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
  • 安徽快3技巧:(完本)极品秘医小说苏叶在线阅读_极品秘医苏叶安雨桐小说阅读by夜袭

    发布时间:2018-11-15 21:57

    极品秘医苏叶 安雨桐全文阅读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小说简介:极品秘医是一部由作者夜袭著作的小说,极品秘医小说主要讲述了苏叶安雨桐发生的故事,山村少年苏叶,一场灾难,改变了他的人生……五年之后,携神秘医术回归山村,专治疑难杂症,吊打各种不服。

    极品秘医

    第1章 回家

    “我回来了!”

    一路长途跋涉,走过泥泞的毛路,终于看到了那熟悉的村落,苏叶脸上带着一丝激动,离家不知不觉已经五年了啊!

    五年前,父母修路遭逢山体滑坡……

    那年他刚高中毕业,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前途一片光明。完全没想到,家里突然遭逢噩耗……

    苏叶摇了摇头,不愿意回忆这些过往。

    “呀,这不是在外面打工的小叶么?”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人。

    苏叶抬头看了一下,这是一个村的王大婶。

    “是我,王婶?!彼找缎ψ糯鸬?。

    王大婶看到苏叶的样子,顿时皱了皱眉头……

    现在苏叶的打扮,实在不光鲜,身上穿着都像些地摊货,一点也不像在外打工回来的人,反而像是从农村土里爬出来的人一样。

    “哎,你拎着这东西是什么?”王大婶稀奇的看着苏叶。

    “哦……路上随手买的高考练习册,晓晓也快高考了?!彼找缎Φ?。

    “你小妹不是三年前就辍学了么?你不知道?”王大婶顿时惊讶的看着苏叶。

    轰!

    苏叶脑子里一炸,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苏叶当年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离开家乡的出去打工,将小妹寄宿在了二叔家,就是为了让小妹上学,而且这些年,每年苏叶都会打两三万块钱回来给小妹上学用。

    说实在话,农村出身的苏叶非常清楚,小妹上学一年一万都绰绰有余了。

    “王大婶,你说什么?”苏叶拧着眉头问了一句。

    “你小妹没有读书了啊,你又没有寄钱回来?!?

    王大婶这时候却笑了,道:“按照我说啊,你二叔家做的已经够仁至义尽了,想当初你离开的时候把你爸妈的所有积蓄都带走了一分没有留下,你二叔家能让你妹妹读完初中已经仁至义尽了?!?

    “看你现在的样子,风尘仆仆的,不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吧?”

    “你二叔家那个苏龙还不错,不但上大学了,而且勤工俭学,每年都能送回一两万回来,你二叔家可是烧了高香咯!”

    “你也别怪你二叔家,是你不争气啊!”

    怎么会这样?

    苏叶气的浑身颤抖了起来。

    父母丧葬费当时自己出去的时候才拿了八百块,剩下四五千全放在了二叔家里,这些年每年两万多块钱,自己的小妹竟然因为没钱而没有上高中?

    苏叶怒了!

    小妹上学是苏叶出去打工的唯一希望,这些年在外地,苏叶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就是为了让小妹上学……若不是遇上了师父,现如今怕已经饿死街头了。

    这些年跟着师父走南闯北,经常出入国内外没时间回来,钱一分不少的打了回来,没想到自己这个二叔家,竟然编了这么大的谎言?

    按时间来算,现在小妹应该今年高考的,苏叶却完全没想到竟然三年前就已经辍学了。

    王大婶看苏叶脸色难看,顿时嘲讽的道:“小叶,你也别怪婶说你,你从小脾气就暴躁,现在回来,还是早点找个媳妇安个家,把你爸妈留下来的土地耕种了,也好有个安身之地。就你这样混下去,怕是媳妇都没着落咯?!?

    “谢谢婶告诉我这些,我走了!”

    苏叶拎起了手中的口袋,脸色阴沉的离开。

    “呸,还真当自己是高中生了?越来越没礼貌了!”王大婶吐了一口唾沫。

    而这时候,在苏家院子里。

    苏叶的妹妹苏晓晓正跪在地上,台阶上是苏叶的二婶。只见苏叶的二婶手中拿着一节大拇指粗的竹棍,颐气指使的指着苏晓晓:“苏晓晓,今天就别想吃饭了!”

    “婶,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苏晓晓身体非常瘦弱,看着粗壮的竹棍,身躯不断的颤抖,眼泪不断线的滚了下来。

    “老娘给你吃,给你穿,你给老娘的是什么?挑担水都能把老娘的桶给打破了,要你还有什么用?”

    苏叶二婶边说,边将棍子抽打在了苏晓晓的身上。

    那娇柔的身躯,一阵风都能吹走的身躯,在这时候正楚楚可怜的祈求着……

    苏叶这时候也走到了二叔家的大门口。

    曾经的土胚房已经成了高大的小红砖房,里里外外打扮的非常亮堂。

    苏叶瞅了一眼曾经自己家那破败的土胚房,屋子里面传来了猪和鸡叫,显然,这二叔家当自己家是猪圈了,放眼望去,曾经的土胚房在这时候更显风雨飘摇。

    而回头看着眼前的小红砖房,苏叶顿时明白,为什么没钱给小妹上学了。

    啊!

    “二婶,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

    就在这时,苏叶陡然听到了屋子里面传来了一声惨叫。

    苏叶透过大门缝隙,顿时看到了一幕让苏叶目眦欲裂的画面,苏叶一脚踹了过去。

    嘭!

    大铁门哐啷传来一声巨响,被苏叶一脚给踹开。

    院子里狗一下子狂吠了起来。

    苏叶回头横了一眼狗,狗顿时打了一个哆嗦,身子一下子缩了回去。这些年苏叶跟着师父主学医术,但见惯了奇人异士,其他东西,学的可不少。

    这时候因为刚是清晨,干活的人都还没下地干活,听到了这巨响,都将头窜了过来,看到苏叶之后,所有人都神色古怪。

    “这不是那离家五六年的小混蛋么?”

    “就是,这小子还真是无法无天了,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他爸妈的所有丧葬费还要让人帮忙养他妹妹?!?

    “以前还以为这小子会有点出息,现在……呵!”

    四周的人看着苏叶的打扮,议论纷纷。

    有人教育自家孩子:“记着点,学谁都不能学这白眼狼!”

    院子里,苏叶二婶看到自家大门被踢开,顿时火气一下子上来,拿着竹棒就走了过来。

    “哪儿来的臭小子,敢踹我家大门,是不是不想活了?”

    想着刚才自己所看到的,还有王大婶所说的一切,苏叶怒火顿时腾的一下上来了,重重的哼了一声,怒道:“二婶,我每年两万多块钱打回来,难道还不够买你一只桶钱么?”

    第2章 人不要脸鬼都害怕

    苏叶冷冷的盯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二婶,心在滴血!

    “哥……”

    苏晓晓顿时一下子爬了起来,跑了过来,抱着苏叶嚎啕大哭。

    “乖,没事了……没事了!”苏叶心疼的抱着苏晓晓。

    “是苏叶啊,快回家来,你看啊,玉不琢不成器,这苏晓晓你是不知道她有多懒……”苏叶二婶张翠枝看到苏叶之后,竟还理所当然的这么说了一句。

    轰!

    苏叶瞬间怒火冲天,一巴掌拍在了大门上,大门顿时轰隆一下,直接倒下了……

    啊!

    张翠枝顿时惊叫了一声:“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小畜生,你作死啊!”

    “你再说一遍!”

    苏叶在这瞬间,仿佛一头愤怒的狮子一样,近乎咆哮的道。

    “你这有娘生……”

    苏叶顿时身子一下子窜了过来,还没等苏叶动手,张翠枝竟然一把丢了棍子,直接躺在了地上。

    “打人了,这天杀的打人了!哎哟,要死人了!”

    人不要脸鬼都害怕,苏叶的拳头顿时死死的凝在了一起。

    “小畜生,你动你二婶一指头试试!”

    就在这时候,一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苏叶回头,只见自己二叔正带着一群人过来,这群人苏叶都算认识,都是亲戚,穿着都还不错,非常光鲜。

    “苏叶,翅膀毛硬了?”苏叶二叔苏长勇走了过来,大手一挥,冷冷的喊了一声,接着道:“你父亲没有把你教育好,我来替你父亲好好教育教育你,免得出去丢我苏家的脸?!?

    苏叶转身,看着眼前的二叔,怒极反笑,道:“教育我?谁给你的权利?”

    “你去世的爹!”

    “我去你麻痹!”

    苏叶一脚踹了过去!

    嘭!

    苏叶二叔直接砸了出去。

    “苏叶,你怎么打人呢?他好歹是你二叔……”张翠枝顿时着急了,翻身爬了起来,看着苏叶,大声的喊道。

    苏叶擦了擦手,嗤笑道:“我二叔?这猪狗不如的东西是我二叔?”

    张翠枝听到这话,顿时一下子跳了起来:“嘿,你个有娘……的小畜生,你个白眼狼,你是被这小狐狸精给赖上了是吧,你爸妈咋死的?就是被你后面那个狐狸精给克死的……”

    啪!

    张翠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都直接倒飞了出去,砸在了远处的地上,脸上肿了一大块,门牙都被打掉了一颗。

    “说我可以,说我爸妈,说我小妹,老子跟他玩命!”苏叶踩着张翠枝。

    哒哒哒!

    就在这时无数爆竹声音忽然从村口传来,苏叶回头,透过门缝看到,村口有人开着辆五菱宏光过来。

    在车子身旁是吹吹打打的声音,此起彼伏。

    五菱宏光开的速度非?;郝?,仿佛是故意炫耀一样……车头扎着大红花。

    苏叶目光微微一凝,知道这是农村老家人娶妻的习俗。在村子里面,一般有钱人家娶妻都要带着喇叭吹吹打打等仪仗,专门迎亲,在老家这几十年没有变过。

    靠山村很穷,有辆五菱宏光的人家,现如今都是名副其实的大款了。

    而看着四周已经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的亲戚,苏叶似乎明白什么了。

    “苏长勇,苏长勇!”

    很快,车子停下来了,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带着一个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直奔苏叶二叔家。

    苏长勇却面色如土。

    该死的,苏叶这小混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他娘的这时候回来了……早知道当初就答应张家将这苏晓晓生米煮成熟饭的话就好办了。

    苏长勇脸色铁青,心里思考着。

    “早听说苏长勇想将苏晓晓嫁出去了……”

    “据说彩礼都收了?!?

    “彩礼多少啊?”

    “听说两三万呢……谁知道呢?!?

    “人家好像就是今天来迎亲的,只是这苏长勇应该没想到会有这一幕吧?”

    四周村民看着苏长勇家里,幸灾乐祸的道。

    这时候苏长勇看着苏叶,许久之后,带着一丝狰狞的笑了笑,转身走下台阶,道:“老张,你怎么来了?”

    “嘿,我儿子娶妻,难道我还不能来了?”

    “苏晓晓呢?我要看看我这未来儿媳妇!”

    苏叶抬头看着苏长勇,还有自己二婶,脸上仿若寒霜。

    张翠枝嘴角哆嗦,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四周村民都不唠叨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了过来,看热闹不嫌事大。

    “谁要娶我小妹啊?”

    苏叶这时候却抬头笑了笑。

    “我!”

    这时候一个年过三十的男子走了过来,看着苏叶,嘿嘿笑道:“苏叶啊,没想到你回来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谁和你是一家人了?”

    苏叶冷冷的道!

    而这时候,苏晓晓却死死的往苏叶身上靠了靠,用蚊子大小的声音在苏叶耳边道:“哥,我不想嫁人,他们要逼我嫁人,不给我吃的……呜呜……”

    “放心,哥在这里,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动不了你一根头发?!?

    苏叶怜爱的抚摸着苏晓晓的头发。

    “嗯嗯……”苏晓晓凄然的用力的点了点头。

    “小畜生,我告诉你,苏晓晓今天非嫁不可?!?

    “我现在是你们监护人,我有这个权利!”

    这时候苏长勇看着苏叶,顿时着急了,大声喊了一声。

    不管怎么说,彩礼都收了,不能让这小子给搅黄了。

    苏叶一回头,苏长勇顿时吓得蹬蹬后退了几步,直接栽倒在了背后的狗圈里,对苏叶的恐惧在这时候已经刻入骨子里了。

    把这小畜生惹急了,这小畜生可是什么都敢做!

    “苏长勇,这苏晓晓,你们还嫁不嫁了?”

    这时候旁边那老张看着苏叶,疑惑的问了一句。

    “小叶,我以为你是回来参加我婚礼的,你如果是回来捣乱的话,那我告诉你,我这个人,也还是有点手段的……不想受什么皮肉之苦的话,最好好是听你二叔的,把这苏晓晓嫁给我。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就凭你?”苏叶嗤笑道,接着冷哼了一声,道:“最好在三分钟内卷着你的东西给老子滚?!?

    第3章 和我作对也没有好下场

    这时候以前和苏叶家好的一个亲戚一下子跑了过来,拉着苏叶的手,道:“小叶,这事情,你还真不能阻拦,这老张家是镇上的人,你这孩子胳膊拧不过大腿,别犟了。而且老张家非常有钱,你小妹嫁出去也不亏?!?

    而这时候,迎亲的人也缓缓的走出了几个,将苏叶团团围住。

    苏叶回头看着众人,再看一眼自己那二叔,这时候自己二叔的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站了起来,看着苏叶道:“小畜生我告诉你,得罪我没关系,得罪了老张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彩礼我已经替你收下了,今日,苏晓晓一定要出嫁?!?

    “放开苏晓晓,否则你小子可能就要进几天医院了?!?

    这时候老张的儿子也看着苏叶,脸上带着一丝狰狞。

    苏叶看着眼前的老张,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微笑,“晓晓,你在这里等哥哥会儿!”

    “不……”苏晓晓一把抓住了苏叶,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好,你看着,哥哥帮你教训这帮恶人!”苏叶拉着苏晓晓。

    “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苏叶!”

    这时候一个男子快速靠近了苏叶,对准苏叶就是一棒。

    苏叶回头,一巴掌打了出去,那靠近苏叶的男子瞬间被苏叶一掌打了飞出去。

    “操,你他妈找死!”

    那男子一呆,爬了起来,看向了苏叶。

    “上!”

    四五个壮汉齐齐走向了苏叶。

    嘭!

    苏叶一脚踢了过去,那靠近苏叶的男子被苏叶一脚踢飞了出去。眨眼之间,被苏叶一拳头一个,全部放倒在了地上。

    “嘶!”

    众人齐齐骇然的看着苏叶……

    而这时候,苏叶背后一个男子正捏着一根铁棒从苏叶背后敲了下来。

    他隐藏的很好,这时候苏叶又刚刚将那人打了出去,所以他在这时候出手,无比刁钻,平时打架他也是这样,往往出其不意,很多人都栽在了他的手上。而这时,他认为这苏叶也不例外!

    小子,算你倒霉,惹谁不好,惹张哥!

    张哥看上的人哪有跑掉的理由?

    这家伙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狞笑,脸上带着一丝得意。

    远处的那张哥这时候嘴角也浮现出了一丝冷笑,朗声开口道:“小子,和我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上一个,现如今在监狱里面,好像被宣判了十二年?!?

    嘭!

    响声传来,众人顿时一呆!

    啊!

    下一刻,那家伙爆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和我作对的,也没有好下场!”

    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脚将那拿着铁棒的小子直接踹了出去。

    咕嘟!

    这时候那姓张的一下子吞了吞口水,艰难的看着苏叶,脸上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人的力量怎么可能这么强大,人的力量,怎么可能……

    “滚!”

    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

    “不是……叶,叶哥……是这样的,这苏长勇收了我的彩礼……你看……这个……”这时候姓张的看着苏叶,脸上带着一丝尴尬。

    还娶这小娘们?

    谁他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至少,现在这时候他不敢。

    “彩礼不是我收的,关我屁事?”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

    这时候苏长勇也惊呆了,他愣愣的看着苏叶,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前所未有的震撼,这小子就像变魔术一样施展出如此强大的力量,打败了这群恶霸,这实在是超过了他的想象。

    “这苏叶这些年在外面都做的什么啊……”

    “就是,这小子还挺能打的!”

    四周众人对着苏叶指指点点。

    “苏长勇!”

    这时候老张走向了苏长勇,脸色带着一丝阴沉。

    “你今天是成心给我难堪是不?”

    苏长勇脸上霎时间变成了猪肝色,颤抖的看着眼前的老张,哆嗦道:“不,不是……”

    看着老张阴沉的脸,苏长勇顿时道:“张哥,你放心,晓晓一定会嫁给张少的……你给我几天时间?!?

    “我娶你祖宗!”那张少顿时怒吼了一声。

    “不是,这个事情是……”苏长勇霎时间浑身一颤,惊惶的看着远处的姓张的。又回头看向了苏叶,只是看到了苏叶之后,浑身又是一颤。一时间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苏长勇,三天之内,不把彩礼还回来,别怪我不客气!”

    老张脸上火辣辣的,在这了多呆一会儿都觉得丢人,这时候看着苏长勇的脸上也带着一丝恼怒,重重哼了一声。

    “哎,哎……”苏长勇还想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憋了回去,只能眼睁睁看着张家人缓缓退走。

    “吹什么吹,吹丧啊?”

    张家人走了下去,老张一耳光打在了一个吹喇叭的人的脸上。

    苏长勇顿时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尴尬随后看着苏叶,道:“那个,小叶,二叔给你商量……”

    苏叶顿时凝神看着眼前的苏长勇,道:“苏长勇,我们之间还有商量的余地?”

    想起了小妹这么多年受到的委屈,苏叶就不觉怒火中烧。

    若非国内律法严厉,在国外,这样的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这时候苏长勇却豁然怒了,看着苏叶,大声的喊了一声:“苏叶,你娃翅膀硬了是吧?老子今天就告诉你,今日,你若是不把晓晓放在这里,我就跟你没完!”

    “你想怎么跟我没完?”

    苏叶豁然转身。

    苏长勇顿时蹬蹬往后退了几步,看着苏叶,道:“我告诉你,你别过来……”

    “欺负我小妹五年!”

    “害我小妹没法读书!”

    “还想将我小妹小小年纪就嫁出去!”

    “你算人么?二叔,二婶!”

    “你们就是一群畜生,不……就算是畜生,丢块骨头给他他还会摇尾巴,丢给你们,却是这样的结果?!?

    “我不心疼我的十多万块钱,我心疼的是我小妹……”苏叶喉咙哽咽。

    苏叶轻轻拉着苏晓晓的手,闭上了双目,转身离开。

    “好自为之!”

    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

    然而,苏叶有一颗宽容的心,但是苏长勇却没有。

    这时候苏长勇眼看着苏叶要拉着苏晓晓离开了,顿时着急了,那彩礼他可没有……这时候顿时一把抄起手边上的铁铲向着苏叶就冲了过来。

    苏晓晓必须要嫁出去,不然就完了!

    苏长勇的想法就是这样!

    “苏叶,小心!”

    第4章 寄宿大婶家

    这时候有人看到了苏长勇,顿时心知要糟,不知道是同情苏叶,还是同情苏长勇,大声的提醒了苏叶一声。

    苏叶转身,铁铲已经了下来。

    嘭!

    一声巨大的响声,铁铲被苏叶死死的抓在了手中,没有落下,但是,苏叶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在这瞬间,苏叶仿佛一只暴怒的狮子一样。

    苏叶怒了!

    他没想到,自己的宽容,换来的是苏长勇的变本加厉。

    苏叶一把接过了铁铲,苏长勇吞了吞口水,想要跑,但是却发现,在这时候竟一步也无法退走……

    “苏,苏叶……你可别乱来!”

    苏叶二婶看着苏叶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一下子吓到了,惊慌的看着苏叶。

    “苏叶,你要是打伤了你二叔,苏龙回来,要你好看!”

    这时候自己这个二婶还不知趣的说了一句,这一句话瞬间惹怒了苏叶,苏叶一巴掌拍了下来,手中的铁铲瞬间被苏叶凝成了废铁。

    “我到是想看看,我的那个好弟弟如何要我好看?!?

    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脚将苏长勇踢了回去。

    苏长勇哎哟的喊了一声,脸上扭曲到了极致……没想到今日接连被一个小辈给教训了,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但是,这苏叶到底是人还是鬼啊,所有人都看着苏叶手中的铁铲,脸上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苏叶拉着小妹走到了自家的土胚房附近,只是苏叶和苏晓晓刚走入到了土胚房的时候,土胚房忽然发出了轰隆一声炸响,下一刻,整个土胚房直接垮塌了下来。

    “哥……”苏晓晓泪眼汪汪的看着苏叶,眼神之上带着一丝颤抖。

    苏叶顿时轻轻一笑,道:“好了,没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苏晓晓微微颔首。

    只是看着苏晓晓手上的老茧,苏叶的脸上顿时带着一丝心疼。

    哎!

    苏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年是哥的不对,哥该早点回来看看你的?!?

    “没,没事……这些年其实过的也还好!”苏晓晓顿时咧嘴一笑,眼中的不知道多少委屈都一下子收敛了起来。

    “哥,我们出去打工吧,我会做好多活,到时候我帮你?!彼障醋潘找?,认真的说道。

    苏叶顿时摇了摇头,道:“不用!”

    只是回头,苏叶一时却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苏叶,来我家住吧!”

    就在这时候,隔壁的大婶喊了一声。

    苏叶的爷爷是四兄弟,苏叶父亲和苏长勇是一个爷爷膝下的孩子,而眼前这个大婶家是苏叶二爷爷的后人。

    “大婶,这样好么?”

    “没事,你不远万里的回来,总不能没个住处吧,放心在我家住着?!?

    这时候苏叶大婶和蔼的喊了一声。

    苏叶大婶名为谭春云,在苏叶的记忆之中,这个大婶为人非常和蔼,对任何人都非??推?,在村子里面人缘非常不错。

    “哥,大婶平日经常给我吃的!”

    旁边苏晓晓轻轻的喊了苏叶一声。

    苏叶微笑的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大婶了!”

    “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来来来,屋里坐?!?

    谭春云顿时过来拉着苏叶的手,一起走入到了屋子里。

    苏叶顿时带着苏晓晓一起走入到了屋子里面。

    “小叶有什么打算没有?我记得你父亲以前到是给你说了一门亲事,那姑娘现在也还没有嫁人……只不过你也知道哈,现在的时代是这样,都是自由婚姻,在好十多年前,你二奶奶还是村里有名的媒婆,当时你二奶奶还传了不少媒婆的经验给我,但是没想到我这却根本没有开始,就已经不兴媒婆了?!?

    谭春云开口笑了笑。

    苏叶顿时微微一笑,脑海之中确实想起几年前的荒唐事来,当时好像因为那姑娘得了什么病一直医不好,后面找了村子里面的那些念经的先生‘算命’,那老先生就翻书,最后说需要给她找个如意郎君,这样那姑娘的病就好了。

    当时村子里面实在没有合适的人,到是当时苏叶成为村子里面第一个考上高中的孩子,一下子入了那女方家的眼……

    稀里糊涂的那姑娘成了苏叶的未婚妻,说来也怪,那姑娘刚刚成了苏叶的未婚妻,那病就一下子好了,第二年那姑娘也一起考上了高中,一时间还沦为村子的美谈。

    那时候,苏叶是第一个从村子里考上高中的人,那姑娘是第二个……只不过这些年来,国家教育越来越好,上高中已经没什么稀奇的了。

    苏叶想到了这里,顿时开口,笑道:“这样的话怕是耽误人家姑娘了,我现在暂时是没有什么结婚的愿望。何况,人家怕是也看不上我了……”

    谭春云听后点了点头,道:“这个也是,这些年那姑娘的父亲时来运转,做生意做的很大,早从村子里搬出去了,现在家里很有钱,那姑娘今年好像是大学刚毕业?!?

    众人一前一后的走入到了谭春云的家里,谭春云的家还是以前的土胚房,只不过因为有人修缮,所以并没有那么破损。

    “奶奶,这谁啊?”

    苏叶刚刚带着苏晓晓走入到了院子里,就有一个小男孩走了过来。

    “这是你大伯苏叶,苏叶,这是我孙子苏牧云,你以前见过的?!?

    苏叶看着苏牧云,顿时心底微微一颤……

    苏牧云父亲也就是苏叶的大哥,当年也是修路山体垮塌一起埋了。

    “那我大嫂呢?”

    谭春云的脸上带着一丝落寞,好似不在意的道:“你大嫂人家还年轻,也不能耽误人家不是?”

    苏叶顿时脸上微微一暗,不过毕竟也是人家的选择,苏叶没有权利去批判什么。

    摸了摸小牧云的头,苏叶的脸上顿时带着一丝微笑,随后从包里抓出了一把糖果递给了苏牧云。

    “快谢谢大伯!”

    苏牧云顿时甜甜的喊了一声谢谢大伯,脸上带着一丝甜蜜。

    “好了,别想这些糟心事了,快回来,屋子里来,牧云,给你大伯拿凳子?!碧反涸屏成洗乓凰课⑿?。

    “哎,大婶我大叔呢?”

    苏叶忽然奇怪的问了一句。

    “哎……”

    谭春云顿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大叔一年前生了病,去外面也医了,可惜都没有办法治好,家里也没钱再治,现在躺在家里等死呢!”

    啊!

    苏叶惊呼了一声。

    “还不是那点老毛病,早些年就告诉他别喝酒,别喝酒,他不听,现在好了,一病不起了……现在到也清静?!碧反涸菩α诵?,脸上虽然藏着一丝落寞,但是还是非常和蔼。

    “现在就盼着这小家伙长大了,这小家伙也懂事……”谭春云摸着小牧云的头,咧嘴一笑。

    看得出来,现在小牧云已经成了谭春云唯一的希望了。

    第5章 出手治病

    走进了屋里,苏叶看了看四周,随后看向了谭春云,笑道:“大婶,我大叔在哪儿?我去看看吧!”

    “你去看看?”

    谭春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随后才意识到,苏叶是想到屋子里面去看看做个礼数,顿时指了指屋子里面,道:“在屋子里呢!”

    苏叶点了点头,而此时苏晓晓正坐在了屋子里逗苏牧云。

    看得出来,苏晓晓在看到了苏叶之后,整个人已经变得颇为自然了很多。和之前瑟瑟发抖的她有着天差地别。

    推开门走进里屋,苏叶顿时闻到了一股发霉的味道,还有一些臭味。

    “小,小叶啊……”

    苏叶刚刚进入到了屋子里,屋子里面就传来了苏叶大叔的声音。

    “是我,大叔!”苏叶大叔名为苏长荣,在很久以前,苏叶的记忆之中,苏长荣都是山里的健将。

    一到了开春,苏长荣就会向山里面跑,每年苏叶都要吃到不少苏长荣从山上采集的野菜,到了蘑菇出的那段时间更是一连在头山里几天以上,不少蘑菇如松茸等珍品他还会带着去城里卖钱。

    在苏叶的记忆之中,苏长荣常年都带着一丝笑容的,脸上没有苍老的痕迹,总之给人的一种样子就是非??±?。

    但是在现在,苏叶却差点认不出苏长荣了。

    现在的苏长荣满头花白的白发,脸上的皱纹仿佛一个耄耋老人一样褶皱,身上穿着破旧的衣服,手臂干瘦,整个人给苏叶的感觉就是形如枯槁。

    苏叶站了起来,将窗户拉开。

    刚刚坐到了床边,苏长荣就伸着起了老茧的手拉着苏叶,道:“孩子,来我看看,这些年你在外面也受苦了,大叔还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你了?!?

    苏长荣说着,双目就倏然泪下。

    “大叔,我回来了!”苏叶顿时心底触动。

    “晓晓这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回来的话就带着一起去外面打工吧,多的事我大叔也不乱嚼舌根,你知道就行了。这人啊,是多变的……人啊,是会变的!”

    “放心,我都知道了?!彼找蹲匀恢浪粘と偎档氖鞘裁匆馑?。

    “你知道就好了,大叔可能没有多少时间了……只是耽误了你大婶,哎……”

    苏长荣说着,脸上又带着一丝惆怅。

    苏叶非常清楚苏长荣的心情,白发人送黑发人之后,自己又害了谭春云,恐怕这些年苏长荣都是在内疚之中度过的……

    “其实,大叔你的病可以治!”

    苏叶这时候却开口说了一句。

    “还说什么治不治啊?就算能治,你看看这个家……”苏长荣摇了摇头,显然对自己并不抱有任何希望。

    谭春云也站在门口,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苏叶笑了笑,柔和的道:“我是说,我能治?!?

    “你能治?”

    苏长荣惊讶的看了苏叶一眼,随后笑道:“你这孩子,还来打趣你大叔我了,我知道你一片好心,算了吧……”

    苏长荣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丝遗憾。

    苏叶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道:“大叔,我是认真的!”

    苏长荣顿时凝视着眼前的苏叶,在他的记忆之中,苏叶这孩子自小就听话,而且没有撒过谎,这时候顿时皱了皱眉头,道:“你哪儿学的医术?”

    “我这几年都在学习医术!”

    “你的病刚才我也看了一下,并不是绝症,是可以治的!”

    苏长荣顿时凝视着苏叶,半响之后,笑道:“那,要不你试试?”

    显然,苏长荣并不相信苏叶能治病。

    随后苏叶看向了谭春云,了解苏长荣的具体生病的情况,到了现在多久了,这些都了解了之后,苏叶几乎可以确诊了。

    经过刚才短暂的把脉,苏叶确定,苏长荣这不是什么疑难杂症,真正让苏长荣病倒的,还是因为这病拖的太久了?;褂芯褪窃谝皆旱挠靡┥?,似乎用超了。

    现在苏叶要做的最基础的,就是利用针灸帮助苏长荣排毒!

    针灸是针法和灸法的总称。针法是指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把针具(通常指毫针)按照一定的角度刺入患者体内,运用捻转与提插等针刺手法来对人体特定部位进行刺激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刺入点称为人体腧穴,简称穴位,在医学界上研究表明,人体共有361个正经穴位。

    灸法是以预制的灸炷或灸草在体表一定的穴位上烧灼、熏熨,利用热的刺激来预防和治疗疾病。通常以艾草最为常用,故而称为艾灸。

    不过,苏叶在外面跟着老师傅修炼许久之后,已经可以脱离艾草的帮助,直接施展针法了。

    和普通的针灸自然有着非常巨大的区别。

    “大婶,你给我准备一下这些药材,有多少准备多少,最好是已经干燥的药材?!?

    苏叶想了想,又写了一份单子递给了谭春云。

    “这些药材……”谭春云拿到了单子,顿时为难的看着苏叶,这她一个字都不认识啊。

    苏叶顿时看向了旁边带着苏牧云玩的苏晓晓,道:“你把这个单子给晓晓,晓晓知道是什么!”

    “哦……哦……”

    谭春云拿着单子回头疑惑的看着苏叶,却发现苏叶已经打开了自己的背包,只见在背包之中正摆放着一排银针。

    苏叶仔细看了一下,随后将苏长荣身上的衣服拉开,看着苏长荣,道:“大叔,你身上最痛的地方是什么你告诉我,还有就是没有任何一点感觉的地方在哪儿,你也和我说说……”

    “这痛的地方,就是下半身完全没有感觉,还有就是后背,经常是一阵阵的疼痛,这一只手还可以动一下,这一只手却完全没有力量……”

    苏叶点了点头,道:“好的,你放心,我一定能将你治好的?!?

    不过正当苏叶要拉苏长荣的衣服的时候,苏长荣却一把拉住了苏叶,道:“小叶,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大叔真的没必要医治了……以前在医院里的时候就差点断气,连医院的人都不敢再医,你这娃娃还这么小,大叔不想害你?!?

    “放心吧大叔,我这些年在外地每年都要治疗上百人,不会出错的!”苏叶给了苏长荣一个放心的眼神。

    powered by 安徽快三走势图 © 2017 安徽快三走势图 www.fdpd.net
  •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天津站--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4-21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亚心网专题 2019-04-21
  • 章子怡教演戏做人 《演员的诞生》给了流量们一大巴掌 2019-04-17
  • 金正恩与特朗普会面 特朗普向金正恩竖起大拇指 2019-04-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04-12
  • 【专家谈】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 2019-04-10
  • 点赞!5名男子冰河接力救人 2个孩子成功获救 2019-04-04
  • “6·18”网购画风清奇:花露水味酒、生发仪遭疯抢 2019-03-29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3-28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治国理政新实践山西篇系列专题——黄河新闻网 2019-03-28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3-27
  • 马拉松+公益:梦想1公里 和你一起跑 2019-03-27
  • 沈月穿波点裤引发众星吐槽,沙溢说了5个字暴露人品 2019-03-26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19-03-26
  • 青岛 开放合作道路越走越宽(聚焦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3-24