媛!再不停下,会有血光之灾!”

乔媛媛一愣,不可思议地看着苏小艾:“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这世间事,没有我不知道的?!?

“那你倒是说说,我为何来这里?”

苏小艾看她面色不佳,压低嗓子开口:“女施主近来深思倦怠,夜不能寐,想必是有烦心事?!?

乔媛媛想起这几天的梦,看他不像是蒙的,于是在算命摊前坐下,一脸愁容地开了口:“不瞒你说,前几日我一个好姐妹跳河自尽了,虽然跟我没关系,我却总是梦见她,还……”

苏小艾冷笑。

跟她没关系?

也不知道是谁带她去酒吧,拼命灌酒,还介绍肥头大耳的野男人给她认识!

想起那些色眯眯的男人她就直犯恶心!

“女施主可是觉得她有怨气,一直缠着你?”

“我正是这样想的,这几天吃不下,睡不好,这不,来庙里烧烧香静心?!?

“施主不必挂心,这事自有解决办法?!?

乔媛媛猛地抬头,惊喜道:“真的?你能帮我解决?”

苏小艾想了想,说道:“办法是有,不过,你要付出一些代价。毕竟这种事不好办?!?

“什么代价?”乔媛媛想,要是破财免灾之类的,那也没什么,应该是苏小艾被人睡了,一时想不开才自尽的。

要是想到办法破解,她也能安心点。

“在你家门前,是否有一株樱桃树?”

“大师怎么知道?”乔媛媛有些震惊,却对她的话更信服了。

苏小艾翻了个白眼。

废话,那是她家,她能不知道么?

“那樱桃树下的土不是一般的土,而是西华山上的红土,你只需将那红土就着温水冲服,连续吃上七七四十九日,再捉上一些蚂蚱,每天生吃一只,方可免去一切灾祸?!?

“吃……吃土吗?”乔媛媛犹豫了,“大师,你确定还要吃蚂蚱吗?”

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蚂蚱了,老家地里蚂蚱成群的样子,是她一辈子的阴影。

看乔媛媛一脸惨白,苏小艾满意勾唇。

她知道乔媛媛很怕蚂蚱,看一眼都不敢,更别说去生吃了。

可她上辈子对乔媛媛那么好,乔媛媛竟然还用那种残忍的方法杀死她和孩子,相比之下,她已经够仁慈了!

“你现在住的是你那好姐妹的家,若吃了这红土和蚂蚱,便可安抚她的魂魄,让她不再来找你?!?

乔媛媛一惊,心想,大师连她们俩住在一起的事都知道,想必是真的了。

可要她吃蚂蚱,还是生吃……

“如不照做,她便日夜跟随你,侵蚀你的精气神,不久,你就会惊惧过度而死?!彼招“碛图哟椎?。

跟命比起来,吃蚂蚱算什么?

乔媛媛一咬牙,交了辛苦费,回家吃土和蚂蚱去了。

看着乔媛媛渐渐远去的背影,苏小艾摘下墨镜,一脸冷漠。

她那院门前的樱桃树一直是用猪粪浇灌的,吃粪土和蚂蚱,只是个开始!

苏小艾将衣服和墨镜还给算命先生,继续回到寺庙帮忙。

晚上躺在床上,苏小艾仍是恨意不减。

乔媛媛抢了她老公,害死了她的孩子,把她千刀万剐都不解恨!

只是,这事不能操之过急。

猛然间,又想起另一件事。

第五章 偷听

继续待在这里,万一乔媛媛再找回来怎么办?

看来不能长待了。

第二天,苏小艾又捐了些香油钱,向主持告了别,匆匆离去。

到了市区,在街上闲逛着,不知不觉,竟然走到那晚她醒来的酒店。

墙上贴了张招聘男侍应生的启事,要求只有一条:长得帅。

薪资……

看到那一串零,苏小艾的眼睛瞪得好大。

只是侍应生,就会给那么多钱?

想到自己以后的生计问题,苏小艾思考几秒钟,推门而进。

面试的主管一看苏小艾长得俊俏,二话不说给她一套男装制服:“晚上六点来报道?!?

苏小艾看看手里的衣服,问道:“薪资真的有那么高吗?”

“在这里上班,只要你听话,工资是没有上限的!”

苏小艾满意地接过制服,又去买了些报仇可能要用到的东西,往酒店赶去。

可是不知怎的,这条街走时车子没几辆,回来时车子却格外多,她到的时候,已经六点十分了。

主管正在训话,见苏小艾猫着腰过来躲在最后一排,立即高声道:“就你了!”

“啊?”苏小艾一脸懵。

“去伺候VIP客房的客人,工资翻倍?!迸员哂腥诵∩嵝训?。

“哦,没问题!”苏小艾一听有钱拿,拍了拍裹好的飞机场。

人群中立即有人向她投去同情的目光。

“怎么了?”

“VIP的客人身份尊贵,对一切都要求到变态般完美,我们三十几个侍应生全都被退了回来?!?

苏小艾不屑道:“那有什么,只要不陪洗澡,干什么都行!”

她现在无依无靠的,先挣够钱报了仇再说!

主管满意地点点头:“那就你了,算是对你迟到的惩罚!”

其余侍应生则是有人看好戏的表情,有人可怜的表情。

苏小艾表示无所谓。

反正VIP客房人一定很少,不会暴露她的身份。

她去领了东西,按照主管的指示来到最顶层的门前,抬手敲了敲门。

许久,里面都没人应答。

苏小艾按下门把手,发现门根本没锁,于是她推着小车进去,忽然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

反正这里没人,她索性冲到房间最里面的洗手间解决。

准备离开的时候,听见外面有脚步声,还有打电话的声音。

她正准备出去,忽然听到低沉的男声在说些什么,语气严肃凌厉。

她屏息听了一会儿,洗手间的门忽然被打开。

苏小艾一紧张,后退两步,跌坐在马桶上。

对面的男人身材修长,比例完美,身穿白衬衫,扣子解开,露出性感的喉结和锁骨。五官深邃立体,英姿卓绝,举手投足间尽显王者风范。

却莫名有些熟悉感。

男人见她一脸惊慌的样子,不屑冷笑一声,眼神如利剑般朝她这里射过来。

只一眼,她就吓得浑身哆嗦。

这男人气场也太强了吧?一个眼神就能让她脊背生寒,手脚发软。

男人走过来,抬起骨节分明的大手狠狠掐住她的脸颊:“你听到了什么?”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